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圣斗士星矢梦女向

177浏览    28参与
赫
我能感觉你的温度,而你握着我的...

我能感觉你的温度,而你握着我的手,足够了,不是吗?


*


#就说一句话,这是一个关于一个好老师被米罗糟蹋的故事

我能感觉你的温度,而你握着我的手,足够了,不是吗?


*


#就说一句话,这是一个关于一个好老师被米罗糟蹋的故事

赫
【百年阡陌.补】 什么叫做咫尺...

【百年阡陌.补】

什么叫做咫尺天涯的尴尬,就像赫雅现在这样。

其实这时候的她,早该在宿舍里,躺在不算舒服,但尚可接受的床上睡觉,而不是坐在天蝎宫外,百般无聊的盯着楼梯下的篝火。

米罗夜巡去了。

十三年前由撒加一手主使的叛乱,在几天前被五名青铜圣斗士平定──主使人自尽,圣域主人回归而宣告终结。

因为这场内部叛乱让整个圣域,上至黄金圣斗士,下至青鉰圣斗士,伤亡大半。

于是在仅剩的五名黄金圣斗士与童虎老师的讨论下,除了再加强圣域整个防守的同时,再派由一名黄金圣斗士保护雅典娜──毕竟雅典娜已经不单单只是圣域的主人,她──城户沙织同时身兼日本城户集团的负责人,对于城户集团,她也有她的责任与义...

【百年阡陌.补】

什么叫做咫尺天涯的尴尬,就像赫雅现在这样。

其实这时候的她,早该在宿舍里,躺在不算舒服,但尚可接受的床上睡觉,而不是坐在天蝎宫外,百般无聊的盯着楼梯下的篝火。

米罗夜巡去了。

十三年前由撒加一手主使的叛乱,在几天前被五名青铜圣斗士平定──主使人自尽,圣域主人回归而宣告终结。

因为这场内部叛乱让整个圣域,上至黄金圣斗士,下至青鉰圣斗士,伤亡大半。

于是在仅剩的五名黄金圣斗士与童虎老师的讨论下,除了再加强圣域整个防守的同时,再派由一名黄金圣斗士保护雅典娜──毕竟雅典娜已经不单单只是圣域的主人,她──城户沙织同时身兼日本城户集团的负责人,对于城户集团,她也有她的责任与义务。

在雅典娜回到圣域后,赫雅拜谒,除了表明自己是维斯塔教的贞女,也将撒加迫害维斯塔教的一切告之雅典娜。雅典娜忆起在神话时代的确和赫斯缇雅姑姑有所协议,她感念维斯塔教为圣域做的一切,于是同意维斯塔教复教,并答应一切的重建费用都由城户集团负责。

当天,赫雅便立即跑到妓院告诉贞女们这个好消息,她们总算也可以重见天日,不用再过着躲躲藏藏,整日担心受怕的日子了。

在这几天,赫雅与贞女们着手进行重建的计划,圣域虽然也人力吃紧,但也尽可能派出点人力来帮助她们。

唯一遗憾的是,曾经在妓院的贞女们,已经无法再侍奉赫斯缇雅,虽然维斯塔教已经人才凋零,但非处子身是不能侍奉处女神,这是千百年来的教义,也不能被她们打破,于是她们退居护火贞女岗位,尽力培养新血,却也甘之如饴。

看着当日风光的维斯塔教,如今已成废墟,不禁让贞女们落泪,她们发现前任教母的尸骸,埋葬了教母后,把代表维斯塔教的教母臂章交给赫雅,希望她成为维斯塔教的教母,赫雅当下拒绝,或许在两年前她还会答应,现在的她已经没资格成为教母了,但在贞女们殷殷期望下,她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

于是赫雅每天往返维斯塔教与圣域就变成了她的日常。

看着维斯塔重建复教,高兴的除了赫雅与贞女外,唯一的欣慰的就是米罗了。从结识赫雅开始,协助她逃离米洛斯岛,寻找她的下落──他在这整件事上也不是个旁观者了。

从她到天蝎宫任职的这两年期间,一直有心结,平静的表情下隐藏着郁郁寡欢,如今维斯塔复教,也了了她毕生的心愿。

虽然两人在这几天根本见不着面,但偶尔在远处,看着赫雅踏着小碎步,脸上挂着充满笑意的表情,就知道她内心有多喜悦。

 

而原本今天的赫雅也是照常回圣域侍女宿舍休息,但听到侍卫们的谈话,让她误以为侍女也要守宫,虽然她也疑惑着侍女陪着守宫好像也没必要,但毕竟这几天她一直在处理维斯塔教的事,虽然宫务她也有做,但在如此重要的时刻她还不能配合圣域,就太对不起雅典娜的恩情,于是本来已经推开宿舍门的手,立即缩手前往天蝎宫,到了天蝎宫,被米罗撞见,说了一句「侍女不用陪着守宫」,于是她又赶回宿舍才发现宿舍的门已锁,赫雅只能再回天蝎宫──于是就变成这种情况了。

「……」赫雅悠悠地叹了口气,好像除了接受也只能接受。

看着篝火烧得劈啪作响,不由得想起十三年前,当时才五岁的她,捧着圣火来到圣域的事──明明恍如隔世,记忆却又鲜明。

当时的她骄傲又任性,以为世界会跟着她转,直到被灭教,教母惨死,自己跟教里姐妹沦落妓院,一路磕磕碰碰的,如果不是「他」一直帮着她……

「想什么?」

一个声音把赫雅的思绪拉回来,米罗坐在赫雅身边。

「身上的饰品多了好几个,」米罗仔细看了赫雅身上的配饰,这些都是小时候看她曾经戴过的,「这臂章……」感觉不是俗物。

「这是历代维斯塔教母所戴的,她们推举我做教母,」赫雅摸了摸左臂上的臂章,「我拒绝了,目前先当代理教母。」

「拒绝?为什么,这不是妳的愿望吗?」米罗不解的问。

「……」赫雅不想再这话题多做解释,于是立刻转移话题,「那你们呢?你们白天还要执行任务,晚上不休息还得守宫,不累吗?」

「已经习惯了。」

「习惯……服从吗?」赫雅淡淡地浅瞥了米罗一眼。虽然清楚明白维斯塔被灭跟米罗没关系,但这几天看见家园被毁、教母尸骸,赫雅就忍不住对眼前的「圣域人」有所埋怨。

「……你曾经问过我,如果我们坚持正义是错的话,那该怎么办。」米罗没有正面回答赫雅的问题,「就像你看到的这样,当初认为撒加是正义的圣斗士全死了,反而是我们这些对当初的信念不够的人还活着……」

「其实当时有种种迹象表明教皇已经不是史昂,你们……不!」赫雅直视着米罗,「你是知道这件事的。」

「我是怀疑过教皇,但他的命令是雅典娜下达的,既使我们再怎么怀疑教皇,也无碍于服从雅典娜。」

「……雅典娜的命令就真的这么值得你们拚了命的去服从吗?」赫雅有点为之气结。

米罗没有答话,他起身往一条小路走去,示意赫雅跟着过来。

两人来到山崖边,往下是整个雅典市区。

「这就是雅典娜守护的一切,你认为你看到的是什么。」

赫雅撇撇嘴,本来想说就一个雅典市区还能有什么好看,但当她俯身往下看的时候──她瞬间体会到,这是一个和平的世界。

或许大战刚过,她才能体会那种静谧氛围──那种稳定的宁静。

毕竟不管在任何时代,人们笑着活着,就是最愉快的事,也是最大的幸福。

只是这一切的和平,却得靠……

「雅典娜是个守护爱与正义的女神,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类的和平。」米罗继续说着。

雅典娜为了爱与正义在守护世间,你们为了成全她的大义在保护她,究竟这世间是她在守护还是你们在保护……

说不出口的是赫雅内心最深层的声音。

 

「如果雅典娜要你们跟神为敌呢……」赫雅用茫然的眼神看向米罗。

「如果这是雅典娜的命令,就算是跟整个奥林帕斯为敌,」米罗的眼中露出一抹自信且坚韧的神情,「我们也无惧。」

「……」赫雅看着眼前俊逸的金甲男子,被他的那种执念和坚定所撼动。

米罗转身,走回天蝎宫,夜风吹过,他的披风随风而扬拍在赫雅的身上,她手指捏着披风的一角,跟着他往前走……



猫猫是宝物

【LC乙女】莺飞

希绪弗斯梦向注意


  “我从高处坠落,洁白的裙摆是夜空中的弯月,繁星的光辉为我欢呼,清风在我耳边飞舞,水滴为我高歌,将世界笼罩在水色中。”


  夜莺是和萨沙同一时间来到圣域的,被希绪弗斯带回了身为雅典娜转世的萨沙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差错导致身上有着圣血的夜莺,她们两个人都被尊称为雅典娜。


  希绪弗斯将萨沙和夜莺一同带到雅典娜宫复命的时候,夜莺低着头一言不发地站在萨沙旁边,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似乎很紧张的样子,萨沙悄悄握紧了她的手掌。


  “姐姐?”


  夜莺没有回应萨沙的话语,但她却像大梦初醒一样,在反应...

希绪弗斯梦向注意

















  “我从高处坠落,洁白的裙摆是夜空中的弯月,繁星的光辉为我欢呼,清风在我耳边飞舞,水滴为我高歌,将世界笼罩在水色中。”


  夜莺是和萨沙同一时间来到圣域的,被希绪弗斯带回了身为雅典娜转世的萨沙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差错导致身上有着圣血的夜莺,她们两个人都被尊称为雅典娜。


  希绪弗斯将萨沙和夜莺一同带到雅典娜宫复命的时候,夜莺低着头一言不发地站在萨沙旁边,双手手指交叉在一起,似乎很紧张的样子,萨沙悄悄握紧了她的手掌。


  “姐姐?”


  夜莺没有回应萨沙的话语,但她却像大梦初醒一样,在反应过来后悄然握紧了萨沙的手掌,伸出手抚摸着她的头顶来安抚她的恐慌。


  在今后的日子里,萨沙和夜莺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地在一起生活,她们是历史上唯一一对双生子的雅典娜,两个人之间无话不谈,但在当教皇说要让雅典娜大人都出去致词的时候,夜莺却松开了牵着萨沙的手,低着头后退了一步。


  “我就不用,萨沙才是雅典娜,所以让萨沙去就可以了。”


  “怎么会,你也是雅典娜大人啊,这个时候应该两个人一起去才对。”


  “不,不用了,教皇大人,让萨沙去就好了,我就算了……”


  剩下的话被她咽回了喉咙里面,萨沙和教皇以及希绪弗斯都愣住了,可时间不等人,最后没有办法还是让萨沙出去了,只留下了希绪弗斯和夜莺在这里。


  希绪弗斯朝着夜莺走了几步试图靠近她,可她却像惊弓之鸟一样吓得连忙后退了好几步,双手紧紧抓着裙摆不放,裙摆上都出现了褶皱,希绪弗斯没有办法,只好半蹲在原地,试探性朝着夜莺搭话。


  “雅典娜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虽说你的灵魂并不是雅典娜大人,但是你身上流淌着血是雅典娜大人的,或许只是在诞生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小差错而已,为什么要那样拒绝呢……”


  “……”


  夜莺没有回应希绪弗斯,她抓着裙摆的手越来越用力,像是下一刻就能将裙摆撕开来,低垂着头也无法看见她的神情,但听了希绪弗斯的话语后,她反而更加紧张了,身体都开始颤抖了。


  希绪弗斯伸出手试图将她瘦小的身躯揽入怀里,情绪失控的夜莺却一把拍开了他的手,当她抬头和错愕的希绪弗斯对上眼时,希绪弗斯看清楚了她眼角的泪水,还没等他开口,夜莺转身就跑掉了。


  尽管她也清楚希绪弗斯说的话并不是虚假的,圣域里的人都将她们当做双生子的雅典娜来看待,但无论如何,夜莺都做不到坦然相待,她的心中似乎有一根刺扎着,越是用力拔出来,伤口就越痛。


  希绪弗斯的手悬在了半空中,没能将那瘦小的身躯揽入怀里安慰,他感到了些许挫败,右手贴在胸口处思考了好一会,又若无其事地站起身来,朝着夜莺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


  似乎比起萨沙来说,他更在意那个尽管年长却依旧充满着不安的夜莺。


  夜莺和萨沙一样在教皇的指导度过了数年的时光,她们也发现了来到圣域的天马,从他口中得知了许多关于故乡的故事,也从他口中知道了,在夜莺无故失踪后,亚伦一直在试图找她的消息。


  夜莺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愣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笑了一下,她似乎已经不在意这些事情了,也不会在闲暇的时候故意躲避希绪弗斯的靠近了,面对年轻圣斗士那热情的话语也会微笑着鼓励他们,她似乎变成了一位优秀的领导者,一位优秀的雅典娜。


  至少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是这样的。


  为了防止冥斗士们复活,萨沙和夜莺两个人一起提升着小宇宙维持着结界,两个人都快要精疲力尽的时候,冥王出现了并且打破了结界,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两百数十年不见了啊,雅典娜,没想到这一世的你居然是双生子。”


  “哥哥……”


  和萨沙的反应不一样,夜莺仅仅是沉默地跌坐在一旁,痴痴地看着眼前黑发的亚伦,尽管早就听说他变成了冥王,但夜莺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抿了抿嘴后低头看着地面不说话。


  她和亚伦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萨沙和她被希绪弗斯带走之前,那个时候四个人一起在河边嬉笑打闹,基本上都是天马和亚伦他们在说,萨沙偶尔也会和他们掺和在一起,夜莺只是在旁边看着他们,那真是令人怀念的时光。


  只是换做现在的话,一切都变了,夜莺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看着亚伦的脸轻轻笑了出来,那笑容中究竟蕴含了怎么样的情绪呢,或许是苦涩又或许是无能为力吧。


  “就算你再想作为人,那段幼年时光却再也回不来了。”


  赶来的希绪弗斯和阿鲁迪巴都因为重压被压倒在地上无法动弹,他们距离萨沙和夜莺那么近,就差一步,却连那一步都无法跨越。


  希绪弗斯的视线一直盯着跌坐在地上的夜莺身上不放,夜莺的右手搭上了左手,像在压抑着什么一样,死命地抓着手臂不放,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丝破绽。


  希绪弗斯看见她的表情,感觉心脏都被揪住了一样难以呼吸,那份无能为力的感觉和一直以来都存在着的愧疚感,成了他的力量,他在亚伦的重压下缓缓站了起来,视线从夜莺身上转到了亚伦背后。


  那可是连阿鲁迪巴都无法抗衡的重压,但希绪弗斯他却还是站了起来,尽管每次呼吸都十分艰难,身体在重压下颤抖不已,但他还是强撑着问出了那句话。


  “是我吗?”


  “将那段幼年时光夺走的,是我吗?”


  一边颤抖着一边搭弓射箭,箭头指向了亚伦背后,亚伦加大了力量,希绪弗斯跪倒在了地上,地面的砖块都碎了一大片,但他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弓箭,夜莺的眼皮跳了一下,她咬了咬嘴唇似乎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归于平静,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日月子跟在他们身后来到了雅典娜神像前,看着和亚伦对峙的希绪弗斯愣了一下,默默地退远了一些,在旁边观望着局势,她十分担忧着在神像下的夜莺,毕竟她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


  希绪弗斯终究还是将箭射了出来,箭矢被吸进了亚伦的手心里,随后朝着希绪弗斯的胸口射去,夜莺却像早就料到了一样,飞扑到他身前,为他挡下了那一箭,那个可以直击到灵魂的箭矢……


  “姐姐!!!”


  萨沙被夜莺的举止吓到了,她险些没能握紧手里的权杖,不只是她,希绪弗斯和阿鲁迪巴以及场外的日月子都被吓到了,亚伦皱了皱眉似乎有些无法理解夜莺的行为。


  “贵为雅典娜的你,为什么要帮圣斗士挡下吾的一击,你就那么想表现自己的慈悲为怀吗?”


  希绪弗斯无法抗衡逐渐加重的重压,最后还是跪倒在了地面上,他抬起头看着夜莺的背影,伸手想要触碰她的手掌,却又在途中收了回来。


  夜莺没有理会亚伦的挖苦,她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箭矢,把手放在上面然后用力一拔,将箭矢拔了出来,箭矢消失在了她的手中,她胸前的伤口似乎只是一个伤口,既没有流血也没有愈合。


  夜莺的长发在希绪弗斯面前飘动,仿佛他伸出手的话,就可以碰到她一样,头发上的发扣松动掉在碎裂的地面上,浅紫色渲染金色的长发随风飞舞起来,希绪弗斯却只觉得内心涌出了无法言语的难过和痛心。


  明明应该是被保护的雅典娜,此时却站在他面前和亚伦对峙着,她中箭的伤口也没确定是否就安然无恙,但她还是在站着,尽管希绪弗斯只能看见她的背影,但内心的思绪却一直没停下来过,他咬了咬牙将夜莺掉落在地上的发扣捡了起来。


  日月子想冲上来搀扶着夜莺,但她却在和亚伦对上视线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泡在了冰窟里面一样,全身都激起了鸡皮疙瘩,她不由自主地就摆出了备战姿势。


  战斗开始得莫名其妙,结束得也很仓促,等所有人神经都放松下来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已经结束了,天马带回了可以封印冥斗士不死之身的念珠串,希绪弗斯虽然有些小伤但总体并无大碍,而且更重要的是……


  他们必须赶在失乐园完成之前,阻止冥王才行,不然地上的一切都会消失殆尽的。


  圣斗士们连休息的空隙都没被给予便已经回到了雅典娜宫商讨下一步该怎么做了,夜莺走到了萨沙身边,萨沙则握紧了夜莺的手掌,萨沙脸上写满了对夜莺的担忧,尽管夜莺看起来并无大碍,但萨沙内心也涌出了一股不安。


  在刚刚的战斗中,夜莺不仅一同提升了小宇宙将雅典娜神殿转移,还帮萨沙挡下了潘多拉的巴掌,但她一直沉默寡言的,脸色也比之前苍白许多,萨沙很担心她是在强撑。


  “必须要阻止冥王才行,雅典娜是怎么看待冥王的行为的。”


  “我觉得……”


  “雅典娜大人!!夜莺她!!”


  萨沙的话语还没说完,握着的手突然松开了,她眼皮跳了一下,往旁边的夜莺看去,希绪弗斯和日月子都因为震惊而瞪大了双眼,夜莺在她们的惊呼中,从嘴角流出了一抹鲜血。


  “夜莺大人!!!”


  紧接着大量的鲜血争先恐后地从她的嘴唇喷洒出来,鲜血染红了她纯白的裙摆,她紧闭着双眼往身后倒了下去,鲜血在她身下形成了一个血泊。


  希绪弗斯的手甚至还没来得及接住她,夜莺便像一朵绽开的花朵一样,倒在了血泊当中,因为她强撑得太好了,除了熟悉她的萨沙以外根本没人发现她的不对劲。


  希绪弗斯跪倒在了夜莺的血泊旁,他颤抖地伸出双手试图将她抱起来,却在触碰到她的时候被人推开了,是其他人来了,他们正在对夜莺进行抢救,试图挽回她不断流逝的生命。


  夜莺什么都没有说,无论是痛苦的呻吟也好,还是反驳潘多拉侮辱自己的话语也好,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结界被打破的时候,用悲伤的眼神注视着亚伦,很快连那丝悲伤都被她抹灭了。


  她变成了一位优秀的领导者,但希绪弗斯的心就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不放一样,他几乎无法找到自己的声音去呼唤她的名字。


  圣域的黄金圣斗士们并不会直接称呼她们的名字,也不会知道她们的名字,除了萨沙和日月子外,希绪弗斯是第一个知道她名字的黄金圣斗士……

猫猫是宝物

【LC乙女】小狗

内含马尼戈特和希绪弗斯梦


  圣域里虽然有村落存在,但村落和十二宫之间有着相当远的距离,村民们一般也不会和圣斗士们碰面,能在圣域中给夜莺带来些许乐趣的,恐怕只有图书馆了,现在似乎还要多了一个小生物。


  夜莺正躺在图书馆的地上,周围凌乱地摆放着许多书本,有些书本才翻开了一半,有些书本却整整齐齐地被叠在了一起,夜莺翻了个身从地上坐了起来,抱起旁边的书本就打算将书放回书架上,图书馆的大门却被某个人敲响了。


  “你好,夜莺大人。”


  “是希绪弗斯啊,突然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实际上是有想向夜莺...

内含马尼戈特和希绪弗斯梦


















  圣域里虽然有村落存在,但村落和十二宫之间有着相当远的距离,村民们一般也不会和圣斗士们碰面,能在圣域中给夜莺带来些许乐趣的,恐怕只有图书馆了,现在似乎还要多了一个小生物。


  夜莺正躺在图书馆的地上,周围凌乱地摆放着许多书本,有些书本才翻开了一半,有些书本却整整齐齐地被叠在了一起,夜莺翻了个身从地上坐了起来,抱起旁边的书本就打算将书放回书架上,图书馆的大门却被某个人敲响了。


  “你好,夜莺大人。”


  “是希绪弗斯啊,突然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实际上是有想向夜莺大人请教的问题……”


  “嗯?什么?”


  夜莺用余光瞟了一眼门口,发现那个人是射手座的希绪弗斯,他似乎有些匆忙,脸颊两边有汗珠滴落,额头前的刘海也有些凌乱,虽然不清楚他为什么来这里,但夜莺还是给予了他回应。


  将书本都放好之后,夜莺从距离地面还有两三阶的梯子上跳了下来,脸上保持着淡然的神情,走到了希绪弗斯面前抬起头注视着他那深蓝色的眼睛。


  希绪弗斯似乎有些难以启齿,不动声色地将视线从夜莺身上移开,脸颊上泛起了一抹嫣红,在斟酌了用词许久后才开口说了出来。


  “其实是,圣域里进来了一只小狗,现在小狗在射手座的宫殿里,因为不知道如何处置便打算来询问一下夜莺大人。”


  “是,小狗吗?这可稀奇啊,圣域里居然有小狗……”


  “那么我带夜莺大人一起去看一下小狗如何?”


  “那么就麻烦你了,希绪弗斯。”


  夜莺对他话中提及的小狗十分感兴趣,眼睛中似乎都在闪闪发光,还没等希绪弗斯回应她,便从图书馆走了出来,侧过身看着还在图书馆里面的希绪弗斯,似乎已经迫不及待了。


  许是岁月静好,一阵微风恰好拂过了夜莺的发丝和裙摆,金色的发丝和洁白的裙摆在空中飞舞,配合着闪闪发光的眼睛似乎就是希绪弗斯心中的太阳一样耀眼,他一边笑着一边从里面走了出来,带着夜莺就往自己宫殿走去。


  还没等夜莺进到射手座的宫殿里面,一只小狗就急匆匆地从里面跑了出来,绕着夜莺脚踝不断转圈,一边转圈一边抬头看着夜莺,时不时还要叫两声。


  “汪!”


  夜莺和希绪弗斯都被这一幕吓到了,小狗不断拿它脸颊的毛毛来蹭夜莺的脚踝,爪子还要扒拉着她的裙摆,夜莺蹲下来将小狗抱了起来,和它四目相对着好一会,才确认了什么。


  夜莺将小狗抱了起来,用一只手托着它的后脚,另一只手熟练地揉搓着它的下巴,夜莺一边逗弄着小狗一边和希绪弗斯解释。


  “啊,这是日月子变成的小狗。”


  “估计是中了冥斗士的招数吧,一时半会也变不回来,大概等第二天就会原样了,不用担心。”


  夜莺对日月子变成的小狗简直爱不释手,抱在怀里又亲又搂的,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听了她的解释,希绪弗斯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还好只是中了冥斗士的招数不小心变成了小狗而已,不过似乎也证明普通的小狗是不会碰到十二宫来的。


  希绪弗斯似乎感到了一丝失落,或许是因为他无法将小狗送给夜莺解闷,又或许是他没有找到可以代替他陪在她身边的存在吧,他看着夜莺的笑容也笑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只要她能开心就可以了。


  夜莺将小狗举起来然后转圈圈,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台阶,一个不小心就踩空了,在她要摔倒之前被旁边的希绪弗斯接住了,日月子在她怀里叫了几声,但夜莺却直接愣在了原地,直到希绪弗斯俯下身子在她耳边轻声说话才回过神来。


  “夜莺大人,你没事吧?”


  “……啊!嗯,我没事!”


  夜莺下意识地就往前走了一步,从希绪弗斯的怀里退了出来,日月子则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脸颊,湿热的触感让夜莺有些忍俊不禁,还没决定要不要把日月子带回宫殿,她便看见马尼戈特的身影了。


  希绪弗斯的话语咽在喉咙里还没说出口,夜莺便从他眼前跑开了,她带着怀里的日月子拦住了正打算去雅典娜宫的马尼戈特,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小狗举起来,说完了还要强硬地塞到他怀里让他抱着。


  其实希绪弗斯也可以照顾日月子,同为黄金圣斗士,他有自信可以照顾好其他人,之所以会去找夜莺,也不过是希望她不要把自己困在图书馆里罢了,但是似乎……


  “那么日月子就交给你了,马尼戈特,要照顾她哦!”


  “我会试试看的,雅典娜大人。”


  马尼戈特没办法拒绝夜莺的请求,只好将日月子抱在怀里,和它短暂地对视了一下,日月子像被触发了什么一样,爪子搭在他肩上不断舔舐着他的脸颊。


  即便马尼戈特嫌弃地推开它,它也还是热情地贴上去舔舐着他的脸颊,照这个样子看似乎是没办法去雅典娜宫了,马尼戈特只好将它带回了自己宫里,一边走一边嫌弃地和它说着话。


  “我说你怎么变成了这样,被冥斗士暗算了吗,果然还是小鬼啊。”


  “汪!汪汪汪!!”


  “啊抱歉,你现在这个样子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不过稍微适可而止吧,你的口水都要流到圣衣上了。”


  “汪……”


  被日月子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有些烦躁的马尼戈特抓住它的爪子把它提溜了起来,原本还在不断叫嚣的小狗瞬间安静下来,在注意到他视线的时候嘴里还发出了一声呜咽。


  它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在马尼戈特手里也不再挣扎,任由他将自己带回了宫殿中,当四肢踩在地面上后,日月子围在他脚边不停打圈,甚至还阻拦了马尼戈特的脚步。


  马尼戈特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又盘腿坐了下来,日月子很识趣地就钻到了他的腿上坐着,把自己盘车里一个球就睡着了,马尼戈特要说的话被迫咽了回去。


  不清楚到底怎么发生的事情,只是回过神来,她就变成了小狗,明明平时就是一个爱笑又爱玩的人,时常会因为要修补圣衣所以导致贫血,眼底下一直都有黑眼圈。


  尽管是让她去休息也休息不好,现在变成了小狗反而没说两句话就在自己腿上睡着了,马尼戈特有些烦躁地咂了咂舌,却还是伸手小心抚摸着它的毛发,好让它睡得安心。


  “真是的,所以说让你注意休息啊……果然还是小鬼啊。”


  “赶快变回来吧。”


猫猫是宝物

【LC乙女】特别的日子

圣斗士星矢冥王神话梦向注意

内含马尼戈特梦和希绪弗斯梦,是和亲友的联动,虽然名字和我主坑一样但是设定不一样


  夜莺特别喜欢看书,虽然也不是到爱书如痴的地步,不过她一般都会待在圣域里的图书馆里面,圣斗士们都在为圣战做准备,吵闹声甚至传到了雅典娜的宫殿里面,夜莺才迫不得已地出来了。


  她连萨沙都没知会,一个人从宫殿里面走了出来,头顶上的阳光照在她脸上,被阳光的光辉闪到了眼睛,夜莺在宫殿前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看太阳然后一只手遮挡着太阳,另一只手提着裙摆就跑开了,她甚至都没注意到在通往雅典娜宫殿的路上有着希绪弗斯和日月子的身影。...

圣斗士星矢冥王神话梦向注意

内含马尼戈特梦和希绪弗斯梦,是和亲友的联动,虽然名字和我主坑一样但是设定不一样















  夜莺特别喜欢看书,虽然也不是到爱书如痴的地步,不过她一般都会待在圣域里的图书馆里面,圣斗士们都在为圣战做准备,吵闹声甚至传到了雅典娜的宫殿里面,夜莺才迫不得已地出来了。


  她连萨沙都没知会,一个人从宫殿里面走了出来,头顶上的阳光照在她脸上,被阳光的光辉闪到了眼睛,夜莺在宫殿前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看太阳然后一只手遮挡着太阳,另一只手提着裙摆就跑开了,她甚至都没注意到在通往雅典娜宫殿的路上有着希绪弗斯和日月子的身影。


  就在她离开宫殿不久后,希绪弗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停下了脚步,日月子也停下了脚步看着他的身影,等待他说些什么。


  “你要找的雅典娜大人好像离开了宫殿,从这里拐弯的话可以直接去往图书馆,她应该在那里的。”


  “是这样吗,不过我可能对圣域不是很熟悉,现在也在准备圣战万一迷路被当可疑分子就不好了,能麻烦希绪弗斯先生带我过去吗?”


  “当然了,那么走这边吧。”


  希绪弗斯没有拒绝日月子的请求,带着她走到了旁边的小道上,朝着小道尽头的图书馆走去,与此同时屹立在最上面的雅典娜宫殿前吹过了一阵燥热的风,而夜莺也在图书馆内坐了下来。


  她捧着一本书坐在了窗台上,背部倚靠在透明的玻璃上,低头沉浸在书本的世界里,有些许碎发垂落在书页上,便伸手将头发挽到耳后,而希绪弗斯他们推开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色。


  夜莺穿着白色的长裙,露出了洁白的肩膀,裙摆随着开门溜进来的风而扬了起来,浅紫色的长发垂落在她脸颊的旁边,阳光的光辉将背后的玻璃点亮,坐在玻璃前的她似乎在发光。


  “小夜莺!”


  “嗯?”


  日月子热情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听到声音的夜莺抬起头看向了她的身影,紧接着合起了手中的书本,从窗台上跳了下来,将书本放回书架上后才朝着日月子走来。


  日月子上来就拉住了夜莺的手,两个人凑在一起嬉笑着,希绪弗斯站在旁边一言不发地沉默着,当夜莺的视线放在他身上后才向她打招呼示意,他似乎并不想打断她们之间和谐的氛围。


  “你好,雅典娜大人。”


  “你好,希绪弗斯。”


  “是你带日月子来的吗?”


  “是的,为了防止她迷路被当成可疑分子所以将她带来了这里,希望没有打扰到雅典娜大人的阅读时间。”


  夜莺松开了日月子的手,朝着希绪弗斯走了过去,希绪弗斯弯腰朝着她鞠了个躬,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的笑容,夜莺在听见了他的回答后若有所思地思考了一会。


  “没有打扰到我哦,不过……”


  “这个称呼,稍微改变一下吧,毕竟萨沙也是雅典娜,我也是雅典娜的话就不知道到底在叫谁了,叫我夜莺就行了。”


  夜莺双手交叉扣在一起,拇指叠在一起摩挲了一下很快便松开了,在希绪弗斯看来似乎有些紧张,说完她还朝着希绪弗斯笑了笑,希绪弗斯也不自觉扯动着嘴角笑了出来,两个人之间似乎有着一股甜腻的感觉。


  “我明白了,那么以后在私底下我称呼你为夜莺大人如何?”


  “这样也不错,谢谢你,希绪弗斯。”


  日月子在后面偷偷捂住嘴窃笑,似乎看见了很了不得的事情,可夜莺只是在和希绪弗斯交谈而已,夜莺听见她的笑声便转过来问她怎么了,日月子摆摆手示意没有什么。


  夜莺看不出她在笑什么便也作罢了,唯有身后的希绪弗斯似乎察觉到了日月子为什么会窃笑,一抹潮红悄然爬上了他的脸颊,在注意到日月子的视线后便急着转移话题,试图分散夜莺的注意力。


  “夜莺大人是打算接着读书还是和朋友一起去逛逛呢?”


  “嗯……逛逛吧,读书的话我喜欢一个人。”


  “那么这里就交给我,夜莺大人就请去逛一下圣域吧。”


  “辛苦你了,希绪弗斯。”


  “没有的事,那么祝夜莺大人度过美好的一天。”


  希绪弗斯假咳一下转移了话题,夜莺也便顺着话题聊了下去,在听见他要自己一个人收拾的时候,余光瞥了一眼图书馆内部,书本基本都放在书架上了,不会给他带来太多负担,便转身牵起日月子的手就走了出去。


  虽然说是逛一下圣域,但无论是夜莺还是日月子,两个人很少能像现在这样手牵手一起闲逛在圣域里面,夜莺基本都在图书馆读书,日月子是嘉米尔的修补师,基本都在嘉米尔里面,便导致了两个人明明是亲近的朋友却很少见面也很少一起在圣域闲逛这件事。


  “小夜莺最近怎么样?”


  “最近,基本都在看书,神话以及诗集什么都看,除了读书还会自我锻炼一下。”


  “我最近都在嘉米尔工作……唉,感觉再这样下去的话,就要贫血死掉了……”


  “唔,吃点滋补的?不过消耗的速度可能跟不上,圣战也要开始了,到时候会更加忙吧。”


  阳光似乎为了她们而收敛了光辉,躲在了云层后面,没了刺眼的阳光,连拂过她们脸颊的风都变得温柔了,似乎燥热感已经不知不觉消散了。


  夜莺拉着日月子在圣域里面乱逛着,从雅典娜宫殿逛到了射手座宫殿,再然后便逛到了宫殿下面,在正中间的大道向旁边拐去,走到了偏离圣斗士们的草原上。


  当她们站在山坡顶上望着下面草绿色的草地时,一阵大风吹了过来,将她们的发丝以及裙摆都吹了起来在风中肆意飞舞,日月子的发圈有些松动抵不过风吹的力量,眼看着就要被风吹走了,突然有人抓住了她的发圈轻轻扯了一下她的头发。


  日月子回过头去看,却看见马尼戈特的身影出现在了背后,还没来得及和他打招呼,他便将日月子的头发解开然后重新绑好,才开口和她们打招呼,一边说还要一边伸手放在日月子头顶揉搓了几下,把她头顶的头发都揉乱了,似乎还乐在其中。


  “马尼戈特,你怎么在这里!”


  “任务回来的路上刚好看见你和雅典娜大人在闲逛,想着好久没看见你便过来了。”


  “真是的,所以说果然还是小鬼啊,头发要绑好才行啊。”


  “我已经绑好了!是风太大了而已!”


  “好了好了,日月子,你好,马尼戈特,任务刚结束吧?辛苦你了。”


  “没什么大不了,雅典娜大人不需要担心。”


  日月子伸手将他揉乱的头发整理好,一边整理一边和他斗嘴,旁边的夜莺笑着和马尼戈特打了招呼,或许是担忧风太大的原因,她的手放在脸颊旁边,将滑落的碎发再次拨到耳后,身后的长发则用金色的发扣固定着。


  “话说你最近是不是瘦了,嘉米尔的饭菜有那么难吃吗。”


  “才不是,是工作原因啦!”


  “喔~怪不得你这么矮,雅典娜大人都比你高了,要加油长高啊。”


  “喂!马尼戈特!!不要弄乱我的头发!话说不许跑!!”


  “没办法,你头发的手感太舒服了所以不小心就,喔~快来,快来,跑这么慢怎么追得上我啊!!”


  “你绝对用圣斗士的力量耍赖了!!”


  “谁知道呢~哈哈哈!!”


  “这边这边,我在这边。”


  “马尼戈特!!!!!!”


  被说到气急的地方,日月子还试图张牙舞爪地攻击马尼戈特,却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挡了下来,两个人开始在草地上追逐打闹,夜莺则坐在了草地上看他们两个嬉笑。


  太阳似乎也似乎感受到了他们的喜悦,自始至终都躲在云层后面,但光辉却顺着云层照射在了大地上,不会太刺眼却又照耀着一切,真的是个特别好的日子。


赫
【圣斗士星矢 X 大川风】 米...

【圣斗士星矢 X 大川风】

米罗:「猩红……」(亮)

赫雅(涂指甲油):「猩红毒针──」(不会亮)

米罗:「……」

────────────────────

#等到快3个月,总算拿到了,这画风实在萌到让我原地爆炸(;´ρ`)

【圣斗士星矢 X 大川风】

米罗:「猩红……」(亮)

赫雅(涂指甲油):「猩红毒针──」(不会亮)

米罗:「……」

────────────────────

#等到快3个月,总算拿到了,这画风实在萌到让我原地爆炸(;´ρ`)

赫

【视频版】

在剎那的瞬间,赫雅觉得米罗的眼睛充满着魔力吸引着她。 

「你的眼睛真好看。」 

「好看的只有眼睛吗?」 

她笑而不语,这个男人的确夸不得。 

赫雅低着头,她的长发顺着肩膀滑落在她的面颊上。 

赫雅的红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艳丽,米罗伸手在她飘逸的长发上轻轻拂过,阳光渗入头发照映在他的脸上,有种波光粼粼的美感,他修长的手指勾起她一缕头发,发丝在指尖缠绕,他轻轻拉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低头,他亲吻着她,她也回应着。


────────────────────


我一般拿图写文,一个就是在脑海想过文案,有了大概的画面,然后画...

【视频版】

在剎那的瞬间,赫雅觉得米罗的眼睛充满着魔力吸引着她。 

「你的眼睛真好看。」 

「好看的只有眼睛吗?」 

她笑而不语,这个男人的确夸不得。 

赫雅低着头,她的长发顺着肩膀滑落在她的面颊上。 

赫雅的红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艳丽,米罗伸手在她飘逸的长发上轻轻拂过,阳光渗入头发照映在他的脸上,有种波光粼粼的美感,他修长的手指勾起她一缕头发,发丝在指尖缠绕,他轻轻拉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低头,他亲吻着她,她也回应着。


────────────────────


我一般拿图写文,一个就是在脑海想过文案,有了大概的画面,然后画个火柴人请老师画图;另一个就是什么也没想(诶…),就先请老师画图,我拿到成图再来写文。 

这次是第三个情况──看了草稿立马想到这段文。 

不得不夸夸这个老师(半次元:雅伦Ling),我当时就只说要了「枕膝」这个动作(文什么的完全没想过),然后老师问我眼神、方向之类的,然后一直给我心理建设说她从来没画过这种男人(我都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个老师说没自信画这男人。米罗:……)画了草稿要退稿没关系之类的。当我看了草稿,简直想跪了,马上付订金给老师。 

因为老师画的好看,我就拿了草稿线稿灰阶色块上色成图做成小影片。

赫
【图片版】 在剎那的瞬间,赫雅...

【图片版】

在剎那的瞬间,赫雅觉得米罗的眼睛充满着魔力吸引着她。 

「你的眼睛真好看。」 

「好看的只有眼睛吗?」 

她笑而不语,这个男人的确夸不得。 

赫雅低着头,她的长发顺着肩膀滑落在她的面颊上。 

赫雅的红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艳丽,米罗伸手在她飘逸的长发上轻轻拂过,阳光渗入头发照映在他的脸上,有种波光粼粼的美感,他修长的手指勾起她一缕头发,发丝在指尖缠绕,他轻轻拉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低头,他亲吻着她,她也回应着。


────────────────────


我一般拿图写文,一个就是在脑海想过文案,有了大概的画面,然后画...

【图片版】

在剎那的瞬间,赫雅觉得米罗的眼睛充满着魔力吸引着她。 

「你的眼睛真好看。」 

「好看的只有眼睛吗?」 

她笑而不语,这个男人的确夸不得。 

赫雅低着头,她的长发顺着肩膀滑落在她的面颊上。 

赫雅的红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艳丽,米罗伸手在她飘逸的长发上轻轻拂过,阳光渗入头发照映在他的脸上,有种波光粼粼的美感,他修长的手指勾起她一缕头发,发丝在指尖缠绕,他轻轻拉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低头,他亲吻着她,她也回应着。


────────────────────


我一般拿图写文,一个就是在脑海想过文案,有了大概的画面,然后画个火柴人请老师画图;另一个就是什么也没想(诶…),就先请老师画图,我拿到成图再来写文。 

这次是第三个情况──看了草稿立马想到这段文。 

不得不夸夸这个老师(半次元:雅伦Ling),我当时就只说要了「枕膝」这个动作(文什么的完全没想过),然后老师问我眼神、方向之类的,然后一直给我心理建设说她从来没画过这种男人(我都不知道已经被多少个老师说没自信画这男人。米罗:……)画了草稿要退稿没关系之类的。当我看了草稿,简直想跪了,马上付订金给老师。 

因为老师画的好看,我就拿了草稿线稿灰阶色块上色成图做成小影片。


赫

要选择与神同在的天堂?  

还是与神隔绝的地狱?  


──我只要在有你的世界。  


####################


#本来已经整好是图二那张,后来突然脑洞一开,就想划分天堂与地狱的概念 

#其实也挺对应赫雅当时在奥林帕斯时,不顾赫丝缇雅的反对坚持要在米罗身边的写照

↑这个故事写在本合集的【百年阡陌】 

要选择与神同在的天堂?  

还是与神隔绝的地狱?  

 

──我只要在有你的世界。  

 

####################


#本来已经整好是图二那张,后来突然脑洞一开,就想划分天堂与地狱的概念 

#其实也挺对应赫雅当时在奥林帕斯时,不顾赫丝缇雅的反对坚持要在米罗身边的写照

↑这个故事写在本合集的【百年阡陌】 

赫
应景儿童节,放个大儿童喜欢的画...

应景儿童节,放个大儿童喜欢的画面(/ω\*)

#本来凌晨有放图,果然被夹了,只好来放两颗头,地点浴室,其他就自行补脑了

应景儿童节,放个大儿童喜欢的画面(/ω\*)

#本来凌晨有放图,果然被夹了,只好来放两颗头,地点浴室,其他就自行补脑了

赫
一切快速的只在瞬间。 赫雅还没...

一切快速的只在瞬间。 

赫雅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她已经被米罗拥入怀里,并迅速地解决眼前敌人。 

看着脸上扬着骄傲与自信的米罗,赫雅有一剎那恍神。 


他们的力量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有实力做底气──因为他们不仅仅只是专注于战斗,就连他们自己的实力也得经常历练。 

──难怪他们被称为最强的黄金圣斗士。 


看着有些发愣的赫雅,米罗不明究理的问:「刚才的敌人让你吓傻了?不至于吧。」 

听到这句话,赫雅感觉脑子被炸开似的。 

「有人说过你的个性不怎么好吗?」 

「……」米罗还真的认真想了一......

一切快速的只在瞬间。 

赫雅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她已经被米罗拥入怀里,并迅速地解决眼前敌人。 

看着脸上扬着骄傲与自信的米罗,赫雅有一剎那恍神。 

 

他们的力量之所以强大,就是因为有实力做底气──因为他们不仅仅只是专注于战斗,就连他们自己的实力也得经常历练。 

──难怪他们被称为最强的黄金圣斗士。 


看着有些发愣的赫雅,米罗不明究理的问:「刚才的敌人让你吓傻了?不至于吧。」 

听到这句话,赫雅感觉脑子被炸开似的。 

「有人说过你的个性不怎么好吗?」 

「……」米罗还真的认真想了一下,「没有。」 

「很好,那你现在知道了。」 

 

####################


一直很喜欢十二宫那时的米罗,时不时的露出那种带着狡诈的笑容,不过到了冥王篇……(-д-;),然后再到了黄金魂……(-д-;)

那个性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д-;)(-д-;)

赫
【天蝎宫的日常】 就单单以这十...

【天蝎宫的日常】

就单单以这十二个黄金圣衣的头盔来相比,赫雅不得不承认,天蝎座的头盔是她最喜欢的,流线型的外表再加上符合蝎子尾巴的串珠型设计。

赫雅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制造这圣衣的肯定是个天才美术家!不!是神!

正当她再次肯定自己的答案时,米罗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赫雅──!别再拿我的头盔了!」

【天蝎宫的日常】

就单单以这十二个黄金圣衣的头盔来相比,赫雅不得不承认,天蝎座的头盔是她最喜欢的,流线型的外表再加上符合蝎子尾巴的串珠型设计。

赫雅的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制造这圣衣的肯定是个天才美术家!不!是神!

正当她再次肯定自己的答案时,米罗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赫雅──!别再拿我的头盔了!」

赫
【百年阡陌.补】 以他的黄金血...

【百年阡陌.补】

以他的黄金血为媒介;用她的小宇宙为触发。

原本的赤色莲花──由此蕴造而出的金色莲花,她将它别在肩上。

「真是个傲慢的男人。」一想起他当时还一本正经的,她就笑了出来。

看着镜中的自己盈盈浅笑,她都已经忘了自己很久没笑了。

赫雅没有想到是……

无论是哭泣、生气、高兴,他都会在一瞬间触及她的情绪。

或许是对他有所在乎,她的情绪变化才会来的如此之快──虽然,她也不是从来没有想过另一层的意义──但是,他有他的天职──

……

……

坐在他石化的肩上,奥林帕斯上的清风拂面,却也乱了她的思绪……

「等了他一生,错过他一世。」

「我……下辈子还得这样吗?」

她撇头望向......

【百年阡陌.补】

以他的黄金血为媒介;用她的小宇宙为触发。

原本的赤色莲花──由此蕴造而出的金色莲花,她将它别在肩上。

「真是个傲慢的男人。」一想起他当时还一本正经的,她就笑了出来。

看着镜中的自己盈盈浅笑,她都已经忘了自己很久没笑了。

赫雅没有想到是……

无论是哭泣、生气、高兴,他都会在一瞬间触及她的情绪。

或许是对他有所在乎,她的情绪变化才会来的如此之快──虽然,她也不是从来没有想过另一层的意义──但是,他有他的天职──

……

……

坐在他石化的肩上,奥林帕斯上的清风拂面,却也乱了她的思绪……

「等了他一生,错过他一世。」

「我……下辈子还得这样吗?」

她撇头望向他,却不经意看到她肩上那朵金色莲花。

──把花放在离你表情最接近的地方,好歹这也可以让你笑起来不会这么惨淡。

想到这句话,她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漾开了笑意。

虽然她跟他的相处像过往云烟般的稍纵即逝,但在记忆深处里流连着的,却往往都是那一些零星琐碎的事。

一阵暖意涌上心头。

「那就……再爱你一世吧,米罗……」

她微笑着闭上眼睛,等待死亡。


####################


推荐半次元这位画师@zuosi的圈圈  ,我已经约了两次,老师画的真的好美(;´ρ`),气氛也拉好拉満,原本老师后面是画祥云+莲花,那真的够美,不过这样有种沙加的既视感,所以我就自己换成两根柱子(自己拉低美感(;ω;`))

赫
520贺图∑(゚ω゚ノ)ノ 谢...

520贺图∑(゚ω゚ノ)ノ

谢谢半次元的@疼疼子 老师的模板,于是自己动手搞了第一个不用花任何钱的图ヾ(゚∀゚○)ツ


其实以往根本不会在乎这种日子,什么520,还是生日交往贺文贺图这种的,毕竟感觉跟米罗好像有点老夫老妻了(?),但现在重新写了文,感觉又回到以前的激情期(??),虽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后我又会倦怠,就……目前先这样了m(_ _)m

520贺图∑(゚ω゚ノ)ノ

谢谢半次元的@疼疼子 老师的模板,于是自己动手搞了第一个不用花任何钱的图ヾ(゚∀゚○)ツ


其实以往根本不会在乎这种日子,什么520,还是生日交往贺文贺图这种的,毕竟感觉跟米罗好像有点老夫老妻了(?),但现在重新写了文,感觉又回到以前的激情期(??),虽然也不知道什么时后我又会倦怠,就……目前先这样了m(_ _)m

赫
【天蝎宫的日常】 ……想想,这...

【天蝎宫的日常】

……想想,这也不是日常,照赫雅这屎性,这应该是常常滚下楼的(不死还真是命大),这次只是偶尔遇到米罗刚好回宫(/ω\*)

#小吵怡情不吵撒狗粮

【天蝎宫的日常】

……想想,这也不是日常,照赫雅这屎性,这应该是常常滚下楼的(不死还真是命大),这次只是偶尔遇到米罗刚好回宫(/ω\*)

#小吵怡情不吵撒狗粮

赫

以画面呈现,那是波光粼粼的湛蓝海洋;

以文字叙述,那是熠熠生辉的矢车菊蓝。


刻印我心里,却是一双勾心摄魄的眼眸。


#谢谢我的好姬友为我校正文词,虽然她看不到我的感谢,不过我还是不客气的收下来了∑(゚ω゚ノ)ノ

以画面呈现,那是波光粼粼的湛蓝海洋;

以文字叙述,那是熠熠生辉的矢车菊蓝。


刻印我心里,却是一双勾心摄魄的眼眸。


#谢谢我的好姬友为我校正文词,虽然她看不到我的感谢,不过我还是不客气的收下来了∑(゚ω゚ノ)ノ

赫
这张是改图,至于本来的原图让我...

这张是改图,至于本来的原图让我抱怨一下,这是我的心头痛…… 

这种「亲动物变人」的模版,我想大家都看过,当初我的想法不是用亲,而是用咬的这样呈现一种比较欢乐气氛(谁会亲蝎子啊?不是都串成烧吃的吗?米罗:……(-д-;)) 

因为这是刚入圈时约的稿,当初不懂约稿该注意什么(虽然现在也没很懂),就先付一半订金,然后一直催画师,催到都想放弃,后来画师给我看上面的成图(没错,他就是直接套了个模版!),因为就已经先付订金了,感觉再跟画师抱怨她就直接消失给你看,只好妥协,然后看到下面的图……当时和朋友在外面跨年时打开手机,看到图的时候还真没有当场S给朋友看,人体整个崩裂(所以就是所...

这张是改图,至于本来的原图让我抱怨一下,这是我的心头痛…… 

这种「亲动物变人」的模版,我想大家都看过,当初我的想法不是用亲,而是用咬的这样呈现一种比较欢乐气氛(谁会亲蝎子啊?不是都串成烧吃的吗?米罗:……(-д-;)) 

因为这是刚入圈时约的稿,当初不懂约稿该注意什么(虽然现在也没很懂),就先付一半订金,然后一直催画师,催到都想放弃,后来画师给我看上面的成图(没错,他就是直接套了个模版!),因为就已经先付订金了,感觉再跟画师抱怨她就直接消失给你看,只好妥协,然后看到下面的图……当时和朋友在外面跨年时打开手机,看到图的时候还真没有当场S给朋友看,人体整个崩裂(所以就是所谓的模版画手),两人的眼神也对不上,请画手再改他表示没办法,后来实在不愿意再跟这种人纠结只好付了尾款结束交易。 

至于事后……有些冗长的回忆不堪回首,再后来就遇到这位神仙画师改画给我。

#如果有人想知道这位不良画师,可以私讯我,我大概还记得他在半次元号,前提他没有换照片跟改名的话(虽然我已经删了他的号)

赫
【红月.上.心宿二】 这已经是...

【红月.上.心宿二】

这已经是第几天了?

没有想过。

只任凭时间的流逝,一分一秒地过去。

贪婪的吸取从天花板滴下的水珠,似乎还止不住口腹饥渴的程度。

无力的靠着墙壁,头仰着上方,只依稀看见生锈的铁杆外,是一颗闪着魅红光耀的红点。

他瞧的紧了,一直想着那个红点,彷若曾经见过,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叽」的一声,前方的铁门被人打开。

缓慢的开启,使得那「叽叽」声回荡在屋内好一阵子。

他看见,进来的是个小女孩。

可能不过十岁吧。他想。

打量着她,看不清楚她的容貌,白皙的肌肤瞧不出一丝丝的红晕,那是属于阴白的素色,让她的唇瓣看起来更加滋红,黑中带点红色的发丝被系成马尾,甩在脑后...

【红月.上.心宿二】

这已经是第几天了?

没有想过。

只任凭时间的流逝,一分一秒地过去。

贪婪的吸取从天花板滴下的水珠,似乎还止不住口腹饥渴的程度。

无力的靠着墙壁,头仰着上方,只依稀看见生锈的铁杆外,是一颗闪着魅红光耀的红点。

他瞧的紧了,一直想着那个红点,彷若曾经见过,却怎么也……想不出来。

「叽」的一声,前方的铁门被人打开。

缓慢的开启,使得那「叽叽」声回荡在屋内好一阵子。

他看见,进来的是个小女孩。

可能不过十岁吧。他想。

打量着她,看不清楚她的容貌,白皙的肌肤瞧不出一丝丝的红晕,那是属于阴白的素色,让她的唇瓣看起来更加滋红,黑中带点红色的发丝被系成马尾,甩在脑后。

一个小孩子,为何会出现在此?

他怀疑着。

可能是惧怕,小女孩踱了几步,才缓缓地走进来,却停在门口。

脑海里一片空白,似有千千万万的疑问,却也不知该从哪问起。

环境的阴森,女孩的诡异,让他窒息。

顿时,小女孩嘻笑一声,离开屋子。

剎时,又剩下他一人。

萦绕在脑里的,又多了一个疑问──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女孩。

屋外的那个红点,那魅如鲜红的红点,慢慢地,衬退了一些红丝,成了奼红。他,没有查觉。

又过了不知几天,其实到底过了多少天,他也不在意了。

金属铁门又再一次的被打开,她,来了。

开门的力道加重了些,一会儿,他已经看见她了。

但,却是。

她那小不点的身材在一夕之间长高了许多,她原本黑红的发色变成了淡红,而且系着的发,已被松开。

她如何能在短短几日就变成一位少女?

他知道,这少女就是那女孩。

而且更是感到不可思议。

她走了进来,这次没有犹豫之色。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

她就在他的面前,却是依旧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是觉得,眼眸带有微微轻泪。

纤细的手臂抬了起来,捧起他的脸。

他在诧异之余,发觉脸颊一热。

撇眼看去,少女右手的小姆指留着长长的红指甲,像把利刀,划过他的面颊。

血,一剎那流了出来,沿着他的骨颚,流过那少女的手指,经过手臂,滴于地面,形成小泊。

她皱着眉头,伸出舌头舐着他的伤口。

彷若饮着血,似乎渴望着他一般。

血已不再流,她舔了舔嘴唇,手指轻拭过,像满足一般起身离去。

疼痛突然怠尽一样,他用手抹过他的伤口,却发觉那伤口已然密合……

红点,那奼红的颜色上,又衬退了些,变成了绯红。

过了数天,那少女没再来过。

脑海尽是她身影:淡红的秀发、樱红的嘴角、鲜红的指甲……还有一双充满哀愁的眼瞳。

沉思之际,铁门开启,她来了。

由少女不完全的身材蜕变成一个女人该有浓纤合度的窈窕身材,他发现,她的发色,色泽又添加了几丝魅红,红的像似鲜血颜色一般。

她低着头,走过来,但不像似以往的小心翼翼。

突然的,她将他压在地面上。双手抵着他的肩,双脚压着他的腿,他的长发摊在地面上,奼红的月亮将他蓝发映上一层诡异之色。

他看见,她稠怅的眼色,变成了毒恨。

她……恨他?

他不知。

但那神色所显示出来的,就是这个意思。

恨他至极的眼色,一览无遗。

「你是谁……?」

许久没说话的口,说出来的声音,有些颤抖,还有些沉音。

她笑了,笑的开心,笑的放肆,笑的震魂。

她低下头,附在他耳边,柔声说道:「我是你的神,我是你的主人。」

简明的答案,却也是再一次明白不了的问题。

此时,他看见那窗外的红点,突然想起,那是心宿二。

却也,那原本耀着红光的心宿二,失去了光茫。

魅,不再有。

奼,不会有。

绯,不能有。

有的只剩下那宛如死物,没有生机的灰。


####################


又是篇不知所谓的文……∑(゚ω゚ノ)ノ 

当初不知道是看了某本书后就萌生这种猎奇文(应该也没很猎),记得当时还信誓旦旦想把十二个黄金写过一遍,发现米罗写了两篇后就再也不写不下了……(挖坑容易填坑难),因为后来的系列写的太过正文,就把这篇文独立出来,取名叫【红月】,然后那个系列写到米罗的篇章再写一次((TωT)我到底在干什么啊,自己挖坑给自己跳),不过这个系列我印象好像有写过卡妙的,到底有没有写完我也忘了,只记得还取名「冰傀雕」,为什么我会对这名字那么有印象,因为我一直觉得这名字取的还挺不错的(喂),不过我已经找不到了。 

反正,【红月】有两篇,「心宿二」和「晶蝎坠」。 

「晶蝎坠」的图片还没出来,所以就先暂缓一下了,嗯,就这样。

赫

笑死ᕙ( ͡° ͜ʖ ͡°)ᕗ

#罗地成赫

#昭赫米国物语

这CP名取得还真是尴尬不了别人就尴尬死自己。

不过竟然还知道米罗是男的,赫雅是女的,算他有见地(◔‿◔)

笑死ᕙ( ͡° ͜ʖ ͡°)ᕗ

#罗地成赫

#昭赫米国物语

这CP名取得还真是尴尬不了别人就尴尬死自己。

不过竟然还知道米罗是男的,赫雅是女的,算他有见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