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四十物十四

22836浏览    262参与
b

糙改了表情包,前面几张高画质看不习惯就放低画质版的了

糙改了表情包,前面几张高画质看不习惯就放低画质版的了

衍./先生
「十四」:空却.....阿曼达...

「十四」:空却.....阿曼达


例行幼稚园简笔画,阿曼达失踪记

「十四」:空却.....阿曼达


例行幼稚园简笔画,阿曼达失踪记

站似一颗葱
捏造注意⚠️ “下がってくれ。...

捏造注意⚠️


“下がってくれ。”

捏造注意⚠️



“下がってくれ。”

栗子酱

【十四x独步】【大人风味的关爱?】Ch.3

==============================

施工现场请善用我个人主页的“完整作品在这里”链接或者这里

==============================

在迟疑了很久要不要打开看,最后确定了信封里面确实是相当分量的钞票的独步君,将信封塞进西服内衣口袋中,和十四二人从餐厅出来,漫步在因为实在太晚而变得灯火阑珊的新宿地区街头。

西服已经被撑得有些鼓鼓囊囊,一面是信封,一面是独步为了以防不测而带上的催眠麦克风。

说到这个,独步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年轻人营养很好诶,一个18岁的少年比自己高这么多,该说是H历以来因为女人们的霸权,战争(姑且算是)得以平息所以人们得以休养...

==============================

施工现场请善用我个人主页的“完整作品在这里”链接或者这里

==============================

在迟疑了很久要不要打开看,最后确定了信封里面确实是相当分量的钞票的独步君,将信封塞进西服内衣口袋中,和十四二人从餐厅出来,漫步在因为实在太晚而变得灯火阑珊的新宿地区街头。

西服已经被撑得有些鼓鼓囊囊,一面是信封,一面是独步为了以防不测而带上的催眠麦克风。

说到这个,独步不得不感叹现在的年轻人营养很好诶,一个18岁的少年比自己高这么多,该说是H历以来因为女人们的霸权,战争(姑且算是)得以平息所以人们得以休养生息吗?

“喂。吾又不是要逮捕汝,汝一个人在我身后垂头丧气地走着算什么样子。需要给你根链子吗?”独步抬起头看着身前的十四,虽然说出来的话有点不耐听,但和之前有栖川帝统在决战开始前那个夜晚的街角里奚落他的情景完全不同。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张完全没有生气反倒是开玩笑一样的少年笑颜,在路灯下倒也是笑得像晴天一样灿烂。

可是这奇怪的语气就算是开玩笑也让人听不出来啊。

还没等独步想太多,自己已经被揪住手腕拉到了高大的少年身边,独步差点一个趔趄摔到十四身上。

“干什么呀,自己本来就不想和奇怪的人在一起走,只要自己没有什么特点就可以了。”独步嘀咕到一半,不小心透过少年开胸的黑色里衣看到了深色的伤口痕迹。

“唔…这应该是老伤吧…天呐这奇怪的小孩子到底经历了什么?虽然10代人是很暴躁的,但看他这个样子也不像是山田家老二那种一言不合就要争执起来的人诶。并且瘦弱到可以透过里衣看进去的程度,这也不算是营养好吧只是长个子…唔说到这个我在干什么啊亏了把眼神移开了,偷看这不是痴汉行为嘛对不起对不起我就是一个管不住自己邪欲的…等等什么邪欲啊啊啊你在想什么独步?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诶独步你怎么头越来越低了?这样的话会显得我在做什么不应该的事情哦。可是明明你说同意了诶是不是我…唔…”

独步抬起头来张望哪里有小孩子在叫自己,却发现身边还是只有这位发色新奇,比自己高出一截的——小孩子。

“怎么了独步君?是不是还是我做了让人困扰的事情,这也只是我身边的同龄人和我说的,难道他们是在骗我还是捉弄我…啊啊那些人果然还是可恶,果然人们都是不可信的,除了…对不起,是不是我已经被独步君讨厌了…呜呜呜”少年不加掩饰地紧张的声音让独步觉得眼前的人与之前判若两人,但毫不意外地这才是这个少年本来的样子。

快要哭出来的少年想要用阿曼达挡住自己脸颊的手被独步拦了下来。

“没有的。一开始我被你叫出来,就对有人可以认出来在组合里面最没有特点的我感到十分感心。再加上这样承蒙您照顾真的是十分感谢。最好还是不要哭吧?”

“可是独步君一直在我身后走的话我也感觉到自己确实在做奇怪的事情嘛…阿曼达是不是你也觉得疑惑果然我还是给人添麻烦了呢…”

什么嘛,包养人的人怎么还没几分钟就变得这么不自信了?

“啊…四十物你…虽然不知道这样叫你是否合适但请不用在意啦…我…只是觉得人行道太窄并肩走会影响到着急的人所以跟在你后面。”独步为了打破沉默以及挡住少年的眼泪说道,“你看我早上去工作的时候遇到那种家伙是很麻烦的诶,简直想要从他们身边钻过去。”

独步挤出了一个疲惫的笑容想让少年觉得心安理得一些。不过亏了一张本来就温柔耐看的脸,即使是挤出来的笑容都能让人感受到温度了。

十四看了看独步轻轻抓着自己右手腕的手指,又看看身边上班族只有中年人才有的笑容,慢慢把阿曼达放了下去。

“这样啊…汝这样子已经是我想象以上的有趣了呢!周围又没有什么其他人。果然又是大人的思维了吗,这难道也是他们说的社畜们自认为成熟的有趣的关怀吗哈哈哈哈。”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这是每个人都会下意识注意的东西诶。”心里面明明只是为了让十四不要在大街上真的哭出来的独步,却没有感觉到日常处理麻烦事时候的不快。

毕竟自己也深知自己已经被卷入新的未知的非日常了。

“说到这个,我们是在大街上乱晃吗?十四这是要带我去哪里玩啊?”独步心里想着却没有说什么。这孩子既然说了是来这里演出就不是本地人,但好像他有地方要去……

本来因为阻拦十四而拉住的右手手腕也没有放下。深夜的凉风稍稍穿过独步的掌心,也让十四的手背凉了起来。一只手能握过来的尺骨挠骨和微微发凉的手背触摸起来好舒服。

碳酸芬达

【狱十四】爱情正如汉堡排

净是些自言自语的废话

-


此前天国狱断然不信“所谓爱情是按比例混合的友情亲情与爱情”这样的说法。这种描述让他联想到牛绞肉猪绞肉和洋葱按克数称好混合的汉堡排。但让他感到尤为不适的是由此联想到爱情必然或多或少地掺杂亲情这一点事实。波罗夷空却在事成之日说的那句“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家人了”内自开始起就不允许,至少是不提倡这样的一种可能性。当然,一部分是因为空却这年轻小僧周身本就围绕着与俗世爱情绝缘的电场,狱敢断言他不是那种会对十九岁少年簇拥着的玫瑰色校园生活起一丝兴趣的男孩。然而就算他有兴趣,也毫无参考价值。毕竟他的问题——十四,是绝不可能与任何一个人相像的。

狱并非否认这个关于爱情的说法...

净是些自言自语的废话

-



此前天国狱断然不信“所谓爱情是按比例混合的友情亲情与爱情”这样的说法。这种描述让他联想到牛绞肉猪绞肉和洋葱按克数称好混合的汉堡排。但让他感到尤为不适的是由此联想到爱情必然或多或少地掺杂亲情这一点事实。波罗夷空却在事成之日说的那句“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家人了”内自开始起就不允许,至少是不提倡这样的一种可能性。当然,一部分是因为空却这年轻小僧周身本就围绕着与俗世爱情绝缘的电场,狱敢断言他不是那种会对十九岁少年簇拥着的玫瑰色校园生活起一丝兴趣的男孩。然而就算他有兴趣,也毫无参考价值。毕竟他的问题——十四,是绝不可能与任何一个人相像的。

狱并非否认这个关于爱情的说法有可取之处。只是这段话让他想要触碰又收回的手像触电一样无处安放。狱承认这段关系从起始之日就不是完完全全的利益关系。十四尽管只是他漫长职业生涯成百上千个客户中小小的那么一个,但他也确实对十四的事情上心了。十四,那个时候还是个豆芽菜般瘦小贫弱的中学生,受了欺负时低眉顺目双眼含泪。奈何道德败坏如天国狱,看到这样的小孩时心里最柔软的那个羊绒织就的角落仍要忍不住为之颤抖一下。

当时十四吸着鼻涕抬眼问他这场官司是不是真的不收他钱,狱轻拍着(当时还比他矮一截的)十四的肩膀说,当然了。

当然了,早知今日将陷入如此道德困境,彼时狱就应该和十四彻彻底底地划清甲乙方关系。尽早让年幼的中学生知晓这世上建立在冰冷金钱上的人情世故。但话又说回来,他那时良心未泯,看着这个小孩犹如看着自己大哥那安息了的一小片灵魂,压根无法察觉到十四眼中蕴含着的如早春破开冻土般萌芽的雏鸟情结。这一疏忽的结果就是他非本愿地成为了雏鸟的鸟妈妈,比一般男人更早地拥有了两个不满二十的儿子似的东西。

三年多的时光嗖嗖过去,十四也由豆芽菜身材,连招呼都不打一下的就噌地长成了一米八五的电线杆,虽仍然细长,却还有继续长高的潜力。边掉眼泪边缠着天国狱的样子越来越令人非自觉地浮想联翩——天国律师事务所的职工们虽早已知道这小孩是哪号人物,预约等候的客户们却总能暗暗在脑子里将这个面容精致的年轻人与律政新星天国大律师剪切到一段桃色新闻里。主要还是因为天国狱有钱有颜房车两全,三十五岁却至今未婚,如今有个来路不明的年轻帅哥几乎是每周都来找他,任何一个不明就里的人都要展开一番狂野想象。

但这完全不是狱疑似对十四产生爱情并陷入自我谴责的契机,完全不是。天国狱要是这么在意别人的看法,也不会成为如今这样一个用钱当润滑剂在律法界里钻空子的恶德律师。他也不能将其归因为十四的错,众所周知小孩子喜欢上成年人是没有任何不对的,因为没有一条法律条款如此规定——但相反的,他作为一个成年人,却不能对未成年的十四有越线之举。关于这点,他希望十四至少能为自己着想一下,尽管他知道这小孩在目标明确的时候是绝对不会听人话的。于是这样一个令他头疼不知多少次的倔强十八岁小孩,犹如刚刚坠地的小牛犊一般威风凛凛地向这一老虎般庄严的法律发起了挑战——尽管将接受铁锤之制裁的人将会是自己。简单来讲,先越线的人是十四,但这样讲并不公平,因为对于十四来说他和狱先生之间并不存在这样一条以双方自律而形成的默认存在的无实体线。

狱应该在小青年穷追猛打的求爱攻势下早早明白也许豆芽菜时期十四的眼里破土而出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雏鸟情结而是纯而又纯的喜爱之情。但实际上他甚至没有意识到十四的死缠烂打是求爱中的一环。在职场中以尖锐锋利著称的天国狱,在隔了代的奇妙缘分之前竟如此迟钝不堪,令助理先生和接待小姐扼腕叹息。而他仍然在一厢情愿地埋没小孩的心思,将十四作为幼弟或是他私底下会说的,“如果我高中的时候努力一点我都够当你爸爸了”。

空却,相反的,尽管来事务所闲坐的频率与十四不相上下,却并没有给人带来一丝多余的想象空间,必然是上文所述电场作祟的缘故。旁人虽无法看清此人自身所缠绕的命运的红线究竟通向哪里,小和尚本人却带着得道高僧才应该拥有的洞悉一切的犀利目光,精确利落地剜了天国狱一眼。说道:

“狱,你啊。”

如此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听在天国狱耳中大多数时只是过耳旁风,但偏偏这次空却的话里包含着不轻不重的提点,好似钻进他脑子里把那根时常挂起的筋给重新搭了上去。此时狱想的是如果这孩子用催眠麦克风如此讲经说法假以时日必定能不辱其父的期望成为名震名古屋的朋克住持。

汉堡排滋滋作响的油腻声音在他脑子里响了起来。

天国狱有两件无法忍受的事情,一是咖喱里的苹果,二是能现在就做的事情却要拖到两年之后做。与其说他没意识到十四对自己的感情,不如说是在下意识地无视,而当他们的一番手好心将被狱自己摘下来的红线重新一圈又一圈死死地缠到他脖子上后,狱终于在苦苦挣扎中决定迈出那可能使得知法之人犯法的那一步。这种动力在本人感觉起来有点儿像十四惹他生气时肚子里憋的那股怒火,又最终会在十四微笑时眯起的眼角间顷刻化为温柔四散的水,教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他怀疑“爱情是想触碰又收回的手”这句话在他身上的体现是本想照着这小屁孩的头狠狠拍一记却又因为那股不知从何而起的爱意而最终放下。可恶,这没道理啊,对方明明只是个十八岁的小孩!

也正是这样一个不尴不尬的年龄才使得天国狱愁肠百转。狱曾经接过一桩被起诉性侵未成年人的自我辩护,他的被告是小有名气的导演,原告是年方十八想在演艺圈里闯出一方天地的早熟洛丽塔。彼时他的被告并未被告知眼前这位该有的地方都有的女孩的真实年龄,双方属于互惠互利的关系。岂料原告背后的父母瞅准商机——世界上确实是有这样的父母,天国狱怀疑自己如有一日终为人父也必定是成为这种净给人找不痛快的爸爸——判决结果不必多言自是胜诉,此案却也无法给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起到任何参考作用。你说要是时光独自在四十物十四身上垂青两年该多好,如此狱也不必在上班时间对着案件卷宗脑子里却全是某横滨警官千里迢迢将其逮捕归案的模样了,如果这一天会到来,十四在那个时候肯定会哭的吧。

狱自然是喜欢他,喜欢到既想这辈子永远护着他却也想把他摔打到地上让他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喜欢到看不得他哭恨不得想要包揽他往后的一生好让他不必再掉眼泪,喜欢到当拿着麦克风面对他时内心里放水的想法在左右横跳。狱当然是十四的好友和兄长一般的存在——问题是剩下的爱情又占几成。没有人会好心为他做这样的拆分,因为爱情正如汉堡排一样混合着猪肉馅牛肉馅和辛辣又带有甜味正如爱情本身的洋葱。而爱情自是不讲道理的。

就像犟起来的十四,也是讲不通道理的。他不会理会狱先生那要把脑子搅浑发型弄乱的头脑风暴,也不会在意法律条款和横滨警察,他只会因为有点羞涩而不敢直视天国狱的眼睛但却可以一鼓作气地说出那句“我喜欢你,我想和你交往”。狱只能自认倒霉,从相识之日起他就完完全全地败在这个人形自走洒水机的手下。为什么认钱不认人的律师仅在那一次没收委托费,为什么案子结了后他还能忍受十四一次又一次的叨扰,为什么他伸出了那只想要触碰又收回的手,还不是因为他喜欢他。

他能做的只有带点无奈随着叹息说出那句“十四,你啊”。而就算十四顺着眉低着眼他也能感受到对面那个十八岁少年的眼底跃动出了一丝充满希望的光芒,就好似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对十四说“我来收拾那些家伙,别哭啦”时一样。他明白自己在十四心中的重要性,十四又何尝不是在他心中那个最柔软的羊绒织就的角落中好好地占据着那好像要将他压垮似的重量呢。对于一个早已不能拉下来脸说出“我爱你”这种话的三十五岁男人来说,所有用红线密密织成的爱意就包含在这一句轻轻的叹息和最终温柔地落在十四头发上的手掌里。

而一经次役,想必助理先生和接待小姐,以及空却,都能安下心来,不必再感到心急和可惜了吧。




-

谁又能想到两百年没写文的本人竟为狱十四产生了如此的表达欲。

栗子酱

【十四x独步】【大人风味的关爱?】Ch.2

==============================

施工现场请善用我个人主页的“完整作品在这里”链接或者这里

==============================

一切起源于独步手机上的一个陌生号码。

“让您久等了,这里是营业课的观音坂。”

“是Doppo啊。之前在的时候就注意到汝了,很有两下子嘛。有空的时候要来新宿的A餐厅见面吗?”电话对面的声音能听出是强装成熟傲慢的年轻人,报出了一个就在独步住处旁边的一家店名。

“……是的。请问你是……”

“阁下会知道的。”

一般作为组合中最不显眼的存在(之前演出的时候因为是无聊社畜所以被台下的观众扔东西的经历让独步记忆犹...

==============================

施工现场请善用我个人主页的“完整作品在这里”链接或者这里

==============================

一切起源于独步手机上的一个陌生号码。

“让您久等了,这里是营业课的观音坂。”

“是Doppo啊。之前在的时候就注意到汝了,很有两下子嘛。有空的时候要来新宿的A餐厅见面吗?”电话对面的声音能听出是强装成熟傲慢的年轻人,报出了一个就在独步住处旁边的一家店名。

“……是的。请问你是……”

“阁下会知道的。”

一般作为组合中最不显眼的存在(之前演出的时候因为是无聊社畜所以被台下的观众扔东西的经历让独步记忆犹新),会有陌生号码给自己打来并且还是因为看过演出而记住了自己,独步多少还是感心的。对方是怎样的人,有何贵干呢。幸好家庭餐厅营业到很晚,工作过度加上莫名紧张让独步会面的时候全无食欲只点了一杯奶昔。

“让您等到这个时候我才回应您的邀请,实在是对不起……”

“无妨。被压榨的可怜人,吾反正只是经常来都内演出,住在这附近的酒店房间里。”虽然说话方式古怪但看上去不是坏人。可是酒店房间?一开始提到这个做什么?还有演出?什么演出?

“嗯…你们有没有艾…艾雷岛威士忌?”看过菜单之后的十四问到侍者这当然不会在家庭餐厅的菜单上出现,并且很明显也是自己使用的不多的词。

在家庭餐厅喝纯威士忌?况且…你还没有成年吧?等一下诶不要在这里造成麻烦…

“先生…很抱歉小店并没有这种饮品”

“切。果然也不存在啊。无妨…请给我带棉花糖的热巧克力。”试着走开后,独步对面的少年又开始对着怀里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一只玩具猪自言自语,“所以艾雷岛威士忌是什么啊…狱先生说过最喜欢的东西却即使到了大人的餐厅也找不到,也想知道那是什么味道的呢,阿曼达你也想吧。”

家庭餐厅算哪门子大人餐厅啊。

“对不起,但是……”独步打破了十四和被叫做阿曼达的玩偶的对话,“饮酒是从20岁才可以的,您应该还在青春期吧。”

“阁下还真是烦人啊。青春期又如何?这个已经不成样子的世界还需要在乎什么规矩吗?不过汝这畏首畏尾婆婆妈妈的样子。还真的是和吾辈同龄朋友说的一样。”

“诶?同龄人之间的传说?是关于我吗?”

“关于阁下这样的社会人。吾辈有一些朋友会想和你们一起玩。大人的世界虽然好像无聊而痛苦,但说是大人也有大人有趣的地方呢,成熟啊温顺什么的。确实,我的同龄人们谁会在意饮酒年龄这种事?而狱……我的一个大人朋友说大人最喜欢的就是钱,所以你陪我的话我会给你钱的,别看吾辈不是大人,作为音乐家可是有钱赚的哦。”

“这家伙对大人好像有不少的误解吧。但我最近也有听说过高中生包养社畜的新闻。果然什么潮流都是从年轻人的口口相传开始的呢。灰头土脸的成年男人到底有什么可爱的?”独步疲惫的脑内还是禁不住慢慢旋转,“还拿着玩偶的少年,明明是你比较可爱吧。”


栗子酱

【十四x独步】【大人风味的关爱?】Ch.1

CP/四十物十四×观音坂独步

题目暂定,以后可能会改动。

露骨描写有;金钱关系有;烟酒使用有;轻度过去设定有

在创作时点(2020年初),作者在此作品中尚未对两人的关系有官方设定以外的任何架空设定。

灵感是上个月看到了有学生包养社畜的新闻,原文说“高中生想要这种成年人的成熟的关爱与在意,所以愿意用钱来饲养换来年纪大一些的人的社会人的交往。”加上不管他俩是兄弟的推测是否是真的,我其实一直想写点哭包组的cp只有我觉得他俩好配吗?

==============================

施工现场请善用我个人主页的“完整作品在这里”链接或者这里

============...

CP/四十物十四×观音坂独步

题目暂定,以后可能会改动。

露骨描写有;金钱关系有;烟酒使用有;轻度过去设定有

在创作时点(2020年初),作者在此作品中尚未对两人的关系有官方设定以外的任何架空设定。

灵感是上个月看到了有学生包养社畜的新闻,原文说“高中生想要这种成年人的成熟的关爱与在意,所以愿意用钱来饲养换来年纪大一些的人的社会人的交往。”加上不管他俩是兄弟的推测是否是真的,我其实一直想写点哭包组的cp只有我觉得他俩好配吗?

==============================

施工现场请善用我个人主页的“完整作品在这里”链接或者这里

==============================

“诶?给我钱?”桌子对面的红发中年错愕道。

说是中年其实非常不妥,明明脸蛋十分好看,姿态却因为疲劳和自身性格显得尤为疲惫,虽然其实只有29岁,但反正也自己经常将自己称为大叔,我们还是暂且叫他一声中年好了。

观音坂独步紧张的攥住还凝结着水珠按理说握感应该很糟糕的玻璃奶昔杯子。半屈的指关节还在微微的颤抖着,指尖想要更深入地抓住杯子却因为外面的水珠太滑而只能滑来滑去。

喂稍微冷静一点诶我们的营业部资深社员。

“钱这种东西说来真是复杂。虽然和一二三那家伙住在一起,但是看着他做这种生意,客人一开心开开酒可以拿到很多的钱,更不用提客人的小费和那些灰色的事情。我的话反倒是因为这个家伙跑到我们公司去把所有女员工撩了个遍所以自己被秃头课长立即降薪半年,现在拿到的钱完全对不起我的辛劳嘛,况且还有被那些中王区的人们盘剥只针对男性的高额个人所得税。一二三那家伙带着酒气和衣服上手上的口红印醉醺醺回家的时候,也是像金钱的猎人一样呢。虽然我已经是大叔了没有办法像那个傻瓜一样了,但确实好想拿到一些不被课税的灰色收入呢。一二三还要我请他吃不回转的寿司呢果然脑袋里还是一点数都没有,还有降薪的事情本来也是他的错吧?不果然还是我的不对,明明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是不是应该在他来我们公司之前先把他的西服脱下来…果然是我的错…啊真是够了,我这大叔已经不想想这么复杂的事情了随他的便,但钱…。”

“但是…需要我做出什么吗?我作为男性营业员经常加班到很晚,还有很多工作要带回家做,所以说恐怕没有很多的时间能出门很远……”独步低着头说出了这样的话。一个普通的男性社畜除了被利用排挤和压榨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处?

“不需要多虑,跟随吾的想法和愿望即可。”伸到面前的是一只虽然年轻但熟练的涂着黑色指甲油,带着泛光的指环的男性手掌。

“这是哪门子说话方式啊好奇怪的人…但是既然提到钱的事情…”

独步抬起头又打量了一遍面前的年轻人。一张年轻瘦削,令已经放弃自己眼袋问题的独步只能感叹年轻真好的脸,还带着恐怕只有青春期荷尔蒙溢出才能展现出来的傲气。

还是让人感叹年轻真好。

化着手法熟练但在家庭餐厅里显得有些出挑的妆容,倒是和基本遮住一只眼睛,掺杂着金色的黑色长发十分搭配。

“这样子和这说话方式真的好奇怪,虽然以前我会觉得做一个普通人就好了,也没有很想和奇怪的人走在一起。但是现在有着催眠麦克风的我,恐怕也没有办法回到完全的日常中了。寂雷医生也有奇怪的地方,喝酒的时候还尤其可怕,但还是非常可靠的队长啊。”

“怎么了,被中枢压榨的可怜人儿?”四十物十四眨了一下眼睛低沉地笑了两声,自负的脸有一瞬间变得可爱了起来。可爱的有点职业性呢。

“没什么,对不起是我刚才陷入消沉了吧,是我的错…”

“他想做什么?对方是小孩子,再说这战后的世界哪有什么安全不安全的人可言,拿着催眠麦克风的我是安全的家伙吗?其实除了一二三我也想交到新的朋友啊,如果一二三是我唯一的朋友的话,那么他也会感觉到压力吧。但是有金钱关系的人算得上朋友吗?更重要的是我一定会被讨厌吧。啊啊问题为什么又复杂了起来…”

中年的手伸了出去,触碰到了伸来的修长手掌。

“那好……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手触电般地缩回来,原来是因为之前握住玻璃杯手上全部是冷凝的水珠,湿漉漉地就去握手是不太好,而刚才在惊异和混乱中瞎想的独步已经忘记了。在匆忙用餐巾擦干之后,独步的手又一次伸了过去。

本以为是商业形式的握手,独步的手却被两只手握了起来。少年的手心意外有些粗,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包裹着独步的手背。只是繁复的指环和黑色指甲油提醒着独步这可不是个一般的少年。

“我们去玩吧!”十四如是说道,松开一只手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信封放在独步手中。

“诶…………!?”拿到钱的独步还是惊愕于今天发生的一切。“好的…随你喜欢做什么…”


土皮客

感谢金主👩‍❤️‍💋‍👩

梦女排雷

占tag致歉🙏

感谢金主👩‍❤️‍💋‍👩

梦女排雷

占tag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