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园社

15.6万浏览    625参与
A木木木

【all社】相处方式

*想飙车,可我没驾照

*沙雕预警


  *老夫老妻(欺诈组&魔术师x慈善家)


  “克利切你要照顾好自己,那边的箱子还有半瓶香水...”


  “你...你给克利切闭嘴。”


  “别生气嘛,一会带你买新皮新挂件。”


  “哼...”


  鹿头:你们都倒地了能不能消停会


  今天两人点了恐惧震慑大套餐嘛?


  (点了,天天点)


  


  *苦口婆心好闺蜜(?)(前社&前慈&前锋x慈善家)


  威廉好不容易救下了克利切


  “皮尔森先生,我记得你答应过我要远离魔术师的。”


  “呃,没...没关系的...

*想飙车,可我没驾照

*沙雕预警


  *老夫老妻(欺诈组&魔术师x慈善家)


  “克利切你要照顾好自己,那边的箱子还有半瓶香水...”


  “你...你给克利切闭嘴。”


  “别生气嘛,一会带你买新皮新挂件。”


  “哼...”


  鹿头:你们都倒地了能不能消停会


  今天两人点了恐惧震慑大套餐嘛?


  (点了,天天点)


  


  *苦口婆心好闺蜜(?)(前社&前慈&前锋x慈善家)


  威廉好不容易救下了克利切


  “皮尔森先生,我记得你答应过我要远离魔术师的。”


  “呃,没...没关系的,庄园里...他搞不出事情。”


  “哎...请你务必小心,最好少接触。”


  今天的威廉·苦口婆心·埃利斯也在劝说克利切·贪财鬼·皮尔森


  


  *壕无人性大富翁(?)(佣社&佣慈&佣兵x慈善家)


  克利切在数自己的快乐石


  “唉,还差那么多...”


  “想买衣服?哪件。”


  “可以嘛?上...上次那件也是你...”


  “没关系,不缺这点。”


  今天的奈布·富得流油大地主·萨贝达也在惯着克利切·一贫如洗农民人(?)·皮尔森


  

  

  *正面硬刚大妃子(?)(勘社&勘慈&勘探员x慈善家)


  诺顿当着瑟维的面和克利切保证自己不会上椅子


  “我不会像某些人倒得那么快。”


  “我可以保护你,克利切先生。”


  “我也可以挖矿养你。”


  “你当我是空气嘛,对前辈尊重点,小子。”


  今天诺顿·无所畏惧·坎贝尔依旧在瑟维·勒·正宫之位(?)·罗伊的暴怒边缘弹跳


  


  *循序渐进二妃子(?)(占社&占慈&先知x慈善家)


  只要有伊莱的局,克利切很少会受伤


  “克...克拉克先生,谢谢您的役...鸟。”


  “没关系,克利切先生。如果您能改一下称呼我会很开心。”


  “伊莱...先生?”


  “对,克利切。再改一下如何?”


  “诶?”


  “那边那个臭小子不要以为我不在!!!”


  今天瑟维·暴跳如雷·勒·急到秃头·罗伊也在为自己的正宫之位(?)而担忧


  


  *心狠手辣三妃子(?)(园社&园慈&园丁x慈善家)


  克利切开始远离艾玛,但艾玛不高兴了


  “皮尔森先生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明明是你先说喜欢我的,为什么现在又反悔了?”


  “艾玛喜欢你!做我的稻草人先生吧!”


  于是艾玛·病娇达人·伍兹抱着克利切·不敢动不敢动·皮尔森整整一个下午


  


  *毫无察觉大直男(牛社&牛慈&牛仔x慈善家)


  凯文一把勾过了被牵起来的克利切


  “你刚...刚是不是...”


  “我不是,我没有,我直男。”


  “......行行行你直男。”


  你直男每次勾完都捏克利切屁股干哈?







*tag有问题可以提,我也不知道应该是社还是慈好

第五人格海外社园搬运主页

来自Twitter:MISO! @MrSabamiso

主页:https://twitter.com/MrSabamiso


P5-7避雷注意!具体内容下翻!

授权P4


P1

red riding hood

https://twitter.com/MrSabamiso/status/1203570761350336512


P2

babey

https://twitter.com/MrSabamiso/status/1234845862779486208


P3

I know the official made kreacher already having...

来自Twitter:MISO! @MrSabamiso

主页:https://twitter.com/MrSabamiso


P5-7避雷注意!具体内容下翻!

授权P4


P1

red riding hood

https://twitter.com/MrSabamiso/status/1203570761350336512


P2

babey

https://twitter.com/MrSabamiso/status/1234845862779486208


P3

I know the official made kreacher already having a beard at that age but I don't think that was accurate for a 17 year old boy to have a beard that thick haha

由翻译自 英语

我知道官方制作的kreacher在那个年龄已经有胡须,但我认为这对于一个17岁的男孩留有那么粗的哈哈的胡须是不正确的

https://twitter.com/MrSabamiso/status/1235105461323452417


P5

#identoberv2019 Day 13 - Gender benderin the mood for KreacherEmma so I draw their genderbend uwu

cp性别转换-园社

https://twitter.com/MrSabamiso/status/1183361600809390085


P6-7

doodle before sleep

含佣→社

https://twitter.com/MrSabamiso/status/1174014093688066049


🍬

是下篇 很草 我从来都没认真画过


克利切:克利切喜欢有钱的 比如瑟维

莱利:我也很有钱啊

克利切:你**有他大吗

莱利:。。。  妈的 死gei


是下篇 很草 我从来都没认真画过



克利切:克利切喜欢有钱的 比如瑟维

莱利:我也很有钱啊

克利切:你**有他大吗

莱利:。。。  妈的 死gei


🍬

不够发 点我合集吧 剩下的 话说 瑟维的帽子我是真的不会画🌝👍🏻

不够发 点我合集吧 剩下的 话说 瑟维的帽子我是真的不会画🌝👍🏻

鹘鸠
⚠️流血+SM成分擦边球有感到...

⚠️流血+SM成分擦边球有感到不适请勿点开大图么么么么么


听说有人想看双黑互骂。

来了来了。


⚠️流血+SM成分擦边球有感到不适请勿点开大图么么么么么


听说有人想看双黑互骂。

来了来了。


一只蛇蛇

[all社]关于情人节•求生者篇

@某位小可爱,这篇有孩子们走过场,嘿嘿_(:D)∠)_


———————————————————

  2月14日的早晨,克利切是被一阵巨大的噪音吵醒的,小先生穿戴好衣物走下楼,便看到灰头土脸的玛尔塔小姐从厨房里跑出来。

  克利切歪了歪头,看着狼狈到了极点的空军,恍然大悟。

  「今天是情人节吧。」克利切这么想着,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

  事实上,克利切并不在意什么节日,特别是情人节,对于克利切来说这种浸泡在甜蜜与爱情的节日,与自己这个下等人从开始毫无联系的。

  “玛尔塔在准备礼物吗?”

  “啊,是的,没错,皮尔森先生。”玛尔塔有些懊恼,明明自己只是想做些情人节的小饼...

@某位小可爱,这篇有孩子们走过场,嘿嘿_(:D)∠)_


———————————————————

  2月14日的早晨,克利切是被一阵巨大的噪音吵醒的,小先生穿戴好衣物走下楼,便看到灰头土脸的玛尔塔小姐从厨房里跑出来。

  克利切歪了歪头,看着狼狈到了极点的空军,恍然大悟。

  「今天是情人节吧。」克利切这么想着,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

  事实上,克利切并不在意什么节日,特别是情人节,对于克利切来说这种浸泡在甜蜜与爱情的节日,与自己这个下等人从开始毫无联系的。

  “玛尔塔在准备礼物吗?”

  “啊,是的,没错,皮尔森先生。”玛尔塔有些懊恼,明明自己只是想做些情人节的小饼干,给克利切一个惊喜,「不过看皮尔森先生的样子,他或许还不知道呢。」这么想着玛尔塔松了口气,“抱歉,先生,我还要准备我的礼物,所以……”

  克利切点点头,表示明白,随后转身上楼「好不容易休息一天,给孩子们写封信吧。」

  另一边的花园里,艾玛正细心地包装着一束淡紫色的薰衣草。

  「永恒的爱,皮尔森先生一定会喜欢我送的花。」艾玛的嘴角勾起一抹动人的弧度。

  奈布看着手里的瑞士军刀,波澜不惊的瞳孔里,有一瞬而过的宠溺。

  「或许前辈会愿意给我一个吻作为回报。」

  而艾米莉小姐此刻正端坐在书桌前,看着手中包装精致的领带陷入了沉思。

  「皮尔森先生从来不会好好系领带,不知道他愿不愿意收下我的礼物呢?」

  克拉克则更加困扰,他本想送克利切一个附带着小魔法的水晶吊坠,专属情人节的粉色魔法,可以让自己的心上人更加喜爱自己。

  但他翻遍了所有的书籍,却无法找到这样的魔法。

  「我觉得送一个可以让我无时无刻,都能看到我的小先生的魔法或许也不错?」

  幸运儿就比较直接,他看着前几天刚收到的女仆装和猫耳,笑得满面春风。

  「皮尔森先生一定会愿意为我穿上它的!」

  然而在所有人都为了礼物而焦头烂额的时候,莱利却十分淡定,高高在上的律师先生,摩挲着盒子里的钻石戒指,无机制的眼睛里,溢满了柔情。

  「小偷先生不会拒绝我的礼物,他或许会和我结婚,我可以养活他,还有他的孤儿院里的孩子们。」

———————————————————

  下午,克利切的房间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礼物,慈善家很感动,也有些头疼。

  “女仆装?钻石戒指?火箭筒?”克利切觉得自己提前过了个愚人节。

  「不过今天居然没有看到瑟维那个老神棍。」

  克利切这么想着,从礼物里翻出了两个信封,分别来自庄园主和瑟维。

  庄园主的信封里装着一把暗金色的钥匙——

[亲爱的皮尔森先生:

    听说你们人类会将房子的钥匙给自己的爱人?

                    爱你的庄园主

                          2020.2.14]


  瑟维的信封里则有一张照片,背景是白沙街那家由克利切经营的孤儿院,瑟维捧着一束玫瑰花,和孩子们笑得正开心。

[亲爱的克利切:

     孩子们想你了,另外,情人节快乐,我爱你。                                                        爱你的瑟维

                          2020.2.14]

——————————————————

大家情人节快乐,求生者篇最后两封信的格式可能有些混乱,毕竟真的不怎么好排版。

  

  

阿巧克利切

all社(当各个角色拿走克利切的手电筒)

克利切“唉,克利切的手电筒捏?”


――――――――――――――――


1

园丁

克利切“艾,艾玛小姐?”

艾玛“啊克利切先生,艾玛借一下你的手电筒可以吗?”

克利切“当,当然,艾玛小姐,克利切可,可以送给你的。”

艾玛“谢谢克利切先生,不过我借一下就可以了,很快就换还回来。”

克利切【心想:艾玛拿过的手电筒,克利切要供起来。】

艾玛还手电筒的时候悄悄在里面放了个纸条,上面写着“喜欢你。”


2

魔术师

克利切“老神棍,你有没有看到克利切的手电筒啊!”

瑟维(偷偷把手电筒藏起来)“没有哦,亲爱的克利切。”

瑟维怎么会轻易把手电筒还给克利切呢?

克利切(哭了)...

克利切“唉,克利切的手电筒捏?”


――――――――――――――――


1

园丁

克利切“艾,艾玛小姐?”

艾玛“啊克利切先生,艾玛借一下你的手电筒可以吗?”

克利切“当,当然,艾玛小姐,克利切可,可以送给你的。”

艾玛“谢谢克利切先生,不过我借一下就可以了,很快就换还回来。”

克利切【心想:艾玛拿过的手电筒,克利切要供起来。】

艾玛还手电筒的时候悄悄在里面放了个纸条,上面写着“喜欢你。”


2

魔术师

克利切“老神棍,你有没有看到克利切的手电筒啊!”

瑟维(偷偷把手电筒藏起来)“没有哦,亲爱的克利切。”

瑟维怎么会轻易把手电筒还给克利切呢?

克利切(哭了)“呜呜呜,怎么办克利切的手电筒不见了。”

瑟维(心疼)“克利切别哭了,我给你变出来好不好?”

克利切“真的吗?”

瑟维“真的。但是……”

克利切“什么?”

瑟维“我要克利切亲我一下。”

克利切“不,不行,觉对不行。”

瑟维“那好吧,那克利切的手电筒我是变不出来了。”

克利切(着急)“等,等等,亲就亲。”

克利切(轻轻吻了一下。)

瑟维(计划通)“好了,给你。”

克利切(拿起手电筒就跑了。)

这时散步的杰克看到了全过程,默默擦了擦刀。

此时让我们为瑟维哀悼一秒钟。


3

大副

何塞(当面拿走克利切的手电筒)

克利切“喂,克利切的手电筒,还给克利切。”

何塞(把手电筒举到头顶上)“不要。”

克利切(跳起来抢)“快还给克利切。”(抢不到)

何塞(想笑)“好了,不逗你了,给。”

克利切很开心的接过手电筒,结果听到何塞说的话瞬间脸黑。

何塞“反正你整个人都是我的。”

克利切“谁,谁是你的,克利切是,是艾玛小姐的。”

何塞(笑)“真可爱。”

克利切(生气)“不,不许说克利切可爱。”

于是克利切生气的走了。


4

律师

克利切“喂,你看到克利切的手电筒了吗!”

莱利“注意你的言辞,下等人。”

克利切“哼,肯定是你偷了克利切的手电筒。”

莱利“我会稀罕你的破手电筒?”

莱利把刚到手的手电筒人给了克利切,克利切生气的走了。

莱利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要用拿手电筒让克利切亲自己吗?(没错莱利是跟瑟维学的。)这下好了,手电筒没了,克利切也走了。

莱利“淦。


5

佣兵

克利切看到了奈布拿着自己的手电筒,于是跑过去问他。

克利切“奈布,为什么你拿着克利切的手电筒?”

奈布(被发现了很慌)“啊!抱歉,前辈,我刚刚有游戏,但是我的护腕不见了,所以只好拿了你的。”←现场编理由。

克利切(真信了)“哦,是这样啊!对了奈布,游戏很辛苦吧,来尝尝克利切亲手做的饼干。”

奈布(惊喜)“谢,谢谢前辈。”(接过一块饼干)

克利切“好吃吗?”

奈布“好吃,前辈太厉害了。”

克利切(害羞)


6

庄园主

开玩笑,庄园主每次都假借更新拿走克利切的一些东西,他这叫一本正经的干别人不敢干的事。

阿巧克利切

all社

库特给了克利切一个水杯,上面还画着克利切,克利切很奇怪库特为什么要给自己一个奇怪水杯。正在克利切奇怪的时候瑟维来了,指着这个水杯问“克利切这是你的吗?”“额,算是吧。”克利切挠了挠头。

瑟维“那克利切你还用吗?不用可以给我啊!”


克利切“可是……”


瑟维“我可以买的。”


克·爱钱·利切“没问题!$_$”


瑟维“多少钱?”


克利切“额,5个金币。”


瑟维刚准备给钱,这时不知道那里来的奈布“等一下,我出8个金币买克利切的杯子。”


瑟维“我出10个。”


奈布“我出……”


艾玛“我出15个。”


瑟维,奈布“你从哪...

库特给了克利切一个水杯,上面还画着克利切,克利切很奇怪库特为什么要给自己一个奇怪水杯。正在克利切奇怪的时候瑟维来了,指着这个水杯问“克利切这是你的吗?”“额,算是吧。”克利切挠了挠头。

瑟维“那克利切你还用吗?不用可以给我啊!”


克利切“可是……”


瑟维“我可以买的。”


克·爱钱·利切“没问题!$_$”


瑟维“多少钱?”


克利切“额,5个金币。”


瑟维刚准备给钱,这时不知道那里来的奈布“等一下,我出8个金币买克利切的杯子。”


瑟维“我出10个。”


奈布“我出……”


艾玛“我出15个。”


瑟维,奈布“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威廉“我出20个。”


瑟维,奈布,艾玛“又来一个→_→”


瑟维“我出30。”


奈布“40。”


艾玛“50。”


路过的莱利“不就是个杯子吗,至于吗?”


威廉“这是克利切前辈的杯子。”


莱利“……”


莱利“我出60。”(真香)


瑟维,奈布,艾玛,威廉“……呵”


瑟维“咳,我出80。”


奈布“90。”


莱利“100。”


……


最终这个杯子被瑟维以1314个金币买走了,克利切自己都没想到一个杯子可以赚这么多钱。


克利切拿着钱,看着一脸失望的艾玛有点心疼说“艾玛别,别难过,大不了克利切把,把自己的杯子送给你。”

这下轮到瑟维懵了“克利切,这难道不是你的吗?”

克利切“其实,这是库特送给克利切的,克利切还没用过。对了艾玛,克利切现在就去给你拿杯子。”

艾玛“嗯巧,走吧!”

这下瑟维崩溃了,自己这是图什么呢!而其他没有抢到人也笑了,跑过去问克利切有没有自己的份。

只留下瑟维一人在风中凌乱。

每天对着阿切手冲一百次

甜食——玫瑰果酱

园社only


——————


   伍兹小姐从橱柜里拿出一罐玫瑰花。她可真是个淑女,像玫瑰一样。


克利切这样想着,上前去打招呼:“日安,伍兹小姐。”


清晨的阳光照在装着玫瑰的玻璃罐上,折射过来闪到了克利切完好的那只眼睛。“这是?”克利切看向那罐闪着粉红色光的罐子。


“这是我做的玫瑰果酱啊。皮尔森先生要尝尝看吗?”伍兹小姐小姐露出比玫瑰还优雅的笑容,拧开盖子。


香气立刻从...

  

园社only

 

——————

 

   伍兹小姐从橱柜里拿出一罐玫瑰花。她可真是个淑女,像玫瑰一样。

 

 

克利切这样想着,上前去打招呼:“日安,伍兹小姐。”

 

 

清晨的阳光照在装着玫瑰的玻璃罐上,折射过来闪到了克利切完好的那只眼睛。“这是?”克利切看向那罐闪着粉红色光的罐子。

 

 

“这是我做的玫瑰果酱啊。皮尔森先生要尝尝看吗?”伍兹小姐小姐露出比玫瑰还优雅的笑容,拧开盖子。

 

 

香气立刻从罐子里争先恐后地冲出来。这是一股保留了玫瑰媚惑的芳香,又似乎与玫瑰不同的独特气味。闻到这股香气克利切便知道这果酱肯定难吃不到哪里去,于是接过伍兹小姐递过来的勺子舀了一点。

 

 

放进嘴里与光闻的感觉有着很多不同,但都离不开一个词——芳香四溢。玫瑰花香充斥在口腔,像嘴里含了朵玫瑰一样,又比玫瑰甜蜜得多。和普通果酱可比的是,它在克利切嘴里的入口即化,让克利切有种在品尝仙露琼浆的错觉。

 

 

克利切觉得自己的一呼一吸都有玫瑰花香的缠绕,这香气实在是太浓郁了。克利切放下勺子,郑重地看向艾玛:“伍兹小姐,谢谢你的款待,克利切非常……”

 

 

“皮尔森先生如果喜欢,拿一罐去吧。”艾玛不等克利切说完,便抢先说道。

 

 

这…要还是不要……克利切有些犹豫。最后在艾玛甜美的笑容下,克利切红着脸,丢下一句“谢谢”抱起一罐玫瑰果酱跑了。

 

 

 

馥子

【塔楼里的那两颗星星】社园

*会有ooc,记得避雷

*这个是根据我朋友她自己和别人演出来的剧情,本人已授权

*可能会有点刀,希望你看的开心~

我是分割线(ΘˍΘ=)______________

正在用餐的艾玛突然停下手中的刀叉说

“呐,克利切一会陪我去塔楼玩好不好?”艾玛看向克利切

“好的,公主殿下”克利切浅浅地鞠躬一下

“哼,都说了几百遍了叫我艾玛啦!”艾玛假装生气的嘟嘴。

“可是公主殿……”

“好吧伍……艾玛…公主殿下!!”克利切仿佛为了说那句话用尽了所有勇气说出艾玛伍兹的名字。

“唉,真的是的……”艾玛无奈的叹口气
(用餐结束,来到塔楼(^・ェ・^))

“哈哈,克利切快看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啊”...


*会有ooc,记得避雷

*这个是根据我朋友她自己和别人演出来的剧情,本人已授权

*可能会有点刀,希望你看的开心~


我是分割线(ΘˍΘ=)______________


正在用餐的艾玛突然停下手中的刀叉说

“呐,克利切一会陪我去塔楼玩好不好?”艾玛看向克利切

“好的,公主殿下”克利切浅浅地鞠躬一下

“哼,都说了几百遍了叫我艾玛啦!”艾玛假装生气的嘟嘴。

“可是公主殿……”

“好吧伍……艾玛…公主殿下!!”克利切仿佛为了说那句话用尽了所有勇气说出艾玛伍兹的名字。

“唉,真的是的……”艾玛无奈的叹口气
(用餐结束,来到塔楼(^・ェ・^))

“哈哈,克利切快看天上的星星好漂亮啊”艾玛高兴地看着那几颗星星。

“嗯”皮尔森一直呆呆的看着艾玛开心的样子指着天上的星星

(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颗流星)

“哎哎那个是不是流星!”艾玛兴奋地指着天上的流星

“克利切我们快许愿!”

“啊……好的公主殿下”克利切·皮尔森才缓过来

俩人都向着外面的流星双手合十闭着眼许愿着

“克利切克利切你许什么愿望了!”艾玛好奇的看向克利切·皮尔森

“这个我希望公主殿下我可以永远在你的身边做你的骑士……”说完可以明显的看到脸在慢慢变红

“……”艾玛沉默了一会

“怎么了公主殿下?”

“克利切你说邻国王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连见都没见过 就要和他结婚了啊……”

“那你呢?”

“你是否会离开呢?”

“公主殿下,无论领国王子是怎样的人,都不必为此感到担忧。”

“因为我会陪你陪嫁过去的。”

“可……”艾玛欲言又止

“因为我会一直陪在殿下身边的,所以殿下可以放心”克利切就如机器一般讲述这事

艾玛深吸一口气

“你感觉不到吗。”

“我喜欢你啊!”

“我 一直一直就着喜欢你啊!”

“从小你就是我的保护神,一直一直陪我到现在……”

“但我只是一个骑士而已,配不上尊贵的公主殿下的,虽然我只可以保护你的方式在你身旁。”克利切默默低了头

“可我喜欢你啊!”艾玛的眼角开始变红起来

克利切听到先是一愣然后慢慢抬起头看着像小时候爱哭鬼的公主。

“你可以带我走吗……克利切”艾玛眼睛里慢慢出现了几颗眼泪

克利切先是沉默了再回答到:

“如果这是公主殿下的心愿,我会去完成的。可是我没有办法给你像公主一样的生活,这样也没关系吗?”

“因为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

“所以就算和现在大相庭径或者与大众为敌”

“也带着我走吧”

“我答应你,带你走。”

“艾玛……”

艾玛脸上挂着两横眼泪但又淡淡地笑起来

最后下了一场大型的流星
两个人在塔楼消失了,也成为了彼此的星星。


_______我是分割线(゚ω゚)________

*最近要开学了所以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快点给你们肝文大概就这个亚子


*希望你们可以能看懂结局🌚


*最近可能会写鬼灭文

一只蛇蛇

《南雏⑧》

有点短的第八章。

————————————————————

  庄园的夜晚与清晨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雾蒙蒙的。 

  克拉克抱着克利切到大厅吃早餐,今天克拉克要参加第一场狂欢,他不得不将克利切交给其他的求生者照顾。 

  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早安,克利切。”瑟维递给克利切一块小蛋糕,扬起微笑向小家伙打招呼。

  “早安,瑟维。”克利切接过蛋糕,同样报以微笑,明朗而艳丽的笑容,好像能照亮庄园的天空,也让求生者们有了难得的好心情。 

  艾玛“小姐”除外。 

  园丁面色阴沉地看着被占卜师抱在怀里的小东西,翠绿色的...

有点短的第八章。

————————————————————

  庄园的夜晚与清晨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雾蒙蒙的。 

  克拉克抱着克利切到大厅吃早餐,今天克拉克要参加第一场狂欢,他不得不将克利切交给其他的求生者照顾。 

  但似乎并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早安,克利切。”瑟维递给克利切一块小蛋糕,扬起微笑向小家伙打招呼。

  “早安,瑟维。”克利切接过蛋糕,同样报以微笑,明朗而艳丽的笑容,好像能照亮庄园的天空,也让求生者们有了难得的好心情。 

  艾玛“小姐”除外。 

  园丁面色阴沉地看着被占卜师抱在怀里的小东西,翠绿色的眼睛里仿佛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为什么这个碍眼的家伙还没有消失?」 

  「他哪里好了?一群人围着他团团转。」 

  「明明最开始只有我在他身边。」 

  「……」

  艾玛猛地回过神,——自己在干什么?明明厌恶那个男人,恨不得他去死,明明是自己用火焰将他吞噬…… 

  艾玛狠狠地拉开椅子,白桦木在柔软的地毯上发不出太大的声音,却也足以吸引餐桌上每个人的注意。 

  “我吃饱了。”艾玛丢下一句话便匆匆地离开了。 

  艾米莉看着被艾玛捏得不成样子的三明治,若有所思地勾起了唇角。——固执的小朋友啊。 

  “艾米莉小姐,可以麻烦您照顾一下克利切吗?”不知什么时候,克拉克已经抱着克利切离开了座位,来到了艾米莉的面前。 

  “当然。”艾米莉接过克利切,揉了揉小家伙栗色的头发,“记得我吗,克利切?” 

  “记得,医生小姐!”克利切蹭了蹭艾米莉放在他头顶的手,乖巧得像只刚断奶不久的幼猫。 

  “好孩子。”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第八章没有很长,比第四章稍微长一点?

肚子疼的我,是真的扯不出什么了😭

克利切是我的

【ALL慈】互赠圣诞礼物的方式

【佣慈】

“皮尔森先生圣诞节快乐!”

“唉?那么快就到圣诞节了吗?克利切不知道唉”(愣)

“对啊!快拆开看看吧!”

“奈布送的圣诞节礼物啊,是什么呢?”(自言自语)

(礼物上的丝带是用军用绳结绑起来的)

(打开)

(是军刀)

(心想:直男的礼物)

“算了,克利切不要了”(走开)

“啊?皮尔森先生不喜欢吗?”(哭)

“好啦好啦,受不了你”(接过)“不过,克利切可没有什么礼物和你交换哦”(忘记了圣诞节的某人)

“我要先生就够了”(亲)

“走,走开,狡猾的雇,雇佣兵”

【欺诈组】

“亲爱的克利切,看看老神棍给你带了什么”(笑)

“没兴趣”(撇嘴)

“克利切肯定会喜欢...

【佣慈】

“皮尔森先生圣诞节快乐!”

“唉?那么快就到圣诞节了吗?克利切不知道唉”(愣)

“对啊!快拆开看看吧!”

“奈布送的圣诞节礼物啊,是什么呢?”(自言自语)

(礼物上的丝带是用军用绳结绑起来的)

(打开)

(是军刀)

(心想:直男的礼物)

“算了,克利切不要了”(走开)

“啊?皮尔森先生不喜欢吗?”(哭)

“好啦好啦,受不了你”(接过)“不过,克利切可没有什么礼物和你交换哦”(忘记了圣诞节的某人)

“我要先生就够了”(亲)

“走,走开,狡猾的雇,雇佣兵”

【欺诈组】

“亲爱的克利切,看看老神棍给你带了什么”(笑)

“没兴趣”(撇嘴)

“克利切肯定会喜欢的!”

(打开)

“是克利切最喜欢的金币哦!”

(看)

“才,才不喜欢”(拿走)

“哦,那我收走了哦”(笑)

“不要!都是克利切的”

“好啦,话说,我的圣诞礼物呢?”(坏笑)

“没有,礼物没有,人命一条”

“那,我要人”(抱走)

【空社】

“克利切,圣诞节快乐!”

“唉?谢,谢谢了”(好奇)

“快看看,喜欢吗?”(高兴)

“好!”(打开)

(是巧克力)

“哇,谢谢玛尔塔”(极力快乐)

(注:空军的手艺一向不太好)

“宝贝喜欢就好,下次再给克利切做吧!”(开心)

(于是回去研究巧克力了)

“这,不吃也不太好吧”(塞了一块在嘴里)

“唉?”(惊讶)

(是买的巧克力,故意用自己的盒子装起来)

“有纸条耶”(看)

"宝贝克利切,圣诞快乐!"

“这,什么嘛”(脸红)

(最后还是都吃完了)

【杂社】

“麦克,圣诞节快乐!”(好不容易记得准备礼物)

“谢谢前辈!”(激动)

(是什么呢?)

(打开)

(是金币)

“啊,是前辈最喜欢的东西呢”(笑)

“对了,我也有礼物送给前辈!”

“什么?”(好奇)

“是玫瑰哦”(掏出)

“还有麦克”(wink)

(脸红的克利切更可爱了呢)

【勘社】

“克利切,圣诞快乐”(递给)

“谢谢诺顿”(开心)

(是什么呢?)

(是一个诺顿的公仔)

“克利切喜欢吗?”(贴近)

“才,才不喜欢”(脸红)

“还有这个”(另一个克利切的公仔)

(公仔是专门定制的哦)

(拿起两个娃娃)

(亲)

“走,走开啦”(捂脸)

“这个送给克利切了”(指诺顿)

“这个还是我收着吧”(指克利切)

(亲了一口娃娃)

“诺顿最讨厌了”(小声)

【园社】

“伍,伍兹小姐,圣诞快乐”

“谢谢皮尔森先生了”(捧起花)“小雏菊很好看呢”

“伍兹小姐喜欢就好”(窃喜)

“克利切没有什么还要送给艾玛了吗?”(问)

“唉?”(摇头)“伍兹小姐还要什么,克利切去买”

“当然了”

“比如这个”(亲)

黑月

“嘿,你看,皮尔森先生,你不能拒绝我。”



白发的女孩骑在男人的腰上,她危险地眯着眼睛,手里的刀抵着这自称为慈善家的男人的喉咙。他们的厮斗过程诡异而透着疯狂,徒手的男人没能夺走女孩手里的刀刃,在手臂被几度划伤后那刀尖直指他的喉管,男人此刻任人宰割。


“我的淑女。”克利切滚动了一下喉结,低沉而带着愤怒地嘶吼,“……你认为呢?”


一字一句都磨着牙,宛如切碎了血肉。


“我认为你早该放弃心存幻想。”艾玛·伍兹漂亮地露出了个笑容,却毫无暖意,“幻想很无聊,皮尔森先生,它能将猪狗装扮成神明,再以此津津乐道……我是你的神?不,我不认为。我只是你溺亡时试图抓...



“嘿,你看,皮尔森先生,你不能拒绝我。”




白发的女孩骑在男人的腰上,她危险地眯着眼睛,手里的刀抵着这自称为慈善家的男人的喉咙。他们的厮斗过程诡异而透着疯狂,徒手的男人没能夺走女孩手里的刀刃,在手臂被几度划伤后那刀尖直指他的喉管,男人此刻任人宰割。


“我的淑女。”克利切滚动了一下喉结,低沉而带着愤怒地嘶吼,“……你认为呢?”


一字一句都磨着牙,宛如切碎了血肉。


“我认为你早该放弃心存幻想。”艾玛·伍兹漂亮地露出了个笑容,却毫无暖意,“幻想很无聊,皮尔森先生,它能将猪狗装扮成神明,再以此津津乐道……我是你的神?不,我不认为。我只是你溺亡时试图抓住的稻草。”


“我不想成为你活下去的意义。”她冰冷地说。




“那你想怎么样?”男人咬着牙也笑了一声,“把我跟你亲爱的斯凯尔克劳先生埋在一起?”




“冰冷的假人当然比不上你的温暖。”艾玛叹了口气,似乎苦恼不已,“可是我既不需要冰冷的假人,也不需要温暖的你,皮尔森先生。”


“所以,请你消失吧……放开我,如果不是你死追不放,这最后的丝线是不会那么轻易断裂的……”




“幻想很无聊,可至少足以骗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