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园林

48881浏览    9010参与
寻吃广州
在上千方的园林打火锅,这也太刺激了吧!
在上千方的园林打火锅,这也太刺激了吧!
芙蓉客

成都东安湖(四)

——湖畔园林随拍

成都东安湖在成都东侧。世界31届大学生运动会将在此举行。大运会原定于2021年8月在成都举办 。后延期至2022年6月26日—7月7日在成都举办 。

虽然是为大运会而修建的场地,但湖畔园林也有很强的观赏性。这是冬天所拍,到春天和夏天,此地会更美。


成都东安湖(四)

——湖畔园林随拍

成都东安湖在成都东侧。世界31届大学生运动会将在此举行。大运会原定于2021年8月在成都举办 。后延期至2022年6月26日—7月7日在成都举办 。

虽然是为大运会而修建的场地,但湖畔园林也有很强的观赏性。这是冬天所拍,到春天和夏天,此地会更美。


周末酒店探店攻略
一家被庇佑的酒店,私家园林里、举头望神明,别墅太美
一家被庇佑的酒店,私家园林里、举头望神明,别墅太美
wen_tunshui

咫尺见山林,入景亦入情 ——常州园林杂谈(下)

20201023


游常州园林,以今人之景,入古人之情。上篇介绍了常州“百园之城”的历史被埋没的原因,近园和约园的历史、布局与特点,下篇将梳理常州园林的发展,聊聊意园、未园和陈渡草堂的过去与现在。


开头

常州园林,自古有之。

据《咸淳毗陵志》记载,早在距今1700余年的汉代,常州城西就有一座蒋氏山亭,是封侯所得,行游间可品山乐水。

至南北朝,常州的寺观园林逐渐增多。乱世烟雨中,人们来到寺庙,拜佛烧香之余,也可欣赏山林之美,留下许多山水及田园诗。道家也不甘示弱,去好山好水里修仙风道骨。陶弘景在“岭上多白云”的茅山修建的华阳隐居,正是道观与山居别墅的完美结合。

常州园林史上最恢...

20201023


游常州园林,以今人之景,入古人之情。上篇介绍了常州“百园之城”的历史被埋没的原因,近园和约园的历史、布局与特点,下篇将梳理常州园林的发展,聊聊意园、未园和陈渡草堂的过去与现在。


开头

常州园林,自古有之。

据《咸淳毗陵志》记载,早在距今1700余年的汉代,常州城西就有一座蒋氏山亭,是封侯所得,行游间可品山乐水。

至南北朝,常州的寺观园林逐渐增多。乱世烟雨中,人们来到寺庙,拜佛烧香之余,也可欣赏山林之美,留下许多山水及田园诗。道家也不甘示弱,去好山好水里修仙风道骨。陶弘景在“岭上多白云”的茅山修建的华阳隐居,正是道观与山居别墅的完美结合。

常州园林史上最恢弘、最有戏剧化色彩的建筑,莫过于距今1400年的毗陵宫。隋大业十三年初,隋炀帝下令在萧皇后的故乡毗陵建造夏城离宫,汇集十郡之力,数万人日夜采料施工,约占三千亩地。短短十四个月后,他被宇文化及所杀,此时夏城离宫还未竣工,而后五易其主,逐渐颓废荒芜。如今毗陵宫早已不再,但离宫路、夏城路等地名仍保留着那一段记忆。

历史翻到下一页,一座座“文人园”兴起,园林多由文人建造、赏玩和记录,是“可望、可行、可游、可居”的文化场所。

初唐、盛唐流行热闹富丽的一切,然而到中晚唐,时局所迫,士大夫们或倦于进取,或受挫隐退,从元稹、白居易等人的文字,可以窥见文人对平淡天真、恬静幽雅的园林的喜爱,对陶冶性灵的追求。

宋代文人的园居生活丰富,可分为“九客”(沈括《梦溪自记》):琴、棋、禅、墨、丹、茶、吟、谈、酒。在这些“模天缩地”的山水园林里,文人载歌载舞、安顿心灵、寄情自然,留下无数经久流传的山水诗、山水画。

唐宋时期,常州多见对郡圃、后圃等官府花园、宅第花园的记录。如孙觌(dí)隐于太湖马迹山的孙觌山庄,同样抗金不得志而归的许叔微匿居梅梁小隐。杨万里任知州期间,修整官衙府署的后花园“郡圃”,建造净远亭,在其中“荷边弄水一身香,竹里招风满扇凉”。

元末陈安国所建的梅林精舍,又称“官塘梅林”,鹤溪香泉与连片梅花相映,成为常州西郊八景之一。明代初始的造园活动,受到了严厉打压,之后逐渐恢复并盛行。园林不仅为官僚、士大夫享受,也成为庶民阶层的日常爱好。

明清时期,常州建有私家园林数十处,进入全盛期。留下记录的有花园、止园、青山庄、陈渡草堂、半园、更生斋西园、寄园等,其中青山庄是明代常州园林中最为壮观的,占地达140亩,还是有文字记载的收费园林,史称“江南大观园”。明末所建的东门桃园,是兵部侍郎李长祥与金陵才女姚淑的隐居之地,二人赏花饮酒、吟诗会客,留下一段佳话。

到了民国,军阀混战,国运衰微,此前几朝园林衰落,但仍偶有新园面世。例如陶湘的藏书楼“涉园”、苔岑吟社“聊园”和安邦小学教学楼旧址“暂园”。关于它们,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意园:溪山置几塌,白云自怡意

意园位于前后北岸,曾是清代康熙年间进士赵申乔的宅园,旧称“赵家花园”。

赵申乔的三个儿子先后进士及第,长子赵熊诏高中状元,他的读书处就是“魁星阁”,每逢端午,白云溪龙舟竞渡,万人空巷,魁星阁地势高,正是观战宝地。四世孙赵怀玉扩建赵家花园,增加了缓云阁、方玉堂、云窝等建筑,雄踞半条县学街,占尽云溪沿岸风光。

1860年,太平军攻常州,赵家花园被掠为圣库,储藏金银珠宝。1864年,李鸿章率军攻陷常州,搜抢圣库,连烧两日,仅存门头、大厅和魁星阁。

1886年,史致谟致仕回常,购买此地并改建,取蔡襄“以意为之”命名为“意园”,并于此终老。

史致谟将前宅后园的格局改为左宅右园,并分内、外园,以一垣相隔。这条“龙墙”上有漏窗,不仅内外可以引景、借景,还可以为内部的女经堂隔开外人,体现了主人对女眷的保护。

据记载,内园有花厅、假山、小池,外园建有延桂山房、白云精舍、云深处、望云水榭(原方玉堂)、明月轩等。史致谟重修魁星阁,开挖鱼池。廊壁嵌有米芾、蔡襄等历代名家书法石刻十余方,“溪山小隐”四块砖雕为残壁中寻得,年代久远。

园外有景妙在“借”,景外有景在于“时”。意园的借景与时景都为云溪独绝。

彼时有云溪十景如宫墙柏影、隔岸晓钟、柳塘春涨等,由于意园邻近白云溪,得以大量借景。譬如坐于船舫“云深处”,只见夹岸杨柳,云水空明,松风听涛,月移花影,实在是心旷神怡。

内园假山占地接近一亩,体量大,构思巧。黄石起脚,湖石收顶,两种石头混堆相当少见,本是砌山大忌,但是堆得效果绝佳,有黄石的浑厚,也有湖石的灵巧。

“春山淡冶而如笑,夏山苍翠而如滴,秋山明净而如妆,冬山惨淡而如睡。”意园假山的规划,不禁让人想起北宋山水画家郭熙的画论《林泉高致》。意园四季可赏,春宜至假山南面,听竹赏柳;夏宜至假山东面,凉廊赏荷;秋宜至假山北面,桂花飘香;冬宜至假山西面,暖阁赏古藤、梧桐。

民国时期,意园仍有史氏后人居住。20世纪70年代,白云溪被填,改建为防空洞,往日风光封入历史。1987年,意园公布为常州市文物保护单位。意园现在动迁居民、重新修复之中。


未园:曲折入胜景,四时悦性情

未园位于常州市钟楼区东横街18号,可从常州少年科学艺术宫进入,免费参观。

未园,为钱祥丰木行旧址,由钱遴甫营建,有四宜亭、滴翠轩、乐鱼榭、垂虹桥、长廊、月洞、汲玉亭、挹爽亭、长春亭等,缀以奇石假山,碧水清池,古树名卉,高雅幽静。

1952年,市人民政府拨款购下未园,作为淹城中学(现第三职业高级中学)的校园。1987年,公布为常州市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升格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95年,未园从学校划出,与常州少年科学艺术宫建设一同规划、修缮。1997年,经过专家论证、实地测绘,开始进行全面修复,一期修复工作于当年年底竣工,二期修复工作于2003年竣工。

让我们退回到1920年,清末民初的常州。钱遴甫是生意人,做木行发家,初始并无造园打算。发迹之后,他在天王堂弄的钱氏祖屋西侧建了新楼,旁边建了祖恩堂,以求保佑兴旺发达。门客许秉煜提议在宅基东侧建园林,钱遴甫应允,造园之事委托门客文人为之。历时三年,耗资白银十万余两,终于成园。取名未园,可能是自谦“尚未成园”,也可能是暗示主人“一木起家”,无从考证。

未园整体呈规整的长方形,东西宽约六十米,南北长约百米,环园有长廊和观景半亭,主体建筑位于南北中轴线上,四宜厅为最大的建筑,周围环绕回廊,与整体长廊相连。所谓“万顷之园难在紧凑,数亩之园难在宽绰”,沿廊徐行,或凭栏听雨,或移步换景,动静观园,悠然自适。

未园并非标准的文人园,而是有门客文人参与的商贾之园,因此有世俗与文人的双重观赏角度。

从世俗角度看,未园无不体现主人对财源广进、人丁兴旺等成功图景的期盼。入口靠壁处为“童子拜观音”假山,主厅名“四宜”寓意“四海财源来宜”,狮石口衔元宝形石寓意“张口来财”,还有铜钱形态的屋脊……不过动荡的时局让期盼成空。1934年,受战争影响,钱氏木行破产,未园以一万五千银元的价格转让给开泰木行老板陈莲友,不久日寇入侵,强占未园。

从文人角度看,未园精华在四宜厅和乐鱼榭,构思巧妙,有不尽意。沿着四宜厅连廊,可领略全园胜景,更有百年古木环绕,其间鸟雀啁啾,光影斑驳,四时之景可坐而享之。乐鱼榭形如船舫,灰脊飞翘,朱色落地长窗,嵌金色纹饰,池塘水色清碧,游鱼可数。鸡爪槭、瓜子黄杨等古木斜生,深秋时节,灿若红霞。池周假山错落,宛如盆景。其中最突出为一人高的人峰呈“孤世之形”,仿佛是濠梁之上的庄子,等待着惠子的到来。


陈渡草堂:英豪藏高踪,青藤自栖鸾

陈渡草堂位于常州市钟楼区清潭西路荆川公园内,为明代抗倭名将唐荆川的读书处。1991年,常州市政府建荆川公园,陈渡草堂占其中5亩,后公园扩建,陈渡草堂也扩到了16亩。荆川公园是开放式公园,陈渡草堂以墙隔开,属于“园内园”,每天5:30-18:00开放。

唐顺之(1507-1560),字应德,号荆川。他从小聪颖,嘉靖八年(1529),23岁即得会试第一,初入仕途。一年后,告病回归故里,当年母亲去世,丁忧至嘉靖十一年(1532),官场浮沉,他的廉洁自持使他几被贬黜,后返廷抗倭,最终不幸染病离世,忠骨埋于陈渡草堂附近。

“皂衣非复汉庭郎,敝缊深冬卧草堂。”在漫长的贬黜期间,唐荆川在陈渡桥边的一座草堂苦读,自我要求极严,并自行修葺成园。虽有传闻说“陈渡草堂”得名于唐荆川的启蒙先生陈渡之名,但只是巧合罢了。

唐荆川去世后,草堂数易其主。清初,后代唐君俞将园林作为女儿嫁妆,赠与陶自悦,自此改称“陶园”。陶氏衰落后转卖给沈姓官吏。道光八年(1828),陶氏曾孙孙霁堂赎回,称之“复园”。

咸丰年间,太平军入城,常州园林蒙难,草堂被烧毁,仅存荆川手植的皂荚树、梨树、朱藤与碑碣。1935年,国民党拨款再修唐荆川墓和草堂。然而之后日寇占城,焚草堂、毁墓道、砍树木。解放后,人民政府重修墓道,植树千余株。

幸好,清代谢芝文所作《襄文读书处》,详细地描写了陈渡草堂的布局和景致,是珍贵的“文字地图”。1992年,市政府在荆川墓附近重建草堂。2005年,再次整修,这才有了现在的模样。古人云,改园更比改诗难。陈渡草堂随着一代代主人的变化而逐渐改变着面貌,历经沧桑,终得一方静好。修缮者遵循历史记录,将近五百年前的形制、风格和布局延续下来,实在令人感慨。

每到周末,许多家庭来此游玩,陈渡草堂热闹非凡,充满了欢乐。

与陈渡草堂隔溪相望的待鸾亭,名取自唐荆川《咏夹竹桃》的“不信千年能结子,错疑竹实待栖鸾”。过栖凤桥至牌坊,可见吴稚晖和孙慎行所提手迹。右折可见唐荆川夫妇的圆形墓葬,墓道两边有石雕像,森然肃穆。

草堂入口以石造景,植有许多花卉,争奇斗艳,比人高的芭蕉在夹道旁,引人继续深入。东边湖面宽广,曲桥蜿蜒。总有不少孩子在湖畔投喂大群锦鲤,看它们争抢鱼食,悠游嬉戏。对大人而言,逛荆川公园许久,正好可以坐下歇息。

曲桥与湖边绿岸若即若离,造型优美,一簇簇夹竹桃探出头来,绽放粉白双色的花朵。曲廊过溪,是懒云阁。阁西为五言楼,五言指“五德之言、五常之法”,即仁义礼智信。楼内出厅向北,是一大片的临水月台,为唐荆川练武之地,因有刀光剑影,设置在此可以避开南入宾客。月台上,老人们精神矍铄,或群奏一曲,或独自打拳,自成一道龙城的靓丽风景。

沿廊折南为“春池馆”,用以会客。过“棋趣桥”向东,草堂隔水正对五言楼,有谢稚柳所书“陈渡草堂”四字。草堂内有几株青藤,颇有渊源。据说唐荆川与明代书画大家、青藤画派始祖徐渭相互倾慕,回到故里之后,唐荆川手植青藤,以睹物思人。唐荆川去世之后,徐渭作诗《旧年》:“哭既不回知久绝,请将一物付秦灰。”历经战乱,如今的青藤为依据补植。


结尾

如今常州交通便利,四通八达,做好攻略,早早出发,便可很快抵达周边的江南名园胜地,畅吃畅玩。然而与其在拥挤的人潮中走马观花,不如寻觅身边低调而美好的园林,和亲友走走停停,聊聊园林的故事。


TIPS:园林,并不神秘

如果你对园林感兴趣,不妨从这些书开始看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阅读之余,别忘了多去“实地考察”哦。

《常州古园林》邵志强、邵璐/著

推荐理由:了解常州园林的入门级好书。

简介:主要介绍了常州一些古园林的历史及其渊源。内容包括:常州最早的汉代园林、常州南北朝时期的园林、常州隋代皇家园林和私园、常州唐宋园林等。

《常州名园录(上、下)》薛焕炳/著

推荐理由:非常全面,值得收藏。

简介:全书分为常州篇、金坛篇、溧阳篇,引经据典,考证详实,图文并茂。共计50万字,并配有戈裕良设计的园林景观图片。从字里行间可见作者对常州的热爱。

《中国园林史(20世纪以前)》成玉宁等/著

推荐理由:逻辑清晰,文笔流畅,全白话,全干货。

简介:本书极有分量,是住房城乡建设部土建类学科专业“十三五”规划教材和高校风景园林(景观学)专业规划推荐教材。以中国古代园林艺术风格特征为分期依据,分为上、中、下三篇,分述中国园林的历史流变,关注阶段性特征及其成因。

《说园》陈从周/著

推荐理由:经典必看,每一篇都值得“抄写并背诵全文”。

简介:本书对造园理论、立意、组景、动观、静观、叠山理水、建筑栽植等诸方面皆有独到精辟的见解。全书清丽可诵,引人入胜。不仅是一部园林理论著作,也是一部文学作品。陈从周的其他著作如《苏州园林》也非常值得一读。

《江南园林志》童寯(jùn)/著

推荐理由:童寯,长夜的独行者。

简介:一本论述和介绍中国苏杭沪宁一带古典园林的专门著作。本书共收图片340多幅,文字部分包括造园、假山、沿革、现状、杂识五篇。本书是中国最早采用现代方法进行测绘、摄影的园林专著。另,绝笔之作《东南园墅》也很好读。

《中国古典园林分析》彭一刚/著

推荐理由:叹为观止的手绘图。

简介:本书运用建筑构图原理和近代空间理论,对中国古代的造园艺术成就及其手法作了全面、系统的分析。书中大量运用成系列的手绘插图,来直观呈现人在园林连续空间的行进过程中,不断变化的视觉、心理感受。

wen_tunshui

咫尺见山林,入景亦入情 ——常州园林杂谈(上)

20200923

园林上下篇是我进入杂志部门(虽然加上我就三个文字编辑)之后最用心写的文章,去图书馆、去园林,啊我真的很努力过。另外,我觉得近园不好玩,未园和约园更有旧时韵味。常州文旅局最近硬是在前后北岸把意园造起来了,但是白云溪已无,意园的美又该如何复现呢?


常州曾是一座“百园之城”,历经三次战火,现存园林不多。但不妨择一晴日,穿行于常州园林,以今人之景,入古人之情。从清初期的近园、清中期的约园、清晚期的意园、民国初年的未园,到20世纪末的陈渡草堂,展开三百年的时光长卷,那些豪情和诗意,都令人动容。


开头

什么是园林?

纵观从古至今形式各异的园林,似乎很难给出一...

20200923

园林上下篇是我进入杂志部门(虽然加上我就三个文字编辑)之后最用心写的文章,去图书馆、去园林,啊我真的很努力过。另外,我觉得近园不好玩,未园和约园更有旧时韵味。常州文旅局最近硬是在前后北岸把意园造起来了,但是白云溪已无,意园的美又该如何复现呢?


常州曾是一座“百园之城”,历经三次战火,现存园林不多。但不妨择一晴日,穿行于常州园林,以今人之景,入古人之情。从清初期的近园、清中期的约园、清晚期的意园、民国初年的未园,到20世纪末的陈渡草堂,展开三百年的时光长卷,那些豪情和诗意,都令人动容。


开头

什么是园林?

纵观从古至今形式各异的园林,似乎很难给出一成不变的定义,但其中几大要素,可以参照童嶲(jùn)《江南园林志》的方法,将繁体“園”字拆解得到:“口”是围墙,“土”形似屋宇平面,可代表亭榭,“口”居中为池,“衣”在前似石似树。

由此可见,常州园林历史悠久绝非偶然。论水,京杭大运河穿城而过,水网发达;论树,四季分明,土地肥沃,植物易栽易活;论石,距苏州东西两山及宁镇两地的石头开采区不远,可就地取材;论人,古往今来不乏苏轼、唐荆川等文人志士在此定居,更走出过计成、戈裕良这样的造园大师。

可是一次无意的缺漏和三次惨烈的劫难,导致常州“百园之城”的历史鲜为人知。

童嶲在抗日战争前,遍访苏杭沪宁一带古典园林,写成了中国最早采用现代方法进行测绘、摄影的园林专著《江南园林志》,人文和科学造诣极高,影响深远。但这其中,有两座童嶲并未到过的城市——常州和镇江,被遗漏了,于是后人往往误以为这两地没有园林。

另外,常州历经的三次战火,导致到了现代,可观可游的园林所剩无几。

第一次是元兵屠城。元至元十二年(1275),元军进犯,知州临危逃跑,常州人民集结2万义兵,五月收复常州。浴血坚守半年后,20万元军攻入,放火屠城。偌大常州,仅七人逃出,仅存十八间残房。

第二次是清军破城。清咸丰十年(1860),太平军攻入常州,烧杀抢掠,累及无辜。同治二年(1863),李鸿章率十万清军,伙同戈登“常胜军”洋枪队进攻常州,太平天国守军不足万人,护王陈坤书及志王陈志书率兵拼死守城,全部牺牲。此战后,常州人口锐减一半左右,建筑受损严重。

第三次是日寇占城。1937年11月29日,常州沦陷,总计被杀民众四千余人,尸横遍野,满目疮痍,珍贵建筑无人保护。

至上世纪50年代,常州市区仍有私家园林十多处,后来又遭破坏,目前仍存的江南古典园林,只有近园、未园、约园、意园和陈渡草堂五处。历经天灾人祸,其中只有未园算得上是最完整和古老的。


近园:淡语皆有味,一壑亦悠然

近园位于常州天宁区晋陵中路418号,南北长80米,东西宽64米,亭、台、楼、榭大多围着池水安置,形成了“中有大池、池中一岛、池周建筑”的独特格局,在现存江南园林之中属上乘之作。园林大师陈从周曾赞曰:“常州近园映水一山,崖道、洞壑、磴台,楚楚有致。”

叠石是园林中最要的组成部分之一,清代,常州曾走出过叠石名家戈裕良(1764-1830),作有苏州环绣山庄假山。近园假山不知出于何人手笔,但是如此名园,应该对戈裕良也有一定影响。

欲解其园,先解其人。

正如计成所言:“三分匠七分人。”园林的设计者、主人的修养与哲思,对园林起决定作用。

康熙六年(1667),江西提学杨兆鲁还乡,从同宗的恽氏大族中购得园林(宅邸仍归恽氏),加以扩建,取名近园,意谓“近乎是园”。

关于杨兆鲁的记录不多,从他所作《近园记》中,可知近园占地六七亩,是可供他进行垂钓、读书、宴客、赏花等风雅活动的“城市山林小憩之所”。杨兆鲁抱病归乡,希望在这里神游物外,“寄吾身于一壑之内,而吾意悠然矣”。如此梦想,中国文人自古有之。

五年后园成,康熙十一年(1672)八月,曾经参与近园规划的文人相聚一堂,丝竹宴乐之余,更深感“莫叹论交晚,山林喜得朋”。此次雅集,王石谷画《近园图》,笪重光题跋,杨兆鲁自撰《近园记》,恽南田书石,好不热闹。三百多年后,题记和跋的残碑仍留园中。

虞山画派始祖王石谷与笪重光、恽南田三人结下不解之缘,不仅接连四十多天讨论书画至漏下三鼓,更在十月杨兆鲁去江阴后,与恽、笪二人泛舟毗陵,留下《毗陵秋兴图》等即兴佳作。

后又经手丁嘉葆、刘云樵、恽彦琦、恽毓嘉,近园更名复园、静园,生命之泉始终未涸。2020年对公众开放,总体布局可与《近园记》大致对应。

西门进入之后,向北过“秋水亭”,折东到“西野草堂”,面阔五间,前有平台,台前大池,名“鉴湖一曲”。池面宽阔,碧水盈波,隔池为黄石假山,下有“垂纶洞”,仅容一人静心小憩,南侧平坦处有“三梧亭”。早期园林常用这种“堂—台—池—山”的主景序列,但是近园比较特别的是把假山向后延伸,将亭子放在了山脚,使其隐约可见。看似超乎寻常,其实于含蓄之中突出了岛山的纵向深度,两侧曲折的池水也增加了远景层次。如假山在前方长向展开,或亭子置于山顶,则顿显逼仄无趣。

让我们不急着往前,再回到秋水亭,沿着右前方的石桥,登上假山,从藤蔓古树间俯眺池景。假山两边有小拱桥,其中一座无栏无杆,为安全考虑,近年并列建了一座大些的石桥。东面“虚舟”形似船,隔池相对,静坐之时,恍若于山川之间泛舟。廊北开圆形窗洞,遥望西野草堂。东靠“容膝居”山墙,名取自白居易《池上篇》。向北绕池碑廊,可品鉴名家书条石数十块。

过容膝居,近园东南角为近代所作湖石假山,轻盈多姿。向南,至“天香阁”,当年附近植有牡丹数本。向西为“得月轩”,取“近水楼台先得月”之意。

此处原有书斋“安乐窝”,取自北宋著名学者邵雍(1011-1077年)的宅园名。邵雍在洛阳寓居30年,数次迁居,蓬草为门。嘉祐七年(1062年),邵雍移居王拱辰、富弼和司马光等人出资为其置办的一宅一园,起名安乐窝,自号安乐先生,从此自耕自种,过上了自给自足的生活。近园雅集之时,笪重光住安乐窝数月,除却自谦,也许是怀想到邵雍其人其才,才在《近园记跋》中写道“自觉不称”。

TIPS:

近园开园时间为周二至周日的9点至17点,16点后停止入园,周一闭园。10月25日起,在近园将举办“移步易景,画境江南”近园写生及作品展,敬请期待。


约园:毗陵多傲骨,清风入梦凉

约园位于常州市天宁区兴隆巷29号第二人民医院内,又名赵家花园。

约园始建于明,最初为官府的养鹿苑。清乾隆年间,这里成为中丞谢旻的别业,也称“谢园”。嘉庆二十五年(1820),主人用火不慎,约园毁于一旦。谢旻后裔谢聘之女嫁与赵翼之子赵廷伟,其子赵起四岁时,赵廷伟去世。道光年间,赵起为庆母亲八十大寿购得此园并修葺,即为赵家花园。

道光二十五年(1845),园成,名“约园”,意为“约乎成园”。对占地20亩、多达数十楹的园林而言,这实在是自谦之词。传闻约园得到了江南叠石高手、常州园林大师戈裕良的指点,但1830年戈即去世,与园成时间不合。

赵起在园中以奇石见长造景,命名了“约园十二峰”:灵岩、绉碧、玉芙蓉、独秀、巫峡、仙人掌、昆山片影、玉屏、朵云、舞袖、驼峰和飞来一角,并有梅坞风情、海棠春榭、小亭玩月、城角风帆等二十四景,每景作词一首,极其用心。今天,我们仍可从赵起的《约园词稿》中领略约园当年“深柳几声娇鸟唤,清风入梦凉”的风景。

清咸丰十年(1860),约园被太平军付之一炬。常州之战,清廷上至总督下至府县皆闻警逃遁,而赵起却率民团浴血奋战,城破,赵起及家眷共39人投入池中,以身殉国。

光绪十年(1884)起,赵翼玄孙媳徐小娴不忘祖业,历经16年,将一个“尽成灰烬,瓦砾山积,砖石亦被窃殆尽”的赵家花园基本恢复旧观。约园修复后,一直由赵家后人代代居住。

新中国成立后,县立医院改为常州工人医院,后改为第二人民医院。1953年,约园东、中部大部分划入二院范围,西部部分作为民居。1982年,耗资万元,在“烟浮琼岛”处复建宛在亭。1987年12月,约园由常州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耗资50万,在南山污水处理站基础上叠石筑亭,景致更为完善。“玉善亭”与原“玉美亭”一东一西,一新一旧,两相呼应。

约园可分三大景区,东部是最精华之处,约占全园三分之二,以湖面为主,各景点临水而筑,周围怪石环绕,曰“东池春华”。西部为环水绿洲,曰“西园秋实”。东池西园之间屹立着黄山假石,三面环溪,古木参天,曰“南山汤翠”。

约园有两个特别之处。湖特广,石特奇。

全园以水为中心,水面约占全园五分之三。据地方史料:“原鹿苑隙地居多,中有积水成塘,经浚落苑……”可见当时约园为鹿苑时,地势低洼,积水多,所以建成池湖,正是因地制宜,发挥专长。

约园最值得称道的,便是“十二奇峰”,呈现出瘦、皱、透、漏、痴、顽、清、丑的特质。虽经战火,至今依然有多处奇石可见,其中有一块青石镂刻着“约园”二字。东池池中叠石成山,筑有石亭,池边罗列各种不同形态的奇石。东池上有曲桥与岸边相通,岸上有一树高数十米、树龄120年的厚壳树,是约园“原住民”。

东池西园间,是规模颇大的假山群,山上的“玉善亭”檐角朝天翘起,屋脊饰有鸱吻,非常典雅。假山侧边有一条石阶小道,拾级而上,可到亭中乘凉。在池面上,有一座引人注目的石亭“玉美亭”,被草木包围。亭边有一株紫藤从怪石缝中纠缠向上,十分奇异。此亭面朝东南,有座小桥蜿蜒可通。

如今的约园更像一座没有围墙的小公园,医院的护士、病患、周围的居民等,无论老小,都爱来这里走走停停。喂食成群的锦鲤,在石椅上望着水面出神,麻雀在柳枝间跳跃着。一切都很安静。


TIPS:近园保护记

21世纪初,近园所经受的磨难,堪称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建国后,近园(又称恽家花园)内原被国民党要员占据的房屋,作为敌产接收并改为市政府长生巷招待所,用来接待重要宾客和外国友人,园林部分不对外开放。

1977年,文革结束,百废待兴,长生巷招待所被抢先一步扩建为常州宾馆,恽家花园第一进至第四进全部拆毁,并改建为宴会大厅。如今可见的近园部分院墙,为当时江苏省文管会会同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的建筑系教授、古建筑学家们另行设计、重建的。1982年,近园升格为江苏省文保单位。

到1996年,恽家花园23个院落宅第已被拆到仅存17号、19号宅院。省、市规划文物部门实地勘测,将这两座宅院划为保护范围。2001年,常州喜获江苏省历史文化名城,这两处也被列入了《常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

2002年,常州宾馆转制经营,欲立项将包括近园在内的26100平米土地统统拆除,划为商业用地,此举遭舆论强烈谴责。当年12月,在国家文物局专家的阻拦下,19号恽宅仍难逃厄运,连夜拆毁。至此,近园所剩无几,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地步。

2003年4月,一群年过古稀的专家学者为保护近园,联名提出公益诉讼,虽然最终未予立案,但在2006年2月,在省高院的关心下,在国家文物局、省文物部门和常州市政府有关方面的帮助下,常州宾馆的改建计划被终止,近园终于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2013年5月,近园由国务院核定并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起,常州市文广旅局组织勘察测绘、修缮设计方案编制等工作。2018年8月,启动修缮工程。2020年4月27日,近园正式面向公众开放。

飞鸿留影
寄畅园 Linhof Tech...

寄畅园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Fujifilm Pro160C

寄畅园

Linhof Technikardan 45 | Schneider Kreuznach Super Symmar XL 80/4.5 | Fujifilm Pro160C

星球科普局
作为皇家园林典范的“颐和园”,在整体布局上究竟有哪些讲究?
作为皇家园林典范的“颐和园”,在整体布局上究竟有哪些讲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