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四月一日灵异事件簿

18357浏览    307参与
墨缄
b站绘画过程~ 昨天是四月一日...

b站绘画过程~ 

昨天是四月一日君寻的生日,画了一张君寻君,新手上路,请多多指教

(๑╹◡╹)ノ"""

b站绘画过程~ 

昨天是四月一日君寻的生日,画了一张君寻君,新手上路,请多多指教

(๑╹◡╹)ノ"""

秃头老头王艳芬
迟到了迟到了迟到了 但是四月一...

迟到了迟到了迟到了

但是四月一日一定会骂我一顿,然后再温柔的原谅我吧

生日快乐

迟到了迟到了迟到了

但是四月一日一定会骂我一顿,然后再温柔的原谅我吧

生日快乐

木同

四月一日

   她走后,他便变成她的模样。


  四月一日。


  君寻。


  你嘴中苦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久久没有落下来。


四月一日,你好。


四月一日,再见。


 你看着他从从前的大男孩,温柔又羞怯,变成了如今的“代理店主。”


 是的,“代理”,他心中永远留着侑子小姐的位置。


 侑子小姐喜欢抽烟,缭缭云雾遮住她的寂寞,四月一日便每天叼着一个烟斗,慵懒修长的身影躺在原本侑子小姐在的地方,好似这样便能看见侑子小姐的笑颜。...


   她走后,他便变成她的模样。


  四月一日。


  君寻。


  你嘴中苦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久久没有落下来。


四月一日,你好。


四月一日,再见。


 你看着他从从前的大男孩,温柔又羞怯,变成了如今的“代理店主。”


 是的,“代理”,他心中永远留着侑子小姐的位置。


 侑子小姐喜欢抽烟,缭缭云雾遮住她的寂寞,四月一日便每天叼着一个烟斗,慵懒修长的身影躺在原本侑子小姐在的地方,好似这样便能看见侑子小姐的笑颜。

 

 侑子小姐喜欢他的美食,自从侑子小姐走后他便再也不碰,因为世上已无他爱的人。

 

 那你呢。


 只不过过客而已。


 你看着他每晚梦魇却没法上前安慰。


 你看着他为了学习侑子小姐抽烟被呛的无所适从时,只能默默递上一个手帕。


 你看着他变成了她。


 什么也做不到。


 被时间停留的他依旧俊美。


 你只不过是个凡人,只是有些奇遇,才撑到了现在。

 

 你不喜甜食。


 却认命地为了他整天泡在甜味中。


 他喜啊。


 若他欢喜,倾倒时间又如何。


 可是,你已经没有办法陪他了。


 他不愿。


 他不愿你陪。


 他只愿守着一个空荡荡的店铺。


 是你自作多情。


 是你不甘,不愿。


 对不起,四月一日。


 愿世间配得上你的温柔。


 愿你……所…爱之人早日归来。


 “四月一日君,她已经走了。”


 四月一日身形微不可见地顿了一下,又再次恢复了笑靥。

  

 “走了,便好。”





 

 





vinegar_blue

【百四】【四月一日生贺】花信——致一百年以后的你【完结】

四月一日宝贝生日快乐❤️

下篇。(上是静的生贺)


他听见清问,“你后悔吗?”

好像是觉得不大严谨,清又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也还是这个样子。时间对我来说是过一天少一天,不知道对你来说是什么。一百多年,你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等了这么久了?”

一朵花轻盈地坠在清的肩头,四月一日用指尖拂去。花落了,委地时尚留余温。这里的尘埃、空气、花香,他熟悉如同自己本身。侑子小姐不会回来,百目鬼和小葵也早已途径往世。

清把两个人的酒杯倒满,“我小的时候翻家谱,爷爷就给我讲祖宗的故事。我去了学校才知道,这世上大多数人根本不信鬼神。”

“后来的好多年,我都觉得自己并非...

四月一日宝贝生日快乐❤️

下篇。(上是静的生贺)


他听见清问,“你后悔吗?”

好像是觉得不大严谨,清又说,“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就是这个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也还是这个样子。时间对我来说是过一天少一天,不知道对你来说是什么。一百多年,你有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等了这么久了?”

一朵花轻盈地坠在清的肩头,四月一日用指尖拂去。花落了,委地时尚留余温。这里的尘埃、空气、花香,他熟悉如同自己本身。侑子小姐不会回来,百目鬼和小葵也早已途径往世。

清把两个人的酒杯倒满,“我小的时候翻家谱,爷爷就给我讲祖宗的故事。我去了学校才知道,这世上大多数人根本不信鬼神。”

“后来的好多年,我都觉得自己并非真心热爱民俗学,只是因为生在百目鬼家。”

“因为是百目鬼家,因为我是百目鬼清。”他低声说,“我的曾祖父,是百目鬼静。”

四月一日看着他,伸出手来指了指自己眉心的位置,清觉得他看他的眼神像在看一棵树,或者其他什么——总之不是个看人的神情。其实也不是,他看谁都是这样,毕竟活得久,又出不去,满屋满院的花草是唯一的陪衬。

“这里,特别不像呢。”

“你曾爷爷就很少皱眉,一副天下第一的拽样,偏偏大家都说他沉稳。”四月一日有些不屑地说,转过头来,眼睛里琥珀与海水缠绵,又静若处子。

“民俗学啊,”四月一日抬头,袖子遮住上半边脸颊,好像光线里面有刺,会破坏掉那湾金色的湖海,“清比他厉害多了。那家伙,夸口自己理科厉害,还不是没去当医生。”

清移开目光,何必再问,他知道就是再有下一个一百年,这个男人也依旧会等下去。不是他,世上便也不会有一个叫百目鬼清的人。他是被一个必然带到了人世。

“可是他为什么不说?”清的语气里有一种萧瑟。

四月一日吃惊地看着他。

“他为什么……”他的愤懑就像笑话一样,轻飘飘又无力。清咬住牙关,这一刻非常想笑。两人的对话是无法彼此联结的电波,但他不信四月一日不懂。

四月一日想他还是太年轻了,可是年轻有什么错?愤怒又有什么错?他甚至希望他恨,只怕他恨得不深。那种活生生的情感可以让他觉得这苍白皮囊下依旧流动着血,是热的。四月一日想,下一个一百年,还会有这样的时刻吗?会,一定会有。这不是因为相信着什么,而是长久以来的惯性使然。他看着清就会想到以前仲夏夜满院的人围在一起吃西瓜的场景,那时候侑子小姐刚刚指使他做完红豆饼和寿喜锅,雨童女和座敷童子也来了,小多小全在一边拍手唱歌,小葵带了甜甜的酒,百目鬼跟在后面——很明显他和他又吵起来,后来太阳都落了。四月一日很生气,巨大如熔金的落日变得像一个大蛋黄,蛋黄舒坦地落在寿喜锅里,咕咚咕咚,被人精准地夹起来吃掉。那还是一个流心蛋哪,真是可恶的人,他们明明刚才还在吵架。可是月亮移过来了,月光盖在每个人脸上,他们仰望夜空时都看到了星光,那匹绸缎拥抱着云朵,四月一日凶巴巴的目光也顺应时势似的变得柔软起来。饶过你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四月一日记得自己当时的心理。此时的月光和当年是相似的,不大不小,有一种恰如其分的重量,四月一日想我的记忆在月亮上,所以自己才会看到那些脸一张张在月亮上消失掉。低下头那月光就乖顺地梳过他的睫毛,月光拥抱着此间的两个人,他和清。清什么都不知道呀,四月一日好像梦醒过来一样。虽然不是,但是真像呀。他觉得疼痛而抱歉,又因这疼痛的抱歉生出隐秘的快乐。

“这是我和你在一起为曾祖父过的第三十次生日。”清把目光从月亮移动到酒杯上,酒杯里映出一张陌生人的脸,还有月光。清自动过滤了那月光,四月一日的眼神像是月光摔碎了,而他马上会追随而去。这个世界的月光不是他的月光。

“曾祖父那样一个人,”清这样低声地说,“真不适合在女儿节过生日。”

四月一日突然爆发出大笑。

酒杯里的银河被笑声震碎,溅落在空中,浮起一阵香。

清任凭他笑,那笑声开怀得让人疑心是此人此前从未笑过。倒也不是笑得夸张,只是想想吧,这样一幅夜晚岑寂,花朵垂坠,月下秉烛的场景,主人公却垂着手仰头大笑(清幼儿园恶作剧得逞时倒是这么笑过),总损三分意境。

清等待着,这个时间持续的有点长,大概是肚子或者腮帮子实在超出忍受程度,眼前这张脸才恢复了原本的苍白。四月一日说,“他小时候一直穿女装的,还是长头发呢。”

“一百多年前吧,我第一次见到那张照片,笑了好大一会儿呢。真是太好笑了,你能想象吧,那样一张看谁都像别人欠他钱的脸,穿女装,啧啧。还是红色。”

清点点头,他不说话时的严肃和百目鬼那种木然又不太一样。

“可是后来长得又高又大,一张脸也完全看不出半点可爱。只会翻着一双三白眼,还叫你‘白痴’。”

“哎呀,你怎么老抢长辈的话呢。”

是你说太多次了。当然,三年才提一次其实算不上太频繁,常人听过也就忘了。给曾爷爷祝贺,原本也是心甘情愿,但是三十年……总之就算是小孩子缠着大人听童话,耳朵也要起茧啦。

“不好意思。”

四月一日没往心里去,实则也晓得他心里并不是真的不好意思。

“你以前也一直这样?”清望着对方那盘没动的散寿司和红豆饼,“我是说在我出生前。”

“谁家不过女儿节?”烟雾又开始缠绕着他的面容,“说的倒好像是专门给他过生日。”

酒杯空了,四月一日抬手去拿酒瓶。

清这时候却想起另外一桩事来。

好多年以前,大概是清高二那年吧,七月的某一天,他被校花拦在走廊里告白。对方是个身材高挑容止娇艳的女孩,一头长发微卷垂在腰间。其时正是紫阳花开的季节,绣球一样欢喜的花朵抱在一团,以少女之姿容做陪衬,漫山遍野屠尽了夏的诞辰。思维偏理的他其实对于美的形容是很匮乏的,但是“娇艳”一词就像闪电一样劈中了他,那些花朵把自己变成了词汇本身。少女身在花前,以自身的无足轻重装点紫阳开合之惊心——她也成为了娇艳的一部分。清就在那时候感觉到了某些昭然若揭的真实,他抚着胸口,看着窗外的轻笼的紫染遍整个庭院——这时他才猛然察觉自己是将学校的后院错看成四月一日的庭院。他不只在春夏见过紫阳花。

“第一次来见你那天,”清说,“我在院里玩了大半天。母亲一直在和你说话,我没事做,就在那里摘花。”

“对,那年你才五岁,”四月一日笑起来,那应该算是他为数不多的长辈似的笑容,他起身在腰间比了比,“也就到我这吧。”

清沉默了一会儿。

“这里种了多少花?”

“民俗学家还关心这个?”

“民俗学家什么都关心。”

四月一日托着下巴,眼瞳所向没入沉沉夜色。

清把在风中飘来的一朵握在手里。

“有一件事,其实我一直没想明白。”

“那就不要想啦,人间的烦恼那么多,”四月一日不太耐烦道,“一辈子也很快就过去啦。”说完摸摸鼻子,也觉得自己这话没什么立场。

“……”

“不过呢,清有什么烦恼可以说给我听哦。”他把语速放的很慢,好像还有很多个这样的夜晚。可是清想,这些夜晚固然对于他是一样的,也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人来讲过故事了。

四月一日笑起来,他和清面对面,眼角柔和如月光。

“清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你说自己有了百目鬼的记忆时我毫不吃惊。”

“我知道哦。”

清难得干巴巴的,“什么?”

“记—忆—”

“那家伙就是那样的,自我意识过剩,明明结了婚,还是不肯老老实实去过日子,总要管这个顾那个的,”他看了清一眼,“把你这个晚辈害苦啦。”

“真是狡猾的大人,事到如今才……”

“我没有觉得苦。”

清低声说。

以前,清幼年时,曾经拥有过一只玻璃瓶子,因为跟人打赌要叠一千只纸鹤。透明、轻薄、易碎,他一直记得那种让人伤心的美,究竟有没有叠满一千只倒是忘的干净。眼前人的肌肤让他想起那只瓶子的颜色,可是四月一日其实是瓷做的,他看不清里面的烟火和沟壑。

清知道自己的限度,他是这么一个不善言辞的人。现在,却急需一种拙劣的婉曲,一种聊胜于无的急中生智。他从前觉得自己是恨的,尽管半生将尽也并不是完全的不甘愿。“我没有觉得苦”就这么脱口而出。

不想看到那双异瞳,他不知道目光也会让人有窒息的疼痛。

“因为,”四月一日摸摸他的头发,手指蹭到鬓角,非常冰凉,“是我放进去的哦。”

清怔怔地看着他。

四月一日看到他那呆样“噗嗤”笑出声来。

“我说,百目鬼的记忆是我放进去的,傻啦?”

“他不会记得我,”清疑心他是在讲别人的故事,“跟小羽结婚的时候,他答应过,会忘记这一切。”

然后他“哎呀”一声,“其实刚刚想和你说来着,我确实是在院子里种了很多花哦,因为太无聊了嘛。以前只有前庭的樱花和后院的紫阳,清肯定知道吧?说起来,清第一次来这里摘的花就是紫阳花。”

“花期再长的花,也没有不败之理。”清也点燃一支烟,“这就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这个院子里的樱花也好,桃花也罢,都会凋谢。唯独紫阳……”

“你设了结界。”

“哇,还是被发现了,不愧是清,好厉害。”他象征性的鼓了鼓掌,品学兼优的民俗学博士百目鬼清从未见过如此之敷衍的夸赞。

“红色的、紫色的、蓝色的,”他的眼角又弯成月牙的形状,柔柔地像一捧温水,“最开始,我也不知道有这么多颜色呢。”

四月一日吹走浮在酒液上的残朵,他不知什么时候蜷成小小一团,把自己装在月亮的阴影里。

“很可爱吧,是连接此岸和彼岸的花哦。曾经……”声音有些模糊,“让他等,就那么等了十个小时,第二天还把感冒赖到我头上,真是的,到底谁是‘白痴’啊。”

夜被浓墨重彩的深蓝洗过,两个人都有些醉意。四月一日又唠唠叨叨些鸡毛蒜皮,渐渐的就不再说话,等了一会儿,清站起身来告辞。

当然,作为一个晚辈,还是尽职尽责地把屋主人架回了屋里,尽管清知道他没有喝醉。

第二年清去美国出差,没能和四月一日一起过女儿节。不过在那里他结识了后来的妻子——一位非常优秀温柔的日本女性,就是做饭不太好吃。

多年后百目鬼清有了自己的孙子,那同样是个酷似自己,也酷似百目鬼家人的男孩。性格很冷,大概是有史以来百目鬼家族性格最冷酷的后代。不喜欢弓箭,也不喜欢民俗学,倒是对植物格外喜爱。春天的时候清带着那孩子去拜访过四月一日一次,男孩第一次见紫阳花,好奇的问东问西,像只叽叽喳喳的小麻雀,直到清被磨的答应他也在家里种这花才心满意足地钻了被子。也是这一晚,清罕见的失眠了。他在院子里看天上的月光,突然想到那年女儿节晚上四月一日在告别时对自己说的话,他好像说了“对不起”,然后又说了“谢谢”,他问为什么,四月一日就只是笑。他告诉他这一次会真正消除那些记忆,要他去过自己的生活。

“百目鬼静他,从不食言。”

这是唯一记得的话。

而春秋渐远,晚年到来时,清果然也忘记了一切。


寻奕
生日快乐!四月一日君。

生日快乐!四月一日君。

生日快乐!四月一日君。

謀殺快樂

四月一日√

你走以后,我变成了你的样子。

你走一个我继承辽你的衣柜

四月一日√

你走以后,我变成了你的样子。

你走一个我继承辽你的衣柜

时光如梦
四月一日生日快乐! 今天是愚人...

四月一日生日快乐!

今天是愚人节,所以必须说侑子小姐不会回来了

四月一日生日快乐!

今天是愚人节,所以必须说侑子小姐不会回来了

佐助和鸣人的恋爱记事簿

我希望他能对我吐露心声

百四   (双向暗恋)

oocooc

四月一日君的生日贺文


   我多希望他能对我吐露心声,说出他许久以来不愉快的心事、说出他隐忍至此的话语、说出他隐瞒多时不愿让我知道的秘密。

   嘘,我心底也有一个很令人觉得很不齿的秘密未曾告诉他。那是,秘密...


 百目鬼在被子里被惊醒,耳边荡起只有夏夜会低声缠叫的蛙鸣。他刚刚做了一个梦,一个驻扎心底的无尽梦境。

挂在墙上的摆钟滴答滴答不停的响,随着百目鬼的目光看去,啊,凌晨四点...百目鬼眯着眼,让单眼皮的眼睛看起来更小,这次他看清楚...

百四   (双向暗恋)

oocooc

四月一日君的生日贺文


   我多希望他能对我吐露心声,说出他许久以来不愉快的心事、说出他隐忍至此的话语、说出他隐瞒多时不愿让我知道的秘密。

   嘘,我心底也有一个很令人觉得很不齿的秘密未曾告诉他。那是,秘密...


 百目鬼在被子里被惊醒,耳边荡起只有夏夜会低声缠叫的蛙鸣。他刚刚做了一个梦,一个驻扎心底的无尽梦境。

挂在墙上的摆钟滴答滴答不停的响,随着百目鬼的目光看去,啊,凌晨四点...百目鬼眯着眼,让单眼皮的眼睛看起来更小,这次他看清楚了时间-不是四点,是四点过一分。

四一四一,又是这个数字!他这辈子都深陷在这个数里。无论今天是四月一日还是现在是四点一分,还是因为梦里的四月一日。

  「今天是那家伙的...」百目鬼突然噤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每日紧绷的脸浮现痛苦的神色。他现在睡不着,被梦境所缠绕的苦痛日渐积累。他现在痛苦不堪,渴求有人能拉他一把,让他脱离被缠绕的一生。

   百目鬼把自己所想要表达的任何东西都深藏与心,和那个被埋没的秘密一起锁在一个没有开口的匣子里。但是他现在真的非常渴望有人能来安抚他,对着他说「梦而已」渴望能有人给他拥抱,能轻抚他的发丝并能给他一个温柔软糯的亲吻。

可惜,那个人并不会,或者说是他并不在意这些。

   百目鬼从被窝里爬起,慢慢走到寺院里,看着夜晚里和他一样睡不着若隐若现的月亮。淡淡的月光照映之下,百目鬼张开了嘴,声音轻细但又清晰,他说:「果然还是想再见他一面啊。」说罢,便头也没有回的踱步又回到充斥着黑色的房间。


   一夜未眠,百目鬼的脸色不是很好。但是他依旧清晨出了门,他要去侑子小姐的店,现在应该是四月一日的店。

   「你还是老样子呢,门也不敲。」四月一日还是抽着侑子小姐的烟,躺在侑子小姐躺过的沙发上。

   四月一日见人来了,便也不好再躺着,起身拿着百目鬼带来的东西。「你还是记得的呢,不愧是百目鬼君。」四月一日瞟了一眼楞站着的百目鬼。

   「不过你这脸色也太差了吧,昨天没睡觉吗?」

   百目鬼不给予回答,只是说出了每日惯例的话:「我饿了。」

 「是是,你每次都是这么说。也不知道帮忙,做好就吃。」四月一日嘴上这么说,但是还是乖乖走去厨房。

  百目鬼的眼神一直追随着那个戴眼镜的少年,但他的脚步却从未跟上去过,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人。

    小全小多还有摩可拿跟着四月一日进了厨房,吵吵闹闹着要吃油炸天妇罗。

 百目鬼听着厨房里的吵闹声,突然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什么他不可以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他就能看到自己眼睛里倒映的他了。


   百目鬼坐在了四月一日躺过的地方,似乎还可以感受到那人的温暖,鼻翼间还可以闻到他身上的气味。他喜欢这种感觉,因为这样他才可以离那个人更近一点。


    等到那一丝温暖快要消失的时候,四月一日来了。他两手端着菜盘,袖子拉到了手肘上。由于闭不出户,四月一日的肤色一直都很白,即使是才从厨房出来。

  「百目鬼,你还要坐着多久啊?你不想吃那我就跟摩可拿全吃光咯!」

  百目鬼起身,跟四月一日坐到同一张桌子,吃着四月一日做的菜。整个过程,默默无言。


  「话说,百目鬼你今天不去授课吗?」吃过早饭,两人坐在院前聊天,四月一日才发现百目鬼好像没有打算要离开的意思。

  「嗯,今天请假。」

四月一日的表情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有点小窃喜的表情。

「你请假来陪我过生日吗!有被感动到哦百目鬼君。」

  他现在的样子像一只偷偷乐呵的狐狸,百目鬼看到这样的小表情也想不到什么话说回去。

百目鬼因为请假,所以从早晨在四月一日的店里待到了晚上。傍晚的时候,四月一日拿出了没被侑子小姐喝完的酒,一并放到菜桌上。


    四月一日难到偷了一次懒,让百目鬼收拾饭后残骸。他给自己倒了一小杯酒,浅浅的抿了一口。果然还是不行,这酒呛的很。

   「不行就别勉强。」百目鬼站在四月一日的边上,看着他因为不会喝酒而被呛的脸红的样子。

  「啊,你收拾完了。我才没有逞强好吗!」四月一日把小酒杯推到百目鬼那边,自己再重新倒上一杯。


    酒过三巡,四月一日被酒精熏红了脸。他指着百目鬼说「你昨天没睡好吧,你黑眼圈有点严重哎。百目鬼君,不注意休息好可教不了课的哦。」

四月一日靠他更近了,身体快凑到百目鬼前面了。

 「百目鬼,要不要我们来交换秘密。」

不要答应他不要答应他不要答应他...百目鬼的心里疯狂重复这句话,但他的嘴好像不受自己控制说「好」

四月一日许久没有说话,还是那副笑吟吟的样子看着百目鬼。

     百目鬼叹了一口气,打算把昨晚那个给予他痛苦的梦告诉四月一日。但是四月一日听到后表现出意料之中吃惊的表情。

  「百目鬼,你不是愚人节逗我吧?」

  这有什么可开玩笑...百目鬼瞳孔缩了一下,突然捂住自己的嘴,他刚刚说出不是那个梦!

    「我喜欢你」

 百目鬼没有想到「喜欢」就这么轻易的脱口而出,难怪四月一日会是那个表情。

   百目鬼闭着眼,他已经做好接受来自四月一日的拳头巴掌甚至是锋利的刀具挨在身上的准备。即使如此他还是不敢看他,他怕看到四月一日的目光,害怕四月一日带着嫌弃,觉得他很不堪的目光看着他。

  没有想象中的拳打脚踢,他得到的是一个带着温暖而且很软的吻。

  百目鬼没有任何动作,他甚至希望他能吻的再久的一点。百目鬼沉浸在温柔里,乃至于那个温柔什么时候离开都没反应过来。

    睁开眼一看,四月一日早已退到一米开外,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百目鬼,你简直犯规...」


  百目鬼突然很想哭,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终于有回应了,有人回应他了,有人愿意拉他一把了。那个人是他日日夜夜辗转难安思念着的...

   「喂,百目鬼你也不用这么高兴吧,就亲了一下而已...」


   百目鬼很想再感受一次那样的亲吻,那是四月一日带着爱意的吻,吻落在了他的唇上。穿过肉体,吻到了他的灵魂。

恶猫出没

日常之君寻的生日

设定不说,上一篇有。

OOC注意。

侑子的咖啡厅里。

四月一日:啊啊啊啊?为什么我要穿裙子?

侑子:因为你要过生日啊。

四月一日(炸):这和生日有什么关系?

侑子(开启奸商模式):因为是必然,而且我充许你在暑假带薪假期一个月。

四月一日(双眼发光):好!

侑子生日就在百目鬼家吧,你父母不是出门了。

四月一日:为什么我要去那里家伙那?

侑子(嘿嘿):为什么说到百目鬼你先想到的是百目鬼静,而不是遥和清呢?莫非他很特殊。

四月一日(脸红):才不是!!我只是。。。只是。。

侑子(奸笑):嗯?只是什么?

四月一日(炸毛):先准备吧!!(然后飞一般地从咖啡厅跑到市场采购。)

侑...

设定不说,上一篇有。

OOC注意。

侑子的咖啡厅里。

四月一日:啊啊啊啊?为什么我要穿裙子?

侑子:因为你要过生日啊。

四月一日(炸):这和生日有什么关系?

侑子(开启奸商模式):因为是必然,而且我充许你在暑假带薪假期一个月。

四月一日(双眼发光):好!

侑子生日就在百目鬼家吧,你父母不是出门了。

四月一日:为什么我要去那里家伙那?

侑子(嘿嘿):为什么说到百目鬼你先想到的是百目鬼静,而不是遥和清呢?莫非他很特殊。

四月一日(脸红):才不是!!我只是。。。只是。。

侑子(奸笑):嗯?只是什么?

四月一日(炸毛):先准备吧!!(然后飞一般地从咖啡厅跑到市场采购。)

侑子(看了看手里的公主裙):嗯嗯~本来还想让他先试试的,不舒服就不穿了,看起来只好在生日派对上直接穿了。(拿起手机发了四条消息)

--------------(派对)

四月一日扭扭捏捏的,穿着公主裙。!

侑子看了看手机:

百目鬼静      转帐[哗一一]元

百目鬼遥     转帐[哗一一]元

百目鬼清       转帐[哗一一]元

管狐         转帐[哗一一]元

侑子:大赚了呢。

-------------

四月一日(脸红):你们怎么都这样看我?

四人:因为我们缠你身子呀。

静:笨蛋。

四月一日:哈????

遥:别跟阿静吵啦,生日快乐,可爱的寿星。

清:嗯嗯。

管狐:好啦,四月一日!许愿吧!

写作四月一日的四月一日的,蛋糕,大块的。

四月一日:别用单词命令我啊喂!

腐女三人组

小羽:拍好了。

葵:小羽拍得真好!

侑子:让我做一本四月一日女装集吧!团结一心!


祝四月一日生日快乐!



多芒小栗子

四月一日生日快乐~

昨天画的生贺结果因为画布整错了变的太糊了 o(╥﹏╥)o 

四月一日生日快乐~

昨天画的生贺结果因为画布整错了变的太糊了 o(╥﹏╥)o 

Ozpin

斩断与这世间的所有瓜葛

cp百四(四一的生日,还是放不下,码一篇吧)

有刀有糖(?)


百目鬼和五月七日已经结婚了,但百目鬼陪四月一日的时间并没有减少太多

今天是四月一日的生日,百目鬼直到九轩葵走了都没到场


四月一日半躺在地上,看着院中凄清的月光,喝着之前百目鬼带来的酒

“哦,来了啊”看着还未拉开的移门,有一个高大但略有摇晃的人影映在移门上


“君寻?”那个人影自顾自地在门后坐了下来

“你喝醉了?”四月一日放下手中的酒杯,靠在一根柱子上,和门后的人隔着移门面对面

“还行,抱歉来晚了”门后的人老是这样,无论感情多么浓稠,说到嘴边全变淡了,淡的跟清水一样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门后的人带着明...

cp百四(四一的生日,还是放不下,码一篇吧)

有刀有糖(?)


百目鬼和五月七日已经结婚了,但百目鬼陪四月一日的时间并没有减少太多

今天是四月一日的生日,百目鬼直到九轩葵走了都没到场


四月一日半躺在地上,看着院中凄清的月光,喝着之前百目鬼带来的酒

“哦,来了啊”看着还未拉开的移门,有一个高大但略有摇晃的人影映在移门上


“君寻?”那个人影自顾自地在门后坐了下来

“你喝醉了?”四月一日放下手中的酒杯,靠在一根柱子上,和门后的人隔着移门面对面

“还行,抱歉来晚了”门后的人老是这样,无论感情多么浓稠,说到嘴边全变淡了,淡的跟清水一样


“你不问我为什么吗?”门后的人带着明知故问,又开始自顾自地说话

“你我之间如果还只有那些浅薄的理解,你现在还能坐在这儿?”四月一日玩着自己衣袖上绣着的花纹


“你还要在这儿等多久”门后的人在等一个自私的答案

“能等多久就等多久”这,立刻被说出的答案虽在意料之内却也在期待之外

“真是痛苦啊”

“你在说我吗?”四月一日又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我在说我,要是早知道后面这么一堆破事,我就不在学校天台上救你了”语调一致的句子传达出感情地几率是多少

“那你还真是亏大了”四月一日不知道在琢磨什么,心不在蔫地回了一句

“是啊,原本能一个人拥有的,却被那么多人发现了”门后的人干脆直接躺在地上了


四月一日摸了摸自己的左眼,到底是不是我的呢这只眼


“要知道在之后会这么痛苦,我说不定会放弃,让你自生自灭”

“你不会的,因为你帮我是必然”四月一日别的不确定,唯有这件事情他可以底气十足地说出来


“无论你怎么想我都没关系,不准,一声不吭地消失”

“为什么?”四月一日感觉左眼微微发疼

“每个人都要有个盼头,只有有了希望,就算是零星半点,都是在生死之间拉住你的蜘蛛丝啊”

“所以?”百目鬼上一句这一句地压根接不起来,四月一日还是有一句答一句

“你是我的蜘蛛丝”百目鬼借着酒劲就说出来了


“那侑子小姐呢?她的蛛丝是什么?”四月一日看着手中已空的酒杯

“大概就是你旁边的那瓶酒吧”百目鬼隔着移门开着四月一日的玩笑

“哈哈哈…那还真是侑子小姐了”四月一日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


“你要知道……”百目鬼还没说完就睡着了

四月一日猛灌一口酒,刷的拉开移门“我今天开心,勉强收留你一晚”




蜘蛛丝吗?你想成为我的蜘蛛丝?如果你这么想的话,就这么定下来了呗,明天吃什么呢?


明明打算自己一个人等下去的,为什么身边突然出现了这么多人,还一个两个的都这么奇怪



路子路
是截图 翻着截图看到了这段,觉...

是截图

翻着截图看到了这段,觉得好合适啊www然后就拼了起来,而且还没什么违和感

是截图

翻着截图看到了这段,觉得好合适啊www然后就拼了起来,而且还没什么违和感

yonnieyie

四月一日君寻生日快乐

最近才入的xxxholic实在是太合我胃口了。无论是剧情还是人物设定,每个故事既简单又有深意,人物都温暖切美好,后来作妖忍不住看了番外·笼,哭的我一抽一抽的到现在还没走出来,心里就像是被什么硌住了那样难受...

四月一日的结局是我看过最悲伤的故事了,那种人香消玉殒后不留一点念想毫无希望无喜无忧的模样,他原本可是热切活泼善良的性格啊,变得冷淡沉稳,侑子走后便成了她的模样,穿她的衣服吸她的烟管也变得爱喝酒了,顺着她心意继承了她的店一年又一年等着她回来。也明知道她回不来,困在卑微的心愿里,永远走不出来。更悲惨的是,他也被时间困住了,所有爱他的人终将逝去,他会见证朋友们的离去........

最近才入的xxxholic实在是太合我胃口了。无论是剧情还是人物设定,每个故事既简单又有深意,人物都温暖切美好,后来作妖忍不住看了番外·笼,哭的我一抽一抽的到现在还没走出来,心里就像是被什么硌住了那样难受...

四月一日的结局是我看过最悲伤的故事了,那种人香消玉殒后不留一点念想毫无希望无喜无忧的模样,他原本可是热切活泼善良的性格啊,变得冷淡沉稳,侑子走后便成了她的模样,穿她的衣服吸她的烟管也变得爱喝酒了,顺着她心意继承了她的店一年又一年等着她回来。也明知道她回不来,困在卑微的心愿里,永远走不出来。更悲惨的是,他也被时间困住了,所有爱他的人终将逝去,他会见证朋友们的离去.....那些和他经历过许多事的人终将消散,他终生都在失去。直到所有人都忘记了他,忘记了侑子的存在,他还在店里等待.....即便百年过后依旧是那个模样,直到百目鬼孙能与他一同相聊,看着故人相似的脸却非故人....C妈太绝了,连一点生人的寄托都不给他留

那句代价“我回来了,四月一日”是不是让他回到了梦里,回想起当暴走厨娘和小跑腿的日子...成长的代价是不是太重了些,如果可以,可不可以就让他留在梦里...让她再抱抱他。让那些画面都存留得再久些...

“欢迎回来,侑子小姐”

她会一直都在的💔

(写着写着眼泪又下来了呜呜呜😫






祈小珩

写作四月一日的四月一日生日快乐呀!誕生日おめでとう(๑´∀`๑)

写作四月一日的四月一日生日快乐呀!誕生日おめでとう(๑´∀`๑)

礼预

四月一日生日快乐――

   喜欢君寻好几年了,终于有能力有勇气画他了,虽然我真的真的还是很菜,但是很高兴――

ps:动图有用别的老师的模板!模板画画真的好爽,都不想自己画画了。

四月一日生日快乐――

   喜欢君寻好几年了,终于有能力有勇气画他了,虽然我真的真的还是很菜,但是很高兴――

ps:动图有用别的老师的模板!模板画画真的好爽,都不想自己画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