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国家

6953浏览    9859参与
早习学院:东方龙的子孙
伽多宝

相应国家,呆在家画画吧^w^

相应国家,呆在家画画吧^w^

越子

我真的挺难过的

我希望即使生长于不能再无名的小县城也一样心存大义,也能心系国家

我真的挺难过的

我希望即使生长于不能再无名的小县城也一样心存大义,也能心系国家

遗世君
对于那些无恼爱国者我也真是醉了...

对于那些无恼爱国者我也真是醉了

我知道爱国是好事 可别人只要一夸别的国家就是所谓的【不爱国】我:?????

特别是说到日本的时候 那场面是真的【口吐芬芳】  而且有些人自己在背后说中国坏话 然后又不让别人夸别的国家 我:??????

这种感觉就像有人夸mc好玩,然后mn无恼玩家突然跳出来说mc抄袭一样恶心

中国最近不是很多人被染上了肺癌嘛  美国是被中国传染的 日本和俄罗斯也在努力帮助中国 一些不知情者就说什么【日本被染上活该】啥的  

说了听也就算了  ...

对于那些无恼爱国者我也真是醉了

我知道爱国是好事 可别人只要一夸别的国家就是所谓的【不爱国】我:?????

特别是说到日本的时候 那场面是真的【口吐芬芳】  而且有些人自己在背后说中国坏话 然后又不让别人夸别的国家 我:??????

这种感觉就像有人夸mc好玩,然后mn无恼玩家突然跳出来说mc抄袭一样恶心

中国最近不是很多人被染上了肺癌嘛  美国是被中国传染的 日本和俄罗斯也在努力帮助中国 一些不知情者就说什么【日本被染上活该】啥的  

说了听也就算了  那些说了不听还说别人不爱国的人   会 司 马 哦

OK 我也bb完了 祝大家新年快乐 瓷瓷和阿美也要早点好起来噢

祭苍

传播正(fan)统(dong)思想【侵/封删】

基尼系数都0.61(西南财大)世界前几了。


营商环境都“优化”到私企只要报案,被告人连取保候审都不能了。

官媒都在给刘强东“8116+8”站台,“996”都是“奋斗”的代名词了。

劳动法标准都变成“奢求”了,五险一金都不是每个单位能落实的了。


还“反思”“平均主义要不得”、“地富反右斗不得”?

活的好好的能命都不要去革命?春游呢?

是觉得基尼系数到0.8社会全部乱套都没问题?

还是嫌末位淘汰不够狠?

“狼性文化”不够强?

还是加班时间太短了?


还是说你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


我不点名,但是有这个想法的,建议都自己反思反思自己,想想以后是韭菜还是割韭菜的...

基尼系数都0.61(西南财大)世界前几了。


营商环境都“优化”到私企只要报案,被告人连取保候审都不能了。

官媒都在给刘强东“8116+8”站台,“996”都是“奋斗”的代名词了。

劳动法标准都变成“奢求”了,五险一金都不是每个单位能落实的了。


还“反思”“平均主义要不得”、“地富反右斗不得”?

活的好好的能命都不要去革命?春游呢?

是觉得基尼系数到0.8社会全部乱套都没问题?

还是嫌末位淘汰不够狠?

“狼性文化”不够强?

还是加班时间太短了?


还是说你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


我不点名,但是有这个想法的,建议都自己反思反思自己,想想以后是韭菜还是割韭菜的。


中国美国顶着0.5+的基尼系数还能保持内部不乱是因为经济还有增长就业能保证,但是你能保证你就能一直维持高增速了?前几年掉到7个百分点以下,今年要掉到6个百分点以下,谁知道危机会不会发生?要是社会乱套了,你的“神圣不可侵犯”的“私有财产”能保住多少?

要是增速就岛国水平,你看是自己先乱还是基尼系数就0.39的岛国先乱,岛国社会治理能力在这方面比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强不是逗着玩的。

这根本就是屁股问题。

三七林

文明回眸

(一)
 心向海洋的民族散发着危险的味道,安于留在某片土地或者蜷在大陆边缘的小岛不是他们的追求,因为狭窄所以离开,因为渴望所以远航,不断启航和停泊是他们的历史,世界上的一切神奇而未知地方都值得开拓、探索和……抢夺,他们偏爱闪光的珠宝,华美的饰品和器具,已经逝去的族群留下的财富永远只赐予勇敢执着的幸运儿,用漫长的岁月去抵达和了解,在半个月里迅速果断地抢占先机,才能成就辉煌。成功的背后,有沧桑还有肮脏,活下来可以拥有享受和赎罪的机会,死去只能被人遗忘。
 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出海前需要佩戴染血的宗教,宗教带来死亡也带来唯一的安全感,他们在惊涛骇浪中颠簸,骚动和血腥不是堕落,变革孕育其...

(一)
 心向海洋的民族散发着危险的味道,安于留在某片土地或者蜷在大陆边缘的小岛不是他们的追求,因为狭窄所以离开,因为渴望所以远航,不断启航和停泊是他们的历史,世界上的一切神奇而未知地方都值得开拓、探索和……抢夺,他们偏爱闪光的珠宝,华美的饰品和器具,已经逝去的族群留下的财富永远只赐予勇敢执着的幸运儿,用漫长的岁月去抵达和了解,在半个月里迅速果断地抢占先机,才能成就辉煌。成功的背后,有沧桑还有肮脏,活下来可以拥有享受和赎罪的机会,死去只能被人遗忘。
 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出海前需要佩戴染血的宗教,宗教带来死亡也带来唯一的安全感,他们在惊涛骇浪中颠簸,骚动和血腥不是堕落,变革孕育其中。科学与对美好的憧憬在战争、酗酒、愚昧的黑暗里缓慢爬行,直到笔挺地站在甲板上,他们也许会忘记灰色的过去,但从没有人忘记掌舵,巨轮饱经风雨穿过大浪,驶往不可预知的未来,改变了人类的历史。
 交易开启了文明,诞生了法律和平等思想,海的居民不似河的子民,深知洋流奔涌带来的新事物比海本身更重要,欲望让他们伤人和受伤,欲望让他们成长,渴求新生与变化,最终他们完成了一个变化中的新世界——今天的世界。
 (二)
 大河养育的民族则是没有历史的,他们的过去没有开端和终结,他们就是历史本身,仿佛从存在伊始就在那里,改朝换代只是一次次的轮回转世,千年前的凝望与今天的回眸能够毫无隔阂地对视。不老只是一种逼真的假象,延续是他们的唯一追求,哪怕牺牲当代下一代和下下一代,也要装着人带着球跑路。回首过去,在仿佛没有边际只有中心的国里,你看不到个体,只能看到连体人们组成的整体,子女与家族长在一起,人与土地长在一起,文字和语言长在一起,洪灾和丰收长在一起,无法分割。
 彻底告别过去是天真的妄想,不断回忆前世倒如同本能。对于乡愁,大河的子民生来就无师自通,他们终其一生都在离乡和回家中矛盾挣扎,养育之情是沉重的束缚,束缚到骨子里,在梦里呼唤,血液里流淌。本能地想要摆脱土地和家族的束缚,又本能地在陆地母亲的膝下安睡,站在院子里无时无刻想着离开家的牢笼,穿过了山川、河畔,原野和海岸,却因为从陌生中寻到一丝牢笼的熟悉而喜悦。在那从古至今熟悉的风里,无需防备和流浪,可以安然无恙地沉睡和装睡,到了异乡,才开始真正的成长。他们的财富是由耐心熬出来的,带汗水味,一捧一放都小心翼翼,交到母亲手里,对她说,从此家里不缺这个了。

生存是检验所有思想和信仰的试金石,在饥荒和战乱里能让大部分人吃得上饭的宗/教就是好宗教,其余都是封建糟粕,在贫瘠的土地上能喂饱所有孩子的植物就是好菜,其他都只能贴上仅供观赏的标签售卖。当某种新事物从海那边逆流进入河道时,他们总要翻开过去的书,看看是否记录过这方面的尝试和经验,适用则借鉴,不适用就抨击,经验和主义们时而过时,时而经典,只有实用主义贯穿始终。千年前他们把神话传说写成了食谱,后来他们在海岛上种菜在自家阳台上松土;千年前他们习惯屯粮,现在他们每月存钱;从南到北,从东至西,相遇的对此讲着外语似的方言,过着不同的节庆,只有沿边公路和兵/工/厂里的蛇皮罩子土得一脉相承,对了,还有文字。文字阻止了长久的分离,让他们融合成了一锅汤,而不是一碟可以分别取餐的水果拼盘。
 个人天生就想以自由对抗集体主义,最后还是不得不败给人口基数,个体的一点小问题乘上十几亿的人口,便成了无法忽视的社会痛点,社会底层和中下层出现在皇/帝的梦里、话里、字里,让他忧虑,却始终无法触及。擅长隐忍的民族总认为忍耐不是他们的目的,万事俱备后不动声色地爆发才是初衷,何时爆发何时忍却是千古难题。受挫与落后让他们焦虑自卑,渴望变强,抛弃既有经验和自信逼自己反思,在将强未强、将富未富之时一念之差便是天壤之别。
 (三)
 小国们带着他们的子民一起流浪,在大洋和大国之间漂泊,哼着歌,只需考虑几十万或几百万人的当代和后代,他们相信这片小天地就是一切之中最可贵的,它拥有漫长的历史和丰富的资源,他们珍惜所拥有的,也向往加入更广阔的世界。他们要拉住不断外流的国民,一边考虑如何在谈判桌上获得更多援助,同时让自己看来更像一个旅游胜地。有人不惜代价坐船去海外寻找机会,有人却来到这里寻找内心的惬意自由,顺带砍树修路。
 (四)
 曾经的人生长在大陆或岛屿上,地域为他们的生命绘上底色。现在的人生长在三十几楼的电梯房里,严冬和仲夏都一样穿着睡衣开着空调躺尸床上,没有绝对的束缚也没有必要的选择,不曾航海也不用农耕,十二年时间学完几个世纪的科学探索和发展历史,不用裹脚束腰也不用交赎罪券,如果你想文身到眼球,please.互联网建立了一个不需要过去也无所谓将来的个人背景,注册账号的时候,没人会在乎你用什么做背景。离开束缚的他们在眼下的一万条路前陷入了迷茫,有时他们会从各个文明中拿取文化和思想来填充自己荒凉的思想沙漠,更多的时候则是在伴随着自我主义的觉醒一边迷茫一边蔑视传统,偶尔遵循一次传统习俗都渲染得像是返璞归真,他们曲解着复古,追求简约而丰富,简单而深邃,他们试图创造一个适合自己的小世界,最终个体主义取得了胜利,可是,当小众群体试图壮大、有力发声时,恰恰体现了它向着更大众更为人所接受群体转变的趋势,于是一个新的传统、新的主流由此萌生。
 文明在无数的个体孤岛上演进,最大众的才得以传播和完善,所有张开的手,所有开启的电脑和手机,都沉默地投了票。他们有两张票,一张为未知准备,另一张留给自己。
 (五)
 有渡口就有凝望,有过去就有回眸,告别与思念有时是单选题,有时则是多选,故国和他乡其实没有分别,只是几十年俗世沉浮的短暂泡影。历史可以养成民族的性格,变化也会磨平各自独一无二的棱角,嘲讽曾经义无反顾做出选择的岁月,大国牵制着小国,城市吞噬了乡村,传统抄袭着现代,情怀伪装着古老,人类欲望的样子有无数的化身和变体,其中最大的一个倒影叫做文明。其人性化程度一日千里,狭隘和局限却一如当初。

白盐

【拟人】“国家”的成长史

★短篇

★中/国拟人,个人私设是个男性,因为性格像,没有偏见。

★文中有历史的问题欢迎评论指出

★请爱我们的国家


——正文——


“国家”在很久很久以前还是一个小孩子。


他那个时候被叫做原始社会,身上穿着虎皮,四肢着地像只野兽一样大大咧咧的在森林里横冲直撞。


然后,他又成了奴隶社会,他的头上是各式各样的珠宝,璀璨夺目,美不胜收,而他的双脚却是光在外头,伤痕累累。


他的大脑“奴役”着它的双脚。


他还是懵懂的儿童。


封建社会的时候,他的头依旧是风光无比,晶莹剔透的宝石闪烁着它们独有的光辉,他的双脚也有了鞋袜,虽然简朴。


这个时候他是个意气风发才惊艳艳的少年,...

★短篇

★中/国拟人,个人私设是个男性,因为性格像,没有偏见。

★文中有历史的问题欢迎评论指出

★请爱我们的国家


——正文——


“国家”在很久很久以前还是一个小孩子。


他那个时候被叫做原始社会,身上穿着虎皮,四肢着地像只野兽一样大大咧咧的在森林里横冲直撞。


然后,他又成了奴隶社会,他的头上是各式各样的珠宝,璀璨夺目,美不胜收,而他的双脚却是光在外头,伤痕累累。


他的大脑“奴役”着它的双脚。


他还是懵懂的儿童。


封建社会的时候,他的头依旧是风光无比,晶莹剔透的宝石闪烁着它们独有的光辉,他的双脚也有了鞋袜,虽然简朴。


这个时候他是个意气风发才惊艳艳的少年,他是这个世界上鼎鼎有名人物,他也认识了许多外国的朋友,外国朋友们都记住他当时的名称——唐朝。


他成年时还制造出了举世闻名的四大发明,他就像是被上天庇护,少年成名,成年后又举世闻名。


于是他变得傲慢了,他自傲,自信,他觉得它自己已经足够强大了,不需要那些朋友,他干脆断绝来往,写下了“天朝物产丰盈,无所不有,原不借外夷货物以通有无。”这样狂妄的句子。


与朋友断绝关系很久,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等他再次迎来他的朋友,却被他们狠狠地打了一顿,还带走了他的财宝。


他有些迷茫。


原本不都是捧着自己,都想要和他做朋友的吗?


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他遭受了许多人的毒打,他奄奄一息,血迹斑斑。


可他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一开始的轻视和不可置信,到最后的无力回击。


就连以前跟着他身后甜甜叫他“哥哥”的那个人,原本跟在自己后面笑的很甜的小孩子,转身给他最狠的一击。


他不甘心!


在之后的第二次混战中,他在自己遍体鳞伤的时候,分出了一点时间去助战。


他以为他帮助了他们,以前的朋友就不会再打他了。


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它只是个廉价劳动力而已。


才不会轻易放过他。


他的希望破灭了。


他在吞下自己的血和泪,深刻的认识到了,没有本事,你什么都算不了。


只能任人宰割。


他不甘!


他决心奋起,他骨子里的骄傲不能让他降于他人,沦落成别人随意差遣的玩物!


他历经了整整十四年的反抗之路,他的手和脚血肉模糊,深可见骨的伤口血流不止!


但他不在意,因为他已经拼出了一条血路,靠着自己的血肉。


他成为了一个全新的自己——中/国。


虽然之后有着磕磕碰碰,但已经在新的道路上循序渐进了。


而我们就是这个曾经懵懂的儿童,意气风发的少年,成熟稳重的青年所孕育的孩子。


我们在这个父亲呵护下长大。


虽然比起其他孩子父亲,我们的父亲伤痕累累,没钱没势。


但是他爱我们。


他用自己的一只手挡在边境,一只手护住我们。


可我们并不能理解他。


我们羡慕别人家的父亲,气愤自己为什么生在了这个家里。


没钱,没权,还有一身坏毛病,老是被别人嘲笑。


别人都瞧不起我们,说我们没素质。


我们羡慕别的家庭,讲文明,家里整洁干净。


而我们的父亲只有残破不堪的家,还有一身以前挨打的坏习惯。


不讲卫生。


不拘小节。


我们自诩我们是新时代的人。


所以我们也跟着讨厌用血肉护着我们的父亲。


因为别人的看法。


我们用利刃对着最爱自己的人。


可我们都忘了,他曾经也是一个被誉为“礼仪之邦”的翩翩少年,他也曾是这个世界最顶端的人。


我们对这些只是不以为然,甚至对父亲所受的苦难也当做饭后笑谈。


因为我们不能深感同受。


我们总是说父亲穷,父亲落后,什么技术都不会。


可是,那些技术,都是我们父亲一点一点自己摸索出来的。


这条辉煌大道,也是他自己用血走出来的。


现在,他已经在各个层面都成为了很强的人。


粮食不够吃,那就研发新型水稻。


实力不够强,那就研究核武器。


我们的父亲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世界大国。


我们不必羡慕别人。


我们的父亲永远都是我们最强的神话。


后来我们恋爱了,带给了父亲看。


父亲他并不能理解我们同性为什么要和同性在一起。


他没有同意。


我们很愤怒,为什么他不同意!


明明别人父亲都同意。


我们又开始羡慕别的国家。


羡慕他们自由,羡慕他们文化输出强,能做出很多好看的电视剧,电影。


我们又在埋怨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不行。


可我们的父亲,也是第一次当父亲。


他并不能做到十全十美。


我们自身也不是十全十美。


我们也有比别的孩子差的地方,我们的父亲也是。


我们在拿整个世界的父亲和我们的父亲做比较。


非得要我们的父亲成为最强的。


而我们的父亲也在默默努力。


他说:“我可以不认同你的生活方式,但我愿意捍卫你不同于我的生活权利。”


他在很努力的维护我们。


也在做出改变。


他在捍卫我们所有孩子的权利。


尽管我们失去了一些“自由”。


但我们更多的得到了安全。


他才成为一名父亲没多久。


请相信他。


他会成为最棒的父亲!


请爱他。


——全文完——


回忆过去.记录现实

建国70周年歌曲展博    国家

建国70周年歌曲展博    国家

Soledad
突然好难受,王耀选择的道路也是...

突然好难受,王耀选择的道路也是一种缓慢的、自我消亡的过程。

这大概是在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和岁月之后而平静的接受了自己未来将会消失的命运吧。

(所以说人类命运共同体什么的果然还是基于马列主义提出的吗🤔)

突然好难受,王耀选择的道路也是一种缓慢的、自我消亡的过程。

这大概是在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和岁月之后而平静的接受了自己未来将会消失的命运吧。

(所以说人类命运共同体什么的果然还是基于马列主义提出的吗🤔)

鹤紊

【国家中心】你可还记得

我还记得,当我们惊险的坐在偏僻大湖上的船中,慷慨激昂的唱起国际歌。

我还记得,当我们万死以赴的站在街道上,呐喊着驱除鞑虏的口号。

我还记得,当我们被打入囚笼时充满希望的绣下,这以鲜血铸成的旗帜。

我还记得,当我们挥舞着世人手中的如椽大笔,写下痛骂这世俗灵魂腐朽的文章。

我还记得,当我们为这时代背井离乡,踏上荆棘丛林只为寻求自己心中的道路。

我还记得,当我们弃医从文,撕开这万古长夜,以此身火炬之光燃照后人之路。

我还记得,当我们拿起手中的武器,有力的回击着踩踏在我不屈脊梁上的蛮恶狂徒。

我还记得,当我们乘风破浪,以肝胆相照,只为护住身后山河无恙。

我还记得,当我们以不朽姿态临万国...

我还记得,当我们惊险的坐在偏僻大湖上的船中,慷慨激昂的唱起国际歌。

我还记得,当我们万死以赴的站在街道上,呐喊着驱除鞑虏的口号。

我还记得,当我们被打入囚笼时充满希望的绣下,这以鲜血铸成的旗帜。

我还记得,当我们挥舞着世人手中的如椽大笔,写下痛骂这世俗灵魂腐朽的文章。

我还记得,当我们为这时代背井离乡,踏上荆棘丛林只为寻求自己心中的道路。

我还记得,当我们弃医从文,撕开这万古长夜,以此身火炬之光燃照后人之路。

我还记得,当我们拿起手中的武器,有力的回击着踩踏在我不屈脊梁上的蛮恶狂徒。

我还记得,当我们乘风破浪,以肝胆相照,只为护住身后山河无恙。

我还记得,当我们以不朽姿态临万国来朝,坚定站住泱泱大国的最后底线。

你可还记得?

你可还记得这前仆后继的英雄,你可还记得这抛头颅的热血已浸润整个华夏大地,你可还记得每一步的沉重,亡灵们的悲鸣,你可还记得有无数前辈在黑暗中点亮天光,动乱中稳住时局,你可还记得他笔直的背影,死前上扬的嘴角,亦或者是眼里不熄的篝火,坚定的脚步?

你可还记得他们是隐于乱世之中的地下者,匍匐于书桌上的执笔者,游行于街道上的无畏者,牺牲于执行者抢下的不屈者,帮衬于同胞的坚强者,凛然于协约上的外交者,划下新时代的革命者?

你可还记得,他们是你,是我,是她,是每一个与天不老的人,是每一个前行者与追梦者?

你可还记得?

这,就是它屹立这万年河山之理由。

这,就是华夏。




——————————————————————————————


愿吾辈之中华,自强自立,不忘开前路之艰险,拓后路之坦荡,以此生热血烧剑胆成灰。

12.13.

你听城市外刹那轰鸣 那是历史缓慢而沉重的哀悼,它告诉我们:勿忘国耻。

1359380069
无用良品
我之所以有劳伦兹这个人的印象,...

我之所以有劳伦兹这个人的印象,是因为一九七三年我在云南,生产队上很多人闲来无事听敌台(这四十多年来敌敌友友,友友敌敌,刚刚相逢一笑泯了恩仇,忽然又要横眉冷对千夫指了)

by 阿城《攻击与人性》

我之所以有劳伦兹这个人的印象,是因为一九七三年我在云南,生产队上很多人闲来无事听敌台(这四十多年来敌敌友友,友友敌敌,刚刚相逢一笑泯了恩仇,忽然又要横眉冷对千夫指了)

by 阿城《攻击与人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