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四分之三

2397浏览    129参与
無聲色難

【四分之三x蘇安】情人結



四分之三x蘇安
嗚嗚嗚我永遠喜歡幽靈間壁



蘇安為了這一天準備了很久很久——久到她仿佛上一年的今天就開始計劃一般,啊雖然的確如此。
可惜幽靈間壁不能歇業,畢竟大好節日,準能賺個盆滿缽滿,蘇安也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二月的風已經夾帶暖意了,如果配上這個季節酸甜適宜的莓酒,這個夜晚會更加迷人。

在蘇安第五次暗示下,四分之三楞楞地望著手中的空玻璃杯:「再加一杯白開水。」
「今晚的新酒真的特別受歡迎,」蘇安第六次提起,她將喝過甜酒的嘴唇貼近驅魔人的耳畔,呼出一陣又一陣溫熱的酒氣,「也許你真的應該試一試。」
「度數很低的,我絕對不會像半分之間那個混小子一樣故意……灌醉你。」蘇安轉過身去,捏著那隻闊口的玻璃杯,嘴...



四分之三x蘇安
嗚嗚嗚我永遠喜歡幽靈間壁



蘇安為了這一天準備了很久很久——久到她仿佛上一年的今天就開始計劃一般,啊雖然的確如此。
可惜幽靈間壁不能歇業,畢竟大好節日,準能賺個盆滿缽滿,蘇安也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二月的風已經夾帶暖意了,如果配上這個季節酸甜適宜的莓酒,這個夜晚會更加迷人。

在蘇安第五次暗示下,四分之三楞楞地望著手中的空玻璃杯:「再加一杯白開水。」
「今晚的新酒真的特別受歡迎,」蘇安第六次提起,她將喝過甜酒的嘴唇貼近驅魔人的耳畔,呼出一陣又一陣溫熱的酒氣,「也許你真的應該試一試。」
「度數很低的,我絕對不會像半分之間那個混小子一樣故意……灌醉你。」蘇安轉過身去,捏著那隻闊口的玻璃杯,嘴裡反復回味著最後三個字。她自顧自地將櫃子中的佳釀倒入杯中,最後還別出心裁地點綴上了一顆醬紅色的櫻桃。
四分之三一言不發地望著被推至自己面前的粉色酒液,並沒有要喝的意思——很無趣。酒館裡的人逐漸變多,大家多是有伴而來的酒客,一陣陣歡聲笑語,還有搭配著這個節日專屬的曖昧呢喃,蘇安特地把今日的吊燈調至暖黃,也許正有如沐春風的感覺。
留聲機裡不斷會放著悠揚又不至於太憂傷的小提琴曲,四分之三聽得出了神,將目光從忙碌的蘇安身上離開,卻是又不得不再與愛人四處招待的身影碰上——他望向那杯粉色的毒藥,就好像是她粉色的裙角。
最後楞楞地看著這杯莓酒上的櫻桃氧化變軟,在玻璃杯光滑的壁沿上留下血似的痕跡。幽靈間壁也打烊了,蘇安在吧檯後擦著纖細的高腳杯,背對著四分之三仿佛正是在等一句告別今夜的情話。

「我今晚留在這裡。」四分之三想,只是一晚而已。他兀自提起自己的琴箱放在吧檯上,然後繞到吧檯後悄悄地環住了正在收拾的蘇安。
「你沒有喝那杯酒對不對?」蘇安背對著他擦拭著杯子,語氣中也分辨不出神情——四分之三若是喝了,此刻早就倒在吧台上不省人事了,他乖乖地點頭。
蘇安在他的臂彎中轉過身來,仰頭吻了吻那個男人的臉頰:「你的誠實讓我不能與你生氣。」
四分之三低頭追逐著那雙滿是酒氣的唇,他喃喃道:「你愛我這一點,不對嗎?」
「對。」

女人的笑聲很輕,男人的呼吸很重。四分之三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件事了,可是他仍是抱有著初次青澀的激動,在琴弦上靈活的手指卻是不能打敗女人身後的蝴蝶結;蘇安將手也背在身後,柔柔軟軟地覆在那雙慌亂的大手上,引導著他解開繩結。
「我剛剛為什麼要關掉留聲機呢,這種時候應該有點音樂的……」二人的鼻尖相貼,四分之三只覺得她的話語都好像要變成自己口腔中的一縷氣一般,潮濕。
沒有烘托氛圍的音樂,在已經打烊的冷清酒館中,毫無情趣可言。
四分之三將唇貼近愛人的嘴,緩緩哼出了自己時常演奏的那一首曲子,吻與吻之間短暫流出幾聲悶熱的音調。蘇安被他身後解繩的笨拙撩得心煩,便懲罰似的用高跟鞋踩了一腳那個男人寶貝得要死的皮鞋,四分之三被她踩得莫名,欲抽身時卻又被蘇安身後的系帶困縛,兩人重心不穩倒在了吧檯後狹窄的廊上。

本想速戰速決,馬上進入纏綿,卻是仍被女人的繩結所絆,四分之三苦笑著看了看貼在身上的蘇安:「我……我不太會解……」
「真是笨手笨腳的男人。」老闆娘露出一副嘲諷的神情,「這下好了,我的手也被你捆在後面了。」
被柔軟的肉體所貼,儘管仍是隔了層西服與紗裙,但仍能感受到對方飛快的心跳和急速上升的體溫。
「我想……我想喝點水。」四分之三掙扎著將手從系帶中抽出,蘇安卻是更快一步地解開了繩結,將他按在地上:「為什麼不喝酒?」
「怕醉。」
「怕醉更要喝。」女人坐在他的身上摸索著櫥櫃中的酒瓶,然後毫無儀態地將嘴貼在玻璃瓶上猛倒了幾口,然後將唇又印在了他之上。
「酒能壯膽。」

她撬開他的牙關,將冰涼香甜的液體渡入他的口中,四分之三緊緊地抓住蘇安支撐在胸膛前的手臂,好似要抓住清醒前最後一點依靠。
他的舌中有著不同於酒的酸澀味,卻是很適合送酒的味道,女人霸道地吮吸那些酸味——也許只是單純地誘惑他做唇齒遊戲。
「你吃了櫻桃。」
「嗯。」
「你醉了。」
蘇安想不到除了開始解他襯衫紐扣外其他的行為,也許情到濃時,這個節日夜晚本該如此揮霍。

四分之三也不反抗,小心翼翼地拉起她的手貼在第二顆紐扣的位置,心跳的聲音越來越響,然後在這種沉默之上的無言對視中,四分之三想到了,實際上他也說出口了:
「我愛你,蘇安。」
女人急躁的手也停下,她俯下身將臉貼在這個男人灼熱的胸膛上,身後的蝴蝶結散了,粉色的紗裙剝落得恰是時機,然後露出女人光潔的後背。
像渾圓的月亮似的,純淨美好得讓人不捨留下一絲疤痕,儘管他的手已經無數次撫上了這塊聖地,可是他的心卻是依舊不敢褻瀆。

「我愛你,蘇安。」
再一次親呢又直白的話語,四分之三忽然覺得,似乎也沒有比這句話更適合此刻的了。

無聲色難

失聰之愛

【四分之三x蘇安】

悲痛至極的短打 紀念我兒子死去的愛情


這是本週第四次光臨幽靈間壁。

四分之三覺得這個頻率恰好,不多不少——比一半稍微多一點點,正如他的名字,四分之三。

老闆娘覺得這也不錯,一周有四天不愁沒個保底生意,何況四分之三這人出手也不吝嗇,人也俊美,打探消息起來銷魂一吻也抵一夜嘈雜。


吻歸吻,交易歸交易,愛歸愛。

她擦著其他客人留下的高腳杯,眼裡卻是望著那個男人——手裡的玻璃杯。

四分之三有些在意地將頭偏過去,飛快地把水喝完後,輕輕地把杯子推到吧檯邊緣:「還是打擾你太久了。」

哈哈,蘇安有些尷尬地笑了兩聲,算是為自己的唐突目光致歉:「快打烊了,客人不...

【四分之三x蘇安】

悲痛至極的短打 紀念我兒子死去的愛情


這是本週第四次光臨幽靈間壁。

四分之三覺得這個頻率恰好,不多不少——比一半稍微多一點點,正如他的名字,四分之三。

老闆娘覺得這也不錯,一周有四天不愁沒個保底生意,何況四分之三這人出手也不吝嗇,人也俊美,打探消息起來銷魂一吻也抵一夜嘈雜。


吻歸吻,交易歸交易,愛歸愛。

她擦著其他客人留下的高腳杯,眼裡卻是望著那個男人——手裡的玻璃杯。

四分之三有些在意地將頭偏過去,飛快地把水喝完後,輕輕地把杯子推到吧檯邊緣:「還是打擾你太久了。」

哈哈,蘇安有些尷尬地笑了兩聲,算是為自己的唐突目光致歉:「快打烊了,客人不多了。」

「要問的就只有這麼多了嗎?」她繼續發問,既然四分之三沒有拔腿就跑的意思,也就只好靠自己來發起攻勢了。

男人腼腆地把眸子垂下,遮住了煙藍色的眼睛——四分之三總是像一只時刻警惕的貓,將自己收斂得乾乾淨淨。

蘇安終於接過了他的杯子:「沒有要再交代寫什麼嗎?關於嗜血族?關於半分之間?關於茶理王?」

「……或者我。」


她沒有非要聽到什麼甜言蜜語的意思,蘇安只是抱著一種鐵杵磨成針的心態,也許每晚如此消磨,總會讓木頭開嘴的。


四分之三的喉結動了動:「蘇安,我……」


玻璃杯掉在地上,碎出清脆又尖銳的聲響,蘇安連忙低頭小心翼翼地拾起那些鋒利的碎片,她一邊心疼著這個杯子,一邊反省自己的笨手笨腳。

「你……你剛才說什麼?」

女人有些狼狽地從吧檯下探出頭來,有幾縷頭髮不合時宜地黏在了臉上,四分之三下意識地伸手去撥開那些礙人的髮絲。


四分之三安慰地說道:「沒什麼……」


他有些心虛卻又安慰自己,明晚再來吧。

柠檬

【快新】关于真心话大冒险

新的一年里,祝大家开心呢!


我尽量拖着我妈把它更完。


另外一个集合还是,周七更。


双向暗恋提前。

下面正文开始哟!


今天是同学聚会,因为大家都要在新的一年里,进入大学了,他们今天打算聚会。


一共两个包间,a班一间,b班一间。


黑羽快斗那边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而工藤新一这边只是叙叙旧。


“叮铃---”工藤新一手机响了。


“喂?”工藤新一走出包间。


“新一,我喜欢你。”黑羽快斗说。


“哦,黑羽,你那边是大冒险吧?”工藤新一说。


“不是的哦,是真心话。”黑羽快斗顿了顿说“我想让你听到。”


“.......”电话那边...

新的一年里,祝大家开心呢!


我尽量拖着我妈把它更完。


另外一个集合还是,周七更。


双向暗恋提前。

下面正文开始哟!




今天是同学聚会,因为大家都要在新的一年里,进入大学了,他们今天打算聚会。


一共两个包间,a班一间,b班一间。



黑羽快斗那边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而工藤新一这边只是叙叙旧。


“叮铃---”工藤新一手机响了。


“喂?”工藤新一走出包间。


“新一,我喜欢你。”黑羽快斗说。


“哦,黑羽,你那边是大冒险吧?”工藤新一说。


“不是的哦,是真心话。”黑羽快斗顿了顿说“我想让你听到。”


“.......”电话那边一片沉寂。


“喂?有在听吗。”黑羽快斗说。


“喝多了?”工藤新一说。


“没有!我特别清醒。”黑羽快斗说。


黑羽快斗出来就看见工藤新一靠墙,拿着手机。


黑羽快斗过去就把工藤新一拉到他们包间了。


某黑鸡:我靠!工藤新一是我们这边的!


服部平次刚出来就看见工藤新一进隔壁包间了。然后呢,然后他就跟着进去了。


场面一片尴尬。


不过真心话大冒险还在继续,怎么定输赢的呢?摇色子,最大的输。


作者:黑羽快斗连输好多次了。

黑羽快斗:闭嘴!



“我先来。”黑羽快斗说。“1.3.4共8点。”


白马探:2.3.5共10点


服部平次:2.2.2共6点


......


工藤新一.......6.6.6


工藤新一:靠!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工藤。”服部平次说。


“大冒险,别废话,把卡拿来。”工藤新一说。


“给。”服部平次把卡给了工藤新一。


铺平,工藤新一选了一个....


请亲一下你最喜欢的人。


“谁写的卡这么变态。”工藤新一说。


工藤新一揉了揉眉心,转过身,把准头瞄向黑羽快斗,上去就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然后感觉回去,耳尖都红了啊喂!还有旁边那个冒烟的是谁!


“好了,别看了,继续。”工藤新一说。


这次就轮到服部平次了,他打死不选真心话,为什么呢,因为他提供的卡,他知道自己有多变态。


“大冒险,谢谢。”服部平次说。


卡上的内容:穿女装完成这个游戏。


“哈哈哈哈哈,黑鸡,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黑羽快斗说。


“不就是穿女装么!黑羽,你别叫我黑鸡!谁是黑鸡啊!”服部平次说。


然后他们成功的被雷到了。


赶紧把小卡片往里一塞,开始游戏。


工藤新一以5.5.6胜出......


“服部?”工藤新一说“你过来,来。”


“嗯?干嘛?”服部说。


工藤新一直接把服部平次打地上了。

“让你出这么变态的卡片。”工藤新一说。


“哇哦。”黑羽快斗说。


“惩罚跟服部一样。”工藤新一说“是谁,又把小卡片塞回去了?”


“.....我。”服部说。


然后他们成功的看到服部头上顶天花板的包。



工藤新一出来的时候.....


旁边人直接没脑子问“小姐,你是谁啊?”


“.....”工藤新一不想说话。


黑羽快斗一把把工藤新一拉到自己旁边。


把自己的外衣披在新一身上。


服部平次:为什么差别这么大,我出来就是丑陋家伙,他出来就是美女!


作者:因为我是新殿的粉,不是你的。


服部:.....


“哦吼。”服部平次发出了感叹。





当然,他们又玩了一会就回家了,好巧不巧,黑羽快斗直接住在工藤新一家了........


他们考的大学是一个哦~


你们可以和那个集合里的看成后续,不过,这周七发。

柠檬

【快新】关于狼人杀游戏

家元旦快乐!(提前)

4/3组。

快新已交往。

occ日常

啊啦,鸽完差不多下周四你们才能看到我,我妈要拉我复习去了。这次全县统考别说没用的啊!笨蛋。

好了,还是我和我朋友一起鸽的。


下一次打算更真心话。

透露太多了!笨蛋。小心我全给你划掉。

以下正文


“好了,现在,游戏开始!”宫野志保说。


宫野志保拿着一根蜡烛,开始发牌。


“嗯哼哼,新一,你的牌是什么?”黑羽快斗说。


“不告诉你。”工藤新一说“自己才去。”


工藤新一打了一个wink。(黑羽快斗:-10000HP,靠,真可爱。)


“诶呀呀,天黑请闭眼。”宫野志保说“本次参加游戏有工藤新一,黑...

家元旦快乐!(提前)

4/3组。

快新已交往。

occ日常

啊啦,鸽完差不多下周四你们才能看到我,我妈要拉我复习去了。这次全县统考别说没用的啊!笨蛋。

好了,还是我和我朋友一起鸽的。


下一次打算更真心话。

透露太多了!笨蛋。小心我全给你划掉。

以下正文


“好了,现在,游戏开始!”宫野志保说。


宫野志保拿着一根蜡烛,开始发牌。


“嗯哼哼,新一,你的牌是什么?”黑羽快斗说。


“不告诉你。”工藤新一说“自己才去。”


工藤新一打了一个wink。(黑羽快斗:-10000HP,靠,真可爱。)


“诶呀呀,天黑请闭眼。”宫野志保说“本次参加游戏有工藤新一,黑羽快斗,白马探,黑鸡服部平次,毛利兰,园子,红子,藤峰有希子,安室透。身份有猎人一名,女巫一名,预言家一名,平民两个,狼人三个,守卫一个。共九人。”


“要不,这局我们四个人谁先死,谁就请客去吃自助餐!”服部平次说。


“可以啊。”黑羽快斗说。


“好了,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你们要杀的是.....”宫野志保说。


服部指了指工藤新一,其他两个队友跟着选。


“女巫是否使用毒药?”宫野志保说“守卫守护谁?”


“天亮了!下面开始警长竞选。”宫野志保说。


黑羽快斗举起了手,有希子也举起了,哦哦!安室透也.....就三个?


“我先来,我是预言家,昨晚预言新一,身份是好人。”黑羽快斗说。


“........”工藤新一无语了。


“唔.....其实,我是猎人。”有希子慢慢的放下手。


“哼哼,我是预言家,服部平次,好人。”安室透说。


“好了,黑羽快斗四票,安室透三票。”宫野志保说。


“天亮了,昨晚工藤新一死亡。”宫野志保说。


哼哼 ,叫你们天天秀恩爱。服部平次想着。


“别忘了请客啊,工藤。”服部平次说。


“好啊,我请客,你付钱。”工藤新一说“我的身份守卫,最晚守护黑羽快斗。”


“啧,真是的,干嘛不守护自己。”黑羽快斗说。


我真是瞎了眼了。服部平次想着。


“投票开始。”宫野志保直接迈过辩论。“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


“嗯哼。”黑羽快斗说。


“好了,服部平次7.5票。”宫野志保说“黑羽快斗1票。”


“服部平次出局,天黑请闭眼。”宫野志保说。


“????好歹让我说句话不是?”服部平次说。


“服部平次禁言。”宫野说。“狼人要杀的是。”


“女巫要用药么?”宫野志保说“守卫要守护的是....”


“预言家,你的查验是.....”宫野说“天,亮了。”


“昨晚无人死亡----平安夜。”宫野说。


“昨晚我的查验是安室透狼人。”黑羽快斗说。


“真巧,我也是呢!”安室透说。“黑羽快斗,你才是狼人吧。”


“我昨天自救。”白马探说。


“上高速吧。”有希子说“我猎人,小快斗和安室透预言家先放着,白马探女巫,其他几位无身份。”


“我觉得是园子。”白马探说。


“诶呀呀,我觉得是红子呢。”黑羽快斗说。


“呵呵,开始投票。”宫野志保说“园子4票,红子3.5票。园子出局。”


“.....”园子保持沉默。“我就一平民。挂了。”


“天黑请闭眼,狼人请睁眼,你们要杀的是....”宫野志保说“....女巫要用毒药么?.....预言家,你的查验是....天,亮了。”


“猎人要带走的是...”宫野志保说。


“唔.....安室透吧。”有希子说。


“安室透,出局。


“投票开始。”宫野说“红子出局,平民胜利。”


本轮身份:黑羽快斗--预言家

                 工藤新一--守卫

                 藤峰有希子--猎人

                 白马探--女巫

                 毛利兰,园子--平民

                  红子,安室透,服部平次--狼人



未完待续哦~

就是游戏系列呢!短小无助的我。


你还无助,同学更无助了吧。

金魚流火

都看了嗎?這兩幕當時真的拍了好久。
不得不說,吳承洋本人確實是蠻好看的。

都看了嗎?這兩幕當時真的拍了好久。
不得不說,吳承洋本人確實是蠻好看的。

洛丹

芳心纵火犯无所不撩黑羽快斗的处处吻

他就是天使啊!!!!!


怪盗基德:一吻便偷一个心,一吻便救一个人


all快,新快/白黑(白黑h警示)以及连成一长串的BG/男女老少通吃各种风味奇特和年差cp乱炖


哦总之在这个视频里可能几乎只要出现了的角色都是快斗的。


爱得很丧失,后果很严重


到这里还没看明白这是什么的就不用点进去了哈哈哈哈哈(无视警示非要KY的人请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这把的白快挠到自己了呜呜呜就研究一会儿漫画要怎么剪哈……这个车开得我暴风哭泣)


剪辑:洛丹

bgm:杨千嬅 - 处处吻

请勿未授权二传/二改

芳心纵火犯无所不撩黑羽快斗的处处吻

他就是天使啊!!!!!


怪盗基德:一吻便偷一个心,一吻便救一个人


all快,新快/白黑(白黑h警示)以及连成一长串的BG/男女老少通吃各种风味奇特和年差cp乱炖


哦总之在这个视频里可能几乎只要出现了的角色都是快斗的。


爱得很丧失,后果很严重


到这里还没看明白这是什么的就不用点进去了哈哈哈哈哈(无视警示非要KY的人请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这把的白快挠到自己了呜呜呜就研究一会儿漫画要怎么剪哈……这个车开得我暴风哭泣)



剪辑:洛丹

bgm:杨千嬅 - 处处吻

请勿未授权二传/二改
三杯三酉

傻不拉几的脑洞(2)

·穿越到现代
·傻脑洞天天有
·傻不拉几的脑洞(1)
·居然有2
·嗜血者组们+三先专场

01
    
    傍晚时分,路灯昏暗,四分之三独自靠在桥边,萧瑟地拉着小提琴。

    他似乎和半分之间走丢了。

    思索着如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以及何时能找到好友,奏出的琴音越发悲凉。...

·穿越到现代
·傻脑洞天天有
·傻不拉几的脑洞(1)
·居然有2
·嗜血者组们+三先专场
    
     
01
    
    傍晚时分,路灯昏暗,四分之三独自靠在桥边,萧瑟地拉着小提琴。

    他似乎和半分之间走丢了。

    思索着如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以及何时能找到好友,奏出的琴音越发悲凉。

    一名行人路过,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会儿。见四下无人,悄悄掏出一张纸票票放在了小提琴盒子里,然后郑重地拍了拍他的肩。

    路人:“加油!努力活下去!”

    四分之三:……这是什么操作?

    事后,知道此事的半分之间当着四分之三的面毫不客气地笑到肚子疼。

    结果自然是被四分之三拉着去单方面比划了几下。
    
    
02
    
    半分之间和四分之三来到这个世界是有原因的。

    先前他俩准备进入闍城杀他个措手不及,岂料在闍城门口远观到阇皇与冰爵进入了一个奇异空间。

    半分之间:“他们要去哪里?”

    四分之三皱眉道:“不清楚。”

    半分之间观察了一下周围,发觉并无异样:“机不可失,敢不敢随我进去一观?”

    四分之三:“有何不可?”

    于是他就把查理王千叮万嘱不要搞事的话语抛在了脑后。

    进入闍城,空间隧道还未关闭,面对未知的事情,两人不由得有些紧张。半分之间一手持暗炎枪,另一只手紧紧拉住四分之三的衣角。

    四分之三感觉自己衣服都要被拉坏了。

    进入隧道的一瞬间,城门口似乎闯进一个人,两人欲分辨已然来不及。

    但总感觉这个小小的人影——

    半分之间:“刚刚那个是查理王吗?”

    四分之三:“啊忘了告诉他了……”
    
    
03
  
    这是剑子来着现代之后第一次见到龙宿买的车。

    “这是你口中超绝华丽之物?”

    “然也,此乃这里最为便捷的代步工具。而且我看了一圈下来,这一辆在其中最为华丽。”龙宿靠在闪着华光的高档车车上,任凭剑子绕着车转了几圈,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得意。

    剑子心下腹诽:“怕不是没过几天就要被偷……”
    龙宿:“你说什么?”

    剑子望天:“没,只是据说要运用此物需要一样名为驾驶证的媒介,你可有?”

    龙宿摊手:“暂时还没。”

    只见剑子仙迹高深莫测地笑了,从口袋里拿出驾照,在某人面前晃了晃:“可是我有啊!”

    龙宿:失算了!!!
   
    
04

    于是,最先开上高档车的是剑子仙迹,据心满意足的老道说,好友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悲伤了好几天。

    然而,他们发现了一个问题:

    有车,但没地方停。

    于是,剑子怂恿着龙宿去买了个车位。

    可有了车位,离家太远依旧不是办法。

    于是,剑子又怂恿着龙宿去华丽地买了套别墅。

    ——自己舒舒服服地住了进去。

    花钱如流水的龙宿终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当机立断对着好友表达了一下愤怒……

    然后去学车。
     
      
05

    佛剑仰头观赏了一下龙宿的豪华别墅,再体验了一把高档车车的马力,突然有些心疼自己那辆小单车。

    剑子恰到好处地使了个眼色:“听说别墅内还空了一间房,不如佛剑……”

    龙宿勃然大怒:“这是我的房子!”随即就把佛剑和剑子关在了大门外。

    被嫌弃的罪魁祸首无奈地对大师耸了耸肩:“没办法,最近他脾气不太好。”
    
    
06

    龙宿最近的确很生气。

    不仅是剑子居然偷偷摸摸先去学开车不告诉他,还有就是自己买的股票都在跌。

    股票是他来到现代第一个发家致富的好东西。

    不负自己儒门龙首的盛名,龙宿一夜之间就赚了自己第一桶金。

    剑子仙迹曾感叹过,龙宿不愧是疏楼龙宿,换个世界依旧是人生赢家。

    不过,自从剑子仙迹来了以后,自己的股票似乎就没赚过。龙宿在网上查了许久,终于找到一个解决办法。让剑子在空地上站定,周围围了一圈鞭炮。

    剑子:“好友你这是做甚?”

    龙宿:“你身上有穷鬼,我来为你作法驱散。”

    剑子:……

    龙宿作势要点火。

    剑子大惊:“别别别,好友我会去赚钱,不会在这里白吃白住!”

    龙宿:“当真!”

    剑子点头如捣蒜,顺便移开了一点脚下的鞭炮:“真的真的!剑子仙迹在这里发誓,好友你要相信我啊!”

    最终,鞭炮还是放了,只不过剑子和龙宿躲得远远地坐在亭子里观赏。

    龙宿:网上同门道友的建议果真有效。

    同样观赏了整出戏的佛剑双手合十:“作孽啊。”
     
   
07

    是夜,一个人在路上急急而奔,口里还碎碎念着:

    “小四还真的不让人省心,还有这个半分之间,知道他要搞事还不拦着他!唉,你们在哪里啊!”

    行至中途,顿觉进入了一个喧闹嘈杂的地方,此处灯红酒绿,透着一股纸醉金迷的奢华气息,比苏小丫头在幽灵间壁开的那间酒吧不知道高级多少。行走之间,查理王放慢了脚步,路过一家门店,突然停住。

    “等等,这个名字……暗夜血城?怎么感觉这么熟悉?进去一观。”

    于是查理王在里面如愿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不顾众人讶异的目光,大喝一声:“果然是你们!阇皇冰爵!!还我儿来!”

    “你们认识?”不明所以的服务生敲了敲同穿着酒保服的某阇皇大人。

    禔摩拿着端酒的托盘遮脸,西蒙瞬间扭头:“不,本皇咳……我不认识。”
   
    
08

    维特此时正在喝咖啡看戏。

    他本奉阇皇之命,比西蒙和冰爵就早这么三四天到现代,差不多掌握了生活技巧之后,就兴冲冲打开时空隧道叫他们来开辟新的疆土了。

    至于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专门在深夜开张的那种酒吧。

    “西蒙,我们为什么要在这……”禔摩正摆弄着领结,看了一眼门口贴着的招聘广告上的字,“打工而不是占领?”

    “禔摩,你要记住,因为嗜血者的原因,只能在夜晚行动。而这里,是我们最好的据点。”西蒙敲了敲吧台的桌子,摸上去触感比闍城的桌子材质要好,“这些人尚且能为我们所用,姑且先忍耐一会。”

    维特:……阇皇大人请不要把打工赚钱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09

    在酒吧里,禔摩看到菜单上写着的一种名叫“血腥玛丽”的酒。处于嗜血者的爱好兴趣,他问了一下吧台的调酒师:“这个,好喝吗?”

    然后在友善的调酒师推荐下,禔摩尝了一口,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说好的玛丽的血腥呢?他怎么一点也没喝到?!

    那调酒师也是深不可测,居然能骗过本冰爵,这人不简单。

    西蒙看着蹲在墙角倒胃口的某人:“禔摩不要在工作期间偷懒。”

    禔摩抗议:“不行,我不想再吃番茄了,这个地方待不下去,我要出去!”

    然后就摔下工作服就出去了。

    十分钟后——

    “禔摩你不是说这地方待不下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西蒙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不甘的禔摩,喝了一口刚刚调酒师推荐的血腥玛丽。

    妈耶,这酒名字涉嫌欺诈……

    禔摩一摊手:“你不给我钱我出不去。”

    西蒙悄悄把高脚杯中的酒倒掉,用凉丝丝的口气说:“禔摩啊……你别忘了”

    “我们现在还是身无分文啊……”
    
    
10

    跟着维特听完前因后果的查理王,满脸洋溢着“大魔头终于被降伏”的喜悦笑意,惹得西蒙禔摩端着酒的手蠢蠢欲动。

    笑够了以后,查理王还是很严肃地说:“不过,我是不会放任着你们继续完成你们邪恶的梦想的。”

    “你想怎么样?”西蒙敛去笑意,心下盘算此时邪力削弱的自己在这打起来赢面有多少。

    查理王摇了摇头:“我刚刚在翻杂志啊,看到这里有一种制服,叫做什么……女仆装。只要你们愿意穿一下下,我就不管你们了。”

    书上说,穿女仆装的小姑娘都细皮嫩肉、白皙靓丽的,现在在外面找不着,姑且就让他们俩试试看,反正他们算是嗜血族里长得好看的,皮肤也惨白惨白的没什么区别,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辣眼睛……

    “什么是女仆装?”西蒙回头,维特瞬间凑上来解释了一番,得知真相的阇皇大怒:“查理王,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禔摩,上!”

    禔摩:我不!这件西装挺好的。要穿也是你去穿!

    维特:……

    西蒙:……禔摩,你完了!

    查理王喝了一口咖啡,摇头:唉真是命运共同体的塑料兄弟情。
       
         
         

嵐惡童 Lan-Er-Tong
四分之三x半分之間這對搭擋百搭...

四分之三x半分之間
這對搭擋百搭成這樣太超過了喔。
本來也想畫半半教小四薩克斯風,但想不到POSE樂器也很麻煩所以作罷 ((欸

四分之三x半分之間
這對搭擋百搭成這樣太超過了喔。
本來也想畫半半教小四薩克斯風,但想不到POSE樂器也很麻煩所以作罷 ((欸

八月十五赏花灯

(修)【中秋大放送】霹雳布袋戏同人AU《苦境大学欢迎你》【九 】 by八月十五赏花灯

来跳舞吧朵蜜~

前文戳这里  8  7   6.2  6.1  5  4  3.2  3.1  2   1


【九】

半个月后。

宽敞明亮的苦境1号大报告厅会场里,现场座无虚席。


会场中间的格局是一个宽阔的圆形的舞台,舞台向两边各延伸出一条约1米宽的长形通道通往后台。在距离到通道尽头半米的位置,两条通道旁边的区域各设置了一个特别的大型座位——一般是队...

来跳舞吧朵蜜~

前文戳这里  8  7   6.2  6.1  5  4  3.2  3.1  2   1


【九】

半个月后。

宽敞明亮的苦境1号大报告厅会场里,现场座无虚席。

 

会场中间的格局是一个宽阔的圆形的舞台,舞台向两边各延伸出一条约1米宽的长形通道通往后台。在距离到通道尽头半米的位置,两条通道旁边的区域各设置了一个特别的大型座位——一般是队长或者嘉宾的位置。

舞台背后是巨大的高清液晶显示屏,对面是评委席,四周是观众区。

 

报告厅里并没有开灯,零零星星、参差不齐的亮点是观众们手里手机屏幕或荧光棒显示出来的光。

 

蓦然,一束幽蓝色的荧光直直从舞台上方射落到舞台最中央,在光滑的地板上投下一个巴掌大的圆形光圈,光圈渐渐地向外扩大——这时,舞台中央被光圈笼罩的地方突然下降又升起,随之升上来的,是一对穿着华丽性感舞服,紧密贴在一起的男女!

随着浪漫柔美的伦巴舞曲响起……

女舞者舞态柔媚,步法婀娜款摆,带着若即若离的挑逗,那娇艳饱满如怒盛牡丹般的傲人胸脯轻轻晃动,眼波婉转间风情万种;男舞者步伐有力缠绵,身姿紧追女舞者,似一个初陷爱河的傻小子得到心心念念的女神的眷顾后内心迸发出无法抑制的狂热与爱慕,脑子里只想着把对方一把抓住然后紧紧拥进怀中!

 

舞者的表情和动作不时会被超清摄像机捕捉到传送去舞台背后的超级大屏幕上,现场观众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观众A:妈呀还好早点抢到了票,这活动来得真值!

观众B:哇撒那胸!那腰!啊啊啊不行了我的鼻血!

 

一曲毕,会场的灯光逐渐亮了起来,全场掌声轰鸣如雷。

“亲爱的各位观众,大家下午好!我是你们最熟悉最帅气的主持人——老秦!music!掌声在哪里?!”秦假仙话音刚落,激烈高昂的电子鼓点如暴雨般骤然响起,再次点爆全场气氛——

“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家好,我是今天比赛的主持人,业途灵。”业途灵向观众挥了挥手,突然转头对秦假仙急急地问道,“大仔,有没有纸巾,我鼻血要忍不住啦!”

秦假仙一巴掌拍向业途灵,“真是丢人,把它吸回去吧。”

业途灵急了,“怎么吸呀?大仔,不能怪我,佛业双身老师的伦巴跳得真是太棒了,让我看得脸红心跳,都要流鼻血了!”

“哈哈!佛业双身两位老师不仅是今天特邀开场舞表演嘉宾,还是我们的评委~”

“哇,大仔,那还有其他评委吗?”

“当然!”秦假仙眨眨眼,一本正经道:“本届大赛由苦境大学学生会策划、疏楼集团赞助举行。今天除了邀请到佛业双身爱祸女戎和天蚩极业两位专业的舞蹈老师,还特别荣幸邀请到了难得一见的一页书校长和净琉璃副校!”

“——以及由观众们投票选出的学生代表评委——医学院的慕少艾和儒学院的龙宿这两位学长!”业途灵接着补充。

众评委向观众们或微笑或点头示意,立即又引起现场一阵欢呼和掌声。

 

“下面请看大屏幕,本次比赛规则如下——凡通过审核的参赛选手按意愿选择加入由日才子素还真带领的日队或者月才子谈无欲带领的月队从而进行PK,两队人数最终相等。

 

PK主题、顺序由评委老师随机抽牌决定,评委在每局每组参赛选手表演完毕后会进行点评和打分,哪一队队员的总得分高,该局该队胜出。评委依次举起自己手中的分数牌子,分数牌子分别有0分、5分、8分和10分,0分为最低分,10分为最高分。

 

如果该局出现两队队伍所得评委评分数相同的情况,则由现场观众投票决定,得票高者胜出。

 

最后全部组别比赛完毕,哪一队胜出的局数多,该队就获得最终胜利!”

 

“好了,现在我宣布,第一届《舞动乾坤》大赛正式开始!下面有请我们的一页书校长进行第一次的抽牌——”

 

一页书按下了自己面前评委桌上的一个按钮,与此同时,舞台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大轮盘,轮盘快速转动,几秒后轮盘上的指针停在了写有“单人•拉丁”的红色区域上。

 

秦假仙:“第一局主题比的是单人的拉丁舞,日月才子分别派出的是——”

大屏幕上同时出现了吞佛和四分之三的帅气半身照。

 

“大仔,听说第一个出场的会比较吃亏哎……”

“哦?那就让我们看看,这次似乎不能搞心机了的心机魔会用怎样的方式来获得优胜吧哈哈……”

“有请日队的吞佛童子为我们带来牛仔《booty music》——”

“啊啊啊啊啊啊啊吞佛!”

“心机魔大人!!!”



——

When the beat going like that (boom boom)

Girl, I wanna put you up in my room

I wanna put you up against that wall

Throw you on the bed and take your clothes off (clothes off)

Everybody don't like it slow (it slow)

Consider me one of them folk

Let's get to it (get to it)

Do it (do it)

Get to it (get to it)

Get to it……

”[注]

 

黑色的皮质紧身裤包裹住两条修长有力的长腿,上身酒红色外套从肩膀到胸前第三颗纽扣缀着的两条古铜色金属粗链条在空中跃出一道又一道动感的弧线,脚上高档的尖头棕色皮鞋一个干净利落的踢踏,胯部钟摆式摆动,随即身子半蹲,肩部率性地往后一甩,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把时尚的西部牛仔帽轻轻往上一抬……


帽沿下露出了一张毫无血色的脸,以及那标志性的红色剑眉和如隼般冷静锐利的火红双瞳——

 


观众区。

“卧槽心机魔不愧是心机魔,大爷我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子散发!”滕邪郎大喊,引起旁边不少观众侧目。

华颜无道白了滕邪郎一眼,转过头,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赦生,来总结一下吞佛的表现。”

赦生童子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骚。”

“哈哈哈……”华颜无道笑眯眯地摸了摸赦生小童鞋的脑袋。

“喂喂,大爷我警告你不要教坏我家小弟!”滕邪郎赶紧出声阻止。

“赦生比你这白痴可聪明多了。”

“你!”滕邪郎顿时火冒三丈。

华颜无道懒得理他,她转过头,不经意间一个绿色海藻头落入了她的视线范围内……

她眯了眯眼,把视线转回舞台,片刻,不难发现场中正在肆意散发荷尔蒙的某魔的视线不时会扫向同一个方向……

正是那个海藻头所在的方向。


“啧啧……”华颜无道心下了然,挪揄地挑了挑眉毛。

 


……

吞佛代表日队出场后,代表月队出场的是四分之三。

两人表演结束,根据评委们给出的分数,本局胜出者为日队的吞佛童子。

一页书点评道:“四分之三,你的舞步敏捷、跳跃,舞姿轻松、热情,跳出了西部牛仔刚健、浪漫、豪爽的气派。但是有一点你做得不够好——

同样是牛仔,尽管你俩跳出的风格不一样,可是舞蹈的本质其实就是通过表情、肢体语言去尽情展示自己、展示你对音乐的理解、展示你用这支舞蹈想要表达的内容……

所以,你其实只需要把自己表达出来就好了,不必太在意外界……”

 

“相较于吞佛的自信且外放,你绷得太紧了,过于拘束而不够放松,会容易导致舞蹈出现僵硬或者用力过猛的情况……

何况,拉丁舞的这个舞种,就是要给人一种非常热情放松的感觉,情绪上要非常到位……”龙宿接着补充,华扇半掩间唇边的梨涡若隐若现。


这时,爱祸女戎娇笑一声:

“说白了,小伙子,你就是不够骚,不够撩呀~~~”


四分之三顿时一脸黑线,他无奈地点了点头,微鞠躬:“多谢指导。”


“哈哈……真是老实的孩子,请大家用掌声多谢吞佛童子和四分之三带来的精彩表演吧!”秦假仙笑道。

 


后台。

一个银白色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了四分之三背上,伸出双臂紧紧地搂住他。

半分之间:“Wow~~You are so wonderful!”

听到来人声音,四分之三那张线条刚硬的脸庞似乎柔和了几分,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有些黯然:“抱歉,吾败了。”

半分之间连忙从他背上下来,转到他面前:“NoNoNo……没什么好抱歉的,本来你就不喜欢这种活动,是我硬要你去参加的,要不是我脚临时受伤了你也不用……”

“吾承载了你的期望……”

“Don't  care!我其实只是想看你跳舞而已……获奖那些其实我一点都不在乎啦!Do you know?”半分之间转了转眼珠,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四分,你跳起舞来很帅哦!而且跳得出乎我意料的好……我决定给你一个奖励,你猜猜是什~么~”

四分之间愣了愣,问道:“什么?”

回答他的,是对方忽然凑近的脸庞和唇上那微凉柔软的触感。

 


[注]:

1.本章出现的英文歌曲是M80的《booty  music》,非常好听!有兴趣出自可以搜一下中文歌词,很直白很劲爆哈哈~

2.cp四分之三X半分之间,出自《霹雳劫之闍城血印》。强烈安利大家回去补这部老剧,剧情人设都超级棒!嗜血者也就是吸血鬼的设定很带感~

就是这部让我迷上三先天的!黑化的咻咻好带感哈哈哈哈哈~


 


夜雨挑孤灯

【墙头日记】霹雳布袋戏中那些令我钟爱过的角色和西皮们之九

*仅仅是为了记下我喜欢过的角色而已,渣文笔,没什么独特见解,没什么精辟分析,排名不论前后,基本上属于想到谁写谁,有BG有腐向,文中符号“X”代表西皮向,“&”代表团体或者友情向,雷者慎入!文中涉及少量剧透,慎入!以及,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文中所写,仅代表我个人看法,接受交流讨论,欢迎大家畅所欲言,只是请大家勿喷。*

血堡教父茶理王&四分之三X半分之间
高大威猛,嚣狂霸气,英俊豪迈,多情风趣,教父真的很帅,我尤其喜欢他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很漂亮,很三次元。教父虽然风流,但为了小四的母亲,甘心百年不吸食人血,由一个英俊强大的吸血贵族变成一个五短身材的小老头,也是够...

*仅仅是为了记下我喜欢过的角色而已,渣文笔,没什么独特见解,没什么精辟分析,排名不论前后,基本上属于想到谁写谁,有BG有腐向,文中符号“X”代表西皮向,“&”代表团体或者友情向,雷者慎入!文中涉及少量剧透,慎入!以及,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文中所写,仅代表我个人看法,接受交流讨论,欢迎大家畅所欲言,只是请大家勿喷。*

血堡教父茶理王&四分之三X半分之间
高大威猛,嚣狂霸气,英俊豪迈,多情风趣,教父真的很帅,我尤其喜欢他那双银灰色的眼睛,很漂亮,很三次元。教父虽然风流,但为了小四的母亲,甘心百年不吸食人血,由一个英俊强大的吸血贵族变成一个五短身材的小老头,也是够痴情了。教父虽然有时候很逗比,但也是真迷人,一直想不通为什么小四的母亲就是不肯爱他。

二十四孝老爸和傲娇儿子,也真是为难教父了。小四的偶其实算不得美型,完全不如他爹来的有魅力,第一次登场时就觉得好帅,大概是被那种神秘的氛围给迷惑了。小四的小提琴很精致,而且他还耍得一手好枪,西洋风驱魔人的身份也的确很帅。小四虽然顶着一张冷漠的面瘫脸,但其实是个非常温柔体贴的好孩子,且内心非常火热,闷骚的典型例子。

苏安我对不起你,在小四X你和小四X半分之间这个选项里,我选半分了。半分之间和小四的相处也是很可爱,刚登场时的半分乍一看真的很高冷,没想到碰到小四这个面瘫,秒表话唠逗比,死缠烂打软磨硬泡,愣是就把小四拐到手了。这两人一黑一白的造型,一个小提琴一个萨克斯管的音乐格调,放一块也是相得益彰。
半分的偶也挺漂亮的,性格也是治愈系小天使,每次看他吹刘海都觉得可爱到不行不行的。 爹不疼妈不认,苦逼男主的身世设定和成长经历,我还以小天使跟西蒙要来个狗血的父子相残相认呢,西蒙总归是要有继承人的,结果没想到小天使他就没能活多少集,而且挂得相当路人,我苦!

太子帮(任飞扬&尘道少&公子雨&殷雷杭特)
很多时候,我喜欢一些配角会远胜过重要角色,比如九皇座,人人都爱剑君十二恨或者潇潇,我却喜爱太子帮却远超过喜欢他们。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太子帮(太子帮全员:任飞扬、公子雨、殷雷杭特、尘道少、绢刀、段忍),一个二世祖们集结而成的联盟军。一个个的年少轻狂,血气方刚,可是看久了,却越发觉得他们每一个都是那么有血有肉有个性。
颜值和智力都是团队担当,原本气质洒脱雍容最后却悲剧了的公子雨;看似一毛不拔,贪财小气喜欢斤斤计较实则非常重义气的尘道少;看似张狂妄为,大胆高傲但实际单纯直接的太子帮首领任飞扬;风度翩翩才德兼备却只存活了六集的殷雷杭特――他们全部都是非常可爱的角色,实力也都是潜力股,如果能够存活下来,想来必定会成为新一代武林栋梁。遗憾得是太子帮的结局只能令人惋惜,唯一存活下来的任飞扬,最后也迷路在霹雳的小树林里再也没回来,我们就权当茶理王把迷昏的小四拖回老家退隐的时候,把他也带走了吧。

轴了个竹

驱魔人组ヘ( ´Д`)ノ 可惜一起干架的次数有点少。。。

驱魔人组ヘ( ´Д`)ノ 可惜一起干架的次数有点少。。。

轴了个竹
厚涂挺好玩的(〃'▽'〃)

厚涂挺好玩的(〃'▽'〃)

厚涂挺好玩的(〃'▽'〃)

轴了个竹

茶理王:“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小四叛逆伤透我的心。儿砸的变化像冰锥刺入我心底。阿爸真的很受伤……”

【涂鸦。最近在补末世录……其实只是想画四分之三的那个新的墨镜look……拉琴的姿势有参考

茶理王:“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小四叛逆伤透我的心。儿砸的变化像冰锥刺入我心底。阿爸真的很受伤……”

【涂鸦。最近在补末世录……其实只是想画四分之三的那个新的墨镜look……拉琴的姿势有参考

圈圈霏舞
我只看到四分之三的美丽。剩下的...

我只看到四分之三的美丽。
剩下的四分之一呢?是你故意隐藏还是欲盖弥彰
Fayer~

我只看到四分之三的美丽。
剩下的四分之一呢?是你故意隐藏还是欲盖弥彰
Faye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