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国家拟人

146万浏览    11725参与
扶 樛

  (其实也叫查询作者当时看比赛的精神状态)

  

p1-p3:🇶🇦(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p4:🇶🇦🇸🇦 

  内容来源于周围同学讨论时开的国际玩笑(确实国际玩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明晚赛事分解(什么)

  

不过我这几天真的死命画是真的(bushi),不过画喜欢的东西还是高兴的

  

  

  (其实也叫查询作者当时看比赛的精神状态)

  

p1-p3:🇶🇦(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p4:🇶🇦🇸🇦 

  内容来源于周围同学讨论时开的国际玩笑(确实国际玩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明晚赛事分解(什么)

  

不过我这几天真的死命画是真的(bushi),不过画喜欢的东西还是高兴的

  

  

阿月想要一只猫

【俄瓷bg】候鸟归来

9.成功

  不出所料,在阿拉斯加的海岸线上每隔二十米就站着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个个严阵以待。

  苏卡不列,俄内心狠狠骂道。这个时候如果硬拼,不一定可以打的过,那只能智取了

  俄驾驶着法拉利,沿着海边行驶。这一带只有几个公园和教堂,并没什么大型购物中心。正当他发愁之际,却看到了一所学校。学校的建筑极其气派宏伟,俄从背包里掏出望远镜,两排教学楼中央有一座喷水池,再向后是高尔夫球场,还有足球场,看上去应该是贵族学校了

  不一会随着一阵铃声,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校门口,各种各样的豪车正停在学校门口。看着一张张天真无邪,充满稚气的脸蛋,俄有些于心不忍。这时脑海里又回想起美把他绑...

9.成功

  不出所料,在阿拉斯加的海岸线上每隔二十米就站着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个个严阵以待。

  苏卡不列,俄内心狠狠骂道。这个时候如果硬拼,不一定可以打的过,那只能智取了

  俄驾驶着法拉利,沿着海边行驶。这一带只有几个公园和教堂,并没什么大型购物中心。正当他发愁之际,却看到了一所学校。学校的建筑极其气派宏伟,俄从背包里掏出望远镜,两排教学楼中央有一座喷水池,再向后是高尔夫球场,还有足球场,看上去应该是贵族学校了

  不一会随着一阵铃声,孩子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来到了校门口,各种各样的豪车正停在学校门口。看着一张张天真无邪,充满稚气的脸蛋,俄有些于心不忍。这时脑海里又回想起美把他绑架,他差点就变成残废的事情。俄心一横,对着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扣动扳机,很快男人倒在地上,血流一地

  人群中顿时引起骚乱,前来接孩子的家长们保姆们乱作一团,孩子们的哭闹声响彻云霄。躲在大树后的俄迅速逃离案发现场

  守在海边的军官的孩子就读于这所学校,听到不远处传出枪声和叫喊声,他立马慌了神,连忙带着一些部下朝学校赶去,只留下一部分兵力守在海岸线。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原本排列有序的卫兵们乱了阵,也使得守住海边的兵力减少了一半,有些区域便处于无人看守的状态,俄趁机冲到海滩上,纵深一跃跳进海里

  虽是在夏季,可是位于高纬度的白令海峡的海水依旧是冰冷刺骨,俄被冻的一哆嗦,奋力朝着大海深处游去

  白令海峡属于公海,他记得美说过白俄已经向联的总部报案了,那么他们一定会寻找自己。他从口袋里掏出指南针,顺着日出的方向游

  不知过了多久,俄觉得有些精疲力尽了,却还是硬撑着,这时他看到了不远处有一艘白色的大船在航行,船上挂着的白蓝红旗让他眼前一亮,他脱下外套,心潮澎湃的拼命挥舞着红色格子长袖

  “快看!前面好像有人。”波罗洛夫靠在船的栏杆上,他接过船员递过来的望远镜,看清了那人的脸后激动不已:“是俄!”

  看到希望的曙光后,俄重新振作起来,一鼓作气朝着搜救船的方向游去。与此同时船也朝着他的方向加速行驶,很快的他抓住了船员抛下的救生圈,有些吃力的爬上船

  俄身上早已湿漉漉的,海水顺着他的身体滴在甲班上,头发乱糟糟的

  “快点打个电话给白俄和瓷吧。”声音浑厚的男人把水递到他手上:“她们可担心你了,连着一周都没怎么好好休息。”

  是父亲最信任的下属,KGB的优秀特工波罗洛夫同志。自从父亲去世后他留在自己身边,帮自己打理家里的事务

  “波罗洛夫同志,”俄紧握着他带茧的手,这个刚满五十岁的男人却已是白发苍苍,看的俄有些心酸:“父亲和南都是被美害死的,美还打算害死我和瓷,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这个混账!我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波罗洛夫气的满脸通红,眼冒火星:“对于这种东西我们不能妥协讨好,总有一天我要把他分成五十块!”

  “太好了。”电话那头瓷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只要你平安获救就好,我和白俄在你的家等着你回来。”

  

  

  

  

无所不及的女娲氏

生了,生湾子了😇

终于把这个功德清零的构思画出来了。。。。。🙏扣666佛祖原谅我()

生了,生湾子了😇

终于把这个功德清零的构思画出来了。。。。。🙏扣666佛祖原谅我()

斯麦尔

【all瓷】It strikes 瓷 that...(南瓷篇)

*高中必备短语之一:it strikes sb. that...(某人突然想起某事)

*苏|南|俄|塞|美|先生→瓷

*我流阿美终于支楞起来一次!

*先生照例放彩蛋

*看看那个小朋友忘记了《洗澡二三事》里我说的考点(👀)


南瓷组


“瓷是我迄今为止带过最好的学生。”


勤奋刻苦,虚心好问,苏维埃选手如是评价。


“何止!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老列巴要是能教到比小同志更好的学生,以后我签合同名字倒着写!”


聪明伶俐,用心专一,南斯拉夫选手如是评价,并愤而补充,“【哔——】这大宝贝怎么就让他给拐了去!”......

*高中必备短语之一:it strikes sb. that...(某人突然想起某事)

*苏|南|俄|塞|美|先生→瓷

*我流阿美终于支楞起来一次!

*先生照例放彩蛋

*看看那个小朋友忘记了《洗澡二三事》里我说的考点(👀)





南瓷组



“瓷是我迄今为止带过最好的学生。”



勤奋刻苦,虚心好问,苏维埃选手如是评价。



“何止!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老列巴要是能教到比小同志更好的学生,以后我签合同名字倒着写!”



聪明伶俐,用心专一,南斯拉夫选手如是评价,并愤而补充,“【哔——】这大宝贝怎么就让他给拐了去!”



于是南斯拉夫选手因言辞过于激烈被踢出群聊。



所以当他“周日一起出去玩啊”的邀请被轻易答应时,南斯拉夫心里是有点震撼在的。



听说有种古老的东方神秘力量叫夺舍?



但拉着少年踏在草地上后,清浅花香就让他抛去了那点不真实感。暖阳朗朗,风拂面庞,这样的好天气还留在屋里学习才是不聪明。



两人在草地上追逐,到一块坡地时,南斯拉夫邀请瓷滑滑梯。



他抓着一大块树皮,目光真挚。



“非常有趣,小同志,你相信我。”



不久后——



“小同志抓紧我!”



“明明你坐在我后面!”



树皮承载着不该他承受的重压自顶部滑下,到底部时发脾气一样把两位乘客甩向远方。



南斯拉夫护着瓷的脑袋倒在松软草地上。



抬手遮光。



这只手刚才还揽着瓷略瘦的腰,现在就空空如也了。



南斯拉夫有些怀念手心的温度。



他抱得有分寸,是一个兄长该保持的距离,但与那细嫩皮肤隔着衣料接触,仍觉滚烫。



“南哥?”似是担心把人压傻,瓷扯扯他袖口。



南斯拉夫用力闭眼,再睁开时不该被瓷看见的情绪已经收得一干二净,笑眯眯地问他开心吗。



少年予以肯定的答复。



南斯拉夫一拳冲天:“是飞扬的感觉!”



瓷学他一拳冲天:“芜湖!”



南斯拉夫又一拳冲天:“明天上课气死老列巴!”



瓷收回拳头:“……呜呼哀哉。”



南斯拉夫:?



瓷哭丧着脸:“南哥,我今晚可能睡不了了。”



It  strikes 瓷 that 作业没写完!



附:苏维埃发现自家后院草皮莫名光秃一块儿后暴跳如雷怒发冲冠,曳铁钯,寻南斯拉夫十余里无迹。


——《河中南斯拉夫》



祁晟

新的观影 又是唯物主义崩塌的一天呢

习惯被屏ing 

  q 裙

  ai 法点

习惯被屏ing 

  q 裙

  ai 法点

蛙蜜力

一点也看不出西皮向的(什么啊

一点也看不出西皮向的(什么啊

雾野.(暂退版)

【双中美/日韩】我流青拟三问

     没有去征集ask,就是用问答形式说一下我流青少年拟人的设定,双ci美就是一个国灵ci美一个青拟ci美,主青拟,国灵会小小出现一下,另外有双日韩出现,注意避雷。具体设定可以看一下上两篇。

  (本文青拟用那兔名代替,国灵用guo名缩写)

  (但是米娜如果有想要了解的设定的话也可以在评论区ask,我提取一下再来一期。)

  (不打那兔tag是因为青拟们除了形态和名字并没有使用那兔的世界观,这个上篇有写,如果雷到你的话可以屏蔽【致我们的新时代】tag或者直接拉黑我)

让我过让我过让我过!!!!

  

  


  1.【对对方的第一印...

     没有去征集ask,就是用问答形式说一下我流青少年拟人的设定,双ci美就是一个国灵ci美一个青拟ci美,主青拟,国灵会小小出现一下,另外有双日韩出现,注意避雷。具体设定可以看一下上两篇。

  (本文青拟用那兔名代替,国灵用guo名缩写)

  (但是米娜如果有想要了解的设定的话也可以在评论区ask,我提取一下再来一期。)

  (不打那兔tag是因为青拟们除了形态和名字并没有使用那兔的世界观,这个上篇有写,如果雷到你的话可以屏蔽【致我们的新时代】tag或者直接拉黑我)

让我过让我过让我过!!!!

  

  


  1.【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兔:这是个好问题……问得好…怎么说呢,就是那种看起来很贵的富人家清冷小少爷(点头


   鹰:……?他 呃…白白软软的小兔子吧,看起来很容易被欺负的样子……

    但是回想起现在那兔子对自己的si出,鹰酱的声音不由得越来越小。兔子转过头好笑的倪了他一眼,小幅度的搂着对方的腰往自己身边拉了一点,“那现在呢(印象)?”轻轻的贴在人身边耳语,温温热热的气息让鹰酱很不自在,瞪了他一眼想要把他推开。


  ‘老狐狸……’


    鹤:小西八。

      南棒:小八嘎。

     (两人对视一样,默契的还了对方一个中指。)


   2.【对对方家长的第一印象呢?】


   兔:嗯…我第一次见那位先生是在刚搬到中心城没多久的时候。那会我刚放学到家,想去找爹爹但是书房传来异样的响声,我就寻思去看看……

  南棒:!!哦莫哦莫,难不成!!

    兔:才不是!!你别乱说!(手上收起来的折扇狠狠拍了南棒一下)


   兔:我是看见那先生坐在我爹怀里撒泼打滚,吵着闹着要我爹陪他出去玩。‘跟小孩子似的’

     鹤:呦西,然后呢然后呢!

     兔:然后我就被我爹一个一眼神瞪出去了……


  小日韩:诶——(那种语气)


   在一旁静静听着的鹰:“我不觉得我父亲在外人面前会这么的幼稚…”(小声)

   兔:“他估计没看到我,我门就拉开了一小条缝呢。”(同样小声)

   搜嘎。


  南棒:我的话…(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南棒不由得浑身一哆嗦)是在公司【就是在中心城的联合国大楼,以后都统称公司】的时候,那会儿我去给我爹送文件,路上正好遇到他爹。


  他爹站在落地窗旁抱着手看着城市,穿着黑西装,让我感觉哪怕阳光撒他身上都照不亮的阴暗。

     鹤:放屁!我父上才不是那样的!小西八胆子丁点大!(鹤在旁边骂骂咧咧)

      兔:闭嘴!然后呢?


  南棒:然后我就被他发现了,他问我是不是来找我爹的,给我指了个路就走了。

     鹤:(挣脱束缚)我父上世界第一好!(大喊)

    兔鹰:闭嘴!(吵死了)

  哦……


   鹤:瓦大西的话,就上次小西八带我们去他爹开的酒吧蹦迪那次你们还记得不?哇他爹跳的,那真是比谁都欢。第一印象的话,就是嗯…很像他们家的当红偶像的人那种感觉。


  


  3.【你们还去酒吧?都还没成年吧?】


  鹤:是小西八父亲(在中心城)开的,我们几个走后门进去,反正乌烟瘴气乌漆嘛黑的,谁也看不见谁。

     

  【问:未成年喝酒,你们父亲知道了不骂?】


  兔鹰:不骂。


  兔:我爹知道我有分寸,向来随我。


  鹰:父亲的话,只要我不无理由的夜不归宿,喝的烂醉的话,他一般不会管我。当年在家的时候纽哥也经常带我去酒吧……


  鹤:问得好,父上很少出入这种场所,除非是陪着灯塔去,所以只要提前联系场内工作人员打探一下,不碰上就没关系。


  【问:要是碰上了呢?】


  鹤:……


  兔:(倪了鹤一眼)……总之,他第二天来上学的时候两只手都青紫了。


  南棒:(没说话,跟兄弟似的搂过鹤,安慰的拍拍他的肩)


  


  南棒:嘿,我可最轻松了,不止不骂,我爹还主动带着我去各种局呢!(骄傲


  其余三人:不愧是你。

  

  如果喜欢的话,求赞评(扭捏)


  

祁晟

新的观影 又是唯物主义崩塌的一天呢

   


       蓝星依旧有条不紊的运转着,直到种花家的兔子们挑了十七个堂口,蓝星震惊。


       在伤痕累累的种花土地,王耀热泪盈眶的迎接着从寒冷的北方归来的孩子们。阿尔弗雷德在White House眉头紧蹙,作为美//利//坚而不是阿尔弗雷德,重新审视着那一个东方国家蕴藏的能量。不苟言笑的伊利亚在克姆林宫与约瑟夫开...


   

        

       蓝星依旧有条不紊的运转着,直到种花家的兔子们挑了十七个堂口,蓝星震惊。


       在伤痕累累的种花土地,王耀热泪盈眶的迎接着从寒冷的北方归来的孩子们。阿尔弗雷德在White House眉头紧蹙,作为美//利//坚而不是阿尔弗雷德,重新审视着那一个东方国家蕴藏的能量。不苟言笑的伊利亚在克姆林宫与约瑟夫开怀大笑,庆祝着白头鹰的失败。至于什么也没得到的亚瑟和弗朗西斯,对未来的发展方向仔细思量。直到……


       “系统,我们需要你给一个解释”


       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英雄的蓝眸依旧澄澈,笑容依旧如美洲的阳光灿烂,却没了素来的亲切,反倒是透露着锋锐。伊利亚的赤眸也是寒意凛冽,另外六位面色也不是太好。


        是的,当他们回到这个空间,被清除的记忆也莫名其妙的回到他们的脑海,蓝星的人们抬头看着天空上的光幕,又是一阵惊讶。他们的记忆没有回来,成功被清除

   

        当一阵白光闪过,联五轴三的领导人也出现在了这个空间,看他们迷茫的神色,很显然,他们也没有记忆。


      “亲爱的先生们,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与系统机械的电子音截然不同,响在空间的是一道温和但藏着倨傲的清润男音一口流利的汉语。联五轴三莫名觉得有些耳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只能默默瞥一眼斯拉夫人后面的东方人。


       “我并不了解你们遇到的系统底细,也与它们无甚关系,我们只是做个小小的测试而已”


      “My emperor~说那么多干什么,他们还不一定信”美国腔的英语带着调笑意味接着上一个声音慵懒说道,可惜对方并不搭话茬。


      “我会从无数个平行世界抽取一个世界的资料来展示,尽量抽取和你们世界相似的,你们不需要关心我们的原因。”


      居高临下的语气令观影室的人有些不适,但还是忍住了。未来,多么大一个诱惑,况且这个声音还没明确告知是否会清除记忆,他们是不是可以想一下…


       “直接放就是了,说那么干嘛”懒懒的声音再度响起,可惜对方仍是自顾自的说道


       “你们可以唤我夏,当然,和那个愚蠢的家伙称我为my emperor我也不介意”温润男声甚至还有兴趣调笑一句




  

  

  

      

舟MorHoring

  抓一国来试穿Ermenegildo Zegna2022春夏的其中一款!

  没找到衣服的原图所以非常糊🆘

  抓一国来试穿Ermenegildo Zegna2022春夏的其中一款!

  没找到衣服的原图所以非常糊🆘

纤尘丶墨染

我有特殊的学习方法

联五高校   又名《每天的午夜十二点我都要登陆大逃s》

含 美俄瓷/英法/德意   白切鸡篇


4.

瓷的目光显然是暗示他安静混入那群怪物,全场的紧张屏吸下只听见一枚硬币骨碌碌滚出,摇晃几下无比精准地倒在了白切鸡的爪旁。


糟了。忘了手里还有个硬币。


美向前一步捡那个神奇硬币的动作僵在半空,卫衣的衣领随着左手的脱力顺着脖颈滑下,一头与照片上别无二致的骚包金发在食堂里分外耀眼,随着动静早已聚焦了视线的食材们幻化出白森森的眼睛盯着美,让美在毛骨悚然之外狂掉san值。


美缓缓地回身低头看瓷,不知是不是错...

联五高校   又名《每天的午夜十二点我都要登陆大逃s》

含 美俄瓷/英法/德意   白切鸡篇


4.

瓷的目光显然是暗示他安静混入那群怪物,全场的紧张屏吸下只听见一枚硬币骨碌碌滚出,摇晃几下无比精准地倒在了白切鸡的爪旁。


糟了。忘了手里还有个硬币。


美向前一步捡那个神奇硬币的动作僵在半空,卫衣的衣领随着左手的脱力顺着脖颈滑下,一头与照片上别无二致的骚包金发在食堂里分外耀眼,随着动静早已聚焦了视线的食材们幻化出白森森的眼睛盯着美,让美在毛骨悚然之外狂掉san值。



美缓缓地回身低头看瓷,不知是不是错觉,单薄胸膛下几个深呼吸的起伏后向来波澜不惊的目光中染上了些许崩溃。


“跑。”





美想问的问题实在太多,在全力飞跑的气喘吁吁中只好将问题压缩到最精简,还未开口前面的瓷就像有读心术一般,以不可思议的平稳气息极快地叙述。


“你可以把这里当作一场大逃s游戏,攻击、防御等数值分为S-E级,背景和怪物由你的执念生成,生存到凌晨六点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


“怎么解决这群怪物?”


“剧情发展已经偏离了主线,怪物失去了神智,只能肉搏。”


“那你在天台上……”


“知道游戏前的准备时间么?”


“怪物在游戏正式开始前不能开技能。”


美明显察觉到了这人认为自己的废话是浪费时间,攥着他的手腕的手明显发力,瓷在美的注视下缓缓站定,无辜地摊开没有武器的手:


“我的攻击力目前只有B级。”


“比一个正常人类的极限高不了多少。”


在天台上看他撕那只鸡的时候以为有多强,敢情只是个趁怪物技能没觉醒疯狂输出的脆皮啊!


美捏了捏手中的神奇硬币,眼里又多了些许希翼:“既然我也是玩家,那我的攻击力……”


“E。”


美自暴自弃地把硬币揣回兜里,低骂着早知道把英吉利也拉来了,远在宿舍的英吉利打了个喷嚏,迷糊间骂了一句法兰西是蠢货,于是对门宿舍的法兰西紧随着也打了个喷嚏,裹紧了被子。




“那我们目前逃出去的概率有多少?”


“0。”


“就没有什么开挂的办法吗?”


瓷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认真思考这个想法的可行性,最后真的给出了答案。



“神谕。”


神谕:在特定时间内获得“神”的指引(自动寻路),同时失去身体自主性(挂机),每局游戏内只能使用一次,技能结束后在当局游戏内身体各项数值降低60%(系统打怪损耗)。


美似乎理解了大半,不得不说这人的行为诡异但挺帅,一只足尖划地双指成剑,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画什么古老的中国阵法,最后在美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吐出了一口鲜血,被美下意识接住脱力身体的同时顺势趴到了他的背上。



“靠你了。”



“哈?!”





“阿美,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



两个月前的生日中刚许愿要变成世界第一的美第一次后悔决定如此草率,如果能重来他绝对会穿上防弹衣踹开天台的门,用烤枪烧焦这群怪物。


瓷作为一个正常男高中生并不算轻,不知这人是不是故意报复小时候被美欺负的仇,在美的背上单膝跪起将一旁袭来的不明物体一脚踹开,同时给了美一个痛击。



“左。”


“左。”


“上。”


仗着地形优势暂时甩开了怪物的视线,美顺着瓷的指令拎起角落里的一块废弃案板飞速前行,钻了空子猛然扎进了杂物间,揣息着瘫坐在地,刚想顺着瓷的话搜寻武器,看清屋内摆设的一瞬间潮水般的回忆涌入脑海。



美幼年时得过妄想症,他总觉得瓷家除了瓷以外还有一个小孩叫抬,那个看起来不太聪明的孩子打游戏时总是喜欢口嗨,因为一张和瓷酷似的脸在一天晚上被美带去网吧幼年酗酒,半夜被同样是儿童的英法一起送去了儿科急诊。


发现美的是瓷,那天美去网吧时顺手拎走了瓷的书包,从不肯放过任何一个显摆机会的美看着矮自己足足快半个头的瓷宁可竖着中指口吐白沫也不肯让瓷拖着他走,最后还是英法轮流把他背去医院的,英吉利边走边骂他真沉。


酒精中毒的滋味不好受,美昏头涨脑间只隐约察觉睡意沉沉袭来意识恍惚间只觉得头重脚轻几近灵魂飘起,始终跟在担架旁的抬叽哩哇啦地嘲讽“弱诶”“拜托你很弱哎”,美艰难地竖起中指险些被自己的白沫呛死。



从小深谙人情世故的瓷原本不想跟来,看了看斗嘴的英法还是默默跟在了他们身后。美一进医院就愣愣盯着他的身后看, 瓷晃了晃身体发现他的视线直愣愣越过自己的肩头,美身旁这个一看就是性冷淡的少年那时还没这么死板,眉眼精致的男孩唇动了动。



“你在看什么?”




“你在看什么?”


外面的怪物已经顺着气味发现了两人的踪迹,脆弱的门板没承受住几次攻击就出现了裂纹,美晃了晃神加快速度在一地杂物里找到有用的道具,精神状态已经如瓷所说被那些怪物影响得开始出现了幻觉。



不管是那次酒精中毒,还是瓷家爱打电动游戏的抬,这些记忆的来源自那一夜后仿佛人间蒸发,无论问谁都摸不着任何踪迹。


美病好后就到处询问抬的踪迹,法兰西只会摸着他的脑袋怜悯地说这可怜孩子被英国佬带得越来越傻了,美百思不得其解思考了一天一夜,最后得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



他是来自未来的瓷的私生子。




“转头!”


左侧一道黏液飞来,美举起案板勉强挡住了攻击,原本绿色的黏液“滋”的一声在表面形成了一块白色固体,手中的案板明显沉重了几分。


美能确定刚才瞥过杂物间角落的那一瞬间废弃的袋子里分明是一个陈旧的PSP手柄,衣帽架上挂着十年前抬和他出去时戴的小鸭舌帽。



找到抬最好的方式就是去瓷家胡言乱语,瓷解决的方法就是一顿打,最后这俩人见了面就剑拔弩张,瓷离开的前一天傍晚两人的矛盾上升到了极致,在将晚的天色下撕扯到了屋檐下。


“到底有没有这个人?”


这个年纪半大不小的男孩已经开始变声,瓷的青涩嗓音却是极好听,那些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小弟常说他的声音温文尔雅以后肯定是个小娘炮,可他总觉得瓷那副声线听着比谁的都舒服。


那天两人离得极近,逆光里隐隐能辨出少年泛着水光的唇,美的心头一阵无端由的瘙痒慌乱,鬼阴神差将心底的话出了声。


“没有。”


美的幻想自此烟消云散。




所幸学校重修前后地形没有太大变化,拐角的杂物间后就是厨房,透过窗户摸到了武器,美面对着随着门板的坍塌一片烟尘中现出的鸡形巨型生物陷入了沉默。



“这是我们需要正面对抗的第一个怪物,先攻击它,再……”



再呆在这个地方精神状态显然就要受到影响了,显然没听到下半句话的美已经扔出了一把飞刀,门口那只看起来十分笨拙的生物身上突然出现了十几道裂痕,白切鸡的脖子摇晃着弹起,那把餐刀以精准的角度堪堪从鸡身中穿过,直挺挺插在了墙面上。



“?”




“名称:白切鸡

攻击力:B

防御:A

技能:身体弹簧化(因为牲前被切成块状而获得)”



背上的瓷肩胛单薄,一口标准的播音腔,美看着眼前像游戏里的豌豆射手一般摇晃着身体蓄势待发的白切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TBC——


Gandalf

英法/德法夫妻双标实录

*有P社梗

01

别人:"英国你这个日不过帝国"

不列颠:"······Good luck for you"


法兰西:"英国你这个日不过帝国"

不列颠:"法国你这只大青蛙"


法兰西共和国完成国策:第二次百年战争


02

别人:"英国你那该死的仰望星空派,又把我臭倒了"

不列颠:"你不能戴口罩吗"


法兰西:"英国你那·...

*有P社梗

01

别人:"英国你这个日不过帝国"

不列颠:"······Good luck for you"


法兰西:"英国你这个日不过帝国"

不列颠:"法国你这只大青蛙"


法兰西共和国完成国策:第二次百年战争


02

别人:"英国你那该死的仰望星空派,又把我臭倒了"

不列颠:"你不能戴口罩吗"


法兰西:"英国你那······"

不列颠(打断):"青蛙你那法棍今天又把我的头打疼了!"


法兰西完成国策:第二次诺曼征服


03

别人送法兰西礼物

送的是一朵玫瑰

不列颠送法兰西礼物

送的是一套标准西式餐具

上面绣满了鸢尾花

和一封信


"My iris"


法兰西共和国完成国策:重建英法友谊


04

德意志看不列颠送的东西如此豪华

不甘居于人后

送给了法兰西一份礼物

法兰西一打开

发现居然是一大沓账本

和一封信


"作为全欧盟的数学优等生

帮我把希腊和意大利欠了我多少帐算完

danke!"


法兰西共和国完成国策:承接欧盟银行


05

别人送德意志礼物

送的要么是啤酒

要么是香肠

法兰西不甘示弱

送了一幅拿破仑攻破柏林的画像

德意志见状

送了一幅回礼

是阿道夫在埃菲尔铁塔下的世界名画


法兰西共和国完成国策:我既浪潮


06

不列颠见状

从瑞典蠢驴家里

送给了德意志

是一张纸


"如果有一架飞机飞到鲁尔工业区上空

我就不叫戈林

你可以叫我迈耶

——赫尔曼·迈耶"


德意志共和国完成国策:第三次奋斗


最近网课没时间,就随便发些,致歉

回礼是英式和平的笑话

又双叒叕

重點器官和戰鬥型態

心臟

  對於意識體,心臟是祂們最強大、力量最集中的位置。

  國家意識體的心臟是首都,省/州的心臟是他們的首府,政權意識體的心臟是所屬最強國家的首都。

  心臟會有自己的保護機制,當心臟背攻破或者國家自身破裂時,心臟會發生轉移,心臟位移的過程十分痛苦,象徵著重心變化。

  意識體的心臟是空蕩蕩的,裡面可以是任何東西,鮮花,金錢等。


眼睛

  意識體眼睛的顏色,虹膜顏色,瞳孔形狀都代表自己獨特的身份,眼睛是受傷後最難恢復的器官之一,後遺症嚴重,會產生失明或弱視等問題。......


心臟

  對於意識體,心臟是祂們最強大、力量最集中的位置。

  國家意識體的心臟是首都,省/州的心臟是他們的首府,政權意識體的心臟是所屬最強國家的首都。

  心臟會有自己的保護機制,當心臟背攻破或者國家自身破裂時,心臟會發生轉移,心臟位移的過程十分痛苦,象徵著重心變化。

  意識體的心臟是空蕩蕩的,裡面可以是任何東西,鮮花,金錢等。


眼睛

  意識體眼睛的顏色,虹膜顏色,瞳孔形狀都代表自己獨特的身份,眼睛是受傷後最難恢復的器官之一,後遺症嚴重,會產生失明或弱視等問題。

  瞳色並不是固定的,如果中途國家內部發生變化或者政權相融就會改變顏色,或者會因為政黨權利輕重成為異色。

  眼睛被挖出來後不會腐爛,有些意識體就有收集失敗對手眼睛的惡趣味。

  部分意識體的眼睛數量不止兩個,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政權反差過大,多出來的眼睛多是陰暗面的代表。


戰鬥型態

  意識體生命受到威脅時會爆發出驚人的攻擊力和防禦能力,往往能超出人體極限,就算是血管爆裂、器官粉碎也可以繼續攻擊。

  戰鬥型態下,肺活量會提升到平時的兩倍,心跳加速40%及以上,無感最強化,受傷部分快速癒合。

  戰鬥型態後遺症很嚴重,部分意識體會暫時失去生命體徵,輕者大概要休息十天半月,嚴重者必須由其他同政權意識體輸血才能勉強維持靈魂穩定。

  其實,當下決心使用戰鬥型態,祂們就已經把自己當成死人了,不過是背水一戰,半條腿踏進閻王殿的死人。

  1945年那場意識體戰爭,所有人都是用戰鬥型態為自己的人民和國家而戰。

路过的兩某人
  《相亲相爱不列颠》   年...

  《相亲相爱不列颠》

  年龄排序:🏴󠁧󠁢󠁷󠁬󠁳󠁿>🏴󠁧󠁢󠁳󠁣󠁴󠁿>🇮🇪>🏴󠁧󠁢󠁥󠁮󠁧󠁿

  《相亲相爱不列颠》

  年龄排序:🏴󠁧󠁢󠁷󠁬󠁳󠁿>🏴󠁧󠁢󠁳󠁣󠁴󠁿>🇮🇪>🏴󠁧󠁢󠁥󠁮󠁧󠁿

TL5华子
  我爱女美

  我爱女美

  我爱女美

A.R.G海江依曲

求求你,来个人带我一下吧!!!

我什么都可以写的!!

求求你,来个人带我一下吧!!!

我什么都可以写的!!

猫弦cat

  纯糖无刀,放心吃

  用这诡异的画风创死所有人(手动狗头)

  想不出什么骚话了……

  纯糖无刀,放心吃

  用这诡异的画风创死所有人(手动狗头)

  想不出什么骚话了……

⃕D⃕i⃕a⃕d⃕e⃕m⃕a⃕(⃕初⃕三⃕摆⃕烂⃕版⃕)

【all瓷】团厌想摆烂9

(1) (2) (3) (4) (5) (6) (7) (8) 

第二章有部分是美的臆想,他对瓷造成的实质性伤害是可以和南相比的。只不过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是没有南那么坏的,就是他自己在心里给自己洗白,而瓷也恰恰选择性的遗忘了这段记忆。


01.

“哥……你都想起来了,对吧?”塞笑眯眯的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绳子捆绑住的人,一字一句道:“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啊。”


南愣了几秒,忽然噗嗤一声大笑起来,整个房间都回荡着他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塞眼底闪过一抹阴狠,气愤的拽着南的衣领一拳又一拳朝他脸...

(1) (2) (3) (4) (5) (6) (7) (8) 

第二章有部分是美的臆想,他对瓷造成的实质性伤害是可以和南相比的。只不过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是没有南那么坏的,就是他自己在心里给自己洗白,而瓷也恰恰选择性的遗忘了这段记忆。


01.

“哥……你都想起来了,对吧?”塞笑眯眯的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绳子捆绑住的人,一字一句道:“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啊。”



南愣了几秒,忽然噗嗤一声大笑起来,整个房间都回荡着他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塞眼底闪过一抹阴狠,气愤的拽着南的衣领一拳又一拳朝他脸上砸去。



眼眶逼得通红,暴怒的模样仿佛下一秒就会杀了南一样。



南朝地上吐口血唾沫星子,了无惧色的抬头直视着那双森冷的蓝眸,哑然失笑。



“你到底在笑什么?!!”塞怒吼着。



“你在这装什么好人?你觉得瓷会不记得你对他做过的那些肮脏下流的事吗?”塞愣住了。



想到前几天他向瓷问路时瓷的反应,那疏远漠然的态度,他的脸色瞬间不好看了。



南笑着讽刺道:“在瓷的眼里,我们可是一类人,我亲爱的好弟弟。”







02.

“英格兰,你还好吗?”电话里戏谑的声音让英悠悠回神,他皱了皱眉,冷淡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电话另一头的人难得的没有嘲讽他的失礼,而是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英沉默了,张了张嘴,半响没有说出话来。



脑海中却不自觉浮现出了他迫于压力,要将瓷送回美丽卡身边的前一个晚上。



漂亮的美人脸色苍白着,却依旧尽力迎灬合着男人卐的粗灬暴。



瓷的身灬体不停的颤抖着,不仅是因为撕灬裂般卐的痛,更是是因为即将被抛弃的恐惧。



他哭红了眼,泪水一滴一滴落在枕头上,任由英如何温声安慰也不得停止。



他蜷缩在英的怀里,不断卑微的祈求着,“英,我求你了……不要把我送回美身边好吗?我求你了……求你了……”



哪一个晚上,英将他搂得很紧,却同样选择了沉默。



他们相拥而眠,却再无言。







03.

送瓷回去没几天,英就变得心不在焉,甚至有点郁郁寡欢。



就连平时与他敌对的法兰西也看不下去他这副模样。



他鼓励他把人要回来。



英苦笑着,他很清楚,他根本争不过美。



没过几天,美给英发来了一段视频,他颤抖的点开,屏幕是黑的,也只有短短几十秒钟。



“痛吗?你tm倒是给我哭啊!!”英听到了美的怒骂声,还有鞭子抽打的声音。



“你是怎么伺候英卄卅国卌灬佬的?跟那么多男人上卐灬床灬你tm贱不贱啊。”



瓷恐惧又绝望的哀嚎声彻底乱了英的心神。



他知道,他已经等不了了。







04.

机缘巧合下,英和南的弟弟塞打上了线。



英依稀记得,翩翩少年笑的纯真,眼中是明晃晃的鄙夷。



“哇!你们这些人真是有趣,做了真么多,竟然是为了一个男人,我真好奇他有什么吸引你们的地方。”塞的目光变得玩味。



酒会上,他大大方方的走到美和瓷的跟前,对瓷一阵打量,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美哥,把你这小美人借我玩玩呗。”



英以为凭美的占有欲,他不会同意,出乎意料的是,他冷冷的看了瓷几眼,随后道:“行啊。”



瓷当时的身体看着很消瘦,看得出来没少被他折磨,垂在右侧的手紧紧攥着,美挑眉一笑,风轻云淡道:“怎么?你不愿意?都被那么多人玩过了,现在给我装什么忠贞?”



瓷的脸色苍白如纸,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泪水似乎都在眼眶里打转。



美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他妥协了,乖顺的跟着塞离开了宴席。



在瓷走后,美的脸色又暗沉下来,又是摔杯子又是掀桌子的。



明明是他自己亲手将瓷推开的,不是吗?就和他一样,只不过他不是自愿的,美是自愿的罢了。



而瓷跟塞这么一走就是一个月,听说是去了东亚,据说美气的不行。







05.

一次酒会上,英再次遇见了瓷,那双明眸空洞无神,他乖巧的站在美的身边,任他牵着他的手。



脖颈上的痕迹哪怕极力遮掩也已经可以清晰看清。



听说塞被他哥南打断了腿,还被囚禁在了医院里。



而他在这个月对瓷做过的事,英也一概不知。







06.

再后来,还没等英和塞联手救出他,他死了。



从高楼一跃而下,被警方判定为自杀。



他是那样的毫不犹豫,那样的不留恋这个世界。



也是,因为这个世界带给他的只有痛苦。



无穷无尽的痛苦。




彩蛋是对美和英的性格分析,谨慎购买。

Rena 🇫🇷

  尝试一下冷门国家捏~

  尝试一下冷门国家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