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园医

245.4万浏览    17029参与
Dāi Dāi

允诺的归属(一)

璀璨的星星在乌漆抹黑的夜空中上像眨眼似地闪呀闪,低垂的夜幕不知何时蔓延了整个天空,为大地营造出静默的雰围,但在看到满天繁星时又围绕上几分温馨。


“啪嚓—啪嚓—”


快速的在森林里奔跑,脚边的杂草因踩踏而发出声响,来不及穿上鞋的脚底被泥地里的石子刻得流血,小腿也被较硬的杂草划得破皮。静夜的冷风无声的溜进淡薄衬衫的领口,但她可管不了这么多,她只是不停的在奔跑,竭尽所能的全力冲刺。嘴里不断的吐出热气,脚踝因不停歇的奔跑早已麻痹。


———

  

在她正做着甜甜的美梦时,刺鼻的烧焦味让自己不得不从美好的梦境中惊醒过来。第一直觉告诉她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她连滚带爬的冲下床打开了卧室房门,...

璀璨的星星在乌漆抹黑的夜空中上像眨眼似地闪呀闪,低垂的夜幕不知何时蔓延了整个天空,为大地营造出静默的雰围,但在看到满天繁星时又围绕上几分温馨。


“啪嚓—啪嚓—”


快速的在森林里奔跑,脚边的杂草因踩踏而发出声响,来不及穿上鞋的脚底被泥地里的石子刻得流血,小腿也被较硬的杂草划得破皮。静夜的冷风无声的溜进淡薄衬衫的领口,但她可管不了这么多,她只是不停的在奔跑,竭尽所能的全力冲刺。嘴里不断的吐出热气,脚踝因不停歇的奔跑早已麻痹。


———

  

在她正做着甜甜的美梦时,刺鼻的烧焦味让自己不得不从美好的梦境中惊醒过来。第一直觉告诉她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她连滚带爬的冲下床打开了卧室房门,如此冲动的举动让浓烟一下子窜进了卧室,眼睛和鼻子被呛得生疼,又急忙的关上房门。


当下的她脑袋一片空白,脑袋裏唯一想的就只有“爸爸在哪里?”


危机感顿时充斥满丽莎机灵的小脑袋瓜里,在房间里快速寻找着布质物品,粗暴的托出衣柜抽屉,里头摆放着一条小手帕,和一张对折了两次,泛黄的纸。她想都没有想就将那张老旧的纸揣进口袋里,拿起手帕巡视了房间几秒。


余光瞥向了床头,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般睁大了双眼,她跑了过去将东西护进了怀里。


她在离开前像是审视般回头扫视了卧室一遍。深呼了一口气后便将手帕捂住了嘴巴和鼻子,头也不回的破门闯进了乌烟瘴气的烈火中。


惊险万分的逃出了燃烧中的屋子,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可让她感动到快哭了,每一次的吸气都像是要把氧气储存起来用一年一样卖力,眼睛也被黑烟熏得快睁不开。


从新喘过气后站直了身子,祖母绿的眸子直盯着工厂的窗户,在一瞬间,她惊恐的将双手捂住了张大的嘴巴,全身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着,淤积在眼眶的眼泪潸然泪下。


不知哭了多久,老天爷象是在为丽莎难过一般,天空一下子就下起雨来,浇熄了已成废墟的房子,或是说她的家。


象是要证实这只是场可笑的恶梦,一拳又一拳的拳头打在了自己的脸上,可惜换来的不是清醒,而是一块又一块的瘀青。于是她开始逃,死命的逃。她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或许,她只是想逃离这个梦罢了。


———


慌乱及不安侵蚀上她的心头,疲惫渐渐地侵蚀着她的身心,不知何时雨停了下来。过度运动的腿已使不上力,眼皮越发沉重。一根较长的杂草缠绕住了脚,疲累的她轻易的就被杂草绊倒,视线也慢慢黯淡下来。


夜晚蟋蟀的鸣声,附近小河的潺潺流水,成了动听的安眠曲。一阵刚下雨完吹来的夏夜凉风温柔的拂过丽莎瘦弱的身体,象是在安抚她,缓和了伤口的疼痛。



早晨柔和的晨曦悄悄的爬上了树梢,将昨夜的寒冷逼退了些,却又不会太热情而令人生厌。周围的一切都很宁静。


“喂醒醒”


“醒醒”


“醒醒啊!”


经过一夜奔跑而累瘫的她睡得太熟,在那人对她大吼大叫后她才突然从很沉很沉的睡梦中醒来。疲倦的揉了眼睛,从新睁开眼時朦朧的看見一個身影,慵懶的坐起身子,這下子才看清了眼前的人。


——————————————————————————


试试水温之类的吧

这里丽莎12

一豆七蔻つ

#园医 学院pa 年下攻注意 ooc注意

艾玛至今还记得那场开学典礼。

老校长的讲话使人昏昏欲睡,没过几分钟艾玛就打起了瞌睡。

“同学,校长正在讲话,不要睡觉。”轻轻一声,

嗓音轻柔,带了些严肃。艾玛醒了大半,抬头一看,怔住了。

那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蔚蓝色的眸子如天使一般。艾玛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饶有兴致地问旁边的菲欧娜:“菲欧娜,刚才那人是谁啊?”

“是大我们一届的学姐。”菲欧娜也是困得睁不开眼,“怎么了?”

“没什么。你有她微信吗?”艾玛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笑自己,她竟然在要别人的微信……

“有啊,学姐是学生会的,在学生会的群里。欸,你怎么要她的微信?”菲欧娜一下子精神了,兴致勃勃凑过来问艾玛。

“少废话...

艾玛至今还记得那场开学典礼。

老校长的讲话使人昏昏欲睡,没过几分钟艾玛就打起了瞌睡。

“同学,校长正在讲话,不要睡觉。”轻轻一声,

嗓音轻柔,带了些严肃。艾玛醒了大半,抬头一看,怔住了。

那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孩,蔚蓝色的眸子如天使一般。艾玛注视着她离去的背影,饶有兴致地问旁边的菲欧娜:“菲欧娜,刚才那人是谁啊?”

“是大我们一届的学姐。”菲欧娜也是困得睁不开眼,“怎么了?”

“没什么。你有她微信吗?”艾玛说完这句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笑自己,她竟然在要别人的微信……

“有啊,学姐是学生会的,在学生会的群里。欸,你怎么要她的微信?”菲欧娜一下子精神了,兴致勃勃凑过来问艾玛。

“少废话,名片给我。”艾玛拿出手机晃了晃,一脸傲娇。

——

艾米丽刚拿起手机微信就来了条消息——“花花草草最可爱”申请添加你为好友。

艾米丽点开她的头像端详了一会,恍然大悟:“这不就是那个睡觉的学妹么?”

“嗯?怎么了?”坐在一旁同是学生会一员的奈布转过头,关心道。

“啊,没什么。”艾米丽点了“通过”。


花花草草最可爱:学姐好。

梦想是医学院:你是刚才那个打瞌睡的学妹?

花花草草最可爱:学姐不要光记得那些嘛。对了,学姐这个周末有时间么,一起出来玩?

梦想是医学院:……这不太好吧?

花花草草最可爱:学姐这是害羞了?

梦想是医学院:啊,才没有。

花花草草最可爱:那就定了,这个周日下午四点,学校旁边的咖啡屋见。不见不散。


艾米丽顿觉头疼,她问奈布:“奈布,你平常都是怎么拒绝人的啊?”

奈布偏过头:“我倒是真想学学怎么拒绝杰克先生……”

“他还在缠着你么?”

“对啊,恨不得一天和我表白一千次。”

“那你打算和他在一起吗?”

“唔……没想好。艾米丽,你怎么看待我和杰克先生…?”

“……很正常吧。杰克先生只是喜欢上你,但碰巧你是个男生。”

——时间分割线

艾米丽低头沉思了一下,还是决定去和艾玛见面。

她挑选了比较正式的一套衣服,还特意提前去了十五分钟。毕竟,十五分钟的提前也是优雅的一种。

“呦,学姐,来的好早。”艾玛一身轻松的休闲服,轻快地坐到艾米丽对面。

“你也来早了五分钟。”艾米丽看了一眼表,无奈的一笑。

二人各自点了饮品。艾玛双手托腮,双眼紧紧盯着对面的艾米丽。黄昏的夕阳下,艾米丽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蔚蓝的双眸荡漾着金色的光芒,挺立的琼鼻在脸上投下阴影,整个人都像天使一般。

“艾,艾玛?我脸上有脏东西吗?”说这话的时候,艾玛注意到艾米丽耳朵根瞬间红了。

艾玛悄悄一勾嘴角:“没有没有。”

小声补了一句:“我的天使——”







大家好这里豆蔻

新来的小白

多多关照

我杂食



我是🐔我会上网

您好,占tag致歉。


这里是【第五人格】【披皮】【磨皮】【戴套】【水聊】的群宣。

群号943802327

有开放戏群,因为群里太冷我作为群主看不下去了出来营业,反正大家待在家里也是闲着没啥事干倒不如进来聊天


就这样了吧,哎呀随便点了,后面几p有戏群二维码,先加主群再去戏群,否则会踢出群哦。


您好,占tag致歉。


这里是【第五人格】【披皮】【磨皮】【戴套】【水聊】的群宣。

群号943802327

有开放戏群,因为群里太冷我作为群主看不下去了出来营业,反正大家待在家里也是闲着没啥事干倒不如进来聊天


就这样了吧,哎呀随便点了,后面几p有戏群二维码,先加主群再去戏群,否则会踢出群哦。



Shift

首先占tag致歉,

这里是D5语C群,欢迎各位老爷加入


p3是直通车

首先占tag致歉,

这里是D5语C群,欢迎各位老爷加入


p3是直通车

岚烟只会咕咕咕

纠缠(杰佣)

(第一篇章)


#文笔不是很好


#有点慢热


#我cp是真的,ooc属于我


#有别的cp参与


(为什么lof在我没开车的时候都屏我文)
[图片]

(第一篇章)


#文笔不是很好


#有点慢热


#我cp是真的,ooc属于我


#有别的cp参与


(为什么lof在我没开车的时候都屏我文)

劣质虫

【爱别离 怨憎会 求不得】

【涉及园医、裘舞,杰蛛非cp向】

画风幼稚不要看,我就草一下自己的脑洞

emmmm还不知道怎么打tag,虽然质量真的很低但还是把tag打了方便屏蔽(你


【爱别离 怨憎会 求不得】

【涉及园医、裘舞,杰蛛非cp向】

画风幼稚不要看,我就草一下自己的脑洞

emmmm还不知道怎么打tag,虽然质量真的很低但还是把tag打了方便屏蔽(你



铭殇

重度ooc 短小 做好心理准备

×新人请多多指教


×手下留人


这是一场残忍的游戏,我终于还是亲手杀死了你——艾玛

这场游戏的开端与往常没什么不同,只是收到那封信的我仿佛受到了恶魔的蛊惑。

杀了她,这场游戏只有你能活着。

我像监管者暴露队友的行踪,亲手解决掉了艾玛,反正下一局还会见到你的对吗?到时候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不可能……不可能。已经连续好多局了,艾玛不可能还没有出现。


艾米丽有限无助的捂着脑袋,一旁的玛尔塔见状便询问艾米丽“你怎么了艾米丽?”

“玛尔塔你看见艾玛了吗?”

“艾玛……是谁。”

不等艾米丽详细询问游戏便开始了...

×新人请多多指教







×手下留人







这是一场残忍的游戏,我终于还是亲手杀死了你——艾玛

这场游戏的开端与往常没什么不同,只是收到那封信的我仿佛受到了恶魔的蛊惑。

杀了她,这场游戏只有你能活着。

我像监管者暴露队友的行踪,亲手解决掉了艾玛,反正下一局还会见到你的对吗?到时候我一定会保护好你。


不可能……不可能。已经连续好多局了,艾玛不可能还没有出现。


艾米丽有限无助的捂着脑袋,一旁的玛尔塔见状便询问艾米丽“你怎么了艾米丽?”

“玛尔塔你看见艾玛了吗?”

“艾玛……是谁。”

不等艾米丽详细询问游戏便开始了。

正在破译密码的艾米丽感觉到有人把手搭在她的肩上,对着她耳语。

“我的天使,终于找到你了。”

是艾玛,艾米丽心中警铃大作,不对劲,从她亲手杀了艾玛开始,或者从她收到那份怪异的信时。

艾米丽转头看向了艾玛,还是那个艾玛又好像哪里不对劲。

是绿叶君啊🍃
是突然想起的梗阿٩(*&acu...

是突然想起的梗阿٩(*´◒`*)۶

是突然想起的梗阿٩(*´◒`*)۶

悠然之殇

我的鸟儿离我而去


姿势有参考,手是艾米丽的,上面沾满了血。

我哭红了眼眶 早已看不清你的模样 鲜红的色彩 浸染极度亢奋的思想

我的鸟儿离我而去



姿势有参考,手是艾米丽的,上面沾满了血。

我哭红了眼眶 早已看不清你的模样 鲜红的色彩 浸染极度亢奋的思想

祁笙笙.

占top歉,是个群宣。

是新群,人特别特别少。希望有小可爱来暖暖w。感谢!

规矩很少的!只要你来咱就i!

占top歉,是个群宣。

是新群,人特别特别少。希望有小可爱来暖暖w。感谢!

规矩很少的!只要你来咱就i!

无茉咔咔咔

【杰佣】ABO 为什么我的室友都有隐藏身份?!

又名:夫妻双双掉马记(看裘克是怎么摘马甲的)

ooc避雷       奶味+暴躁o        装乖+腹黑a


原创              前文见1,2章 


3.  (大多都是回忆杀

奈布随便挑选了两个人,准备开始匹配。

可能是喝酒喝多了,他迷迷糊糊的又想...

又名:夫妻双双掉马记(看裘克是怎么摘马甲的)

ooc避雷       奶味+暴躁o        装乖+腹黑a


原创              前文见1,2章 


3.  (大多都是回忆杀

奈布随便挑选了两个人,准备开始匹配。

可能是喝酒喝多了,他迷迷糊糊的又想起了他分化第二性别的那天。


奈布的父亲是一名上校,他对他这个儿子的要求一向很高,在他的计算中,他的儿子会分化成一名alpha,然后报考军校,成为一名优秀的军官。奈布很敬佩他的父亲,敬佩他的智慧和勇气,他也想像父亲那样,成为一名强大的军人。


他在他分化的前一晚,邀请了他的好兄弟威廉。


那天,他父亲早早地起了床,他说,他为他准备了一个礼物。奈布很期待,他猜想着父亲会送什么给他。威廉来到他家,手中拿着一部相机。“就让我来记录你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吧——”他是这么说的。三秒后,当威廉闻到那股浓浓的奶香时,他已经连人带相机被奈布的父亲踢出去了。


“诶——奈布……不是alpha?!”威廉捡起地上的相机,拍了拍身上的灰,略显狼狈。虽然隔着一扇门,但他还是能闻到那种香味。好香啊…好香啊……不对,他摇了摇脑袋,用双手拍打自己通红滚烫的脸颊,奈布居然是Omega!!


房间外的威廉还在恍惚,房间里的人可就没有那么好受了。奈布感觉自己泡在一个奶罐里,晕晕乎乎的没有力气,脑袋还有点热。奈布的父亲见他这样,就知道大事不妙,“我去找你妈——”说完便上了二楼。奈布只觉得浑身燥热难耐,他用手去拽自己的衣服。从楼上冲下来一个温婉的女子,“奈布,奈布!”她看见奈布这样,眼泪都要掉下来。“麻麻,难受~”奈布看到妈妈下来了,马上贴过去。“麻麻,我是不是没有分化成alpha啊…”奈布虽然不是太了解,但也知道alpha不会有这样的行为。“看这样子啊,你是分化成了Omega——”她抱着奈布,轻声说,“Omega啊,Omega…好,挺好的,不用去军校了,不会太辛苦了……”奈布的父亲站在楼梯上,轻声叹了口气。Omega是不能报考军校的,特别是男性Omega。Omega太稀少了,根本不会有人允许Omega参军。奈布知道自己不可能成为父亲那样的人了,他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下去。他趴在妈妈的肩头,竟然哭出了声。


奈布的父亲走过去,递给了奈布一顶绿色的军帽。“这是我之前参军时戴的帽子,本来送给你当礼物的,现在……”,他拍了拍奈布的肩,“大男人,哭什么哭——不能参军就算了,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有意义的职业,你……唉…”奈布站起身来,揉了揉红肿的眼睛,上楼进了自己房间。


不能参军了………这几个字简直给了奈布当头一棒,把他打进深渊。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了,为了增强体质,他甚至去学了拳击。从他10岁懂事起,直到分化的今天,整整6年,他不断的训练自己,努力让自己变强,他很自信,他觉得自己一定可以和父亲一样优秀。但就只是因为他是Omega,他的这些努力就都白费了。他恨自己,恨自己是Omega……


他不甘心,他不想放弃——


16岁是奈布最低沉的一年,他自暴自弃,天天不是打游戏就是溜出去惹是生非,打过群架,混过酒吧,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才罢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在别人面前假装柔弱,假装乖巧。


他对父母说,他累了,不想浪了。


17岁,他发现了那个小酒吧,位置很偏僻,但人很多。他认识了黛米,并品尝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杯酒。那种感觉真的很微妙,虽然他以前也去过酒吧,但从不喝酒,今天不知道怎么的,一看到黛米调的酒,竟然鬼使神差的喝了一口,然后,他就不可避免的沦陷了。他经常来这里喝酒,有时也会和别人打打游戏。他的游戏打的很好,以至于短短几个月,酒吧里就没人再敢挑战他,加上奈布一喝酒就想打架,更让他们害怕。但一码归一码,如果奈布破天荒的带他们打游戏,他们也能无缝切换“孙子”的角色。奈布在这里认识了伊莱,他是JY战队的最强先知,他对着奈布软磨硬泡了半年,才让奈布同意加入JY战队。


18岁高考完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第五大学。


“唉唉唉——奈布发什么呆——”伊莱扯了扯奈布的衣角,奈布回过神来。


游戏已经开始了。“红教堂…”奈布擅长的角色是佣兵,他有自信,自己溜屠的技术绝对一流。他是用小号打的,实不相瞒,他不仅是JY的佣兵第一人,他还在无聊时开了个小号来直播,凭借高超的技术,他征服了千万迷妹。


当然,这两个隐藏身份只有伊莱知道。在别人眼中,他只是一个需要人呵护的柔弱Omega。他的好兄弟威廉现在还以为他根本不玩游戏。真·塑料兄弟情


4.

与此同时,杰克还在JY总部训练。一个银发,身着华丽欧式服装的男子坐在他旁边。五分钟后,游戏结束,杰克摘下耳机,对着那个男子说:“那我就我先走了,老约,待会儿有事。”约瑟夫5看着屏幕上的“大获全胜”嘴角抽了抽。


“喂——艾玛小姐,我订的花到了吗?——好,我就过来取。”杰克喜欢养花,他经常去艾玛的店里订花。艾玛的专业是园林设计,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花店。他理了理衣服,准备打个车过去。


“艾米丽,你和这朵花真配。”艾玛把手上的鲜花插在艾米丽的耳朵上。“艾米丽——”艾玛一只手搂着艾米丽的腰,一边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话。毕竟是alpha,她艾米丽高了半个头。


“叮叮——”杰克走进门,就看见这么一副暧昧的画面。“咳咳,”他别开脸,“艾玛小姐,我来拿花。”艾米丽见状,连忙推开艾玛,弹了下她的脑袋。“女流氓!”艾米丽推开门小跑出去。艾玛瞪了杰克一眼,嘴里不知道骂了些什么。杰克有些尴尬,只是笑了笑。艾玛从兜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拆开包装纸,放到嘴里,然后就走到后院搬花。边搬还边说:“这糖艾米丽给的,我不像你,你只会暗恋,太怂了你——”她搬出来两盆玫瑰,杰克付了钱,看着艾玛的那颗糖。“你是怎么追到艾米丽的啊?”他低声问艾玛。艾玛炫耀式的笑了笑,低声说了几个字。


“不要脸,就对了。”


慕寒枫吹

『杰佣/ABO』警匪游戏 1

大家好这里慕王八。

第一次写杰佣,略ooc?

背景架空,杀手杰克X警察奈布,副cp园医。

以下短小无力的正文

                                         ...

大家好这里慕王八。

第一次写杰佣,略ooc?

背景架空,杀手杰克X警察奈布,副cp园医。

以下短小无力的正文

                                                         

    门铃清脆的发出了“叮铃”声,同时,一只修长的手推开了警局的门。

  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顿时全部盯着他。

  警局统一发放的贝雷帽底下有一双清澈明亮的蓝眸,警服穿在他身上显得很贴身,又平添几分英俊。

  只是从他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让其中几个alpha有些沉不住气,毕竟这个办公室里除了他之外全都是alpha和beta。

  跟在男人后面的是谢必安督察,相比他弟弟而言,他显得沉稳得多。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从11区调来的奈布·萨贝达警司,是一位omega。他会协助我们调查‘雾都怪人’这起案件,弗雷迪,等下你把人物侧写拿给萨贝达警司,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谢必安向众人点了点头,便走出了办公室。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站了起来,向奈布点了点头:“您好,我是弗雷迪·莱利,是个beta。”简单的自我介绍后他便开始描述“开膛手”的人物侧写。

  “凶手是男性,beta,身高一米八左右,死者均为女性,体内器官一个不剩,随身物品没有缺失,判断凶手经济条件应该不错。”

  “尸体腹部伤口呈开放伤,凶手应该是拿匕首来当做作案工具。凶手可能心理有问题,以杀人为乐,因为死者除死状凄惨外,并无其他异常……”

  “等等。”奈布打断了莱利。“死者有没有共同点。”

  “都是女性,家室都很富裕,内脏都被掏出。”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应该猜测凶手是那个臭名昭著的杀手——开膛手,对吧?”

  “完全正确。”

  奈布看了一眼时钟,已经到下班时间了,他拿起放在一旁的大衣,向警局外走去。

  “诶,艾米丽,你觉得新来的这个上司怎样?”玛尔塔看向坐在正对面的艾米丽。

  “还行吧,看起来脾气比范无咎好多了。”艾米丽也站了起来,带上了手套。

  “你又去陪你家艾玛?”玛尔塔伸了个懒腰。

  “是啊,最近案子多,没时间陪她,好不容易早点下班,我去接她一起回去。”

  “啊——好甜蜜啊,可惜我家小特比我更忙,对我冷淡地要命。”艾米丽笑而不语,走出了警局。

  ……

  奈布从警局里出来后,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座有些破旧的古宅,敲了敲了门,随即门后响起一阵拐杖声。

  开门的是一个戴着护目镜的老头,看见来者是奈布后露出了笑容。

  “好久不见,我的老朋友。”

旌羽超爱克利切

只能回答一个字

最近,一个游戏在庄园里流行了起来。


就是:问你个问题,只能回答一个字!


这个游戏最开始是杰克对奈布说的,然后慢慢的传开,最后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


“奈布~我问你个问题,你只能用一个字回答,好不好?”


“好。”


“那我问你……”


“我已经回答完了啊,你不是说一个问题么。”


“……草????”


奈布并没有在意。但是,这却被旁边的艾玛偷听了去。


“天使天使~我们来玩个游戏!我问你个问题,你只能回答一个字!”


“好,你问吧。”


“天使爱我嘛~”


“爱~”


“嘿嘿,我就知道!艾玛也爱天使!”


这边,艾玛和艾米丽甜的不行。...

最近,一个游戏在庄园里流行了起来。


就是:问你个问题,只能回答一个字!


这个游戏最开始是杰克对奈布说的,然后慢慢的传开,最后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了。


“奈布~我问你个问题,你只能用一个字回答,好不好?”


“好。”


“那我问你……”


“我已经回答完了啊,你不是说一个问题么。”


“……草????”


奈布并没有在意。但是,这却被旁边的艾玛偷听了去。


“天使天使~我们来玩个游戏!我问你个问题,你只能回答一个字!”


“好,你问吧。”


“天使爱我嘛~”


“爱~”


“嘿嘿,我就知道!艾玛也爱天使!”


这边,艾玛和艾米丽甜的不行。杰克气死了,于是和约瑟夫说了这个游戏,让他和伊索去玩,还跟着他,看看约瑟夫会怎样吃瘪。


“小伊索~陪我玩个游戏。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只能回答一个字。”


“……问。”


“今天晚上,我想……”


“别想,滚。”


“伊索……只能回答一个字……”


“滚。”


“哈哈哈哈哈哈约瑟夫你也有今天hiahiahia……”


“tmd秃子我和你拼了!!!!”


在杰克和约瑟夫打架的时候,艾玛已经把这个游戏告诉给了瑟维。瑟维找到了克利切。


“克利切!和你玩个游戏。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只能回答一个字。”


“嗯。”


“如果我和艾玛同时上椅了,你救不救我?”


“克利切当然不救,克利切要救伍兹小姐。”


“……只能回答一个字!”


“不。”


“噗。”


“你笑个屁!有本事你去和你家那个说啊!”


笑的是路过的裘克,他听瑟维这么说也来气了。于是真的跑去找威廉。


“爱丽丝!和你玩个游戏!我问你个问题,你只许回答一个字!”


“你问呗。”


“你……”


“滚!!!”


“小兔崽子胆子肥了是吧!!!!”


“怎么样啊!!!!!”


“有本事来打一架!!!!!”


“来就来啊谁怕谁啊!!!!!”


“呀!!!!!!!”


“啊!!!!!!!”


PONG!!!!


他们夹死了路过的幸运儿。


这个时候,艾玛又把这游戏告诉了到处问怎么哄诺顿的卢基诺。卢基诺从天而降落在诺顿的面前。


“诺顿诺顿,我们来玩个游戏!”


“玩一次一块水晶。”


“诺顿……别生气了……就是弄丢你一块磁铁嘛……反正你还有很多……”


“屁咧!那是我亲手做的甜甜圈!是要送给你的礼物唉!!!”


“……”


卢基诺沉默了一会,突然扛起了诺顿,向宿舍走去。


“哇!大蜥蜴你干嘛!”


“别问,问就是补偿。”


然后这边,艾玛又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告诉了他那个游戏。


“这游戏太幼稚了,爸爸不玩。”


“不嘛~爸爸~去和后妈玩嘛~就一遍~艾玛想看~”


“谁是你后妈啊,不要乱叫!”


最后,里奥还是抵不过艾玛的撒娇攻势,去找了弗雷迪。


“爸爸,必须要问他‘你爱不爱我’!不然艾玛就不喜欢你了!”


“好好好……弗雷迪,和你玩个游戏。我问你个问题,你只能回答一个字。”


“才不要和下等人玩这么幼稚的游戏……”


“不行,你必须玩,艾玛想看。”


一旁的艾玛不灵不灵的闪着大眼睛。


“切……那就破例陪你玩一次。”


“你,爱我吗。”


“……”


弗雷迪陷入沉思。


“爸爸!莱利先生默认了!祝你们愉快!”


艾玛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门外。她说完这句话,就把门关上,反锁了。


里奥和弗雷迪深情对视。


然后,艾玛又跑去找到了美智子。


“唉?要妾身和海伦娜酱玩游戏吗?可以的,妾身还没有和海伦娜酱玩过游戏呢。”


美智子去找到了海伦娜。


“海伦娜酱~妾身想和你玩个游戏。我问你一个问题,只能回答一个字。”


“问吧,美智子小姐。”


“海伦娜酱……爱妾身吗?”


“我相信您应该知道答案吧,美智子小姐?”


“海伦娜酱要遵守游戏规则哦~”


“爱。海伦娜永远爱美智子小姐。”


这气氛甜的要冒粉红泡泡。


旁观者艾玛被甜哭果断跑去找艾米丽了。


“吾主,玩个游戏,我问您一个问题,您只能回答一个字。”


“好。”


“我能吃章鱼小丸子吗?”


“不可能。”


“呜……说好只能回答一个字的……”


“好。都听伊莱的。”


“哇哈哈!吾主你最好了!啵!”


END.















新年快乐!!!!!


终于是在今天码完了


新年贺文吧大概是????


反正我码不动了暴风哭泣……


昨天晚上梦见诺顿,差点亲上


因为没亲上所以给小诺顿来点特殊待遇hhhhhh


他妈的为什么只能打10个标签


昨天发在半次元忘记转过来了……


湫寂

鹿幸

鹿幸(有點園醫)

別說了我炸了?。

————————————

别人的不幸便是他最大的幸运,也许表面的懦弱和胆小,害怕别人的指责与希望别人的理解只是成为了内部最强大的屏障,因为人心险恶,谁也不知道这人是好是坏,是哀是喜,时恨是悔。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男孩,棕黑的眼睛上有一个黑色镜框,金黄的发色吐露出的帅气惹的女孩怦然心动,上身穿着浅灰色的普通上衣下身则是牛仔裤搭配一双老旧的运动鞋,一副胆小怕死的样子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假装可怜弱小。

  一次邀请函将他拉进了一所庄园,一次次的“游戏”让他苦不堪言,队友的嘲笑让他心神疲惫,最后一次次...

鹿幸(有點園醫)

別說了我炸了?。

————————————

别人的不幸便是他最大的幸运,也许表面的懦弱和胆小,害怕别人的指责与希望别人的理解只是成为了内部最强大的屏障,因为人心险恶,谁也不知道这人是好是坏,是哀是喜,时恨是悔。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男孩,棕黑的眼睛上有一个黑色镜框,金黄的发色吐露出的帅气惹的女孩怦然心动,上身穿着浅灰色的普通上衣下身则是牛仔裤搭配一双老旧的运动鞋,一副胆小怕死的样子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假装可怜弱小。

  一次邀请函将他拉进了一所庄园,一次次的“游戏”让他苦不堪言,队友的嘲笑让他心神疲惫,最后一次次的努力一次次的失败再是一次次的成功,他找到了自我,温柔源自心灵,残暴源于伤害,正如他的朋友所说,他待人温柔,对自己也应该残忍。

 心生怜悯什么的都是假象罢了,因为他的真心早已对任何人藏了起来,不过他遇到了一位真心的朋友,但是终究他们两个是不一样的,因为男孩是求生者,他的朋友是监管者,他们两个不可能走到一起成为朋友,尽管朋友屡次遇到他都会视而不见,因为他很害怕自己会伤害男孩,每次游戏过后,他们总会不约而同的来到他们约定的小树林谈心,尽管男孩把他视为朋友,但朋友一直以为自己会伤害他,不敢靠近。“班恩。”这是男孩第一次叫他的名字,班恩愣住了“知道为什么我会与你做友吗?”班恩摇了摇头,男孩轻轻吻上班恩的脸颊,笑道“因为我喜欢你啊,在这里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了。”班恩吓到了,恢复平静后淡淡说道“可是……我们不行啊”男孩笑了“为什么呢?”班恩不再说话了,因为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语去告诉面前这个温柔的男孩。

  这天过后,男孩与班恩并没有再次说话,反倒去迎着笑脸陪着以前嘲笑他的人“艾米丽艾米丽,幸运儿这是怎么了?”伍兹轻轻的靠在艾米丽身边问道“估计,是和班恩吵架了吧。”艾米丽漫不经心的回答道“那我们不要吵架好不好”“好啊,我的丽莎小姐。”听说庄园里出现了另一个人,但很常见,就是幸运儿,他似乎变得开朗,变得温柔,但十分渺茫,因为听园丁伍兹小姐说,白天里的幸运儿是一位可笑的废物,但是黑夜里他是让人害怕的怪物。

   过了很久,庄园渐渐腐败,突然烧起了一处大火,所有人逃了出去,只有监管者班恩没有,幸运儿刚刚从火里跑出来,听到这个噩耗,眼睛渐渐起雾,挣脱了阻止人的手跑回去,进入监管者房间找到了他,班恩就在原地,看着幸运儿进来,十分惊恐,将他准备推出去,幸运儿笑了,他抱紧了班恩,两人在大火中相拥,没有拘束没有监管者求生者之分,只有他们两个与火。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将他们分开了。

    幸运儿明白了,班恩,只是希望他能为了自己活着,不再是只有一人,但是现在,他们一起走向了快乐的天堂,没有束缚。


dead_Mortar

梦醒化蝶(二十三)

从头到尾艾米丽一直在哭,厨房里也是,回到卧房也是。她完全没有挣扎过,并且绝对服从地陷在了被子和枕头砌成的圣坛中央,像接受主人爱抚的幼犬,全身时不时因为那过于轻柔的触碰而颤抖,口中也一起发出柔软的嘤咛。

艾玛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此时此刻她的大脑简直血性迸发,连害羞的时间都不给,她失神地把身下的女人搂住,抱在她火热的胸膛之前,心跳声像鼓点一般激烈。在这来势汹汹的灾难中,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里…这里……”艾玛的手被艾米丽把住了,她轻握着小女孩的手腕,让女孩的指尖碰到她领口的扣子。

恍惚之间,艾玛觉得灯光下的女人是一件艺术品,就像是她画画时见到的石膏塑像,或者更名贵,那么她一定是石英...

从头到尾艾米丽一直在哭,厨房里也是,回到卧房也是。她完全没有挣扎过,并且绝对服从地陷在了被子和枕头砌成的圣坛中央,像接受主人爱抚的幼犬,全身时不时因为那过于轻柔的触碰而颤抖,口中也一起发出柔软的嘤咛。

艾玛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此时此刻她的大脑简直血性迸发,连害羞的时间都不给,她失神地把身下的女人搂住,抱在她火热的胸膛之前,心跳声像鼓点一般激烈。在这来势汹汹的灾难中,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里…这里……”艾玛的手被艾米丽把住了,她轻握着小女孩的手腕,让女孩的指尖碰到她领口的扣子。

恍惚之间,艾玛觉得灯光下的女人是一件艺术品,就像是她画画时见到的石膏塑像,或者更名贵,那么她一定是石英、象牙雕琢成的,双眼是镶嵌其中的宝石,发丝是东方温润的古国美玉。

这件艺术品的内里则藏匿着永不干涸的清泉,喉中漂浮着渺远婉转的鸟鸣,眼中是美丽的星河,泪水是坠下的流星,口中呼出的是令万物复苏的春风,脸上浮现的是夏日火热的骄阳,淋漓的香汗是带来秋收的甘霖,再回到她的眼睛,星辰斗转,冰封千里,而后千言万语化作一声春雷降临,让她眼底的冰河被击碎,雪水化作了温暖的溪流,从她最神圣不可亵渎的秘境中倾泻而出……

在这个女人身上,“瑕疵”或“污浊”全然无从谈起,毕竟,你怎么能谈论不存在的事情呢?

艾玛再一次吻向那个她爱着的女人,干柴烈火、暴风骤雨、石破天惊、痛彻心扉。

————————————

“那个……你擦一下吧…还有……床单………”刚把手洗干净的艾玛走回到床边,抽了床头柜上的几张面巾纸递了过去,但坐在床上抱着膝盖的女人毫无反应,只是时不时地抽泣几声。

艾玛把被子掀起,披在了艾米丽身上:“你的睡衣在哪里?不要着凉了。”

“我是全世界最混蛋的母亲…最混蛋的女人……”艾米丽的臂弯中闷闷地传出一句话。

“你才不是,这根本不是你的错。”

“你该回家了艾玛,已经快要10点了。”艾米丽抹了抹眼泪抬起头来,哭肿的双眼和发红的鼻尖让她看起来可爱极了。

“我不要,我今天就睡在你这里,过会儿我给我爸发个消息说我在我朋友家过夜。”艾玛说。

艾玛完全没法知道艾米丽在想什么,和她沟通还挺累人的,你知道她绝对有心事,也知道她绝对心情不好,但是她就是不乐意告诉你,她到底在伤心些什么。

“艾玛……这样不好,你应该找个和你年龄相仿的伴侣…你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我这种……我这种被用剩下的人身上啊……”

“我们连床都上过了,这样为什么不好?”

“我丈夫当初就是用这种理由和我结的婚…”艾米丽又把脸埋了下去,声音越来越低,最后的几个字被淹没在了渐重的鼻音里,“艾玛,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但是我不能把你捆在我身边……那样我和威尔伯特又有什么区别?”

“……艾玛?”迟迟得不到回应的艾米丽抬起头来,却看见艾玛正在衣柜前翻找东西,她翻出一套睡衣扔给了床上浑身赤条条的女人,然后自己也把长裤和衬衣脱下来换上了起居服,掀开被子躺在床上:“洗澡这种事情明天再说。”

艾米丽皱了皱眉头,妥协地长叹一声,穿好了衣服躺下来,抱着身边的女孩,在她脸颊上啄了一下。

“晚安,艾米丽。”

“…晚安……丽莎…………”

咕咕惜

新年快乐⁽⁽꜀(:3꜂ ꜆)꜄⁾⁾
浪里个浪,去串亲戚家
来不及画完先发几张

☆园×医  占×医  宿×医

新年快乐⁽⁽꜀(:3꜂ ꜆)꜄⁾⁾
浪里个浪,去串亲戚家
来不及画完先发几张

☆园×医  占×医  宿×医

司雨CC

梦回前朝

梦回前朝(一)


“天使天使,你说庄园主为什么把我们叫到一起啊?”艾玛靠在艾米莉的肩上,艾米莉身上总有一种刺鼻的味道萦绕着,但她从不觉得难受,毕竟,这是艾米莉独有的。


艾米莉静静的看着靠在她肩上的这个女孩,眼中的温柔丝毫不掩盖。“或许是要做些什么大事呢。”


一旁的奈布正把玩着一把刀,在游戏中他经常携带着,但基本没用过。可奇怪的是他天天都在擦试着它。


突然一只鸟飞到他身边,直接站在他肩上。


“诶,怎么那么人齐?”伊莱是一路上小跑着过来的,所以到的时候一直在喘气。


身后缓缓走出一个戴口罩的男子,他叫卡尔。他不爱说话,但一旦说话能够噎死人。他不爱与人的距离太过近,但...

梦回前朝(一)


“天使天使,你说庄园主为什么把我们叫到一起啊?”艾玛靠在艾米莉的肩上,艾米莉身上总有一种刺鼻的味道萦绕着,但她从不觉得难受,毕竟,这是艾米莉独有的。


艾米莉静静的看着靠在她肩上的这个女孩,眼中的温柔丝毫不掩盖。“或许是要做些什么大事呢。”


一旁的奈布正把玩着一把刀,在游戏中他经常携带着,但基本没用过。可奇怪的是他天天都在擦试着它。


突然一只鸟飞到他身边,直接站在他肩上。


“诶,怎么那么人齐?”伊莱是一路上小跑着过来的,所以到的时候一直在喘气。


身后缓缓走出一个戴口罩的男子,他叫卡尔。他不爱说话,但一旦说话能够噎死人。他不爱与人的距离太过近,但是这仅限于刚来到。


餐厅坐满了人,这也是很少的情况。第一次是因为要讲规则,第二次是……


突然,一群监管者从另一个门走了出来。监管者和求生者的餐厅一般是分开的,其实一起坐也坐得下,但庄园的规定不允许他们这么做。


“海伦娜!!”红蝶直直冲向那个戴眼镜的文静女孩,那个女孩是个盲人,虽然她看不到,但她还是能听到声音的。


别看这女孩斯斯文文,溜起鬼来就是另一个人了,她修机又特别快,让监管者头疼不已,所以总是被队友调侃成巨力海伦娜。


海伦娜跳起来打算抱住红蝶,她的膝盖瞬间磕到桌子,“嘶——”


“你看你看,这就是太过头了,像我一样矜持一些,等对方扑过来嘛。”特蕾西翘着个二郎腿,等着瓦尔莱塔向她扑过来。


可瓦尔莱塔并没有,她坐到特蕾西对面,笑着对她说,“矜持矜持。”


监管者依次入座,他们静静的等着庄园主的声音。


“咳咳,咳咳咳咳,听得到吧。”庄园主问道。


一片寂静。没有人想回应,毕竟每次叫他们出来没什么好事。


“是这样的,我觉得你们天天都是猫捉老鼠,都有些无聊了吧。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个地方比庄园内更好玩,不如你们就去那里生活几个月?对了这不是商量只是通告哟~( ̄▽ ̄~)~”


餐厅门全打开了,他们别无选择,其实可以一直呆在餐厅,但总不能一辈子在餐厅吧。只能一个个走进去,到达那个传说中好玩的地方……


咳咳,我的文笔好像小学生啊T_T。不喜勿喷啊。


还有哦,这里设定是除了女cp确定了关系,男cp暂未确定关系哦~( ̄▽ ̄~)~

就是说他们还是直男(´゚ω゚`)

毕竟这样才好玩嘛嘻嘻(๑Ő௰Ő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