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团西

64491浏览    215参与
普斯普冷脂

【团西】漂浮在浪潮之下

*只能放出开头部分,如果感兴趣的话麻烦移步红白网站:39002895*

背景是二战前的欧洲,库洛洛边做图书馆员边自办杂志
预警:战争场面提及。西索有p。包含库洛洛和路人角色的描写。有一些()相关内容和历史背景不完全相符


库洛洛用指尖捏起一张书页,摆动手腕翻过,再继续阅读下一页。如此重复,构成了他在图书馆某区域台口工作的大部分内容。近来咨询、借还书的读者少了很多,他便只要翻翻书、摆放下书架就好了。

有人摘抄记录,有人趴在桌子上睡觉,小型图书馆那掉灰的墙壁浸透忧郁,一种预感窸窸窣窣地从所有坐在椅子上的人们头上掠过。库洛洛对此不是没有了解。他有时会花出时间通读报纸上那黑白分明的铅字,...

*只能放出开头部分,如果感兴趣的话麻烦移步红白网站:39002895*

背景是二战前的欧洲,库洛洛边做图书馆员边自办杂志
预警:战争场面提及。西索有p。包含库洛洛和路人角色的描写。有一些()相关内容和历史背景不完全相符




库洛洛用指尖捏起一张书页,摆动手腕翻过,再继续阅读下一页。如此重复,构成了他在图书馆某区域台口工作的大部分内容。近来咨询、借还书的读者少了很多,他便只要翻翻书、摆放下书架就好了。

有人摘抄记录,有人趴在桌子上睡觉,小型图书馆那掉灰的墙壁浸透忧郁,一种预感窸窸窣窣地从所有坐在椅子上的人们头上掠过。库洛洛对此不是没有了解。他有时会花出时间通读报纸上那黑白分明的铅字,这种关注如同他对于现实的态度:并非热心,而是隔着展示柜的玻璃隔板冷静地都看上一眼。

人们的那种预感是一种对战争的焦虑,换句话说,是对钢刀般确定的命运的焦虑。这种命运会将所有人的人生一分为二,从孩子的头部斩断,从老人的小腿处斩断,但都永远无法再将断裂接合。它正从国家边际的黑麦上,弥漫到图书馆这个与幻想的交界地。不过,库洛洛只是抬头看了看钟表,下午四点,他打算将剩下的读者还书放上书架。

图书区域的光线有点幽暗,书架层层叠叠的影子静悄悄地投在地板上。库洛洛摆好了几本专著,又拿起一本自然界动物画集:铜版纸光滑,封面上印着大号的艺术字,沉甸甸的。其实,这本书他也翻过。图册对热带栖息地被破坏的长颈鹿,以及南极冰川上的企鹅都给出了适度的关切。主要是,作者还把人类的身体扭曲变形、画成不同动物的形状,这让库洛洛觉得有点滑稽。他在书架间正抬起手臂放书,突然感到自己的臀部被人用力捏了一下。

“西索,住手。”库洛洛转过头。

“怎么了,你不欢迎我来吗?”红发男子撩了下头发,目光还在库洛洛腹部流连了一会儿,好像要用眼神划开他的衬衫、看看那底下的肌肉似的,“你可是同意我在今天加入你的杂志社了。”

“没错,但我说的是五点来图书馆门前的街道上等我,我再领你去杂志社那儿。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

西索耸耸肩,似乎觉得这些都无关紧要。而且他记得,库洛洛不止一次翘班过。

“西索,你最近很闲吗。”

“是啊,”男子痛快地承认道,“说起我的那份‘工作’,已经没有必要现在再接新任务了。毕竟,如果所有街道都要加入一场狂欢派对,那时我行事就会更方便了。这种新闻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库洛洛不置可否。他想了想,觉得与其让西索在他摆放书架时还在身边缠着他,不如给他找点事做,安置他直到五点下班。于是他摆摆手,示意西索跟他来。正是这种冷淡,库洛洛才带来一种与众不同的完全的掌控感。西索觉得这挺有趣。

库洛洛把男子领到角落中的书架处,翻出一本书脊都褪了色的大厚本,砰地一下放在西索的手上,示意他用这个来打发时光。西索翻了个白眼,看上去兴味索然,终于还是拿着它走了。

等到库洛洛把所有的读者借书归位,已经快五点了。室内变得有点凉,透着水洗过般淡淡的傍晚光泽。他推着空推车返回台口,发现西索竟然坐在他的工位上,双手在桌子下可疑地动来动去,那本书在他面前摊开着,上面写着“吉尔斯·德·莱斯①”、“男童”、“断肢”等字样——西索在对着这本书公然手()。

不过,库洛洛没说什么,打断他把他带到图书馆门外的街道上去了。

杂志社的所在地离库洛洛工作的图书馆并不远,沿着河岸直走一会儿,再转过两个十字路口就到了。说是杂志社办公室,其实只是租了一栋小楼第二层中的房间。这楼房几近荒废,租金低廉,只是还提供着水电而已。踏上落着灰尘的楼梯,西索用余光扫扫断裂的扶手,又看看藏着不知多少年的污迹的地毯,说要是长时间待在这里的话,希望办公室里最好有个淋浴室。库洛洛打开楼梯旁的门,意思是让西索自己去看。

刺眼的光线从左边的玻璃窗直照进房间内,让室内变得过度曝光,那种白色亮得如同柚子果皮的内层。房间里聚着十几个人,有男有女,停下聊天向这边看了过来。

“西索,你先做个自我介绍吧。”

……

ST扬
《Book!》——致团长 全职...

《Book!》——致团长 全职猎人同人手绘创作

“我准备向他提出⼀个他不可能拒绝的条件。”

《Book!》——致团长 全职猎人同人手绘创作

“我准备向他提出⼀个他不可能拒绝的条件。”

海宮

西索莫羅的奇幻旅程2

西索莫羅的奇幻旅程 前篇

相隔一年半我竟然還在寫續集



窗外鳥鳴。西索在天色漸光的時候睜開眼睛。 

庫洛洛仍是那副從容樣子坐在床前,好像他不曾移動,也不曾闔眼。 

西索坐了起來,此時的他已經完全和昨天的搗蛋鬼判若兩人了。 

有些歷練。已經殺過人了。庫洛洛在心中推斷。殺過不少。 

他眼裡帶些妖嬈,輪廓帶些棱角,看向庫洛洛的時侯,整個人帶著一種鋒芒畢露的傲慢自大,顯得恣意而任性。 

"這位逆十字的先生,"他從床上向他靠近,語氣間千迴百轉,"可以請你解釋一下嗎,把我留在這裡的目的?...

西索莫羅的奇幻旅程 前篇

相隔一年半我竟然還在寫續集




窗外鳥鳴。西索在天色漸光的時候睜開眼睛。 

庫洛洛仍是那副從容樣子坐在床前,好像他不曾移動,也不曾闔眼。 

西索坐了起來,此時的他已經完全和昨天的搗蛋鬼判若兩人了。 

有些歷練。已經殺過人了。庫洛洛在心中推斷。殺過不少。 

他眼裡帶些妖嬈,輪廓帶些棱角,看向庫洛洛的時侯,整個人帶著一種鋒芒畢露的傲慢自大,顯得恣意而任性。 

"這位逆十字的先生,"他從床上向他靠近,語氣間千迴百轉,"可以請你解釋一下嗎,把我留在這裡的目的?" 

"為了和我來一發嗎?" 

"這是一個不錯的提案,但不是。" 

"但我想和你來一發呢~" 

黑髮男人看著那咫尺之內的金眸,揚起笑容。 

"你猜對你在這裡的原因的話,我就滿足你。" 

他笑起來真好看。西索想道,隨即他便蹙起了眉,一副悶悶的樣子。 

"那不就是自問自答嗎?" 

庫洛洛打了個呵欠,把他推開了些。 

"你會喜歡自己找到答案的感覺。"離開前他說。 



他難以置信庫洛洛竟然是去睡覺了。 

這看起來像是平常的一天。 

儘管現在的他一點也不平常,但他顯然感到很新鮮,並且輕而易舉地接受了這個現實。 

剩下兩天~那就好好玩玩吧~

他本來要去洗一把臉,但想起自己每分每秒都以超乎尋常的速度在成長之後,他在盥洗室的鏡子前待了一個小時,最後有些失望但又不捨地把視線從自己並未變得更英俊的臉上移開,開始打量起浴室的其他物品。

他拿起了一罐髮膠。 

最後他滿意地離開了盥洗室。 



他在庫洛洛的房子裡繞了一圈,他看著那間凌亂的書房,想到這是幼年的自己幹的好事,卻怎樣也無法還原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關於他的童年,他只記得煙火、熙來攘往的市集、天空和飛鳥。 

他忘記了自己為什麼會記得這些,也忘記了自己是怎麼看到那些煙火、為什麼要來到市集、如何從天空墜下。那些回憶都只剩下一個模糊的輪廓、一些朦朧的印象。 

若果他夢中看到那些是自己真實經歷過的事情,那他夢醒之後發生的這一切算是什麼? 

如果他在童年經歷過的一切,他都不記得,那庫洛洛到底是為什麼要對他做這一切?那又有什麼意義? 

不對。 

他的瞳孔猛然收縮。 

不是不記得。 

驚人的念壓席捲整棟房子。 

庫洛洛…! 

他掀翻了庫洛洛的房門,他看見了那張不可原諒的臉孔,正帶笑看著他。 

這個男人在操縱他的潛意識。 

時鐘在九點的時候叫了一次,一張撲克牌把彈出的小鳥卡掉。 

男人和十二歲的小孩子對峙著。 

"把你想到的答案說出來,就可以領取獎勵了。" 

庫洛洛再次勸誘著,但小孩子的表情顯然在盤算什麼。 

——如果他的推論是錯的話,那他等於白白把自己拱手送上了。 

如果是對的話,那他現在還可以小心翼翼地防範他。 

所以,不必說出口。 

況且操縱潛意識這麼抽象的能力,施念者要如何確認這個念能力的效果?條件是什麼?制約是什麼? 

他再把自己僅餘的童年回憶翻出來,用力想了一遍。 

那些應該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事件。 

每一個回憶的關鍵都有庫洛洛。 

每一個回憶… 

都是快樂的回憶。 

庫洛洛看見小孩子邪魔一般的念量在一瞬間被全數收回。 

他不知道西索想到什麼,但他知道他推翻了那個答案。 

"我再想想~" 

小孩子最後拖著陰晴不定的語尾說道,慢悠悠地踱出房間。


 

庫洛洛在廚房找到了翻東西吃的西索。 

餐桌上擺著一份做好的吐司,庫洛洛瞧見的下一瞬間,吐司已被他拿在手上咬了一口。 

西索馬上撲過來搶。 

"那是我做的♣️不是給你的♠️"小孩子很生氣。 

"有本事的話,把它搶回去?" 

西索看著眼前的無賴又把吐司咬了一口,難以相信這個男人的年紀比自己大上一輪。 

"你等下可別噎死了♠️" 

西索一下躍上餐桌,尖利的五指迅猛地向吐司抓去,目標明確。——庫洛洛一定會閃避,我用身體限制他閃避的方向,計算好路線……計算完再計算,小孩子已經不知道和男人交手了多少回,到最後那個毫無破綻的男人手上什麼也沒有。 

"真是遺憾。"庫洛洛口齒不清地說,他滿嘴都是吐司。 

"……♠️"預期內的失敗~這個男人~果然很強♥️ 

他嚐起來一定很美味~♥️♥️♥️ 

小孩子的肚子叫了起來。 

庫洛洛將那美妙的聲音和著最後一口吐司一起吞了下去。 

有些乾。他想道。去倒了一杯水。 

西索盯著庫洛洛,肚子又響了一次。他是真的餓了,但男人完全不為所動。 

"你在我小時候是不是一直虐兒?" 

"沒有。"正常人那樣帶孩子可能會有些心虛,但庫洛洛完全沒有,他一臉無辜。 

"證明給我看。"明晃晃的不信任。 

於是庫洛洛煎了一份無可挑剔的太陽蛋給西索吃。 

"你以前才沒給我吃過這個。"西索說,要是他小時候吃過那麼好吃的東西,他一定會把它放在飛鳥和市集的回憶清單中間。"大騙子。" 

"你記得六歲以前發生的事情?"庫洛洛坐到他對面。 

小孩子一瞬間警覺起來。他是在試探我嗎? 

"不記得了呢。"他氣噗噗用叉子戳破那顆蛋黃。金黃色的蛋液流了出來。 

"小騙子。"庫洛洛托腮,看著他狼吞虎嚥地完成他的早餐。 



"我出門一趟。"庫洛洛告訴西索,然後在心中開始倒數。 

五。 

西索的手在牌塔上定了一下。 

他想逃?他要丟下我不管?不,他為什麼要告訴我這個? 

四。 

一個簡潔的通知?讓我乖乖待在這裡?我可不想自己一個待在這裡。我才不會那麼乖。等他出門後,跟蹤他好了。 

三。 

那可不像是他告訴我要出門的目的。 

二。 

西索把最後一張牌放上牌塔之時,突然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他想,庫洛洛不會問他要來嗎,因為在庫洛洛的假設裡,並沒有把他丟著不管的選項。這是第一次,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理解了庫洛洛的想法。與此同時,紙牌終於穩穩地靠上了另一張牌。 

一。 

"走吧~"小孩子站起來,臨行前,用指尖點了點塔尖。 

他讓那五秒看起來像是庫洛洛在等待他把牌塔完成。 

在紙牌散落一地之前,屋子裡已經空無一人。 



灰白的雲層響起悶雷之際,西索和庫洛洛已經坐上一輛在田野間奔馳的鐵皮火車上。

西索挨在庫洛洛身上睡得很沉,庫洛洛無書可帶,只好百無聊賴地看風景。

他的手臂有時會被抓得很緊。

成年西索並不相信任何人,大抵是一道從孩提時代一直延伸至今的疤痕。

他放任西索在夢裡經歷那些創傷,但也從不掙開那雙抓住他的手。

火車駛進山洞,車廂被一片無盡黑暗掩蓋,隨即便亮起燈來,庫洛洛注意到少年已經起來了。

"不管我做什麼,都會傷害到别人呢♦️"少年注視著剛才在夢裡被鮮血浸染的手,出了神一般自言自語道,"就連很喜歡的人,也忍不住傷害呢♤"

"說起來~這東西從夢裡就一直流個不停,真的讓人很困擾啊~"

庫洛洛轉過少年的臉。他看著少年的模樣。 

你也有這樣的一天啊,西索。 

他想了想,從口袋裡拿起一枝原子筆,在那張桀驁不羈的臉上畫下一個細小的淚滴。 

"這是在幹什麽?♦️" 

"這是你的悲傷。" 

庫洛洛轉到西索的另一邊臉,在他眼睛下面畫了一顆星星。 

"這是你的快樂。" 

"不管你怎麼想,它們已經屬於你了。"

西索轉頭望向車窗,車窗映照出他的臉,眼睛下方,右邊是淚滴,左邊是星星。 

星星代表快樂,眼淚代表悲傷。

"我以為這是與生俱來的。"西索向庫洛洛道。

"並不是的。"庫洛洛倒是認真地思考了一會才告訴他,"但那也沒什麼。"

也是這個時刻,西索才注意到庫洛洛回答他的時候,表情與語調都毫無變化,平淡冷清卻閒適自在,彷佛這個人處處完美,唯獨被上帝拿走了他的情感。

而庫洛洛臉上出現稱之為情緒的東西…

西索想起庫洛洛在驗票口滴水不漏的演技。

——原來如此。

"因為還可以這樣做,對吧~"西索五指張開如扇,變戲法般花俏地掃過臉龐,他的悲傷和快樂便左右倒錯過來。

庫洛洛眼裡掠過一絲暗光。這樣就變回平常的位置了。

變回本來的小丑了。

弄虛作假的小丑。

這邊廂,紅髮少年得意洋洋地重新往車窗的倒映上端詳自己。

現在他喜歡這張臉了。



第一滴雨砸在鐵皮火車上時,庫洛洛和西索在黑森林的外緣下車了。

他們在暴風雨中前進。 

庫洛洛給西索講了一個故事。 

關於彩虹的盡頭有寶藏的冒險故事,他們今天要去劫掠那個寶藏。 

"你是說,光學現象的盡頭有寶藏?" 

少年蹙著眉,神情狐疑至極,十足在說這種騙小孩的東西我都不信,你竟然想糊弄我——你是不是想把我扔在森林裡?!

"你看到就知道了。"

西索不動聲色地跟著庫洛洛在幽深的林子跋涉,偷偷把伸縮自如的愛黏到他身上,他並不熟悉這個地方,也不熟悉庫洛洛的念能力,但他現在可是非常、非常的精熟於念能力的運用——而僅僅用那個來保護自己,就夠用了。

說起來,這座森林安靜得非常詭異,西索幾乎看不到任何生物,但卻完全沒有死氣沉沉的感覺,像是跳進了一個熱鬧的幽靈派對——等一下。

"那是——?!"西索把念集中在眼睛後,面前的景色簡直像過了顯影劑,無數七彩班斕、大小顛倒的森林生物形成一個獨有的生態圈。

"噓。"庫洛洛一下摀住西索的嘴,這時一個複眼的蜻蜓停到西索前,用萬多隻小眼睛端詳著他,少年湧起一陣頭皮發麻的噁心感。"你不能讓牠們知道你看見了,放空眼神,穿過牠。"

"你為什麼不一開始就說。"

"我以為你一開始就把念黏到我身上,也應該想到用凝才對。"

"所以這是一座念獸居住的林子?"

"這裡有管理人,但我不曉得他還是不是活著。"

"遇見他會怎樣?"

"我會變成這些念獸的食物。"

"我不會嗎?"

庫洛洛默不作聲了半晌,思考若自己先死掉的話,那西索是否能活到28歲,又想了一下如果少年西索是在這個念能力的作用下保持不死之身,可是念獸吃掉這個西索同樣屬於念的作用的話,並不保證真實的西索不會死掉,因為西索仍是死在28歲。

庫洛洛正要回答他,少年卻比他早一步開口,帶著悠悠的語氣。

"我會保護你喲。"

他的表情看起來無比認真。



西索認真起來的時候,是很可怕的。庫洛洛對於這點早有體會,如果他是你的同伴,你將戰無不勝;如果他要與你為敵——你最好期待那會很快結束。

但無論是旅團時期的西索,還是除念時的西索,都沒有對他說過這句話。

某次旅團被一票賞金獵人糾纏上,那次剛好西索也在,其他團員都是一人打一個,惟獨庫洛洛手指都不用動,誰要接近庫洛洛都會被西索先幹掉。俠客那天拿操作系的直覺跟他分析今天的戰鬥,說西索對他有種特殊的執念,庫洛洛還不以為然,只當是團員在保護團長,甚至還對俠客說,我覺得這樣很好。主要好在他什麼都不用做。

現在想起來,不管是當初那個化身死神替他殺敵的西索,還是這個誇下海口的少年,大概都有著不純的動機。

而支撐那動機的,無疑就是俠客口中「特殊的執念」。

"西索,"暴雨驟停,庫洛洛和西索站到一座壯觀的瀑布前,看著陽光破開烏雲,從上而下地照拂下來,"你是為了和我決鬥吧,賭命的那種。"

少年輕笑起來,像狐狸那樣瞇起眼睛滿足地笑。

保護欲中包藏禍心,看透之餘還當面道破,不愧是我看上的大蘋果呢。

"對我來說,過程遠比結果重要,"庫洛洛說。

"因此,你那些為了和我決鬥所做的努力,"


"我覺得很好。"



少年躁動的心思隨著烈日的高溫爬升,他覺得自己對庫洛洛的感覺快要在暴曬活活蛻下一層皮,被赤裸裸剝離出來。

他也不曉得那種強烈的情緒是什麼,卻唯獨不想被庫洛洛發現。

他到底是喜歡他還是想殺了他?如果喜歡他,那就怎麼會想殺了他呢?

他越安撫自己,越梳理這個矛盾,便越放大心裡那種亂糟糟的感覺。

何況庫洛洛還走在他旁邊。

庫洛洛喜歡他嗎?

他被這個不知哪來的問題嚇了一大跳。

這個問題像一個不速之客,很快便讓他徹底跑神。

這很不妙。他一邊想,一邊對庫洛洛跟他說的所有話都充耳不聞,比如說他們快到了,比如說從這裡開始就不能出聲。

他感到耳朵裡流的不是內淋巴液,而是雄性激素。

滾燙的雄性激素。

"庫洛洛…"開口的時候,他聽見自己連聲音都有些顫抖。不行,他還沒準備好。

念獸齊齊向他們投注目禮,世界一瞬間萬籟俱寂,接下來西索看見的畫面便是張開血盆大口向他們撲過來的念獸。

少年迅速轉了個身,無數撲克牌從他身周飛出去,像華麗魔術,換來四面八方的獸首紛紛落地,是血腥表演。

念量會隨強烈的情緒變化而變得無窮大。庫洛洛暗忖著。西索現在的情緒看起來極不穩定,但他的臨場反應出色到讓人嘆為觀止,毫無疑問,絕對理智是他瘋狂的資本。

'發動。'

庫洛洛被西索拽上一旁的參天大樹。一隻巨鳥飛下來張嘴啄食,卻被一張撲克牌劈面分屍,分開兩半的屍體馬上被用來甩飛牠的同伴。

手法殘忍、極端無情。庫洛洛被穩穩吊在一根念膠上旁觀著空中灑過一片內臟血雨,在心中默默評論。氣質瘋狂。

西索一邊斬殺追擊過來的念獸,一邊拉著庫洛洛用念膠一段接一段地跳到樹冠層。

就像以前一樣,庫洛洛想道,和西索一起走在樹枝上。他一根手指頭都不用動。

"我在這裡的原因,是因為你要透過了解我來擺脫我。"西索續說前言,手邊不以為然地大開殺戒。庫洛洛已經無所謂能不能出聲說話這件事了。

"目前為止,你對我的所有想法和戰鬥風格都瞭如指掌。"

"你打算以此制定和我決鬥的戰略,並確認我一定會死在你手上吧。"

"何等的冷徹心扉♥️"西索感到自己此刻比任何時刻都要興奮,"而比這更棒的是,現實中的我,容許你對我這樣做♠️"

"你的推論,"庫洛洛並不吝嗇他的笑容,“完全正確。”

他們身後,是三千世界鴉殺盡的畫面,斑斕的世界消融進彩虹的盡頭裡,西索故意踩斷一根樹枝,拉著庫洛洛一同墜落。

他想明白了。

他是喜歡他喜歡到想殺了他。


"現在你可以給我獎勵了♥️"






霜月11

THE HUNT(三)(车)

上一篇 

我麻了,没过,Q(3089567774)见

上一篇 

我麻了,没过,Q(3089567774)见

霜月11

【团西】THE HUNT(二)

上一篇 

下篇预计有车


“库洛洛……❤”尾音上扬,仿佛一个活生生的疯子

明明自己才是猎物

意外的是,“猎物”自己先出手了


………

数不尽的扑克牌朝库洛洛飞去

虽这些扑克牌库洛洛可以轻松躲避

但是很难想象被这么多扑克牌击中会是什么后果

扑克牌插进了树干里,或石头、地里

库洛洛丝毫不在乎,没有一点慌张和害怕

……

和冷血到极致的猎人没什么两样


库洛洛还手了

一张扑克牌朝“猎物”飞射了过去

“猎物”故意地慢了一拍

扑克牌插进了“猎物”的肩膀

但“猎物”反而很享受一般


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库...

上一篇 

下篇预计有车






“库洛洛……❤”尾音上扬,仿佛一个活生生的疯子

明明自己才是猎物

意外的是,“猎物”自己先出手了





………

数不尽的扑克牌朝库洛洛飞去

虽这些扑克牌库洛洛可以轻松躲避

但是很难想象被这么多扑克牌击中会是什么后果

扑克牌插进了树干里,或石头、地里

库洛洛丝毫不在乎,没有一点慌张和害怕

……

和冷血到极致的猎人没什么两样




库洛洛还手了

一张扑克牌朝“猎物”飞射了过去

“猎物”故意地慢了一拍

扑克牌插进了“猎物”的肩膀

但“猎物”反而很享受一般




草丛里有什么东西动了动

库洛洛看向草丛

“猎物”以惊人的速度跳了出来

对着库洛洛就是一拳

但“猎人”既然是“猎人”

就不会差于“猎物”



………



结果很明显,“猎物”输了

“猎物”伤痕累累,身上沾了血,被库洛洛踩在脚下

库洛洛也有些累,但他踩地很用力

“库洛洛~❤哈……差不多…也该叫叫…我的名字了吧~❤?”

库洛洛看着脚下的“猎物”

随后

“西索……”

便没再说话




西索慢慢闭上了眼睛,晕过去了

库洛洛也累得意识有些不清

周围的大部分植物都遭受了刚刚战斗的洗礼

“猎人”狩获了“猎物”,自然不会丢下“猎物”

库洛洛拖着西索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库洛洛十分粗暴地把西索往房间里一丢

恰巧西索这个时候醒了

身上的伤还在,西索因为疼痛竟感到有些亢奋

西索的脸有些红,喘着气

库洛洛看着他这个样子……自己竟也有些压抑不住

“来啊……库洛洛~❤”

“不要抑制自己~❤”



……



“啧……真是恶心…”

霜月11

【团西】THE HUNT(一)

不要带入原作,都为私设(应该有现代成分)

cp:库洛洛x西索

库洛洛为一个手脚敏捷、行事快速,不喜欢多言,一向稳重的人

西索为一个半疯子半变/态的人,身手丝毫不差库洛洛,但有时会失态和亢奋起来


所谓“猎人”,便是“狩猎者”

所谓“猎物”,便是“被狩猎者”

你明白了吗?

库  洛  洛❤


当库洛洛回来时,桌上只剩下这么一张充满奇怪气息的卡牌

“………”库洛洛伸手,阅读,有些欠揍的语气

在常人看来,这不过是类似于骚/扰信的东西,但库洛洛可不这么觉得

“呼……”库洛洛拿起卡牌,往窗外随手一丢,卡牌回旋着...

不要带入原作,都为私设(应该有现代成分)

cp:库洛洛x西索

库洛洛为一个手脚敏捷、行事快速,不喜欢多言,一向稳重的人

西索为一个半疯子半变/态的人,身手丝毫不差库洛洛,但有时会失态和亢奋起来









所谓“猎人”,便是“狩猎者”

所谓“猎物”,便是“被狩猎者”

你明白了吗?

库  洛  洛❤


当库洛洛回来时,桌上只剩下这么一张充满奇怪气息的卡牌

“………”库洛洛伸手,阅读,有些欠揍的语气

在常人看来,这不过是类似于骚/扰信的东西,但库洛洛可不这么觉得

“呼……”库洛洛拿起卡牌,往窗外随手一丢,卡牌回旋着,直直射向明月,黑影闪过,卡牌无影无踪

库洛洛没有任何意思,他在等

在等一个可以让猎人找到猎物的信号




夜晚,库洛洛站在窗边,皎洁的月光照在库洛洛有些惨白的脸上

晚风突然大了,窗帘和窗外树枝都被风猛烈吹动

树枝拍打,树叶发想

“xin!……”卡牌朝库洛洛脸上飞去,库洛洛毫无迟疑地接住了卡牌,丝毫没有显露出任何情绪


窗外

远些

小·树·林❤


并没标注来者

但库洛洛也明白来者

来者是一个他很感兴趣的“猎物”

……

“猎  物…”




有时

“猎人”会吸引“猎物”的注意

相反

“猎物”也会吸引“猎人”的注意

库洛洛把卡牌又朝着方才的方向丢了出去

卡牌这次落进了树林里,引得众鸟惊起,叶草嘈杂

“………”

优秀的“猎人”是不需要“猎枪”的

库洛洛正是如此

一跃竟跃出了窗子,随后消失在明月光的照耀下




“猎人”是如何“狩猎”的?

想必“猎人”知道

或许

“猎物”也知道

库洛洛站在漆黑的树林里,晚风因为严密的树木变得十分微弱,头顶也被树叶遮得严严实实

“欢·迎,我·的‘猎人’……❤”

库洛洛手插着口袋,没有说话

“THE HUNT GAME……❤”

库洛洛表面平静,实则一直都在状态上

他明白

这次的“猎物”搞不好会反噬“猎人”

“别一直不说话嘛……❤”

周围树木再严密,也无法抵挡“猎物”的气息

还有“猎人”的杀意




回头,与“猎物”正好对视

库洛洛知道,这就是他要找的

同时库洛洛也是他要找的

只是,现在究竟谁是“猎物”

谁又是“猎人”呢?





啊………写不下去了,明天继续!

G&Z&Y

团西(自娱自乐)

    流星街是出了名的“地方”,在这里你不需要任何秩序。只要你够强,你可以抢夺任何想要的一切。"我们不拒绝任何东西,但也别想从我们手中夺走什么。"在这样的地方出去的人,往往都是无恶不作的强者。榜上有名。ps:幻影旅团便是这样的一个强者集聚一体的13人队伍。团长“库洛洛”团员“西索”是这团体中最为强大的两人。而两人的关系也非同一般。【至于两人谁是最强的那一个,这个与标题无关,毕竟西索这个大变态的想法总是不一样的】    “噼里啪啦。。。”过年了,外面鞭炮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在流星街这样的地方,过...

    流星街是出了名的“地方”,在这里你不需要任何秩序。只要你够强,你可以抢夺任何想要的一切。"我们不拒绝任何东西,但也别想从我们手中夺走什么。"在这样的地方出去的人,往往都是无恶不作的强者。榜上有名。ps:幻影旅团便是这样的一个强者集聚一体的13人队伍。团长“库洛洛”团员“西索”是这团体中最为强大的两人。而两人的关系也非同一般。【至于两人谁是最强的那一个,这个与标题无关,毕竟西索这个大变态的想法总是不一样的】    “噼里啪啦。。。”过年了,外面鞭炮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在流星街这样的地方,过年这个词是不会出现的。今天,马琪,派克,侠客几人的身影却前前后后的忙碌不断。隐约可以看到每个人手上都带着红色喜庆的东西。至于为什么。。。    “团长也真是的,流星街有什么好准备的,搞得花里胡哨的。。那变态会需要吗”这个时候侠客的声音抱怨而起,手上拿着预备的对联,悠悠哉哉的往门口处走的对着飞坦说。    “侠客,虽然你嫁的内部,但是团长也给你报销了婚礼的花里胡哨。你如果有意见,相信团长会很乐意收回之前的报销。”飞坦还没有开口回答,团长拥护者派克便发言了。    “咳咳咳。。。。你说什么呢,这不是那变态不需要吗,难道你希望团长为那变态花钱吗?要知道,我们可是强盗啊。”侠客有点心虚的对着派克,并转移话语。    “你。。。。”作为曾经喜欢且现在还喜欢团长的派克,直接掏出手枪对着侠客,很想给这作死的家伙来一下。    “飞坦,你是不是不行,这家伙居然这么有活力。”马琪走到派克身边扶着肩对着飞坦说到。    “我擦。。马琪你这个。。。。飞坦你这个死矮子。。。死面瘫。。。”侠客还没有说完后面的话,便被飞坦弯腰抬起往他们的房间处走了,随着两人的身影越来越远,隐约还能听见侠客的作死声。    “走吧,团长应该快回来了。”第n次怼侠客胜利的马琪对着派克说。            。。。。。。。。。另一边    “小伊~你带人家来这里干嘛呢。”距离流星街1公里左右的咖啡厅中,西索舔着纸牌对着坐在他对面的伊尔迷说到。    “西索,你刚刚才发泄完【打架】。不怕细菌吗,小心你家那个让你没地发泄【库洛洛那家伙占有欲可是很强的】”伊尔迷对着西索说。虽然他不想来,但是某人给的实在太多了。            “小伊~你真讨厌,人家都洗干净了呐~~嗯哼~~”    “嗯,今天找你出来是有事情要让你帮忙,给你,你按着这个指示,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果树等你栽”已经不想跟西索扯皮,直接拿出某人给的纸条递给西索,然后消失,也不想去知道刚刚发泄完的西索是怎么跨时空洗干净的,嗯他不想知道【其实很想知道,但是怕库洛洛这个麻烦只能遗憾放弃了,幸好某人给的多,这样安慰自己的伊尔迷】                “嗯哼哼~~~”看着小伊直接消失的身影,西索拿着小伊给的纸条,一脸 ̄□ ̄||小伊真是的,人家看不懂啦【虽然看不懂,但是想要大果树的西索】    待续

风轻云淡

【团西】雾中之爱

吾生乃汝祸,吾死亦汝亡。


西索是假意混入旅团的人,就连旅团在他眼里也不过是猎物罢了。他一旦狩猎成功,杀死猎物之后就会转身忘却,去追逐下一个猎物。极具有耐心的他可以等到他们成熟为止,熟透之后就想要毫不留情地摧毁。某种程度上,他是当之无愧的猎人。他从不听命于任何人,他只依照自己的想法做事。因为他相信自己永远是最强的。

西索难得参加旅团的活动,来了也是随随便便划划水,他的兴趣不在当盗贼身上,冰冷锐利的目光总是游离在库洛洛身上。库洛洛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他毫不在意西索如何打量自己,他可以直接无视掉,把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上。在团员眼里,变成了西索总是在团长看书的时候盯着团长看,是个无聊奇怪的人。...

吾生乃汝祸,吾死亦汝亡。


西索是假意混入旅团的人,就连旅团在他眼里也不过是猎物罢了。他一旦狩猎成功,杀死猎物之后就会转身忘却,去追逐下一个猎物。极具有耐心的他可以等到他们成熟为止,熟透之后就想要毫不留情地摧毁。某种程度上,他是当之无愧的猎人。他从不听命于任何人,他只依照自己的想法做事。因为他相信自己永远是最强的。

西索难得参加旅团的活动,来了也是随随便便划划水,他的兴趣不在当盗贼身上,冰冷锐利的目光总是游离在库洛洛身上。库洛洛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他毫不在意西索如何打量自己,他可以直接无视掉,把注意力集中在书本上。在团员眼里,变成了西索总是在团长看书的时候盯着团长看,是个无聊奇怪的人。

库洛洛不在意普通的带有敌意的目光,他只讨厌西索偶尔会流露出像蛇吐着信子一样冰冷潮湿的目光。他知道西索想要从旅团,不,应该是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不过他是不会满足西索的欲求的。

西索期待着有机会找到和团长独处的时机,这样他才有机会和团长交手,遗憾的是库洛洛的身边总有两名团员跟随。库洛洛还以团长不能私斗的名义拒绝他。他一点都不想演戏,不想融入旅团之中,和谁打成一片,再加上他实力强悍,团员们都对他有所戒心。


“团长,你明明知道西索不怀好意,为什么还要让他加入旅团呢。”玛奇手肘撑在冷漠的脸蛋上,淡淡地问道,好像她对于问题的答案一点兴趣也没有。

“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这样比较有趣吧。玛奇你觉得他能够杀掉我吗。”那时候的库洛洛合上书,一脸天真的表情,含糊不清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其实这源于他的自负,他觉得在他的管控下不会出现什么无法解决的问题。

“团长说了等于没说,不仅人斤斤计较,最近越来越像个吉祥物了。”玛奇面脸黑线地看着那个好吃懒做的男人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穿着皮衣裸露着胸膛,可以看得出他逐渐变得圆润的身材。而其他的几个团员都被派出去干着不同的活,近来想变肥都难。

“不要说的太过分了,玛奇。团长他可是一句也不会听进去的,你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生气。”新加入的小滴在一旁说道,尽管入团时间不长,但她很快融入了环境之中。

“团长,你是已经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了吗。”玛奇一边说着不留情面的话,一边又无奈地给衣着暴露的库洛洛盖上毛毯,压得严严实实的。

库洛洛还能怎么办,他选择了沉默,以一脸无辜的姿态蜷缩着身体,用毛毯把自己裹成一团来博取同情。怎么会这样,最近他的声望越来越低了,一个个都能正大光明地吐槽他了。

“玛奇,我有点腰酸背痛的,你能不能帮我揉揉。”

“团长,我下手可不分轻重。”

“但只有你揉的最舒服啊,你不愿意那我去拜托西索了,我现在就联系他。”

“团长你心可真大啊。”玛奇说完,便重重地锤了一下库洛洛,“可怜的孩子,让姐姐好好疼爱你”。

“玛奇你最好了,我好喜欢你。”

“请不要和西索说一样的话,团长。”

“最近西索是在追求你吗,玛奇。我差点忘了……一定要是熬夜熬多了。”

“团长,拜托你不要再提起这件事情了,西索那家伙才不是真心想要追求我,他只是对我的念能力感兴趣而已。”

“先不论西索是真情还是假意,就算西索真的喜欢玛奇,在看到团长的真面目后,我相信西索是不会把他当做情敌来看待的。”小滴扶了扶眼镜,轻描淡写地说出让库洛洛吐血的话。

“玛奇,小滴,是时候搞搞团建了,全员参加的活动。不然我作为团长的威信越来越低了。”

“团长,不如去旅游如何。”小滴拿出一本街头发给路人的旅游手册。

“小滴,你是忘了我们一星期前就去过了吗,旅游还是顺便的活动。”玛奇淡淡地说着,无力吐槽小滴的遗忘程度。

“咦,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不可能,我怎么会对这种事情没有印象。”

“旅游的话作为庆功宴还差不多。作为团长,我觉得我们有一段时间没干大事了,都是一些小大小闹。我是无所谓,那几个家伙倒是很希望有大型的集体活动。下次召集大家的时候,我会让大家会大干一场的。”

“确实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比以前要少了,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干,所以我才希望每次集合都能给大家留下一些深刻的记忆。”库洛洛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

“反正你是个随心所欲的家伙,有需要的时候就会召集大家。”

西索到底对我而言,对旅团而言是什么样的存在。库洛洛一时回答不出这个问题,也许他是知道的,却无法从脑子里提取出语言。不过就这样和大家一起维持现状,也不错。

他偶尔会想起西索如红般的红发,细长的眉眼,雪白的肌膏,他手中投掷出的扑克牌。西索是个和他脑回路截然相反的男人,他不断地回避西索,西索不断地追逐着他。他应该为此头疼,可是却还是默认了这种事情。




南呂末
Chrollo x Hisok...

Chrollo x Hisoka

参照漫画 no.351

Chrollo x Hisoka

参照漫画 no.351

小慧

【伊团西】日常吐槽撒糖文·2

2021.8.19.  11:31

晴朗的一天,适合去吃面!(神逻辑)西索拉着伊路米来到一家面馆。

浓郁汤底的味道充满整个面馆,没什么人在吃,可能是早吧!伊路米想着。

两天看着屏幕上的菜单,挑选想要的东西。

“洛洛说他不吃,真可惜♥”西索挂掉电话和伊路米说着,一屁股坐到凳子上。

“你想吃什么?”伊路米坐在他对面。“随便啦!♥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西索笑眯眯的看着,说的好像是他请客似的。

其实每次吃饭都不是他给的,可以说全是伊路米出的,有时库洛洛心情好就出了,简直太理所当然了。不过伊路米似乎并不介意。

“那要个鸡蛋刀削面和葱油饼吧。”伊路米面无表情的说着“好~...

2021.8.19.  11:31

晴朗的一天,适合去吃面!(神逻辑)西索拉着伊路米来到一家面馆。

浓郁汤底的味道充满整个面馆,没什么人在吃,可能是早吧!伊路米想着。

两天看着屏幕上的菜单,挑选想要的东西。

“洛洛说他不吃,真可惜♥”西索挂掉电话和伊路米说着,一屁股坐到凳子上。

“你想吃什么?”伊路米坐在他对面。“随便啦!♥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西索笑眯眯的看着,说的好像是他请客似的。

其实每次吃饭都不是他给的,可以说全是伊路米出的,有时库洛洛心情好就出了,简直太理所当然了。不过伊路米似乎并不介意。

“那要个鸡蛋刀削面和葱油饼吧。”伊路米面无表情的说着“好~♥”不过在西索眼里却另有一番风味。

付钱,等待。

忽然,旁边一个店员和一个孩子的系列动作引起他们注意。

那个店员在苦苦哀求那个孩子喝水。孩子应该5.6岁左右。但是死都不喝,或者喝进去的水又调皮的吐出来,弄的满桌都是。还用一些奇奇怪怪的垃圾去掏耳朵,一脸自豪的看着店员。

“是对父子吧。”伊路米想着“不然不会那么纵容。”

“嗯~~小伊~~”西索又发出了这令他起鸡皮疙瘩的声音。我敢用我的午饭保证,旁边的人轻点的起起疙瘩,重点的差点把吃下的饭吐出来。“杀伤力无限啊”伊路米心里想着,嘴上回答“怎么了?”

“要不我们打包吧~嗯~~♥我不想在这里吃了~”西索嘟着嘴提出请求。当然,伊路米肯定会答应的。

但是最让伊路米烦闷的,是付多一块打包费!太难受了!浑身难受!伊路米想着,但还是出了。

几分钟后,两人拿着午饭飞奔出去。

以一种常年没见到主人,终于看到了飞奔过去的速度冲回家。

惊到了库洛洛“额?你们不是去吃面吗?怎么,,”话还没说完,西索已经扑了过来“我就是不想在那吃~♥”

。。。

虽然并不讨厌西索黏人,但是!但是!他把我的书打掉!滔天大罪!库洛洛一脸黑线俯视着西索,不怀好心的揉揉他的头发“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能解释下?”

“那家面馆太脏了,令人恶心。”伊路米经过他们,捡起书本,步到桌旁放下。

“啊?难道有比这个更恶心的?”库洛洛狠狠捏了把西索的脸。嗯,还是那么软。“嗯~”底下传来呻吟般的声音。

“对我来说有。”伊路米默默打开盒子“西索,来吃了。”

西索坐起来,笑着说“洛洛真是坏,为了本书居然伤害我~♥”

伊路米看过去“他没把你头拧下来已经算好了。”漫不经心走过去,拎起西索就往饭桌扔。

“小伊也好绝情唔~”一脸委屈,摸摸脸蛋,烫的。原来已经红肿起来了。

伊路米坐下,准备开动“啰嗦。赶紧的”拿起筷子夹面

“嗯嗯~太痛了,不喂我不吃了!哼!♥”西索把脸扭过去谁也看不见谁。

伊路米看了眼库洛洛“你的烂摊子。”然后把夹起的面放到勺子里。

“行行行。”库洛洛坐到西索旁边。

“嗯嗯~要为我才能吃~♥看喂,,唔,唔,”本来以为能赚的,没想到,库洛洛以来就抓着他的脸“吃不吃饭?”还在那ruak

"你喂唔,,我,,就吃~ ,"嘴硬。

“抓好他”伊路米转了过来。库洛洛会意,将西索抱入怀里,左手握住西索的双手,右手固定他的头。(五花大绑呜哈哈)伊路米用勺子戳戳西索的嘴“快吃。”

达到了目的的西索,一脸开心的享受着被喂的感觉(残疾人士!确认了!)

真是快乐

小慧

【团西】校园小短文

(唠叨时间)这几天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喜欢的文看,难受ing.所以自己写吧!虽然文笔不好,但是我还是想写鹅鹅鹅,很有个性的文章,求别介意嗷嗷

注意!ooc ooc ooc


“班里转来了新的同学呢!”侠客八卦地和其他伙伴聊着“听说他是因为把他的老师和校长打伤了才转来的”“哦?是吗?”玛奇坐在椅子上,好奇的探头八卦。“嗯嗯,不会有错的,我的信息难道还会有错?而且,他在以前那所学校还挺有名的呢!”侠客继续说着,伍伯一手搭在了信长肩上“哦吼,那么强,看来我还挺期待的嘛!”信长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接着“诶,学校真的就喜欢把奇人都安排到我们班啊”侠客点点头“没关系的,反正我们都那么有...

(唠叨时间)这几天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喜欢的文看,难受ing.所以自己写吧!虽然文笔不好,但是我还是想写鹅鹅鹅,很有个性的文章,求别介意嗷嗷

注意!ooc ooc ooc


“班里转来了新的同学呢!”侠客八卦地和其他伙伴聊着“听说他是因为把他的老师和校长打伤了才转来的”“哦?是吗?”玛奇坐在椅子上,好奇的探头八卦。“嗯嗯,不会有错的,我的信息难道还会有错?而且,他在以前那所学校还挺有名的呢!”侠客继续说着,伍伯一手搭在了信长肩上“哦吼,那么强,看来我还挺期待的嘛!”信长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接着“诶,学校真的就喜欢把奇人都安排到我们班啊”侠客点点头“没关系的,反正我们都那么有名了,还怕什么?是吧!库洛洛班长?”坐在前排库洛洛一直在阅读,没想到这都能被扯到,只好移开视线“嗯。确实让人期待。”

这时,上课铃打响,老师从门口进来。还是那么一脸嫌弃呢!(谁会想教这样的班嘛!我想!!(ಡωಡ))侠客反常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伍伯看了看,也自觉地回去了。都在期待新同学吧!老师扫了一眼人数,开口道“难得的人齐呢!”“快介绍新同学吧!别浪费时间。”无礼的声音响起,芬克斯已经坐到了桌子上,不耐烦的敲着笔头。老师无奈(不想挨打)“那,进来吧西索。”门后的男人大步迈到了讲台,笑眯眯的看着讲台下的各个。

似乎是视线太过于灼热,库洛洛放下手中的书,对上那道视线。是个有着红色头发的,穿着一身篮球服,睁开眼睛,一双金色的眸子正盯着自己看。“是个变态。”库洛洛想着。老师指了指库洛洛旁边的位置“你先坐那吧。”“OK~♥”西索乖巧的坐到位置上“你好♥”还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嗯。”库洛洛冷冷看了他一眼,又沉浸在了知识的海洋中。西索失落的看着他“嗯~真冷淡。不过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你可得好好待我哦!”自言自语“是个傻的”库洛洛想着。

自从西索转来的这些天,侠客他们就一直很想去和他聊聊天,但一直没成,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见不到。是的!可以说,这几天以来,上课不见人影,下课更见不到,就像这个班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完全没有机会。侠客又组织伙伴们聊天了,话题自然又是西索。这次,库洛洛没有拿着书,而是侧过脸去听。

又过了几个星期,这天下大雨。体育课取消这件事对大家来说都没什么,因为不管上什么课他们都像在上体育课。班主任坐在讲台上,胆战心惊的看着那些危险人物。哒哒哒,时间流逝的可以说是慢的要死。老师擦擦额头的汗滴,因为她不知道这群人还能乖多久。平时上课大概就只有库洛洛,派克和富兰克林坐在位置上(当然如果库洛洛不在他们两就不可能在了)这次全班都在这,实在难办。

忽然,原本吵闹无比的课室,安静了下来。随着声音消失,刺耳的手机铃声充满着整个课室。老师看了看,原来是自己的手机!她慌了“抱歉抱歉,我去接个电话!”然后就跑出去了。班里继续吵闹起来,唯独库洛洛,他 看了看旁边的位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几分钟后,门被打开,全班再次安静了下来,不是怕老师,而是惊讶。

西索被班主任推着进来。他全身都是血,特别是额头处,应该是被很大的力气砸向了墙壁之类的吧,很多血,正从伤口出不断流出,右脸肿的发红,左脸几道划痕,深的有几处都流出血来,身上肿的肿,淤的淤。还瘸了,应该是腿扭伤了,,吧。

芬克斯先开口“我的天哪,你去哪了啊?被打成这样!”全是惊讶和惊讶

“感觉很有趣,下次带我们去”飞坦走近,很认真的说

“就是就是!如果不带我们去,你就别想进这个校门!”伍伯大喊着,兴奋的心情感染着班里所有人

“好~♥”西索咧起嘴“下次肯定带你们去♥”还对着老师说“你不会真的告诉我家人吧?那么有趣的派对被你打断了,还要家人训我~无情↗”

班主任完全不理会他“你们帮忙包扎一下,我去打电话”一溜烟冲出去了

西索耸耸肩,一瘸一拐的来到库洛洛旁边,一屁股坐在他的桌子上

库洛洛嫌弃的看着他“有什么事吗?”

“那个女人说你们给我包扎嘛,所以我要找个好位置~”脸皮厚

“可是你弄脏了我的桌子”库洛洛默默掏袋子

“嗯~如果你们想我带你们去的话,就给我包扎下嘛~♥”西索笑着对全班说

恶心,这是每个人都感觉到的

“我感觉有点晕了”

话音刚落,人已经摔到了地上,完全没有动静了。

。。。

“我的妈!他说真的啊!”芬克斯这才冲过来

“我以为他在和我们开玩笑”玛奇也立马冲到他身边 蹲下查看

“啊?他真的晕了??!”侠客等人这才跑过来

库洛洛已经拿出来一卷绷带还有包棉签“玛奇,你弄吧”

“嗯”玛奇接过,便熟练的开始处理了

→我是分割线←

嗯,,太痛了,居然头昏昏的一下摔到地上,实在太痛了。。

不知道库洛洛有没有帮我包扎呢?不过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就是好痛~

→我来分割了←

西索睁开眼,发现在一间病房内。。

“居然把我送进医院,真是的♥”西索自言自语

“是吗?你真的可以气死我吧!!”门口处传来了刺耳的声音

西索瞪大着眼,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了“,,,爸爸,,”



⊙_⊙我写了什么!?

小慧

【团西】和服

想写短文去,但是实力不允许啊!哭了

完全收不了尾(某慧文笔差已证实(´இ皿இ`)

再试试!我不信了!(✘_✘)

以库洛洛第一视角的描写,相信我又会写成第三人称的咳咳눈_눈


“库洛洛!这边!”人群中,一顶红色头发在晃动

库洛洛顺着人群之间的缝隙过去,挤来挤去,可算来到红发男子身边

“走吧,进到里面就不挤了”

“好~库洛洛你可要牵紧我!我怕被顺走了”西索拉住库洛洛的衣袖,艰难的前进着

库洛洛回头,发现西索鼓着个包子脸,一脸  你都不等我的样子  ,右手扯着自己的衣袖,差点被逆向的人撞走

叹口气,将美人环抱在身旁“这样就没事了...

想写短文去,但是实力不允许啊!哭了

完全收不了尾(某慧文笔差已证实(´இ皿இ`)

再试试!我不信了!(✘_✘)

以库洛洛第一视角的描写,相信我又会写成第三人称的咳咳눈_눈


“库洛洛!这边!”人群中,一顶红色头发在晃动

库洛洛顺着人群之间的缝隙过去,挤来挤去,可算来到红发男子身边

“走吧,进到里面就不挤了”

“好~库洛洛你可要牵紧我!我怕被顺走了”西索拉住库洛洛的衣袖,艰难的前进着

库洛洛回头,发现西索鼓着个包子脸,一脸  你都不等我的样子  ,右手扯着自己的衣袖,差点被逆向的人撞走

叹口气,将美人环抱在身旁“这样就没事了”

“嗯!♥”眯着眼,嘴角勾起了快乐的弧度,双手换位到了对方身前的衣物

两人被挤来挤去的,连空气粒子都没地方挤。经过如同洪水般的人流冲刺后,终于来到了广场中央,呼呼,能透口气了

“终于舒畅了~”西索蹦的一下跳到库洛洛前面

库洛洛这才看清他的穿着

一套很普通的橙色和服,粉色的打蝴蝶结打在小腹处,双脚踩着褐色的木屐。虽然简单了点,但是在他那绝世美颜的衬托下,整个人便如天仙下凡一般

库洛洛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伸手抚了抚西索柔软的赤发

“库洛洛,喜欢吗?我可是超喜欢这套和服的!”西索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想把刚才蹭到的灰尘(其实根本没有)拍掉

库洛洛被这系列动作逗的都快笑出来了“喜欢,西索穿的衣服,我都挺喜欢的”走上去,手滑下来,轻轻地揉搓西索的耳垂,今天没有打耳饰呢。

“嗯~库洛洛又在瞎说,难道你喜欢穿小丑服的我?”西索摆出了个滑稽脸,贴近库洛洛

两人的距离近的只能在对方眼睛里看见自己

“当然,穿小丑服的你,很帅。我很喜欢”库洛洛将鼻尖抵住西索的鼻尖

这回西索脸刷的一下就显现出了粉红色,他其实并不是个容易害羞的人,甚至,可以说他是不可能害羞的人!(想起河边洗澡的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鼻尖触碰的一瞬间,心里有股暖和的气流,顺着神经向上冲击着自己的头脑,一种很少出现的感觉,很热,热的让人难受,耳垂被库洛洛玩弄着,似乎比脸还要烫,这可不行!打咩!

西索反应过来,想向后退,库洛洛手疾眼快,将他搂入怀里“怎么?害羞了?”刺激着怀里的美人

“怎么会呢?哼♥”西索还在逞强,不过他确实觉得这个感觉太新奇了,不是很喜欢,但是库洛洛的怀抱里,有这个感觉反而使自己的心都化了

库洛洛抚着美人的背部,亲了口额头“西索,你今天带着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躲在我怀里的吗?”环望四周,也有很多穿着和服的少女,拉着自己喜欢的男孩,在那里(小声:秀恩爱)

西索轻轻松开库洛洛的手,不舍的往开走了走“因为,今天有很华丽的表演.我想让库洛洛陪我看♥”拿起库洛洛的右手往脸上蹭了蹭

“是什么?”话音刚落

天空中噗昂的一声,烟花爆炸,橙色和粉色的光点在一瞬间爆发开来,又一爆鸣声,绿色的光点也开始扩散

越来越多的烟花在空中闪耀者生命中在绚烂的时刻,整个夜空变得亮堂,灿烂

本来背对着的西索,转过头来“库洛洛,很美吧~”

是啊!很美。在这绚丽的背景下,你真的,很美


后面再配幅画吧!哈哈哈哈,指绘萌新又想霍霍了(ಡωಡ)


(来这个号发一下,还有还有,我不是盗号什么的那些嗷嗷!是同一个人!好怕被奇怪的人喷,只是想通发一下,因为这个手机不怎么写文码字鹅鹅鹅)https://andy832271.lofter.com

介个就是发文的号嘞!

小慧

【团西】和服

想写短文去,但是实力不允许啊!哭了

完全收不了尾(某慧文笔差已证实(´இ皿இ`)

再试试!我不信了!(✘_✘)

以库洛洛第一视角的描写,相信我又会写成第三人称的咳咳눈_눈


“库洛洛!这边!”人群中,一顶红色头发在晃动

库洛洛顺着人群之间的缝隙过去,挤来挤去,可算来到红发男子身边

“走吧,进到里面就不挤了”

“好~库洛洛你可要牵紧我!我怕被顺走了”西索拉住库洛洛的衣袖,艰难的前进着

库洛洛回头,发现西索鼓着个包子脸,一脸  你都不等我的样子  ,右手扯着自己的衣袖,差点被逆向的人撞走

叹口气,将美人环抱在身旁“这样就没事了...

想写短文去,但是实力不允许啊!哭了

完全收不了尾(某慧文笔差已证实(´இ皿இ`)

再试试!我不信了!(✘_✘)

以库洛洛第一视角的描写,相信我又会写成第三人称的咳咳눈_눈


“库洛洛!这边!”人群中,一顶红色头发在晃动

库洛洛顺着人群之间的缝隙过去,挤来挤去,可算来到红发男子身边

“走吧,进到里面就不挤了”

“好~库洛洛你可要牵紧我!我怕被顺走了”西索拉住库洛洛的衣袖,艰难的前进着

库洛洛回头,发现西索鼓着个包子脸,一脸  你都不等我的样子  ,右手扯着自己的衣袖,差点被逆向的人撞走

叹口气,将美人环抱在身旁“这样就没事了”

“嗯!♥”眯着眼,嘴角勾起了快乐的弧度,双手换位到了对方身前的衣物

两人被挤来挤去的,连空气粒子都没地方挤。经过如同洪水般的人流冲刺后,终于来到了广场中央,呼呼,能透口气了

“终于舒畅了~”西索蹦的一下跳到库洛洛前面

库洛洛这才看清他的穿着

一套很普通的橙色和服,粉色的打蝴蝶结打在小腹处,双脚踩着褐色的木屐。虽然简单了点,但是在他那绝世美颜的衬托下,整个人便如天仙下凡一般

库洛洛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伸手抚了抚西索柔软的赤发

“库洛洛,喜欢吗?我可是超喜欢这套和服的!”西索拍了拍自己的裙子,想把刚才蹭到的灰尘(其实根本没有)拍掉

库洛洛被这系列动作逗的都快笑出来了“喜欢,西索穿的衣服,我都挺喜欢的”走上去,手滑下来,轻轻地揉搓西索的耳垂,今天没有打耳饰呢。

“嗯~库洛洛又在瞎说,难道你喜欢穿小丑服的我?”西索摆出了个滑稽脸,贴近库洛洛

两人的距离近的只能在对方眼睛里看见自己

“当然,穿小丑服的你,很帅。我很喜欢”库洛洛将鼻尖抵住西索的鼻尖

这回西索脸刷的一下就显现出了粉红色,他其实并不是个容易害羞的人,甚至,可以说他是不可能害羞的人!(想起河边洗澡的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鼻尖触碰的一瞬间,心里有股暖和的气流,顺着神经向上冲击着自己的头脑,一种很少出现的感觉,很热,热的让人难受,耳垂被库洛洛玩弄着,似乎比脸还要烫,这可不行!打咩!

西索反应过来,想向后退,库洛洛手疾眼快,将他搂入怀里“怎么?害羞了?”刺激着怀里的美人

“怎么会呢?哼♥”西索还在逞强,不过他确实觉得这个感觉太新奇了,不是很喜欢,但是库洛洛的怀抱里,有这个感觉反而使自己的心都化了

库洛洛抚着美人的背部,亲了口额头“西索,你今天带着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躲在我怀里的吗?”环望四周,也有很多穿着和服的少女,拉着自己喜欢的男孩,在那里(小声:秀恩爱)

西索轻轻松开库洛洛的手,不舍的往开走了走“因为,今天有很华丽的表演.我想让库洛洛陪我看♥”拿起库洛洛的右手往脸上蹭了蹭

“是什么?”话音刚落

天空中噗昂的一声,烟花爆炸,橙色和粉色的光点在一瞬间爆发开来,又一爆鸣声,绿色的光点也开始扩散

越来越多的烟花在空中闪耀者生命中在绚烂的时刻,整个夜空变得亮堂,灿烂

本来背对着的西索,转过头来“库洛洛,很美吧~”

是啊!很美。在这绚丽的背景下,你真的,很美


后面再配幅画吧!哈哈哈哈,指绘萌新又想霍霍了(ಡωಡ)


我又毁角了呜呜↓想看的话记得带好护目镜呜呜!

https://andy832271.lofter.com/post/4c4b8061_1cce7ae3c

小慧

【团西】校园文

(唠叨时间)这几天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喜欢的文看,难受ing.所以自己写吧!虽然文笔不好,但是我还是想写鹅鹅鹅,很有个性的文章,求别介意嗷嗷

注意!ooc ooc ooc


“班里转来了新的同学呢!”侠客八卦地和其他伙伴聊着“听说他是因为把他的老师和校长打伤了才转来的”“哦?是吗?”玛奇坐在椅子上,好奇的探头八卦。“嗯嗯,不会有错的,我的信息难道还会有错?而且,他在以前那所学校还挺有名的呢!”侠客继续说着,伍伯一手搭在了信长肩上“哦吼,那么强,看来我还挺期待的嘛!”信长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接着“诶,学校真的就喜欢把奇人都安排到我们班啊”侠客点点头“没关系的,反正我们都那...


(唠叨时间)这几天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喜欢的文看,难受ing.所以自己写吧!虽然文笔不好,但是我还是想写鹅鹅鹅,很有个性的文章,求别介意嗷嗷

注意!ooc ooc ooc


“班里转来了新的同学呢!”侠客八卦地和其他伙伴聊着“听说他是因为把他的老师和校长打伤了才转来的”“哦?是吗?”玛奇坐在椅子上,好奇的探头八卦。“嗯嗯,不会有错的,我的信息难道还会有错?而且,他在以前那所学校还挺有名的呢!”侠客继续说着,伍伯一手搭在了信长肩上“哦吼,那么强,看来我还挺期待的嘛!”信长一脸嫌弃的看了看,接着“诶,学校真的就喜欢把奇人都安排到我们班啊”侠客点点头“没关系的,反正我们都那么有名了,还怕什么?是吧!库洛洛班长?”坐在前排库洛洛一直在阅读,没想到这都能被扯到,只好移开视线“嗯。确实让人期待。”

这时,上课铃打响,老师从门口进来。还是那么一脸嫌弃呢!(谁会想教这样的班嘛!我想!!(ಡωಡ))侠客反常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伍伯看了看,也自觉地回去了。都在期待新同学吧!老师扫了一眼人数,开口道“难得的人齐呢!”“快介绍新同学吧!别浪费时间。”无礼的声音响起,芬克斯已经坐到了桌子上,不耐烦的敲着笔头。老师无奈(不想挨打)“那,进来吧西索。”门后的男人大步迈到了讲台,笑眯眯的看着讲台下的各个。

似乎是视线太过于灼热,库洛洛放下手中的书,对上那道视线。是个有着红色头发的,穿着一身篮球服,睁开眼睛,一双金色的眸子正盯着自己看。“是个变态。”库洛洛想着。老师指了指库洛洛旁边的位置“你先坐那吧。”“OK~♥”西索乖巧的坐到位置上“你好♥”还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嗯。”库洛洛冷冷看了他一眼,又沉浸在了知识的海洋中。西索失落的看着他“嗯~真冷淡。不过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你可得好好待我哦!”自言自语“是个傻的”库洛洛想着。

自从西索转来的这些天,侠客他们就一直很想去和他聊聊天,但一直没成,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因为见不到。是的!可以说,这几天以来,上课不见人影,下课更见不到,就像这个班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完全没有机会。侠客又组织伙伴们聊天了,话题自然又是西索。这次,库洛洛没有拿着书,而是侧过脸去听。

又过了几个星期,这天下大雨。体育课取消这件事对大家来说都没什么,因为不管上什么课他们都像在上体育课。班主任坐在讲台上,胆战心惊的看着那些危险人物。哒哒哒,时间流逝的可以说是慢的要死。老师擦擦额头的汗滴,因为她不知道这群人还能乖多久。平时上课大概就只有库洛洛,派克和富兰克林坐在位置上(当然如果库洛洛不在他们两就不可能在了)这次全班都在这,实在难办。

忽然,原本吵闹无比的课室,安静了下来。随着声音消失,刺耳的手机铃声充满着整个课室。老师看了看,原来是自己的手机!她慌了“抱歉抱歉,我去接个电话!”然后就跑出去了。班里继续吵闹起来,唯独库洛洛,他 看了看旁边的位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几分钟后,门被打开,全班再次安静了下来,不是怕老师,而是惊讶。

西索被班主任推着进来。他全身都是血,特别是额头处,应该是被很大的力气砸向了墙壁之类的吧,很多血,正从伤口出不断流出,右脸肿的发红,左脸几道划痕,深的有几处都流出血来,身上肿的肿,淤的淤。还瘸了,应该是腿扭伤了,,吧。

芬克斯先开口“我的天哪,你去哪了啊?被打成这样!”全是惊讶和惊讶

“感觉很有趣,下次带我们去”飞坦走近,很认真的说

“就是就是!如果不带我们去,你就别想进这个校门!”伍伯大喊着,兴奋的心情感染着班里所有人

“好~♥”西索咧起嘴“下次肯定带你们去♥”还对着老师说“你不会真的告诉我家人吧?那么有趣的派对被你打断了,还要家人训我~无情↗”

班主任完全不理会他“你们帮忙包扎一下,我去打电话”一溜烟冲出去了

西索耸耸肩,一瘸一拐的来到库洛洛旁边,一屁股坐在他的桌子上

库洛洛嫌弃的看着他“有什么事吗?”

“那个女人说你们给我包扎嘛,所以我要找个好位置~”脸皮厚

“可是你弄脏了我的桌子”库洛洛默默掏袋子

“嗯~如果你们想我带你们去的话,就给我包扎下嘛~♥”西索笑着对全班说

恶心,这是每个人都感觉到的

“我感觉有点晕了”

话音刚落,人已经摔到了地上,完全没有动静了。

。。。

“我的妈!他说真的啊!”芬克斯这才冲过来

“我以为他在和我们开玩笑”玛奇也立马冲到他身边 蹲下查看

“啊?他真的晕了??!”侠客等人这才跑过来

库洛洛已经拿出来一卷绷带还有包棉签“玛奇,你弄吧”

“嗯”玛奇接过,便熟练的开始处理了

→我是分割线←

嗯,,太痛了,居然头昏昏的一下摔到地上,实在太痛了。。

不知道库洛洛有没有帮我包扎呢?不过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就是好痛~

→我来分割了←

西索睁开眼,发现在一间病房内。。

“居然把我送进医院,真是的♥”西索自言自语

“是吗?你真的可以气死我吧!!”门口处传来了刺耳的声音

西索瞪大着眼,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加苍白了“,,,爸爸,,”



⊙_⊙我写了什么!?

小慧
有人想看吗?哭了啊! 萌新第一...

有人想看吗?哭了啊!

萌新第一次写肉撒糖

就这样了?而且没有什么违规的东西啊!离谱啊!不至于吧!

哭了啊!写的那么的纯都不行咩?

有没有人想看看(萌新求安慰)

私发试试●v●


有人想看吗?哭了啊!

萌新第一次写肉撒糖

就这样了?而且没有什么违规的东西啊!离谱啊!不至于吧!

哭了啊!写的那么的纯都不行咩?

有没有人想看看(萌新求安慰)

私发试试●v●


冰璃雪

当蝴蝶忍穿越成西索

“唔······”蝴蝶忍感到一阵眩晕,随后就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这无比“宏伟”的垃圾山,不禁皱了皱眉头。“阿啦啦,这里是哪里呢?恩······我可不记得鬼杀队总部有这样的地方啊。”“喂,小姑娘!”“阿啦,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可以请你出来一下吗?”蝴蝶忍一面询问,一面暗自心惊,虽然她在鬼杀队九柱中的实力排名并不高,甚至算是比较弱小了,但也不是普通队员可以比拟的,现在居然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可知对方一定是一个高手,十二鬼月也并不是...

“唔······”蝴蝶忍感到一阵眩晕,随后就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这无比“宏伟”的垃圾山,不禁皱了皱眉头。“阿啦啦,这里是哪里呢?恩······我可不记得鬼杀队总部有这样的地方啊。”“喂,小姑娘!”“阿啦,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可以请你出来一下吗?”蝴蝶忍一面询问,一面暗自心惊,虽然她在鬼杀队九柱中的实力排名并不高,甚至算是比较弱小了,但也不是普通队员可以比拟的,现在居然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可知对方一定是一个高手,十二鬼月也并不是没有可能!“放心吧小姑娘,不用那么紧张,我是穿越大神,现在在你的意识空间里,你自然感觉不到我!”蝴蝶忍这才松了一口气,毕竟穿越大神在自己的意识空间里,感觉不到也是正常。   但是,这个穿越大神既然能毫不费力的进入自己的意识空间里,还能了解到自己的想法,也必定不是常人!还是不要招惹为上上策。正这样想着,穿越大神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哈哈,不用怕!我并没有恶意。你不是想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我现在告诉你,这里就是《全职猎人》里的流星街哦!”蝴蝶忍四处张望了一下,映入眼帘的是垃圾山、垃圾山、还是垃圾山!这里哪里是流星街,分明就是垃圾场嘛!蝴蝶忍意外的说道:“阿啦啦,流星是十分美好的事物,所以与流星有关的东西一般都十分美丽呢!如果你不跟我说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这座垃圾场就是你口中的流星街呢!”

冰璃雪

当蝴蝶忍穿越成西索

无限城决战,蝴蝶忍以自身为代价,终于利用和珠世小姐一起研究出的紫藤花毒杀死了童磨,为自己最敬爱的姐姐报了仇。随着身体慢慢的被童磨吞噬掉,蝴蝶忍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起来,到最后,蝴蝶忍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我终于为姐姐报仇了······希望我们来世还能做姐妹,一起长大,平安到老······”

  蝴蝶忍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白色的空间,心想:“这里就是死后的空间吗?还真是荒凉啊···...

无限城决战,蝴蝶忍以自身为代价,终于利用和珠世小姐一起研究出的紫藤花毒杀死了童磨,为自己最敬爱的姐姐报了仇。随着身体慢慢的被童磨吞噬掉,蝴蝶忍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起来,到最后,蝴蝶忍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我终于为姐姐报仇了······希望我们来世还能做姐妹,一起长大,平安到老······”

  蝴蝶忍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白色的空间,心想:“这里就是死后的空间吗?还真是荒凉啊······不如就在这里随便走走吧,说不定还能找到轮回转世的路呢······也不知道炭治郎他们怎么样了,打赢鬼舞妓无惨了嘛?······”走着走着,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玩世不恭的老头子,蝴蝶忍吓了一跳,询问到:“这位老爷爷,你是谁?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老头子愣了愣,随即便得意的哈哈大笑:“小姑娘,这里是我所创造出来的空间,而我吗,就是传说中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此处省略无数个自夸自耀的词语)的穿越大神是也!”而蝴蝶忍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不会遇见了个神经病吧!正这么想着,却见那个所谓的穿越大神咳嗽了两声,把自己调整成了正常状态,对蝴蝶忍说:“这位姑娘,我瞧你身体构造特殊,骨骼清奇,与我甚是有缘,再加上你这一生积德无数,便决定破例给你一次穿越的机会!”而蝴蝶忍听了这话,更加坚定了他是一个神经病的想法。而穿越大神接着说道:“人物我都给你选好了,就《全职猎人》里的西索吧!再给你《斗罗大陆》里的光明女神蝶武魂、强大的理智以及精准的判断力还有你的日轮刀,嗯,还有无以伦比的听觉以及《狐妖小红娘》中九尾天狐的血脉,应该就差不多啦!祝你在那个世界玩的开心~”蝴蝶忍还没反应过来,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注:本人是小学三升四文笔,如果有写的不好或者不和大家口味的东西,请大家在评论区打出来,谢谢!


小慧

【伊团西】日常吐槽撒糖文·2

2021.8.19.  11:31

晴朗的一天,适合去吃面!(神逻辑)西索拉着伊路米来到一家面馆。

浓郁汤底的味道充满整个面馆,没什么人在吃,可能是早吧!伊路米想着。

两天看着屏幕上的菜单,挑选想要的东西。

“洛洛说他不吃,真可惜♥”西索挂掉电话和伊路米说着,一屁股坐到凳子上。

“你想吃什么?”伊路米坐在他对面。“随便啦!♥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西索笑眯眯的看着,说的好像是他请客似的。

其实每次吃饭都不是他给的,可以说全是伊路米出的,有时库洛洛心情好就出了,简直太理所当然了。不过伊路米似乎并不介意。

“那要个鸡蛋刀削面和葱油饼吧。”伊路米面无表情的说着“...


2021.8.19.  11:31

晴朗的一天,适合去吃面!(神逻辑)西索拉着伊路米来到一家面馆。

浓郁汤底的味道充满整个面馆,没什么人在吃,可能是早吧!伊路米想着。

两天看着屏幕上的菜单,挑选想要的东西。

“洛洛说他不吃,真可惜♥”西索挂掉电话和伊路米说着,一屁股坐到凳子上。

“你想吃什么?”伊路米坐在他对面。“随便啦!♥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西索笑眯眯的看着,说的好像是他请客似的。

其实每次吃饭都不是他给的,可以说全是伊路米出的,有时库洛洛心情好就出了,简直太理所当然了。不过伊路米似乎并不介意。

“那要个鸡蛋刀削面和葱油饼吧。”伊路米面无表情的说着“好~♥”不过在西索眼里却另有一番风味。

付钱,等待。

忽然,旁边一个店员和一个孩子的系列动作引起他们注意。

那个店员在苦苦哀求那个孩子喝水。孩子应该5.6岁左右。但是死都不喝,或者喝进去的水又调皮的吐出来,弄的满桌都是。还用一些奇奇怪怪的垃圾去掏耳朵,一脸自豪的看着店员。

“是对父子吧。”伊路米想着“不然不会那么纵容。”

“嗯~~小伊~~”西索又发出了这令他起鸡皮疙瘩的声音。我敢用我的午饭保证,旁边的人轻点的起起疙瘩,重点的差点把吃下的饭吐出来。“杀伤力无限啊”伊路米心里想着,嘴上回答“怎么了?”

“要不我们打包吧~嗯~~♥我不想在这里吃了~”西索嘟着嘴提出请求。当然,伊路米肯定会答应的。

但是最让伊路米烦闷的,是付多一块打包费!太难受了!浑身难受!伊路米想着,但还是出了。

几分钟后,两人拿着午饭飞奔出去。

以一种常年没见到主人,终于看到了飞奔过去的速度冲回家。

惊到了库洛洛“额?你们不是去吃面吗?怎么,,”话还没说完,西索已经扑了过来“我就是不想在那吃~♥”

。。。

虽然并不讨厌西索黏人,但是!但是!他把我的书打掉!滔天大罪!库洛洛一脸黑线俯视着西索,不怀好心的揉揉他的头发“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谁能解释下?”

“那家面馆太脏了,令人恶心。”伊路米经过他们,捡起书本,步到桌旁放下。

“啊?难道有比这个更恶心的?”库洛洛狠狠捏了把西索的脸。嗯,还是那么软。“嗯~”底下传来呻吟般的声音。

“对我来说有。”伊路米默默打开盒子“西索,来吃了。”

西索坐起来,笑着说“洛洛真是坏,为了本书居然伤害我~♥”

伊路米看过去“他没把你头拧下来已经算好了。”漫不经心走过去,拎起西索就往饭桌扔。

“小伊也好绝情唔~”一脸委屈,摸摸脸蛋,烫的。原来已经红肿起来了。

伊路米坐下,准备开动“啰嗦。赶紧的”拿起筷子夹面

“嗯嗯~太痛了,不喂我不吃了!哼!♥”西索把脸扭过去谁也看不见谁。

伊路米看了眼库洛洛“你的烂摊子。”然后把夹起的面放到勺子里。

“行行行。”库洛洛坐到西索旁边。

“嗯嗯~要为我才能吃~♥看喂,,唔,唔,”本来以为能赚的,没想到,库洛洛以来就抓着他的脸“吃不吃饭?”还在那ruak

"你喂唔,,我,,就吃~ ,"嘴硬。

“抓好他”伊路米转了过来。库洛洛会意,将西索抱入怀里,左手握住西索的双手,右手固定他的头。(五花大绑呜哈哈)伊路米用勺子戳戳西索的嘴“快吃。”

达到了目的的西索,一脸开心的享受着被喂的感觉(残疾人士!确认了!)

真是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