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围棋

28545浏览    1299参与
zyqileda
慕予

人间花草

给范蕴若八段,谢谢你染红这个黑白而无言的世界。用《琅嬛遗事》的人设,背景是建国之后大家的聚会。有ooc,勿转出lof,勿上升真人。

我无法猜测范蕴若抑郁症的成因,也许并无成因;也没有资格去臆测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如果这样对于他来说确实是好的选择,那么只有祝福他在另一个世界不再难过,不再失眠,继续追求他所追求一生的棋道。

1952年。北京。一群在文化与科研界各个领域有所成就的中年人又聚在了一起——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十余年没有见面,可这时却仿佛他们昨天还曾并肩而行。酒过三巡,很多人都已醉眼朦胧,说话也随意了些,“哎……小米啊,你们上海真不够意思,张罗了这么久,就来了你一个。”唐韦星口无遮拦的毛...

给范蕴若八段,谢谢你染红这个黑白而无言的世界。用《琅嬛遗事》的人设,背景是建国之后大家的聚会。有ooc,勿转出lof,勿上升真人。

我无法猜测范蕴若抑郁症的成因,也许并无成因;也没有资格去臆测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如果这样对于他来说确实是好的选择,那么只有祝福他在另一个世界不再难过,不再失眠,继续追求他所追求一生的棋道。

1952年。北京。一群在文化与科研界各个领域有所成就的中年人又聚在了一起——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十余年没有见面,可这时却仿佛他们昨天还曾并肩而行。酒过三巡,很多人都已醉眼朦胧,说话也随意了些,“哎……小米啊,你们上海真不够意思,张罗了这么久,就来了你一个。”唐韦星口无遮拦的毛病又犯了,众人皆惧,可见唐氏毒奶余威犹在。芈昱廷摇摇头,“上海那里很忙,庭钰要帮陈市长做很多事。阿蕴……”
“别说了。”连笑连忙制止芈昱廷;小米也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低头。一旁的柯洁表情也变了,好像要哭出来一样,努力仰着头不让眼泪流下来。连笑想起,范蕴若走的时候他正在人生的低谷期,经历这件事过后,他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再纠结于少年意气,转而专心医术。“柯柯。”他轻轻喊,柯洁也轻轻应他,“笑笑。”“我总想知道,一个那么乐观的人怎么会这样结束自己。他那段时间不停地说对不起,如果我们能及时安慰他,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如果。”连笑拉住柯洁的手。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提到阿蕴,他都会说这段话;所有人都劝他阿蕴的事不怪任何人,但他还是会这样说。
“唉,那年有场比赛,结束的时候我把衣服丢在那里了,还是阿蕴一路狂奔追到车站还给我的呢。”唐韦星意识到自己失言,却也按不住对青年时代的回忆。那是个那么善良温柔的少年,那件事发生时大家简直不敢相信,互相打听了半天,电报信件都发了一堆甚至亲自到朋友家里去问,得到的结果却出奇一致。他们中的一个就这样离开了他们——在当年那场事关民族文脉的斗争中,他们失去了很多同伴,也早已作好自己或自己的好友突然离去的准备,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有人的离开是这样的方式。
丁浩和杨鼎新一直在喝闷酒。那年听说噩耗,丁浩把自己关在家里半天没有出来,谁叫都不应。他的脑海中尽是帮大家找场地踢球、给大家打水的圆脸前辈。这些事情并不复杂,但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承担,每次阿蕴都主动去做;由于年龄差距,他们接触不多,可他已经把阿蕴当作朋友了。等心情平复了一些,他与杨鼎新都写了文章发在报纸上,作为对阿蕴的纪念。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知识的增加,他并不喜欢写什么矫情的文字;他只是希望在记忆鲜活时,记录下真正来过的人。他转向杨鼎新,“鼎新,有时间我们去踢球吧。”

“可是谁来给我们找场地买水呢。”杨鼎新看着杯中剔透的酒水。当年在学校时,他们一起讨论世界的起源,阿蕴坚持说世界是上帝创造的;杨鼎新并不了解宗教,只觉得二人观念不同,加上兴趣有所差异于是交流渐渐地少了。后来他的腿受了伤,足球也就被搁置了;现在年纪又大,也不知能不能承受剧烈运动。他们都已过了那个了无牵挂的年龄,可是总有人停在当时,不再长大,也再没有除那个年龄段以外的烦恼。

一旁招待大家的聂云菲早就红了眼眶。“你没有任何对不起的。这也是种解脱,希望那边都是快乐吧。”她决定明天早上,一定要去北海看看。现在,天空的远处挂着一颗明亮的星星。
“阿蕴走了多久了。”
“十多年了。”
“他现在过得很好吧。”
“或许是的。”
人间花草太匆匆,春未残时花已空。
自是神仙沦小谪,不必惆怅忆芳容。
——苏曼殊《偶成》


谢清发

【古李】夏时

古力九段x李世石九段

设定背景是李世石九段2009年和韩国棋院闹矛盾休职时期(当时的小李应该很郁闷趴就一蹦一跳来找古哥)

——————————————————————

李世石喜欢北京,他爱这座城市的豪健大气,就像他爱古力。

2009年夏天,在李世石休职后的一个月,他匆忙地往行李箱里塞了几件衣服,不知怎的来到了北京,他想见他。

李世石以前因为大大小小比赛来过北京很多次,但第一次,为了一个人,孤身来到这座他自认还不算陌生的城市。

初夏的北京,下午出奇的热,他操着蹩脚的中文打车来到了中国棋院,很不幸地被保安拦在了外面。

古力接到李世石电话的时候,正和棋院的小伙伴们研究死活题,他愣了两秒...

古力九段x李世石九段

设定背景是李世石九段2009年和韩国棋院闹矛盾休职时期(当时的小李应该很郁闷趴就一蹦一跳来找古哥)

——————————————————————

李世石喜欢北京,他爱这座城市的豪健大气,就像他爱古力。

2009年夏天,在李世石休职后的一个月,他匆忙地往行李箱里塞了几件衣服,不知怎的来到了北京,他想见他。

李世石以前因为大大小小比赛来过北京很多次,但第一次,为了一个人,孤身来到这座他自认还不算陌生的城市。

初夏的北京,下午出奇的热,他操着蹩脚的中文打车来到了中国棋院,很不幸地被保安拦在了外面。

古力接到李世石电话的时候,正和棋院的小伙伴们研究死活题,他愣了两秒,直接往楼下冲。

“赌不赌,一定是小李九段来了。”常昊一边摆着棋一边笃定地说。

“真是小李九段!常哥,你的李九段怎么老不来找你!”八卦的罗洗河早就冲到窗口围观,丝毫没注意到他常哥黑下的脸。

古力跑出去的时候,远远看到他半坐在行李箱上,一阵风来,不合身的白色衬衫随风晃荡着,头上的树叶哗哗地响,阳光下斑驳的阴影笼着他还略显稚气的脸。

古力拥他入怀,但又很快放开,“瘦了。”继而摸了摸他柔软的黑发。

“哥,我饿了。”李世石是真的饿了,他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心血来潮地奔来北京。

古力带着他,走在北京的小胡同里,李世石有说不完的话,像清晨棋院窗口的麻雀叽叽喳喳,他只是微笑,偶尔附和几句,听着李世石一直说,一会儿是韩语,一会儿是中文,从棋局说到他新养的一盆虎耳草。夏天很热,汗水从每一寸肌肤渗出,但这一刻他们莫名都觉得很好。

酒足饭饱,古力带着李世石回到了他租的小屋,不大,却也足以容下两人。他们都有点醉了,李世石坐在简陋的棋盘前吵着要摆棋,他们摆的是2月份LG杯决赛第二盘,李世石输了,古力执白172手中盘胜。复盘到一半,李世石停住,他点了根烟,打开窗户,袅袅的烟雾与夏夜融为一体。

“古力,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以后我都下不了棋了,怎么办?”

古力望着窗外,天空有云,深夜的微风吹过,有流萤,有虫鸣。

“怎么会?小李九段,我们还要下到四十岁,六十岁,下到我们都下不动为止。”

李世石倾过身子,越过纹枰,黑白棋子哗啦作响,唇齿相接,柔软温热,细细啃食,带着烟草的气息。夏夜的晚风也变得灼热,隔着薄薄的汗衫还是能感受到对方奔腾的血液和有力的心跳。古力从没问过他休职的事情,他只是默默地把他抱得紧一点、再紧一点,一次又一次的律动,细细的汗珠打湿了发梢。

围棋纵横十九道,包含了太多的人情世故,没有人比他们懂,但是此刻他们都不愿懂。他们同榻而眠,做着同样的梦,梦里相对而坐,棋子落下的声音清脆却也茫远,像调皮羞涩的童真,若隐若现于阳光下的身影。

一次又一次的相遇,从十几岁的少年时代起,心心相惜,情不自禁,名局从来都是两个人的名局。

林少侠

悼范蕴若八段

上海棋院的讣告上写他的死因“坠楼身亡”,后面补充着一句,“生前被查出患有抑郁症”。中国棋院的讣告连这也免了,只写“因病不幸去世”。

据说范蕴若是天主教徒,那可想他做出这个违反教义的决定有多绝望。几天前他发过几条“莫名的朋友圈”,大家觉得奇怪最终也没觉察出事情有多严重。2号凌晨2点多,他在弈城和韩国棋手李昊承下了两盘棋,一胜一负。弈城记者不明就里,还写了一篇报道,说范蕴若赴李昊承死亡邀约。不想一语成谶。

围棋作为竞技运动,棋手的心理压力不为外人所知的。同是上海棋手的前辈钱宇平九段因为精神崩溃弃赛世界大赛决赛,当时他的对手赵治勋还不以为然。老赵是被摩托车撞断腿也要坐轮椅来比赛的斗魂,可是他哪里...

上海棋院的讣告上写他的死因“坠楼身亡”,后面补充着一句,“生前被查出患有抑郁症”。中国棋院的讣告连这也免了,只写“因病不幸去世”。

据说范蕴若是天主教徒,那可想他做出这个违反教义的决定有多绝望。几天前他发过几条“莫名的朋友圈”,大家觉得奇怪最终也没觉察出事情有多严重。2号凌晨2点多,他在弈城和韩国棋手李昊承下了两盘棋,一胜一负。弈城记者不明就里,还写了一篇报道,说范蕴若赴李昊承死亡邀约。不想一语成谶。

围棋作为竞技运动,棋手的心理压力不为外人所知的。同是上海棋手的前辈钱宇平九段因为精神崩溃弃赛世界大赛决赛,当时他的对手赵治勋还不以为然。老赵是被摩托车撞断腿也要坐轮椅来比赛的斗魂,可是他哪里知道心魔比肉体上的折磨要可怕得多?

关于范蕴若,我能想到形容他的词就是“憨厚”。把这个词铺展开,是温柔,懂事,乖,老实。这样性格或许意味着,在围棋这个残酷的胜负世界,要承受更多的纠结郁抑。范蕴若国内比赛拿到的成绩往往都是亚军,在决赛中似乎总是短人一口气。在世界大赛上,他有预选之王的称号,预选赛对手不管多强也拦不住他,但是一进到本赛,他总会迅速被淘汰。由胜负定义的围棋圈子并不关心人的悲观冷暖。在一个月以前,LG杯的32强上,范蕴若再次在第一轮被淘汰。他的对手是00后的韩国第一人申真谞,那盘棋申真谞的AI吻合度超过了80%,可见实力恐怖,几乎没有破绽。输棋本无可厚非,赛后一些棋迷却在评论区大肆谩骂,污言秽语……每次“外战”结束,若是中国棋手输棋,被棋迷们语言暴力也是围棋界臭名昭著的传统了(体育界何尝不是?)而作为一个顶尖棋手若是在生涯中没能拿到世界冠军,无能的标签就会在棋迷口中伴随着他终生。翻阅了弈客过去对他的所有采访,范蕴若想要拿世冠的目标很明确,但他对待胜负的态度是“坦然接受”,“平常心”,“自己跟自己比”,完全是温和而不激烈的,更看不出这个少年竟然患有抑郁。一个月之前的失利未必就是他选择自杀的直接原因,可竞技围棋整个功利环境很显然会在潜默中对他紧紧压迫。我自己也经常拿棋手们的成绩调侃,回想起来,十分后悔。

斯人已逝。值得活着的人去思考的有很多。运动员的心理状况需要得到关注,棋院应该配备心理医生。抑郁症,心理疾病也不应该被避讳或者被污名化,等同于软弱,“想不开”。更深层的,恐怕是竞技文化带来的伦理问题:赢、奖金、世界冠军,值不值得一个活生生的人拿健康和生命去换抵。

卡Q因的cherry🍒
《悼北海的早晨》 北海的早晨,...

《悼北海的早晨》


北海的早晨,蕴若黎明

一朵阴翳

把一缕曙光拖进了黑洞

将二十四颗棋子停在纹枰

宛如你失去的韶华

遗恨重重


“越过生死寒冬”

你像风一样幻化,转身

从此不再妖刀出鞘

点杀,倒扑打劫

玩大斜百变


古今无重局,现世你唯一

独处非黑即白的世界

守擂攻擂,三国之间博弈无声

扶桑易渡,寒流凶猛

只须两碗米饭,为之饯行

空成背影


人去成谜。无声无息

命若琴弦,原来如此轻盈

幸有你身后的棋谱

为那曾经的故事作证

——2020/7/2


注:北海的早晨,是围棋国手范蕴若的ip名。今日午后,惊闻二十四岁他忽然故去,难过。

《悼北海的早晨》


北海的早晨,蕴若黎明

一朵阴翳

把一缕曙光拖进了黑洞

将二十四颗棋子停在纹枰

宛如你失去的韶华

遗恨重重


“越过生死寒冬”

你像风一样幻化,转身

从此不再妖刀出鞘

点杀,倒扑打劫

玩大斜百变


古今无重局,现世你唯一

独处非黑即白的世界

守擂攻擂,三国之间博弈无声

扶桑易渡,寒流凶猛

只须两碗米饭,为之饯行

空成背影


人去成谜。无声无息

命若琴弦,原来如此轻盈

幸有你身后的棋谱

为那曾经的故事作证

——2020/7/2


注:北海的早晨,是围棋国手范蕴若的ip名。今日午后,惊闻二十四岁他忽然故去,难过。

九天安属

天呐!天呐!我太震了!范蕴若怎么会就自杀了呢!?😭😭😭
[图片]
[图片]据说还是跳楼自杀的😭

为什么啊!虽然一直没有夺过世冠,但成绩一直也都很不错的,围甲也基本都是主将……😫

对大范还是挺有好感的,唉……当初上海棋界的一米两饭……

太令人难过和遗憾了🕯️

天呐!天呐!我太震了!范蕴若怎么会就自杀了呢!?😭😭😭

据说还是跳楼自杀的😭

为什么啊!虽然一直没有夺过世冠,但成绩一直也都很不错的,围甲也基本都是主将……😫

对大范还是挺有好感的,唉……当初上海棋界的一米两饭……

太令人难过和遗憾了🕯️

吴小瑜

纵横方圆(章十一)

第一部分请看《君子如棋》


正文


不出一日,棋圣杀了人的消息传遍奕都,传进皇上的耳中。


“你所言如实?”龙椅之上,没人能瞧见天子的表情。


“回禀皇上,如实,一位婢女目睹了整个案子。”


“当真?”


“当真。”


“放肆!大名鼎鼎的棋圣怎会如此?肖爱卿怎是那样的人?若让联查出了端倪,让你斩首示众!退下!”


“是…”那个二品官员边作揖边后退,退出了大殿。


“小李子,宣两位棋圣进宫。”


(另外一边)


鬼岳:“御柳,你太糊涂了!你去报宫认错吧,不要在邪路上走远了。”


御柳:“报官?我现在可清楚的很,那位婢女和官员已经被我买通了,这局...

第一部分请看《君子如棋》


正文



不出一日,棋圣杀了人的消息传遍奕都,传进皇上的耳中。


“你所言如实?”龙椅之上,没人能瞧见天子的表情。


“回禀皇上,如实,一位婢女目睹了整个案子。”


“当真?”


“当真。”


“放肆!大名鼎鼎的棋圣怎会如此?肖爱卿怎是那样的人?若让联查出了端倪,让你斩首示众!退下!”


“是…”那个二品官员边作揖边后退,退出了大殿。


“小李子,宣两位棋圣进宫。”


(另外一边)


鬼岳:“御柳,你太糊涂了!你去报宫认错吧,不要在邪路上走远了。”


御柳:“报官?我现在可清楚的很,那位婢女和官员已经被我买通了,这局棋我们势在必得。”


鬼岳:“下棋玩的不是心机!”


御柳:“不重要,赢了就行,但这盘棋里,我们都不过是棋子,博弈者更甚。”


(切换场景)



小李子把王一博和肖战请进皇宫,“臣参见皇上。”


“两位爱卿免礼。”


“谢皇上。”


“不知肖棋圣对此次坊间传闻意下如何?”


肖战起了身,整理好官服才开口:“启禀皇上,这人当真死了,但并非臣动手。”


对面身居黄袍的人笑而不语,悠悠开口道:“王棋圣觉得呢?”


王一博接过皇上的话,“他不是那样的人,若是真想动手杀了叶寒,定然不会在回了客栈后动手。”


一句莫能两可的话勾起了皇上的好奇心:“此话怎讲?”王一博一五一十地将当晚的经历复述给皇上,听完王一博的话,皇上开怀大笑“哈哈哈”,“好一个深夜潜逃,联自然是不信那些片面言,今日有你一个解释足矣!”话锋一转,“光凭这些不够,此事我会派人再查,至于与扶桑两位臣使的赴约,我希望肖爱卿不要再去了。”


最后一句话无疑是个决定句,皇上的用意肖战自然懂得。


两个出了龙吟殿,相视无言,直到王一博开口:“清者自清。”这故事的脉落王一博早已理清,他坚信此事之后会有一个主使之人,只是可怜叶寒不过是那人的一枚棋子罢了。


把一切都交给时间,太清白的人总会有人想方设法往他身上泼墨。这里谁究竟是真正清白的,局外人在清楚不过,这是所有人欠他一句:“对不起…”






我回来了,晚上考试加油呀!欢迎建议和意见呐。@枫 多多吃饭,早点好起来







溜定春的团子
书终于到了,还有油墨香。翻看浏...

书终于到了,还有油墨香。翻看浏览,即使语言不通,却真切的感受的到自己的手确实在颤抖着。围棋是自由的,也是纯粹的。你想了解一名棋手,拥有他的棋谱,就仿佛拥有了他的一切。

成功者都是相似的,失败的人于与不同。

书终于到了,还有油墨香。翻看浏览,即使语言不通,却真切的感受的到自己的手确实在颤抖着。围棋是自由的,也是纯粹的。你想了解一名棋手,拥有他的棋谱,就仿佛拥有了他的一切。

成功者都是相似的,失败的人于与不同。

也一样

杜牧《送国棋王逢 》

玉子纹楸一路饶,最宜檐雨竹萧萧。 

羸形暗去春泉长,拔势横来野火烧。 

守道还如周柱史,鏖兵不羡霍嫖姚。 

浮生七十更万日,与子期于局上销。


棋:围棋

周柱史:老子


《博物彙編》


杜牧之贈,國手王逢詩,或云此真贈國手詩也,棋貪
必敗,怯又無功,羸形暗去則不貪也,猛勢橫來則不
怯也,周伏柱以喻不貪,霍嫖姚以喻不怯,故曰:高棋
詩也,牧之嘗云棋於貪,勇之際所得多矣。七十更萬
日者,牧之是時年四十二三,得至七十猶有萬日。

杜牧《送国棋王逢 》

玉子纹楸一路饶,最宜檐雨竹萧萧。 

羸形暗去春泉长,拔势横来野火烧。 

守道还如周柱史,鏖兵不羡霍嫖姚。 

浮生七十更万日,与子期于局上销。


棋:围棋

周柱史:老子


《博物彙編》


杜牧之贈,國手王逢詩,或云此真贈國手詩也,棋貪
必敗,怯又無功,羸形暗去則不貪也,猛勢橫來則不
怯也,周伏柱以喻不貪,霍嫖姚以喻不怯,故曰:高棋
詩也,牧之嘗云棋於貪,勇之際所得多矣。七十更萬
日者,牧之是時年四十二三,得至七十猶有萬日。

溜定春的团子
最近总是不到七点就起床了,看了...

最近总是不到七点就起床了,看了书背了会单词,这棋还没下完。

循环圈的对局时间真的太可怕了,如果换我我可能会晕厥。

再把名人拿回来呀井山君!

最近总是不到七点就起床了,看了书背了会单词,这棋还没下完。

循环圈的对局时间真的太可怕了,如果换我我可能会晕厥。

再把名人拿回来呀井山君!

点入双飞燕
围棋棋盘 19x19 【这张是...

围棋棋盘

19x19

【这张是画的】

围棋棋盘

19x19

【这张是画的】

溜定春的团子

《七里香》真的就是夏天的味道啊

夏天明媚的下午,到大雨的夜晚

如果是在某个日本小村庄那就更符合情景设定了


今天很勤劳的搬运了两个围棋视频,给自己打call. Youtube上的直播总是太长一个,b站审核过不去我又懒得剪,所以十段和本因坊包括名人小棋圣估计都搬不了了(我为什么这么懒)


昨天终于给自己挂上了“刺儿”的牌子哈哈哈,正式加入散人一族

《七里香》真的就是夏天的味道啊

夏天明媚的下午,到大雨的夜晚

如果是在某个日本小村庄那就更符合情景设定了


今天很勤劳的搬运了两个围棋视频,给自己打call. Youtube上的直播总是太长一个,b站审核过不去我又懒得剪,所以十段和本因坊包括名人小棋圣估计都搬不了了(我为什么这么懒)


昨天终于给自己挂上了“刺儿”的牌子哈哈哈,正式加入散人一族

逆鳞

什么叫做心有灵犀  同一时间 两场对局 居然下出了一模一样的棋

什么叫做心有灵犀  同一时间 两场对局 居然下出了一模一样的棋

卡Q因的cherry🍒
看到一个很帅气的正在下棋的小哥...

看到一个很帅气的正在下棋的小哥哥  就画下来了w

看到一个很帅气的正在下棋的小哥哥  就画下来了w

吴小瑜

纵横方圆(章十)

第一部分请看《君子如棋》


正文(我要搞事情)


一路上肖战一直在留意着身边的环境,一是看着走的路对不对,二是一旦走的路不对劲,跑的时候怎样跑才最快。如果叶寒真的没安好心,大不了就来个黑吃黑。


“今日你们两个就住在这间客栈里吧。”叶寒说着指了指前面的客栈。


“好。”王一博拉着肖战走了进去。


两人逃出丑时已过,进了房间没有多想便入眠了。


不久天便泛鱼肚白,可街上的人却意外的多,因为有家客栈着火了,正是王一博与肖战住的客栈。最先发现的是王一博,他想都没想就推开了肖战的房门。


“这……怎么回事?”王一博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发生了什么?”...

第一部分请看《君子如棋》



正文(我要搞事情)



一路上肖战一直在留意着身边的环境,一是看着走的路对不对,二是一旦走的路不对劲,跑的时候怎样跑才最快。如果叶寒真的没安好心,大不了就来个黑吃黑。



“今日你们两个就住在这间客栈里吧。”叶寒说着指了指前面的客栈。



“好。”王一博拉着肖战走了进去。



两人逃出丑时已过,进了房间没有多想便入眠了。



不久天便泛鱼肚白,可街上的人却意外的多,因为有家客栈着火了,正是王一博与肖战住的客栈。最先发现的是王一博,他想都没想就推开了肖战的房门。



“这……怎么回事?”王一博不敢相信他的眼睛“发生了什么?”



屋里是一片血泊和一束火把,还有一个满身溅血的肖战。王一博不敢再往下想,拉着肖战就冲了出去。



外面等着他们的只有一帮待仆,王一博问他们:“叶寒呢?”



一个待仆奈不住愤怒,站出来指着肖战说道:“你算什么棋圣?你这个杀人犯!我亲眼看见,是你一刀捅死了我们老爷!为了不留活口外传,还想放火一把烧了这里!”



围观的人不分青后皂白的开始说肖战,“什么棋圣,啧啧啧,真是令人发指!”


“就是,杀人放火说的就是他这种人吧!”


“亏我之前那么喜欢他的棋,回家一把火把他的棋谱烧了。”



就连王一博也带着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肖战努力稳住自己的情绪,“这位小姐,我肖某活的坦荡,何曾杀过什么人?我与叶寒又何曾结过仇?只凭你的一念之词,就断定我的罪行,那我是否也能说这人是你杀的啊?还有各位,三人成虎也不是你们这种成法啊,你们的仰慕是有多不值得一提啊?我亦不需要你们这种不足挂齿的仰慕。”



肖战说完后周围安静了少许时间,又用人出来反驳:“肖大棋圣,这已经是尘埃落定的事实了。有人目睹为让,现在还有谁相信你?”



“我信他!”王一博站出来,“此事未有捕快查明,你们在这里无需多言!”说罢,他便拉着肖战走出人群。



“你,真的信我?他可是你生父。”



“信,众人皆可不信你,唯我不行,我相信你说的话。别人的三言两语不足憾动我对你的信任。”



“谢谢。”



“无需道谢,况且叶寒他是我的生父,我都没说什么,他们又有何德何能指责你呢?从前都是你保护我,现在换我来,好吗?”



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两个人只要在一起,没有真相能被埋藏,也没有世俗可以拆散。





可以了,马上甜回来。欢迎建议!!!@枫也多支持她哦。谢谢!!!!  



一弈围棋学苑
生姜芝士球

有趣的发展

有一天从大姑家出来的时候发现胡同里新开了一家围棋社

觉得有点意思就想去学一下

加了老师的微信想咨询一下

结果老师很热情的邀请我当围棋社的助教  说自己的围棋社现在特别缺老师

我怕误人子弟就说自己还不一定学什么样呢  

现在还没入门了就奔着当老师去  有点误人子弟啊

结果老师很有自信的说 不可能 

似乎很自信能把我教好  好到能教别人的程度

最后约定了改天老师忙完了之后再联系我聊一下

我就跟D同学说  天上掉下来个工作

但是有点担心不清楚老师人品如何

看了...

有一天从大姑家出来的时候发现胡同里新开了一家围棋社

觉得有点意思就想去学一下

加了老师的微信想咨询一下

结果老师很热情的邀请我当围棋社的助教  说自己的围棋社现在特别缺老师

我怕误人子弟就说自己还不一定学什么样呢  

现在还没入门了就奔着当老师去  有点误人子弟啊

结果老师很有自信的说 不可能 

似乎很自信能把我教好  好到能教别人的程度

最后约定了改天老师忙完了之后再联系我聊一下

我就跟D同学说  天上掉下来个工作

但是有点担心不清楚老师人品如何

看了照片顺便让D同学也帮我辨别一下   看是不是好人

D同学说这能看出什么啊

所以现在就是有点期待这份工作 但是也慌慌的

感觉如果靠谱的话是个有趣的工作经验

很久之前曾雄心壮志的说  想做遍所有感兴趣的职业

慢慢时间久了都忘了自己说过这样的话

希望是个好的缘分吧

如果真是这么神奇的开始一段工作也真是够有趣的


🤤💤

【威其】秋日

——


秋风寒凉。


落叶飘落下到十字路口的排水道上,初秋的风还是刺骨冰凉。夏天的余味过去许久,正是添衣的季节。十一月的佛山并无暖意的温度,街边的炒肠粉和乌冬面冒了丝丝白气。马路上鸣笛的声音回荡在不大城市里,都是冬天幸临的的气息。


郎威围紧了针织围巾。


这条围巾已经有些脏了,灰色围巾带了些黑色。但是全然不妨碍朗威对它的喜爱。朗威嘴边浮起微笑,这样的小动作或许在旁人眼里莫名其妙。


是郎冥其买的,他很高兴。很高兴郎冥其可以这么惦记他。


那次郎冥其去了国外替金凤凰办了事,去了浪漫的意大利。坐轮船的时日都给郎威带来了长长的思念。在海上游历...

——





秋风寒凉。



落叶飘落下到十字路口的排水道上,初秋的风还是刺骨冰凉。夏天的余味过去许久,正是添衣的季节。十一月的佛山并无暖意的温度,街边的炒肠粉和乌冬面冒了丝丝白气。马路上鸣笛的声音回荡在不大城市里,都是冬天幸临的的气息。



郎威围紧了针织围巾。



这条围巾已经有些脏了,灰色围巾带了些黑色。但是全然不妨碍朗威对它的喜爱。朗威嘴边浮起微笑,这样的小动作或许在旁人眼里莫名其妙。



是郎冥其买的,他很高兴。很高兴郎冥其可以这么惦记他。



那次郎冥其去了国外替金凤凰办了事,去了浪漫的意大利。坐轮船的时日都给郎威带来了长长的思念。在海上游历的日子说长也算,但也不短。到彼岸异国的时候,天都是下着白色细雪的,冷的出奇。



郎冥其实在是不会表达,也实在是不敢面对这份沉重的情感。不过只是郎冥其输在了不会表达,他也不知道该怎样说,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阴阳差错,郎冥其途径服装店。华丽复古的装潢吸引了郎冥其——他的品味不差,独特、冷淡。拿郎威的话来说,便是黄色牡丹花点了冰霜;环视门店,感觉回到60年代的乡村质朴,那时还没有现在这样随处可见的服装店。



他进店,潦草翻翻衣架的一套套搭配。撇了眼,眼神中能察觉出不满的轻蔑。材质并不是市面上的高级布料,而是普通市场4、5元钱几米的粗布。色彩的搭配也是有极高的饱和,乱七八糟的色彩零件拼凑。



“…很难看。也不会搭配。”郎冥其心中嘲讽。



店面很小,衣架的左侧是一些平常可以戴的物件。帽子,手套,围巾,袜子。供应的很全,但是都是几年之前的过时款式,货品杂七杂八的堆积在一边。没有人选购。



那就看看经常戴的围巾吧,郎冥其如是想。



他纤长的手指在那一条条花哨鲜艳的围巾里反复挑选,指关节拨来拨去。只是想选中最好的一条,为他还在辛勤的哥哥能够有一点保暖。希望的同时还有心里的暖,为了他心爱的哥哥…



郎冥其反应过来脸烧的面红,在想些什么无关的东西?轻声咳了咳慌乱的挑选。不过几分钟他便选好了款式——不知是一时上头还是经过品味反复筛选,郎冥其选看中了一条灰色渐变围巾。真的只是纯色的围巾?



围巾的最右侧有一朵小小的玫瑰花。手工绣上去的,大红色的颜色,火热鲜艳。火热的爱恋,火热的情。



他果真买了这条围巾出来,行走在街边。花枝招展的金发女人,西装革履的褐发男人。今天是星期日,办公的人很少,都是休闲装的男女走着。郎冥其长长的黑发在这一群群人里格外显眼。



郎冥其左右环视,人群的嘈杂属实不适。他伸手松松围紧的围巾,吐出一口凉气。加速了他的步履,只身离开,又只身前往。在这慌乱的异国,郎冥其不懂语言也不懂民情,或许免得惹事生非才是最好的选择。



他叹息。





——





郎冥其回来的时候是租汽车回来的,没有声张。



他悄悄的回到那个住了十几年的家、那个小小的四合院。一个多月未归,院子里想必都是死气沉沉,红墙外凋零的黄叶提前证明了猜想。郎冥其尝试着叩了叩铁门,希望朗威能够在家。



朗威趴在办公桌上休息,绿色台灯还亮着。昨晚七七八八忙碌到深夜,公文文件厚厚一沓只有前几页翻阅。上面的字也是密密麻麻

,朗威惯来就是经不住马虎和耐心的。估计是看着看着太无趣睡过去了。听见铁门轻轻击打的时候才猛然惊醒…原来已经下午一点了。



朗威揉揉眼,套上随意丢在床上毛衫出去开门。



他推开门,抬起疲惫的眼。定睛看向门口熟悉的青年,郎冥其?朗威豁然欣喜起来了,两只手都握住他冰凉的右手。朗威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眯着眼。不知是高兴的还是冻的,耳根子都快要红上面颊。朗威讲述这一个月发生的邻里杂事,郎冥其听着也颇有意思。连续点头。



尔后朗威便突然把他拥入怀中,郎冥其一惊

。他的手意外的贴到朗威的胸口,透过薄薄的白衬衫郎冥其感受到朗威清晰的人体温度。真的像玫瑰一样热切,真的像玫瑰一般美好。



他们硬是在大门口叙旧了半个多小时。



等到郎冥其觉得冷的时候,才小声开口。



“…我们是不是该进屋了?”



啊,进屋吗,我都忘了。朗威笑着挠挠头。他单手牵着郎冥其来到院落里,郎冥其看到自己上个月养的长寿花还着开着,百感交集。



平日朗威也是有活要忙,饭不是跟朋友吃就是忘记。回来也是深夜,很少能顾及院落里的花草,看的出来这一院的枯败只有那小花开着。



他有心了。



郎冥其简单交代之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拆开精心繁复的围巾包装袋。脱了肮脏的黑色风衣外套,又一次打开朗威房间的门。把礼物放到他桌上。



“郎冥其,你给我的?”朗威有几分惊讶。



他应答。



估计又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吧?朗威抱着玩笑的心态拆开盒子,白色纸盒红色丝锻。他挑开红色的丝缎,拆开纸盒。



盒子里是那条郎冥其给他选的灰色围巾,朗威高兴坏了。嘴里都是充满宠爱的道谢。



——有时候郎冥其才更像哥哥,沉稳冷静。办事有条有理,更有想法,更能吃苦。朗威从小都是最调皮活泼的那个,捉虫上树,不喜欢读那些老套的,不喜欢被别人命令而拘束。更加热血,更加勇敢。



下午点阳光正好,一缕阳光刚好照在那朵围巾上的玫瑰。玫瑰里的金线反射出灿烂的光,朗威被这反光无意吸引了,他轻轻的抚上玫瑰。丝线揉杂在指纹里,朗威抬眼同郎冥其四目相对。



“是玫瑰吗?我也爱你。”



朗威摸着郎冥其的左脸,朗威就突然觉得以后时间还有很长很长。两个人还可以并肩一起走很遥远的路途,可以像这朵手绣的红色玫瑰,永远也不会凋零。






——



end.




下次写夏题材的咏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