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回味

589浏览    195参与
茄苑椒地
恍如隔世,回到了06/07年的...

恍如隔世,回到了06/07年的感觉。

流逝的看来是自己。

生活未变,青春未变,激情未变。

过去的生活已然过去,现在的生活也蛮精彩。美好无处不在,霓虹是,安稳平凡也是。

迭代。现在都是在迭代进化。只有内心深处的东西沉淀,而且约沉越深,越来越浓,以至于要外界很深刻的搅动才会泛起微微丝毫。

就这样,祝福。祝福年轻的美好,祝福走过的青春。


恍如隔世,回到了06/07年的感觉。

流逝的看来是自己。

生活未变,青春未变,激情未变。

过去的生活已然过去,现在的生活也蛮精彩。美好无处不在,霓虹是,安稳平凡也是。

迭代。现在都是在迭代进化。只有内心深处的东西沉淀,而且约沉越深,越来越浓,以至于要外界很深刻的搅动才会泛起微微丝毫。

就这样,祝福。祝福年轻的美好,祝福走过的青春。


爱默默

大话西游最后至尊宝和紫霞在城墙上拥抱在一起,孙悟空扛着棍子头也不回远去。每个人都有另一个故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也是这样吗?

太阳下总有一些轮回的东西,有些在戏里,有些在戏外。

大话西游最后至尊宝和紫霞在城墙上拥抱在一起,孙悟空扛着棍子头也不回远去。每个人都有另一个故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也是这样吗?

太阳下总有一些轮回的东西,有些在戏里,有些在戏外。


爱默默

罗伊

    罗伊-迪伦的设计年限是一百五十年,而他很早就厌弃人世了,尽管他想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因为法律的原因,没有人愿意下手报废他。是的,人们在设计智能机器人之初,就制定了严格的法律,机器人不能随意报废,要保护机器人的生命。一百多年的时间已经超过很多人类了,罗伊的人类同伴都埋在了玫瑰花园,他身边的田园犬已经是第八代,正值壮年,此刻安静的卧在他的脚下。
      罗伊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两人没有孩子,不是说他们不能生孩子,因为无论是谁,只要愿意,就可以到人类繁育中心用受精卵在培养蛹里培养一个。但罗伊的父母并不想这么...

    罗伊-迪伦的设计年限是一百五十年,而他很早就厌弃人世了,尽管他想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但因为法律的原因,没有人愿意下手报废他。是的,人们在设计智能机器人之初,就制定了严格的法律,机器人不能随意报废,要保护机器人的生命。一百多年的时间已经超过很多人类了,罗伊的人类同伴都埋在了玫瑰花园,他身边的田园犬已经是第八代,正值壮年,此刻安静的卧在他的脚下。
      罗伊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两人没有孩子,不是说他们不能生孩子,因为无论是谁,只要愿意,就可以到人类繁育中心用受精卵在培养蛹里培养一个。但罗伊的父母并不想这么做,他们觉得今天的世界已经不同以往。他们有一个团体,用一个很古老的宗教组织命名——圣殿骑士。正如这个名字很古老的名字所昭示的,人类的语言是如此匮乏,以至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里,从不会出现什么新的语言流派,人们被困在狭小词汇空间里,穿凿附会,投机取巧,人们所做的不过是来回嫁接,旧事重提。迪伦夫妇以此命名,没有人知道其中有什么另类的含义,他们并不屑于宣扬宗教,也不准备把宗教砍翻,可能只是因为家里收藏了一只中古时期的头盔。
      罗伊在五十岁的时候他的父母相约赴死,结束了他们的一生,用生命做了最后一次行为艺术。说起来也很奇怪,明明机器人在法律上是不能随意死的,但人类自己却修改了法律,人类可以蔑视自己的生命,人类有自由赴死的权利。
     迪伦夫妇的死在罗伊眼里只是一个插曲,父亲爱德华饱受病痛折磨,一种新型的病毒摧毁了他的肌肉,母亲莱娜也不幸感染,于是他们相拥密封在铅皮箱里,和核废料一起埋入地下,这的确是一种奇怪的死亡方式,不过并不引人注目。
      罗伊诞生时有一米一的高度,母亲莱娜认为孩子不用特别高,因为那样找不到养育孩子的乐趣,爱德华表示没有异议,在很长的时间里,罗伊都保持这样的高度。他学习的速度很快,所有知识都过目不忘,牢刻于芯,以至于他三岁多就来到了青春期。当他侧目邻居家的姑娘时,总为个子矮小感到羞愧。他有正常的审美,和人类别无二致,从进化上来说,也许是更高级的人类,但也可以说是可以表达人类意识的机器。 
      罗伊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更换了自己的身体,他很满意自己的新躯壳。在更换的过程中为了防止出现意外,罗伊的意识复制后储存在另一个芯中。这样的芯在机器人里面也被代表一个生命,事实上法律规定机器人只能更换一次芯,人类的社会不允许永恒的生命存在,尽管从某种意义上机器人可以拥有永恒的生命。 
    罗伊的躯壳更换的很成功,他身体上的神经网络没有出现严重的破损,克隆体一出生就被永久的封存起来,等到设计年限一到就会被销毁。因为芯片设计的局限性,芯片内部会随时间衰变,以至于在不使用的状态下依然会自然损坏。当人们发现人工智能机器在人类社会中占据很大的比例后,人工智能便不再量产,罗伊的克隆体被称为罗伊Jr放在机器人库里,是人类放弃前的最后一批芯片。
     随着衰老的来临,罗伊的外表没有什么变化,但他有很多事情已经记不清楚了,他想知道自己年轻时的感觉。罗伊的曾孙森是生命科学的研究者,是个人类。罗伊的博学深深影响着他的曾孙,但罗伊有自己的疑惑,他始终不明白自己是不是生命。罗伊很喜欢生命科学,他博学多才,做出过许多成绩,但不管科学如何进步,面对终极的哲学,尽管这就是一道简单的判断题,没有谁能给出准确的答案。
    当罗伊想起年轻的自己,他愈发感叹岁月的易逝,他开始怀念自己的父母,他的芯里似乎出了问题,一遍又一遍的回放着年轻时的光景,一家其乐融融,共享快乐。时常回家的森知道了罗伊的麻烦,十分担忧,但他认为罗伊是因为感情而出现这样的问题,而并不是机械的损伤,他想起了罗伊Jr。

蓝风bihaiyinglantian
爱默默

       萨度米是一位剑客,但身上只带一把名叫水流的断剑。据说萨度米的祖上是著名的仗剑天涯的诗人,经时光淘洗,并没有留下传世的杰作,在青史留名但不留作品的人也并非少数,萨度米的祖上就是这样一位。
      他在镇上行走,一直随身携带这把水流的断剑,而他看上去却不是一个怪人。他面容白净,略带一点儿贫血似的苍白,带一付无框的金属眼镜,鼻梁挺拔,嘴唇很薄,远远看去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走到近处又给人不能侵犯的威严。
       天...

       萨度米是一位剑客,但身上只带一把名叫水流的断剑。据说萨度米的祖上是著名的仗剑天涯的诗人,经时光淘洗,并没有留下传世的杰作,在青史留名但不留作品的人也并非少数,萨度米的祖上就是这样一位。
      他在镇上行走,一直随身携带这把水流的断剑,而他看上去却不是一个怪人。他面容白净,略带一点儿贫血似的苍白,带一付无框的金属眼镜,鼻梁挺拔,嘴唇很薄,远远看去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走到近处又给人不能侵犯的威严。
       天气逐渐变热,没有比西瓜更解渴的水果了,于是萨度米拿着水流卖起了西瓜。萨度米梦想成为他祖上一样的诗人,但不想做一个剑客,但作为家族嫡长子,又必须把守护水流的使命传承下去,所以水流的用处在此刻就是西瓜刀,在彼刻也许是杀猪刀。
       水流在历史上某一刻被折断,据说是因为萨度米的剑客曾曾祖父与人决斗所致,但萨度米认为是曾曾祖父不会拿水流与人决斗,因为守护水流一直是家族的传统,至于为什么会折断,他认为每一把剑都有它的寿命。
        我去萨度米的西瓜摊上买西瓜,他拔出那把断剑,在西瓜上方挥了几道,西瓜便均匀的分成十多瓣,手法纯熟,我很难不把他和剑客联系在一起。
      我问他:虽然是把断剑,但为什么要用它切西瓜🍉。我心里有几分矛盾,说起话来也矛盾重重。萨度米回答:这把剑已经折断,当它未断的时候被保护的太好,完全没有意义,当他折断,反而获得了自由,他的生命被自由的消耗。
       我又自然而然的谈到了他的仪式,他说:我不是一个虔诚的人,因为我生下来就要保护这把断剑,而它已折断,并不需要保护。但我别无选择自从剑断之后,我们家族都禁止与人打斗。
     他又拿起一块西瓜双手递给我,略带微笑。我能感觉到他含蓄的暖意。
      
      

99伴奏网

回味伴奏--彭佳慧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94656.html


回味 - 彭佳慧

词:An-Xiu Li

曲:Guo-Hua Chen


脱下我的外衣

盖在你的胸前

你熟睡呼吸

满身酒气

每次你突然按门铃

说要喝一杯

就像顽皮的孩子

要糖吃

你我这样关系

也算一种默契

你不想聊的

我不会提

我不要给你有压力

只要你开心

偶尔一点小情绪

我自己抚平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为了你想要喝醉

在你迷蒙眼神里

仿佛才有我的美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要...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94656.html


回味 - 彭佳慧

词:An-Xiu Li

曲:Guo-Hua Chen

 

脱下我的外衣

盖在你的胸前

你熟睡呼吸

满身酒气

每次你突然按门铃

说要喝一杯

就像顽皮的孩子

要糖吃

你我这样关系

也算一种默契

你不想聊的

我不会提

我不要给你有压力

只要你开心

偶尔一点小情绪

我自己抚平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为了你想要喝醉

在你迷蒙眼神里

仿佛才有我的美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就当做是一时气氛美

也足够我反复的回味

 

你我这样关系

也算一种默契

你不想聊的

我不会提

我不要给你有压力

只要你开心

偶尔一点小情绪

我自己抚平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为了你想要喝醉

在你迷蒙眼神里

仿佛才有我的美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就当做是一时气氛美

也足够我反复的回味

其实我愿意

随时为了你干杯

因为半梦半醒间

你才拥着我入睡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为了你想要喝醉

在你迷蒙眼神里

仿佛才有我的美

我可以一杯接着一杯

只要你留在我身边

就当做是一时气氛美

也足够我反复的回味

爱默默

尼古丁过敏

最近大街上突然多了一些带防毒面具的人,问他们为什么戴防毒面具,他们说是尼古丁过敏,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过敏患者突然多起来,但公共场合吸烟确实很遭人恨。
我看着今天街上带防毒面具的人又多了不少,我儿子也嚷嚷着要我给他买防毒面具,他说戴上之后酷酷的,像生化士兵,我对他说,他们是病人才戴的,但他说自己也是病人。我实在不愿意听他哭闹,我当然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于是在都是宝网上给他买了一套星球大战的套装,既然要刷酷,那一定要不能再拉风。
但我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满大街都是穿套装的武士,害的我不得不让儿子内裤外穿,要不然在人群里找不到他,他开始还不愿意,但我给他连看了几集超人之后,他竟然称自己是超人武士,我表面...

最近大街上突然多了一些带防毒面具的人,问他们为什么戴防毒面具,他们说是尼古丁过敏,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过敏患者突然多起来,但公共场合吸烟确实很遭人恨。
我看着今天街上带防毒面具的人又多了不少,我儿子也嚷嚷着要我给他买防毒面具,他说戴上之后酷酷的,像生化士兵,我对他说,他们是病人才戴的,但他说自己也是病人。我实在不愿意听他哭闹,我当然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于是在都是宝网上给他买了一套星球大战的套装,既然要刷酷,那一定要不能再拉风。
但我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满大街都是穿套装的武士,害的我不得不让儿子内裤外穿,要不然在人群里找不到他,他开始还不愿意,但我给他连看了几集超人之后,他竟然称自己是超人武士,我表面上不露声色,但心里早笑炸了。最近我去学校接他,一眼就能认出来,但别的家长就没那么幸运了,首先他们也有很多戴面具的,非要在接孩子时打通电话,约定好地方。我问儿子别人怎么看他内裤外穿,他说有好几个朋友都准备学他,还准备弄一个彩虹团。现在的孩子我越来越不了解,没想到在审美上这么宽容。
我发现戴面具的人越来越多,终于有天早上街上出来一只戴面具的军团来,统一的服装,有天我的好朋友挺着肚子走向我,到了眼前才认出来。他跟我商量要不要加入尼古丁过敏党,参加选举。我说这事情也是够滑稽的,但问他准备给自己争取什么权利,他说要让政府向烟民征收更多的税,税收用来给尼古丁过敏患者买防毒器械。我问他为什么不禁止吸烟,他说吸烟也是一种权利。是烟民党之前争取来的。他给我说了一大堆自己对尼古丁过敏的烦恼,我对他的遭遇深感同情,在道义上声援他。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闻到别人吸烟,就有些头疼,我没想到,过敏这种事情还能传染,但也可能是我中了某种病毒。我几天没有出门,我的朋友就拿着面具来了,他说最近尼古丁过敏党的提议通过了,给非烟民争取了福利。
因为受人以惠,我最后也加入了尼古丁过敏党。到现在我已经有了很多身份,比如酒精过敏党,不读书就过敏党。

给未来要写书的自己。
有时候回头看看自己的文字,嗯,...

有时候回头看看自己的文字,嗯,真好。那些时刻甚至日子里的情感再也无法回去,却总能深深回味。
会一直,写下去。

------------
听说听说 - 蓝又时 - (网易云)
遗憾会有,在知道你我关系,只能依靠听说。

有时候回头看看自己的文字,嗯,真好。那些时刻甚至日子里的情感再也无法回去,却总能深深回味。
会一直,写下去。

------------
听说听说 - 蓝又时 - (网易云)
遗憾会有,在知道你我关系,只能依靠听说。

隔壁的老张

爱上这种有着隐约童年记忆的“桔子汁儿”……

爱上这种有着隐约童年记忆的“桔子汁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