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团长

7786浏览    756参与
yoooniii
希望地下街出身的小利歪在平行宇...

希望地下街出身的小利歪在平行宇宙里,有阳光,有爱他的人。


然鹅现实是。。


19年最后一个月了创哥还让咱利泡在水里过生日!很气了嗷


才知道原来阴影高光应该用叠加图层画,妈个鸡我之前在一层层瞎涂些啥,画到最后还布吉岛为啥突然木有笔压了只能用叶子笔刷凑,嘛,就这样吧hhh

希望地下街出身的小利歪在平行宇宙里,有阳光,有爱他的人。




然鹅现实是。。


19年最后一个月了创哥还让咱利泡在水里过生日!很气了嗷



才知道原来阴影高光应该用叠加图层画,妈个鸡我之前在一层层瞎涂些啥,画到最后还布吉岛为啥突然木有笔压了只能用叶子笔刷凑,嘛,就这样吧hhh

·環遊气泡·

【团兵】皆大欢喜

               皆大欢喜


*原作向团兵

*非常ooc,全文都非常我流,没有逻辑也没有剧情,我是当代文盲本盲。





   埃尔文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周身沐浴在暖黄色的光芒中,这光温暖而柔润,并不刺眼,就连原本,原本左腹部的贯穿伤留下来的那个血洞都不再疼了。他眨眨眼睛,舒展身体,然后试图转转脑袋,在这些动作依次失败之后,埃尔文才终于发现自己混迹在一群光点中,和包裹着他的暖黄色的光芒融为一体。...

               皆大欢喜


*原作向团兵

*非常ooc,全文都非常我流,没有逻辑也没有剧情,我是当代文盲本盲。



 










   埃尔文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周身沐浴在暖黄色的光芒中,这光温暖而柔润,并不刺眼,就连原本,原本左腹部的贯穿伤留下来的那个血洞都不再疼了。他眨眨眼睛,舒展身体,然后试图转转脑袋,在这些动作依次失败之后,埃尔文才终于发现自己混迹在一群光点中,和包裹着他的暖黄色的光芒融为一体。


  漂浮在空中。


  一个浑身破破烂烂,满面血痕的小姑娘正坐在离他不远的沙堆上面,因为离得太远,看不清表情,以埃尔文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小姑娘白裙子上的血迹,和她脸上淅淅沥沥还在不断滴下来的血。


   小姑娘坐在那里,看起来温顺而无害。


   于是埃尔文被引起了兴趣。虽然他现在仿佛和奇怪的光芒共生共存,他心里那点“调查”的欲望重又占了上风,他开始试着和那个温顺地坐在那里的姑娘谈话。


  只是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和那光束融在一起,似乎没有“嘴”这一器官,于是有些懊恼地闭上了眼睛,却没想到那个奇怪的,浑身淌血的女孩子却仿佛听到了他在心里酝酿了许久的疑问。


  她轻轻咳嗽了一声。


  于是埃尔文立马睁开眼,女孩子站起身来,她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支树枝,在沙地上画些什么,楔形文字……??不,不是,也同样不是墙内的文字,埃尔文感到迷惑,却又觉得新奇。


  他明明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奇怪的文字,却觉得和这些文字久别重逢,分外亲切,于是他读懂了,他一向是个很聪明的学生,他读懂了女孩子的写写画画,然后在心里试探性地念出:


  “尤……弥尔”


   女孩子对他的回应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点点头,低下头又开始写写画画,于是埃尔文就明白了,他已经死了。明白的同时还有些新奇,原来死后的世界是这样。


埃尔文没死过,但是幻想过死后的世界,那还是在当训练兵的时候,冬日的起床号响起的时候,埃尔文和奈尔——他们那一批的新兵,个个都巴不得死在床上,离早训远远的,永远看不见教官那张衰老布满皱纹的脸。那是他还记得的第一次幻想死亡。


这之后他还幻想过许许多多次的死亡,在办公室里和他那位娇小漂亮却意外强悍的伴侣做//////////////爱的时候,射//////////////////精时候的爽快,眼前闪过的白光,差一点就让他死在爱人紧致的屁/////////////股上,死在他精干的腰身和短暂柔软的眼神里。


还有政变前的某天,玛丽来看他,女士伸手拢着裙角,说你没有必要和奈尔闹翻。埃尔文想起绞刑架,想起并不存在的绳套,脖颈上凭空出现了窒息感。


直到后来,后来石块击穿了他的——或许是他的肝脏——你知道的,墙内去当兵的大都没什么文化,空有一身膘和蛮力,头脑大都空空,埃尔文虽然算的上其中为数不多的几个高知分子之一,但是于人体,其实一窍不通。


姑且——埃尔文姑且认定自己死于肝脏衰竭和失血过多,但,但他想了无数种死去后的境况,却唯独没有想过自己死了居然还能得到化为光点,浸泡在宛如壁灯一样暖黄色的光束里,和一位女士交谈。


但是很显然,那位女士又一次读懂了他心中所想,埃尔文有些无奈,因为他看到那女士静默着,用树枝在沙土地上“沙沙”地涂涂画画。埃尔文不得不跟着女士的写画,辨认这来自死域的,唯一的讯息。


女孩子写写画画半天,埃尔文读懂了个大概,女孩子对他关于死后世界的妄想没有发表任何看法,独独看到女孩子在沙土地上歪歪扭扭地写:


“爱人。”女孩子写了两个字,似乎又觉得不满意,蹲下身去把沙子抚平,重又拾起树枝,修改了一下刚才的内容。


“爱人……?”


啊啊,内容没有发生变化,只是语气有了变化。


埃尔文试图像往常一样了然地笑,只是他发现,自己目前来说只是个漂浮着的光点,没有嘴巴,也没办法笑。


没有办法笑的埃尔文很严肃地开始思索这个问题,某种意义上,他坚信自己的脑回路是可以被那个叫做尤弥尔的女孩子所读懂了,于是他开始思考,思考爱人。


他首先想到了玛丽。青春期的男孩子们面对同样是青春期,乳////////////////房,腰肢和屁///////////股都开始发育起来的,浑身散发着奶香味儿的女孩子们从来都没有什么抵抗力,而埃尔文——虽然他那时候占据他脑袋里的大都是对世界“真相”的考量,但是剩下一部分,除了装了奈尔这个朋友,剩下的就都是玛丽了。


玛丽不是那些凶巴巴的女训练兵,她是住在附近的姑娘,乳///////////房刚刚开始发育,看起来小巧又可爱,腰肢纤细,屁////////////股却很大,那时候埃尔文也才十来岁,懵懵懂懂地以为玛丽会是他的爱人。


埃尔文看到尤弥尔在沙土上写:“玛丽。”


“爱人”的答案,就是玛丽了吗?埃尔文皱起眉头来,努力回想上一次和他做爱的对象,因为按理来说,所有人都会和自己的爱人做爱的对吧,但是……但是他有和玛丽做过爱吗……?玛丽的乳//////////房,腰肢,屁///////////股……都曾经为他敞开吗……?


埃尔文有些迷糊,他仿佛觉得自己忘记了些什么,忘记了有关“爱人”的定义,他有些迷惑地看着沙土地上,被尤弥尔写出来的“玛丽”两个字。


“爱人”的答案,看似只有玛丽一个人了,因为埃尔文是如此沉迷她发梢裙角的芳香,她柔软的胸脯和屁股,还有……还有呢……??


埃尔文头痛起来,他开始觉得思索这个问题让他痛苦,让他困惑,明明有一个名字就在嘴边,他还记得那个人漂亮的眼睛,记得那个人柔韧的腰肢和为他敞开的腿,但是他却没办法想起来那个人的名字,居然只能把所有的爱欲,所有的精液,所有的感情,交给那个在训练兵时期认识的,漂亮的少女“玛丽”。


尤弥尔仿佛感受到了他的困惑,女孩子歪着头,拾起树枝,把沙土地上的“玛丽”两个字,重又勾画了一遍,埃尔文决定停止思考,管他呢,反正他都死了,“爱人”的名字是不是玛丽,又有什么——


埃尔文的思维停住了。


不是他困惑头痛,实在想不起来,而是远方,远方——

远方好像有人正走过来。


那是个矮个子,背了立体机动,穿了破旧的墨绿色披风,整个人都要被黄沙掩埋,就连头发丝里都掺杂了沙子,就好像长途跋涉的行者,筚路蓝缕,手里却空无一物。


埃尔文皱起眉头——如果他还有眉毛的话,他应该是皱起眉头来了,他漂浮在半空中,发着暖黄色的光芒,就像壁炉中的火焰,灼灼地发着光。埃尔文敢保证,前面那个小个子看到他了——即使不是看到他,也绝对是看到了这里汇聚的光芒。


他长途跋涉,或许为的就是这样的光芒。


埃尔文却恐慌起来,那个小个子越走越近,他也渐渐看得清楚,那个小个子有一张漂亮的脸,有漂亮的眉,漂亮的眼,漂亮的鼻梁和漂亮的嘴,只是那嘴并不笑,它紧紧地抿着,步伐也沉重。


埃尔文记得,立体机动虽然是很重,但是还没有重到,可以把他压垮,他记得他劲瘦的腰肢,记得他凌厉的眼神,他虽瘦,却绝不弱,他矮小,却不瑟缩。


但是他虽然挺直着背,深一脚浅一脚朝这里走,埃尔文却觉得,他绝不轻松。


尤弥尔也看到了那远道而来的人。她用树枝在沙地上写:“他要死了。”


他要死了,他的脊背虽未弯折,却已经断裂,他的面容虽无伤口,却已碎裂,他的手臂虽空无一物,却重若千斤。他朝你走过来,便是朝死地走过来。


所以我说他要死了,他的脊梁虽未弯折,上面却硬生生托着天堂,而这世界,是没有天堂的,于是他的脊梁必须折断。他的面容虽无伤口,地狱的每一道刑罚却都在对他剜目拔舌,所以他的面庞必碎裂不可。他的手臂虽然空无一物,但——


那刀就足够重了。


埃尔文沉重地叹息起来,他看着那个矮个子远远地朝他走过来,看着他翻过山丘,踏过原野,一步一步,虽然缓慢,但的的确确,朝他走过来。


……


埃尔文的胸腔震动起来,有什么东西想要从中迸发,有什么东西想要冲进他的声带,让他喊出口,说你不要过来,说这是死地,天堂太重了你的脊梁会折断,地狱的刑罚也与你无关。


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只是已经逝去的人其中的一个,没有办法阻碍生者走向死亡。


“我们来继续我们的问题,埃尔文。”


尤弥尔这样写道。


“你得告诉我,爱人是什么,是玛丽吗?”


埃尔文颤抖起来,他看着尤弥尔,女孩子面无表情,他又看看远方,许许多多人走过来了,有的在刚才那个矮个子前面,有的站在那个矮个子后面,有的,甚至已经走到了尤弥尔旁边,走到了埃尔文所在的那道金光里,然后化作金光,人身消散。


他愕然。


原来这就是死地,无数的生者从旷野的尽头走来,销金化骨,变作和他一样的光点,在旷野里莹莹地发着光。


那个小个子也在往前走,旷野上开始掀起风沙,其他的亡者对风暴视若无睹,缓慢而坚定地朝前走,直到肉身消散,化做光点,只有那个小个子——只有那个小个子,走在风沙里,被风沙迷了眼睛,绊住脚步,在脸上划出伤口。


“那不是我的子民,所以他就算死也不是来这里。”


尤弥尔这样说,仍然执拗地去问埃尔文,问他什么是爱人,你爱人什么?爱她的乳/////////房,爱她的腰肢,爱她的屁///////////股,还是爱她为你生儿育女,开枝散叶?


埃尔文却已经顾不得回答,他的全部注意都灌注在了那个朝前走的小个子。他漂亮的面颊被风沙中尖锐的石块划伤了,从左边眉骨,划过眼睛,直到下颚,血水里也搅进了沙子,肉里也嵌了沙砾。


“停下来——”


“停下来——!!!”


     埃尔文这样想着,他想起来,他当年如何捕获这个小个子,如何和他跪在同一片污水里,如何看进对方的眼睛,如何给对方披上湛蓝色的翅膀,看对方在天际翱翔。


     那个小个子继续朝前走,他的两根手指被飞石击中了,似乎是断掉了,断指掉在沙土中,很快被掩埋。他从一个漂亮的小个子,变成一个伤痕累累,甚至有些丑陋的矮个子了。


   “停下来——”


   “停下来——!!!!”


埃尔文不能出声,他注意到,下方沙丘上站着的尤弥尔,她盯着他,手中的树枝却在一遍一遍地划着。


“爱人。”


埃尔文想起来他不久之前——又或许是很多年前的一场宣告,他不觉得可惜,那时候他作为世界一流的骗子,编造了一场盛大且热血的谎话,带着一群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一同赴死,却在死亡之前对他此生的爱人,把一切卑鄙,一切悲哀,一切身不由主,一切执念成魔全都开诚布公。


埃尔文记得那时候的木箱,他记得马上的冲锋,记得他颓然的坦白以及——以及爱人重若千钧的一跪。他不长的前半生为了梦想,编造了人类大义这种大逆不道的谎话,却没有想到爱人成全了他的梦想,也妄想成全人类的大义。


那是许多年前他从地下街捕获的,变革的一翼,那是他的爱人,是他的——


“利威尔,停下来。”


埃尔文想起来了他爱人的名字,尤弥尔也用树枝在沙地上写:“爱人,利威尔。”


埃尔文把这个名字囫囵过了一遍,利威尔,利威尔,利威尔。


“利威尔。”


利威尔听不到死去的人说的话,他执拗地朝前走,埃尔文听到了从他脊椎上传来的爆裂的声音,也听到了他的骨骼不堪重负,发出的嘎巴嘎巴的声音,只是利威尔的脊背依旧挺直,虽然他脸上多了一道狭长的伤疤,断指处鲜血仍流,但他还是一步一步朝前走。


然后在那一道光芒处站定。


这里有数以万计的光点,不断有其他的光点汇入,利威尔根本不可能认出哪一个光点是埃尔文。但是埃尔文却觉得,他的眼睛一直盯着自己,一双流着鲜血的,漂亮的眼睛。


“真难看啊埃尔文。”利威尔这样说着,紧了紧身上的披风,“居然变成这样难看的样子,还发着光。”利威尔这样抱怨


“利威尔,回去。”


埃尔文几乎已经确定,利威尔绝对看到他了,虽然他不明白,万千光点中,利威尔是怎么找到他的,但是利威尔绝不能再往前走,再往前就是死地,他明白利威尔不可能听到,他也并不会变成和他一样的光点,那么,他到死地来——


“利威尔——回去,这是命令。”


利威尔却仿佛听到了了什么,他闭了上眼睛。


“我只是有个机会,于是走过来看你一眼,没想到你如今居然这么难看——嘁,如果这是命令的话——”


“遵命。”















“所以,他是你的爱人。”


爱人!是爱人!!埃尔文欣喜起来,他想起来利威尔的眉利威尔的眼,利威尔漂亮的嘴巴和脏话。想起来利威尔的肌肉线条,想起来利威尔劲瘦的腰肢,想起来战场之上飞翔的白鸟,想起暗夜里的情欲,想起来他自己木箱之上的忏悔,想起来利威尔千钧之重的一跪。


是爱!!是爱是爱是爱是爱是爱是爱!!


埃尔文笑起来——如果他能笑的话,他一定在笑,他多年隐藏的的卑鄙,下流,他诈骗犯的身份和他英雄的墓碑,全都和利威尔有关,何其有幸!!


何其有幸,他的一切最后都为他所知!!


尤弥尔写写画画,埃尔文漂浮在空中打盹,打定主意不去回复尤弥尔,等他睡醒以后,尤弥尔依旧仰着头看他,沙土地上有一行字,埃尔文没办法,只能勉强辨认了一下。


“刚才你们在干什么……?”


     他少有地认真想了想,当然他确定尤弥尔看到了他脑海里出现的一切,因为尤弥尔在沙地上,写下了“约会”两个字。


……说是约会,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


只不过他都已经死了这么久,居然还能约会,真是皆大欢喜。

 

尤弥尔不懂“皆大欢喜”的意思,迷惑地眨眨眼。




Fin

  


一阵风

在团长办公室移交档案这一段戏真的有趣,每一个人的表情、眼神、姿态、语句,都透着这个人心理的变化,迥异、合理、和谐,并且回应前头,启迪后头。

在团长办公室移交档案这一段戏真的有趣,每一个人的表情、眼神、姿态、语句,都透着这个人心理的变化,迥异、合理、和谐,并且回应前头,启迪后头。


杂酱冷面

全职猎人送给姐姐(•̀⌄•́)

全职猎人送给姐姐(•̀⌄•́)

矢绵
#库洛洛# “我的命令是最优先...

#库洛洛#


“我的命令是最优先的,不过,我的生命却不是最优先的”


第一次拍场照我太开心了

#库洛洛#


“我的命令是最优先的,不过,我的生命却不是最优先的”



第一次拍场照我太开心了

-不寿-。

团兵!最近重新看了巨人,好好看啊!//百年咕咕咕复健,我爱团兵一辈砸!//后面两张是滤镜和线稿www

团兵!最近重新看了巨人,好好看啊!//百年咕咕咕复健,我爱团兵一辈砸!//后面两张是滤镜和线稿www

Y.wei

【铁血的奥尔芬斯】感想

再仔细看了一下多想了一下,然后有了发现。

ed里现在的三明和奥尔加,先是三明回看奥尔加,也是三明先迈出了脚步,也就是说三明做任何决定都会先询问奥尔加的想法,但实际上他是明白奥尔加会怎么做的,所以三明并不是『没有主见全看奥尔加的指令』,相反他是最清楚接下来要怎么做的人,但到底是清楚『奥尔加会怎么做』还是清楚『怎样做才是最正确的』这就不清楚了。

再看幼儿时的三明和奥尔加。两个孩子是同时对视,但却先是奥尔加迈出了向前的脚步,说明这里也的确和tv剧情里三明的自白吻合『我的这条命是奥尔加给的』,因为被奥尔加救了,所以才会先看奥尔加怎么做,他再跟着怎么做。即是现在的三明已经能...

【铁血的奥尔芬斯】感想

再仔细看了一下多想了一下,然后有了发现。

ed里现在的三明和奥尔加,先是三明回看奥尔加,也是三明先迈出了脚步,也就是说三明做任何决定都会先询问奥尔加的想法,但实际上他是明白奥尔加会怎么做的,所以三明并不是『没有主见全看奥尔加的指令』,相反他是最清楚接下来要怎么做的人,但到底是清楚『奥尔加会怎么做』还是清楚『怎样做才是最正确的』这就不清楚了。

再看幼儿时的三明和奥尔加。两个孩子是同时对视,但却先是奥尔加迈出了向前的脚步,说明这里也的确和tv剧情里三明的自白吻合『我的这条命是奥尔加给的』,因为被奥尔加救了,所以才会先看奥尔加怎么做,他再跟着怎么做。即是现在的三明已经能明白奥尔加会怎么做,幼儿的三明是跟在奥尔加身后。

这也是两个人长期待在一起后形成的默契吧,从先看对方的选择,到已经知道对方会怎么做而先一步行动。

兔白

😈团长ooc&原版库洛洛美人摸鱼

😈团长ooc&原版库洛洛美人摸鱼

·環遊气泡·

【我流团兵】《白玫瑰》

*ooc注意

*答应我不要让我的名字出现在雷文bot 上555

链接在评论

*ooc注意

*答应我不要让我的名字出现在雷文bot 上555

链接在评论

Axi

团兵/年下(伪)骨科/现代-有关我是怎么被我弟弟追到的

我的独特爱好促使我将这种奇怪要素组合起来...文文爸妈很喜欢孩子但一直没能有自己的孩子,于是去领养了当时3岁的利利,结果过了2年有了文文,相亲相爱一家人这样的。

就这种文文小时候人畜无害一小团子,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产生了把哥哥拿下的心理,到最后细水长流设好的陷阱全都完成自己的使命把利利搞到了手!!!我真的好吃这种腹黑弟弟???

我专业坑手十余年,请大家做好无下文的准备。如果又任何想法都请在评论区和我聊聊吧!我真的鼓足勇气发的这篇(草稿)!


--------------------------------


【利维5岁,埃尔文0岁】...


我的独特爱好促使我将这种奇怪要素组合起来...文文爸妈很喜欢孩子但一直没能有自己的孩子,于是去领养了当时3岁的利利,结果过了2年有了文文,相亲相爱一家人这样的。

就这种文文小时候人畜无害一小团子,然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产生了把哥哥拿下的心理,到最后细水长流设好的陷阱全都完成自己的使命把利利搞到了手!!!我真的好吃这种腹黑弟弟???

我专业坑手十余年,请大家做好无下文的准备。如果又任何想法都请在评论区和我聊聊吧!我真的鼓足勇气发的这篇(草稿)!


--------------------------------


【利维5岁,埃尔文0岁】

    利维第一次见埃尔文,是在医院,在埃尔文第一口呼吸的五分钟后。现在回想起来,埃尔文真是从小乖到大,从出生就开始乖。不折腾爸妈,也不折腾医生,在下午五点这个时间顺顺利利地就出生了,而且健健康康的,嘤嘤哭几声向世界昭示自己的存在,也没有哭得响亮到招人烦。产科医生接生完,带着满满的成就感舒舒服服地下班。埃尔文从产房里被推出来的时候,利维跟着爸爸凑了上去。利维踮起脚,看到了一只红红的小猴子。倒也不能说丑吧,利维更多感觉到的是奇妙。他有弟弟了,就是这只小猴子。

    第二天放学后,爸爸接上他又去了医院。埃尔文还是很乖,除了吃喝拉撒就是睡觉,而利维在的时候恰巧就是他睡觉的时候。利维仔细地洗了手,轻轻摸摸埃尔文的小手。那只小拳头还没他手掌大,皮肤吹弹可破的,软得他屏息去摸,生怕伤着他。病房里除了这个小东西没什么好玩的,利维就花了很多时间盯着他看。小埃尔文的头发是淡淡的金色,贴在脑袋上。头发、眉毛和睫毛都挺稀疏——但新生儿不都是这样的嘛(利维倒也不懂这个,这是作者加的)。还能看出双眼皮,高鼻梁,除此之外也看不出啥。利维看久了觉得无聊,便继续拨弄埃尔文的手。埃尔文软绵绵地挥了几下手,皱了皱眉头,好像被利维弄烦了。利维好奇,继续拨弄,结果埃尔文突然睁开了眼睛,利维瞥到了一抹蓝,蓝得彻底,蓝进他的心里。但这蓝没出现多一会——埃尔文紧接着就哭了起来。雇来的护工轻车熟路地抱起他哄,利维和爸爸在一旁呆呆地看。

    小孩真麻烦啊,利维感慨。


【利维8岁,埃尔文3岁】

    利维远远地就看到自家二楼窗边冒出的那颗金色的毛茸茸的小脑袋了。随着校车靠近,小脑袋突然消失,过了一会又在大门口重新出现,后面跟着的是慌慌张张的保姆,生怕埃尔文摔倒。利维心里乐开了花,但表面冷静地下了车,弯下腰抱起这个踉踉跄跄冲自己跑来的小孩(与同龄人相比,利维的力量惊人得大,抱起一个3岁小孩胳膊抖都不抖一下)。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埃尔文每天都会这样迎接他放学。埃尔文正处在一个当哥哥的跟屁虫的年纪,与哥哥形影不离,哥哥干嘛他就要干嘛。若是现在问他最大的梦想是什么,怕会是跟着哥哥去上学。对于这种跟屁虫的作风,利维不觉得烦,反而很受用。谁不想被这个软乎乎的肉团子所仰慕,所需要呢?

    “哥哥今天做什么了?”埃尔文坐在利维的臂弯里,小手环着他的脖子,蓝眼睛扑闪扑闪的。

    “唔,”利维踢掉鞋子往屋里走,”上课。”他就是很少话。

    埃尔文不觉得扫兴:“今天让你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最不开心的事情是什么?”爸爸妈妈每天晚上都会问兄弟俩这个问题,埃尔文很快就学会了。

    “好像没有不开心的事。”利维认真地想了想。他来到卫生间,把埃尔文放下,开始仔细地洗手。利维洗手可以说是一门艺术,步骤分明,一般要洗个三分钟的。以埃尔文的身高其实看不到洗手池上面,但他还是痴痴地抬头。“埃尔文也来。”利维洗好自己的手,用脚勾来旁边的小板凳,埃尔文自觉地踩上去,伸出自己的两只小手。利维站在他身后,大手握小手地帮他洗。埃尔文和自己不一样,全身上下都肉肉的软软的,包括这双手,利维忍不住洗(摸)得久了点。埃尔文胳膊举累了,开始不耐烦,想起刚刚的问题哥哥还没回答完:“最开心的事呢?”

    利维顿了顿,然后低头亲了一下埃尔文的脑袋顶:“看到你在家门口等我放学。”埃尔文开心地扬起头,笑出了星星眼。

    利维用埃尔文的印着小熊的毛巾给他擦干净手: “走咯,去吃点心。”厨房里飘出来的蛋挞味已经很浓了。保姆叫艾伦,别看他是男的,却是史密斯家雇过的最能干的保姆。每天都在一刻不停地买菜、拖地、洗衣服、给埃尔文的玩具和书消毒、带埃尔文出去兜风晒太阳,一天三顿饭之外还会准备好放学后的加餐,而且手艺很不错。他长得清秀,像姑娘,干活儿的风格也像姑娘,细致入微,不放过一个角落。反正这人是得到了家里最大的洁癖利维的肯定。爸爸妈妈也算舒了一口气,不用再看到利维在保姆干完活后忍不住自己拿起抹布再干一遍的尴尬场面了。于是,艾伦可能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位长期被史密斯家雇佣的保姆。再此之前,不是保姆受不了压力辞职离开,就是利维受不了脏让爸妈赶保姆走。


【利维18岁,埃尔文13岁】

    高考像一场梦一般结束了,利维对自己的发挥很有数,看过答案后没有捶胸顿足也没有喜笑颜开,他知道自己能进理想的大学,被分到理想的专业。国内数一数二的算不上,但总归是自己喜欢的。倒是家里这颗金色的小脑袋,应该能拥有一个数一数二的未来。高考后的每一天,他都来接埃尔文放学。埃尔文在市里第一的初中做第一,做班长,做三好学生,是四年前的利维望尘莫及的优秀。利维很骄傲,总觉得有一部分功劳是他的。

    还有一周就要期末考试了,埃尔文的作业越来越多,和利维聊天的时间也只剩下放学路上,让利维格外珍惜。学校离家不远,步行大概需要15分钟,沿途的风景是居民楼,居民楼后的山,和居民楼前的专门以学生为客户群体的小吃店。总之是很愉快的路程。这十五分钟里,兄弟俩总是肩并肩走着,聊着些有的没的,如果没话聊就沉默,也是很舒服的沉默。利维前几次都提出了帮埃尔文拿书包,埃尔文每次都拒绝,利维便不再问。的确,埃尔文的身高已经直逼利维,即使利维很不愿意接受自己的身高要在一米六止步的事实。从体格上看,他没什么必要为埃尔文拎书包了。

    “哥哥,”这天埃尔文红着脸问他,“你有喜欢的人吗?”

    利维转头去看埃尔文,看他脸上和耳朵上的红晕,看他躲躲闪闪的蓝眼睛,觉得好玩。“没有。”他直白地说了实话。无论是喜欢过,还是正在喜欢的,他都没有。他自认为这事这理所应当。在他目睹过男人们是怎么对待自己的亲生母亲之后,对情爱之事失去兴趣,不是必然的吗。

    埃尔文不再说话。利维意识到自己好像把天聊死了,急忙补救,“怎么?你有喜欢的姑娘了?”不知道为什么,利维心里升起一种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啊,不是啦!”埃尔文慌张地摆手,好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架势。利维愈发觉得可爱。

    “如果你是来找我问经验的话,我虽然亲身没有经历过,但还是观察过身边人的,”利维慷慨地不打算追问,“我觉得,以你埃尔文的硬件条件和软件条件,追到姑娘是轻而易举的。“他瞄到身边男孩的耳尖更红了,有点得意。“所以我只想告诉你一些注意事项,比如,”他顿了顿,“首先不要因为一时兴起就去追,对自己和对方负责,感情这么珍贵的东西不能随便浪费,我最看不惯那些三天两头换女朋友的男的……其次,要尊重对方,表白优先,不要人家都没回应就把人家当自己女朋友了,什么kiss那种事情要咨询同意——“利维突然意识到自己说得可能有点多,旁边的埃尔文像只西红柿一样红。算了,小朋友之间能有什么,何况还是埃尔文这种乖乖的小孩。“喂,我还是给你买只冰棍降温吧。”他打趣。

    几年后利维才慢慢意识到,这似乎是埃尔文最后一次在他面前窘迫得像个小孩子。之后的埃尔文,无论做什么都一副胸有成竹少年老成的模样,包括把他利维追到手。 

-------------------------------

好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其实这其中的很多年龄段也想写的,但没耐心了orz。照这个速度长大的话很快就要有车了但我不会开啊!(摔

黄药师在学魔法
[cp]#团兵[超话]#和我的...

[cp]#团兵[超话]#和我的好基友@-W二几-  共同完成的一张团长~我的入坑cp呀从此一入腐门深似海…我永远喜欢团兵!! ​[舔屏][舔屏][舔屏][舔屏]  ​​​[/cp]

[cp]#团兵[超话]#和我的好基友@-W二几-  共同完成的一张团长~我的入坑cp呀从此一入腐门深似海…我永远喜欢团兵!! ​[舔屏][舔屏][舔屏][舔屏]  ​​​[/cp]

耜三千
将我轻轻捻灭,又将我再度卷起,...


将我轻轻捻灭,
又将我再度卷起,
把我紧靠在你的唇上,
让我的气息填满你的肺腔,
然后将我缓缓呼出,
随风飘荡。

《Grind Me Down 》

害,团长就是这样的人


将我轻轻捻灭,
又将我再度卷起,
把我紧靠在你的唇上,
让我的气息填满你的肺腔,
然后将我缓缓呼出,
随风飘荡。

《Grind Me Down 》

害,团长就是这样的人

鸽的一批红棠
赶上了赶上了!!!!!!!埃尔...

赶上了赶上了!!!!!!!埃尔文团长!!!!!!!

赶上了赶上了!!!!!!!埃尔文团长!!!!!!!

N N K

终于画完了自己的男神OTZ

终于画完了自己的男神OTZ

暮森MS
今晚开播姐妹儿们冲鸭!!!!

今晚开播姐妹儿们冲鸭!!!!

今晚开播姐妹儿们冲鸭!!!!

小小菲爷没烦恼

现在画的库狸狸真是比以前温柔了不少(p2应该是三年前?

现在画的库狸狸真是比以前温柔了不少(p2应该是三年前?

KIAlice

一些静画

有在MMD毒占欲里出现,p4有动画见mmd结尾。地址见合集上篇quq食用愉快

一些静画

有在MMD毒占欲里出现,p4有动画见mmd结尾。地址见合集上篇quq食用愉快

KIAlice

最后有惊喜!)【全职猎人MMD · 团酷】毒占欲 「那孩子的一切 都是我的。」


「那孩子的一切 都是我的 。
   为了不让 任何人 触碰 ,
   挥舞起  毒占欲
   就能如此简单地拥抱你吧 。」

黑与白,善和恶,是光明也是黑暗,是处于截然相反的两面。但也可以相爱、可以拥抱,可以珍视彼此。

 
 

借物表在最后。

https://www.bilibili...

最后有惊喜!)【全职猎人MMD · 团酷】毒占欲 「那孩子的一切 都是我的。」

 

「那孩子的一切 都是我的 。
   为了不让 任何人 触碰 ,
   挥舞起  毒占欲
   就能如此简单地拥抱你吧 。」

黑与白,善和恶,是光明也是黑暗,是处于截然相反的两面。但也可以相爱、可以拥抱,可以珍视彼此。

 
 

借物表在最后。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0350127/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