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圣传

20264浏览    378参与
凭望。

圣传·守囹圄-佑翼(1)

[梦中灵]

拼命扑腾的翅膀能带回多少的东西?滚滚的雾气随着牵引的力量一并坍缩,少女的每次折返,都眼睁睁看着那些献祭生命的光柱一点点黯淡。

那是她的友人,恋人,和亲人。

她在树下长大,那个和她联结在一起了的女孩,小时候她只是能偶尔看到,但自从她握住雨中的那只手,一切就改变了。

就像是最美丽的童话,她伸出手,终于能拯救什么。

能吗?

对着那些笑容,那些哭泣,那些彷徨,那些坚定,她能承认的,只有自己的微不足道。

可再微不足道,她还是想要螳臂当车地 再试一试。

她在夜晚歌唱,用写在她灵魂深处的语言,安抚涌动的恶念。

她切割怨恨,她的风成为她的武器、她的翅膀,高悬战场之上,她...

[梦中灵]

拼命扑腾的翅膀能带回多少的东西?滚滚的雾气随着牵引的力量一并坍缩,少女的每次折返,都眼睁睁看着那些献祭生命的光柱一点点黯淡。

那是她的友人,恋人,和亲人。

她在树下长大,那个和她联结在一起了的女孩,小时候她只是能偶尔看到,但自从她握住雨中的那只手,一切就改变了。

就像是最美丽的童话,她伸出手,终于能拯救什么。

能吗?

对着那些笑容,那些哭泣,那些彷徨,那些坚定,她能承认的,只有自己的微不足道。

可再微不足道,她还是想要螳臂当车地 再试一试。

她在夜晚歌唱,用写在她灵魂深处的语言,安抚涌动的恶念。

她切割怨恨,她的风成为她的武器、她的翅膀,高悬战场之上,她和她的同伴一起,竭力守着那片祥和与纯净。

终于,一切都走向破灭。

属于大地的力量终于无法支撑她的挣扎,她便挣扎着,挣脱出那一双埋在她灵魂深处的羽翼。

却只不过是螳臂当车。

身躯沉入大海,魂魄重归心域之中相聚时,记录历史的少女躲开了她的眼神。

她不甘心,还想试试。

我看着她,螳臂当车。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15)

[终灭]

时间慢慢地,就走向了灭亡。

未完成的大船被重新拆成了木板,密闭的方块里塞进了幼小的少年——没有选择年纪太小不可能独自活下来的孩童——和仅剩的、被水所眷顾的异能者。

当夏安织在云雾海外传来成功脱离的信号时,他们都松下了一口气。

——没有世界树保护的他们离不开这座岛了,只是有人还可以。

那被称为世界树果实的少女在他们所有人的眼中展开了巨大的翅膀,雪白的翅膀推开弥漫而来的白雾,少女怀抱起幼小的孩童,在云雾之中起起落落。

他坐在世界树的边上,身边放满了他指使妖兽们四处收集来的酒坛。

云芳之上,这些能够麻痹自我的东西太少了,少到他都不舍得分给边上的精灵一滴。

侧过头,他瞧着那树...

[终灭]

时间慢慢地,就走向了灭亡。

未完成的大船被重新拆成了木板,密闭的方块里塞进了幼小的少年——没有选择年纪太小不可能独自活下来的孩童——和仅剩的、被水所眷顾的异能者。

当夏安织在云雾海外传来成功脱离的信号时,他们都松下了一口气。

——没有世界树保护的他们离不开这座岛了,只是有人还可以。

那被称为世界树果实的少女在他们所有人的眼中展开了巨大的翅膀,雪白的翅膀推开弥漫而来的白雾,少女怀抱起幼小的孩童,在云雾之中起起落落。

他坐在世界树的边上,身边放满了他指使妖兽们四处收集来的酒坛。

云芳之上,这些能够麻痹自我的东西太少了,少到他都不舍得分给边上的精灵一滴。

侧过头,他瞧着那树根前跪下的少女,金色的长发泼洒着,映着她头顶的月轮。

失去精灵庇护了的孩童们就在她的身边挣扎着,在突如其来涌入的怨恨中。

——远处献祭的光断断续续地,差不多也到终结了。

——被世界树的根系固定住的大地颤抖着,差不多也到终结了。

他会怎么样呢?

只有在云芳,这个他们缔造出的奇怪生态圈里,才能聚集够足以让他存在的怨恨,那他,是会融入到云雾海里,还是再也不存在呢?

那无所谓,只是他还是可惜的,最初的他和最后的他的怨恨,居然都是没能跟自己爱慕的人奉上一句告白。

落在枯枝中的少女看着他,眼神闪烁了下,还是抱起了孩子,挣扎着飞上了天空,他低下头,伸出手,握住这个在他面前和别人订了婚的少女,轻柔地吻了上去。

他注定抓不住他的神女,他也不打算再挣扎了——那个拼尽力气奉献生命的现任丰家当主比他来得合适,大概也能挣扎出更长的时间。

至于他,还是恨着就好了。

恨什么呢?

恨她,天宫神女,珞语紫芸,凭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有试图过把他从那些恨意里拉出来,恨她为什么没有能够拯救他。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终)——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14)

[紫芸]

他们砍下了古树的枝干, 按着一代代传下来的技艺,刨出光滑结实的木板。

他们提炼树汁中的水分,制作最结实的粘胶。

他们取下枝干间缠绕的藤蔓,烤干后拧成最结实的绳索。

老者们排着队献祭出生命,少年们辛劳着渴盼未来。

他高坐王座之上,将所有的恨意怨念都收拢进自己借用的身躯,匍匐在他脚边的,是从山背面的精灵族地里逃窜出来的妖兽。

他驱使着这些精灵族的怨恨,和那些真正拥有了自我的魔族在海上打得不可开交——一如数千年前一样,他在前面打头阵,他在后面唱长长的歌。

只不过这次他也站在了他的对面,他自己走了过来,用最后的所有唱最后的歌。

一如最开始时,他也这么一根根地,将自己...

[紫芸]

他们砍下了古树的枝干, 按着一代代传下来的技艺,刨出光滑结实的木板。

他们提炼树汁中的水分,制作最结实的粘胶。

他们取下枝干间缠绕的藤蔓,烤干后拧成最结实的绳索。

老者们排着队献祭出生命,少年们辛劳着渴盼未来。

他高坐王座之上,将所有的恨意怨念都收拢进自己借用的身躯,匍匐在他脚边的,是从山背面的精灵族地里逃窜出来的妖兽。

他驱使着这些精灵族的怨恨,和那些真正拥有了自我的魔族在海上打得不可开交——一如数千年前一样,他在前面打头阵,他在后面唱长长的歌。

只不过这次他也站在了他的对面,他自己走了过来,用最后的所有唱最后的歌。

一如最开始时,他也这么一根根地,将自己埋入地下,让自己成为了那枝繁叶茂的树。

他将小女孩身体里的怨恨吞掉,破败的身躯丢在小姑娘的面前。

他看着她的恐惧,她的哀伤,一如最初的神女——爱怜一切,无可救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所有为了他们共同愿望而战的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落入她亲手缔造出的深渊。

——执掌旗帜了的人,连再一次把自己献出去让一切延续这样小小的愿望,都不再有实现的可能。

只有更快地,更快地催促着大舟的建设——直到某一天,她发现,她自己都绝望。

古老的世界树慢慢地枯萎,抵挡云雾海的力量一点点削弱,计算过所有能赌上的力量和需要的时间后,少女终于放声大哭,在高高的指挥塔之上。

可开始的一切在开始后就已经不能再停住脚步了。

合上眼的古老精灵温柔地抚摸着少女的脸颊,终没再说出新的谎言,新的童话。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13)

[谎言]

小小的姑娘在树根的怀抱里沉睡。

蜷缩太久了的树从地底下抽出枝丫,伸展开,交织出巨大的华盖。

柔和的光点从树根处游离出来,将被掩盖的天地点亮。

树根、电缆、藏在树根里的老者、树下沉睡的少女。

“多尔。”他轻声地叫,这是他认识的人,无论是最开始的他,还是最后融入他怨恨之中的他——这个古老的精灵始终在这里。

皮肤的褶皱垂下气根,半透明的树汁里,和古神一起缔造了云芳的精灵如同古老的雕塑,只是静止着,就彰显出生命的神圣。

“你快死了,多尔,别再挣扎了,再多生命奉献给你你也死定了,早点放弃吧。”

回应他的言语的,是岛上升起的华光。

分列三个方向,那光融入到古树最粗大的分枝中。...

[谎言]

小小的姑娘在树根的怀抱里沉睡。

蜷缩太久了的树从地底下抽出枝丫,伸展开,交织出巨大的华盖。

柔和的光点从树根处游离出来,将被掩盖的天地点亮。

树根、电缆、藏在树根里的老者、树下沉睡的少女。

“多尔。”他轻声地叫,这是他认识的人,无论是最开始的他,还是最后融入他怨恨之中的他——这个古老的精灵始终在这里。

皮肤的褶皱垂下气根,半透明的树汁里,和古神一起缔造了云芳的精灵如同古老的雕塑,只是静止着,就彰显出生命的神圣。

“你快死了,多尔,别再挣扎了,再多生命奉献给你你也死定了,早点放弃吧。”

回应他的言语的,是岛上升起的华光。

分列三个方向,那光融入到古树最粗大的分枝中。

老者终于睁开了眼。

那是湖水的凝结,是生命的眷刻,是诚挚的守护,是肆意的温柔。

小小的姑娘被光点簇拥着,落进少年人的怀抱。

“我也这么觉得,千度。再帮我和神女一次,千度。”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12)

[世界树]

他的力量绽开了。

血红的魔族爆裂开,碎成血红的雾气,挣扎尖叫着,是亡者的怨恨。

黑色的雾气从街道的每个角落涌出来,在晨光中尖叫着,是生者被剥离下的恶念。

绿色的藤蔓在房屋之中穿行增生,是异界对这平安康泰世界的怨恨。

他在空荡的街道上奔跑,夹杂着避难所里透出的可怖的尖叫。

少年拦在他面前,泪眼婆娑,姿态坚决。

他认得他,小姑娘仰慕的男生,丰家的下任家主,丰悦的哥哥。

可他本来也是做好决定,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那些把他送到地上来的魔之一族。

——他怎么可能会允许小姑娘献祭给那棵树呢?

他们不想等待了,谁知道小姑娘献祭下去,这个岛还能撑多久?

他们被封印太久了,...

[世界树]

他的力量绽开了。

血红的魔族爆裂开,碎成血红的雾气,挣扎尖叫着,是亡者的怨恨。

黑色的雾气从街道的每个角落涌出来,在晨光中尖叫着,是生者被剥离下的恶念。

绿色的藤蔓在房屋之中穿行增生,是异界对这平安康泰世界的怨恨。

他在空荡的街道上奔跑,夹杂着避难所里透出的可怖的尖叫。

少年拦在他面前,泪眼婆娑,姿态坚决。

他认得他,小姑娘仰慕的男生,丰家的下任家主,丰悦的哥哥。

可他本来也是做好决定,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那些把他送到地上来的魔之一族。

——他怎么可能会允许小姑娘献祭给那棵树呢?

他们不想等待了,谁知道小姑娘献祭下去,这个岛还能撑多久?

他们被封印太久了,凭神女的名义,凭最开始的那一丝不忍,就这么被封在了地底,互相争斗到丧失了所有历史和怀念。

他们早就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毕竟连生命,他们也早已失去。

他不想尊重小姑娘的选择,也不乐意尊重小姑娘的选择。

凭什么要她付出呢?凭什么让这座岛上的灵魂付出呢?那可悲地活着的模样,有什么意义吗?

封存怨恨和憎恶?那又凭什么要让这里成为漩涡?

自己的东西,不就该自己收好,在黑夜里、在阳光下,啃噬、撕咬、碾碎自己的尊严、性命、未来吗?

保护世间?那实在是太过傲慢了啊!

他曾经也想保护这世间,也想保护这座岛,也想保护一群人,可他现在,除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猩红的怨恨之雾在他身后织成巨大的披风,他朝着那城市的中心砸下,拼尽所有的力量。

于是,隐藏在地下的一切展露了出来。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11)

[云芳]

无论多少人来过又走了,他到底是没能在冰冷的屋子里住满一年。

他曾觉得,自己是能控制住那些怨恨的。

当大地化为紫色的沼泽,弥漫蒸腾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可以。

——他醒来了——亡灵的怨恨隐没在他的灵魂里,在小楼的四周圈出孤岛。

他觉得他这样就能留下来了,偶尔和来拜访的女孩子们说说话,这样就可以了。

但他还是出来了,作为整个第三异能院里唯一的幸存者。

他觉得这样也没关系,做昭明苑的后备役,和小姑娘一样任凭亡灵撕咬,纯粹依靠体能守护那些好心的少年们,他觉得这就是他出来的最好结果了。

然后等这座岛的结界崩溃——用不了多久,就剩两年了——他就能如愿以偿。

他享受这样的时间。...

[云芳]

无论多少人来过又走了,他到底是没能在冰冷的屋子里住满一年。

他曾觉得,自己是能控制住那些怨恨的。

当大地化为紫色的沼泽,弥漫蒸腾开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可以。

——他醒来了——亡灵的怨恨隐没在他的灵魂里,在小楼的四周圈出孤岛。

他觉得他这样就能留下来了,偶尔和来拜访的女孩子们说说话,这样就可以了。

但他还是出来了,作为整个第三异能院里唯一的幸存者。

他觉得这样也没关系,做昭明苑的后备役,和小姑娘一样任凭亡灵撕咬,纯粹依靠体能守护那些好心的少年们,他觉得这就是他出来的最好结果了。

然后等这座岛的结界崩溃——用不了多久,就剩两年了——他就能如愿以偿。

他享受这样的时间。

偷偷吃掉大地之上的怨恨,蛊惑那些早已经动摇了的人们,让一切更加接近预言里的情形。

他等了上千年,不缺这两年。

如果那个女孩子没有往树洞里跳的话。

“千度,你很好,这个岛上的每个人都很好,所以,我也要很好。”

精灵和人类的后代微笑着,青色的风翼展开,将她送上了血红的天空。

这是她第一次依靠自己的力量飞起来——不借助她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

然而她却在诉说。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10)

[终结的前奏]

之后,少女便隔三差五地来拜访了。

是脱离了原定时间的拜访——他听着她和别人的聊天声,然后在某个转角分别后,她就径直往他这边走来了——有时候可能路上遇上了什么,她就拐进去,过了一阵才出来。

不只是她,还有那个最开始带他认知这个世界的金发少女。

隔三差五地来——他没法假装自己不在,也不好意思在空荡的房间里让少女对着墙壁说话,终于让保姆机器人送来了那些桌椅、柜子、食物等等。

“嗯,我也不怎么能好好掌控能力,不过阿……宵说过,掌控力不过是灵魂的力量,想清楚要做什么,自己有什么,要怎么做到自己想要的,就有机会做到——如果能清晰地描绘出每条力量展现出来所需要的路径和节点,就能把这...

[终结的前奏]

之后,少女便隔三差五地来拜访了。

是脱离了原定时间的拜访——他听着她和别人的聊天声,然后在某个转角分别后,她就径直往他这边走来了——有时候可能路上遇上了什么,她就拐进去,过了一阵才出来。

不只是她,还有那个最开始带他认知这个世界的金发少女。

隔三差五地来——他没法假装自己不在,也不好意思在空荡的房间里让少女对着墙壁说话,终于让保姆机器人送来了那些桌椅、柜子、食物等等。

“嗯,我也不怎么能好好掌控能力,不过阿……宵说过,掌控力不过是灵魂的力量,想清楚要做什么,自己有什么,要怎么做到自己想要的,就有机会做到——如果能清晰地描绘出每条力量展现出来所需要的路径和节点,就能把这个可能性增高到百分之九十。”小姑娘坐在他对面,清秀的眉目张扬着,近乎崇拜地重复着她另一人格的话语。

是的,他已经看出来了对方的异常。

那天那个眼瞳里透着大海、告诉他怎么保护自己的少女没有再出现过,在这里,和他四目相对,吃着茶点聊着天的,不过是另一位少女。

他清楚,和她一起来的人更加清楚。

——他是被那金发姑娘的眼神制止下询问的,他没见过那位少女那么严厉的目光……其实还挺美艳的。

成熟的,温柔的,包容的美好。

可惜,佳人有襄王。

他也仅能是孤身一人。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9)

[孤]

少女在几天之后到来。

似乎是到了她来探访的时间——他能听见少女的声音——敲门,问候,然后是空荡荡的走廊,和长久的静默。

一间一间地,她朝着靠近他的地方走来。

扣扣,他听见了敲门声。

“下午好,我是天静,第二次见面,要聊聊吗?”

原来,是下午了吗?

冰冷的金属空间里没有窗——负责他的导师倒是讲了怎么用这房间里的仪器做出他喜欢的空间,只是他没有什么想法,干脆就没有设。

只是幽森、冰冷、黑暗地待在角落里,等着投影下一次亮起。

“那么,我进来了。”像是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回复,少女终于打开了门。

——幽暗的空间里,冰冷的红色眼睛慢慢地落在了少女的身上。

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少...

[孤]

少女在几天之后到来。

似乎是到了她来探访的时间——他能听见少女的声音——敲门,问候,然后是空荡荡的走廊,和长久的静默。

一间一间地,她朝着靠近他的地方走来。

扣扣,他听见了敲门声。

“下午好,我是天静,第二次见面,要聊聊吗?”

原来,是下午了吗?

冰冷的金属空间里没有窗——负责他的导师倒是讲了怎么用这房间里的仪器做出他喜欢的空间,只是他没有什么想法,干脆就没有设。

只是幽森、冰冷、黑暗地待在角落里,等着投影下一次亮起。

“那么,我进来了。”像是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回复,少女终于打开了门。

——幽暗的空间里,冰冷的红色眼睛慢慢地落在了少女的身上。

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少女站在原地,半晌没有说话。

走廊里的光从少女的背后落下,透过栗色的发,有些刀削斧砍的冰凉。

“稍微开点灯,可以吗?”这么说着,少女的手准确地找到了灯光的开关,稍稍微地,扭亮了一些。

而后,门又关上了。


凭望。
摸鱼一个小天静,好久没画画了呀

摸鱼一个小天静,好久没画画了呀

摸鱼一个小天静,好久没画画了呀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8)

[前兆]

他到底是进了小学部,只不过不是普通班,而是第三异能院。

冰冷的大门在他身后合上,带他而来的青年有着跟谨辰相似的面容,也有着和谨辰截然不同的发色和气质。

“谨安,家兄近期承蒙照顾。”

比起他哥哥的热情,这位更像是一把刀,或者是一道深渊。

“超过二十五是异能的破灭期,虽然你的情况不属于这个范围,但考虑你的异能具有的强腐蚀性和不稳定性,我们和司祭院的长者们商议后,还是建议你在异能院学习一年,一方面稳定异能,另一方面,也学习异能有关的知识。”

长长的走廊冰冷幽森,高高的天花板上投下冰冷的灯光。

偶尔经过一个门开着的教室——昏暗无光的空间里,能听到幼童幽幽地哭声。

——青年也听...

[前兆]

他到底是进了小学部,只不过不是普通班,而是第三异能院。

冰冷的大门在他身后合上,带他而来的青年有着跟谨辰相似的面容,也有着和谨辰截然不同的发色和气质。

“谨安,家兄近期承蒙照顾。”

比起他哥哥的热情,这位更像是一把刀,或者是一道深渊。

“超过二十五是异能的破灭期,虽然你的情况不属于这个范围,但考虑你的异能具有的强腐蚀性和不稳定性,我们和司祭院的长者们商议后,还是建议你在异能院学习一年,一方面稳定异能,另一方面,也学习异能有关的知识。”

长长的走廊冰冷幽森,高高的天花板上投下冰冷的灯光。

偶尔经过一个门开着的教室——昏暗无光的空间里,能听到幼童幽幽地哭声。

——青年也听见了,他走了过去,打开了灯,关上了门。

“第三异能院和其他两个异能院不一样,只有毕业或者异能丧失,才能从这里出去。”

他能理解,具有的力量过于危险的情况下,应当保证更多的人在更加安全的范围内。

——在来到这里之前,青年带着他去看了被他烧灼过的街道。

地面漆黑的,路灯、探出围墙的植物,和墙头上引路的灯座都像是被一刀切过,消失得无影无踪。

青年带他清理了许久,换掉了被烧毁的路灯,测试一切恢复正常后才带他来了这里。

“当你不确定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在保护自己不受伤的同时也不会伤害到其他人,我不建议你尝试进入其他人的房间。”青年人这么说着,在墙上空白的卡槽上插入了他的名牌,“这是你的房间,如果有人敲门我建议你可以接受,平常的学习在这边的投影上,如果有任何需要,打开这个拉板,这里的通讯仪具有和昭明苑相同的权限,且大部分情况下不会损坏——导师的通信码在第一页,其他人的和平常腕表添加联系人一样,报出完整姓名即可。”

青年来了又去了,留下他,在冰冷的金属空间里。


Sakiel
一入CLAMP门深似海,魔法少...

一入CLAMP门深似海,魔法少女套路深

#童年啊全是泪

一入CLAMP门深似海,魔法少女套路深

#童年啊全是泪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7)

[昭明]

那天的行程比较远,任由青年痴迷地盯着店家吹了整整三个小时的玻璃,在天色将暗之时,两人终于被店主连人带几个奇形怪状的玻璃瓶一起丢了出来。

彼时,柔和的灯光已在大街小巷点亮,被夕阳染成红色的云雾眷恋地蜷缩在海平面上,和淡淡的紫色交织出一片缱绻的梦境,临近的店家就在这梦中飞速收拾好门面,跟他们道了别。

“要走快点了,你恐高吗?”

他本来没有担心的——他观察了许久那些被这里的居民称为鬼兽的黑雾怪物,也见过了夜间巡逻的人——可能是担心他对这一切尚不熟悉,不仅是白天有这位谨家的少爷带他到处转悠,几乎每个夜晚,他都能看见各种颜色包裹着的人从他家门前的巷子走过。

这是异能,传说中神女赐给这...

[昭明]

那天的行程比较远,任由青年痴迷地盯着店家吹了整整三个小时的玻璃,在天色将暗之时,两人终于被店主连人带几个奇形怪状的玻璃瓶一起丢了出来。

彼时,柔和的灯光已在大街小巷点亮,被夕阳染成红色的云雾眷恋地蜷缩在海平面上,和淡淡的紫色交织出一片缱绻的梦境,临近的店家就在这梦中飞速收拾好门面,跟他们道了别。

“要走快点了,你恐高吗?”

他本来没有担心的——他观察了许久那些被这里的居民称为鬼兽的黑雾怪物,也见过了夜间巡逻的人——可能是担心他对这一切尚不熟悉,不仅是白天有这位谨家的少爷带他到处转悠,几乎每个夜晚,他都能看见各种颜色包裹着的人从他家门前的巷子走过。

这是异能,传说中神女赐给这里的少年们保护这片土地的力量。

金发的少女同他解释过,附带一个旋转的光球——光球砸在他身上,每一寸骨骼都在叫嚣着疼痛和……快活。

但是青年是担心的,尤其是从滑翔伞上下来的时候。

——他也不曾知晓过,自己会是如此恐高。

手软脚软地被人拉扯着从起落台上下来,他看着远处的夕阳在山脉后隐去了最后一道光。

而后,黑色的雾气就从街道和院落的交缝处渗出来了。

再然后,他就燃烧起来了。

是他,也是架着他往下走的人。

炽烈的火焰呲啦啦地烧却聚拢而来的黑雾,拢在他们身边的火焰之环散发出极强的温度——那些雾气没有退却,反而是更加汹涌地凝聚而来,又被烧成了灰烬——没有灰烬,什么都没留下。

只是,那仅仅是触碰到了火焰之环的黑雾。

更多的雾气从地面,从天空,从四面八方而来,翻滚出形体,挣扎着,朝着火焰,也朝着他。

“失策失策,喂喂,天明,我搞砸了,帮忙朝北二十一街来一下啊。”

青年对着耳麦说,但似乎稍微慢了一步。

——和青年截然不同的,黑色的火焰轰然炸裂,朝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

他就在这火焰中睁开了眼,伴着从天而降的炽烈的光。

像是明亮的太阳,小小的光球悬浮在街道的上方,将色彩全落回了大地。

他仿佛听到了那些黑色雾气钻入地下之前的尖叫,以及自己每一片血肉里传来的尖叫。

于是,熊熊的黑色烈焰扑向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老神灰签

#经典同人+速写练习#【2020】六月总结

《圣传》系列

#经典同人+速写练习#【2020】六月总结

《圣传》系列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6)

[异能]

放下戒心的青年很快对这块土地熟悉了起来。

谨辰,红头发的青年带着他走过大街小巷,询问他对于每一个工作的感觉和印象。

——选择一个感觉最熟悉的,以后就靠它来维持生计了。

红头发的青年这么说着,漫长的发辫在阳光下像是要燃起火来。

他便去挑了,却一个都没挑上。

不是艺术,不是工匠,不是数据相关者,不是驯养牲畜之人,他曾经到底是做什么的?

在城市里寻觅了一圈又一圈,他始终感受不到自己熟悉的工作,哪怕是有兴趣尝试继续做下去的——他几乎要接受从小学部系统学习云芳事务的提议了。

但最终,他没有。

至于原因?

——青年在他身边燃烧了起来。


[异能]

放下戒心的青年很快对这块土地熟悉了起来。

谨辰,红头发的青年带着他走过大街小巷,询问他对于每一个工作的感觉和印象。

——选择一个感觉最熟悉的,以后就靠它来维持生计了。

红头发的青年这么说着,漫长的发辫在阳光下像是要燃起火来。

他便去挑了,却一个都没挑上。

不是艺术,不是工匠,不是数据相关者,不是驯养牲畜之人,他曾经到底是做什么的?

在城市里寻觅了一圈又一圈,他始终感受不到自己熟悉的工作,哪怕是有兴趣尝试继续做下去的——他几乎要接受从小学部系统学习云芳事务的提议了。

但最终,他没有。

至于原因?

——青年在他身边燃烧了起来。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5)

[光]

灯打开了,青年坐在床铺上。

远去的歌声透过双层的窗户渗入到屋子里,和灯火一样,有着暖暖的味道。

“别害怕。打开灯,屋子就会启动防御。实在慌张的话,就把内层的窗户关上,那就看不到了。”

站在大门外面的少女轻声说着,等到从门缝里透出光来,才向他道别远去。

很快地,大门外又响起了来访者的声音。

——是白天带着自己的少女,从围墙上翻进来,带着一身的光辉,填满了他整个门洞。

“抱歉抱歉,忘了叮嘱你要开灯,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我给你检查下吧,黑雾吸收了也不太好……”

没有记忆也没关系了,他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个地方生活下去。


[光]

灯打开了,青年坐在床铺上。

远去的歌声透过双层的窗户渗入到屋子里,和灯火一样,有着暖暖的味道。

“别害怕。打开灯,屋子就会启动防御。实在慌张的话,就把内层的窗户关上,那就看不到了。”

站在大门外面的少女轻声说着,等到从门缝里透出光来,才向他道别远去。

很快地,大门外又响起了来访者的声音。

——是白天带着自己的少女,从围墙上翻进来,带着一身的光辉,填满了他整个门洞。

“抱歉抱歉,忘了叮嘱你要开灯,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我给你检查下吧,黑雾吸收了也不太好……”

没有记忆也没关系了,他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个地方生活下去。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4)

[少女]

于是趴在屋顶上的那些东西都散做了雾,从树干、灯柱、墙壁上流淌下来,向着那巨大的茧子奔涌而去。

街道得以被灯火点亮。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黑暗,等着更加恐怖的东西从里面破茧而出。

——它靠近了,从街道的彼端,一寸寸地接近。

他得以看清那个他以为是茧的东西。

黑色的雾气盘旋着,凝聚出类似于人类的形状——它们向着少女扑去,却在触碰到她的身体之前被青色的长刃驱散开——破碎,重新融入到黑雾里。

少女平静地走着,哼唱着温柔的小调。

灯火透过被驱逐的黑雾映在她的发丝上,是一种微微泛着金的深栗色——也许只是灯火的颜色。

也许是他看得太专注,少女抬起头,左右寻了一下,对上了他的眼。...

[少女]

于是趴在屋顶上的那些东西都散做了雾,从树干、灯柱、墙壁上流淌下来,向着那巨大的茧子奔涌而去。

街道得以被灯火点亮。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黑暗,等着更加恐怖的东西从里面破茧而出。

——它靠近了,从街道的彼端,一寸寸地接近。

他得以看清那个他以为是茧的东西。

黑色的雾气盘旋着,凝聚出类似于人类的形状——它们向着少女扑去,却在触碰到她的身体之前被青色的长刃驱散开——破碎,重新融入到黑雾里。

少女平静地走着,哼唱着温柔的小调。

灯火透过被驱逐的黑雾映在她的发丝上,是一种微微泛着金的深栗色——也许只是灯火的颜色。

也许是他看得太专注,少女抬起头,左右寻了一下,对上了他的眼。

可能是没看见隐没在黑暗里的人吧?她又低下了头去。

——不,看见了。

笼罩着少女身周的青色长刃向着四周划开,她脚尖在地面上点了下,便随风而起了。

“扣扣。”风做的刀刃在她身后铺散开,像是一片青色的羽翼,她在他的窗扉前停驻,敲敲窗,将写了字的本子贴在窗上。

[别开窗。]透过凹凸不平的玻璃,他认出了那有些扭曲的字。

点点头,他对上了那双泛着蓝的眼睛。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3)

[夜]

黑夜里的云芳是安静的。

灯火从窗棱中透出来,辉映着道路转角处忽明忽暗的灯光。

——黑色的雾弥漫着,取代了白日里淡淡的紫色。那些漆黑的团子从街道的每一个角落里涌出来,很快便淹没了道路,又顺着灯火攀援上去,终覆盖住大多的光亮,于是小岛上只剩下零星的灯火,和巡夜的人。

没有经历过这些的男人脸色苍白地站在琉璃的窗户后,和周遭不同,他面前的窗户并没有合上内侧的实木窗扉,取而代之的是室内熄灭的灯火——但他能看见,看见攀在那窗户上、屋顶瓦片上,道路灯柱上的东西。

黑色的,长着长长的四肢,在肢体末端蔓延出的,大概是指甲,

它们顺着墙壁、顺着灯柱、顺着树干爬了上去,缠绕在渗出的灯火上。

隐...

[夜]

黑夜里的云芳是安静的。

灯火从窗棱中透出来,辉映着道路转角处忽明忽暗的灯光。

——黑色的雾弥漫着,取代了白日里淡淡的紫色。那些漆黑的团子从街道的每一个角落里涌出来,很快便淹没了道路,又顺着灯火攀援上去,终覆盖住大多的光亮,于是小岛上只剩下零星的灯火,和巡夜的人。

没有经历过这些的男人脸色苍白地站在琉璃的窗户后,和周遭不同,他面前的窗户并没有合上内侧的实木窗扉,取而代之的是室内熄灭的灯火——但他能看见,看见攀在那窗户上、屋顶瓦片上,道路灯柱上的东西。

黑色的,长着长长的四肢,在肢体末端蔓延出的,大概是指甲,

它们顺着墙壁、顺着灯柱、顺着树干爬了上去,缠绕在渗出的灯火上。

隐约的歌声也渗进了他的窗。

——僵硬的骨骼发出卡卡的摩擦声,他顺着歌声,朝道路的那端看去。

巨大的,黑色的茧,笼绕着黑色的雾气,和黑色的人形。

滚滚而来。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2)

[丰悦]

青年睁开了眼。

任由自己被倒拖着,赤裸的青年仰面看着蔚蓝的天空。

“哎呀,醒了醒了,阿琴你先停一下。”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然后是漫长的金色,簇拥着中间温柔的小脸,“能自己站起来吗?我知道你肯定感觉自己忘了很多东西,但那不重要。”

是的,他忘了。

二十六年的人生,被抹去了所有的生活、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关系,只剩下本能般的知识——还与这片土地大有不同。

大有不同。

选择了自己的居所,在刚套上手腕的腕表上刷出一个负号后一串的零,他就这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和新的身份——并三套合身的衣物。

金发的女孩叽里咕噜地给他演示了房屋里各种的东西——藏在琉璃瓦片下的太阳能收集板、一键关...

[丰悦]

青年睁开了眼。

任由自己被倒拖着,赤裸的青年仰面看着蔚蓝的天空。

“哎呀,醒了醒了,阿琴你先停一下。”女孩子的声音传了过来,然后是漫长的金色,簇拥着中间温柔的小脸,“能自己站起来吗?我知道你肯定感觉自己忘了很多东西,但那不重要。”

是的,他忘了。

二十六年的人生,被抹去了所有的生活、所有的时间、所有的关系,只剩下本能般的知识——还与这片土地大有不同。

大有不同。

选择了自己的居所,在刚套上手腕的腕表上刷出一个负号后一串的零,他就这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和新的身份——并三套合身的衣物。

金发的女孩叽里咕噜地给他演示了房屋里各种的东西——藏在琉璃瓦片下的太阳能收集板、一键关闭所有门窗、投影里的键盘和屏幕。

他不知道自己曾经在哪儿,但他知道自己的名字,知道自己将要在这里活下去。

看着千叮万嘱让他关好门窗的少女被高大的男人接走,他合上了眼眸。


凭望。

圣传·此恨绵绵-紫芸(1)

[云芳圣岛]

云芳岛是大洋南端的一个孤岛,由一个主岛和十二个微型浮岛组成,和古时天圆地方的概念完全相反,这里的地貌完全以圆形为主,无论是主岛,还是牵连环绕在主岛外围的落星浮岛。

但对于在这个孤岛上出生、成长、乃至死亡都没有机会踏足云雾海外一步的人们来说,是否是孤岛,外面是否有更广阔的的世界,对于他们都没有意义。

——没有人可以离开云雾海。

古神在大海上封上了盒子。

突入云雾的快艇呲啦啦响着,任凭主人怎么操作都无法脱离这片云雾——很快的,海水漫过腐蚀掉的地板,站在船上的人惊慌着,却无法阻挡自己的衣物也在这片云雾中缓缓地消失——从很多的小洞,连绵成巨大的空洞。

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在苍茫...

[云芳圣岛]

云芳岛是大洋南端的一个孤岛,由一个主岛和十二个微型浮岛组成,和古时天圆地方的概念完全相反,这里的地貌完全以圆形为主,无论是主岛,还是牵连环绕在主岛外围的落星浮岛。

但对于在这个孤岛上出生、成长、乃至死亡都没有机会踏足云雾海外一步的人们来说,是否是孤岛,外面是否有更广阔的的世界,对于他们都没有意义。

——没有人可以离开云雾海。

古神在大海上封上了盒子。

突入云雾的快艇呲啦啦响着,任凭主人怎么操作都无法脱离这片云雾——很快的,海水漫过腐蚀掉的地板,站在船上的人惊慌着,却无法阻挡自己的衣物也在这片云雾中缓缓地消失——从很多的小洞,连绵成巨大的空洞。

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在苍茫的大海之上,他游不回去,可他想试试。

“阿门”他祷告着,在大海将快艇拖下水面之前先跃了下去。

于是,他看到了崭新的世界。

大海之下,透过清澈的海水,海底那延绵的船只残骸构成了漫长的山脊。

他也就只看到这么多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