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圣斗士同人

73394浏览    5231参与
白烨
我做梦梦见了雅柏菲卡~开心~

我做梦梦见了雅柏菲卡~开心~

我做梦梦见了雅柏菲卡~开心~

天枢

谁懂,性转捷哥(频道限定学院版),下次画性转希路达和捷哥,西格也发发

谁懂,性转捷哥(频道限定学院版),下次画性转希路达和捷哥,西格也发发

赫赫酱子

【梦回埃及】第二十八章.兄弟阋墙为公主

《圣斗士星矢》同人文,以撒加和米罗为主角,古埃及PARO约二十万字的BG中篇小说。 

仅以古埃及为题材的架空历史小说,请勿在本文寻找埃及历史的真实性。 

图片的服装上或多或少有些不符之处也请见谅。 

作者:雪儿。 


☥ ☥ ☥ 

[图片]

无论是何等神明,在阿尔普提妮的面前都左右不了她的命运,她相信自己才是自己的主人。即便,坐在自己面前这个头顶上下埃及红白王冠的男人,也休想为她安排什么。撒加不能不承认,公主的这种倔强倒是与她的母亲如出一辙。撒加面前的少女,那张充满自信自主的脸,让他想起了自己与阿尔普提妮相同年纪的时候...

《圣斗士星矢》同人文,以撒加和米罗为主角,古埃及PARO约二十万字的BG中篇小说。 

仅以古埃及为题材的架空历史小说,请勿在本文寻找埃及历史的真实性。 

图片的服装上或多或少有些不符之处也请见谅。 

作者:雪儿。 

 

☥ ☥ ☥ 

无论是何等神明,在阿尔普提妮的面前都左右不了她的命运,她相信自己才是自己的主人。即便,坐在自己面前这个头顶上下埃及红白王冠的男人,也休想为她安排什么。撒加不能不承认,公主的这种倔强倒是与她的母亲如出一辙。撒加面前的少女,那张充满自信自主的脸,让他想起了自己与阿尔普提妮相同年纪的时候。 

「阿尔普提妮,你知道我找你来的目的吗?」 

「不知道!」

回答的简单而且干脆,就算知道目的,阿尔普提妮也敢说「不知道」,她的态度摆明了是告诉法老,有什么事情都休想从她这里得到缓和。 

撒加无奈的靠在了宝座上,他感觉头顶的红白王冠格外的沉重。埃及未来的命运,不知道该如何去预测,本来他想好的路程,被王子突然的生病彻底打乱了。 

「你去看你弟弟了吗?」 

「看过了。」 

「你觉得他现在如何?」 

「父王,那么你觉得我的生母如何?母亲是什么样子,弟弟也是什么样子了。」 

阿尔普提妮巧妙却近乎残忍的回答,让撒加的心一阵绞痛。公主的生母,已经被认为疯癫的废后阿伊塔丽,撒加当然认为她没有希望,也无可救药。她杀害了赫丝西雅与米罗的孩子,活着对她本身就是奢望。而阿尔普提妮的回答,却是在告诉撒加,埃及的王子,她的弟弟也和她母亲一样,没有希望而且无可救药!

御医没有把王子的病情告之天下,他只是吿诉了撒加。而米罗去远行了,也没有来得及通知。即便是这样,阿尔普提妮依然可以从弟弟日渐衰弱的身体上,知道些什么。法老无王子,难道这预言是真的? 

「父王,您可以隐瞒您王子的病情,但是您隐瞒不了疾病的发展。如果有一天、弟弟他……」 

「住口!你为什么不能说些对你弟弟有帮助的话!你为什么要诅咒他!」 

撒加怒喝着阿尔普提妮,他不想听到那个可怕的词语。王子是撒加的希望,也是埃及可以继续富强的希望,这个希望不能没有!艾菲莉拉用她的生命,换来了蓝斯诺王子的生命,无论什么方法,撒加都要留下自己的儿子。阿尔普提妮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劝说父亲,只得行礼后转身离开。她没有因为父规的话而伤心,因为那没有用处。蓝斯诺王子对埃及来说太重要了,全埃及都在看着他。可是,谁又能体会到压在王子肩膀上那副他无法承受的重担呢? 

「阿尔普提妮!」看着她的背影,撒加觉得自己刚刚的态度太蛮横了。公主停下脚步,看着他。 

「父王,希望您能快声、健康。」阿尔普提妮摸了摸自己头顶的太阳拉神饰物,「愿神明保佑您,还有王子殿下。」 

公主离开了,撒加能感觉到女儿给自己的关心。

阿尔普提妮与马上进宫的米罗,在宫殿外打了个照面。米罗对上下埃及的公主行礼,公主也礼貌的对将军表示了问侯,她告诉米罗,法老的情绪不好,希望他能帮助自己的父王。 

「公主很关心你,撒加。」当法老摘下红白王冠的时候,也就是他身心疲倦不想以法老身份示人的时候。现在,米罗面前的撒加,就没有戴王冠,更没有拿权杖和连枷。 

「我知道。但是现在,我更关心的是王子的病情。米罗,他可能……」 

撒加停顿了一下,有些哽咽,「他可能活不到下次尼罗河水涨潮……」 

下次的尼罗河水涨潮,不到半年的时间了,也就是说王子的生命就要到头了。米罗看着撒加,虽然他知道法老不可以随便开玩笑,但米罗依然希望撒加是在说笑。法老闭上眼睛,痛苦的低下头去,他没有心情也没有力量开玩笑。 

「御医怎么说?」 

「他说他无能为力。」 

从艾菲莉拉为埃及带来这个王子开始,撒加就用尽心血希望他能成长为伟大的君主。他将自己所有的希望都倾注在了王子与公主身上。但是,阿蒙神却和他开了这么大的一个玩笑。没有继承人的王室,不仅是悲哀的,也是绝望的。 

「也许还有希望,你现在可以昭告全埃及,寻找民间能为王子治疗疾病的医生。」米罗在竭力劝说着法老,而他的建议却是撒加最不愿意听的。阿尔普提妮也这样建议他,却被他喝了出去,米罗也不会例外。 

「如果全埃及知道了王子要死了,会怎么样?」撒加抬起头,眼睛里竟然是血红的,他看着米罗,看到他不知所措。 

「人民会人心浮动,军队会士气不足!将军,你想想储君的死亡,令一个国家是什么样的打击,而且这个储君还是国家唯一的王子!」 

米罗听着撒加的话,无言以对。法老说的有道理,非常有道理。只现在他们该怎么办?撒加将头靠在宝座上,现在只想睡觉…… 

 

☥ ☥ ☥ 

 

阿尔普提妮拿着斯奈夫尔写给她的乐谱,在竖琴上仔细而且小心会的练习着。她能看的明白斯奈夫尔写的是什么,而且能演奏出来。 

「公子还说什么了?」阿尔普提妮试着音符,她总感觉自己还有什么没从乐谱中体会到。 

「没有说什么呀。」宫女很好奇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能看的盲人写的乐谱。其实,只要和斯奈夫尔长期在一起的人,都能看的明白他的乐谱,古夫瑞斯、赫丝西雅、米罗甚至是孟卡拉。 

「好像斯奈夫尔还想告诉我其他的东西,我怎么总体会不到哪?」阿尔普提妮将耳朵贴在竖琴上,尽力让自己安静放松。她知道斯奈夫尔隐藏的东西绝对不是乱写的,那是要用心灵去体会的。 

一遍、两遍、三遍……阿尔普提妮感觉着,领悟着。 

「就知道是斯奈夫尔给你写的乐谱。」正在她想换个角度去体会的时候,对士兵操练结束的古夫瑞斯,来拜见长公主了,「我可以进来吗?公主殿下?」其实,他已经进来了。 

来的好,阿尔普提妮正好让他来帮忙。 

古夫瑞斯有着和米罗酷似的容貌,就连作为军人的风采,他也和米罗相同。古夫瑞斯学会的第一个词语,就是「公主」,可见阿尔普提妮对他的重要,超过了他的军队。他是在军队里长大的,天生的军人和领导者。 

「古夫瑞斯,请帮我看看你弟弟给我的乐谱。」阿尔普提妮免了他的行礼,将乐谱由侍女送上,「你是他亲人,更应该知道他要说什么。」 

「可以不可以,将乐谱演奏一次哪?」能听到公主亲手演奏出的乐曲,对于古夫瑞斯来说是一种愿望,而今天恰恰是斯奈夫尔的谱子,给了他还愿的机会。 

「你自己演奏!」聪明如公主,她怎么会不知道古夫瑞斯的想法。 

命令宫女将竖琴抬到他面前,阿尔普提妮索性坐在椅子上,负责聆听。古夫瑞斯计划失败,无奈的看着公主。他从小到大,和公主斗脑子,从来没有胜利过。阿尔普提妮幸好只是个女孩,如果她是男人,那么是一个怎样厉害的君主? 

「怎么?将军的大公子不会演奏竖琴吗?」阿尔普提妮在激古夫瑞斯,她知道他会演奏的。果然,古夫瑞斯轻轻看了看她,开始按照乐谱弹奏。说实话,他的演奏并不如斯奈夫尔的好听,但是阿尔普提妮想就这样将就吧!乐曲很悠扬,她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埃及女孩的长长的裙摆在飘动,仿佛看到了男孩们对爱人述说着爱情的愁肠。斯奈夫尔的音乐,温柔却由坚强,让人感叹他的才华…… 

「啪!」正当阿尔普提妮想从那跳动的乐符中,领略斯奈夫尔的心灵之声,乐曲却断了。她睁开眼睛,却看到了古夫瑞斯有点发青的面孔。 

「怎么不演奏了?古夫瑞斯你不舒服吗?」阿尔普提妮站起身,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古夫瑞斯扭过脸,躲开了她的手。 

「公主,这个真的是斯奈夫尔送给你的吗?」他扬起乐谱,「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说什么?」阿尔普提妮想拿过乐谱,被古夫瑞斯一把夺下。然后,他完全不顾礼节,走出了公主的寝宫。 

「出什么事情了?」 

「与公主无关!」 

古夫瑞斯的背影在颤抖,他显然很气愤,而阿尔普提妮却不知道是什么惹怒了他。 

 

☥ ☥ ☥ 

 

游历归来的米罗,从法老的宫殿离开后,和妻子刚不上说些亲近的话,反而开始讨论蓝斯诺王子的病情。赫丝西雅怎么也没有想到,王子的生命所剩无多了。虽然,这个孩子一直身体不是太强壮,可怎么说病倒就是绝症?怎么说,赫丝西雅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皇兄怎么说?」 

「撒加没有办法,但是他要我秘密在全国找寻医生,尽量为王子治疗。」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赫丝西雅除外陪着米罗一起焦急,也没有帮助。她也要去找医生,任何医生任何方法,只要能救治王子就好。米罗的脸,非常的忧郁,他在游历国家的时候,王子却突然生病。作为臣子,作为朋友,他都没办法为法老分忧。王子年龄不大,再有几年却也是个好男儿了,而神明却不肯给埃及一个健康的王位继承人。 

「米罗,我会帮助你的,会帮助王子殿下。」赫丝西雅将头靠在米罗的背上,温柔的安抚着他。王子从出生就没有了母亲,赫丝西雅对他对阿尔普提妮都曾经给予过母亲的关怀。突然告诉她,孩子要死去了,赫丝西雅的心好疼。 

「赫丝西雅,这么多年了,我们彼此依靠。想想看,我比法老都幸福。」米罗仰起头,让自己的后脑抵在她的额头上。法老怎么样?一个妻子被废除了,一个妻子死了,唯一的儿子生死未卜,公主早晚要出嫁……他孤零零的怎么能与家庭幸福的米罗比。 

是呀!一家人平安的生活在一起,就足够了…… 

米罗与赫丝西雅心灵相通的互相安慰着,他们都希望能给对方支持和快乐。人生就这么简单,有一个知己爱人理解自己,千金不换。 

「夫人!夫人!」侍女匆忙的脚步声,打乱了米罗伉俪的平静。他们从侍女焦急的脚步声中,知道了事情的紧急。 

「发生什么了?慢慢说!」赫丝西雅想让侍女安静下来,可她却没办法安静。 

「大公子……大公子……」侍女拍拉拍胸口,「大公子和二公子要打起来了!」 

不会吧!米罗站起身,他刚回家,家里就出事情吗?而且,米罗知道古夫瑞斯一贯对双目失明的弟弟非常疼爱,怎么会和斯奈夫尔动手哪?可侍女的样子,也不是说谎。 

「为什么打起来?」如果真的动手,斯奈夫尔根本就不是古夫瑞斯的对手,「他们在哪?」 

「在二公子的房间里……」侍女没说完,米罗拉着赫丝西雅已经赶过去了。 

 

爱,爱,爱!每个字分明都是爱的诉说!古夫瑞斯将乐谱扔在斯奈夫尔的面孔上,他第一次对弟弟这么憎恨。 

「这是我送给公主殿下的,怎么会在你手里?」斯奈夫尔摸索着乐谱,质问哥哥。 

那乐谱上的每个字,其他人或许看不明白。但是古夫瑞斯和斯奈夫起长大,他比其他人更能明白弟弟要表达什么。那首曲子,分明是首表达爱情的乐章,是斯奈夫尔在对阿尔普提妮表示爱意。他的感情浓烈,却烧的古夫瑞斯全身疼痛! 

「你爱公主吗?」古夫瑞斯突然抓住了弟弟的衣服,看不到东西的斯奈夫尔被他的动作弄的一惊,可他马上恢复了镇定。哥哥已经知道了自己对公主要表达的感情,隐瞒没用。 

「爱,真的很爱!」斯奈夫尔平静的回答着,他看不到古夫瑞斯的表情,却能听到他加重的喘气声。 

「公主是我的,我的!她还没出生,法老就说要将她下嫁我了!」 

「那是玩笑话,哥哥你真的相信吗?万一阿尔普提妮是王子,你也要娶她吗?」 

「胡说!」 

古夫瑞斯将弟弟推倒在地上,因为弟弟说的话,都没有错误! 

「哥哥,你可以爱阿尔普提妮公主,可你也没有权利阻止她爱其他人,或者其他人爱她!」斯奈夫尔默默的站起身来,他撞倒了自己的乐器。 

「我不许你和我抢,不许!」爱情中的人,都是胡涂的,更何况现在与古夫瑞斯争夺的人是他从小一起疼爱有加的弟弟哪?古夫瑞斯抓住斯奈夫尔的肩膀,大声的告诉他,「我爱她,不会把她给任何人!」 

米罗与赫丝西雅赶到了,他们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乐器,以及还在争执的兄弟两人,从那争执的声音中,米罗终于知道了这场战争的原因。为了公主,为了法老那玩笑十足的话,竟然让他们兄弟动起手来。 

「古夫瑞斯,放开你弟弟!」米罗厉声教训着儿子,「如果你爱一个女人,就去争取,不是靠打你弟弟能得到那个女人!」 

父亲……古夫瑞斯看着米罗。父亲刚刚游历各地回家,本来该高高兴兴,却给自己弄成这个样子。但是,血气方刚如古夫瑞斯,他才不管米罗是不是刚回家,他现在要解决他自己和弟弟和公主间的最大问题。 

「可是,斯奈夫尔与我争!」 

「我没有和你争,阿尔普提妮并没有说爱你或者爱我,我们是公平的!」 

斯奈夫尔的话,对于此刻的古夫瑞斯来说,是火上加油。他不客气的扬起手,给了弟弟一拳。 

「古夫瑞斯!」赫丝西雅惊叫了一声,她不知道是该教训大儿子,还是先照顾二儿子。倒是随同她来的孟卡拉,先跑至斯奈夫尔的身边,努力把哥哥扶了起来。 

「流血了……」斯奈夫尔的嘴角,溢出血迹,孟卡拉急忙用手抹去那红色的液体。 

「古夫瑞斯,你太过分了!怎么可以打你弟弟……」米罗被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难道就是大儿子给游历回家的自己,一个好大礼物吗?而古夫瑞斯只是狠狠的看了弟弟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你去哪?」赫丝西雅追了出来,儿子没有回答她,而是飞身上马向着尼罗河方向飞驰而去。米罗没有命令人去追古夫瑞斯,他正着急于二儿子的伤势。斯奈夫尔因为早产缺氧才导致双目失明,他的身体一直非常不好,米罗只希望古夫瑞斯那有力的一拳头,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幸好,斯奈夫尔只是被打破了嘴角。 

「父亲,对不起让你刚回来就担心了。」斯奈夫尔知道,他和哥哥都有错。 

米罗没说话,只是吩咐医生处理好他的伤口。比起米罗,做母亲的更是心疼斯奈夫尔。 

「母亲,母亲!」孟卡拉扯着赫丝西雅的衣服,「哥哥为什么打架?」 

怎么回答他?赫丝西雅只好摸了摸他的头,爱情这东西小孩怎么能明白。 

「妈妈,是不是大哥二哥都喜欢阿尔普提妮姐姐?」孟卡拉自己回答了自己,赫丝西雅吃惊的看着他。而他下面的话,差点让赫丝西雅晕倒。 

「请父亲母亲告诉大哥和二哥,阿尔普提妮姐姐不会爱他们任何人,因为公主是我的!」说完,孟卡拉笑了。而赫丝西雅,只剩下哭笑不得的表情…… 

公主的魅力,究竟是怎么样的,竟然能让这么多人,都拜倒在她的裙下! 


FBI Kanon

【尤笛同人】可惜海风冷

笛捷尔: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资格问你这些,毕竟你大概已经在冰封的亚特兰蒂斯之下沉睡了几十年了吧

就在那座你倾尽全力为自己缔造的坟墓中

你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啊

可是造成你尸骨无存的我,却还在这里猫哭老鼠一般地给你的亡魂写信

我明明早就该在那年死去了啊

还真是没想到,我这个祸根活到了现在,活到了圣战结束后的几十年

大概这就是祸害遗千年吧…

真讽刺啊

笛捷尔,你在海面之下的这几十年,日日望着这片已经破败成这样的布鲁格兰特,望着这个罪大恶极的我

你后悔过救我吗?

你一定后悔过吧…

后悔当初自己没有携带神钢回到圣域,而是让我这个一切的始作俑者轻易地来到了雅典......

笛捷尔: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资格问你这些,毕竟你大概已经在冰封的亚特兰蒂斯之下沉睡了几十年了吧

就在那座你倾尽全力为自己缔造的坟墓中

你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啊

可是造成你尸骨无存的我,却还在这里猫哭老鼠一般地给你的亡魂写信

我明明早就该在那年死去了啊

还真是没想到,我这个祸根活到了现在,活到了圣战结束后的几十年

大概这就是祸害遗千年吧…

真讽刺啊

笛捷尔,你在海面之下的这几十年,日日望着这片已经破败成这样的布鲁格兰特,望着这个罪大恶极的我

你后悔过救我吗?

你一定后悔过吧…

后悔当初自己没有携带神钢回到圣域,而是让我这个一切的始作俑者轻易地来到了雅典娜女神的面前

我和神明相遇…这是对神的亵渎啊

作为水瓶座圣斗士的你,才是有资格见到神的人啊

而我没有你那样的力量,我连我最想留住的姐姐都留不住,甚至为了我想要保护的布鲁格兰特而误入歧途,最后反倒毁了它

我何德何能啊


这么多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无时无刻不在忏悔我所做的一切,我不知道我几十年来做的善事能否抵消当年的罪孽,也许可以,也许不能

但我知道,我不管再做多少事,你都不会再回来了

你看到现在的盛世了吗?

圣战结束了,雅典娜女神和天马座圣斗士合力击败了哈迪斯,这个世界已经恢复了当初的太平美好

此时此刻,阳光终于照进了布鲁格兰特

骄阳正好啊…

笛捷尔,你看得见吗?

你倾尽一生努力的事,终于完成了

你看得到吗?

如果海底也有阳光的话,你大概看得到吧

求求你再回来看一眼这个世界吧

来看看现世安康,来看看后辈们快快乐乐地生活在这片我们曾经生活的土地上

也来看看我的思念吧


笛捷尔啊,我好怀念我们的过去,好怀念我们在东西伯利亚的无忧无虑的日子啊

这么多年来,我好像再也没有过那样美好的时光了

就在你离开的那天以后,一切都变了

好像你把我身边的庇护神都带走了

不,不对

你就是我的庇护神啊

可我居然斗胆向我的神明挥拳

我罪该万死

你还记得我们在白鸟座下的约定吗?

你一定还记得吧

毕竟当年你就是用这个约定要我活下去的啊

我曾一度觉得你这个外人信口胡邹的约定不过是年少时无知的话语罢了

没想到你竟是认真的

我的神明大人

多谢你信守约定

多谢你…

让我可以活下去


真是没想到不知不觉竟能写出这么多文字,断断续续

笛捷尔,我若是把这些文字当做信,叫海风送给你,你会读吗?

我今生都在后悔我无法把这些我想说的亲口告诉你

也罢,反正我又还能活多久呢?

等到黄泉地狱,再与你说个痛快吧


再见了,我的朋友

我的

笛捷尔

                                     尤尼提 

冰与水的魔术师

随笔-致西伯利亚师徒组

随笔-致西伯利亚的师徒(冰河视角)

月上林梢,浮光微略,于冰封之地寻此少年。

探君何为冰川立,待侯家师踏雪归。

问君知否河中月,答曰故人此中封。

且看寒风略君过,孤立房檐无人倾。

识君不过两三时,为君悲歌为君怜。

且问君,师从何处,故人所谓谁也。

君正立川上,眸光飘渺,答

师乃心中月,为徒所封。

兄乃寒光阳,为徒所害。

吾名唤冰河,于千里冰封之地,怀故人。  

随笔-致西伯利亚的师徒(冰河视角)

月上林梢,浮光微略,于冰封之地寻此少年。

探君何为冰川立,待侯家师踏雪归。

问君知否河中月,答曰故人此中封。

且看寒风略君过,孤立房檐无人倾。

识君不过两三时,为君悲歌为君怜。

且问君,师从何处,故人所谓谁也。

君正立川上,眸光飘渺,答

师乃心中月,为徒所封。

兄乃寒光阳,为徒所害。

吾名唤冰河,于千里冰封之地,怀故人。  

牙牙一号

圣斗士同人《龙战于野》第125章(撒加主,黄金与冥界人物群戏,强强)

随着对方放手,撒加再次拿起HENNESSY,满满斟入杯中。

如此,一饮而尽。就这样,默默看着上司,在自己面前一杯接一杯地酗酒。

忧郁与纷繁,莫名地交织在卡妙眼里,逐渐浓郁。

也许如今,唯有沉沦,才是唯一的救赎方式。

随着面前酒瓶的逐渐枯竭,苍蓝的目光渐渐迷蒙。

一手抵上额头,用力按住隐隐疼痛的眉心,撒加轻声开口:“当初,你为什么会选择,加入联盟军部……”

闻言,卡妙暗暗一怔。

片刻之后,他的回答已平静如斯:“为了一个人。”

上司轻轻笑了:“哦?就只是如此而已?”

卡妙坦然以对:“是的,仅此而已。”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

轻轻停顿,看向身旁部下,撒加的苍眸纷繁若海:“......

随着对方放手,撒加再次拿起HENNESSY,满满斟入杯中。

如此,一饮而尽。就这样,默默看着上司,在自己面前一杯接一杯地酗酒。

忧郁与纷繁,莫名地交织在卡妙眼里,逐渐浓郁。

也许如今,唯有沉沦,才是唯一的救赎方式。

随着面前酒瓶的逐渐枯竭,苍蓝的目光渐渐迷蒙。

一手抵上额头,用力按住隐隐疼痛的眉心,撒加轻声开口:“当初,你为什么会选择,加入联盟军部……”

闻言,卡妙暗暗一怔。

片刻之后,他的回答已平静如斯:“为了一个人。”

上司轻轻笑了:“哦?就只是如此而已?”

卡妙坦然以对:“是的,仅此而已。”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

轻轻停顿,看向身旁部下,撒加的苍眸纷繁若海:“或许,他并不值得……你为了他,如此牺牲……”

“所谓值得与否,那只是他人的看法,”安宁的目光毫无波澜,卡妙口吻从容,“重要的是——无论身处何时何境,我本人始终心甘情愿,永远对此无悔。”

微微闭眸,撒加深深地呼吸。

渐渐,他低沉的目光若有思绪。

“曾几何时,我以为联盟军部会是适合我的所在。然而,如今看来……”

说到这里,疲倦地撑住逐渐昏沉的眉心,撒加沙哑的声音失落而逝:“或许,我错了……”

深深地看着上司,卡妙此时的口吻坚韧无疑:“少将,您没有错。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无论他人如何置评——在我的眼中,您始终都是最优秀的。”

唇边悄然泛出一丝苦涩笑意,斑斓的吧台灯下,撒加轻轻垂下了修长的眼睫:“所谓光荣与梦想,终究不过过眼云烟,只是……”

低声诉说中,他忧郁的目光里伤痕渐浓:“身为兄长及上司,我在加隆去世之后却始终无能为力。我无法为他正名,无法为他洗刷叛将的耻辱,捍卫他当之无愧的尊严与荣誉……扪心自问,我从来不是一个好哥哥。或许多年来,我一直都很失职。我知道,其实加隆真正想要的并不多。然而,我对他的照顾与关心却一直很少……”

“少将……”

深深望着上司,卡妙眼中,一丝几乎难以掩饰的心痛渐渐蔓延开来:“如果加隆上校还在,看到您现在的样子,他也不会开心的……”

苍蓝眼中,忧伤,一如无垠的绝望。

旋转的霓红下,少将失落的声音,凄然如冷雨凋零:“可是,他已经不在了……”

额前碎发,凌乱地垂落下来。

微微喘息着,强烈的酒精逐渐开始发挥了作用。

渐渐地,撒加疲惫地伏在了吧台上。

终于,昏昏睡去。

默默看着眼中宿醉的他,暗淡霓红点点照进卡妙忧郁的眼里,渐渐苍茫如风。

*     *     *

在上司风衣衣袋内找到电子门卡,打开房门。

穿过客厅,进入主卧室。

将怀中人轻轻放到房间中央那张雪白的大床上,卡妙动手脱掉上司的风衣与皮鞋。

拉过床上松软的薄被,轻轻盖在他的身上。

而后进入洗手间,他拿起毛巾,用温水浸湿。

再次回到卧室,来到床边,卡妙俯下身来。

用温水浸湿的毛巾,轻轻擦拭着他苍白的面颊。

之后,动手解开上司衬衣领口纽扣,小心翼翼地擦着他,由于醉酒而微微灼热的脖颈。

不经意间,指尖似乎碰到了一个微凉物体。

眼中微微一动,他低眸看去。

对方颈上,戴着一条轻巧的黑色皮绳。

皮绳的尽头是一枚暗银的指环。

轻轻地,拿起冰凉的指环,托在掌心。
默默凝视着手中的指环,卡妙清邃的眼里,渐渐怅然若失。

沉迷片刻,他轻轻放下了手心里的指环。

在这一刻,莫名地,卡妙深深地呼吸。    

一丝难以言喻的失落,在苍茫的眼里黯淡流过。

这时,床上的人发出了一声几不可闻的低吟。

中断思绪,卡妙低头看去。

宿醉的他睡得并不安稳,似是被什么不愉快的梦境惊扰了睡眠,他挺拔的剑眉始终下意识地微微轻锁着,低垂的睫毛不安地微微颤动。

英眉不禁蹙起,卡妙随即抬手覆上了上司额头。

下一刻,那略高于正常体温的温度,便让他的眉宇锁得更紧。

直起身来,他准备去厨房冰箱寻找冰块,为他物理降温。

下一刻,放在床头柜上的一只小瓶,便引起了他的注意。

拿起药瓶,卡妙一眼便看到了瓶上那鲜明的标识与警示。

显然,这是一种具有明显副作用的强力安眠类药物。

这种药物是在迫不得以的情况下,采用强力的神经麻醉方式,以帮助重症失眠患者强行入睡。

目光重新转向眼中上司,卡妙目光渐然凝重。

原来,每一夜,他都需要依靠酒精与药物的麻醉才能睡去。

久久凝视着沉睡的他,在这一刻,卡妙渐渐真切感到自己的心,疼得几乎破碎。

*     *    *

撒加再次醒来时,已是次日上午。

卡妙不知在何时,已经离开。

留下的,只有那条轻敷在他额头上的,依然残存着几丝余温的毛巾。

以及,那张放在枕边的电子门卡。

而之前,那瓶原本放在床头柜上的强效安眠药则已全然无踪,不知去向。

取而代之的,是一杯放在床边保温杯里的温水,与具有缓解酒精作用的胃药。

阳光,穿过厚重的落地窗帘缝隙,点滴挥洒进来。

静静地,在粗矿的原木地板上投下班驳的痕迹。

寂寞天际下,少将眼中,渐渐苍郁无垠。

*     *     *

军部医院

 

动手系紧制服衣领风纪扣,抬手正了正大檐军帽,雪白屏风后,撒加静静走出。

“少将,您的体检报告已经有结果了,”看到上司出来,沙加随即站了起来,“经化验表明,那份由城户冰河所提供的最终药物配方,其内容是正确的。之后在根据那份配方,为您静脉注射相应的缓释针剂之后,根据血检结果显示,目前您体内血液中的各项指标均已有逐渐恢复迹象。不过由于之前您遭受放射性药物注射时间过久,事实上,目前您体内的主要器官均已有不同程度损伤。这些损伤或许会导致您日后肌体免疫力下降,从而增加感染风险。至于具体后果目前尚无法完全明确,或许,这将会在日后逐渐显现出来……”

静静听完这些, 撒加只是淡淡点头:“明白了,谢谢。”

说罢,他转身走向门边。

“少将……”

接下来,身后的人静静开口。

“放射性药物的释放,是一个循序渐进的缓慢过程。其中某些具体症状,而今在医学上尚无法完全明确。今后希望您能适当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避免过度劳累,保持规律生活,杜绝酗酒……”

略微侧眸,上司口吻清淡无痕:“我会注意的,谢谢。”

说罢,淡淡步出大门。

默然望着上司背影,沙加眉宇之间隐隐凝重。

走廊里,撒加拿出手机。

拨出号码,他口吻沉静如斯:“本土安全部撒加,请接史昂上将。”

*     *     *

深夜的街道,风起萧瑟。

只有路灯的光晕,星星点点地映照出夜的孤单。

独自漫步在无垠的夜里,凉意,渐渐浓郁。

苍茫的月色下,他失却目的地漫步。

青石的小路上,月光影影绰绰地洒下,恍若静旎的泪水。

昏暗的巷尾,前方逐渐传来一阵纷乱脚步。

路灯下,隐匿的身影渐渐清晰。

清一色墨镜覆面,四位身材魁梧的男子迎面而来。

很快,训练有素的四人便分别从不同方向,将他包围在了其中。

为首一位冷冷开口:“打扰了,少将阁下。现在恐怕要有劳您跟我们走一趟了。”

大略环视了下身旁四人,撒加表情只有冷漠。

沉默中,他纹丝未动。

为首的男子冷冷抽动了下嘴角:“少将阁下,既然您不肯合作——那么就请恕我们无礼了!”

说罢,他狠狠挥下了手。

摩拳擦掌之间,四位男子已完成格斗准备。

先发制人,刹那间,为首男子率先挥拳,直劈撒加当胸而去!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一只手掌突然从后探出!

稳稳当当地正抓在了男子那只首先挥来的手腕上。

随即大力反手,来者一个漂亮过肩摔,直接将为首之人扔了出去!

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顿时,其余三人立刻同时攻上!

丝毫无所畏惧,来人轻松以一对三,面对攻势如潮,他双拳凌厉如风。

很快,来人便占尽上锋。

眼见大势不妙,均已不同程度受伤的四人连忙互相递了个眼色。

终究,落荒而逃。

眼见四人即将逃走,来者挺步欲追。

“别追了,艾俄罗斯。”

此时,一旁自始至终未曾出手的撒加淡淡开口。

---TO BE CONTINUED ----

 本文后续如今已转入QQ空间更新,详情见下面链接。

关于圣斗士同人《龙战于野》系列文章转入QQ空间更新的说明。-牙牙一号 (lofter.com)



拉隆激推bot

为何渣哥不能给隆隆xing福

一开始明明是它不要隆隆的,现在隆隆有了xing福生活,它却萎蔫🥀了,实在治不好于是前面被切掉了,后面还因为便秘常年淤堵…上下前后哪里都不通了,就开始羡慕嫉妒恨了。

拉达呢?qi大活儿好,又温柔体贴,还是英国贵族。隆隆每天都在大别墅里被拉达she成奶油泡芙,从头顶到脚心xing福得飞起。

真美妙🎉

一开始明明是它不要隆隆的,现在隆隆有了xing福生活,它却萎蔫🥀了,实在治不好于是前面被切掉了,后面还因为便秘常年淤堵…上下前后哪里都不通了,就开始羡慕嫉妒恨了。

拉达呢?qi大活儿好,又温柔体贴,还是英国贵族。隆隆每天都在大别墅里被拉达she成奶油泡芙,从头顶到脚心xing福得飞起。

真美妙🎉

岁岁因何折绿柳

为SOS准备的本子到了,封面印出来效果竟然还不错!

内页质感也很OK!

P6是给大家写的明信片。有猫猫类、星云类(也可以叫它小宇宙)、复古世界地图类。

(虽然我没有圣斗士周边明信片,不过应该没人能拒绝猫猫吧(?)

为SOS准备的本子到了,封面印出来效果竟然还不错!

内页质感也很OK!

P6是给大家写的明信片。有猫猫类、星云类(也可以叫它小宇宙)、复古世界地图类。

(虽然我没有圣斗士周边明信片,不过应该没人能拒绝猫猫吧(?)

李小貂

One shot (一百八十一)

卡妙心情有些忐忑的回到家。

姨妈一直在收拾洗好的衣服。

“回来了?吃过饭了是吗?”姨妈笑着问。

“嗯……”卡妙有些心虚的点点头。

姨妈走过去,笑着摸摸卡妙的脑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卡妙不好意思的脸红着把头转向一边,不知道该看哪里。

“你的小男友回来了吗?”姨妈问。

卡妙没说话,只是脸红的发烫,点点头。

“哈哈。”姨妈拍拍卡妙的脸蛋:“这么热的天,一直戴着这条围巾,是他的吧?”

“啊,哎呀。”卡妙赶紧把围巾解下来,撩起头发的时候,露出了脖子后面的印记。

姨妈看到之后抬了抬眉毛,伸手摸摸那个印记:“他是真的很喜欢你吧?特别害怕你会走,是不是?”

“啊……”卡妙点......

卡妙心情有些忐忑的回到家。

姨妈一直在收拾洗好的衣服。

“回来了?吃过饭了是吗?”姨妈笑着问。

“嗯……”卡妙有些心虚的点点头。

姨妈走过去,笑着摸摸卡妙的脑袋:“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卡妙不好意思的脸红着把头转向一边,不知道该看哪里。

“你的小男友回来了吗?”姨妈问。

卡妙没说话,只是脸红的发烫,点点头。

“哈哈。”姨妈拍拍卡妙的脸蛋:“这么热的天,一直戴着这条围巾,是他的吧?”

“啊,哎呀。”卡妙赶紧把围巾解下来,撩起头发的时候,露出了脖子后面的印记。

姨妈看到之后抬了抬眉毛,伸手摸摸那个印记:“他是真的很喜欢你吧?特别害怕你会走,是不是?”

“啊……”卡妙点点头。

“嗯。”姨妈拍拍卡妙的脑袋:“问题都解决了吗?”

“……还没有。”卡妙摇了摇头:“但是……姨妈,这次我不会躲了,我也不会再离开他,我……真的很喜欢他。”

“嗯。”姨妈按了按卡妙的肩膀:“我知道,加油哦,任何事情,如果需要姨妈出面的话,姨妈都会帮你的。”

“嗯。”卡妙使劲点点头:“我会尽量自己解决,谢谢您……”

“跟我客气什么啊。”姨妈说:“今天有比赛对不对,赢了吗?”

“嗯,赢了。”卡妙笑了笑:“我们进了7个球呢。”

“是吗?”姨妈很兴奋:“你有进球吗?”

“……没有。”卡妙摇摇头:“都是助攻,队长进了一个,还有一个队友进了1个,其他都是米罗进的。”

“……”姨妈微微皱眉思索了一下:“卡妙,你……确实没有好的入球机会吗?”

“……嗯,没有。”卡妙有些急着回答。

“卡妙,是不是那件事依然在困扰你……”

“没有,没有,姨妈。”卡妙使劲摇头:“没有,真的……真的是其他人的机会都比我要好,所以才……”

姨妈微微叹了口气:“好吧,我明白了。”

卡妙脱下外套,洗了手,开始帮姨妈整理东西。

姨妈看着他,若有所思。

有些困扰着卡妙的问题,有可能更适合处理的人,并不是自己吧。如果那个孩子,能帮卡妙解决再也不想考第一名的心结,那么这件事吗,应该也是交给他比较合适吧。

姨妈想着。


这个时候,两个小家伙悄悄地摸到了卡妙的手机,并记下了米罗的电话。

“这么快就想我了吗?”米罗接到电话的时候,有点兴奋。

“混蛋,谁想你了呀!”对边传来艾尔扎克的声音。

米罗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这稚嫩的声音,应该是卡妙的弟弟:“你是……艾尔扎克吧?”

“嗯,是我。”

“还有我呢!”冰河在一旁嚷道。

“嗯,记得你,冰河。”米罗说:“你们都还好吧?”

“……你这家伙。”艾尔扎克说:“哥哥的手就是你弄坏的对不对?”

“嗯,是我。”米罗很严肃很诚恳的说:“对不起。”

“你……以后你还会欺负哥哥吧?”

“不会了。”米罗的口气,几乎是把对面的两个小孩子当成自己的同龄人:“真的不会了。我跟你们保证。当然,我也不能说我能保证以后你们哥哥绝对不会受伤了,但是我能保证,我如果让他受伤了,那我一定是伤的无法保护他了。这样说,你们能接受吗?”

“……”艾尔扎克想了想,和冰河互相看了看:“你要是敢再欺负哥哥,我们不会饶了你的。”

“我知道。”米罗说:“你们最可靠了。”

“……啊……谢谢你给的毛绒玩具和点心。”

“啊?”米罗没想到话题突然换到了这个方向上,反应过来是什么之后,他说:“哦,那些啊,不用谢的啊。”

“但是,我们不会因为这个就站在你那边的!”艾尔扎克说。

“绝对不会的!”冰河附议。

“当然了。”米罗说:“你们一定要一直站在你们哥哥那边啊。”

“……”艾尔扎克看了看冰河,两个人都没想好要说什么。

“哎呀,哥哥好像来了。”

“挂电话!”

米罗听到这些之后,电话就挂上了。

米罗轻轻吐了口气,还好接电话的时候,没有说更过分的话……


Nag

穆先生的图片。

我注意到,面部表情一直都很相似😹

穆先生的图片。

我注意到,面部表情一直都很相似😹

miaofeng
“出去就把尼沙了”   骗人的...

“出去就把尼沙了”

  骗人的尼这么爱尼亲哥#((

“出去就把尼沙了”

  骗人的尼这么爱尼亲哥#((

Horus

⚠️有泥塑,慎入!

摘自2014年玲川無月主催的隆撒合志,加隆的烦恼真是好香啊😋

最后一页颇有当年看《倚天屠龙记》张无忌x赵敏那段的即视感(暴露年龄😌)

⚠️有泥塑,慎入!

摘自2014年玲川無月主催的隆撒合志,加隆的烦恼真是好香啊😋

最后一页颇有当年看《倚天屠龙记》张无忌x赵敏那段的即视感(暴露年龄😌)

李小貂

One shot (一百八十)

“嗯……”终于到了卡妙家的楼下,米罗很不甘愿的撅起了嘴。

“好了,很晚了,回家吧。”卡妙捏捏米罗的脸。

“你看那是什么?”米罗指着对面楼的顶部。

“什么……啊?”卡妙隐隐觉得米罗好像在“策划”着什么别的事情。

“哎?看不到吗?”米罗一脸无辜,抬手指向更高的位置。

“什么啊,哪里……啊!”卡妙踮起脚尖。

米罗稍微蹲下身子,两只胳膊搂住卡妙的腰,把他顺势抱了起来。

“米罗……”卡妙脸红的用手按着米罗的肩膀:“放我下来啊。”

“不。”米罗笑着摇摇头。


“好像有哥哥的声音。”楼上的艾尔扎克说。

“我也听到了。”冰河回应。

之后,两个人悄悄溜到卡妙的屋子里。

“喂,那是哥哥吧......

“嗯……”终于到了卡妙家的楼下,米罗很不甘愿的撅起了嘴。

“好了,很晚了,回家吧。”卡妙捏捏米罗的脸。

“你看那是什么?”米罗指着对面楼的顶部。

“什么……啊?”卡妙隐隐觉得米罗好像在“策划”着什么别的事情。

“哎?看不到吗?”米罗一脸无辜,抬手指向更高的位置。

“什么啊,哪里……啊!”卡妙踮起脚尖。

米罗稍微蹲下身子,两只胳膊搂住卡妙的腰,把他顺势抱了起来。

“米罗……”卡妙脸红的用手按着米罗的肩膀:“放我下来啊。”

“不。”米罗笑着摇摇头。


“好像有哥哥的声音。”楼上的艾尔扎克说。

“我也听到了。”冰河回应。

之后,两个人悄悄溜到卡妙的屋子里。

“喂,那是哥哥吧。”艾尔扎克指着楼下显眼的红头发。

“没错。”

“有人抱着哥哥呢。”

“好像是米罗。”

“嗯。”

“不放开呢。”

“是啊很久了。”

“怎么办?”

“……开灯吧,”

“……好!”


“哎呀,那是你屋子的灯吧?”米罗把头朝卡妙家的方向歪一下。

“哎?啊,是啊。”卡妙着急的说:“是艾尔扎克和冰河,米罗,放我下来啊。”

“……不。”米罗坏笑着说:“跟他们打个招呼吧?这个角度都看不到我的正脸吧?”

“哎?”

“嘿嘿。”米罗说着,抱着卡妙使劲转了几圈。

停下来之后,卡妙紧紧搂着米罗的头,脸烫的不行。

“好啦,放你下来。”米罗把卡妙放到地上,然后放松手臂搂着他。

“真坏……”卡妙依然抱着米罗的脖子。

“你也不是刚认识我吧。”米罗说。

“但是刚知道你这么坏。”

“你这个说法就太武断了啊。”米罗说:“这种程度算什么啊。”

“呀……”卡妙紧紧的抱着米罗的脖子。

“害怕了?”

“嗯……”卡妙点点头。

“害怕也跑不了了。”

“……我知道。”

“哈……”米罗稍微使点劲,扳起卡妙的脑袋,认真的看着他。

“别……他们……他们……在看着啊……”卡妙的语气像是在求米罗。

“也对哦……”米罗撇撇嘴:“那还是算了。”

“……”卡妙抓住米罗的领子,把他拖到车站避雨亭的后面:“这里……就看不到了。”

“你这家伙……”米罗也不再客气,既然马上要回家了,那现在要“吃”个够了。


“喂,你会饶了那家伙吗?”艾尔扎克问冰河。

“不会。”

“……那些玩偶要不要还给他?”

“……不要……”

“……嗯……”


米罗今天的心情很好,这一点,就连只是在敲键盘的间隙撇了一眼自己儿子的撒加都能明显看得出来。

“赢球了吗?”撒加问。

“对。”米罗说:“我们打进半决赛了。”

“不仅仅是因为这个高兴吧?”撒加头也不抬的问。

米罗想了想:“爸,我还是会努力好好学习的,球也会好好踢,什么都不会影响。你既然同意我画画了,我也会好好练基本功,不会满足于那个半吊子的状态。所以……”

撒加停下手里的事情,抬头看着米罗。

“所以……”米罗咬了咬嘴唇。

撒加依然没说话。

“……没事。”米罗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爸,晚饭吃过了,我上楼去学习了。”

“嗯。”撒加点了点头。

他大概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他在想,卡妙那个孩子会不会和他说什么。不过这次,不管怎样,他暂时不打算过问了。

第一,是因为米罗现在的状态,让他隐约觉得,好像自己不必担心太多。

第二,是因为之后可能发生的变化,让他觉得,如果米罗能有一个这样的支撑在他身边,说不定有可能会好一点。

漓青Piscesxleo
「星のない空に輝く光を」 为没...

「星のない空に輝く光を」

为没有星星的天空点亮耀眼的光。

「星のない空に輝く光を」

为没有星星的天空点亮耀眼的光。

Es.板蓝根艸艸

青本清,冥亦明(填词)

青本清,冥亦明

——记同名短文·青冥角色歌

选曲:不才-水天清话

填词:板蓝根


幽冥,仙境,殿堂石阶盘曲

何处寻她的身影

青衣,长衿,点魂芯,收游灵

又轮回多少世纪


慈悲,独行,是空心,是无心

是澄澈如此透明

殊途,相异,那定义,那禁忌

不染秉持的真理


神啊,赐福之名掩私心,总睥睨

她以,天地不仁万物弃,为公平

单薄的神喻,争议的命运

谁又诘问她的意义

人啊,一念因果一世情,才珍惜

她许,长眠者得以安息,往生去

战火本无情,正邪分两立

抛却未来与记忆

D.C.

生死,从来鸿沟分云泥,难相聚

只道,人间枯荣自有命,皆大义

青...

青本清,冥亦明

——记同名短文·青冥角色歌

选曲:不才-水天清话

填词:板蓝根


幽冥,仙境,殿堂石阶盘曲

何处寻她的身影

青衣,长衿,点魂芯,收游灵

又轮回多少世纪


慈悲,独行,是空心,是无心

是澄澈如此透明

殊途,相异,那定义,那禁忌

不染秉持的真理


神啊,赐福之名掩私心,总睥睨

她以,天地不仁万物弃,为公平

单薄的神喻,争议的命运

谁又诘问她的意义

人啊,一念因果一世情,才珍惜

她许,长眠者得以安息,往生去

战火本无情,正邪分两立

抛却未来与记忆

D.C.

生死,从来鸿沟分云泥,难相聚

只道,人间枯荣自有命,皆大义

青者本为清,冥身亦向明

是非功过由人说评

那年,坟冢漫山沉夜影,正静谧

那时,君洒清酒敬相遇,辞此地

若那日清明,若只为青冥

向那星光深处去


若那日清明,若只为青冥

去往有你的七夕


2023-9-20作词


拉隆激推bot
che多 che多 还是che...

che多

che多

还是che多


萎蔫🥀的渣哥就是支棱不起来,为了隆隆的Xing福,也要和拉达在一起啊,天天被灌满,从头顶爽到脚心🍬

che多

che多

还是che多


萎蔫🥀的渣哥就是支棱不起来,为了隆隆的Xing福,也要和拉达在一起啊,天天被灌满,从头顶爽到脚心🍬

miaofeng

等了两年终于轮到蝎子出重生版了#(( 如果说羊是美艳,蝎子就是纯帅∼比起来素体改进了不少更紧实,面雕细节也更丰富了些∼先随便拍下,理论上窝可以摆AE了#(

 补俩头盔的,带上头盔帅气翻倍!

等了两年终于轮到蝎子出重生版了#(( 如果说羊是美艳,蝎子就是纯帅∼比起来素体改进了不少更紧实,面雕细节也更丰富了些∼先随便拍下,理论上窝可以摆AE了#(

 补俩头盔的,带上头盔帅气翻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