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国崩

14万浏览    8088参与
暮夜铭

统统酱帮你实现愿望——国崩篇①

  首先没有时间线这个东西,就算有也会很乱,其次,ooc肯定存在,毕竟我连时间线都没有搞清,再者文笔不咋地。

  那么开始☞

  

  我是系统,一个帮助他人的存在,编号是什么不知道。

  可能哪天,创造了我的人想出来了,她就给我一个吧。不过我觉得我以前是有编号的,不过好像忘了。

  统的创造者,她把统扔到了提瓦特专栏,统的任务目标就在这里,希望统子我一切顺利吧。

  

  ————

  “咚。”

  

  这是一个美妙的清晨,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说,那就不那么美妙了。

  比如说,待在房间里好好的,结果突然被砸了的无辜人偶,国崩。①

  虽然他不会痛吧②,但是在到稻妻执掌...

  首先没有时间线这个东西,就算有也会很乱,其次,ooc肯定存在,毕竟我连时间线都没有搞清,再者文笔不咋地。

  那么开始☞

  

  我是系统,一个帮助他人的存在,编号是什么不知道。

  可能哪天,创造了我的人想出来了,她就给我一个吧。不过我觉得我以前是有编号的,不过好像忘了。

  统的创造者,她把统扔到了提瓦特专栏,统的任务目标就在这里,希望统子我一切顺利吧。

  

  ————

  “咚。”

  

  这是一个美妙的清晨,不过对于某些人来说,那就不那么美妙了。

  比如说,待在房间里好好的,结果突然被砸了的无辜人偶,国崩。①

  虽然他不会痛吧②,但是在到稻妻执掌神的天守阁,怎会有东西,凭空出现。

  系统在砸到这个无辜崽后,就直接绑定了他,不过你别说,诶!真响。

  在国崩还未改变原来的跪坐姿势,脑海里便响起了一道声音。

  “宿主已寻得,开始绑定,绑定成功,开始寻找宿主心愿…进行简化…最终结果为帮助制造者雷电影。”③

  系统的动作很快,看着感觉很慢,但实际上操作不过两三秒。

  (这里本应该有一个形象描写,但我怕我写着写着就发癫,所以我就略过了)

  “你是何物?为何会出现在将军大人的天守阁。”

  

  ————

  ①至于散兵最初的名字,百度给的答案是国崩。

  然后下面又有稻妻的传统戏剧中,有一类角色被称呼为“国崩”。

  他们通常都是意图窃取一国、玩弄阴谋诡计之人。在流浪的最后,人偶凭借自己的意志选择了这个名字。

  而他之前使用过的名字,就连他自己也不记得了。(就,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一把大刀又插了上来)

  ②我去浅浅的查了一下,然后百度给的答案。总结一下,大概就是身体是不痛,但心会痛,然后身体会受到影响。

  然后我又去努力的查一下他最初的制作材料,最终答案一无所获。

  然后我看了一下贴吧和其他的地方,他是有两个可能,一是阿散的制作材料为坎瑞亚建材,二是阿散是由真的身体制作的。(虽然我觉得这个一点儿都不可能)

  ③为什么是帮助影呢?想想散兵的制造原因,以及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刚刚出生没多久耶。

  在这诞生之后,因为泪,他应该是一直被晾着,内心是不安的,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基于本能他会想去亲近影,但是有一个我们都知道的原因,他被放弃了。

  所以他可能会在天守阁内,不知道哪个房间的窗户边,去观察人的行动,因为他是一个刚刚诞生的人,说是帮助完成愿望,但是他连自己该做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这个帮助顺承接到了影上,因为刚刚诞生的他基于对他创造者的本能亲近。

  很短小,全部都在写原因了。

  写不动了,4点了,该去看小说了。

  影就出现了个名字,就不加标签了。

aejang

  三个小可怜没人爱

  

  三个小可怜没人爱

  

程腥程疫

补作业怨气太重产物

不知道学者穿什么我瞎画了(好

啊啊啊不写了剩下都是抄写或者有答案的打游戏去了

补作业怨气太重产物

不知道学者穿什么我瞎画了(好

啊啊啊不写了剩下都是抄写或者有答案的打游戏去了

三木森

【未知的第四背叛者2】

注:剧情向细节脑补衍生

       白散时期

       末尾有散跳舞


踏鞴砂的生活你并不适应,这种感觉和在亲戚家寄宿一模一样,浑身不自在,就算是人们再好心也无法磨灭掉这种不适感。


男人们在吃完早饭后就去打铁,妇人们会收拾好家然后去清洗前天的衣服,在这之后妇人们又会找些事做,比如去拾柴去摘点野果什么的,孩子们也会蹦蹦跶跶的围着转,倾奇者也会参与。


你和倾奇者背着箩筐,小孩子们则徒手抱点细小的柴火,妇人们在看......

注:剧情向细节脑补衍生

       白散时期

       末尾有散跳舞


踏鞴砂的生活你并不适应,这种感觉和在亲戚家寄宿一模一样,浑身不自在,就算是人们再好心也无法磨灭掉这种不适感。

 

男人们在吃完早饭后就去打铁,妇人们会收拾好家然后去清洗前天的衣服,在这之后妇人们又会找些事做,比如去拾柴去摘点野果什么的,孩子们也会蹦蹦跶跶的围着转,倾奇者也会参与。

 

你和倾奇者背着箩筐,小孩子们则徒手抱点细小的柴火,妇人们在看到什么东西的时候都会开口科普有什么作用,当然认真听的没几个,孩子们早就凑在一起各说各的,妇人们这样更多的是说给那位身穿狩衣的少年听。

 

类似于老师上课只是为了给好学生讲。

 

“这种花叫甜甜花,样子很容易分辨,香味也很浓郁,主要是用来制糖。”

 

妇人走在前面摘起一朵花说,你和少年并肩走着,瞧着这一幕偏了偏头给少年说点其他知识点,温热的气息让对方耳朵有点痒。

“骗骗花很多时候喜欢装成这种花,对了,也喜欢装成薄荷。”

 

“对的,上次不巧就遇到过,这种魔物似乎很胆小,看到我们人多主动跑掉了,危害性并不是很大。”少年照着你的模样也凑到你耳边说话。

 

有点太近了,你不免脸红心跳,这种反应让还在学习人类的倾奇者有点好奇,他没有在别人身上看到过这种状况。

在我靠近的时候,面上有慌乱,还有些许紧张,但是又没有感觉到对方的反感……

 

少年垂眸敛下自己的心思,弯腰摘下草丛边的那株薄荷。

 

“小姑娘,我看你知道的好像很多,不如说说这薄荷有什么用?”这时,前面的妇人猝不及防点你的名,吓了你一跳。

 

说悄悄话被注意到,你尴尬的挠头,但是好歹玩了两年的原神,别的不说,这材料你还能不知道?

 

“薄荷的话,能用来给布料染色,也能用来做食物调味,在蒙德还能当入酒原料。”

 

“蒙德啊,那地方小姑娘给我们仔细说说?我们大半辈子没出去过,也好奇外面是什么模样。”另一位妇人开腔抢过话头,“我昨晚听我老伴说这新来的姑娘来头不小,给倾奇者说了不少东西。”

 

不少?也就提了一嘴蒙德的地理位置和果酒湖,怎么到这妇人嘴里成了不少东西?你下意识的觉得不爽,这种对事实的夸大化让你想到了某些长舌妇——不对,冷静点,这并不是那些人。

 

人们之间的信息是流通的,真正的秘密就应该烂在肚子里带到棺材里。

你明明早就看透了。

 

“也没说多少,就是说了点蒙德的著名景点?”你面上不显,扬起笑提着声让声显得爽朗,“这蒙德外面的湖叫做果酒湖,那城里的像叫风神像,那雕像身后还有对翅膀可好看了,就是面容看不清,双手像是捧着个什么,在蒙德羽球节的时候会选出少女在那雕像的手上抛羽球。”

 

“那蒙德的美景,当属摘星崖最为好看,那崖沿海而立,高几百米,风干净清爽,还长有许许多多的塞西莉亚,到了晚上,星星一闪一闪看得清晰,就像是能伸手就能摘下来一样,坐在崖上聊天是那些情侣们最喜欢做的事。”

 

“还有蒙德的风起地,那可就要从几百年前的老故事说起,蒙德的开国功臣之一为权利而堕落腐朽,给自由的城邦套上枷锁,大英雄温妮莎挺身而出救蒙德于水火,在风起地种下了一颗种子……”

 

你仗着游戏里上帝视角得来的信息侃侃而谈,引得众人拍手叫好,那紫眼的少年也静静的听着,眼里闪出崇拜之色,妇人和小孩们听得尽兴,许是被上面的人吩咐过并未对你的过往多加猜测。

 

你以为这就算完,谁知这才哪到哪啊,在妇人们拾好东西后,那少年人偶竟是一刻也不停,去找那会舞的妇人学舞去了,去的路上你又听见他絮叨说,晚上的时候还要向丹羽桂木他们一起请教打铁技巧,等基础知识掌握得差不多后还会上手练习。

 

这比海绵吸水还勤快吧。你目瞪口呆。

 

之后的日子温馨倒也平常,倾奇者在请教他人时你在旁边听着也记下了不少,只是每每看到博士伪装成的枫丹人就膈应,好几次都打断了他和少年的交流,少年问你你又说不出所以然,只得支支吾吾的说感觉不像好人。

 

“不能这么说,皮埃尔先生带来的技术让锻刀技术更上一层,无论怎么说都是对刀匠们有恩,你可以不喜欢他,但是不能说他人不好。皮埃尔先生很受踏鞴砂人们的欢迎。”

 

你默然。少年的声调虽说和日常没什么不同,听着也依旧让人舒畅,但你总感觉再说下去会吵架。

 

你这么想着,不想多说,但是看到少年一副对家人的维护模样,再想起博士的狠辣手段,担忧的心思不免又升了上来。

“皮埃尔先生带来的技术一定安全吗?也许有什么副作用呢?对方和踏鞴砂无亲无故,为什么要带着技术远赴稻妻?据我所知,须弥人大多会外出实验,皮埃尔先生的技术是否成熟我们并不能得知。”

 

“你想多了,皮埃尔先生在之前就已经和丹羽他们做好了协商,这些事你并不知情。也希望你停止对皮埃尔先生的揣测。”

 

对信任的人倒是维护得厉害。你心里暗忖,心里却无可避免的感到失落,你再喜欢对方也是你的情感,对这位初入人世的人偶来说,你仅仅只是比较聊得来的朋友而已,又如何去和有着丹羽和整个踏鞴砂信任的皮埃尔比。

 

可恶,皮埃尔那家伙可是博士披的皮啊,那可是假的啊,整个踏鞴砂的人都给我清醒点啊,特别是你!这个才接触世界不久的洁白人偶,你给我早点提防起来啊!

 

“其实……”你打算破罐破摔,想直接说出真相,奈何这念头刚起你就感到一阵恐慌,天色也瞬间阴沉了下来。

“其实皮埃尔……”

啪的一声,一道雷电射下,吓了少年一跳,你面色唰的一下煞白,不仅是这道雷电,你感到冥冥之中有道目光窥视着你,不可名状未言之恐怖让你感到窒息。

 

你全身发僵,眼睁睁的看着雷电继续劈下,一步一步的越来越近,少年皱着眉看你被定在原地,不再去计较你们刚刚发生的争吵,拉起你的手往住所跑了起来。

 

两个人影在阴天下狂奔,在你们进入住所的时候追寻着你的雷电终于停了下来。

 

“奇怪,怎么光打雷不下雨。”

 

“对啊,这雷倒是蹊跷,几百年都没见过吧。”

 

同在屋檐下的人们议论纷纷,倾奇者也听在耳朵里,那雷是怎么回事他心知肚明,如果说这雷劈的时机是一个意外,那么追着你劈还能是意外不成。

 

那双紫色的眼睛看着你,心中有了考量。

 

 

 

夜,身穿狩衣的人偶如以往那般,同那良善之人共处一室学习锻刀的基础知识,丹羽虽为锻刀的粗人,但也心细如发,说了许久见这人偶不似以往那般细听,总蹙着个眉似是被人欺负了。

 

“倾奇者,可有人告诉你皱眉显老?你再皱下去我怕是你要被叫成为老头倾奇者了。”

 

“我是人偶,不会老。”少年依旧蹙着眉,一本正经的回答青年的调侃。

 

青年哑然。

 

“那你在思虑什么?”

 

丹羽既问起,少年没什么可隐瞒的,一五一十的把你的事说了出去。

 

青年思考片刻,劝说少年别放在心上,说那外来者确实蹊跷但是并未有恶意,所说之话也是为了踏鞴砂众人着想。

少年乖糯的答应,如同稚童那般依赖着眼前之人,却不知青年是不忍让他看见污杂之事,他未曾给这白纸透露他已对那枫丹的技术师起了疑心,也未曾让他得知在你初次谈论到蒙德之时也遣人去多方打听你的过往。

 

少年的眼中这世间明媚如春光,在青年眼里这看似安稳的局势下是汹涌波涛。

 

 

虽然上层并不是对皮埃尔百分百信任,但不得不说,他所带来的的技术确实有效,那位大人得偿所愿锻造出绝世好刀,一切像你所知道的那般运行着,命运的织线如同溪水顺着河道向前,无可阻挡、无法违逆。

 

不过也多亏了那次的庆功宴,你终于是见到了人偶起舞的模样——虽说在对方练习的时候就见过了。

但是你对少年跳舞这件事是怎么都看不腻的。

 

那位头披紫纱的少年怯怯但又很大方的走向众人的视线中央,你不懂为什么白散老是能把如此复杂的词汇融合在一起,那双紫水晶澄澈的紫眼流露出温柔易碎和腼腆,但是脚步稳健又大方,你觉得哪怕前方是看不见底的悬崖,这人也能面不改色的往下踏。

 

少年手持纸扇,一开一合,在起舞的瞬间,眼中那些易碎啊腼腆啊全没了个干净,只剩下满眼的温柔。

 

足尖点地,少年舞起宽大的白袖一个轻盈的点踏翻身,那轻盈姿态如同羽毛乘风而舞,那舞起的白袖似振翅的蝶,像翱翔的鸽,是美丽的,是富有张力的,头披的紫纱却又柔和了这美丽和张力,轻易的激起温柔和易碎感,如羽毛拂面那般温柔,像羽毛不由己那般易碎。

 

少年下腰,那黑色的束带在宽大紫纱的映照下更显得瘦窄,手中的纸扇半掩着脸,只露出那双紫眼,眼角的红痕微微上钩,平添了丝女性的妩媚,但你仔细瞧那澄澈的眸,只会觉得这一幕哪里还有半丝旖旎,只会叹造物主的鬼斧神工,把这人造如此好看。

 

半响,一舞毕,众人爆发出震天的掌声。连连叫好,少年脸微微一红,局促和腼腆又回到了身上,在众人的夸赞声中走回了座。

 

少年坐回你的身旁,把手中的折扇往桌前一放,偷偷看了你一眼,见你目不转睛的盯着方才出口:“如何?”

 

“当然是好看的。”你往少年面前塞了些吃食,“可真是美到了我心尖尖上,求您以后多给小的跳跳开开眼。”

 

少年经不起你的油腔滑调,低下头吃茶不再理你。

 

你也知道他不经逗,没再说话,无聊的磕着瓜子四处看。

 

“你喜欢,下次再、再跳给你看。”人偶见你这般不在意,抬起头冲着你小声的说道,说完后也不管你听没听清快速闭了嘴。

 

你和他坐的虽近,但他声音奈何太小,你没注意到。不过你在宴会快要散场时感觉到这人有些失落,不由得有点纳闷。


就一個嗑CP的

推特원향@wonla8

P2咖啡廳

散散是女僕、熒熒是執事、原作者是客人

蛋包飯上寫著的是「出去」

(這誰寫的也太明顯了,看看散散的小貓批臉


P3只是空哥的一場夢而已

熒「哥哥,我要結婚了,我現在過的很好。」

P4授權證明

推特원향@wonla8

P2咖啡廳

散散是女僕、熒熒是執事、原作者是客人

蛋包飯上寫著的是「出去」

(這誰寫的也太明顯了,看看散散的小貓批臉


P3只是空哥的一場夢而已

熒「哥哥,我要結婚了,我現在過的很好。」

P4授權證明

G27

新买的板子到了于是

电脑和手机色差好大好想丝


虽然我的画技不称人意 

但我要说:是散兵大人的狗!!!!


新买的板子到了于是

电脑和手机色差好大好想丝



虽然我的画技不称人意 

但我要说:是散兵大人的狗!!!!


别咔我了

【R/丹倾】肮脏白纸(五)

 你们要的纯爱

   很短的两篇(对不起)

  有散散zi /wei 指/jian 的描写

  😗  ←阅读

 你们要的纯爱

   很短的两篇(对不起)

  有散散zi /wei 指/jian 的描写

  😗  ←阅读

别咔我了

【丹倾】肮脏白纸(四)

  一些剧情线和比较散落的文。

  

  

      1.丹羽的日记


     ?年   金曜日  天气晴 


    “最近在工作上忙了一阵,御影炉心内部的一些小问题也解决完了,往稻妻运输了很多刀器,收成还算可佳,好在这里是晶化骨髓数量最多的踏鞴砂,锻刀业会在这里永远流传,我衷心的希望,这里的人们能通过自己的手艺过的越来越幸福。”

   “桂木兄出海到远点......

  一些剧情线和比较散落的文。

  

  

      1.丹羽的日记


     ?年   金曜日  天气晴 


    “最近在工作上忙了一阵,御影炉心内部的一些小问题也解决完了,往稻妻运输了很多刀器,收成还算可佳,好在这里是晶化骨髓数量最多的踏鞴砂,锻刀业会在这里永远流传,我衷心的希望,这里的人们能通过自己的手艺过的越来越幸福。”

   “桂木兄出海到远点的岛上去搜寻一些锻刀的材料了,昨日,他给我寄了信,说搜寻到了很多材料,明日将会反海回到踏鞴砂,我很期待。”

   “说到倾奇者,我平日没有什么时间来陪他,我想过,把他带到我工作的地方来,不过我认为,当前之下,他最应该学会的是一些人的基本技能,所以我先打算让他和小镇上的居民生活一阵子,然后我会教他锻刀术,让他成为一心传的后人。不过我不知道他有着什么样的梦想,我也不敢妄自操控他的人生,等后日再说吧……”

                                                    ——丹羽久秀


2.琐事·猫(上)


   倾奇者去别人家玩耍的时候,那个慈祥的老妇人送了他一只小猫。

   小猫带有和他一样紫色的毛发和紫红色的瞳孔。倾奇者第一次把它带回家的时候,他很高兴,也很兴奋。他把它放在自己的床上,晚上的时候,他抱着猫一起睡。

   猫也不反抗,似乎是懒得反抗。被抱的发紧了,就怒叫一声,伸出爪子挠向他的脸,倾奇者摸了摸脸颊,感觉脸上在流出什么液体,他摸了摸,鲜红的,但没有感觉。他对小猫笑了一笑,然后从脸上弄出一点血液抹在猫的脸颊上。

   “嘿……是这样吗?我也会哦。”

   猫似乎不理解他这样的举动,拼命挣脱着他,倾奇者抱紧它,用脸磨蹭着它的肚皮,猫挣扎累了,就索性放弃在他怀里酣然大睡。

    第二天倾奇者醒来找丹羽,丹羽却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他连忙拿出毛巾擦拭着他的脸,倾奇者与常人不同,他的伤口擦拭一下就愈合了,正如诞生之初。倾奇者眨巴着双眼,不理解他的意思。



2.琐事·猫(下)

   

   倾奇者有一天醒来的时候,发现猫怎样都不和他互动了,他试图用小鱼干诱惑它,但猫闭着眼睛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倾奇者急了,抱着他向丹羽求助。

   丹羽一眼就看出这只猫死了,因为这是一只老猫,已经到了猫生最后一段时光。他不想打击倾奇者,便安慰他猫去了一个很美的地方,可能回不来了。倾奇者一开始难以接受,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情绪崩溃的状态,丹羽说买一只送给他,他却拒绝了。丹羽说,可以埋葬它,让它去的时候安心。

    平静后,倾奇者抽泣着答应了,他拿来很多小鱼干,猫生前的玩物,埋葬在它的土里,在静默了一会后,他们离开了那个小小的坟墓。

柚子茶
电锯人1看完了! 画点联动😭...

电锯人1看完了!

画点联动😭


小仙灵是达达利亚变的?()私心公散。

电锯人1看完了!

画点联动😭


小仙灵是达达利亚变的?()私心公散。

你是乔乔吗

他好像格外特别……对我来说

他好像格外特别……对我来说

程腥程疫
博主是角色黑吧画这么丑 …抱意...

博主是角色黑吧画这么丑

…抱意思啊下次一定打比例

博主是角色黑吧画这么丑

…抱意思啊下次一定打比例

渔是散兵的狗
  崩崩嘿嘿嘿嘿…穿我oc衣服...

  崩崩嘿嘿嘿嘿…穿我oc衣服捏

  崩崩嘿嘿嘿嘿…穿我oc衣服捏

兔味白巧

『散兵x你』捡手机之买谷需谨慎,我担竟担我 C2


又名《发电发到正主面前》,身为现役女爱豆的你还未出道时就仰慕斯卡拉姆齐已久,为了集齐本命爱豆的各类周边,这天你遇见了一位“特别”的出卡粉丝……

  

注意:你=旅行者≠荧

  


前篇指路:『散兵x你』捡手机之买谷需谨慎,我担竟担我 C1 


彩蛋是【面基后续2.0 在体育馆遇见的人竟是……】,喜欢可以给我评论或者给我一个小心心和小蓝手~感谢阅读!

『散兵x你』捡手机之买谷需谨慎,我担竟担我 C2


又名《发电发到正主面前》,身为现役女爱豆的你还未出道时就仰慕斯卡拉姆齐已久,为了集齐本命爱豆的各类周边,这天你遇见了一位“特别”的出卡粉丝……

  

注意:你=旅行者≠荧

  


前篇指路:『散兵x你』捡手机之买谷需谨慎,我担竟担我 C1 


彩蛋是【面基后续2.0 在体育馆遇见的人竟是……】,喜欢可以给我评论或者给我一个小心心和小蓝手~感谢阅读!

林檎lin

[原神乙女]想着各种办法去死只为了见你一面2

/新手写文,私密马赛

/ooc预警⚠️撞梗致歉(剧情狗血)


/散兵单人向

/妹≠旅行者≠荧


/1000+放心食用

(自嗨产物)(有好的建议可以提!!)

(妹有抑郁症,介意者慎入)


建议边听这个👇🏻边看,更有感觉😘

[图片]


——————————


跳河3

“噗通”一声,是重物落入水中后,水花溅起的声音


还来不及感受痛苦,就回到了阳光下

果然是他,他来了,少女身体虽然颤抖着,却漏出了异样的兴奋

散兵扶着这个“热衷于”轻/生的少女上岸,接着少女顺势瘫倒在他怀里


好暖……好想再来一次,来一百次他都会救我吧……

他抬起头望向远...

/新手写文,私密马赛

/ooc预警⚠️撞梗致歉(剧情狗血)


/散兵单人向

/妹≠旅行者≠荧


/1000+放心食用

(自嗨产物)(有好的建议可以提!!)

(妹有抑郁症,介意者慎入)



建议边听这个👇🏻边看,更有感觉😘


——————————




跳河3

“噗通”一声,是重物落入水中后,水花溅起的声音


还来不及感受痛苦,就回到了阳光下

果然是他,他来了,少女身体虽然颤抖着,却漏出了异样的兴奋

散兵扶着这个“热衷于”轻/生的少女上岸,接着少女顺势瘫倒在他怀里


好暖……好想再来一次,来一百次他都会救我吧……

他抬起头望向远处,自言自语到“难道这就是人类吗呵呵……”


少女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搂着他,看着他那张过于美丽而不属于人类的脸庞

散兵突然低下头,对上少女炙热的目光

“你胆敢直视我?”伸出手,捏住少女的下巴

“你就是我的神明啊……”说着便双手合十看着眼前人

散兵看着女孩迷离的眼神,轻轻笑着“真是虔诚啊”

“神啊……你下次还会出现吗”


嗤笑起来,“难不成,你把我当成轻/生游戏的工具了?”

“我……”

“呵,无聊”少年转身离去只留下一句话“人类……真是可笑”


少女愣了一会儿,轻轻的笑笑


坠楼

某天晚上,少女的一只脚悬空在楼顶,只需往前一倒就可以结束一切

今天的城市烟火气格外浓重,到处都张灯结彩的

少女呼出的气息在空气里凝结成雾气,接着感受着下落带来的失重感

一个身影不知从哪里缓缓落下


风速很快,耳边什么都听不清了


散兵伸出手把少女搂进怀里,缓缓的落地,脚步格外轻盈


“你……”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终于来了……”

散兵轻轻用指尖抹去对方脸上的泪水“哭什么,嗯?”

少女只是沉默的看着他

散兵看着对方泛红的眼眶,忍不住笑出声


少女见他笑起来也跟着轻轻笑,又哭又笑的样子真是狼狈

散兵愣了一愣,捧起她的脸,温柔的落下属于神明的一吻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少女直接扑进他的怀里

少女的发丝带着幽幽的香气,像僻静山谷里盛开的牵牛花

两人的姿势很暧昧

少女哈出一口冷气,轻声开口道“这算……亵渎神灵吗”


看着对方脸颊上的红晕,“我可从来不会在意这些”说着又抱起少女“今天不只是来救你”一边轻笑着,又揉乱了少女的头发

一瞬间,散兵搂着少女出现在一处悬崖边

散兵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往天空一指

少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嗖”的一声,烟花在天空中绽放,仿佛一道道逆射的流星,那是花的种子在天空中四射,它们在黑暗中肆意的盛开


夜空中的烟花缤纷着炸开,在黑色天际绽放着刹那芳华,拼尽一生,只为这一刻灿烂,烟花易冷,朝华再难觅

一场灿烂的烟花,绽放之时漫天璀璨,万众仰望,熙熙攘攘,人人围观,仿佛那时便是世上最重要的事情,而烟花散尽,重归于寂,天空依然如故,人们四散归家,只留下街头巷尾的传闻,见证着曾经的绚丽

少女惊奇的看向对方,眼角不禁滑过泪珠

散兵用食指敲敲对方的额头,“怎么了,不满意吗,还真是一个爱哭鬼啊哈哈哈”随即又笑起来

少女取下颈上挂着的十字架项链,双手紧紧握住,苍白的嘴里念念有词


散兵看着少女手中散发出微弱白光的十字架,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少女突然抓住对方的手,随即又松开

那人姣好的面容上出现了少有的疑惑“啧,怎么这么麻烦”虽然嘴上这么说,却往前凑近

两人又沉默了好久

“怎么回事?舍不得我?”散兵先打破了沉默


“我……”少女吸了一口气“我许了一个愿望,你听见了吗”


“嗯?”他一脸戏谑的看着她“大富大贵?还是长生不死啊?呵呵,贪心的人类啊……”

“我和神说,要一直和你在一起”女孩低着头道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嘲笑,是不屑,是惊奇,是悲伤


看着他狂笑不止,她低头不语


“这种无理取闹的请求,谁会答应啊……”他扔下一句话就走了“愚蠢啊……愚蠢”


明明眼泪都流出来了却依然带着坚强的面具


——————————————————————

还有后续慢慢更

有建议可以和我说😘😘😘(乖)

喜欢的话点个小爱心和小蓝手哦!(我绝对没有想要)

谢谢各位老板给的粮票❤️❤️

//⚠️⚠️⚠️后续不在答谢里面(乖)

盒子里の猫

【散兵x你】让我永远伴你身旁(10)

不是模板文w

还请不要嫌弃我谢谢!


不定期更新,所以不建议过多的期待


第一章是这里!

第一章!  ←戳这里戳这里 

照目前进度来看,全部写完的话应该是长篇


阅读此文前请把脑子扣掉、三观忘掉,阅读完毕后再安回去∠( ᐛ 」∠)_


没有文笔,基本毫无描写

你≠旅行者≠空≠荧

第二人称视角

在原剧情的基础上修改

通篇剧情稀烂

只是自娱自乐的产物罢力

ooc提前道歉!!!真的对不起!!!!

❗️注意注意!“你”本人有心理扭曲的倾向

❗️妹的设定上有玛丽苏元素

❗️是双强捏

————————————...

不是模板文w

还请不要嫌弃我谢谢!


不定期更新,所以不建议过多的期待


第一章是这里!

第一章!  ←戳这里戳这里 

照目前进度来看,全部写完的话应该是长篇


阅读此文前请把脑子扣掉、三观忘掉,阅读完毕后再安回去∠( ᐛ 」∠)_


没有文笔,基本毫无描写

你≠旅行者≠空≠荧

第二人称视角

在原剧情的基础上修改

通篇剧情稀烂

只是自娱自乐的产物罢力

ooc提前道歉!!!真的对不起!!!!

❗️注意注意!“你”本人有心理扭曲的倾向

❗️妹的设定上有玛丽苏元素

❗️是双强捏

———————————————————

时间过的很快

不过在这数十年里,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让你感到愉快的时间

当然,和崩崩在一起的时候除外


对于你执行官的身份你一直掩饰的很好

崩崩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为了不让他怀疑,你也会特地跑到新兵营里去假装新兵

嗯,已经混成脸熟了

新兵营的人几乎都认识你

但是除了长官,他们都以为你只是一个让人莫名感到害怕的普通兵

是一个很强,很神奇的存在

倒是崩崩

在他们眼里,他就是一个性格恶劣,且非常喜欢对别人热嘲冷讽的家伙

话不多,阴冷,高傲,又自信

但又因为打不过,一个个只能忍气吞声


关于打不过……

记得你有一天就被一个人给缠上了

那个人不停诉说着对你的情谊,对能力的夸赞,对外表的欣赏

和你走在一起的国崩脸瞬间沉下去

只不过被硕大且华丽的斗笠遮住,那个人没有发现

国崩拧着眉

伸手直接一个大比兜上去

然后又给了他一拳

把人干翻在地

缠着你的人完全被打懵了,过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

那个人开始破口大骂,准备爬起来跟国崩干架

但是当抬头对上国崩的眼睛时,却忽然哆嗦了一下

太可怕了,里面包含的东西太多了

阴沉,危险,杀意,以及黑暗

“垃圾”

“愚人众招人的标准什么时候这么低下了”

国崩轻哼一声拽起你的手就走,随便丢下了这两句话

路过那个人的时候不忘踹他一脚

“别挡路,废物”

顺便在他手上狠狠踩了一脚

……

嗯?你吗?

你当然是喜闻乐见的在一旁看着崩崩教训人

因为有趣,因为那样的崩崩很帅

可惜的是崩崩没有把你想做的都做完

比如……直接把手砍掉?眼睛剜掉?嘴巴缝上?其实你也不介意直接杀掉

恶心的人,活着也是白费


不过因为你是执行官,所以也有任务

比如什么……

看文件,签字,总结报告……

还有乱七八糟的给其他执行官协助

特指,清除一切障碍


嗯,闲,但不完全闲

算是这数十年的总结吧


不过大事当然是有的

那就是崩崩事

虽然对你来说只要和崩崩沾边,那都是天大的事

崩崩一直都晋升

也一直在接受多托雷的实验

实验要接受的内容一次比一次多

一次比一次重

很疼吧……

而你只能看着,无法阻止

自从你那天发脾气离开多托雷的实验室之后,就再也没去过那边

甚至是那条路都要绕着走

晦气


“……你这是什么表情?接受实验的是我”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被强行绑去做实验了”

国崩非常无奈

他刚刚告诉你今天要去博士那,有重要的事

你很不满,多托雷那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无非就是……

实验,实验,还是实验

……而且心疼也是疼,笨蛋

不过你也就在心里想想了,说出来指不定会被崩崩揪着衣领,让你接受专属于你的疯狂输出

你跟在他旁边和他并排走着

没走几步他就发话了


“xx,别臭着脸,跟谁欠你几亿的摩拉一样”

“你不也是一样,哪来的脸来说我”

你没什么好气的回答着他

全程看都不看国崩一眼,只盯着地面的路

“?”

崩:(地铁,老人,手机.jpg)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臭着脸了”

“你哪天不是臭着脸的”

愚人众是个大染缸

数十年里,各种东西早把你染的五颜六色

虽然说有时候你还是会凑上去要和崩崩抱抱

但大部分时间你们都是……在互怼

其实这也不过都是些浮于表面的东西

变得是你们两个人的内心

对所有人、对目所能及之处、对整个世界的奇怪的恨意在变得越来越重


“哈……眼睛不需要可以捐掉”

“只要崩崩愿意当我的眼睛”

“比如天天背着我走路”

你很认真的回答

“那是残废,不是眼瞎”

“没关系,重点在于背我”

你仍然低着头

“滚”

这下你终于扭过头看一眼国崩

“你看,你这不是摆着臭脸”

你带着些调侃的意味笑了笑

“啧……真是一点也不想看到你”

“你怎么这么烦人”

国崩白了你一眼


本来就很烦人

不管是说莫名其妙的话的你

老是凑到他身边的你

无理取闹要强行抱他的你

说他闻起来很香抱起来很软的你

和他并肩作战的你

和他互怼的你

甚至是在野外过夜,结果靠在他肩膀上睡着的你

尤其是笑得春光明媚的你

你明明很少笑的才对

每次看到,都烦的想要避开你带着笑意的视线


……怎么那么烦呢,为什么无处不在呢

为什么老是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呢

为什么每次出现,都要把他的身体里空荡荡的那个地方搅的乱七八糟

明明没有心啊,为什么还会有奇怪的感觉


哎,你在心里默默叹息

崩崩总是这么说,叫你滚,离他远点

但是却从来都没有什么实际行动

顶多把你推开或者给你来一下

虽然挺疼的

但是被敲了,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更加高兴了

奖励能让人高兴愉悦

原来这是奖励吗?

……


“没想到,崩崩晋升这么快”

你的清冷声音中透露出了一丝喜悦与欣慰

“都是一群废物罢了,完全不够看”

“嗯,崩崩好有自信”

“哈,我既然有那个能力,自信又有何不可”

“嗯嗯对对”

你有些敷衍

“其实是去博士那里解开我的封印”

国崩见你没有什么说下去的兴趣,于是换了个话题

“……”

你听到后倒是脚步一顿

“怎么?”

“没事”


复杂的心情……

博士曾答应过你们,只要研究有成果,就会将解除国崩身上的封印作为回报

既然崩崩现在要去解除封印了

那是不是说明

“研究结束了?”

“不知道”

“不过至少目前的阶段的结束了”

“博士已经得到了……那什么所谓的基础技术”

“高兴”

“嗯?”

“崩崩可以变得更强了,高兴”

“嗯”

国崩垂下眼帘,露出了少见的放松

“又进一步,确实值得喜悦”




【未完待续( ˘•ω•˘ )】

如果可以,麻烦点一个喜欢和推荐啦,感谢喜欢嘿嘿(¦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