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土笼

68297浏览    245参与
挽辞。

好像是我两年前临摹的东西

不得不说当时字是真的丑,而且画的很怪

好像是我两年前临摹的东西

不得不说当时字是真的丑,而且画的很怪

蓝楹少女(想双修但嫌累)

【地花同人】公主与神灵的海螺03

01   02 


本文主cp是花宁,内容杂食含有大量不同cp,为长篇杂食同人文,目前正式连载,适合杂食党食用!不定时更新


如果期间不小心踩到你的雷点,你不爽了,那对不起,就算你不爽我也不会删改,你可以选择不看就是。


私设:神灵的海螺花子x人鱼公主八寻宁宁,结合童话元素


注:私设为迪士尼故事改版,人物可能有一点ooc,请谨慎食用!!不要过分在意,内容随时可能有点擦边!!


最近太多事了,都是忙里偷闲了这么久才写的完一章_(´ཀ`」 ∠)


03...


01   02 


本文主cp是花宁,内容杂食含有大量不同cp,为长篇杂食同人文,目前正式连载,适合杂食党食用!不定时更新


如果期间不小心踩到你的雷点,你不爽了,那对不起,就算你不爽我也不会删改,你可以选择不看就是。


私设:神灵的海螺花子x人鱼公主八寻宁宁,结合童话元素


注:私设为迪士尼故事改版,人物可能有一点ooc,请谨慎食用!!不要过分在意,内容随时可能有点擦边!!


最近太多事了,都是忙里偷闲了这么久才写的完一章_(´ཀ`」 ∠)



03


        父王,她是被坏人袭击了嘛?!


        是的


        那海螺会救她嘛?她已经拿回海螺了,她会许愿让海螺救她的吧?


        不不不,爱丽儿,许愿要代价,也许关键时刻是帅气的王子来救她呢!?而且她也是去找王子的!


        哈哈哈,孩子们别吵,让我把故事继续讲下去吧,希望我讲完前,你们已经睡着了。


        好的,父王!


        公主被袭击后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唔……嘶,后背……好疼,怎么回事,我记得,我是去追项链,啊?项链!!


        八寻宁宁猛得想起身,手不管不顾的摸着脖子,感受到项链的存在后,刚松了口气,就被随之而来的剧烈痛觉,搞得差点又晕了回去。


        嘶…好痛!后背的伤……我记得,我是来找项链的……看来是被别人从背后袭击了,嘶,还是大意了。


        待剧烈的痛觉稍缓过来后,八寻宁宁微微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是晕倒前看到的城堡里的某个房间里,看这房间大小,应该不是杂乱间,地牢之类的。


        但房间里大大小小的东西,她都没几个认识的,唯一确定的就是,自己现在躺着的,是床,而且挺大挺软的,还有就是有两个门,一个是肉眼可见,禁闭着的木门,另一个门明显比那个木门大,而且没有东西挡着,她可以透过门,看到门外的情景。


        她看到外面的天空还是黑的,便想虽然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天黑看不见行动起来也有点不便,但,也有利于自己躲藏在暗处逃跑!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八寻宁宁思考完后,忍着痛缓缓从床上爬起来,尝试走到那个大门,可当她靠近后,正准备穿过门离开时,发现自己被挡住了,她难以置信地伸手向前摸了摸,在看不见的空中摸到了一个冰凉的屏障。


        …哈啊……看来,还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另一个木门都禁闭着,这边的门又怎么可能会开着给自己逃跑呢……嘶!


        不知是自己情绪太激动刺激到后背伤口的原因,八寻宁宁感觉自己有点使不上力,便靠着那透明的屏障,缓缓坐下,在原地休息。


        哈……好难受……唔嗯……哈…明明身体像是被火烫了一样热,可是…我感觉自己好冷……哈啊……唔…这绝不是后背伤口的原因……好痛……啊……


        八寻宁宁难受到浑身发抖,身体不自觉的缩在一起,视线开始模糊,脸上也冒出冷汗。


        突然她听到,另一边的木门有响动的声音,她吓得不自觉的握紧脖子上挂着的海螺项链。


        视线的模糊,让她看不清进门的人的脸,只看到一个模糊又庞大身形的人走进来,后面还有几个小型的东西蹦蹦跳跳的跟在他后面进来,但是他们的身形让八寻宁宁有点不确定是不是人。


        诶?那个巨大的身形是人?他后面在蹦蹦跳跳的东西是……


        八寻宁宁又昏了过去,再次醒来时,又是熟悉的场景,自己是在床上醒来,看向那个有透明屏障的门,景色没有变化,那自己就还是原位置没变。


        啊!项链!八寻宁宁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摸索着脖子,碰到项链后,一直悬挂绷紧的神经才有了些许的放松。人躺在床上,反手握紧项链,身体和脚曲着,想。


        唔,刚刚身体的不适,明显不是因为伤口而难受起来的,那这次昏倒的原因是什么呢?还有昏倒前,我看到的又是什么?人类?但是那身形不像啊……


        庞大的身形…和后面跟着蹦蹦跳跳的小东西,到底是……


        “哟,你醒了。”


        诶?


         八寻宁宁思考时,忽然耳朵痒痒的,耳边清晰地传来一个熟悉的低音,反应过来后,想起身,却被那少年苍白的手压着肩起不来,不过他手的力度并没让她感到痛。


        她被触碰的肌肤感受到少年手冰凉的体温,她也感觉,那人离自己很近,不知为何,她感觉有点热,大脑也一时之间停止了思考。


        少年苍白的手停在眼前少女的肩上,细长的手指刚触搭上时,感觉指尖传来了电流。少女现在安静的躺在眼前,要不是知道她已经醒着,并且说不了话,还以为她还在昏睡。


        低头望着八寻宁宁的后背,手指触碰奶白色的发丝,他的手指随意的耷拉玩弄着,抬瞳,少女的侧脸入目,精致的眉眼,有些弯翘的长睫毛,半遮着玫红色的眼瞳,再往下看便是那唇红……


        过近的距离,望得他眼睛失去了焦距,加上感觉到女孩身上有种香味,舌头危险的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翕张着,呼吸变得有些重。


        虽然现在只是发丝被耷拉,但八寻宁宁感觉花子有点靠得太近了,便微缩着,试图把身子藏在被子里。


        面对女孩的小动作,花子认为八寻宁宁还在生自己的气,便克制着,收回了手,哑着嗓子问。


        “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八寻宁宁轻轻点了点头,话题结束,两人再次陷入沉默,过了好一会儿,八寻宁宁才默默转过头,那双清晰的玫红眼瞳望着自己,那视线让他不敢有过多的动作。


        花子避开眼,不敢直视她,伸手把白杖代塞到八寻宁宁手中,并不看她,“白杖代在你手上时,你心里想说什么,都可以传达给我。当然只是你想让我知道的,我才能被传达到。”


        因为自己确实没和她说许愿要取的代价是她的嗓音,自己是知道她许的愿要什么样的代价的。不敢直视那双眼睛,怕自己会因此内疚,这是不被允许的……


        见花子不看自己,八寻宁宁便看向自己手里的白杖代,因没有想要传达给花子的想法,花子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而且花子也在等她反应,就没说话,两人就这么再次沉默了一会儿。


        我没有怪你。


        恩?诶?花子愣了一下,然后迅速转过头看向眼前的少女,那双玫红色的眼睛还在看着手里的白杖代,他感觉有点不真实,怀疑自己刚刚听错了。


        花子君,许愿代价的事,我没有怪你。


        这次是真的听清楚了,花子完全愣住了,少女突然抬起头,与自己对视。


        我是害怕过度了,有点不适罢了,突然说不了话,感觉代价太大了了什么的,当时……


        八寻宁宁紧张到手不自觉握紧白杖代,花子静静地与少女对视着,那双玫红色的眼瞳很亮,感觉像红宝石一样,眼里倒映着自己,眼神满是真诚。


        那双眼睛太漂亮了,干净到让他感觉不适……他不敢出声打扰,只是静静地倾听着,她从心里传过来的想法。他还想再听听她的声音……


        哪怕只是心声……


        当时,我不该把一切都埋怨到你身上,对不起,花子君,我不该对你露出那种表情。


         “没事,那现在八寻你有没有稍微适应点了?”花子露出灿烂的笑容,看得出,他现在心情非常好。


         嗯。


         这是真话,已经接受事实了,她不想再去想为什么,现在她只想先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


        这时木门外面传来别人的讨论声和一些砰砰砰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应该是越来越靠近了。


        花子立刻飞到木门那边的后面,飘在那边的天花板上,打算好好观察一下进来的人。


        八寻宁宁左手边压着身上的被子护着身体,边握护着脖子上的海螺项链,右手拿着白杖代幻化成的棍子,对准门口,做防护。


        花子和八寻宁宁都感觉很奇怪,明明有对话的讨论声,怎么没有脚步声,相反的有些砰砰砰的奇怪声响,这让他们下意识警惕了起来。


         “真是的,对一个女孩子下手这么狠,大人是怎么想的!”


          “害,他一直待在着没出去过,没与人相处过,夏彦你就当是他脑子瓦特了吧。”


         “咚咚咚。”敲门声


         “小姐?你起来了嘛?我们要进来咯?”紧接着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随后门被打开了,八寻宁宁紧张到握紧手上的武器。


        可是,没看见人,飘在门上的花子也愣住了,眼睛瞪大的看着下面。八寻宁宁疑惑的顺着花子的视线,往下看。


        紧接着,看到了一个茶壶和一盏蜡烛灯,它们身后还跟着一个小杯子,这下八寻宁宁也愣住了。


        等等……茶壶?蜡烛灯?杯子??


        “咳咳,小姐你别紧张,我们没有恶意。”那蜡烛灯当着八寻宁宁的面,说话了,八寻宁宁有一瞬间感觉自己不清醒,应该用自己手上的棍子,敲晕,再躺回床上去。


        “虽然你可能不相信,但我想解释一下,如你所见,我现在是蜡烛,可这是有原因的,其实我们原本都是人类,小姐我这么说你信嘛?”


        自从捡到花子后,长腿,失声啥的已经让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大大增加,她信了,因为就连花子这种不靠谱的恶劣小色鬼都能是许愿海螺,那物品是人变的,也说得过去。


        当然八寻宁宁以上的想法都准确的传到了花子这里,花子看向八寻宁宁,眼神暗示说,好过分哦,八寻!


        八寻宁宁转过头拒绝接收花子的眼神信号。这动作被地上的蜡烛灯们看到了,它们以为八寻宁宁这是不相信它们。


        “小姐这是不相信我们吗?”那个水壶也跳出来,对八寻宁宁说,八寻宁宁听到后,连忙摇成拨浪鼓,表示不是。


        这让它们放心了,它们询问并得到八寻宁宁的同意,便跳到八寻宁宁床上,当然还是与八寻宁宁保持着正常距离,跳上床只是方便对话。


        毕竟连30cm都没有,即使八寻宁宁坐在床上,那也够它们抬头到脖子痛了……虽然在八寻宁宁并不觉得它们有脖子。


        八寻宁宁放下了手中白杖代化成的棍子,她发誓,不是自己放松警惕了,只是自己举着太久武器累了。


        然后一瞄,就看到花子一脸怨念的看过来,手里还举着不知道哪里来的牌,上面写着:他们的声音一听就是男的!你居然放他们上床!!


        八寻宁宁表示很无奈,用心灵感应回他:他们现在只是个物品罢了,你觉得杯子,茶壶,还有蜡烛灯在床上能干嘛?


        接着花子手中举着的牌,显示的字变成:能干很多事啊!比如用杯子堵住嘴,用茶壶在你身上浇奇怪的液体,再比如蜡烛灯的油滴在你身上,痛到你哭什么的……都很可怕的好吧!!


        ………啧,最可怕的是花子君你吧!你个恶劣色小鬼!!!


        一记重击传过去给花子后,八寻宁宁不再看花子,低头看向那三个小东西,只见它们都好好的待着。


         蜡烛灯走上前了一点,向八寻宁宁行了个礼。


         “咳咳,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土籠,如你所见,我现在是个蜡烛灯,我旁边这个茶壶是夏彦,躲在它后面的杯子是胆小的三叶。”


        八寻宁宁点了点头,以示知道,紧接着土籠问她的名字,她想回答,可发不出声音,接下来就沉默得转过头不看它们。


        一直握着海螺项链的左手,握得更紧了,右手放开棍子,转移到喉咙处,握着,玫红,不,是猩红的眸子半眯着,莫名感觉透露着危险。


        视线扫向它们的方向时,土籠它们,包括花子在内都打了个冷颤,接着,花子眼睛瞪大了,几秒后强行镇定下来。


        就在土籠它们以为八寻宁宁不能说出话时,房间里响起了少女的声音, “八寻宁宁。”


      八寻宁宁转过头,笑着看向土籠它们,就那一刻,那双眼睛里的危险消失了,看着眼前少女的样子,还以为刚刚的是错觉。


        土籠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但也没多想,很快就不在意这些事了,并告诉八寻宁宁,它们给她带了药。


        花子依旧躲在木门后,他沉默地看着现在在乖乖听着蜡烛灯讲话的八寻宁宁,如果没有那段心理传话,他绝对以为八寻宁宁待在这岸上很危险。


        就在土籠刚刚问她名字,她转过头,玫红色是瞬间变成猩红,眼眸露出攻击性,视线转过来与自己对视的那一刻,盯着我,眼里闪过一丝狠决。


       通过白杖代传来她的话:如果不帮我掩盖这事,我会将这海螺项链毁了……


        紧接着花子就把声音变成她的声音,自己出声帮她伪装,虽说海螺项链被毁了,他还是有办法依附在别都地方,或者给项链加个防护魔法,那就不会被毁了。


        可是,花子觉得这会很麻烦,为了减少一点麻烦,他选择帮八寻宁宁伪装,虽然他不知道八寻宁宁为什么要伪装这个事实就是了。


        八寻宁宁在想,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不能说话,这么危险的地方,也不知道他们会做什么,尽管眼前这三个小东西看着没攻击力,现在还帮自己上药什么的,但能从人变成这样,并把自己关在这里,绝对不像表面这么简单!


        土籠它们为八寻宁宁上好药后,木门外面又传来声音,还伴随着震动,越来越大,三叶瞬间吓得想躲到被子里,但被拉住了。


        夏彦和土籠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三个小东西转过身,依次跳下床,夏彦还不忘回头告诉八寻宁宁。


        “小姐!你一会千万别轻举妄动!这是为了你好!”说完,不等八寻宁宁反应就迅速跳下床了。


        花子使用了隐身魔法,隐藏自己的行踪,他不敢放下八寻宁宁不管,现在离开回到海螺里。


        八寻宁宁看到门口外面有一个巨大的黑影,伴随着震动声靠近,三个小东西站了一排在门口旁边,引接那个声源的主人。


        紧接着那个黑影的主人走了进来,八寻宁宁震惊地看着眼前的人。


        这次进来的,确实是人,但又不是人,这人头上顶着一对牛角,如果不看头上,光看脸这些,没人会怀疑他不是人。


        八寻宁宁与那人双目对视,八寻宁宁望着他那黑不见底的眼眸,她感觉不到一线生机,无神到可怕。


        八寻宁宁打从心底觉得,这双眼睛的空洞无神比花子那复杂的眼睛可怕多了,右手不自觉的向下握住刚刚放下在旁边的棍子。


        “大人。”土籠它们弯着腰,行着礼,对来者恭恭敬敬的。它们口中的那位大人直接越过它们,走向八寻宁宁,站在八寻宁宁面前。


        土籠它们口中的大人,此时站在少女面前,对着少女伸出了手,骨节分明的手以最快的速度直接抵上少女的脖子,用力一捏。


        “呜……”房间响起少女痛苦的呻吟声,花子心头一紧,瞬间白杖代附身加持,从衣服口袋掏出菜刀,冲上去。


       


bbb

按流程求个三连(´இωஇ`)

终于写完了,终于发了

宁宁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握紧了好多次海螺了!

花子还在口是心非的找借口,对对对,都是因为麻烦m(¬0¬)m

放心,宁宁没事,花子在呢







霏

本来因为津叔就爬回去补了一点,发现土笼长我xp上了()

画了发现学着原作线条画真的好爽,今年画的最爽的一张画

本来因为津叔就爬回去补了一点,发现土笼长我xp上了()

画了发现学着原作线条画真的好爽,今年画的最爽的一张画

地縛少年😺😺
地縛少年_如果當時能夠再關注柚...

地縛少年_如果當時能夠再關注柚木普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或許就不必看著他孤獨地走向死亡,惋惜的是這樣的事情早已發生,是不可能被改變的結果。而現在的“自己”只能默默地守護著,儘管還只是微光,終有一日會成為明亮人心的溫暖太陽。

地縛少年_如果當時能夠再關注柚木普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或許就不必看著他孤獨地走向死亡,惋惜的是這樣的事情早已發生,是不可能被改變的結果。而現在的“自己”只能默默地守護著,儘管還只是微光,終有一日會成為明亮人心的溫暖太陽。

阿药.

在我家电视上重刷了地缚。

然后发现。土笼先生他。

完美地。长在了我的xp上。

尖牙齿。长舌头。

黑白相间的头发。烟瘾。

嘶溜。

还有眼镜。带链子的眼镜。

这还不冲???

还有高领毛衣呜呜呜。白大褂呜。

涩爆了好吗。我的xp为他爆炸。

在我家电视上重刷了地缚。

然后发现。土笼先生他。

完美地。长在了我的xp上。

尖牙齿。长舌头。

黑白相间的头发。烟瘾。

嘶溜。

还有眼镜。带链子的眼镜。

这还不冲???

还有高领毛衣呜呜呜。白大褂呜。

涩爆了好吗。我的xp为他爆炸。

阿和你又在磕光叶喔

信息量超级大的《放课后少年花子君》24话 名字 更新!!!一次性公布了三个人的全名——?

信息量超级大的《放课后少年花子君》24话 名字 更新!!!一次性公布了三个人的全名——?

土笼老师

土笼和柚木的治愈(or致郁?)时光?

土笼和柚木的治愈(or致郁?)时光?

土笼老师

偏治愈(or致郁?)向,土笼老师也想做些什么的吧?虽然微不足道

土笼和柚木的治愈(致郁?)

偏治愈(or致郁?)向,土笼老师也想做些什么的吧?虽然微不足道

土笼和柚木的治愈(致郁?)

w
画了个短篇本(对手指 因为发不...

画了个短篇本(对手指

因为发不上来又懒得弄链接就只能发个大头上来了……

气抖冷,产粮量太少了(指自己

明天再画。。明早还得去学校🆘

画了个短篇本(对手指

因为发不上来又懒得弄链接就只能发个大头上来了……

气抖冷,产粮量太少了(指自己

明天再画。。明早还得去学校🆘

w

看画集的时候摸的。。。

怕汽车什么的真的太可爱了suki……

o死我了(?

啊啊,大概是把近期画的全发出来了……

看画集的时候摸的。。。

怕汽车什么的真的太可爱了suki……

o死我了(?

啊啊,大概是把近期画的全发出来了……

w
自行避雷⚠️八土(啥玩意cp名...

自行避雷⚠️八土(啥玩意cp名

然后就是。。非常无脑的画www

实在太喜欢gb所以就


自行避雷⚠️八土(啥玩意cp名

然后就是。。非常无脑的画www

实在太喜欢gb所以就


w

冷圈蹦迪人不请自来

土笼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气抖冷!

去年刚看tv化的时候就脑补土笼老师被sjsjwbjsjs

然后今年终于有勇气发上来了

越画越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冷圈蹦迪人不请自来

土笼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气抖冷!

去年刚看tv化的时候就脑补土笼老师被sjsjwbjsjs

然后今年终于有勇气发上来了

越画越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阿和你又在磕光叶喔
新图,奶油面包让人很想咬一口—...

新图,奶油面包让人很想咬一口——!新一话会不会有土笼老师出场呢?

新图,奶油面包让人很想咬一口——!新一话会不会有土笼老师出场呢?

阿和你又在磕光叶喔
新图,大爆笑了,仿佛看见这段时...

新图,大爆笑了,仿佛看见这段时间疯狂赶稿的aidairo老师,尤其是负责画画的aida老师hhhhhhhh

两位老师自从15卷发售以来真的辛苦了——

新图,大爆笑了,仿佛看见这段时间疯狂赶稿的aidairo老师,尤其是负责画画的aida老师hhhhhhhh

两位老师自从15卷发售以来真的辛苦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