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四叶环

41374浏览    2647参与
reia

新衣装真好看啊www 

非常慢速的产了出来TT

新衣装真好看啊www 

非常慢速的产了出来TT

-沸废泉-

干啥啥不行画头第一名(并没有

还有cp想跟我换色纸的太太么戳我就行

干啥啥不行画头第一名(并没有

还有cp想跟我换色纸的太太么戳我就行

情寄南衣

你与平凡的时光里【RTI全员向】(2020.4.8)

※给大家的睡前小日常,争取日更。

※想看谁和谁的互动随时可以给我评论。

※今天是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篇!出场→idolish7。

※大家晚安!早点休息保重身体啊! ​

——————

70.※

宿舍里人多的时候比较热闹。

像是七濑陆,窝在沙发上悠闲看书的时候,总会突然从口中冒出一句:“忘れないで いつでもすぐ傍に♪ ”(请不要忘记我一直在你身边)

更多时候,心情愉快的三月爽快地接上:“楽しい気持ちは寄り添ってるから♪”(一直都有愉快的心情围绕着你)

“そのスイッチちょっと押させて♪”(让我轻轻按下那个开关)

环手指狂按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抽卡键,口中歌...

※给大家的睡前小日常,争取日更。

※想看谁和谁的互动随时可以给我评论。

※今天是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篇!出场→idolish7。

※大家晚安!早点休息保重身体啊! ​

——————

70.※

宿舍里人多的时候比较热闹。

像是七濑陆,窝在沙发上悠闲看书的时候,总会突然从口中冒出一句:“忘れないで いつでもすぐ傍に♪ ”(请不要忘记我一直在你身边)

更多时候,心情愉快的三月爽快地接上:“楽しい気持ちは寄り添ってるから♪”(一直都有愉快的心情围绕着你)

“そのスイッチちょっと押させて♪”(让我轻轻按下那个开关)

环手指狂按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抽卡键,口中歌词不甚清楚,旋律却依旧愉快。

“笑い合おうぜ♪”(就这样欢笑吧)

电视机前实时收看kokona的Nagi立刻接上,爽快地一展歌喉。

接着,在他们四人热切眼神的注视下,正站在冰箱门口准备拿啤酒的大和清了清嗓子,埋头书写乐谱的壮五停下笔,打算一本正经装听不见的一织只得放下遮住脸的笔记本。

没有任何信号,也没有任何提示,但那一刻七个人就能异口同声:

“さあparty time together~♪”(来吧,一起享受派对时间)

【※party time together】


71.

有一天Nagi早上起来,大家惊异地发现他鼻子上青了一块。

“怎么啦?”陆眨眨眼睛,奇怪地问。

“你半夜溜出去打架了?”三月脸都皱了起来。

“痛吗?”壮五赶紧拿来冰袋。

“请您保护好您的脸,脸是偶像的生命。”一织神色严肃。

“发生什么事了?”大和也眉头微皱。

只有环,特别淡定地一抬眼,然后又低下去咬着面包片,道:“Nagi亲。”

“What?”

“那个长度和厚度,难道iP啥d摔到脸上了?”

“……Yes。”痛的他眼泪都流出来了。

对话听上去似乎没什么问题,但仔细一想全是问题。

“环君。”

环没来由打了个寒颤,看向温柔微笑的壮五:“你睡前还会玩手机是吗?太困了手机会砸到脸上?”以至于有经验到可以用伤口判断是什么砸的。

“我…”

“Nagi——!不是跟你说了要早点睡吗!”

反应过来的三月眉毛一竖,直接跳起来拽人脸颊。

“Sorry…!”

弄清楚没啥大事,大和抓抓头发,听得对面陆对一织道:“我没被砸过欸!”

“那是当然的。您一般枕着它们睡过去。”

虽然一织没证据,但他坚信自己的推断是正确的——不然每次早起的时候,陆脸颊上哪里能留下那么明显一个直角印记。


72.

有天,三月的笔不见了。

去客厅问在场的陆和环,两人一开始都说不知道。

笔是他十八岁生日一织送给他的。三月小心翼翼地用了好几年的,早就用出了感情,更何况还是很重要的礼物。

他清楚记得自己把他放在笔袋里,现在却空无一物——纳闷归纳闷,找还是得找。

“等等三月!”他正准备出客厅,陆突然叫住他,问,“是不是蓝色的,挂着一个个白色小兔子的笔?”

“是。你看见了?”

“没有!是住在洗浴间的先生说,你的笔好像不小心掉到地上了,在桌子后面。”

“欸?这样啊!帮我谢谢他!他还说什么了?”

“说那支笔很可爱!”

两人——或许是三人——聊的欢天喜地,只剩下环一个人脸色惨白,风中凌乱。

谁会住在洗浴间啊!!!

有没有人吐槽一下陆陆看得见鬼的设定啊!

这难道是正常的吗!!!只有我觉得这不正常吗!!

Shyu

我知道了我根本就不会画画

久违地画了MEZZO’’

之前第一张画アイナナ就是恋爱碎片……感慨,四年了也没点长进

恋爱碎片真的好好好_(´ཀ`」 ∠)_

我知道了我根本就不会画画

久违地画了MEZZO’’

之前第一张画アイナナ就是恋爱碎片……感慨,四年了也没点长进

恋爱碎片真的好好好_(´ཀ`」 ∠)_

①n

【idolish7】狼与名侦探·前传(上)

♢主cp:狼一织x侦探陆

♢幼年时期13469出没

♢有点像在写剧本(❌)


预警:

这章陆还没出场,179的味有点冲


前传(上)


或许知道这起事件的只有几个人,但这确实是日后名侦探的助手——和泉一织的初次破案。同时,这起不为人知的案子,也是九条天以及诺斯美亚第二王子六弥凪一同解决的第一起案件。


那时和泉一织才七岁,和哥哥和泉三月一起到人类的城镇进行初步了解。过去的七年,他作为一只小狼人奔走在森林高山,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人类的世界。

虽然对一只狼来说不太光彩,和泉一织住在森林的时候就相当喜欢抓野兔——当然不是拿来吃的。他会耐心地找...


♢主cp:狼一织x侦探陆

♢幼年时期13469出没

♢有点像在写剧本(❌)


预警:

这章陆还没出场,179的味有点冲





前传(上)





或许知道这起事件的只有几个人,但这确实是日后名侦探的助手——和泉一织的初次破案。同时,这起不为人知的案子,也是九条天以及诺斯美亚第二王子六弥凪一同解决的第一起案件。




那时和泉一织才七岁,和哥哥和泉三月一起到人类的城镇进行初步了解。过去的七年,他作为一只小狼人奔走在森林高山,这是他第一次来到人类的世界。

虽然对一只狼来说不太光彩,和泉一织住在森林的时候就相当喜欢抓野兔——当然不是拿来吃的。他会耐心地找个离营地近的地方,挑棵顺眼的树刨个洞,把兔子和嫩草塞进去,再用木板钉住洞下面的一截,以防兔子跑掉。他不能把兔子带到族人聚集的营地,也不能把爱好透露给别人听——和泉三月叮嘱过他,先不说他作为族长的儿子,狼人饲养兔子本就是可笑至极的事。

和泉一织是个懂事聪明的孩子,十岁不到便能帮父母处理狼族与人类各国的事务。所以,自三月告诫后他便偷偷在营地外的地方养兔子。但兔子不养在身边就没办法经常见面。

长期以来,和泉一织,聪慧过人的狼族小神童,人生七年的时光里一直有个未能实现的心愿——痛快地吸兔。





而此时来到城镇的他打扮成普通的人类孩童模样,头顶住商店的橱窗看向各种夹娃娃机,始终挪不动脚。他的鸭舌帽被压折朝上,过于兴奋的身影让不少行人会心一笑。他感慨着人类世界居然拥有如此伟大的发明,连亲爱的三月哥哥离开都没发现。直到记住各种兔子玩偶的名字,想去牵哥哥的手时才发现哥哥不见了。


他一下子担心了起来,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因为和泉三月。狼族的子民都知道,和泉三月是个路痴。如果出门打猎的地点定在南地,三月能跑到北地去。到城镇的这一路,一直是和泉一织看地图指路,现在和泉三月走丢了,可不把一织吓坏了。


虽然他们也有手机(和人类进行交易时获取的道具),但还是让和泉一织担心——这是人类的领地,要是被人类认出狼人的身份就糟了。他迅速地打了电话过去,接通后还没他开口,三月便兴高采烈地介绍起一种叫蛋糕的甜点,他说这比吃过的最高级的肉还要好吃一百倍。

一织问他在哪里时他不答店名,反而如此说道:


“有着优雅精致的百合造型,绵密的白色奶油上面点缀了两颗甜甜的A级草莓,苦味70%的黑巧力插了四片,还撒了抹茶粉,如果你看到哪家店卖这种样子的蛋糕,我就在那家店里...快点过来啊一织,哥哥也买了你的份!”

爽快地说完三月挂掉了电话,留下一织崩溃地对着话筒喊哥哥。年仅七岁的一织叹了口气,掰正自己的帽子,准备靠灵敏的嗅觉在人群中找哥哥。

三月的声音非常开朗,这让一织放心不少。

他正不舍地与夹娃娃店道别,突然被人一拍肩膀。他警觉地回过头,发现是老熟人。






“Hey一织!没想到会在这里相遇,amazing!!”

这位老熟人看起来还没掌握北斗国的语言,说话还夹带着其他国家的语言。一织和眼前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打了声招呼,左瞧瞧右看看没发现保镖的身影。




“Nagi,你又离家出走了?”

“不愧是一织,马上就发现了!”

对这个老熟人,一织倒不需要用敬语说话了。诺斯美亚王国常年和狼族有业务往来,而六弥凪,作为诺斯美亚王国的二王子,打小和和泉一织认识,各种交际圈夹杂在一起,交情好到一织每年都要去诺斯美亚参加六弥凪的私人生日会。





“一织也离家出走了吗?”

“并没有。和哥哥走散了而已。”

“这样啊,你还要找三月月...我还想邀请你一起做件事的...so sad...”

年纪尚小的和泉一织并不擅长拒绝好友的邀请,特别当好友苦着脸时。

“...你先说说是什么事吧。”




六弥凪马上振作精神,把一织带到一个广场,有不少人在这里喝茶聊天。

“看到那张绿桌子了吗?我观察过了,那个粉色头发的小孩在那里坐了一小时。抱着铝制的方箱子一直盯着手机等电话,时不时看看四周,比你狩猎时还要警惕几分。”

“犯罪心理学课堂上放过相关影像,绑架案中有些绑匪会要求小孩送赎金,小孩也是这种状态...你是不是想说这个?”一织清楚六弥凪的想法,毕竟他们请的老师是同一个人,学的东西应该也是一样的。

“虽然这么说不好,但犯罪案件哪那么容易遇到,是nagi想太多了。”



遭到质疑的六弥凪刚想回怼,被和泉一织打断。

“咦?他的手机响了...”

“真的?!我们凑过去吧!”

两个小孩毫无目的的行动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顺利地来到了粉色头发男孩的身边。



粉色头发的男孩接起电话,问道:“你在哪?我在广场等了一小时了!...等等,不打算把陆还回来?!你说什么?!!喂、喂!!!”

粉色头发的男孩满脸泪水,歇斯底里地呼唤陆的名字,紧紧捏着手机不知所措。

看男孩哭得伤心,六弥凪也用眼神试探自己的意见,和泉一织深知自己被扯入了一起案件,躲不掉的。

于是他俩如英雄似的登场:


“别哭,我们来帮你!”


犹如天籁的话语从身后传来,哭泣的男孩回头,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两个男孩背着阳光站在那儿,微笑看着他。

“您哭得还挺厉害的...请平稳情绪,跟着节拍深呼吸,一,二......冷静下来了吗?那么容许我做自我介绍。我叫一织,他是nagi,我们刚刚听到了你的电话,你是不是遇到了一起绑架案?”

男孩本就是坚强不爱哭的性格,跟着和泉一织的口令平复了心情,开始思考如何应答。




“我叫七濑天,我的弟弟陆今天早上在公园被绑走了。本来按照绑匪的要求把钱带到这里就可以了,但是他打电话说他反悔了,不会把陆还回来。”

“你们没有报警吗?”六弥凪没发觉四周有警察埋伏的迹象。

“嗯,绑匪说不许报警,不然就撕票。”

“意味不明。绑匪本来是为了钱而来,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和泉一织不解,一般来说只有当绑匪感受到被发现的威胁才会取消行动。被绑架的是一个小孩,应该没有恩怨情仇一说。

和泉一织:“你家最近和别人产生过纠纷吗?或者你弟弟犯了什么错误?”

七濑天抱着铝箱坐下,说:“早上我问过父母这些问题,他们没产生纠纷的印象。至于陆,他是个像天使一样可爱的孩子,没做过坏事。”

说起弟弟,七濑天的脸上又露出骄傲的神色,但很快又失落了。

“没有线索,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陆在哪儿。”

破案最糟糕的情况除了有人二次遇害,就是没有线索。和泉一织和六弥凪也很苦恼,他们刚接手案子,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六弥凪遵照上课所学的知识,一切从现场开始的原则建议道:“你弟弟是在公园被抓走的,我们去公园看看有没有线索。”





来到公园,和泉一织把帽檐转到脑袋后面,留出更大的视野,准备好好观察现场。他们分散开询问公园的游客。虽说和早上的不是同一批人,但或许能问到什么。

“请问有没有弟弟的照片,七濑天?”

“叫我天就好。手机里有照片。”

“麻烦把照片传到我和nagi的手机,这样方便问游客,天...还是叫你七濑吧。”

“你还真是个不可爱的小孩。”

“谢谢,我也不想可爱。”




公园的搜查过程异常顺利。游客们对小孩没有太多警惕和厌恶情感,三个人顺利地收获了一堆情报。

六弥凪:“好厉害,没想到公园会是如此可怕的情报场所。”

七濑天:“啊啦,下次你可以来我家的店,经常能听到奇怪的情报。”

和泉一织好奇地瞪大眼睛:“您家是做什么的?”

七濑天:“杂技团。进行演出的时候,厕所那里经常会出现一身黑衣服的人用数字交流。大概是在对暗号吧。”

六弥凪:“你弟弟被绑架不会和他们有关吧?”

七濑天:“陆和黑衣人讲过话,他还给了我们糖果,应该没有恶意,而且他已经很久没出现了。”

和泉一织清清嗓子,试图结束无关紧要的话题。



和泉一织:“先说说我的发现。这个公园早上八点开放,门口有保安叔叔看管,所以我刚刚直接把照片拿给保安叔叔看了。他们对弟弟君有印象,说他大概是在十点的时候和粉色头发的小孩朝外面的小店跑去了。”

七濑天疑惑:“粉色头发的小孩?这一带只有我是粉色头发。那时候在玩抓迷藏,我躲在池塘边没动过,一直在公园里。”

和泉一织翻过登记的小册子回答:“因为弟弟君笑得太开心了,况且确实也有一个粉色头发的哥哥,他们也没感到奇怪。”

六弥凪:“那个粉毛的小孩不是小天?!”

七濑天:“有人扮成我把陆引出去了。”





六弥凪:“Hey接下来到我了!女士们都很热情说了好多事情,I am popular!明夏小区西栋三号房的夫妻离婚了,五号房的女士得了重病卧床不起,四楼十号房的小孩今天没有恶作剧,十五号房的...”

一织:“太多了nagi,有没有比较关键的信息。”

六弥凪:“关于小孩的信息...有个平时都来公园玩的小孩今天没来,听说是一个很爱吃布丁的孩子。”

七濑天:“确实有这么一个孩子,平时都是和妈妈妹妹一起来的。他的妈妈好像身体不太好的样子,但是很温柔。”

一织:“目前只有这个情报了。我们去见见他吧。”





三个人四处问人找到了布丁男孩家。站在门外三人都在打量。

家门外的地板打扫得很干净,信箱里也没有积攒很多的报纸信件。但是门和窗户都只清理了一半,下面部分没有灰尘,上面一截灰扑扑的。大概是小孩擦的,身高不够擦不到上面。和泉一织判断布丁男孩的母亲真的生了重病,没有能力打理家事才交给了孩子。七濑天跑到猫眼看不到地方,在那里暗中观察。

“那,我敲门了。”

和泉一织鼓足勇气敲了三下门。然而过了一分钟没人开门,里面也没有动静。正当他们感到奇怪时,一旁的邻居出门看到他们,惊讶地说道:

“你们是小环的朋友吗?小环不在家。昨晚他妈妈病情发作被送到医院去了,现在应该还在那儿。”

三人面面相觑,布丁男孩没来公园的原因找到了,他和这起案子毫无关系。七濑陆绑架案的线索再一次落空。




三人并排坐在环的家门前,再一次进行讨论会议。

和泉一织:“接下来该做什么?有别的计划吗?”

六弥凪:“Oh,案件相关的情报还是太少了...”

七濑天:“我们重新回到现场吧。这个公园常来的客人都是附近的居民,况且知道我和陆关系并且能找准时机拐走陆的,应该也是公园的常客。”




看着渐渐西斜的太阳,和泉一织拿起手机。

和泉一织:“感觉今晚才能找到弟弟君。我先打电话给哥哥。”

六弥凪:“Oh!完全忘了三月还在等你!”

和泉一织:“要不还是先去找哥哥,让人放心不下...唉,那一段奇怪的描述到底要怎么找到店啊...优雅的百合造型,绵密的白色奶油上面点缀了两颗甜甜的A级草莓,苦味70%的黑巧力插了四片,撒了抹茶粉...”

七濑天:“啊,是70%milk蛋糕店的新品青百合蛋糕。”

和泉一织:“欸?!”

六弥凪:“欸?!”






和泉一织拨打电话和三月交谈着,这时一个穿着猫耳卫衣的男孩叫住了他们:“你们为什么坐在我家前面啊?”和泉一织吓得一个激灵,把电话挂掉了。

果然有人在背后突然说话好吓人。

六弥凪:“Hello!”

七濑天:“你好,环,听说你妈妈住院了,没事吧。”

四叶环:“你认识我吗?我妈妈已经好很多了,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六弥凪:“太好了!”

七濑天:“这是今天第一个好消息。”

意识到这是群关心自己的小伙伴,四叶环挠头笑了笑。

“我啊,回来拿换洗的衣服过去。是不是超能干?”

七濑天:“环真是好孩子,很厉害哦。”




四叶环又嘿嘿笑了几声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色一下子变得没那么欢喜。

“不过啊,楼上的阿姨病情更糟糕了。凑凑去世后阿姨的身体就一天天变得更糟糕。”

和泉一织:“凑凑?”

六弥凪:“五号房的lady?”

四叶环:“嗯对,阿姨住在楼上的五号房,凑凑是阿姨的儿子。妈妈说阿姨是心病,但阿姨的弟弟不这么想,一直攒钱给阿姨治病。那个叔叔看起来可凶了,十号房的小翔也很怕他,在他面前都不敢说话。”

七濑天:“谢谢你环,告诉我们这么多事情。”




告别四叶环,三人打算去五号房看看。不管是不是这户人家,目前也只有这么一个线索。

在电梯中,和泉一织的手一直按着帽子。他太激动了,耳朵止不住往上翘,把帽子顶起来。仔细看会发现帽子并没有戴在头上,而是悬空的。

六弥凪凑到他的身边轻声说:“不用怕,来之前老师教了我防身的招式,一定会保护你的!”

和泉一织:“谢、谢谢。”

从小和泉一织便秉承着做到最好的理念,很少求助于人。除了三月,便没有人会直白地说‘我保护你’。虽然人前一副严谨完美无可挑剔的面容,和泉一织不过还是个不擅长接受别人好意的七岁小鬼。因为戴着帽子,六弥凪没能看到狼耳发红的稀有和泉一织,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七濑天靠在电梯的一侧,冷眼看着和泉一织的帽子,很快又移开了视线。

三人出了电梯,发现这并不是五号房所在的三楼,而是四楼。或许是按错了,正打算返回电梯,却发现电梯已经降到一楼。接着听到楼梯处响起嘈杂的脚步声。

先露面的是四叶环。他喘着粗气用最快的速度跑上来,大喊:“五号房,别去!他在下面找你们,快躲起来!”

三人将视线投向四楼的三间房子,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被七濑天拉进了十号房。平复着疯狂跳动的心脏,外面的脚步声从房门跑过又远去,他们暂时放下心。





七濑天:“果然,你帽子下有不得了的东西。”

跌入十号房的时候过于匆忙,和泉一织的帽子直接飞了出去,毛茸茸的耳朵暴露在空气中,抖了两下。

比起绑架案,种族危机更加严重。本来把对七濑天的警惕丢到九霄云外的和泉一织,顿时涌上懊悔之意,对着七濑天亮出了他的爪牙。

和泉一织:“我不应该对人类放松警惕。”

七濑天没有露出丝毫畏惧的神色,他握住和泉一织的双手,将一织封闭得严严实实的防备打开,用手捧住一织的脸轻捏两下,又摸上了一织的耳朵。两人站得很近,呼吸喷在对方的脸上。七濑天的眼神变得越发柔和,末了摸摸和泉一织被帽子压乱的头发。

七濑天:“耳朵很可爱。”

和泉一织一下子从生气转为羞愤,捂着耳朵后退几步,泪眼汪汪怒视着七濑天:“您、您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知羞耻!!!狼的耳朵只有家人和恋人才能碰,您太过分了!”

七濑天憋着笑向和泉一织道歉。

六弥凪把帽子捡过来给一织戴上,温和地安慰他:“天是不会伤害一织的,right?”

七濑天:“Yes.”





TBC



——————————————————————————

三月的那段话,梗来自月刊少女野崎君。


前传还有一章(或者两章)写完。

有兴趣看的朋友可以看看前一章的序章,大概介绍了一下世界观。

下一章17会面真的很甜(真的!)

(去肝游戏了)


雪姬
恭喜Idolish7 SECO...

恭喜Idolish7 SECOND BEAT 開播!(/≧▽≦)/


各別角色的圖 → Idolish7 Trigger Re:vale 

恭喜Idolish7 SECOND BEAT 開播!(/≧▽≦)/


各別角色的圖 → Idolish7 Trigger Re:vale 

玖远九元

是迟到的咩走贺图,顺便祝贺爱娜娜动画第二季的开播🎉,op里的新的衣服都太好康了!

是迟到的咩走贺图,顺便祝贺爱娜娜动画第二季的开播🎉,op里的新的衣服都太好康了!

☆星星点灯★

前两天祝贺第二季开播的咩走!!!

前两天祝贺第二季开播的咩走!!!

柞已

17交往设定,虽然只有DK出现但是是17,建议先看前一篇

好像还有诶,弄个合集玩儿

17交往设定,虽然只有DK出现但是是17,建议先看前一篇

好像还有诶,弄个合集玩儿

RHiNe.

【电视剧放送】

~眠れぬ星·不眠星垂~第十话(完结)

❗因老福特视频时长受限,完整版请移步下方传送门❗


━═━═━◥🌟◤━═━═━


  『不眠星垂』到今天第十话就正式完结了!真的非常感谢这一个月来各位创作者的努力,大家都辛苦了!

  这个故事的基底最早是绾绾先想出来的,原本是想弄对立阵营相爱相杀的狗血爱情。回想当时文手组连续几天连麦讨论情节定大纲,只用了一周就把剧本写了出来,集体修改时就算被删掉重写也没有怨言;画手组也因为遭受了波折,真的是在很极限的时间里及时交了稿子,包括露子和面面都是后面紧急被找来帮忙的(这里超感谢帮我操心找来人的兔兔);还有负责...

【电视剧放送】

~眠れぬ星·不眠星垂~第十话(完结)

❗因老福特视频时长受限,完整版请移步下方传送门❗


━═━═━◥🌟◤━═━═━


  『不眠星垂』到今天第十话就正式完结了!真的非常感谢这一个月来各位创作者的努力,大家都辛苦了!

  这个故事的基底最早是绾绾先想出来的,原本是想弄对立阵营相爱相杀的狗血爱情。回想当时文手组连续几天连麦讨论情节定大纲,只用了一周就把剧本写了出来,集体修改时就算被删掉重写也没有怨言;画手组也因为遭受了波折,真的是在很极限的时间里及时交了稿子,包括露子和面面都是后面紧急被找来帮忙的(这里超感谢帮我操心找来人的兔兔);还有负责logo的阿彦在社畜忙得要死的情况下还一口气交了两个绝美的logo版本给我,甚至额外帮我找各种素材还做了主教的剪影。各位参与者每一个人都付出了很多,我其实反而真的没有做什么事,就连制作视频时都要有人挂在麦里陪我一起做东西选音乐,再加上我有压力的时候脾气就会变得很讨厌,真的超级感谢每一个人对我的帮助和包容(●´∇`●)正是因为有你们的靠谱,这个企划才能成功做出来!

  这次中间虽然也出了不少变故,整个作品其实并不圆满,但它现在实实在在的完成了,我真的非常开心!!!祝环环TMK强化月天天快乐!祝环壮女孩月月有粮嗑!祝二期TV一切顺利!谢谢各位观众的收看!!!!


2020.04.06

RHiNe


.·° ☆·°.·° ☆·°.·° ☆·°✨


✨食用说明

1.本作CP向仅为四叶环x逢坂壮五only

2.人物属于《IDOLiSH7》,本作仅为同人创作视频对话小说

3.本作包含但不限于大量原创角色、大量捏造、大量ooc、大量个人角色解读,本质仅为狗血爱情故事,博君一笑,请勿深究

4.本作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STAFF

剧本:@绾。 @RHiNe. @疑似咖喱 @天正微曦 @咖啡豆奶☕ 

立绘:@冨岡ヤヤト @蓝色咸鱼b 

CG:@茶水間 @糖渍四兔 @露子露露露露露 

LOGO:@阿彦彦彦彦彦


✨相关传送门

B站:全十话 

微博:第十话 

PV:点我 





月見カナデ
干啥啥不行 迟到第一名(。

干啥啥不行

迟到第一名(。

干啥啥不行

迟到第一名(。

一条土拨鱼
猫猫帽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可...

猫猫帽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可爱飞了

猫猫帽子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可爱飞了

源希希是鸽子吗

【54】徘徊于灯光深处 陆

(竟然这就六了……感觉我还啥都没写啊Σ(|||▽||| )

•ooc肯定有 bug也肯定有

•cp向54 可能含有微45


⌒⌒  ⌒⌒  ⌒⌒  ⌒⌒  ⌒⌒


今天就是环的off日了。

逢坂壮五不自觉地用笔尖敲着桌子,思考到时候该如何措辞。


叮铃——

无风的午后,连阳光也氤氲着咖啡豆的香气。清脆的风铃声恰时响起,温柔地打断低吟的唱曲。

“……喔,你来啦?”抱着吉他的少年小怔了一下,旋即又笑起来,嘴角眼角都漾起一层涟漪。“老板,一份咖啡布丁~”

“好的好的。...

(竟然这就六了……感觉我还啥都没写啊Σ(|||▽||| )

•ooc肯定有 bug也肯定有

•cp向54 可能含有微45


⌒⌒  ⌒⌒  ⌒⌒  ⌒⌒  ⌒⌒


今天就是环的off日了。

逢坂壮五不自觉地用笔尖敲着桌子,思考到时候该如何措辞。


叮铃——

无风的午后,连阳光也氤氲着咖啡豆的香气。清脆的风铃声恰时响起,温柔地打断低吟的唱曲。

“……喔,你来啦?”抱着吉他的少年小怔了一下,旋即又笑起来,嘴角眼角都漾起一层涟漪。“老板,一份咖啡布丁~”

“好的好的。”看起来他和店长已经混得相当熟了。店长先生走过时,还特地俯下身来,半开玩笑地问:“你男朋友?”

“——!当然不是!!”

逢坂壮五当即就差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脸上又浮起一层微红,手指不自然地敲打着节拍。

“开个玩笑。我认识他的。”店长摆出一副了事拂衣去的样子,转身进了后厨。

“……啊,不嫌弃的话,就坐我对面吧?”

“噢~嘶。”

几乎是同时,两人都发出了一声轻笑。


“这里的咖啡布丁,甜味还挺重的。我想环君应该会喜欢吧,比较甜的东西。”

逢坂壮五说着,把写了一半的琴谱收到琴盒里。

“不是说……?”

四叶环拉开椅子坐到逢坂壮五旁边,有点疑惑他到底在想什么。

“哪有这么快的,”拉上了琴盒的拉链,眉眼微垂,“主要呢,就是想约环君出来,休息放松一下。”

“……”

“别总闷着啦。唔,给你的。”

逢坂壮五接过店长先生端着的盘子,推到四叶环面前。

“嗯……”

“怎么样?味道?”

“唔……好吃!”

甜腻厚重的味道在舌尖漾开,令人惊喜——但也许,只对他来说。

而逢坂壮五面对四叶环而坐,用手背撑着下巴,眉眼嘴角都弯成弧线,好像很开心。他只等了一会,就开始喝自己的那杯了。

淡淡的咖啡味道萦绕还在唇齿间。阳光斜着落进来,只照亮世界的一半。


“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啊。”

四叶环稍微放低了上身,将下巴放在靠着桌沿的小臂上,仰面向上观察逢坂壮五在阳光下被染成金色的头发丝。

“嗯……?”

看来似乎有点惊讶他怎么会这么说。或者说逢坂壮五从来没有想过还会有人这么说。他也伏了下来,保持二人间视线的平行:

“你也是喔。”

“嘻。”


直到四五点左右,天开始变暗,二人才一起慢慢走回去。

一个背着他的琴,另一个抱着后脑勺遛达在一边。

最后壮五还是给环听了一小段他的歌,节奏很明快。不过当环指出这一点时,壮五却说这还不是最终版。他打算把这首歌写的更轻缓一些。

“就像……冬天的满月那样吧。”他又笑了。


这天之后他们都回归了平淡的生活,如果说唯一有不同的地方就是交往更密切了。

壮五开始尝试按照环的偏好和口味做点小菜,偶尔承包他的午饭——并且在这途中终于找到了控制食物辣度的方法——小理对此也挺开心,毕竟她也是很担心他哥的。虽然她最近好像一天比一天回来得晚了。

环则成了壮五的第一试听者。用逢坂壮五的话来说,可能就是:这首原本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独奏,快要变成他们两个人的合奏了。不过在这一点上,环坚持要壮五保留他自己的曲调。

另外,店长先生同意让壮五来店里帮忙,“就当打工吧。”虽然一开始不太愿意给店长先生添麻烦,不过几个月后,他也安下心来“打工”了——毕竟要生活的嘛。

一切看上去都稳定而温和地进行,直到那年的初雪降临。


⌒⌒  ⌒⌒  ⌒⌒  ⌒⌒  ⌒⌒

thanks for reading.


咖啡布丁是sogo拜托店长特别做的啦 所以口味偏甜和实际有偏差(也可以说基本没有咖啡(x)

这都第六章了还几乎没一点发展(我骂我自己)虽然很生硬但是他们俩再不在一起我就要疯了(我骂我自己*2)

冷
迟了好久了(捂脸) 第一次试这...

迟了好久了(捂脸)

第一次试这种画风(莫名画着画着就成这样了)

(感觉有点水)

和我想的不太一样(捂脸)

溜了溜了,还有好多没画

迟了好久了(捂脸)

第一次试这种画风(莫名画着画着就成这样了)

(感觉有点水)

和我想的不太一样(捂脸)

溜了溜了,还有好多没画

-沸废泉-

今晚咩走女孩都磕到了,是真的

新衣服也太好看了吧

今晚咩走女孩都磕到了,是真的

新衣服也太好看了吧

璃夜_十佳鸽手top1
恭喜爱娜娜动画第二期开播🎉?...

恭喜爱娜娜动画第二期开播🎉🎉🎉

那么这一季可以听到L&G吗!

待机的时候摸了张咩走的开车图,发出来凑个热闹

恭喜爱娜娜动画第二期开播🎉🎉🎉

那么这一季可以听到L&G吗!

待机的时候摸了张咩走的开车图,发出来凑个热闹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