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园丁

103.1万浏览    40047参与
橼繶

【园医】艾米丽医生的观察日记(一)

  然而

  那些在裹挟着黄沙的风中挣扎着的人们,

  会不会看见这片废土的某个角落里仍然盛放着玫瑰?


  眼前这扇门把手上有很长一道暗红色的印记,分不清是锈痕,还是已经干涸的血痕。门的背后可能是一个暂时安全的庇护所,却也有可能是个磨着牙齿随时准备用活人的血肉饱餐一顿的怪物。

  深深吸了口气,艾米丽不知第几次用战栗的手推开这样一扇吉凶未卜的门。

  她本不必踏上这样一条朝不虑夕的路途,和其他稍稍有些资本的人类一起待在“堡垒”中,无疑是一个安全得多的...

  然而

  那些在裹挟着黄沙的风中挣扎着的人们,

  会不会看见这片废土的某个角落里仍然盛放着玫瑰?

 

  眼前这扇门把手上有很长一道暗红色的印记,分不清是锈痕,还是已经干涸的血痕。门的背后可能是一个暂时安全的庇护所,却也有可能是个磨着牙齿随时准备用活人的血肉饱餐一顿的怪物。

  深深吸了口气,艾米丽不知第几次用战栗的手推开这样一扇吉凶未卜的门。

  她本不必踏上这样一条朝不虑夕的路途,和其他稍稍有些资本的人类一起待在“堡垒”中,无疑是一个安全得多的选择。至少在那里闭眼之后还能确定自己可以再睁眼见到明天的太阳。

  好在这一次她是幸运的。迎接不是丧尸的尖牙利爪,也不是什么令人直恶心的腐烂物,只是阳光里飘飞的粉尘,只是嘎吱作响的地板,是食物储藏柜中房屋主人没来得及在逃难时抓走的罐头。

  放在从前,这些东西根本不值一提,可是如今在这片废土上,这种“物资”可以说是对远道风餐露宿之人最大的“惊喜”。

  重新回到这片土地是她自己的选择,她知道只有在这条无比凶险的路上,她才有可能找到她的救赎,她的归宿,她的那个花儿般的女孩。

  第一次见到丽莎贝克的时候她差不多只有自己的腰那么高,拿着一个不明物体蹦蹦跳跳,把石板路弄得哒哒响,如此自然而轻易地闯进了艾米丽本该清净的午后时光。

  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这个棕褐色的小毛球是个在放风的时候被纪律人员遗漏在花园的病人,等到她注意到毛球似乎在水管和一个花圃来回了四次时。她才意识到这个小家伙原来是在费力的举着一个又笨又重的喷壶给一个玫瑰花圃浇水。

  其实那时候并不是旱季,这些可怜的花儿根本禁不住她这样一大壶一大壶的灌。艾米丽有理由相信要是由着这孩子兴致激昂的多跑几个来回,这些娇贵的玫瑰迟早会被她浇坏的。

  终于,出于对维持疯人院花园可观赏性这一目的,艾米丽把刚刚还显得很是重要的档案顺手放在小桌上,转而走上前去用食指轻轻的戳了戳小毛球的肩:

 “别再浇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本来说的很轻很轻的一句话似乎立马被当成了某种格外威严命令去执行。那个小女孩吓得向后跳了一步,瞬间触电一般的把水壶丢到地上,里面的水就毫无规律的溅了一地。

   女孩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想要把水壶捡起来却又不敢伸手,只得一边眨巴着眼睛有些慌乱的偷瞄水壶的把,一边以微不可查的步子往后退。

  什么嘛,自己有这么可怕吗?艾米丽相信自己这个“大姐姐”对于小孩子来说还是相当有亲和力的。她伸出手想要摸摸这小家伙的头,换来的却是一连几次的闪躲。这孩子像个认生的兔子一样,正瞪着狐疑的眼睛直勾勾的往这边看,那瘦瘦的腿似乎随时准备逃跑。

  “好,我知道小朋友都喜欢什么。”艾米丽用哄小孩子的腔调,故作神秘的把手往口袋里神,这招果然是有用的,那小孩子的眼睛突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点亮了,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神奇的口袋。

  “巧克力,喜欢吗?”艾米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想看到这个孩子的笑容,明明她也清楚,在这个实验室里,每分每秒都有像这个女孩一样的孩子因为别人的野心而在痛苦中哀嚎。

  这个会是一个例外吗?

  小孩子眼中的欣喜是藏不住的,她喜欢,再喜欢不过了。

  然而她却迟迟没有接过这块巧克力,直到艾米丽作势要把它拿回去,她才一下子把它抓住。急急一口就吃了下去,艾米丽甚至不确定这食物有没有经过任何咀嚼。

  艾米丽后来知道了,这个孩子叫做丽莎贝克。她的父亲就是报纸上不久那个被焚毁的军工厂厂长,当时她的小手被那个中年男子牵着,手里面还紧紧捏着一袋爸爸给的糖,后来听说这里的几个爱欺负人的孩子起哄要去抢,把她的手臂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硬是没抢过来。

  那一带廉价糖果,大概那是她爸爸给她留下最后的东西了吧。

  得到巧克力的孩子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只是动了动那张小嘴,做了个谢谢的口型。

   她转身跑了,背后是一扇似掩非掩的门。又给留下了一串踩着午后温暖阳光的脚步声。

  这个场景留给艾米丽的印象实在是很深刻的,以至于现在医生走在这片几乎可以说是寸草不生的废土上的时候,总是回想起那一天花园玫瑰花香中的金丝雀,和那个消失在门后的孩子。

  回头再看向这老旧房子的那一扇刚刚被自己推开着的门,艾米丽总有一种感觉,她的丽莎会像那个时候一样,突然回来从门缝里漏出小小的脑袋,红着脸蛋怯生生的看着她,然后别扭的小跑过来

  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在那一切不堪之后,她苦苦寻找的人会穿过这一片片荒原废墟,回到她身边吗?

小盆友

摸鱼集-百合

p1/2是凹凸风

p3是随便玩玩的

(非常简陋的相册自带涂色)

摸鱼集-百合

p1/2是凹凸风

p3是随便玩玩的

(非常简陋的相册自带涂色)

昨天心中有佛
海的女儿?(“王子”艾米莉)滤...

海的女儿?
(“王子”艾米莉)
滤镜救我

海的女儿?
(“王子”艾米莉)
滤镜救我

月影初现.

是个新生的语c群,空皮超多。

不妥的话请告诉我,我会删掉。

打tag的都是目前空着的皮,是自己一时半会儿能想起来的、不确定的话可以评论区询问。

占tag致歉。

也欢迎想学习的白哦。
[图片]
[图片]

是个新生的语c群,空皮超多。

不妥的话请告诉我,我会删掉。

打tag的都是目前空着的皮,是自己一时半会儿能想起来的、不确定的话可以评论区询问。

占tag致歉。

也欢迎想学习的白哦。

一只安瑟鸽
我安瑟又来丢人了 画了好久,L...

我安瑟又来丢人了


画了好久,LOFTER还吞了画质


色差杀我


稿子,不可以拿

我安瑟又来丢人了


画了好久,LOFTER还吞了画质


色差杀我


稿子,不可以拿

颠茄

是给艾玛做的小裙子(布料是我的睡裙【穿不上了】)

艾玛已经到了(但是麻麻不高兴陪我去拿)【不许喷(第一次做,难免有点粗制滥造,而且尺寸是估算的)】

讨厌死了,拿不了快递被人喷成狗了,

【全世界就你们会一个人拿快递哦,别人都是没手没脚的哦,

还说什么可以了爬着去拿快递(我现在这里下大雨,麻麻不想出门,我未成年不能骑车啦,)】

(不想解释,一个两个只会怼人)

是给艾玛做的小裙子(布料是我的睡裙【穿不上了】)

艾玛已经到了(但是麻麻不高兴陪我去拿)【不许喷(第一次做,难免有点粗制滥造,而且尺寸是估算的)】

讨厌死了,拿不了快递被人喷成狗了,

【全世界就你们会一个人拿快递哦,别人都是没手没脚的哦,

还说什么可以了爬着去拿快递(我现在这里下大雨,麻麻不想出门,我未成年不能骑车啦,)】

(不想解释,一个两个只会怼人)

君如的开水白饭
医生盲女:这怕不是点了三层巨力...

医生&盲女:这怕不是点了三层巨力!

徒手拆椅的人怎么可能羸弱!!!

医生&盲女:这怕不是点了三层巨力!

徒手拆椅的人怎么可能羸弱!!!

三千—zero
稿子 金主和她的恶龙黄衣

稿子

金主和她的恶龙黄衣

稿子

金主和她的恶龙黄衣

秋枫阵阵

指绘来了,不会画画的人的指绘

指绘来了,不会画画的人的指绘

办
【杰园】小姐,您在看什么呢?哦...

【杰园】小姐,您在看什么呢?哦呀哦呀,这里非常——非常不安全喔,需要我们送您回家吗?

【杰园】小姐,您在看什么呢?哦呀哦呀,这里非常——非常不安全喔,需要我们送您回家吗?

办
【杰园】鬼夫鬼妇

【杰园】鬼夫鬼妇

【杰园】鬼夫鬼妇

あ

在展子遇到的很可爱的丁丁

听朋友说好像是小学六班的同学

可恶为什么同届的差距这么大【无能狂哭】

陪同学等待化妆的时候看到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

“那个丁丁她的假发还没带诶”

而且拍完照后才发现自己的袜子没穿好

幸好箱子完美的挡住了【nice】


啊啊啊真的超可爱,很好改变我抽福袋抽到最差的悲伤心情【嘤】

还有一个很可爱的中也来着,可惜没有拍到照片QQ

最后一个人买了两个冰淇淋快乐吃吃乐


在展子遇到的很可爱的丁丁

听朋友说好像是小学六班的同学

可恶为什么同届的差距这么大【无能狂哭】

陪同学等待化妆的时候看到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

“那个丁丁她的假发还没带诶”

而且拍完照后才发现自己的袜子没穿好

幸好箱子完美的挡住了【nice】


啊啊啊真的超可爱,很好改变我抽福袋抽到最差的悲伤心情【嘤】

还有一个很可爱的中也来着,可惜没有拍到照片QQ

最后一个人买了两个冰淇淋快乐吃吃乐



有害垃圾⏱

此时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姐嬉笑着离开。

此时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姐嬉笑着离开。

Z汩修

艾玛拿着我的头发,说:我tm遇到什么玩意,队友不压机还带鬼,监管虽然是佛系但是带失常,杰克还抱我去地下室,我园丁容易吗我

🌚??????

来,加个好友(理直气壮)

艾玛拿着我的头发,说:我tm遇到什么玩意,队友不压机还带鬼,监管虽然是佛系但是带失常,杰克还抱我去地下室,我园丁容易吗我

🌚??????

来,加个好友(理直气壮)

星雅醬

【第五学院】第一百六十六章—舞台剧结束

第一百六十六章—舞台剧结束

“下一个表演的班级是一年c班!

由请一年c班入场!”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声灯光暗下,

大家的注意力再次聚焦到舞台上,

突然间一道亮光从上方飞了下来,

仔细一看会发现那其实是一只鸟的形状。

“不知道剧情有没有被改很多。”

据伊莱他们说我们休养的这段时间班上好像有修改剧本,

只是不知道修到什么地步,

这让我不知不觉间有点期待呢!

伊莱的鹰鸟果然很聪明,

牠先不断在天空中盘旋确定所有观众都已经被牠吸引住后,

才将自己身上的光芒放大,

一瞬间化为一道流星消失在观众眼前。

“『流星,又被人们称之为扫把星⋯⋯

传说中只要出现扫把星,

那么必定有坏...

第一百六十六章—舞台剧结束

“下一个表演的班级是一年c班!

由请一年c班入场!”

随着主持人的介绍声灯光暗下,

大家的注意力再次聚焦到舞台上,

突然间一道亮光从上方飞了下来,

仔细一看会发现那其实是一只鸟的形状。

“不知道剧情有没有被改很多。”

据伊莱他们说我们休养的这段时间班上好像有修改剧本,

只是不知道修到什么地步,

这让我不知不觉间有点期待呢!

伊莱的鹰鸟果然很聪明,

牠先不断在天空中盘旋确定所有观众都已经被牠吸引住后,

才将自己身上的光芒放大,

一瞬间化为一道流星消失在观众眼前。

“『流星,又被人们称之为扫把星⋯⋯

传说中只要出现扫把星,

那么必定有坏事即将发生⋯⋯。』”

旁白的话语揭开了整场戏的戏目。

“『侦探大人!昨天又出现新的受害者了!』”

艾玛一脸急切的拿着一叠资料冲进像是办公室的地方,

她身上穿着像是侦探的装扮,

不难看出她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看来魔犬又行动了是吧⋯⋯

看来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走吧!这次要换我们主动出击!』”

同样也穿着侦探装的伊莱也表现的非常入戏,

看起来大家这次真的很努力呢!

相信应该已经有些人已经发现我们的剧本是改编自福尔摩斯里头的魔犬故事了!

基本上我们也没有改太多的剧情,

故事大概的发展都和原著一样,

只不过我们的主角并不是福尔摩斯和华生,

而是改成名侦探和他的小徒弟一起携手侦破这个案子。

“你们表现的真是太棒了!”

我和卡尔还有贝菈在表演结束后偷偷跑来后台关心我们那些努力不懈的同学们,

当然是借助了某位热情学姐的门之钥。

“嘻嘻!艾玛表现的不错吧!”

艾玛插着腰一脸骄傲的说,

大概是因为角色的设计和艾玛本身的个性很像,

所以艾玛对于自己负责的角色完全叫一个得心应手。

“玛尔塔辛苦了!最后的对峙真是精彩!”

白羽一边帮大家退下身上的衣服装饰一边称赞的说。

“我只是尽力而为喽!”玛尔塔无奈的笑了笑,

不知道是不是编剧的恶趣味,平时最富正义感的玛尔塔居然被派去当反派的角色,

想当初这还让玛尔塔非常头疼,

不过最后看来她还是努力克服难题了。

“不过还是很可惜⋯⋯

小幸你们没办法参与到这次的舞台剧。”

海伦娜用着惋惜的语气说,但这也没办法吗,

谁叫我们碰到那种倒霉事呢⋯⋯

不过之后还真想找时间去问问主任到底之后的后续处理怎么样了,

不知道查出那头肥猪抓我们几个的原因没有?

“我还真没想到小幸的运气居然也有失灵的时候⋯⋯

难道说是有另一个比小幸还要幸运的人吗!

还是有人故意让小幸倒楣呢!”

瓦尔莱塔夸张的说,我朝她翻了个白眼,

先不说后面那两个诡异的假设,我的运气过去本来就很诡异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根本是进了学院后太滋润了好不好!

“哎呀?打扰到你们了吗?”

此时菲欧娜学姐探头进来,

她环视了一下确定她要找到的人都在后也不拖泥带水直接直奔主题的问所有人:

“你们等等晚上还有活动吗?

没有的话要不要一起去逛圣诞市集?

机会难得喔?”

说的也是?今天可是平安夜呢!

“艾玛想要去!”

喜欢热闹的艾玛果不其然立刻举手报名,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加入,

平安夜当然要大家一起热热闹闹的才对吗!

“呜⋯⋯我等等要先去医疗班复诊⋯⋯好!

我一看完医生就会去市集找你们玩!”

贝菈露出天人交战的复杂神情后还是决定先乖乖回去复诊之后再跟上来。

“那么你们准备一下吧!十分钟后校门集合喔!”

菲欧娜学姐定下集合时间后也一溜烟的先跑回去准备了。

看着正在忙着换装和卸妆的同学们,

我识相的先离开以免影响他们,

毕竟我可还不像卡尔他有帮别人卸妆的技巧,

我不要去碍手碍脚才是上策,

更何况我还有事情要去做呢。


ORCA.XY

別屏......

是黑化偵探小姐!

別屏......

是黑化偵探小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