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因光而遇

28万浏览    3857参与
玄息
我给我亲爱的远在北京海淀区的汉...

我给我亲爱的远在北京海淀区的汉堡姐

祝早日出隔离点嗨害嗨!

本来是互相买季卡认识的,结果后来我俩发现互相都挺寡的

然后就一起玩了

然后她又给我介绍了一堆她的同学(其实也没几个)

楚,女生,看到青扬叫她是张楚楚(不知道是不是真名)

阿璐,女生,日常雨妈装。

青扬,男生(光遇珍稀生物!),特吊(我的感受)


然后我还就给他们起外号哈哈哈

听他们叫楚都是张楚楚或阿楚,我就叫她楚姐(感觉她很酷!)

阿璐,不大常见,我叫她璐璐或阿鹿

青扬,她们叫g青扬或清扬,飘扬(快被笑死了,洗发水),我叫他屑青扬或青二g。


缘分使我们相遇,我是江西人,他们却远在北京,因为这个游戏互相认识...

我给我亲爱的远在北京海淀区的汉堡姐

祝早日出隔离点嗨害嗨!

本来是互相买季卡认识的,结果后来我俩发现互相都挺寡的

然后就一起玩了

然后她又给我介绍了一堆她的同学(其实也没几个)

楚,女生,看到青扬叫她是张楚楚(不知道是不是真名)

阿璐,女生,日常雨妈装。

青扬,男生(光遇珍稀生物!),特吊(我的感受)


然后我还就给他们起外号哈哈哈

听他们叫楚都是张楚楚或阿楚,我就叫她楚姐(感觉她很酷!)

阿璐,不大常见,我叫她璐璐或阿鹿

青扬,她们叫g青扬或清扬,飘扬(快被笑死了,洗发水),我叫他屑青扬或青二g。


缘分使我们相遇,我是江西人,他们却远在北京,因为这个游戏互相认识。

光遇真的好好啊。

霖雨木木
每日消沉与固玩让我重拾信心,我...

每日消沉与固玩让我重拾信心,我固玩跟我说看见我第一眼就像一只委屈巴巴的小狗狗,奶凶奶凶的。

每日消沉与固玩让我重拾信心,我固玩跟我说看见我第一眼就像一只委屈巴巴的小狗狗,奶凶奶凶的。

夏雨未安/srins(高三备考中)

追星

少年向来不知天高地厚,看着似乎触手可及的星辰,少年头一次生出了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心思。

那些卡洛不曾低头的日子里,那个跟在自己身边的小矮子龙宣一不知觉长的比自己还高。

会回过神来的时候,卡洛才发现自己永远停留在二十多岁的时光中,不曾生长。失去生长资格的原因早已记不清,但是索幸,他爱的人还在,他也依旧爱着自己。

透明的指尖穿过龙宣的手掌,卡洛笑了笑,跟着他一步一步进入伊甸。

一道星弧划过天边,轻柔的浪花拍打岸边,重生,亦是重逢。

少年向来不知天高地厚,看着似乎触手可及的星辰,少年头一次生出了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心思。

那些卡洛不曾低头的日子里,那个跟在自己身边的小矮子龙宣一不知觉长的比自己还高。

会回过神来的时候,卡洛才发现自己永远停留在二十多岁的时光中,不曾生长。失去生长资格的原因早已记不清,但是索幸,他爱的人还在,他也依旧爱着自己。

透明的指尖穿过龙宣的手掌,卡洛笑了笑,跟着他一步一步进入伊甸。

一道星弧划过天边,轻柔的浪花拍打岸边,重生,亦是重逢。

呵呵哒个毛线啊

希望你不要再碰到像我这样的人,敏感,缺爱总是闹你,经常瞎想,老吵着你陪我,总让你很累吧,但又希望你碰到这样的人,因为这样的人真的好爱好爱你啊。

希望你不要再碰到像我这样的人,敏感,缺爱总是闹你,经常瞎想,老吵着你陪我,总让你很累吧,但又希望你碰到这样的人,因为这样的人真的好爱好爱你啊。

殷泽小萌

哦买嘎

我为什么在小王子季时候还在退游阶段

真的好美的说

我馋了

哦买嘎

我为什么在小王子季时候还在退游阶段

真的好美的说

我馋了

桃桃桃悦
  高中的时候我是和另一个男生...

  高中的时候我是和另一个男生在一起的,那个男生简称Z吧,Z是W的好兄弟,他们两个玩的挺好的,但是二人性格完全不同,Z开朗热情,W含蓄内敛。

  所以一开始W在Z身边并不惹眼,他们现在一起,其他人首先变会注意到Z。

  Z是高一快结束的时候向我表白的,因为用他的话来说,高二分班可能就不在一起的,他想勇一回,不过刚开始我挺感动的,但是没答应。

  当时是因为中考没考好,没有上到心仪的高中,心中落差感太大,我只想好好学习,并没有心情聊风月,再者其实我对Z的好感仅仅是兄弟之情,没有更进一步。

  高一的时候我和Z、W是一个铁三角,相比W木头一样不会安慰人,嘴甜的Z更会讨女生欢心,他会在我心情...

  高中的时候我是和另一个男生在一起的,那个男生简称Z吧,Z是W的好兄弟,他们两个玩的挺好的,但是二人性格完全不同,Z开朗热情,W含蓄内敛。

  所以一开始W在Z身边并不惹眼,他们现在一起,其他人首先变会注意到Z。

  Z是高一快结束的时候向我表白的,因为用他的话来说,高二分班可能就不在一起的,他想勇一回,不过刚开始我挺感动的,但是没答应。

  当时是因为中考没考好,没有上到心仪的高中,心中落差感太大,我只想好好学习,并没有心情聊风月,再者其实我对Z的好感仅仅是兄弟之情,没有更进一步。

  高一的时候我和Z、W是一个铁三角,相比W木头一样不会安慰人,嘴甜的Z更会讨女生欢心,他会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和我谈心逗我笑,算是我无助的那段日子里唯一的光。

  好感还是有的,让我点头的契机便是高一那个暑假的分班,众所周知平行班级很难调班,我和Z正好被分在文科的两个班里,学校的老师又格外会踢皮球,Z一己之力和一整个办公室的老师battle,最终赢得了转来我班的资格。

  前提是,这些我都不知道。

  很清晰记得那天晚上,Z说我明天给你个惊喜,我还回怼了个但愿不是惊吓,他不高兴了好一阵子,结果第二天我到教室,他坐在我的后桌对着我笑。

  “女朋友早上好呀”

  说不感动是假的,那些老师多难缠我是知道的,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为了给我准备今天的这个惊喜。

  心头莫名悸动。

  我就同意了他的追求。

殷泽小萌

这秋千就很有氛围感

和苹果 🐷 老妹

在聊天

就是这穿模很露背性感

这秋千就很有氛围感

和苹果 🐷 老妹

在聊天

就是这穿模很露背性感

夏雨未安/srins(高三备考中)

三个愿望

被迫成为神明很多年的龙骨X投胎成为恶魔的天使卡卡

神说给我三个愿望。

我拒绝了。

五岁的我遇到过我所在的世界的神明。

看到他的第一眼,有种莫名的熟悉和亲切,我好像可以描摹出祂的眉眼,可是又会在抬手的瞬间忘记脑海里的那张脸。

金色的羽翼华丽丰满,他那耀眼的光华令我动心。当时的我对世间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所以我就没有许下愿望。看到那位神明的一瞬间,我承认我被狠狠地惊艳住了。甚至产生了一种想把祂拉下云端,锁在自己身边的冲动。

我是一个恶魔,生来淡漠。不知道为什么,我遇到了这个世界的神明,他给了我许下三个愿望的机会。我这人天生反骨,别人越要我做什么,我就越不去做,越是无人敢做的事情,我就越...

被迫成为神明很多年的龙骨X投胎成为恶魔的天使卡卡

神说给我三个愿望。

我拒绝了。

五岁的我遇到过我所在的世界的神明。

看到他的第一眼,有种莫名的熟悉和亲切,我好像可以描摹出祂的眉眼,可是又会在抬手的瞬间忘记脑海里的那张脸。

金色的羽翼华丽丰满,他那耀眼的光华令我动心。当时的我对世间的一切都提不起兴趣,所以我就没有许下愿望。看到那位神明的一瞬间,我承认我被狠狠地惊艳住了。甚至产生了一种想把祂拉下云端,锁在自己身边的冲动。

我是一个恶魔,生来淡漠。不知道为什么,我遇到了这个世界的神明,他给了我许下三个愿望的机会。我这人天生反骨,别人越要我做什么,我就越不去做,越是无人敢做的事情,我就越敢做。

我没有许下愿望,他就告诉我,留着以后许愿。

祂眼中失落的光我看到了,但就那么一瞬,我好像知道祂似乎是要透过我去寻找谁。我没法读取祂的记忆,看不到祂在我身上所追求的影子来源于谁。

没关系,知道他对我所需就好,我只要利用我这张脸,慢慢的替代那个人,从替代品变成正主。我的计划很宏大,除了目标其余的步骤还在策划之中。而我的目标,我刚才说过了,把那位神明拉下神坛,折断祂的羽翼,扯下那层金色的光华,把祂锁在我的身边,日日夜夜看祂的脸。

我们就像阔别多年的爱人,一个愧疚纵容,一个肆意妄为,举手投足都是不知从何而来的熟悉与默契。就比如,起床的时候他会为我泡一杯温热的蜂蜜水,他吃饭的时候我会为他夹他喜欢的菜和不喜欢的菜。

天使们咬牙切齿的看着我出入他们的重地。当初把我丢出去的时候那么厌恶我,现在嘛,明面上得捧着我,背地里指不定怎么一边诅咒我,一边在紧张我会不会打报告吧。

说实话,很爽。

我还好心的捡了好几个被排挤且善良的孩子,为我的神明大人退休以后的日子选了几个继承人。

很奇怪,这些事情我干的行云流水,就好像这些事情在很久很久以前,我都干过。

在我悠闲的照料我的,阿不,神明大人花园里的花朵时,我突然眼前一黑,大概是昏迷倒地了吧。总之,在不知道过了多久昏昏沉沉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画面洗礼之下,我终于睁开眼,头上便是厚重不透气的绷带,自己神明大人毫不掩饰担忧的目光。

“你终于醒了,三个月了,我还以为你要再次离我而去了……”

我自知命不久矣,看着他那副滑稽的样子,我突然不想把他拉下神坛了。我想要他永远记住我。我要让他记住我的美好、我的脆弱,把那个人的身影从他的心里永远去除。

“我要死了吧?”

“不会的,我们还有很多个冬天。”

“其实从最开始遇到你的时候,我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痛的。”这是真的。

“我知道。”

他拢住我的手,颤抖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的人是他。我知道他在强忍心里的惧意,尽可能用平静的声音对我说:“还记得么?我是这个世界的神明,我曾许诺给你三个愿望,再不许可就浪费了。”

我翘起嘴角,索要了他的亲吻,这一次,他没有亲我,我微笑着看着他。

我是什么时候想起来一切的呢?

我不记得了。

也许是在那些无数个清醒与往事编织的旧梦中沉浮的时候吧。

我说,第一个愿望,我要让我爱的人以最初的模样穿过时光的洪流,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亲吻我的额头。

第二个愿望,让他在亲吻我之后暂时忘掉所有和我有关的一切,因为那些往事都太苦了,太苦了,不是么?

第三个愿望,请让他带着我的那一份笑着,活下去吧,一帆风顺、平平安安的,无忧无虑的活下去吧,哪怕他几百年,几千年后想起来我了,那也无所谓了。

金色的光华还是那么亮,我依旧看不见他的脸,我有些失望,那些记忆都太久远了,磨损了诸多故人的脸,也包括他的。

“神明大人,您可以帮我实现我的这三个愿望么?”

他没有说话,可是我有点困了,眼皮沉沉的,好想睡觉。

“我答应你。”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他的声音从我身侧传来。我强撑着精神看向他。

金色的光华褪去,我脑海里那张总是被我遗忘的身影渐渐的和面前这人的身影重叠,巨大的羽翼在他的身后张开,入目的却是如同黑雾一般的翅膀,和他额头上切面光滑的恶魔角。

我怔住了,我的撒旦啊,这个世界的神明竟然是恶魔,我会不会被灭口!正在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头上的恶魔角和荆棘冠脱落下来,和他融为一体。

他似乎多了些许邪气,我的思维突然变得澄澈,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还没有想起来嘛?我的小天使?”他把我抱在怀里,占了我在床上的位置,还咬住了我的耳尖,坏心思的朝着耳洞吹了口气。我拍开了他的脸,原来我这么疯批是有原因的,这货的本性就是又骚又坏。

“需要我给你讲讲吗?”我点头。

那些连不上的记忆,在他的解说下逐渐联系,他在给我注入生命力,神的生命力,我也克制着我的困意,认真的听他描述的前世,那个乖顺博爱,从不肆意妄为的自己。


恶魔爱上了伪装成普通天使的神明。为了神分些目光给他,他做了一件好事拯救了一个惹怒了海神的村庄却意外的抽中了最可怕的诅咒——周而复始,得而又失。

恶魔害怕了,他开始躲着神明,而神明早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爱上了恶魔,于是乎,他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很俗套的故事,但我没想过会在我身上发生。

故事的最后,来不及表述和恶魔心意的神明把位置交给恶魔,被规则拖入轮回,恶魔这才知道,他的爱人,是一个因为神明疏忽投错了种族的天使——是的,他是个天生反骨的恶魔,他仁慈宽厚,如神明一般普爱众生。

他就那么安静的躺在自己面前,再也不会作出生动的表情,作出幼稚的行为,再也不会亲昵的叫他的名字…..

一阵微风从天界轻起,引发了人间的一场地裂山洪,撕裂摧毁了一座巍峨的山川,淹没下沉了一片平川。天灾的最后,除了断壁,湿地,什么也没剩下。


我抚摸着他肩颈处的刺青,我们都知道,那是恶魔做了好事的惩罚——也代表了我们的缘分,我们会在轮回中一直相爱,用不同的面貌,相同的灵魂,在时光洪流中遇见的瞬间坠入爱河。

“我好像没跟你说过,我也是恶魔?”我垂下眼,半晌才憋出这句话。

“我知道,你不一样,你没有角,没有荆棘冠,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特殊的恶魔。”

“这可能就是神明老头看重我作为继任的原因吧。”我慢慢的合上眼睛,我还记得龙宣曾经打趣我的那句话。

“你呀,几乎把卡池里所有六星负面效果都抽到了。”

我把头靠在龙宣身上,慢慢的闭上了眼。

“我也许真的是个生错了种族的天使哦,晚安啦,给我个晚安吻好不好?”

他没有说话,衣料摩擦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温润的触感停留在我的额头,有凉凉的液体滴落在我的眼皮上,可我太困了,手也没有力气抬起来。


我不知道人死亡以后的灵魂还有意识,就像被困在一个黑色的盒子里,活动的范围很小,但也不是一动不动。

我听得见众生的诉苦,听得见众生的愿望,听得见众生对神明的诉求。可我没有实现他们愿望的能力,如果有,那我也得先从这个黑暗的世界里出去。可我忘了,人来人往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同神明等价交易。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一个熟悉到刻在骨子里的声音,但是我忘了这个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第三百次听见他声音的刹那,我突然从那个黑色的世界里释放出来,掉进了他的怀里。

我听见了他向神明交易的筹码,用他作为神对那个世界的掌控权交换一个他和我去往其他世界轮回而不会被那位未知神明扣押灵魂的通行证。

那位未知的神明应允了,我们牵着手,去往别的世界进入轮回,在不同的轮回中以不同的容貌和相同的灵魂相遇,之后坠入爱河。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恶魔卡洛去世当晚。

龙宣看着刻在掌心上的文字,非常冷静的,平静的,照做了。

在卡洛去世的当晚,龙宣就立马通知了所有人,在他们赶到这里之前将卡洛的尸体火化,他亲手放下的火焰,阻断了所有人再看卡洛最后一眼的机会。

他断了所有人的念想,包括他自己。  


龙宣看着火焰燃烧,最后熄灭。他摸着胸口,心脏那里空洞洞的。

那个神明说,他很难过,可是他好像答应过某人,要带着他的那一份,开心的,活下去。


殷泽小萌

新穿搭上线

侠客风吧也许

后面是之前挂机

他们说我得道升仙打瞌睡

新穿搭上线

侠客风吧也许

后面是之前挂机

他们说我得道升仙打瞌睡

桃桃桃悦

一些日常

        寒假的时候和W先生出去约会,他牵着我的手走了好久好久,一直不愿意松

  后来他告诉我

  高中的时候每当和你并肩走时,一直想牵你的手,可是我忍住了

  语气极其委屈,像一个被抛弃的大狗勾

  我笑了笑

  “以后你想牵多久我们就牵多久”

        寒假的时候和W先生出去约会,他牵着我的手走了好久好久,一直不愿意松

  后来他告诉我

  高中的时候每当和你并肩走时,一直想牵你的手,可是我忍住了

  语气极其委屈,像一个被抛弃的大狗勾

  我笑了笑

  “以后你想牵多久我们就牵多久”

殷泽小萌

hhh  

和阿韩的跑图

被螃蟹撞到卡墙的阿韩

日常霞谷终点密室迷路

hhh  

和阿韩的跑图

被螃蟹撞到卡墙的阿韩

日常霞谷终点密室迷路

桃桃桃悦
  小插曲   其实在W先生表...

  小插曲

  其实在W先生表白心意前,他就已经略微袒露出来了,只不过当时我真的大条到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我,就我不知道  (哈?)

  (一)

  有一次跑图,云野三塔图的门迟迟没开,我就在门口做哭哭动作,结果门开了

  后来跟W先生吐槽这件事“以后我再也不哭了!!!"

  W听了哈哈大笑,但是之后便沉默了,许久才冒出一句“别在别人面前哭就行了”

  我问为什么

  他说“不值得”

  那句“不值得”我疑惑了好久,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被前任甩不久,也是认认真真对待那段感情的,所以确实消沉了段日子,他心疼,同时觉得...

  小插曲

  其实在W先生表白心意前,他就已经略微袒露出来了,只不过当时我真的大条到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全世界都知道他喜欢我,就我不知道  (哈?)

  (一)

  有一次跑图,云野三塔图的门迟迟没开,我就在门口做哭哭动作,结果门开了

  后来跟W先生吐槽这件事“以后我再也不哭了!!!"

  W听了哈哈大笑,但是之后便沉默了,许久才冒出一句“别在别人面前哭就行了”

  我问为什么

  他说“不值得”

  那句“不值得”我疑惑了好久,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被前任甩不久,也是认认真真对待那段感情的,所以确实消沉了段日子,他心疼,同时觉得我前任压根不配和我在一起

  (二)

  黄鼠狼二次复刻的时候,在和好友闲聊时W传过来了,那我正时在和好友讨论最喜欢的装扮,我说“真的超爱狮子加黄鼠狼啊!”

  W以前的装扮都是不固定的,唯独撞见我和好友那次聊天以后永远都是狮子加黄鼠狼

  我曾疑惑的问他怎么不换其他装扮了

  得到的是一句“我乐意"的回答

  (三)

  和W还是萌新的时候,遇到啵啵第一次复刻,在云野玩对着陌生卡卡拼命啵啵,正好W传我找我跑图,看见我对一个小黑啵啵,飞快向陌生卡卡点了火,然后拉着我跑了

  跑图跑到一半冷不丁来一句“可惜了我霞谷没毕业”

  “不然真想拐跑你”他又说

  我“啊?”

  接着无论我问什么他都拒绝回答

  后来W为了光速毕业霞谷一直找人互心,期间的复刻都没换

  (四)

  如果我传他,看他在忙就回遇境,无论他在干什么,带萌新也好,当车头也好,都会放下当前的事来找我

  (五)

  如果我在线,他一上线就会传我

  啊……天真的我那时候真的以为是关系很好的兄弟情  

        (六)

  三次里的事了,我和W是高中三年一直同一个班

  我高三模拟考的时候一直心态没稳没考好,而且过几天就高考了

  为了沾沾喜气特意买了个小红本子,试图集齐班里同学的祝福

  W嫌麻烦,认为写一个人就会冒出很多个人让他写,于是死活不愿意写,但是又别扭的叫我留一页给他,不许让别人写掉了

  第二天又偷偷塞给我一张书签,严肃的跟我说这是他所能送出的最好的祝福了,我定睛一看这是高一即将文理分班的时候,给玩得好的同学写的,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祝福

  给W写的是“考的都会蒙的都对”

  当天晚上W用q给我发了好长一段话,简要概括是这样的

  这是你高一的时候你写给我的书签,不知道你还记不记  得,可能你已经忘了,但是我一直是很珍惜的保存着,不像他,你给他写的估计他早就扔在哪个角落了吧(这里的“他”指的我前任,我们三个一直是一个班的)

  是高中收到的第一个祝福,很珍惜,虽然说这招借花献佛以及祝福的内容可能不太适合你,但是确实是我能拿出的最珍重的祝福了,希望你高考顺利!

  傻子似的,怪不得他平时做题洒脱不羁,老师总是吐槽他平时作业超低的正确率和考试超高的正确率是不是同一个人写的

  感情是一直按照我书签那句祝福做的

  但是真的很感动



  不是说完全没看出来W喜欢我,我隐约是有点感觉W对我的态度和他对其他人的不同,但是我不敢往深处想,我其实是有点自卑的,W人特别好,我不想自作多情,所以在他很多次隐约的暗示中都装聋作哑,自我催眠觉得我们就是关系很好的兄弟

配图是和W在一起后的聊天

未完待续……

桃桃桃悦
玩了三年的挚友突然向你表白,你...

玩了三年的挚友突然向你表白,你会作何反应?

(修改版)

  说实话,当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时我真的是挺懵的,很清晰的记着那是2021.6.25的下午,我找了W约好一起在光遇献祭,因为我比较菜,不会直飞,而他已经是老车头了

  W是我从高一一直玩到毕业的好兄弟,怎么说呢,两个人三观以及兴趣爱好都挺相合的,不过我以前一直很珍惜这种知音,并没有考虑更进一步的发展

  我是一个话痨,玩游戏的时候总是喜欢聊这聊那,也是从旁人口中得知他喜欢一个女孩一直没去表白,作为他的好兄弟,看他以前坚决拒绝女孩心意,凭实力孤寡,已经看不下去了

  兄弟,犹豫就会败北!既然喜欢干嘛不去追呢?

  “你要真喜欢,...

玩了三年的挚友突然向你表白,你会作何反应?

(修改版)

  说实话,当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时我真的是挺懵的,很清晰的记着那是2021.6.25的下午,我找了W约好一起在光遇献祭,因为我比较菜,不会直飞,而他已经是老车头了

  W是我从高一一直玩到毕业的好兄弟,怎么说呢,两个人三观以及兴趣爱好都挺相合的,不过我以前一直很珍惜这种知音,并没有考虑更进一步的发展

  我是一个话痨,玩游戏的时候总是喜欢聊这聊那,也是从旁人口中得知他喜欢一个女孩一直没去表白,作为他的好兄弟,看他以前坚决拒绝女孩心意,凭实力孤寡,已经看不下去了

  兄弟,犹豫就会败北!既然喜欢干嘛不去追呢?

  “你要真喜欢,我可以帮你去追的!”事关好兄弟的幸福,我放下豪言壮语

  “你帮不了我的”W语气很平淡

  “怎么?我可是成功撮合好多对的,不信我?”我忿忿不平地反问

  那个时候已经到重生之路了,他牵着我的手走到了路旁高空的椅子上,我总觉得那天的重生之路的天空特别蓝,蓝到让人沉溺,让人手足无措,让人忘不了

  最让我忘不了的还是W对我说的那句话

  “因为我喜欢的是你啊”

  脑海里轰的一下就炸了

  喜欢谁?

  我?

  他刚刚说喜欢我?

  我没看错吧?

  其实在这之前就有人对我说过W喜欢我的事情,我从来都是一笑而过,因为W和我相处的过程中他从来没有在眼中透露出一丝类似于“喜欢”的情绪,而我,从小跟男孩玩到大,是一帮男生铁的不能再铁的“好兄弟”,对于情感方面也是大条的彻底

  在这一瞬,我想到之前闺蜜兼同桌S的话“你也不想想班里有多少女生玩光遇,W就加了你一个,我还是因为沾你的光才加的他,他还天天带你跑图,醒醒吧姐妹,你看过他在班上跟哪个女孩走的近?对谁都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他要是不喜欢你我把我手机吃了!”

  我还记得当时义正言辞的对S说“S小姐,请你不要随意揣测我和W感人的兄弟情”

  啊啊啊!真打脸……

  那些曾经能圆滑拒绝他人心意的话,我愣了愣,硬是没说出来

  “是……什么时候的事?”

  “高一”他回的很快

  原来这么早……你就喜欢我了啊

  “……你藏的好深啊”

  然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为什么会喜欢我?”

  W说出了原因“因为我觉得你够开朗,透着份灵性,还有点傲娇”

  噗,我哪里傲娇了!

  然后当天我被这个消息炸的太慌乱了,拼命找话题盖过,W也就再也没提起这个话题

  (当然是用小号的啦!怎么能让W先生看见我写这个呢对吧?原本是打算在微博写的,可惜不会长微博,真是可恶啊……)

未完待续

殷泽小萌

论妹妹和小可爱同时出现

我莫名的成了家长

但是这是社恐牛杂症人士的修罗场吧

我还没跟小可爱说完下次再一起跑图

小可爱就走了  我连拜拜都没打出来

垃圾键盘为啥那么小

我妹妹和我鸡同鸭讲

我和小可爱说话她以为我是和她

我和她说话她以为是和小可爱

这是什么人间地狱

不知道小可爱咋想的

流泪猫猫头

图三雪人这个衣服真是大长腿的说

图四瞎弹 老妹不配合拍照只能这样

论妹妹和小可爱同时出现

我莫名的成了家长

但是这是社恐牛杂症人士的修罗场吧

我还没跟小可爱说完下次再一起跑图

小可爱就走了  我连拜拜都没打出来

垃圾键盘为啥那么小

我妹妹和我鸡同鸭讲

我和小可爱说话她以为我是和她

我和她说话她以为是和小可爱

这是什么人间地狱

不知道小可爱咋想的

流泪猫猫头

图三雪人这个衣服真是大长腿的说

图四瞎弹 老妹不配合拍照只能这样

殷泽小萌

来年花开  还是那朵花吗

觊觎已久的拍摄  但是吧拍的素材只够这么剪   

人麻了   。但是舍不得删  

来年花开  还是那朵花吗

觊觎已久的拍摄  但是吧拍的素材只够这么剪   

人麻了   。但是舍不得删  

殷泽小萌

这是郡主头吧  

嘿嘿 有一个新穿搭出来了

这是郡主头吧  

嘿嘿 有一个新穿搭出来了

雨落日辞

纪念遇见

纪念我在光遇遇到的那个朋友

我和他的相处时间很短,但是我却记住了他

我和他的相遇在暮土的螃蟹架旁,他只是一个坐在椅子上的小黑,我记得他对我说:“你也来挂机收火吗?”我回了一句,他对我说他蜡烛少,结果一报……行吧,我蜡烛没有一个比的过他

我和他点了火,却发现我们俩的建模出奇的相似,我白斗,他红斗

我们又上了椅,他惊讶到:“哇,好像!”我们聊了聊最近的活动,他跟我说他要换圣诞红斗,要集蜡烛,所以我们就出一个蜡烛加好友

他说话很直,很让人来气,但又有少年的意气风发

他告诉我,他叫莫

行,我记住他了

他会带我跑图,我教他训龙,他和我一起戴黑脸或黄鼠狼面具,我们一起装萌新去骗...

纪念遇见

纪念我在光遇遇到的那个朋友

我和他的相处时间很短,但是我却记住了他

我和他的相遇在暮土的螃蟹架旁,他只是一个坐在椅子上的小黑,我记得他对我说:“你也来挂机收火吗?”我回了一句,他对我说他蜡烛少,结果一报……行吧,我蜡烛没有一个比的过他

我和他点了火,却发现我们俩的建模出奇的相似,我白斗,他红斗

我们又上了椅,他惊讶到:“哇,好像!”我们聊了聊最近的活动,他跟我说他要换圣诞红斗,要集蜡烛,所以我们就出一个蜡烛加好友

他说话很直,很让人来气,但又有少年的意气风发

他告诉我,他叫莫

行,我记住他了

他会带我跑图,我教他训龙,他和我一起戴黑脸或黄鼠狼面具,我们一起装萌新去骗人

在云野终点,他带我看曾经的雨林,我差点脚滑掉下去,他在那边笑,结果他也脚滑掉下去了

我们俩一次去跑图,跑水试练时,我戴了矮人,结果……在一个地方黑了无数次,他无奈到:“下次不许再戴了,来,我陪你去换”我才发现,他好像没有矮人

我也有理由笑他了

他和我说想换潜海季的那条裤子,在白棉裤复刻时换了白棉裤,结果没矮人穿的像条蛆,被我笑了

可因光而遇,也因光而散

他慢慢不上线了,在我做潜海季任务二时,他突然过来,说要互心,却先解了一级亲密度,我疑惑,但互完心,他直接下了

我再也没见他上线,不是拉黑,他一直穿着离开时的那白棉裤配黑脸,好丑

我是一个念旧的人,我从不拉黑别人,所以他一直在我的特关里

我今天在互火完离开时,突然觉得我好像给他点火了,急忙去看,想到我刚刚好像没看到他这建模

但是我还是想念那个开朗的少年

我想对他说几句话,但我不知道他能否看到:

莫啊

你可没换潜海季的裤子啊

你错过了搓澡巾啊

我找不到原本的雨林怎么去了

我的蜡烛数量很多了,超过你了

你在现实生活中也要好好的,我帮你看着你光崽

祝你……平平安安

希望再见





殷泽小萌

再次路遇小可爱

第二张骑士跪太匆忙了拍坏了

但是还是忍不住删

呜呜  等我有空一定要拉着小可爱跑图拍照

再次路遇小可爱

第二张骑士跪太匆忙了拍坏了

但是还是忍不住删

呜呜  等我有空一定要拉着小可爱跑图拍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