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因陀罗

13.1万浏览    1216参与
心臓は一つだけでいい

为什么同人图里因陀罗的老虎都好大只!我喜欢因陀罗就是因为精二小老虎跟她性格的反差萌!!


平日里一口一个“老子就是因陀罗”,一边活动手腕一边跟在维娜后边叫嚣着“主子,今天我们打谁!”的街头小混混,在面对罗德岛赠送给自己精二的同伴时,不满简直写在脸上了:“哈?这么小这么弱的小老虎,也配和老子一起战斗?老子要主子那样三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被主人嫌弃的小老虎表情似乎有些委屈,耳朵也无力地耷拉下来了,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小肉爪吧嗒吧嗒勾着因陀罗的裤脚。面对这样可怜巴巴的一只小家伙,因陀罗虽然嘴上说着“什么嘛,就这么喜欢老子吗”然后还是收下了呢(。)


隔天,博士路过罗德岛食堂时,听到了一个熟悉...

为什么同人图里因陀罗的老虎都好大只!我喜欢因陀罗就是因为精二小老虎跟她性格的反差萌!!


平日里一口一个“老子就是因陀罗”,一边活动手腕一边跟在维娜后边叫嚣着“主子,今天我们打谁!”的街头小混混,在面对罗德岛赠送给自己精二的同伴时,不满简直写在脸上了:“哈?这么小这么弱的小老虎,也配和老子一起战斗?老子要主子那样三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被主人嫌弃的小老虎表情似乎有些委屈,耳朵也无力地耷拉下来了,小心翼翼地伸出一只小肉爪吧嗒吧嗒勾着因陀罗的裤脚。面对这样可怜巴巴的一只小家伙,因陀罗虽然嘴上说着“什么嘛,就这么喜欢老子吗”然后还是收下了呢(。)


隔天,博士路过罗德岛食堂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但语气却是从未听过的温柔,“哦~哦~不要着急慢慢吃吧~喂!给我再拿些肉吧!就这点,完全不够这孩子吃!”(←精二后交谈语音)


55555,好喜欢小混混和她的小老虎哦,小老虎和小混混都好可爱


吃牛乳糖咩

!?

我选了资深干员和近卫。。以为会出拉普。结果是那个传说中的女人!我疯了,因陀罗我也挺喜欢,正好我这里有王小姐

顺便,b服求好友(我就这几个六星五星好非啊)

!?

我选了资深干员和近卫。。以为会出拉普。结果是那个传说中的女人!我疯了,因陀罗我也挺喜欢,正好我这里有王小姐

顺便,b服求好友(我就这几个六星五星好非啊)

月英
少传一张这个没背景好像好点

少传一张
这个没背景好像好点

少传一张
这个没背景好像好点

月英

我太弱了 画不出背景p了一个。
p3草稿
p2全图

我太弱了 画不出背景p了一个。
p3草稿
p2全图

树叶过河

离别是你我的再次相逢

    十

由于六道仙人提出要选拔继承人,因陀罗提前回来了,阿修罗这个竞争者高兴的简直要喜大普奔,因陀罗相比之前力量更加强大,写轮眼的运用更加完美,六道仙人都对其给予极大的肯定。父亲都这么说了,哥哥肯定能满足了吧?不会再走了吧?阿修罗觉得所谓选拔肯定就是走个形式,毕竟近几年自己在忍宗的时间更长,力量也有所进步,阿修罗哪怕没别的心思架不住有心人的增多,哥哥选拔胜利就能堵住这些人的嘴,毕竟自己怎么可能赢的了哥哥呢。因陀罗感觉则更加复杂,细腻的心思让他敏感的察觉到父亲有些偏向阿修罗的态度,但是父亲向来更疼爱小嘴叭叭的幼子也无可厚非,即使在外修炼阿修罗追来跟自己叭叭忍宗时事八卦的...

    十

由于六道仙人提出要选拔继承人,因陀罗提前回来了,阿修罗这个竞争者高兴的简直要喜大普奔,因陀罗相比之前力量更加强大,写轮眼的运用更加完美,六道仙人都对其给予极大的肯定。父亲都这么说了,哥哥肯定能满足了吧?不会再走了吧?阿修罗觉得所谓选拔肯定就是走个形式,毕竟近几年自己在忍宗的时间更长,力量也有所进步,阿修罗哪怕没别的心思架不住有心人的增多,哥哥选拔胜利就能堵住这些人的嘴,毕竟自己怎么可能赢的了哥哥呢。因陀罗感觉则更加复杂,细腻的心思让他敏感的察觉到父亲有些偏向阿修罗的态度,但是父亲向来更疼爱小嘴叭叭的幼子也无可厚非,即使在外修炼阿修罗追来跟自己叭叭忍宗时事八卦的时候虽然有点影响修炼但自己心里也是高兴的,而且这让极少回忍宗的因陀罗回来后不至于对忍宗情况两眼摸黑的跟人交流。但是那些阿修罗身边的臭虫们....你们给我离阿修罗远一点啊啊啊啊,太近了你们想干嘛?!过于凛冽的气息席卷而来,阿修罗当然第一时间给哥哥顺毛,但是其他人...哪怕有阿修罗在也扛不住因陀罗的眼刀了,溜了溜了。选拔任务内容很快就出来了,是分别解决两个村子的用水问题,因陀罗一如既往雷厉风行,当天就收拾完毕准备出发,连带着阿修罗的拖延症也被迫暂时痊愈,想和哥哥在路上多相处一会儿嘛,兄弟俩就这样一起上路了。

十一.

    哥哥,你能给我一块查克拉结晶吗?阿修罗问,我想带着一点哥哥的力量当护身符。对普通人来说难如登天的查克拉结晶化对兄弟俩却已经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了。路途遥远,哥俩还没到分道扬镳的时候,途中休息时阿修罗这样说道。毕竟他是第一次要独自到离忍宗那么远的地方,有点不安,因陀罗能说什么呢?当然是选择满足他啦。给,给大块的,这么大够吗?然后他看着阿修罗高高兴兴的把阴结晶戴在脖子上,然后高高兴兴的凝出阳之力的查克拉结晶,再高高兴兴的递给自己。......都是套路,肯定是阿修罗交的狐朋狗友教坏了阿修罗,等这件事了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们(被甩锅的狐朋狗友:嘤嘤嘤)。分别之际,阿修罗在哥哥严肃的目光下歇了打滚卖萌跟哥哥一起挨个村解决问题的心思,兄弟俩带著对方的查克拉和对方(主要是因陀罗对阿修罗)的担忧分别到了任务中的村子。对于被深受神树残枝摧残的村庄,因陀罗虽然心思细腻头脑精明,但做起事来简直是大力出奇迹的作风,无视村民的恳求,以一己之力先是打出了地下水解决燃眉之急,再以写轮眼摸清问题根本所在的神树残枝的脉络,一边为村民解毒的同时一边和神树死磕,有阿修罗的结晶在身边也不用担心用眼过度。反观阿修罗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家伙,简直一言难尽,之前说过这家伙是拖延症患者啊,一路走一路玩,把哥哥给的查克拉结晶那么大,磨的光滑圆润,结晶屑妥善保管,留着跟自己的阳之力混合着玩,(他老早就想这么干了,但父亲不让他瞎整)就这样到了目的地,以旅人身份跟当地人你来我往同吃同住为村民调理身体,健康问题仙人体阳之力没在怕的,阴之力的碎屑玩的差不多了(但也不敢乱扔就放在身上打算回家前秘密销毁)甚至摸清了当地姻亲关系,才发现有问题的是神树。

   PS:六道仙人不让阿修罗玩阴之力是有原因的,阴阳之力根据比例和混合方式不同就会变成不同的东西,森罗万象,高级如因陀罗阿修罗这种正常的天赋强的孩子,低级如求道玉,但更多的可能是弄成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黑绝,弄不好就会伤害阿修罗的。

十二.过去与未来

    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阿修罗注视着眼前的神树枝桠。他自己就是玩木遁的,对植物有着天然的亲和,甚至从小时候起就能隐隐听到草木的声音。但是眼前的神树枝,说它是死物吧,它还活着还能祸害人,说它是活的吧,但阿修罗感觉不到任何生命的感觉。感觉有点像自己玩废的和阳之力混的面目全非的阴之力碎屑,这些碎屑也是这样,有着活物的一些特征却完全没有生命的感觉。阿修罗把这些碎屑拿出来看了看,以此为媒介试图跟神树沟通...这个作死的行为如果六道仙人看到了一定会揍熊孩子一顿,可他不知道。神树是这个星球力量的具象化,是整个世界,也是祖母大筒木辉夜,有着极其特殊的神秘力量,哪怕只是一截残留的枯枝,与神树沟通的结果就是刺激了这截枝桠,让阿修罗看到了一些不应该看到的画面,比如未曾见过的祖母辉夜姬,比如那由父亲和叔叔联手造的月球,比如六道仙人最终选择了自己做继承人,比如哥哥死在了自己刀下...不多的画面,却让阿修罗浑身上下一个激灵,拖延症再一次被迫痊愈了。

    因陀罗由于任务完成的早,早早就回了忍宗,六道仙人坚持等阿修罗回来再宣布结果,没问题,就是可能要等挺长日子了,对阿修罗对拖延症因陀罗可是了解得透透儿的。接下来就是枯燥乏味的忍宗管理训练日常,严格等级瞬间max,整个忍宗也瞬间哭爹喊娘,思过室再次人满为患,却只能在因陀罗的实力面前瑟瑟发抖。六道仙人问因陀罗是不是对他人太严苛了,毕竟普通人是很难跟得上天才的标准的,但因陀罗觉得自己不在的时候父亲和阿修罗太惯着忍宗的人了,否则他们能做得更好,也不会有那么多人钻制度的空子。在因陀罗因为太想...太担心阿修罗而去找他之前,阿修罗通过一番跟因陀罗如出一辙大力出奇迹的骚操作结束了考验,飞速回到了忍宗。阿修罗才不相信那些莫名其妙的画面呢,那些一定是那个树枝妖怪的幻术,因陀罗从来没用写轮眼的幻术伤害过阿修罗,通常只是用幻术逗他玩,给他看一些好玩的东西,但是这节树枝的“幻术”让阿修罗明白了什么叫幻术险恶。

战狼@君念今天更新了吗
那就请你保护我吧,因陀罗(拍肩...

那就请你保护我吧,因陀罗(拍肩)

草草草今天如果不是上课我就会直接跳起来表演尖叫鸡了草

那就请你保护我吧,因陀罗(拍肩)



草草草今天如果不是上课我就会直接跳起来表演尖叫鸡了草

树叶过河

离别是你我的再次重逢

六。仁慈与残酷

疾病仍在蔓延,有的人为了躲避死神的镰刀不惜千里迢迢赶来忍宗只为了能获得些许安全感,但是哥哥快撑不住了啊。阿修罗第N次用阳之力覆盖在掌上,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帮助哥哥温养使用过度的眼睛的同时聊着忍宗最近的各种八卦,其内容之丰富让因陀罗怀疑阿修罗是不是要从事情报或者狗仔队工作了。但阿修罗心里清楚他有多痛恨自己的无力。如果我能更聪明,更有用就好了。可是即使他对医疗知识吸收良好,即使他的阳之力是才是生机的力量,即使由于对植物的特殊感应他知道应该用哪种草药可能见效了,但是这种不纯熟的方法,不完善的药,他怎么敢给已经很可怜的病人用呢,倒是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多,忍宗的治安开始更加忙碌,思过室简直...

六。仁慈与残酷

疾病仍在蔓延,有的人为了躲避死神的镰刀不惜千里迢迢赶来忍宗只为了能获得些许安全感,但是哥哥快撑不住了啊。阿修罗第N次用阳之力覆盖在掌上,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帮助哥哥温养使用过度的眼睛的同时聊着忍宗最近的各种八卦,其内容之丰富让因陀罗怀疑阿修罗是不是要从事情报或者狗仔队工作了。但阿修罗心里清楚他有多痛恨自己的无力。如果我能更聪明,更有用就好了。可是即使他对医疗知识吸收良好,即使他的阳之力是才是生机的力量,即使由于对植物的特殊感应他知道应该用哪种草药可能见效了,但是这种不纯熟的方法,不完善的药,他怎么敢给已经很可怜的病人用呢,倒是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多,忍宗的治安开始更加忙碌,思过室简直人满为患,他们把忍宗当成什么地方了,可恶。当然,因随着陀罗的一条条冷酷而有效命令下达,忍宗仍是大体平稳,但对于那些已经身染疾病的人及其亲友显然太残酷了,这导致了这些绝望之人的反弹。因此,在父亲的支持下,阿修罗把无论思过室,还是平民中已经无法再医治的病号划拉划拉,带到与忍宗不远不近的一处废弃的村庄隔离开来,(由于疫病,很多村庄死的死逃的逃)由阿修罗组织自己的身体较为强健的敢死队,本着人道主义去帮助这些被因陀罗放弃治疗的人,虽然靠着忍宗救济吃不饱但也饿不死,总比被扔到外面自生自灭强。和阿修罗大人的仁慈相比,因陀罗大人实在是太残酷了,有些人心想。阿修罗到底是个善良孩子,那些将死之人,阿修罗想帮就帮吧,反正仙人体的阿修罗不会生病,自己最近很忙也没时间陪阿修罗,他能高兴就好,其他的有我这个哥哥兜着呢,因陀罗心想。

七.善良与残忍

    因陀罗发现不对劲的时候阿修罗已经研究出拿得出手的成果了,毕竟这种封闭性的,充满病气的空间里每天死几个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了,谁会在乎是怎么死的呢如果忽略这间充满了囚禁痛苦的低吟的笼子和喷溅形血迹的房间的话,因陀罗还是很为阿修罗的进步和成果高兴的。但是这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忽略的啊!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因陀罗第一次用这种语气跟阿修罗说话。我在做什么?我当然知道啊,我在帮哥哥,阿修罗很委屈。为什么不行呢?最开始是犯了重罪的人,然后是到了后期病入膏肓的人,然后...无论是治疗方法或是药物,不经过真人真病的实验的话是没办法救人的,否则就是杀人。这些生命已经充满了绝望与罪孽,虽然有的自愿有的非自愿,但是他们仍能在我的帮助下为更多人的幸福作出贡献啊,最重要的是这样就能帮助哥哥了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忍宗,为了哥哥你,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最终争吵结果是因陀罗带着愤怒和无可奈何的心情败在阿修罗的眼泪之下,他从来舍不得让阿修罗哭的啊,阿修罗是好心而且这件事自己也有责任。但这件事绝不能让更多人知道,那些阿修罗的助手来发幻术解决掉,因陀罗在以雷霆手腕暴力拆屋扫尾的时候这样想,绝不能让阿修罗再沾上这些东西了。阿修罗无条件答应了因陀罗的所有要求,他从来都很听哥哥的话,从来。

八.聚与散

    阿修罗在时疫时期的行为和最终研究出治疗方法的结果让他在忍宗大大刷了一波声望,毕竟一个天才做出成果毕竟因为是天才,但一个前期吊车尾后期中上游的问题儿童(青年?青少年?)有此成果就很了不得了。忍宗的人气也水涨船高,人们相信能打败可怕的病魔的地方一定是老天爷眷顾的地方,整个忍宗一片欣欣向荣之际,因陀罗却在收拾包袱准备离家出走,不是,是准备离家修行。阿修罗在他身边bb叨的试图挽留这个已经很强却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强的哥哥(参考身边成绩满分100却想考1000的学神),然而阿修罗也知道在忍宗哥哥已经是除了父亲无敌的寂寞了,但是...但是他就是舍不得啊。仙人体的成长进步稳定而又缓慢,远不如哥哥仙人眼对力量已经成熟的运用,他从来赢不过因陀罗,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毕竟哥哥辣~么~厉害,咳咳不对,——哥哥你就不要走了嘛~,——不(冷漠拒绝)那间地下室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但因陀罗对这件事的心理阴影显然还没过去,看着阿修罗回到忍宗后仍然看向自己充满了仰慕和亲近眼神清澈的阿修罗,想到那间地下室的惨状,一直一切尽在掌握的因陀罗突然感到了恐惧,说不上来是恐惧什么,是阿修罗变得邪恶?可阿修罗本质上仍是个好孩子,怕他与阿修罗理念不合最终阿修罗会离开他?可阿修罗心里理念怎么可能有哥哥重要。所以还是自己太弱了吧,弱到阿修罗因为担心他做出这种事情。力量是必须的,因陀罗想到。

九.进步与停滞

    随着时间的推进,宛如树木生稳了根就会抽枝发芽,阿修罗对阳之力的运用越发纯熟,受阿修罗不自觉外溢的阳之力的影响,只要是温度适宜的时候,阿修罗经常往来的地方永远欣欣向荣,开朗性格使然与忍宗的人们相处也是越发如鱼得水。与之对比,因陀罗的修行却遭遇了瓶颈,那种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再进一步的无力感让因陀罗越发焦虑,连来看望他传递忍宗新资讯日常保养血轮眼的阿修罗都吃了闭门羹。所以我终于有机会出场了吗?大筒木胎盘*学名黑绝的生物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兄弟俩平时几乎形影不离的生活方式让黑绝的行动无形中收到很大掣肘,哪怕时疫时期因陀罗也是忙成一只陀螺,哪有时间吃黑化大餐?倒是阿修罗这个弟弟,很是有点白切黑的意思,本来让黑绝很满意的,但问题就是这个弟弟太听哥哥的话了,如果因陀罗不赞同无限月读的计划阿修罗即使已经召唤出十尾也能干出来再封印回去的事儿来,更不用说这计划需要夺走因陀罗的眼睛。直到因陀罗离家出走,不,是离家修行,阿修罗哪怕再频繁的来往于此地和忍宗,也架不住黑绝24小时见缝插针的对本就因瓶颈而日渐暴躁的因陀罗的洗脑。以失去重要的东西为代价获得力量的受诅咒的眼睛吗...因陀罗坐在紧闭的房屋黑暗中用几乎要把眼睛压坏的力度捂着。重要的父亲的忍宗,重要的阿修罗,如果他们不在了那么自己获得力量又有什么意义呢?而且自己是铁板钉钉的少宗主,自己在阿修罗心里的地位....哪怕阿修罗身边多了那么些狐朋狗友的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自己叫他的名字,阿修罗无论在跟谁说话,都会把目光专注于自己身上...我不会失去的...(所以我也没办法变强了吗)

树叶过河

因修文 离别是你我的再次重逢

为爱发电的因修短文,可能有点OOC,新手上路,不喜别喷

    曾经的阿修罗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穿过胸膛的手带来的剧烈痛感在胜利的喜悦下反而没那么不可忍受了,反而对面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睛爆发出了剧烈的情绪。是的,他即将迎来死亡,但是他知道他赢了。

一。哥哥和弟弟

        尼桑,是阿修罗第一个会说的词,对因陀罗来说其意义不亚于幼崽第一次叫妈妈,当然他不是阿修罗的妈妈,事实上连因陀罗也没见过母亲,好像他们兄弟俩是父亲凭空捏出来的一样(你真相了因陀罗),阿修罗小小的手手用尽全力握住了...

为爱发电的因修短文,可能有点OOC,新手上路,不喜别喷

    曾经的阿修罗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穿过胸膛的手带来的剧烈痛感在胜利的喜悦下反而没那么不可忍受了,反而对面那双漂亮的红色眼睛爆发出了剧烈的情绪。是的,他即将迎来死亡,但是他知道他赢了。

一。哥哥和弟弟

        尼桑,是阿修罗第一个会说的词,对因陀罗来说其意义不亚于幼崽第一次叫妈妈,当然他不是阿修罗的妈妈,事实上连因陀罗也没见过母亲,好像他们兄弟俩是父亲凭空捏出来的一样(你真相了因陀罗),阿修罗小小的手手用尽全力握住了因陀罗的手指,可爱的肥脸蛋让人忍不住凑上去撮一口,但是哪怕六道仙人也没办法越过长子的防线这样干过一次,因陀罗对阿修罗的爱护忍宗人人有目共睹。从此他就多了个弟弟,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我会照顾好他的,因陀罗想着,我们永远在一起吧。

二。天才和笨蛋

        天赋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哪怕因陀罗和阿修罗是兄弟,同时拥有六道仙人的血脉,比起因陀罗的一点就通一教就会,阿修罗好像五个手指分不开叉似的,无论是学习还是战斗,都没有因陀罗那么优秀,哪怕于整个忍宗也属于吊车尾无疑了,但是问题不大,忍宗的管理者们如此想到,毕竟是次子,在有了天才长子的前提下次子普通一点反而是件好事。但是问题不大,因陀罗如此想到,阿修罗再笨也是我弟弟,但是阿修罗却被那些闲言碎语给整的偷偷哭了(阿修罗是藏起来了的,但是架不住因陀罗有弟弟雷达啊),那些见高踩低的愚蠢的弱者我自然会教训他们,我如果更加强大的力量,就没人能伤害阿修罗了吧,我会永远保护他。

三。阴与阳

        进入了十几岁的中二,不是,是青春期,人的思维能力就有了质的飞跃,表现于因陀罗这种天才上,就是他创造了忍术,通过手势改变查克拉的运行,从而演变成以查克拉为基础,以手势为方法的千变万化的忍术。而表现于阿修罗这种吊车尾,他好像更加善于与忍宗的各种人沟通,而且爱往森林里跑,对着树木花草说这别人听不懂的话,书籍也能静下心看进去了(虽然只看自己感兴趣的),但是战斗方面虽然战意不足但凭着皮厚血量足也能看得过眼,从让人担心的吊车尾变成了普通的偏科少年。而父亲,则开始了对兄弟俩关于针对二人特点的教导。阴与阳,仙人眼和仙人体,天才如因陀罗当然会使用自己的写轮眼,但是这样系统的学习还是对他受益匪浅。而阿修罗他。。。嗯,睡的真香。

四。生存与死亡

        说我上课睡觉啥都没学会,被父亲家法处置了的人,你们在造谣,是红果果的污蔑!至少前半句话是!我要告诉哥哥把你们关到思过室。阿修罗气哼哼的像只河豚想到,我才没有啥都没学会呢,阴阳相合生森罗万象嘛,但是哥哥只有阴之力,我只有阳之力,所以说。。。嗯。。。我应该管哥哥借点阴之力玩玩嘛?(美得你,没学会走就想跑的课上觉皇)但是现在好像不是拿这种事麻烦哥哥的时候,忍宗最近出现了一种流行病,发烧呕吐浑身长痘,而且会死人的。虽然忍宗的人因为有查克拉大部分身体强健,但总有例外。忍宗以外的地方据说已经非常严重了,父亲和哥哥为了治疗病人安抚人心已经好几天没着家了,而阿修罗则有了机会偷跑出去,然后直面了死亡。

五。生存与死亡(二)

        由于父亲和忍宗的保护,因陀罗和阿修罗是真的第一次看到人的尸体。对,是人的尸体而不是尸体,在曾经天天往森林里浪的日子里,阿修罗由于实力不济只有有哥哥的陪同才敢通过树冠的隐蔽才敢往森林深处探索未知,见识了生命的多彩和磅礴力量的同时,不止一次看到过各种生物的捕猎,为了生存和繁衍,每一次捕猎都是堵上自己的性命去猎取其他对生命。弱肉强食不过如此,有一次兄弟俩从一只老狼口下救了一只很可爱的小鹿,因陀罗觉得能让弟弟高兴就好,而阿修罗虽然觉得自己应该没做错什么,但那匹狼的眼神让阿修罗做梦都忘不掉,这可能是狼生中最后一次捕猎了吧,阿修罗去找过狼,但再也没见到过。看着由于亲人朋友的死亡表情或是悲戚或是麻木的人,那么人类呢?人类花样繁多的死亡能带来的是什么?因陀罗想着。那么人类呢?人类花样繁多的死亡对其他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呢?阿修罗想着。

(未完)

bwyatt

之前準備考試去了有好一陣子沒畫什麼東西,瞎湊湊吧

之前準備考試去了有好一陣子沒畫什麼東西,瞎湊湊吧

wwww

同样是挡一近卫啊
这就是你红刀哥(虚假)漏怪的理由??

同样是挡一近卫啊
这就是你红刀哥(虚假)漏怪的理由??

非洲难民火火

因陀罗太帅了于是随便摸了一张。
马克笔拍下来然后电脑改了一下背景打了字。

p2超凶。

因陀罗太帅了于是随便摸了一张。
马克笔拍下来然后电脑改了一下背景打了字。

p2超凶。

金真孤/蘑菇
陀陀你快来,我岛有你王x2

陀陀你快来,我岛有你王x2

陀陀你快来,我岛有你王x2

老兔子
😱😱😱突然出了两个因陀罗...

😱😱😱突然出了两个因陀罗,受宠若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单词条治疗被划掉变空词条都肯来我岛的阿因,纪念一下(˘̩̩̩ε˘̩ƪ)!!!

😱😱😱突然出了两个因陀罗,受宠若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单词条治疗被划掉变空词条都肯来我岛的阿因,纪念一下(˘̩̩̩ε˘̩ƪ)!!!

大山深处修炼万年的火龙guo

时隔俩个半月我终于能说那句话了!有了因陀罗狗就狗,谁和你是好朋友!我终于满干员了啊啊啊啊啊啊!

时隔俩个半月我终于能说那句话了!有了因陀罗狗就狗,谁和你是好朋友!我终于满干员了啊啊啊啊啊啊!

洛依德
“老大————!” 突然扑过来...

“老大————!”

突然扑过来的小脑斧www


“老大————!”

突然扑过来的小脑斧www


棉狼Rucaz

接上篇。


诗sir: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接上篇。



诗sir: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衔烛

【推进之王X因陀罗】 独行者

  真是只敏捷的小猫。我认识的维多利亚人中,很少有比得上她的。

  她不停朝我出拳,如果不是因为没有武器,或许我早就被击中了——她拳上的指虎和我的铁锤比起来,确实很难算作武器。

  但这点劣势似乎让她更加兴奋,每次被我用铁锤推开,她都会立刻再次出拳。虽然她的战斗方式实在显得幼稚。

  “啊啊啊,本大爷来啦!这次一定会打到你的!”

  …她又来了

  还是像之前那样从正面发起进攻,毫无变化可言。她完全没想去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哪怕已经发觉这样的攻击还没打到我一下。...

  真是只敏捷的小猫。我认识的维多利亚人中,很少有比得上她的。

  她不停朝我出拳,如果不是因为没有武器,或许我早就被击中了——她拳上的指虎和我的铁锤比起来,确实很难算作武器。

  但这点劣势似乎让她更加兴奋,每次被我用铁锤推开,她都会立刻再次出拳。虽然她的战斗方式实在显得幼稚。

  “啊啊啊,本大爷来啦!这次一定会打到你的!”

  …她又来了

  还是像之前那样从正面发起进攻,毫无变化可言。她完全没想去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哪怕已经发觉这样的攻击还没打到我一下。

  她甚至没能让我扔掉嘴里的棒棒糖。糖在舌尖一点点融化,就快要吃完了。我开始有点不耐烦,得敲打她一下才行。

  她的破绽很少,其中一处便是袭来的拳头。我挥出铁锤,比之前加了不少力道。

  “彭!”锤头传来了沉重的打击感,我命中了她的右拳,她整个人都被打得飞了出去。她在空中调整着重心,没让自己砸向地面。

  这一次她没立刻回击,是下手太重了吗?我这样想着,刚刚似乎听见了骨头的碎响…

  其实在独行途中遇到这样的对手也不错,哪怕情况是像现在这样的明晰。她帮我找回了在家乡战斗时的感觉。

  那只好斗的小猫调整着呼吸,她摩挲着指虎的尖端,不像是才受了重击的样子。看来这不仅是只敏捷的猫,她的抗击打能力也不错。

  “啊啊啊啊啊!”

  她咆哮着向我冲来了,这一次有了些变化。她把重心压得很低,到离我还有几步的地方,又突然放慢了动作。

  我差点没能看清她接下来的行动——她的眼睛夺去了我大半的注意。那双眸中喷涌着火焰,完全不像是一位受挫的拳手的眼神。

  我有些喜欢她了。

  她倏地跳起,向我扑了过来。她的身上满是破绽,但我也来不及做出任何防御了。

  我向上抡起铁锤,限制着她出手的距离。

  “给我中啊!”她喊着,松开了拳头,用手掌打向我的脸。

  “啪”,嘴里的棒棒糖被扇得飞了出去,我没能看到它落向了哪里。

  锤柄震动着,这一次直接砸中了她未设防的胸口。我收敛了很多,她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还是有血顺着锤头落向地面。

  久违的血啊。

  她在地面翻滚了几圈,努力支撑着想爬起来,最终还是躺倒在地上。

  “呼啊…”她大口地喘着气,胸膛上下地起伏,“打中了,打中了…”

  像是在向我宣告着某种胜利,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大姐,你这么厉害,”她躺在地上,嘴角不断地淌出鲜血,“要不加入我们格拉斯哥吧,我挺想跟着你的咳咳咳…”还没说完,她就开始剧烈地咳嗽。

  大姐…我对这样的称呼有些恼火。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寻找棒棒糖掉落的地方。

  糖掉了就不能吃了…虽然只剩一点了。

  “大姐!”她又叫起来了,仿佛刚才喘气和咳嗽的都是另一个人,“你找这个吗?”

  我回过头,棒棒糖就在她手里。她是怎么拿到的?我想不明白。

  “这已经不能吃啦!”她盯着糖看了一会,“唔,剩的也不多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叫摩根赔给你一箱的!”她对着我笑,嘴角还留有不少血渍。

  她眼中的火焰熄灭了,变成了另一种特别的光芒。

  我看着她,听血滴在地面的声音,脸上传来了疼痛感。

  狮虎本该独行,

  但多一人陪伴,或许也不错。

 

 她后来真的给了我满满一箱的棒棒糖。

  ….真是只傻猫。

 【END】

 

附:因陀罗因陀罗啊!你还不来啊!我岛需要你啊啊啊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