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四大美人

3254浏览    49参与
辞雁栖栖栖.
晚自习画了个玉环姐姐,原来我根...

晚自习画了个玉环姐姐,原来我根本记不清头饰之类的(……………………)

晚自习画了个玉环姐姐,原来我根本记不清头饰之类的(……………………)

花千銮

“——云想衣裳花想容。”


啊哈!我终于可以附字!刚刚卡了半天!

拖好久才拍的玉环姐姐呜呜呜呜呜,其实是四大美人团,等照片修好再另外放!

“——云想衣裳花想容。”


啊哈!我终于可以附字!刚刚卡了半天!

拖好久才拍的玉环姐姐呜呜呜呜呜,其实是四大美人团,等照片修好再另外放!

淳阳
画了西施妹妹新皮肤!这几天摸这...

画了西施妹妹新皮肤!这几天摸这张画真的很开心,但昨天半夜看到西施被改气得我肺都炸了,就尼玛难受,为了卖皮肤吃相真的不要太难看

画了西施妹妹新皮肤!这几天摸这张画真的很开心,但昨天半夜看到西施被改气得我肺都炸了,就尼玛难受,为了卖皮肤吃相真的不要太难看

不要男妈妈

漂亮姐姐们

其实是想搞现代pa!

貂蝉:舞蹈老师,野得很,夜店女王(害)

杨玉环:花店老板,是最年轻的却看起来最成熟,实际上也是(我老婆)

西施:明明年纪最大,却常被认为是高中生,后来干脆去当了制服模特,沙雕少女

王昭君:都市白领,虽然看起来是高岭之花,实际上也是(×)

漂亮姐姐们

其实是想搞现代pa!

貂蝉:舞蹈老师,野得很,夜店女王(害)

杨玉环:花店老板,是最年轻的却看起来最成熟,实际上也是(我老婆)

西施:明明年纪最大,却常被认为是高中生,后来干脆去当了制服模特,沙雕少女

王昭君:都市白领,虽然看起来是高岭之花,实际上也是(×)

D712

西施🐟皮肤赶快的 我好了嗷:D

西施🐟皮肤赶快的 我好了嗷:D

不要男妈妈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四美头像 ,,,的草稿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四美头像 ,,,的草稿

花伊 蝶茜

画一只杨玉环,环环太好看了啪

画一只杨玉环,环环太好看了啪

柠檬

极速搞了美女!

施妹太强了我感觉我就是国服西施🤩

最满意的还是王昭君,蝉妹和贵妃怪怪的..?大概是没勾线的问题下回得勾线🥳

极速搞了美女!

施妹太强了我感觉我就是国服西施🤩

最满意的还是王昭君,蝉妹和贵妃怪怪的..?大概是没勾线的问题下回得勾线🥳

mzhao木兆

可可爱爱的宝贝们(•ؔʶ̷ ˡ̲̮ ؔʶ̷)✧
等四个大美女的新衣服~
大头是空间的一位劳斯分享的~

可可爱爱的宝贝们(•ؔʶ̷ ˡ̲̮ ؔʶ̷)✧
等四个大美女的新衣服~
大头是空间的一位劳斯分享的~

DCT叶子

沉鱼落雁 闭月羞花

西施:“最有价值之物,给最珍贵之人”

王昭君:“白梅落下之日,归去故里之时”

貂蝉:“吟诵十四行诗,作为仲夏之梦的开场”

杨玉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新的一年新的旅程,祝召唤师们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今天也要开心的度过呀~


西施:猫蒂

王昭君:叶子(原po)

貂蝉:龍玥

杨玉环:烟水水

摄影:流年

后勤:冉冉,夜璟

后期:无欢

排版:骨符

沉鱼落雁 闭月羞花

西施:“最有价值之物,给最珍贵之人”

王昭君:“白梅落下之日,归去故里之时”

貂蝉:“吟诵十四行诗,作为仲夏之梦的开场”

杨玉环:“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新的一年新的旅程,祝召唤师们身体健康心想事成,今天也要开心的度过呀~


西施:猫蒂

王昭君:叶子(原po)

貂蝉:龍玥

杨玉环:烟水水

摄影:流年

后勤:冉冉,夜璟

后期:无欢

排版:骨符

楚非
一天,曜把西施的发箍戴在头上,...

一天,曜把西施的发箍戴在头上,一把抱住西施。

西施:“你在干什么,看起来好傻”

曜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说:“我在爱你的全部”

一天,曜把西施的发箍戴在头上,一把抱住西施。

西施:“你在干什么,看起来好傻”

曜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说:“我在爱你的全部”

楚非
我叫西施,至于本名嘛,已经很久...

我叫西施,至于本名嘛,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

我叫西施,至于本名嘛,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

长安水冽

玉环

这盛世,他们以我为荣,而乱世,他们却以我为耻。真可笑啊,曾经他们匍匐在我的脚下高呼一声“娘娘万岁”,而如今却叫我交出性命。

这群无知的人啊,怎么会知道我这看似富贵荣华的一生,又有多么匆匆无奈?

寄人篱下,指婚出嫁,道观清修,在人群的窃窃私议中风风火火地再嫁给当今的圣上,我本该叫父皇的人。

说什么比翼鸟连理枝,到头来为了自保,他终究要我死。

罢、罢、罢,你们要玉环的命,便拿去吧。

霓裳羽衣,原来是一曲丧歌。

玉环错何在呢?错在不该爱歌舞,爱音律,错在,不是男儿身啊。

这盛世,他们以我为荣,而乱世,他们却以我为耻。真可笑啊,曾经他们匍匐在我的脚下高呼一声“娘娘万岁”,而如今却叫我交出性命。

这群无知的人啊,怎么会知道我这看似富贵荣华的一生,又有多么匆匆无奈?

寄人篱下,指婚出嫁,道观清修,在人群的窃窃私议中风风火火地再嫁给当今的圣上,我本该叫父皇的人。

说什么比翼鸟连理枝,到头来为了自保,他终究要我死。

罢、罢、罢,你们要玉环的命,便拿去吧。

霓裳羽衣,原来是一曲丧歌。

玉环错何在呢?错在不该爱歌舞,爱音律,错在,不是男儿身啊。

长安水冽

昭君

红纱幔飞扬,轿子上的银铃叮当作响,旭日初升,光辉洒在宫墙和瓦片上,如同泼了一坛金丝。神兽的铜像在飞起的檐角上静默,冷眼旁观这场十里红妆。

她回过头,只看见旗帜漫漫,天空一碧如洗,晨钟敲下离乡曲。

想起那夏日里清秀的莲花,犹记摇橹烟雨中,莲子净如玉。那春日飞回的紫燕,怎知却是最后一面,一梦醒来,鼻尖还残存着桂花的香气。棋子摆在棋盘上,初雨熹微,姆妈的米糕和藕汤,那滋味已经刻在心上。

日光落在她蓄着泪水的眸子里,点出透明的琉璃色,哭红的眼角溢出决绝,哭声如鲠在喉,心痛如绞,连呼吸也不敢用力,仿佛心脏被谁捏得死紧。

家国啊。

红纱幔飞扬,轿子上的银铃叮当作响,旭日初升,光辉洒在宫墙和瓦片上,如同泼了一坛金丝。神兽的铜像在飞起的檐角上静默,冷眼旁观这场十里红妆。

她回过头,只看见旗帜漫漫,天空一碧如洗,晨钟敲下离乡曲。

想起那夏日里清秀的莲花,犹记摇橹烟雨中,莲子净如玉。那春日飞回的紫燕,怎知却是最后一面,一梦醒来,鼻尖还残存着桂花的香气。棋子摆在棋盘上,初雨熹微,姆妈的米糕和藕汤,那滋味已经刻在心上。

日光落在她蓄着泪水的眸子里,点出透明的琉璃色,哭红的眼角溢出决绝,哭声如鲠在喉,心痛如绞,连呼吸也不敢用力,仿佛心脏被谁捏得死紧。

家国啊。

果冻咚咚咚咚冻
婵姐婵姐!拿到婵姐签名照一张!

婵姐婵姐!拿到婵姐签名照一张!

婵姐婵姐!拿到婵姐签名照一张!

雩去

《母仪天下》王昭君

汉家秦地月,流影照明妃。

一上玉关道,天涯去不归。

汉月还从东海出,明妃西嫁无来日。

燕支长寒雪作花,蛾眉憔悴没胡沙。

生乏黄金枉图画,死留青冢使人嗟。

《母仪天下》王昭君

汉家秦地月,流影照明妃。

一上玉关道,天涯去不归。

汉月还从东海出,明妃西嫁无来日。

燕支长寒雪作花,蛾眉憔悴没胡沙。

生乏黄金枉图画,死留青冢使人嗟。

流玉描雾浅

【群像】千灯之会 08

-查看合集阅读完整版


-活动作品求点赞推荐评论三连


-OOC预警


-(07)


轻飘的天灯如逆行的光点在夜幕中缓行,亭台置于高楼之上,瞧见的是另一番别致风情。织锦簇红的牡丹大片地盛开在绒绒织毯上,岭南茉莉枝造的圆几,清明新炒的龙井,娇艳欲滴的金茶花,却比不得那斜依、端坐、半卧着的天香美人。


人潮声涌阻断在高楼之下,貂蝉玉手扶栏俯望,见着的是红尘滚滚灯影缭乱,她侧首回眸,在座四人皆是此世绝美尤物,恍然这黄金阁成了天上人间肖想的温柔乡,两相对照下,却像是红尘将美人困入囹圄,只待红颜消瘦日渐蹉跎。


奈何世人总不得见红颜衰,前路...

-查看合集阅读完整版


-活动作品求点赞推荐评论三连


-OOC预警


-(07)






轻飘的天灯如逆行的光点在夜幕中缓行,亭台置于高楼之上,瞧见的是另一番别致风情。织锦簇红的牡丹大片地盛开在绒绒织毯上,岭南茉莉枝造的圆几,清明新炒的龙井,娇艳欲滴的金茶花,却比不得那斜依、端坐、半卧着的天香美人。

 

人潮声涌阻断在高楼之下,貂蝉玉手扶栏俯望,见着的是红尘滚滚灯影缭乱,她侧首回眸,在座四人皆是此世绝美尤物,恍然这黄金阁成了天上人间肖想的温柔乡,两相对照下,却像是红尘将美人困入囹圄,只待红颜消瘦日渐蹉跎。

 

奈何世人总不得见红颜衰,前路茫茫犹未可知。

 

世间称赞她们为四大美人,却不知晓她们之间竟是相熟知己,谁也不知道她们是如何联系在的一起,亦或者是为着莫须有的称号而结交。

 

连她们自己也模糊不清了,正谈论这话题时,杨玉环也只是撩拨了一把琴弦叹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罢了。”

 

四女之中唯西施最为年少,性子开朗,常有俏皮话说,此时也是她挑起了话头:“千灯会外头热闹,我走了好大一圈也没走得尽,如今看天灯飞起,虽还想去寻找些有用的小玩意儿,但有心无力了。”

 

“你这小丫头莫不是又想哄着姐姐们带你出门,你买我们付账,嗯?”貂蝉原就半卧高栏,伸出食指点了点西施的额头,红粉霓裳带起响铃阵阵道:“哪回忘了你的份了?玉环送你的胭脂水粉,昭君送你的琉璃晶簪,就是妾身平日送的衣裳这会儿不是已经在你身上了吗?小讨债鬼。”

 

“那有,怎么能说人家是讨债鬼呢?貂蝉姐姐总把人往坏里想。”隐秘的小心思被戳破,西施满不在乎的摇晃着脑袋,白绸灵动地在她指尖穿梭,无趣地开始翻起花绳。

 

“年纪小惯爱贪玩的。”王昭君接着话茬轻笑,她从燕然借了东吴法阵之力前来长安,好几日都提不起劲,此时才有些笑。她难得从那冰天雪地里走到热气蒸腾的地方,换了一身新制的霜雪纱,泠泠清清地半倚抿酒。

 

“那不是想凑热闹嘛,姐姐们在这赏灯自然是好的,就是太无味了些。”花绳灵动的在她指尖穿梭,远看着像是在搅和一团绵云。

 

“既嫌这儿无趣,怎地不去寻你那些同窗?我可听了,稷下星之队未来可期?”杨玉环拨弄琴弦,有意无意地提起,新绘的额间纹与那满城悬的灯纹有些异曲同工之处,却压不住她眉眼艳色。

 

像是听着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西施猛地跃起上挑的杏儿眼明晃晃地慌忙道:“谁要去找他……咳,他们也没什么意思。”

 

貂蝉被她唬得一挑眉,末了又笑起来:“要找谁去?找那个要与李白抢天下第一剑客的少年……叫什么来着?”

 

“曜,似乎是什么星光荡开宇宙……”王昭君也露了笑意,朝貂蝉递了盛酒杯,二人相视间都有些玩笑意思。

 

“本人闪耀其中……呸,那个自恋的混蛋。”西施呐呐地接上后半句,忽的才发觉自己被戏弄了,皱着鼻子不开心地将花绳一甩又成了那灵动的纱巾,愤愤道:“姐姐们又欺负我。”

 

“怎地就成欺负你了?”杨玉环轻笑,不知从哪儿取出几只天灯道:“知晓你爱玩,喏,拿去罢。”

 

“咦!是天灯,真好!”小孩儿心思最是好懂,西施也就轻轻揭过了,自动自发地从角落里头取了笔墨铺展在圆桌上道:“姐姐们也来,我从前便听人说了,在天灯上写词便会让神明看见。”

 

“神明……?”调琴的手腕一松,杨玉环低头凝视自己手掌肌理,若是有神明为何会存在她这人造之物。

 

倒是王昭君施施然站起,先取了笔道:“心有所念,必有所得,万事都求靠神明也是烦累。”

 

貂蝉也笑,若有神明,那她常常对月祈祷为何还是无他踪迹?将忽而涌上心头的苦涩尽数与酒咽下。从那围栏翻身越下,一气呵成下竟比思索中的王昭君快上几分,那墨色未干里写着一句:花常开,月再圆。

 

“咦?”西施瞧了瞧,像是句吉祥话,又不知那儿有些辛酸味。反而得了貂蝉戳了戳细嫩的脸颊。

 

那边王昭君簪花小楷娟秀,一字一顿,神情从容,西施凑近了看,随着她写也边念着:“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她愈发有些难懂了,在稷下庄周老师可不教这些诗词歌句的,西施道:“这是什么意思?”

 

杨玉环倒是笑了,归置琴位,披拂在臂弯里闪着流光却不阻她运笔流畅写下:平安喜乐,海晏河清。

 

杨玉环边写着边道:“莫理她两个,迟早要向她们讨个糖。”

 

“讨糖?”西施对这个解释愈加迷惑了,只得了貂蝉一句:“好生写你自己的去。”

 

火折子点了灯芯,明亮的火焰在跳动,四人支起架子,西施又小心捻笔在她已经立起天灯上小心翼翼地多加了稷下二字,旁是她写的小字:希望能找到更多的宝藏,所有人都要幸福呀。

 

勾着的手指一脱,高空里的风就拥着四盏灯汇入那漫无目的的灯海中,像是放掉了什么,无端令人生出寂寞。

 

“铮——”

 

杨玉环架琴拨弦,只一个眼神流转就带起雍容华贵,她轻声曼语:“且歌且舞,不叫红尘看低我们天上仙去。”

 

这话说的调侃,却得了王昭君一声清脆笛音回应,半倚美人酒气氤氲染红眼角,发髻斜插的一支玉梅步摇,格外招眼。

 

“想要欣赏妾身的舞姿吗?”貂蝉仰头将杯中酒饮尽,袖手一抛,那价值千金的玉杯便随意滚在地上,她翻身踩踏在圆桌之上,舞步旋转间裙摆摇曳。

 

西施被这突如其来的展开弄得呆愣,只见一场声色盛宴就在自己面前徐徐展开,不甘落于人后,从小玩意儿堆里摸出一只小鼓,随鼓声而唱。

 

孤寂亭台四面天幕围拢,群群天灯便是这盛景观客,瞧着天下春色拢在这悬空楼阁。琶音流转,笛声清冽,鼓谣同铃声混在一处,遗声莫约也能随着这天灯一道觐见神灵。




-TBC


(09)  


↑点击链接转跳下一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