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围炉

1047浏览    24参与
荞麦味的饭
我想邀你去田园,春水煎茶,围炉夜话
我想邀你去田园,春水煎茶,围炉夜话
康仔农人
春至冬尽,围炉夜话,祝大家开工大吉
春至冬尽,围炉夜话,祝大家开工大吉
哈尔滨美食记
找到一家没有门牌的烤肉,肉都是自选的,这种围炉炙子烤肉
找到一家没有门牌的烤肉,肉都是自选的,这种围炉炙子烤肉
ASUKA臻哥
围炉而坐的平价烤肉,宵夜吃纱绷子没毛病!
围炉而坐的平价烤肉,宵夜吃纱绷子没毛病!
卿子钰
嵩哥新歌《羁绊》今晚0点上线!火速围炉!
嵩哥新歌《羁绊》今晚0点上线!火速围炉!
仔仔攻略
2021.4.23 硬地围炉夜 万能青年旅店 - 采石 Omnipo
2021.4.23 硬地围炉夜 万能青年旅店 - 采石 Omnipo
小D吃遍杭州
大冬天谁不想在围炉边喝鸡汤呢?这家店还有造雪机哦
大冬天谁不想在围炉边喝鸡汤呢?这家店还有造雪机哦
郑州逛吃
夏天小龙虾,冬天围炉炭烤,只有真正的吃货可以一顿吃两个季节
夏天小龙虾,冬天围炉炭烤,只有真正的吃货可以一顿吃两个季节
王者归来¥¥¥心想事成

汉俳汉歌四首~岁月长河

汉俳汉歌四首~岁月长河

             雪      莹

      昨天(一)

爱恨一挥间,

懵懂初醒华发粘。

澎湃浊浪弦。

      昨天(二)

落絮又缤纷,

冰融雪化舞蝶绅。

回首痴泪忱。...


汉俳汉歌四首~岁月长河

             雪      莹

      昨天(一)

爱恨一挥间,

懵懂初醒华发粘。

澎湃浊浪弦。

      昨天(二)

落絮又缤纷,

冰融雪化舞蝶绅。

回首痴泪忱。

      今天

生死两茫茫,

冰霜雪雨夜彷徨。

水复山重昂。

悲欢聚散落霞慷,

柳暗花明造化殇。

      明天

幻彩总灵光,

虹霞骤雨流水苍。

曲径总幽长!

一梦悲欢锁斜阳,

满园春色裹篆香。


王者归来¥¥¥心想事成

窗前明月洞箫沉

窗前明月洞箫沉

                            雪          莹

去岁念娇容,寒霜阻泪鸿。

今夕明月满,旧梦彩云空。

携手寻梅笑,憔颜映雪松。

香茗涩顾眄,弦断影朦胧!
[图片]
[

窗前明月洞箫沉

                            雪          莹

去岁念娇容,寒霜阻泪鸿。

今夕明月满,旧梦彩云空。

携手寻梅笑,憔颜映雪松。

香茗涩顾眄,弦断影朦胧!


王者归来¥¥¥心想事成

红红火火过大年

红红火火过大年

             雪      莹

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来

掩不住的笑脸绽放开

离家的游子大门迈

喜鹊在枝头送福彩

红红火火迎新岁

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

又是一个不眠夜

所有的烦恼爆竹里埋

恭喜恭喜发大财

男女老少春常在恭

喜恭喜发大财

男女老少春常在

吉祥的对联两边贴出来

咚隆隆的锣鼓乐开怀

思乡的儿女成了才

唢呐在村口迎新爱

团团圆圆过大年

笑盈...

红红火火过大年

             雪      莹

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来

掩不住的笑脸绽放开

离家的游子大门迈

喜鹊在枝头送福彩

红红火火迎新岁

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

又是一个不眠夜

所有的烦恼爆竹里埋

恭喜恭喜发大财

男女老少春常在恭

喜恭喜发大财

男女老少春常在

吉祥的对联两边贴出来

咚隆隆的锣鼓乐开怀

思乡的儿女成了才

唢呐在村口迎新爱

团团圆圆过大年

笑盈盈的祝福都是爱

又是一岁团圆夜

满腹的亲情烟花里嗨

恭喜恭喜发大财

男女老少春常在

恭喜恭喜发大财

男女老少春常在


王者归来¥¥¥心想事成

【(般涩调)时新乐】秉烛话年夜

【(般涩调)时新乐】秉烛话年夜

             雪      莹

邀谪仙共守年夜,

把酒吟诗酒醇烈。

琵琶月下和,

花奴解秽玉环歌;

舞裙步哲!

红烛闲乐,

爆仗唤群鹅;

雅士也拙舌。
[图片]

【(般涩调)时新乐】秉烛话年夜

             雪      莹

邀谪仙共守年夜,

把酒吟诗酒醇烈。

琵琶月下和,

花奴解秽玉环歌;

舞裙步哲!

红烛闲乐,

爆仗唤群鹅;

雅士也拙舌。

王者归来¥¥¥心想事成

【(般涩调)时新乐】秉烛话年夜

【(般涩调)时新乐】秉烛话年夜

             雪      莹

邀谪仙共守年夜,

把酒吟诗酒醇烈。

琵琶月下和,

花奴解秽玉环歌;

舞裙步哲!

红烛闲乐,

爆仗唤群鹅;

雅士也拙舌。
[图片]
[图片]
[图片]

【(般涩调)时新乐】秉烛话年夜

             雪      莹

邀谪仙共守年夜,

把酒吟诗酒醇烈。

琵琶月下和,

花奴解秽玉环歌;

舞裙步哲!

红烛闲乐,

爆仗唤群鹅;

雅士也拙舌。


欲盖弥彰飞

篡国者(二十)

第二十章   可信之人


本章糖分超高


珞珞生辰快乐!


抛下那拉氏和书房满桌的文书,璎珞挽着庆太妃径自离开了承乾宫。

心照不宣地,陆晚晚拒绝了跟上来的侍女,两人就这样手挽着手,踏过薄薄的新雪,走在幽长的宫道上。


“璎珞,你有话要说吗。”

话虽是问句,可是陆晚晚却并没有发问的意思,她微微侧目,便能看到璎珞乌黑的发鬓。

“倒也没什么要说的,不过是在承乾宫呆闷了,找了理由出来逛逛。”

璎珞没有抬头,而陆晚晚也看不清她眼里的情绪。


看到了又能如何呢,她眼里的东西本就不是她能懂的。


两人没再说话。


陆晚晚也知道,刚...

第二十章   可信之人


本章糖分超高


珞珞生辰快乐!




抛下那拉氏和书房满桌的文书,璎珞挽着庆太妃径自离开了承乾宫。

心照不宣地,陆晚晚拒绝了跟上来的侍女,两人就这样手挽着手,踏过薄薄的新雪,走在幽长的宫道上。



“璎珞,你有话要说吗。”

话虽是问句,可是陆晚晚却并没有发问的意思,她微微侧目,便能看到璎珞乌黑的发鬓。

“倒也没什么要说的,不过是在承乾宫呆闷了,找了理由出来逛逛。”

璎珞没有抬头,而陆晚晚也看不清她眼里的情绪。


看到了又能如何呢,她眼里的东西本就不是她能懂的。


两人没再说话。


陆晚晚也知道,刚下过雪的紫禁城应是很漂亮的。

自打入了宫,距今也有近二十个年头了,刚刚当上答应的时候,她不敢赏雪,出入也不敢乘彩仗,只得跟在纳兰身后,低头小步离开。

借璎珞之力,得皇上赏识。成了嫔妃,便更不敢赏雪漫步了,生怕哪天便被闲人碎语传到太后耳边,这美景也成了伤人的利刃。

如今,紫禁城没有了那时的太后和皇帝,自己也成了太妃,更是当今皇上的养母,按理来说,她可以放慢脚步慢慢赏雪了。

然而,她却只能更加小心谨慎,那拉氏劳神与朝堂,璎珞又韬光养晦,六宫上下之事皆由自己一手打理,又如何安心赏雪呢。


璎珞没话说,可她攒了一肚子的话想要问询。

她甫一侧目,却看到身边人发顶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星星点点的雪花。


又下雪了。


她焦躁的心平静了下来,满肚子的疑问竟一个也想不起来了。

“晚晚,你头上落了好多雪。”

“嗯?什么?哦哦。”

直到璎珞出声,陆晚晚才意识到自己走神许久了。

“我给你擦擦吧。”

一边说,璎珞抽出帕子,微微踮起脚尖,轻轻抚过她的头顶,却一个没站稳,跌进了陆晚晚的怀里。

“璎珞!你还好吗,脚扭到了吗?”

怀抱着她,陆晚晚不敢动弹,也不敢去检查她的伤势,只好慌乱地问着。

“是啊,扭到了,好像不能走路了。”

璎珞的语气闷闷的,好像很难受的样子。

“这可怎么办?”陆晚晚急得直冒汗,却一点也不敢动。“我抱你回去可以吗?”

她看向怀里的人儿,见她长长的眼睫忽闪,挡住了眼里的光,她将头埋进陆晚晚的颈窝,肩头抽动,似是因为太痛而抽噎。

“璎珞!真的很疼吗,我马上抱你去找叶太医。”

慌乱着,陆晚晚便把什么礼数都抛在了脑后,就要抱起璎珞。

只见璎珞肩头晃动的更厉害了,起初只有一点点声响,而后便不再克制,低低的笑声逐渐变为夹杂着快意的朗笑。

“晚晚,我这不是很好吗,瞧把你急得。”

璎珞孩子般笑的开心,看着眼前急出汗的陆晚晚,眼睛里带着狡黠。

“璎珞!你真的没事吗?”

陆晚晚扑过来扶着她,眼中带着难以控制的担忧。

“真的没事啊,你看。”

璎珞放开她的手,在雪地里转了两圈。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陆晚晚才松了口气,明知被她戏弄却还是生不起气来,就像永琰喜欢玩捉迷藏一样,总是要让她担心。

“璎珞!不要这样。”

半晌,晚晚才挤出来这样一句不轻不重的话。

璎珞又笑了。


这笑倒不像那个步步为营的令贵妃,更像是当年在万寿节宴上那个表演小把戏的小宫女。

虽然当年的把戏早已被成长的自己参透,但那个笑容灿烂的人儿还是一直忘不掉,猜不透。


陆晚晚的心好像被什么戳动了一下。


“璎珞…我…”

陆晚晚回过神,茫然地开口。

“什么啊?”

璎珞只觉得莫名其妙,难道是这把戏惹她生气了吗。


可不待她听到晚晚的话,那人的手便已经抚上了璎珞的脸。

“晚晚?”

这完全是预料之外,璎珞疑惑的抬头,眉间却被什么温热的物件覆上。


“璎珞…不可以再这样了…”

那是印在她眉心的一个吻和一句轻柔的话。

“真是的,本宫又不是永琰,不要把我当小孩子啊!”

璎珞挣脱开来,甩了甩头,故作凶恶地蹬着她,却有种预感,仿佛接下来就要发生什么一般。

“璎珞。”

陆晚晚又靠了过来,这一次,璎珞几乎是被迫紧贴着宫墙。


“不要相信那拉氏,也不要相信顺嫔。”

她定定的看着璎珞,而后者竟笑了。

“那还能相信谁呢?”


“璎珞,你要相信我,只相信我一个就好。”


陆晚晚的眼神坚定,璎珞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陆晚晚并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因为她下一句话说的是——


“璎珞,我心悦你。”


继后:谢邀,在点灯了

顺嫔:🙃




欲盖弥彰飞

神神经经的中秋小贺文

篱笆,女人,狗。


宿舍,月饼,高宁馨。


高宁馨悄咪咪推开门,一个闪身进去,又用鞋子勾住门蹬回原位。


今天是中秋节,由于某些原因,一年级的小魏学妹今年留在了学校过节,学姐小高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勾搭学妹的好机会。


“咳…那个…璎珞学妹啊…你今年不能回家我听说了,真是太可怜了…”

不对不对,不能戳学妹的痛处。


“嗯…学妹听说你姐姐给你今年找了个姐夫…恭喜恭喜啊,你什么时候也…”

还是不太好啊…


“璎珞,听说只有你自己在寝室,所以我特意买了盒月饼给你…”

啊怎么越来越像陆晚晚那个家伙了!


“魏璎珞,我多买了一盒月饼,识相的就赶紧给我吃喽...


篱笆,女人,狗。


宿舍,月饼,高宁馨。




高宁馨悄咪咪推开门,一个闪身进去,又用鞋子勾住门蹬回原位。


今天是中秋节,由于某些原因,一年级的小魏学妹今年留在了学校过节,学姐小高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勾搭学妹的好机会。


“咳…那个…璎珞学妹啊…你今年不能回家我听说了,真是太可怜了…”

不对不对,不能戳学妹的痛处。


“嗯…学妹听说你姐姐给你今年找了个姐夫…恭喜恭喜啊,你什么时候也…”

还是不太好啊…


“璎珞,听说只有你自己在寝室,所以我特意买了盒月饼给你…”

啊怎么越来越像陆晚晚那个家伙了!


“魏璎珞,我多买了一盒月饼,识相的就赶紧给我吃喽!”

好像有点凶…



“噗嗤…哈哈哈”

“谁?!”




原本空无一人的寝室突然传出了压抑不住的笑声,高宁馨吓了一跳。

那声音霎时消失了,不过高宁馨还是找到了声音的源头。

“快出来,否则小心老娘我不客气!”

“好啦好啦,小高学姐,我在这儿那”


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从床帘里面传来。

“程璧?你躺在魏璎珞床上做什么?”

那人撩起蚊帐,高宁馨不由得大吃一惊。

“小高学姐,瞧您说的,我不也是来看望璎珞的吗。”

程璧扬了扬手中的一块月饼。

“我信你个鬼!”高宁馨愤愤不平“送月饼至于到床上送吗!”

程璧微微一笑,正要反驳,只听得门口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想必是璎珞回来了。


眨眼间,高宁馨拉开衣柜钻了进去。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让高宁馨想起了同级的风纪委员那淑慎。

“璎珞同学,你在吗?”

还真是那个老顽固,高宁馨和床上的程璧交换了一个白眼。

“唰~”

门被打开了,那淑慎毫不客气地走了进来。

“牛什么牛…切…不就手里有点权嘛。”

高宁馨小声嘟囔着。

那淑慎环顾四周,目光最后落在了桌上的台灯上。


“咳咳…璎珞学妹啊,你居然又私藏违禁电器…哼哼哼…终于让我逮到了…去我那里写份检讨吧…”

从小缝中看着一脸邪笑的那淑慎,高宁馨罕见的又翻了一次白眼。

“璎珞啊璎珞,你是不是还藏了其他的什么东西…让我来好好检查一下。”

说着,便朝着衣柜的方向过来,高宁馨暗叫不好。


“璎珞学妹~你在吗?”

突然,又有人敲了敲门,那淑慎连忙松开柜门,以从未有过的敏捷身手钻到了床下,动作一气呵成,高宁馨直呼内行。


“你不在我就进去等啦。”

门再一次被打开,大三学姐傅容音捧着一束花走了进来。

学姐不愧是学姐,自带柔光和美颜,那淑慎觉得整个寝室都亮了,借着这个特效,她看到了对面柜子里正和衣服团成团的高宁馨。


『你怎么在这里?』

那淑慎努力地摆着口型。

『和你丫的一样!』

高宁馨张牙舞爪,可是又不敢动作太大被傅容音看见。

『还有一个!』

高宁馨指了指上边的床铺,程璧隔空挥了挥手。

那淑慎也罕见的翻了个白眼,不用想都知道床上的是谁。


『小声亿点!被学生会主席抓到咱们全得完蛋!』

程璧“好意”地提醒道。


三人噤声,只见傅容音放下了花便坐在了魏璎珞的椅子上开始阅读她的笔记,时不时还拿出笔来修改一番。

『她是不是疯了?来一次就为了给人家小学妹找错字?』

那淑慎没看懂高宁馨的歇斯底里,摆了摆手便扭过头去,高宁馨只好看向程璧,可后者早就躺下了。



于是,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寝室,一晚上没睡的魏璎珞同学回到宿舍准备补一两个小时的觉时。

她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的三年级容音主席;从柜子里抱着一团衣服躺在地上的高宁馨学姐;凭空出现在自己床上睡得正香的程璧;以及走了两步直接将自己绊倒在地的大长腿的主人那风纪委员。





后记:关于璎珞为什么一晚上没回来。

“啊~后天就考试啦!璎珞你复习完了吗”

“没有啊,老师划的范围比书都厚。”

“那我们去KFC刷夜吧。”

“也只能这样了。”

“对了璎珞,你肯定饿了吧,我带了块月饼,是你最喜欢的枣泥馅的。”

“谢谢晚晚!”




最近比较忙,一直也没更新,今天熬个夜更个小段子。

睡了睡了,明天还有课。( •̥́ ˍ •̀ू )

欲盖弥彰飞

篡国者(十九)

第十九章  背叛与疑罪从无


“共事多年,本宫竟不知道你们二人关系如此之好。”

三人沉默了一会,继后开口打破了僵局。

“令太后大度,本宫很是佩服。”

声音很轻,也并不直白。但魏璎珞知道她在说什么。


“跟本宫走。”

说罢,那拉氏便端着烛台离开了偏殿。

魏璎珞迟疑了一下,还是起身准备跟上。


“璎珞…都怪我…”

沉璧拉了拉璎珞的袖子。“下次一定更小心一点…”

“你还想有下次…”

“或者你可以到宝月楼来嘛?”

魏璎珞揉了揉手腕,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把袖子抽了出来。

“我走了,你就在这睡吧。”


魏璎珞掀开床帘,走了出去,沉璧并没有躺下...



第十九章  背叛与疑罪从无


“共事多年,本宫竟不知道你们二人关系如此之好。”

三人沉默了一会,继后开口打破了僵局。

“令太后大度,本宫很是佩服。”

声音很轻,也并不直白。但魏璎珞知道她在说什么。


“跟本宫走。”

说罢,那拉氏便端着烛台离开了偏殿。

魏璎珞迟疑了一下,还是起身准备跟上。


“璎珞…都怪我…”

沉璧拉了拉璎珞的袖子。“下次一定更小心一点…”

“你还想有下次…”

“或者你可以到宝月楼来嘛?”

魏璎珞揉了揉手腕,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把袖子抽了出来。

“我走了,你就在这睡吧。”


魏璎珞掀开床帘,走了出去,沉璧并没有躺下,而是看着她的背影隐没在夜色中,直到连她的脚步声也听不见,才躺在了刚刚璎珞躺过的地方,试图留住寒冬腊月里最后的一点点温度。



更深露重,一星烛火打破了夜的宁静。

那拉氏的脚步沉稳,正如她行事的风格一样,步步为营。

璎珞跟在她身后,二人之间前后保持着两丈的距离,魏璎珞不想快步赶上,同样前者也没有稍缓脚步等她的意思。

二人一前一后,走进了一处厅堂。


位置有些偏僻,但开门时只落下少许尘土,方才来的小路上也没有太多杂草,想必继后平时也常是独自一人来此。

继后用烛火点燃了桌上的烛台,屋内稍稍亮了起来,借着昏黄的灯火,璎珞看到左侧摆着一方香案。


“太后娘娘难不成是要臣妾在佛祖面前悔过? ”璎珞说着,走到香案前,用食指轻轻拂过那上面黄色的锦缎,又揉了揉手上的灰。“而且,这里似乎已经荒废好多年了。”

“你也知道本宫不信神佛,你也一样,日日供奉的,不是富察容音的牌位吗?”

被继后一语中的,璎珞笑了笑。

“那太后深夜召我到此,所谓何事?”


淑慎并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又端着烛台点燃了一盏灯,这次,璎珞可以看到香案上整齐地摆着七盏油灯,底座还有一些反着光的油污,不过灯芯却都已经被剪掉了。

“本宫记得提醒过你。”

继后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香案后面。

“离那个疯子远一点。”


璎珞看不清继后的表情,但能感觉到,后者正用锐利的眼神紧盯着自己,这眼神又不同于此前明晃晃的敌意,更像是透过一旁的烛火来盯着自己,眼神中带着烧红了眼角的炽热。

“当年你从本宫手里救下顺嫔,不惜与整个后宫为敌。”

“难道你忘了,她是怎么回报你的?”


自是难以忘却。


璎珞将脸别了过去,抬头凝视着从窗投进来的幽深的黑。

“太后娘娘如今该忧心的是家国社稷。至于臣妾与何人交好,就不必劳烦娘娘了吧。”

“呵…魏璎珞啊…”

明明是嘲讽的话,璎珞却偏生听出了怒极反笑的意味。

“你还记得先皇后和璎宁是怎么死的吗…”


璎珞大惊,握紧了拳头,死死盯着眼前一脸漠然的继后。

“她们不是死于皇权。”

继后不知什么时候走近来,贴着她的耳朵说道。


“而是死于背叛。”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沉璧看着眼前的继后,声音很轻却很有力,正如她方才的证言一般。

“至于那个西域厨子为何辞行,又去了哪里,臣妾一概不知。”

“臣妾与璎珞一向交好,是绝无可能害她的,还望太后娘娘明鉴。”

继后摆摆手,堵住了她的话。

“你与令太后是否交好暂且不说,身为一宫主位,下人的来历和去向竟毫不关心,以致酿成大祸,此事也脱不了失职之责。”

言辞尖锐,众人皆是一惊。


“太后娘娘,这是认定臣妾下黑手了。”

沉璧笑得灿然,随后反驳道。

“敢问庆太妃,延禧宫走水时,那厨子被抓现行了吗?”

“不曾…”

“那厨子可被人看见葬身火海了?”

“也不曾。”

“仅凭一块宝月楼的物件就诬告臣妾,庆太嫔不觉得草率至极了吗?”

“可是那厨子确实消失了…而且…”

陆晚晚憋红了脸,试图辩解。

“那块西洋表的确是先皇御赐之物,臣妾也并未假手于人。”

沉璧顿了顿,看向继后。

“可宝月楼落难的那几年,奴才宫女鸟兽般四散,盗走贩卖的宝贝珍玩不计其数,如果是那时被偷走的也极有可能。”

继后眼看着沉璧言辞恳切,几乎声泪俱下,仿佛真的受了莫大的冤情一般。


魏璎珞居然会被这样的表演所迷惑,真是糊涂啊。


沉璧收回目光,又转而看向陆晚晚。

“而且,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也说不定!”

“你说什么!”

“没什么,庆太妃如此激动,莫不是真的有所隐瞒?”

“你…!”

“够了沉璧。”


一旁默不作声的璎珞放下了茶盏,摇了摇头。

“此事还是慢慢调查吧,也并不急于一时。待找出其他证据再做定夺。”

“庆太妃受累了。”

她微微一笑,看向陆晚晚,而后者低下头,福了福身。

“太后娘娘意下如何?”她又偏头看向继后。

“令太后言之有理,便如此安排吧。”


“另外,臣妾认为昨夜的刺客与本案脱不了干系,提议加强承乾宫的守卫。”

故意忽略沉璧鼓气的表情,魏璎珞状似无意地开口。

“知道了,令太后宿在承乾宫,本宫定会护你周全,再容不得半点差池。”

继后点了点头,眼角挂着明晃晃的笑意。

“如此,便多谢太后娘娘恩典。”

璎珞站起身,手里转着那串十八子,对着继后微微行礼。


“太后娘娘国事多烦忧,臣妾便自作主张,同庆太妃回延禧宫瞧瞧。”




*这文改成悬疑小说得了( ノД`)

*唠叨更年期妈妈粉(继后)教育青春期单纯孩子(璎珞)离坏孩子(沉璧)远点。


欲盖弥彰飞

篡国者(十)

准备好的比赛突然说取消就取消了

气的我更了一章눈_눈

猜猜本章谁领盒饭


白日里歌舞升平。

夜晚的路,却不是那么好走。


夜深此时,连夏虫也不再精神。

只偶尔发出几声困顿的鸣叫,江上夜风习习,吹起了匆匆之人的袍角。

风变了个方向,一阵莫名的冷意袭上心头。

陆晚晚不由地打了个哆嗦,移开凝视漆黑江面的眼,转而盯着微弱的一点光。


珍儿在前方提着纸糊的灯笼小步慢行,昏暗摇晃的光芒衬着她难掩悲伤的脸。

皇后嘱咐她送自己回房间。

陆晚晚不由得也略略叹了口气。


白日里那个癫狂的太监她认得,以前常伴令妃左右,璎珞待他极好,只是后来不知因何转投...

准备好的比赛突然说取消就取消了

气的我更了一章눈_눈

猜猜本章谁领盒饭





白日里歌舞升平。

夜晚的路,却不是那么好走。





夜深此时,连夏虫也不再精神。

只偶尔发出几声困顿的鸣叫,江上夜风习习,吹起了匆匆之人的袍角。

风变了个方向,一阵莫名的冷意袭上心头。

陆晚晚不由地打了个哆嗦,移开凝视漆黑江面的眼,转而盯着微弱的一点光。


珍儿在前方提着纸糊的灯笼小步慢行,昏暗摇晃的光芒衬着她难掩悲伤的脸。

皇后嘱咐她送自己回房间。

陆晚晚不由得也略略叹了口气。




白日里那个癫狂的太监她认得,以前常伴令妃左右,璎珞待他极好,只是后来不知因何转投了皇后门下,许是因为璎珞失势,可具体又不记得是哪一次了。

记得一次与璎珞对弈时,偶然间提起皇上万寿节将至,便与她谈论起贺仪来,璎珞亲手绣的常服精美非常,我也不住地感叹二人恩爱不已。

谨慎惯了,我与旁人下棋自是不论输赢,可与璎珞不同,每次下到她命门之处,她便插科打浑,非要赖几颗棋子不可,我若不许,她便想尽办法支我离开,把棋子藏在那太监手里。

那一天便是如此,璎珞故计重施,催我去抱抱小十五,我也不拆穿,乖乖进了寝宫。待回来时,棋局已大不相同,她倒是若无其事地哼着小曲儿,不安分地晃悠着两条腿,一瞧便知她的心虚。

璎珞这样,实在惹人怜爱。


我看着被她动过手脚的棋局,勉强下了两子,竟是无路可走,她得意地笑笑,眼睛里明晃晃地是计谋得惩的狡黠。

我投子认输,起身辞行。

她也不客套,只是挥挥手帕,嚼着糕点含糊不清地和我道别。

我知道她平时最喜桂花糕,只是被珍珠管着甜食,我每次来便都给她带上几块,看她眼睛放光的样子可爱非常。

离开凉亭,转过阁角,看见璎珞仍坐在那里大快朵颐,生了永琰后小孩子心性越发浓了。

我低笑出声。


就在此时,却看见她身后那个太监,悄悄地向草丛里丢了什么东西,而后自然而然地接近璎珞,给她揉着肩膀。

许是因为今天兴味高,我便起了好奇心,待璎珞走后,我命侍女将东西拾来,若是棋子,便要好好调笑璎珞一番。

不曾想,侍女找到的却是一截木制的,十分光滑如同桌角似的东西,上面似乎还沾着点点血迹。



当时百思不得其解,现如今联想到那太监阴鸷的眼神,精于掩饰的举止。

那东西莫不是他硬生生掰断的,可自己与璎珞的谈话何至让他气愤至此。

一个大胆的想法逐渐形成。





又是一阵寒风袭来,这次更为激烈,珍儿手中的笼火一阵飘忽,她急忙护住灯笼。

风渐渐平息,灯光也稳定了些,眼前却凭空多了一块挥之不去的阴影,仿佛从虚空中探出了一只短靴。

珍儿颤抖着将灯笼向前伸去,路的尽头,一个太监模样的身形映入眼帘,随着他逐渐走近,一张阴柔的脸一点一点地变得清晰起来。

那太监手上抓着什么,随着灯笼的晃动而闪着寒光。

那是一把匕首。

就是白日里差点杀死珍儿的那把。


“袁春望!”

珍儿颤抖着想往后退,可是腿却不听使唤般跌倒在地。

“你想做什么?”

相较之下,陆晚晚则更为冷静。

“令贵妃呢?”袁春望不紧不慢地开口。

“皇后已经把她碎尸万段了吗?”

随后便是一阵低沉诡谲的笑声,惨白阴柔的脸显得更加可怖。



“令贵妃好好的。”陆晚晚冷冷地说。“皇后也动不了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袁春望突然低笑出声,随后放声大笑,笑得歇斯底里。

看着陆晚晚紧蹙的眉头,袁春望渐渐停止了狂笑,擦着眼角笑出来的泪花。

“看看你,什么都做不了!”他虚虚地打量了一下庆妃。“你真以为一个小娃娃就能吓住皇后?”

“皇后。”袁春望突然一反颠狂的状态,用无比严肃,甚至愤愤不平的语气说道。

“她有什么做不到的?”

陆晚晚顿觉天旋地转。



他沉默了一阵,缓缓地将匕首提到身前。

“你对我很好…可惜你太蠢了,竟然试图用身体暖一条毒蛇。”

珍儿仍跌坐在地上,身体因恐惧而动弹不得,眼中映着正闪着寒光的匕首。


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明亮的火把在甲板上投下摇晃的影子。

“保护娘娘,捉拿反贼!”

袁春望见状,收了匕首便要跳入水中逃走,还是被先行一步的侍卫抓住肩头,摁倒在甲板上。

“晚晚!你没事吧?”

火光照耀下,舒妃的脸凭空出现在陆晚晚眼前。

陆晚晚耳中一片轰鸣,直到纳兰淳雪把她扶起,她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倒在地上。


细碎间听到侍卫对舒妃询问如何处置刺客

“先收押吧,明日留待皇后处罚。”

纳兰淳雪随口吩咐道。

“不…不行。”陆晚晚费力地张口。

此人不能留。


“就地处死。”

“什么!?”

纳兰淳雪大为惊诧。


“本宫说。”陆晚晚十分平静。“将他处死。”

随后便转身决绝离去。

舒妃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就按庆妃所言吧。”

纳兰淳雪表情凝重,转而也离开了。





一个侍卫将珍儿扶起,她并不走,却只是紧闭着眼,听着刀剑刺入肉体,而后又是沉重物体入水的声音。

直到行刑的侍卫也列队离开,她才睁开了眼。

江上只是一片宁静,她的泪水同栏杆上的血水一同滑落。












我觉得这篇文章可以改名叫:

如何用十章写死三个大猪蹄子(*•̀ᴗ•́*)

欲盖弥彰飞

猜 猜 我 是 谁(娴令版)番外2

哈哈哈随便写一下

好想看视频版的(๑•̀㉨•́ฅ✧ 


淑慎:“我们亲爱的璎珞在干嘛呢?

要去吓她一跳——本宫是谁呀?”

璎珞:“噢——是谁呢,手上有护指的话,原来是晚晚啊!”

淑慎:“开玩笑的话本宫就拉你去照镜子哦!”

璎珞:“当然是开玩笑的”(慌)

淑慎:“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沉默)


淑慎:“呀你睡着了吗”

璎珞:“噢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最近和沉璧玩的太累了。”

淑慎:“现在回答吧。”

璎珞:“问题是什么来着?”

淑慎:“还能是什么啊,本宫是谁”

璎珞:“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淑慎:“看这巧言令色的样子。”

璎...

哈哈哈随便写一下

好想看视频版的(๑•̀㉨•́ฅ✧ 






淑慎:“我们亲爱的璎珞在干嘛呢?

要去吓她一跳——本宫是谁呀?”

璎珞:“噢——是谁呢,手上有护指的话,原来是晚晚啊!”

淑慎:“开玩笑的话本宫就拉你去照镜子哦!”

璎珞:“当然是开玩笑的”(慌)

淑慎:“那么现在来猜猜吧”


(沉默)


淑慎:“呀你睡着了吗”

璎珞:“噢稍微打了个盹,可能是最近和沉璧玩的太累了。”

淑慎:“现在回答吧。”

璎珞:“问题是什么来着?”

淑慎:“还能是什么啊,本宫是谁”

璎珞:“还能是谁啊,当然是我们亲爱的”

淑慎:“看这巧言令色的样子。”

璎珞:“亲爱的,现在放手吧,感觉眼珠子要被扣下来了。”

淑慎:“亲爱的是谁呢(危)”

璎珞:“那是什么后宫都爱皇上一样的鬼话啊,亲爱的还能是谁啊。”

淑慎:“闭嘴给我说名字”


(梅开二度)


璎珞:“电话连线机会” (被打断)

淑慎:“紫禁城没有那种东西!”

璎珞:“你真的觉得我不知道吗?”

淑慎:“别耍花招了你这个后宫总受。”

璎珞:“你现在是在怀疑我是吗?!”

淑慎:“说个名字有那么难吗?”

璎珞:“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我们信赖母鸡鸡!!!”

淑慎:“什么啊那就走到底吧,我用我最喜欢的理发三件套赌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要赌什么”

璎珞:“一定要见血才行吗?”

淑慎&璎珞:“怂了吗 –怂的不是我是你才对吧!”

淑慎:“(声线崩坏)哈哈哈哈哈看看这小美人故作镇定的样子”

璎珞:“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手!”

淑慎:“最后的机会应该是我给你的吧!”

璎珞:“现在再也无法回头了!那样也没关系吗!”

淑慎:“(声线崩坏)好呀这就是我想要的,今天我们两个皇太后中总要没一个。”

璎珞:“数到三我们同时说出搞死皇上的地点。”

淑慎:“(声线崩坏)哈哈哈哈哈能想到的只有那个吗,可爱的家伙”

璎珞:“怂的话就去喝一丈红啊!”

淑慎“(声线崩坏)不要耍嘴皮子了开始吧!”


 –1

 –2


(三次沉默)


淑慎:“(声线崩坏)祈祷Nia?”


(四度寂静)


璎珞:“走之前,再让我说一句吧”

淑慎:“(声线崩坏)说”

璎珞:“奴才想您了,皇后娘娘。”


(沉默)


淑慎:“咦?居然猜对了呢。”













淑慎:“等一下,是哪个皇后娘娘。”(盯)

璎珞:(危)(颤抖ing)

“咔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