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国王排名

360.5万浏览    3264参与
Corrineee
古早的🐟忘记发了 手有问题画...

古早的🐟忘记发了

手有问题画完了才看出来所以抱歉麻烦忍一忍qwq

哦对 是米兰乔

给一个喜欢她朋友画的

古早的🐟忘记发了

手有问题画完了才看出来所以抱歉麻烦忍一忍qwq

哦对 是米兰乔

给一个喜欢她朋友画的

�
“我是您忠诚的圣剑,多玛斯…哈...

“我是您忠诚的圣剑,多玛斯…哈啊、哈啊…💓”

“我是您忠诚的圣剑,多玛斯…哈啊、哈啊…💓”

itumi
伤害哥哥后沮丧的弟弟

伤害哥哥后沮丧的弟弟

伤害哥哥后沮丧的弟弟

Polaris

性转+鬼灭世界观

(我在干什么(  ))

性转+鬼灭世界观

(我在干什么(  ))

曙光

在月夜

由于圈子太冷了,孩子自给自足这件事

ooc的话抱歉

文笔很拉(写不出他们美好感情

波吉当上国王后,卡克没有离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月夜卡克早早的睡去。他梦见了一片森林,在月光的照样下显得格外静寂与朦胧。走着走着,在一块草坪上看见了一个孤独的身影。“波吉?”他试探性问了一句,随便轻拍了下,那人回过头“啊啊?"(你是谁?)问道。

是波吉不错,但是小时候的波吉。

“我是卡克。”

“唉啊,哦啊。”(你好卡克,我叫波吉。)

听这沙哑的声音刚不久应该哭过。

“你为什么在这儿偷偷哭泣?”

“啊哦嗯啊哦唉!”(他们都不和我一起玩,就连弟弟也是一样!)...

由于圈子太冷了,孩子自给自足这件事

ooc的话抱歉

文笔很拉(写不出他们美好感情

波吉当上国王后,卡克没有离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月夜卡克早早的睡去。他梦见了一片森林,在月光的照样下显得格外静寂与朦胧。走着走着,在一块草坪上看见了一个孤独的身影。“波吉?”他试探性问了一句,随便轻拍了下,那人回过头“啊啊?"(你是谁?)问道。

是波吉不错,但是小时候的波吉。

“我是卡克。”

“唉啊,哦啊。”(你好卡克,我叫波吉。)

听这沙哑的声音刚不久应该哭过。

“你为什么在这儿偷偷哭泣?”

“啊哦嗯啊哦唉!”(他们都不和我一起玩,就连弟弟也是一样!)

卡克不由得心疼波吉,从小又聋又哑长不高让他失去了交朋友的机会。他很无助,只能默默抹眼泪。

“没关系,我做你的朋友。”

“啊哦?”(真的吗?)

“真的,我愿意做你最好的朋友。”

波吉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了他,还在不断的抽涕。卡克拍了拍他的后背又在额间落上一吻。

“好啦?快回城堡去吧,我的王子再不回去,你的母后又要着急啦!”

波吉与他挥手告别,消失在了远方。卡克有些不舍,自从波吉登上王位后就没来见过他了,现在真怀念当时于波吉冒险的经历。

吱一一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个稚嫩的娃娃。

“诶啊?”(卡克?)床上那人并未给出回应。

“哦诶。”(睡着了啊)

随后轻手轻脚的在卡克旁轻轻躺下生怕弄醒了,便与他一同沉入梦乡。

卡克是被那梦的后半段惊醒的,他梦见波吉成了国王之后再也不来见他了,心中不由的后怕。但发现身旁热乎,在皎洁的月光下看清了熟悉的面孔。他激动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用手轻抚波吉滑嫩的脸蛋,轻轻的他不敢用力。

此时没有任何时候的惊喜比这时更加惊喜,朋友重逢,哦不朋友这种普通用词好像不能体现他们的生死之交。

在月夜,卡克终于抱住了他心心念念的王子。





itumi
这是一张粗略的照片。

这是一张粗略的照片。

这是一张粗略的照片。

HsiJa雨.

请不要沉醉于二皇子的容颜……

戴达个人向,无cp

请不要沉醉于二皇子的容颜……

戴达个人向,无cp

�
“多玛斯…你回来了…你 不会离...

“多玛斯…你回来了…你  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霍库洛,是我…你个笨蛋,哭什么啊。我不就是在你身边了吗…我们不会再分开了,我们将永远在一起!…”

  一向嘴硬的多玛斯,留着泪,吻向了他的太阳。

“多玛斯…你回来了…你  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霍库洛,是我…你个笨蛋,哭什么啊。我不就是在你身边了吗…我们不会再分开了,我们将永远在一起!…”

  一向嘴硬的多玛斯,留着泪,吻向了他的太阳。

哎呦喂喂喂喂喂

【戴波】如果戴达黑暗中看到的是波吉

        ——从小到大,兄长都没有保护好你。


      这句话死死地把戴达钉在了原地。他像被挂在城墙上受尽冷风屠戮的罪人,一旦有人靠近,他就会先入为主地衡量着自己将要的遭受的罪责与刑罚,他饱受背叛、折磨、诋毁,他陷在名为黑暗的沼泽中无法自救,每一次喘息、每一丝光亮都像是死神在接过他时因怜悯而送他的最后的盛情款待,他不甘,却又无从解释为何不甘。


      直到突然有一个人,掬着一捧温热的清水缓缓而来,他近乎变态扭曲地...

        ——从小到大,兄长都没有保护好你。


      这句话死死地把戴达钉在了原地。他像被挂在城墙上受尽冷风屠戮的罪人,一旦有人靠近,他就会先入为主地衡量着自己将要的遭受的罪责与刑罚,他饱受背叛、折磨、诋毁,他陷在名为黑暗的沼泽中无法自救,每一次喘息、每一丝光亮都像是死神在接过他时因怜悯而送他的最后的盛情款待,他不甘,却又无从解释为何不甘。


      直到突然有一个人,掬着一捧温热的清水缓缓而来,他近乎变态扭曲地想着自己会怎样死在这个人手里,他紧闭双眼,不愿再看自己的狼狈,可眼前的人只是用毛巾浸了热水,温柔地擦拭他带着污垢的面庞,直到擦去他故作姿态的虚伪面具,露出原本的可怜委屈,又喂他喝下干净甘甜的水,滋润他干裂流血的唇舌,直到冲刷干净他心脏中残留的罪恶,现出纤尘不染。


      只是这些还不够,这个人还哄他、爱他、抱他,将关怀、心疼、垂怜一股脑地都交给他,甚至用言语蛊惑他,问他痛不痛,问他怕不怕,再夹杂歉意地告诉他“是怪我没保护好你,别怕。”


      此刻戴达显然不再信任命运女神,他不再犹豫,决绝地把忠诚与爱献给了波吉。


      戴达一直没有说话,他怕一开口就哽咽不止。


      他的意识渐渐模糊起来,既是待在兄长身边的安全感作祟,也是因为他突然感觉自己忽然消失了好多记忆从而产生劳累的错觉。


        戴达一阵恍惚,不知过了多久,当他再醒来时,他看到的仍旧是昨夜拥抱他的兄长,波吉看起来很开心,他不停地往自己身上套着衣服,那些华美、精致的布料被一层层地交叠着,直到波吉的动作被绝对限制,不能再有套上另一层衣服的可能。


      戴达看着波吉像肉丸一样的身体,强忍着没笑出声,他知道这应该是波吉讨好别人的方式,波吉总是这样,也许是因为他不能说话的缘故,所以他习惯用绝对的真诚与直率去表达爱意,送花、亲吻、尽全力做对方想让他做的事,可这种方式显得愚蠢,但是却能以最快的速度俘获人心。


      这种表达喜欢与珍爱的方法会用到谁身上呢?戴达忍不住去想,他双手交叠在胸前,像一颗白杨一样挺立在波吉身后,戴达缓缓地低了低头,在金色碎发的掩护下挑了挑眉,薄唇翘起,打眼望过去就是一副了然于心的派头,脸上的得意与狡黠怎么也遮不住。


      还能给谁? 

      戴达记得兄长从来没有朋友,波吉像太阳一样给所有人绵润纯净的温暖和撕破黑暗的勇气,很少有人和波吉成为并肩的朋友,因为波吉的善真会撕穿人们的虚伪,刺透他们光明外表下的阴翳,和波吉并肩,意味着,必须摒弃一切邪恶,将自己完完全全地刨开给波吉看,那些深存在内心深处的黑暗,全都会被波吉清散。


      很少有人做到这些,甚至戴达觉得,只有他愿意与兄长并肩,成为与兄长不可分割之人,不只是朋友,不只是兄弟,甚至不只是这世界上存在的任何一种关系。


      所以兄长就这样笨拙愚蠢的表达爱吧,反正都是给我的,我不会介意。


      戴达几乎是瞬间有了定论,他轻笑一声,准备去摸摸眼前的小肉丸子是不是软的,顺便逗逗他,问他穿这么多做什么,要不要换掉,这时候的兄长一定急切又羞臊,满脸通红的要比手语解释,戴达想,到时候就握住兄长暖呼呼的手,不让他有动作,一定要等到兄长啊呜个不停的时候,他再——


      波吉突然转身向戴达走过去,而此刻戴达也正张开双臂,但是波吉穿过了戴达,拿起了王冠就跑出门去。


      “兄长!!”


      戴达冲着波吉的背影怒吼出声,他难以接受波吉也看不到他,更难以接受...波吉这样费心的行动不是为了他。


      戴达一张俊脸黑的像锅底一样,他索性紧跟着波吉,看他到底要见谁,看到底是哪个贱人在勾引兄长,偷走了此刻本该属于他的兄长。


      波吉一路跑到了训练场,戴达看到波吉停在训练场门口呆愣了一会儿,最终抿了抿嘴走了进去,他突然想到,也许波吉是想讨好这个世界的小戴达,想到这儿,戴达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一点儿,只要是为了“戴达”,他可以允许兄长这样。


      可是下一刻波吉就猛地冲出了训练场,甚至都没有给正在训练的小戴达一个眼神。


      波吉跑向宫殿的大门,穿过大街,来到了一处残垣,他停了下来,单调地呼唤着他想见的人。


      天气很热,波吉出了很多汗,戴达整个人却像万年寒冰一样,脸上乌云遍布。


      “兄长如果只是为了帮助有些可怜的子民,向他们发放自己的衣服,那么我可以原谅兄长。”戴达咬牙切齿得说着,眼神冰冷地落在正呼唤他人的兄长身上。


      一个移动迅速的暗影出现了。


     “没想到你真的来了,快交出来吧!”卡克还是抽出了一把匕首,可是他并没有伤害波吉的动作,而波吉笑着点点头,眼里的开心与讨好显而易见。波吉开始一件件的脱下衣服递给卡克,一个边接边提溜着眼睛不知道在考虑什么,一个费力脱着,单纯地笑着。


      真刺眼。


      戴达恨不得立即杀了那个暗影,然后质问波吉,这是不是他自愿的。不过看起来,波吉很愿意。戴达攥紧了拳头,浑身戾气,他甚至有了想要永远把兄长禁锢在自己的想法。但是此刻的他却像个废物一样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波吉交出自己的衣服,直至光裸上身。


      卡克终于收好了波吉所有的衣服,也不再用刀指着对方。


      “喂,你上次说你是这个地方的大王子,我信了。”卡克的言语中还是透出一些不屑。波吉却显得很兴奋,他急忙点点头,还要说些什么,却被卡克打断了。


      “...你在高兴什么呢。”卡克自己都觉得他对波吉的态度很不好,但是波吉却对他笑的那么开心,卡克一时摸不透波吉的想法,只觉得怪怪地。


      戴达也咬牙切齿得觉着怪怪地。


      “唔、啊,”波吉微笑着,只见卡克刚刚还充满不屑与伪装的脸上突然爬上了两抹红,说话也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能和我说上话你很开心?”卡克难以置信的复述出波吉想要表达的意思,随即又不好意思道“什么啊,就因为这种事情高兴?”


      波吉点了点头,卡克看到波吉这么单纯,忍不住变得恶劣,想要撕毁波吉的伪装。


      “对啊,你耳朵也听不见,还是个傻子,所以都没人愿意搭理你啊!”


      戴达不明白为什么波吉明明没有比划手语可是暗影还能听懂,可是他明白他在嫉妒,他在失去兄长,他憎恶这种感觉。直到他听见兄长再唔啊了一句,那个暗影翻译出来的:“你说'没错,这你都知道'?”


      随即戴达就听到暗影真的相信波吉是真的单纯,并且怒骂他这是嘲讽人的话,具体他们再说什么戴达都不愿意再听下去了。兄长认同自己是没人搭理的人,那他呢,他的搭理不算搭理,刚刚那个破暗影的搭理才算搭理?!


      戴达想要回到现实世界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过,他转头准备离开,他不断设想着他回到现实世界后要做的事情,其中首屈一指的就是把兄长囚禁起来,作为他亲近别人的惩罚!他要兄长的目光只能停留在自己身上,他还要...戴达走着走着就停下了,没有兄长,哪里才是他的归处?


      戴达突然后悔自己愤然离去,不然他至少可以用目光拥抱兄长,即使是那样不乖、令他生气的兄长。


      戴达最终沿着原路返回宫殿,他要等着兄长,如果这次兄长回来能看到他,给他认错并表示只讨好我一个人的话,那他一定勉为其难的原谅兄长,兄长不认错也行的,反正兄长傻乎乎的,可能不太能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只要兄长能够看到他,那他就原谅兄长。如果兄长不能看见他,那他真的就不原谅兄长了,至少很久不原谅。


      戴达睁了睁将要模糊的眼,抬头准备回到波吉的宫殿里等他,可是他一抬头就看见有人正机警地盯着他。


      是小戴达。


      戴达几乎确定了他们可以看到对方,因为小戴达正以攻击的动作面向他。戴达看见这个自己并没有与看见波吉一样的感情,戴达只是想起,他也许也可以看得到魔镜,那么他就可以看到兄长此刻是否还在那儿与那个不知死活的人闲谈了。


      然而小戴达却更快一步出口:“你,为什么来我兄长的房间。”


      戴达并没有理他,只是带有命令语气的对他说:“把魔镜给我。”


      小戴达拧着眉,疑惑地盯着这个与自己这么相似的人,他反射性地反问:“什么魔镜?”

该用户已消失
性转蛇姐姐,嘿嘿嘿

性转蛇姐姐,嘿嘿嘿

性转蛇姐姐,嘿嘿嘿

该用户已消失
呜呜呜呜好冷,发个肉肉

呜呜呜呜好冷,发个肉肉

呜呜呜呜好冷,发个肉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