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土豆意面组

302浏览    4参与
芊芊念

【那兔】我的冤种男友(兄弟)

预警:第一次写那兔文,但之前看过很多文,看了许多大大标tag的方式,也在网上找了专属CP的专用tag,如果还是有标错或者不合适的话,可以评论区私信跟我说,我到时再改。

没有逻辑,可能ooc,写文只为开心,不喜欢可以退出,拒绝恶意语言攻击,只要有话好好说,我都会改正的,谢谢啦。

好了,正文如下。

“意呆,你什么意思?”汉斯猫这次真的生气了,再一再二没有再三的。

凭啥它又自爆自己跟大毛用卢布交易买天然气了?

意呆狼或许是做这种事做多了,轻车熟路,再加上现在白头鹰那边不嫌事大,他要是不先把汉斯猫推出去拉仇恨,到时候自己要是用卢布买大毛天然气的时候就没法跟老大交代了。

我可真是汉斯的好兄弟...

预警:第一次写那兔文,但之前看过很多文,看了许多大大标tag的方式,也在网上找了专属CP的专用tag,如果还是有标错或者不合适的话,可以评论区私信跟我说,我到时再改。

没有逻辑,可能ooc,写文只为开心,不喜欢可以退出,拒绝恶意语言攻击,只要有话好好说,我都会改正的,谢谢啦。

好了,正文如下。

“意呆,你什么意思?”汉斯猫这次真的生气了,再一再二没有再三的。

凭啥它又自爆自己跟大毛用卢布交易买天然气了?

意呆狼或许是做这种事做多了,轻车熟路,再加上现在白头鹰那边不嫌事大,他要是不先把汉斯猫推出去拉仇恨,到时候自己要是用卢布买大毛天然气的时候就没法跟老大交代了。

我可真是汉斯的好兄弟呢(?)

他悠哉悠哉,翘起二郎腿,“汉斯啊,你要相信我,总之早晚都是要让老大知道的,难道还差这一时半刻的吗?”

汉斯猫表示不想理你,并给了意呆狼白眼一个,“你就是不爱我了,不用解释。”

“第一回蓝星群架,第二回蓝星群架,还有这回大毛打二毛。”

意呆狼没想到汉斯真的生气了,以前自己反水,汉斯都是淡淡的,想着殊死一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落寞,他有点害怕,过去主动抱住汉斯,rua了rua猫猫的头顶,“我爱你啊,我怎么不爱你。”

“猫猫比熊熊好rua多了。”

(大毛:打了个喷嚏,谁说我?)

汉斯还是很不爽,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忍气吞声,哪回自己输了怪过他一句,每次意呆狼都是第一个支持他,也是第一个背叛他的。

相比之下,看着高卢鸡都顺眼了许多。

“意呆,你说我要是再不买大毛的天然气,猫猫们就快要冻死了,不洗澡,少通风几天行,时间长了没暖气没热水也不行啊。”

然后汉斯恨铁不成钢地指着意呆狼,“你要是多攒点天然气,到时候我就找你买去,还用找大毛吗?”

意呆表示:臣妾做不到啊。

但是这点意呆狼表示理解,大毛天然气多,价格还算可以,买他的东西也不算丢人,再说了,他们已经很支持老大工作了。

他要是再卖老婆大兄弟一回,那就太不是个人了,虽然我是个狼。

“汉斯,你放心,这样的事绝没有下次了。”

“我暂且信你一次。”汉斯猫得了承诺,傲娇地扭过头去,起身去找大毛交钱了。

高卢鸡看到了全程,真心觉得汉斯是个恋爱脑,意呆骗他几回了,他依旧坚强地相信着,只能说是太天真了。

弄得他看约翰牛都顺眼了许多。



鱼曰不叫鲁

【那兔|土豆意面】那年“冤家”那些事3

众所周知,学员中鼎鼎有名的两大冤家不,其中有一对冤家已经毕业成了腻腻歪歪的小情侣,另一个大名鼎鼎的大三角冤家组,其中也有两人过上了'比翼双飞’的情侣生活,于是乎,学院中便有了“三人行,必有一人单身焉”的说法


当然,这种说法也同样适用于咱们今天要讲的轴心三人身上


众所周知,轴心三人中的电灯泡可谓是1500瓦的大电灯,每天看着另两个人腻腻歪歪不知道不知道有多尴尬,放心,本文不内涵任何人,你说是吧,脚盆?


要说意呆和汉斯两个人的恋爱过程,只能用两个词语来形容--崎岖曲折 水到渠成


诶,对,你没有听错,就是这两个看着矛盾到不知十万八千里的词语,就是她们恋爱的真实写...


众所周知,学员中鼎鼎有名的两大冤家不,其中有一对冤家已经毕业成了腻腻歪歪的小情侣,另一个大名鼎鼎的大三角冤家组,其中也有两人过上了'比翼双飞’的情侣生活,于是乎,学院中便有了“三人行,必有一人单身焉”的说法


当然,这种说法也同样适用于咱们今天要讲的轴心三人身上


众所周知,轴心三人中的电灯泡可谓是1500瓦的大电灯,每天看着另两个人腻腻歪歪不知道不知道有多尴尬,放心,本文不内涵任何人,你说是吧,脚盆?


要说意呆和汉斯两个人的恋爱过程,只能用两个词语来形容--崎岖曲折 水到渠成


诶,对,你没有听错,就是这两个看着矛盾到不知十万八千里的词语,就是她们恋爱的真实写照


要论起她们俩个之间的经历,那在如今的学院中也是入学必听的杂谈之一


她们的相识很早,早在兔子的称号是'龙’到时候就相识了,当时意呆的姐姐--大秦,也是在西区及整个学院中大名鼎鼎的一路大佬,这就使得意呆刚进学院的时候那也是风生水起,要知道大秦家里面拢共就这一个妹妹自然是宠的上天,要啥有啥,锦衣玉食


不过,最让大秦头疼的事情是她的老对头--日耳曼,话说回来,日耳曼也是学院西区鼎鼎有名的大佬,但是呢?西区的地儿抢共就这么点儿大,势力范围自然点,但是最让大秦头疼的不是这件事,而是有关于她们两个的妹妹--意呆和汉斯,她俩,谈!恋!爱!了!


当时提起这件事双方就头痛,本来就是双方约了架,带着自家妹妹去好让她们适应适应环境,往意噢!就是在这里!本来就是一个好好的对视,谁知道就是那一个对视让她们看!对!了!眼!


哎哟,对,就是这么的水到渠成


别问当事人的看法,问就是后悔


然后崎岖不平的事情来了


她们两个谈恋爱,那家里面能同意吗?肯定……不能!自己惯大的小白菜,被另一边的.…....小白菜拱了能愿意吗?当然是不乐意的那家里面能同意吗?肯定不能!自己惯大的小白菜,被另一边的……小白菜拱了能愿意吗?当然是不乐意的


于是乎,一段崎岖的地下情就此开始


两人之间的互动包括但不限于互相对视一眼,偶尔交换礼物,时不时寄一封信这一类的


当然了,这种情况直至意呆和汉斯的姐姐们双双毕业工作之后才结束


但是,咱们别忘了她们两个爱情的形容词是“崎岖曲折,水到渠成”,在她的姐姐毕业工作之后,意呆本以为可以逃脱姐姐终于可以来一场甜甜的恋爱,但是,谁让她姐姐惹下的桃花债太多了呢?


没错,兔子就是其中一个,兔子知道她的老相好——大秦是什么德行,但明显的,她对于大秦的德性明显还不够了解,当收到那一封含情脉脉充满了不舍的信之后,兔子面无表情,直接翻倒了最后一页,果然,最后写出了要拜托的事情——帮她照顾好自己的妹妹


果然,兔子就知道大秦这货,这种节点上送信准没有什么好事


就这样,兔子来到了意呆的面前,到后来呢因为兔子有事休学了很长时间,所以就放任意呆和汉斯随意发展了


你以为这就够曲折了吗?不,还不够


要说这汉斯对意呆是真爱,为什么这样说呢?诶,要知道,这轰动全校流传已久的两次校园群殴事件,两次都是汉斯输了,为什么?后面有个小坑包呗!


要说这汉斯是真深情,被坑了两次,整整两次都没有对意呆发过火,这不是真爱还是什么?连毛熊都对此事进行过吐槽


“要是我,就早撂在雪地里面等着吃大伊万吧”


因为此事,两个人甚至还打了一架


那兔子那个时候管吗?嘿,瞧你这话说的,忙着跟她妹——脚盆打呢,能有空管?


再说了,人大秦和日耳曼都成双成对了,好事成双,没事别瞎拆姻缘棒打鸳鸯


兔子都已经说过了“宁破十桩庙,不拆一姻缘”吗


不过唯一的弊端,大概就是容易在平常被闪瞎眼睛,毕竟这两个人之间的甜蜜气氛都快比太阳耀眼了,这大概就是在那一段时间墨镜被卖到脱销的原因吧!


不过事实证明,她俩之间有时候真的不是墨镜能够挡住的,在毛熊离开学院之后两人甚至有时候都不把学生会会长——白头鹰放在眼里,诶,没错,就是光明正大的在学生会委员会议上秀恩爱


怎么啦?有意见?哎呦,我从小处到大的“好朋友”,我们俩牵牵手怎么了?这不是彰显友谊吗?我们俩在一起吃饭,这不是好姐妹嘛,我们俩喝同一杯饮料,这不是互不嫌弃的伟大友情吗?


你有本事你也找个这样的朋友去呀


怎么你有意见?你不是一直说自由吗?这都要限制呀,没有办法,打着朋友的旗号当媳妇宠,这也是汉斯的常规操作了,汉斯亲测能够把学生会会长气炸而自己全身而退的方法,此招的确好用,每一次都能把白头鹰气的说不出话,诶,就是玩


再说了,意呆身后还有兔子,看着副会长的份上还是得忍让三分的,虽说让的已经不是三分,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嘛,为了自家媳妇,怎么样也得忍下去


久而久之,她们这一对小情侣,就这样在学员中传开了,在这样大的学院当中,有一两对小情侣着实不奇怪,但她们奇怪的点就在于背景显赫又是学生会,又是学院当中为数不多的从小甜腻到大的情侣,所以呀她们就成了这刚入学的学员当中必听的杂谈之一


当然了,意呆有一个爱好,就是特别喜欢撩刚入学的学妹或者学弟,在你看见意呆的时候,请小心你旁边有没有汉斯,否则你这一辈子的学分是别想加到满分了,所以说,撩意一时爽,追分火葬场,为了咱们的学分,咱们还是别让汉斯注意到你


茶昔
2r的双人稿 稿子减一!!(不...

2r的双人稿

稿子减一!!(不可以使用 谢谢)

2r的双人稿

稿子减一!!(不可以使用 谢谢)

狐桃年糕

拥入怀抱

本文实名≪轴心猫猫要抱抱≫


  汉斯猫在英法互掐时无辜躺枪,获得神奇的流泪魔法be buff(情绪激动就泪汪汪,与人拥抱可以缓解症状)还穿越回二战时期。buff叠满的奇怪产物,一切都怪约翰牛的魔法。你以为是白绥靖组其实也是北溪组(?)


  (还有人记得老希紧张时喜欢吃甜食这一点吗?)该点并不重要。


  请不要携带历史观阅读,历史线非常杂乱。ooc预警,天雷滚滚,爱护眼睛请及时退出,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当汉斯猫醒过来的...

本文实名≪轴心猫猫要抱抱≫


  汉斯猫在英法互掐时无辜躺枪,获得神奇的流泪魔法be buff(情绪激动就泪汪汪,与人拥抱可以缓解症状)还穿越回二战时期。buff叠满的奇怪产物,一切都怪约翰牛的魔法。你以为是白绥靖组其实也是北溪组(?)


  (还有人记得老希紧张时喜欢吃甜食这一点吗?)该点并不重要。


  请不要携带历史观阅读,历史线非常杂乱。ooc预警,天雷滚滚,爱护眼睛请及时退出,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当汉斯猫醒过来的时候,她有些模糊,然后就是震惊。黑色的军服,胸前别着铁十字,臂上有着万字旗的红袖章。


  这,这不是她二战时期的装扮吗?穿越了啦?!汉斯猛然想起今年的债务,所有的赔款马上就要还完了,怎么这个时候......


  汉斯欲哭,欲,,,泪珠顺着脸颊,啪嗒啪嗒就往下落,大有泄洪之势。为什么哭了?汉斯猫自认还算坚强,不至于哭成这样啊。


  但眼泪并不是说停就可以止住的,汉斯猫竭尽全力也没办法让眼泪收回去,反而闹得更凶,哭的她自己都委屈了。


  也许是抽噎的声音实在与周围的安逸格格不入,意呆狼踌躇了许久,轻手轻脚,推开门,正好撞见哭的凄惨的汉斯,她即不合时宜的又抽噎两声,然后便是死一般的寂静。


  半晌,汉斯又忍不住开始抽泣,意呆狼怯生生地开口:“老,老大,你没事吧?”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有大事。


  “没,没事,我就是,就是.....”声音哽咽,气氛弥漫着一股诡异的尴尬。


  意呆狼忽然抱住了她,闷闷地嘟哝一句”对不起。”


  “是我拖累你了,总添麻烦,爱投降,但是,但你别哭嘛,我我给你做意大利面吃,还有你喜欢的糖,老,老大,你别哭啊......”也许是汉斯哭的实在很有感染力,意呆狼甩着尾巴,也隐隐有点哭泣的趋势


  不是这个原因,虽然你是够没用的。汉斯长叹一口气,倚在意呆狼的身上,这个时候她和我一样高啊。哭了半天,她也累了,思绪飘远了。


   

 

   

 

  数小时前。


  今天又是核平的一天,会议室里依旧充溢着火药味,议题上的矛盾争锋相对,又一次上演了喜闻乐见的英法打架。


  “除了你还有谁啊,可得好好谢谢你教导的好妹妹!”


  环太平洋组大淡定地在远处围观,话题只有金钱利益,还有熊兔悄悄咬耳朵和三百岁的纯情白头鹰默默理解瓷家春风的诗词金典。


  “她做什么与我无关,倒是你,这次投降又挺快的,六天不到。”


  联合鸽犹豫了很久,最终抱着资料在汉斯猫身边无声的坐下,带官僚此时更像一只卑微的吉祥物。


  “脑子里只有茶的死傲娇!”“干什么!你别拿我的茶杯!”


  汉斯猫依然是混乱气氛中的一股清流,再乱也在心无旁物地工作jpg.也算是最后的一片净土。


  “f**k,你还给我!”“在你那终日下雨的小岛,也只会聊魔法故事和堵车泡茶吧?”


  “汉斯,汉斯,你在听吗?”直到联合鸽搭话,汉斯才把头从文件中抬起。“那个今年的会费......”“会和最后的罚款一并支付的。”


  “那是名著,什么都不懂的高卢鸡。”“哦,对,还有脏话。”


  联合鸽长吁一口气,终于还是有一个靠谱的,不像约翰那家伙,为了逃避会员费,直接抄家伙走人,欧萌已经向她诉过许多次苦了。


  “该死的......”约翰牛拿出魔杖,阿达瓦啃大瓜,好像不是这句,咒语已经很久不用了,随便用一句拉倒---------战火还是往这边蔓延。


  汉斯忙于工作躲闪不及,无辜中伤。


   

 

   

 

  看来就是约翰的魔法生效了。汉斯眼角依然有泪珠滑过,但状态已经好了许多,拥抱好像对这咒语有效。


  当意呆狼准备离开时,汉斯搂紧了臂弯“别走,再抱会儿。”诶,意呆狼顺手搂住她。


  老大今天,很不一样呢。


  良久,两人忽然意识到在做什么,颇有默契地同时分开,意呆狼有点尴尬,道“老大,我给你做意面去!”快速冲出门,末了还留下一句“今天有甜点哦!”


   

 

  吃饭的时候,意呆狼特意在糕点上多撒了点糖,把盘子轻轻推过去,出声提醒:“老大,你还记得今天有什么日程?”


  汉斯小口小口扒拉甜腻的奶油,两腮鼓囊囊的,咀嚼了许久才腾出空来“不知道。”已经过去那么多年,怎么还会记得。


  “老大,晚上要和毛熊谈判条约。”“什么条约?”“互不侵犯条约。”


  啪嗒,汉斯的叉子掉到桌子上。


  互不侵犯条约,现在是1939!没等她崩溃,眼泪就开始流淌,眸子盈盈糊着一层水雾。意呆狼不知所措,尝试哄人无果。


  门外的脚盆鸡震惊地看着搂搂抱抱的两人,一句塔搭译码噎在喉咙,最终惊愕于汉斯的泪水骂咧着“站反了”之类的话语愤愤回到自己的房间,晚饭都没吃。


   

 

   

 

  谈判前,意呆狼往汉斯手里塞了几块巧克力,便站在议论室外等候。


  汉斯坐在椅子上,不免有些忐忑。毛熊突兀地打开门,气势汹汹地带着合约资料在她面前坐下。 

 

  “大可不必做那么多虚伪的托辞,坦白说吧,一半归我。”毛熊尖锐地提出要求,冷冷地看着对方。 

 

  汉斯咬着嘴唇,暗戳戳往嘴里塞巧克力,眼泪蓄满眼眶,渐渐溢出来。 

 

  “还有. . . . . ”毛熊注意到飘逸在空气中的巧克力香,还有汉斯通红的眸子。 

 

  哭,哭了?!毛熊上次见到她的时候,真是个疯癫的家伙,浑身竖着尖刺,伶俐又很有野心。眼下这个要巧克力才能缓解紧张的家伙,实在是 

 

  有点可爱。 

 

  咽下最后一块巧克力,汉斯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支撑,自顾自地哭出声来,眼泪沾湿纸页,完全没注意到毛熊什么时候停下谈判的交辞。 

 

  舌尖满溢上一股混合着花生酱的巧克力浓香。汉斯抹掉眼泪,呆呆地看着她------毛熊往她嘴里塞了颗糖,正搓揉着剥落的糖纸:“这是紫皮糖,好吃吗?” 

 

  她慢慢舔舐着,点了点头。 

 

  “怎么哭了啊,真的是,就像我家那几个小熊崽子,不让人省心。”毛熊嘟囔着,手覆上她的发顶:“先说好,哭可不能在条约上多加什么条件. . . . . .” 

 

  汉斯忽地拉住毛熊的手, 梦呓般的“对不起。” 

 

  毛熊楞了一下,轻轻环抱住她,“是该说对不起,打架那么凶,简直是与世界为敌,被你挠的伤还没好呢。” 

 

  不止,还有撕毁条约后百万条人命,柏林墙边的背叛离去,即使数十年后封棺入土,她只能在所有人离开后悄悄远观悼念。 

 

  “好啦好啦 . . . . . .”毛熊轻哼着歌,揉搓着亚金色的长发,汉斯的脸上还有泪痕和糖渍,鬼使神差的,她在那张带着巧克力甜香的脸上落下一个吻。 

 

  吻中有一股伏特加和向日葵混合的气息。 

 

   

 

   

 

   

 

   

 

  


  

  

  

  

  良久,梦醒。

  “汉斯,你还好吗?”联合鸽把她扶起来,贴心地帮忙捡起掉到旮旯里的眼镜。


  “这是怎么了?”汉斯吃力地观察周围,会议结束,果嘉们都已离场,会议室空荡荡的,西窗的斜阳照得她眯起眼睛。


  “英/吉/利小姐的魔法意外击中你了,据她所说,你仅仅只是睡了一觉,做了个梦。”见到人没事,联合鸽放下心来,边整理资料边吐槽“真是太胡来了,下次一定要有一条规定,不允许携带魔法器物进入会议室。”


  是梦吗,汉斯茫然地抚上脸颊,好像还有一点温热,还有巧克力的甜腻。


  她起身,跟联合鸽一并向外走去,一叶金向日葵的花瓣,从汉斯的发梢悄无声息地落到地上,没有一点波澜, 也无人在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