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圣杯神器

4654浏览    85参与
幻嗅
这是圣杯神器前三部的wang...

这是圣杯神器前三部的wangpan,给之前要的小伙伴,

ebub格式  提取:09Ze 

因为这个是epub格式,我的手机打不开,所以都是用平板看的,不知道你们什么情况


txt格式  提取:X1o7

Txt版,新版wangpan有阅读器,字就不小了


网上电子版只有前三部,想要看后三部,也就是杰斯和克拉丽知道和对方并不是亲兄妹的内容,只能买实体书


最后,还是那句话,网盘没有任何问题,打不开看不了的话   我爱莫能助

我只能做到这儿了




这是圣杯神器前三部的wangpan,给之前要的小伙伴,

ebub格式  提取:09Ze 

因为这个是epub格式,我的手机打不开,所以都是用平板看的,不知道你们什么情况


txt格式  提取:X1o7

Txt版,新版wangpan有阅读器,字就不小了


网上电子版只有前三部,想要看后三部,也就是杰斯和克拉丽知道和对方并不是亲兄妹的内容,只能买实体书


最后,还是那句话,网盘没有任何问题,打不开看不了的话   我爱莫能助

我只能做到这儿了





Italos💀

呃啊啊啊啊啊我的书到了!!还是想再发一遍

魔法红卷只能生啃了1551他俩可真好😭😭封面太好看了

不过TMI大陆版的malec情节居然有删减!!!太气人了简直  买完才知道

想再入一套台版的

呃啊啊啊啊啊我的书到了!!还是想再发一遍

魔法红卷只能生啃了1551他俩可真好😭😭封面太好看了

不过TMI大陆版的malec情节居然有删减!!!太气人了简直  买完才知道

想再入一套台版的

幻嗅

小说看得我想踩死电影的导演


截两段小说给你们看看骨科的爱而不能还有三角恋中第三个人的痛苦


这两种感受到底哪个更糟?


小说看得我想踩死电影的导演


截两段小说给你们看看骨科的爱而不能还有三角恋中第三个人的痛苦


这两种感受到底哪个更糟?

幻嗅

嗯……这长相,你品一品


找个靠谱的人写剧本的话不会就这么一部就砍了,本来还有高以翔演的大魔法师马格努斯和艾利克斯的感情线,他俩还结婚了,结果……只能小说里看了。


男女主到电影结尾还不知道自己和对方是不是亲兄妹,结果拉开了距离……这伪骨科卡在了让人挠墙的地方


嗯……这长相,你品一品


找个靠谱的人写剧本的话不会就这么一部就砍了,本来还有高以翔演的大魔法师马格努斯和艾利克斯的感情线,他俩还结婚了,结果……只能小说里看了。


男女主到电影结尾还不知道自己和对方是不是亲兄妹,结果拉开了距离……这伪骨科卡在了让人挠墙的地方

幻嗅

   喜欢格林德沃的应该都看过圣杯神器,虽然是个烂片,节奏混乱,情节生硬,但是没人能说这几个演员长得不好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脸去看小说。


   其实作为青少年读物,小说还挺好,尤其是几个主要人物之间的关系,能感觉到逐渐变得信任和依赖对方,而且里面有一对同性,这在青少年出版物里不怎么常见。更值得一提的是,男主杰斯真是典范啊,就是那种很有天赋又帅,又谁也不甩,但是就对她另眼相看。


   如果想看的人多的话,我就发个动态,wangpan,举手示意我就行


   喜欢格林德沃的应该都看过圣杯神器,虽然是个烂片,节奏混乱,情节生硬,但是没人能说这几个演员长得不好看。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带着脸去看小说。


   其实作为青少年读物,小说还挺好,尤其是几个主要人物之间的关系,能感觉到逐渐变得信任和依赖对方,而且里面有一对同性,这在青少年出版物里不怎么常见。更值得一提的是,男主杰斯真是典范啊,就是那种很有天赋又帅,又谁也不甩,但是就对她另眼相看。


   如果想看的人多的话,我就发个动态,wangpan,举手示意我就行



留木灰

圣杯神器qwq

Shadowhunters: City of bones

Jace Wayland 是Jamie Bower本体叭!!!

圣杯神器qwq

Shadowhunters: City of bones

Jace Wayland 是Jamie Bower本体叭!!!

Italos💀

【Malec】 Sensory organs 感官刺激

酒吧梗   我永远喜欢malec

背景大概是俩人正热恋中 某次行动结束大家一起去酒吧玩

⚠文前预警 含微量clace

malec互攻 注意避雷

※※含the red scrolls of magic的符文梗

ps:the chain---mattis 超爱这歌,色气得很  是剧版S3E12malec训练的时候的bgm  很有感觉啊啊   强推

就想写写接吻哈哈  不是车

↓...

酒吧梗   我永远喜欢malec

背景大概是俩人正热恋中 某次行动结束大家一起去酒吧玩

⚠文前预警 含微量clace

malec互攻 注意避雷

※※含the red scrolls of magic的符文梗

ps:the chain---mattis 超爱这歌,色气得很  是剧版S3E12malec训练的时候的bgm  很有感觉啊啊   强推

就想写写接吻哈哈  不是车

↓ 走你

--------------------------------------------------------------------------

好不容易又有个放松的机会,能够从紧绷的随时作战状态脱离一会儿。Simon提议去个新开的bar---Sensory organs【感官】 大家一致同意,打了个车就一起去了。


     一到门前就看见Sensory organs几个扭曲的大字在霓虹灯下微闪,牌子四周装饰着奇形怪状的骸骨,看着倒也挺有气氛。

     推门进去后完全是另一个世界。整个舞厅内四处缭绕着蓝色烟雾,屋顶的射灯打着各种颜色的灯光,空气中弥漫着薄荷叶和鸡尾酒的香气还有淡淡的烟草气息。舞厅中染着各种颜色头发、穿着怪异服装的年轻男女群魔乱舞,跟着DJ的鼓点疯狂的晃着脑袋。总之,作为一个酒吧来说,这气氛绝对是够味了。

     jace和clary刚进来就跑没了,也不知道谁说的大家要一起喝个不醉不归。alec依稀记得五分钟前clary兴奋地拉着jace跑去找那个三角形脑袋的DJ要签名了......悲哀,那可是个树精来着...

     “alec,我们是不是该再来点儿酒什么的了---------” magnus向alec招着手,吧台前是满满一桌子各式各样的鸡尾酒。

     “说好不喝那么多的...结果还是把这一堆尝了个遍。”alec被magnus灌的晕晕乎乎,口齿不清地抱怨着。

     “明明是你酒量太差。”magnus幸灾乐祸的揉着alec的脑袋,拉着他往舞厅走去。



     alec只能感受到满大厅动感迷幻的靛蓝色镭射灯光,四周是嗑药了一般摇头晃脑的人群,重金属音乐的怪异节奏一下一下敲击着耳膜。alec跟着节奏小幅度的律动着,闭眼感受四周的一切。

     他能感受到magnus正不断向他靠近。magnus搂住他的腰,进一步缩减着两人的距离。alec能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正不断飙升,但也只能无能为力地滚了滚喉结。magnus微抬着下巴凑到alec面前勾唇笑着,眯起金色的猫眼紧盯着他饱满的唇,有力的双臂把alec紧紧箍在怀里。

     性感的要命。毫不夸张,alec真的认为他自己马上就要着火了,只好拼命压抑着逐渐粗重的喘息。


     两人的嘴唇只有不到1cm的距离,但magnus就是不亲上来。只是微张着嘴轻轻吐息,跟着音乐晃着身体,偶尔挑逗似的轻蹭一下。alec两眼发直,着了魔似的盯着他。magnus撩起alec的T恤抚上他紧实的小腹,描摹着上面黑色的如尼文,戒指冰凉的触感让alec打了个寒颤。


“.....这个是什么意思?”

“耐力。”

“我想它好像不太起作用,不是吗?”

“我也不打算让它起作用。”


alec哑着嗓音,感到喉咙一阵火烧般的燥热。magnus从alec的腰间线条完美的肌肉一路摸上去,似乎没打算停。


“这个呢?”magnus摸着alec后肩上露出来的一小片如尼文。

“柔韧度。”

“用途广泛啊?”magnus一脸坏笑地调戏着,似乎看着alec艰难的维持着那点儿仅剩无几的理智是件挺好玩儿的事。

“等会儿也许可以体验一下。”


     伴随着音乐又一阵沉闷的鼓点,alec猛地吻了上去,把magnus一把拥在怀里,似乎要将呼吸也一并夺走。朗姆酒的清冽香气充斥着整个口腔,空气中不断响着令人羞耻的水声。magnus吞咽着alec细碎的呻吟,搂紧他的腰随着节奏舞动。 


     the chain的鼓点仍然不断地敲击着耳膜,头顶仍然是迷乱的镭射灯光,四周的人影疯狂的摇晃,但这都不重要了,现在唯一剩下的只有不断涌上来的情欲和感官的沉沦。

     magnus的吻技简直好的惊为天人,alec都不确定他是否还站在地上,整个人被亲到站不稳脚跟。


这没完没了的吻。


他们一直吻到快要窒息才松口。“或许....我们应该去别的地方进行接下来的....”alec拼命呼吸着,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我简直爱死暗影猎人了。magnus心里由衷的感叹,还不忘揶揄一句,“我完全赞成。顺带一提,Alexander,你的吻技简直糟糕透了。”


“....饶了我吧........"


-----------------END--------------------


止泊-Zeb

《马格纳斯和亚历克的回忆录》The bottom of your bule eyes

【Alec的场合】

据说这是个很棒的派对,但我们的目的不是这个。帮那个愚蠢的克拉丽寻找记忆。为什么杰斯要围着她转,甚至因为她而帮她找那个可笑的巫师马格纳斯。

看到马格纳斯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他不是个正经本分的暗影魅族,虽说他的确长得很符合我的审美。高大而英俊,亚洲人深邃的面庞,如果除去他乱七八糟的装饰,我会觉得他是个很好的约会对象。他的眼睛是猫一样的,能眯成竖缝,澄黄色,大概就是他身为人类与恶魔血统混合产物的象征。

事实上,这不是个正经的派对,我这么觉得。一个男性暗影魅族摸了我比较隐私的部位。

克拉丽莎出来了,随即出来的是马格纳斯,他表明了什么?他认为杰斯是我们受欢迎的原因码?如果他不在吸...

【Alec的场合】

据说这是个很棒的派对,但我们的目的不是这个。帮那个愚蠢的克拉丽寻找记忆。为什么杰斯要围着她转,甚至因为她而帮她找那个可笑的巫师马格纳斯。

看到马格纳斯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他不是个正经本分的暗影魅族,虽说他的确长得很符合我的审美。高大而英俊,亚洲人深邃的面庞,如果除去他乱七八糟的装饰,我会觉得他是个很好的约会对象。他的眼睛是猫一样的,能眯成竖缝,澄黄色,大概就是他身为人类与恶魔血统混合产物的象征。

事实上,这不是个正经的派对,我这么觉得。一个男性暗影魅族摸了我比较隐私的部位。

克拉丽莎出来了,随即出来的是马格纳斯,他表明了什么?他认为杰斯是我们受欢迎的原因码?如果他不在吸血鬼的摩托车里倒圣水的话,虽然我也这么干了。

“事实上是你,那个蓝眼睛的,打电话给我。”

马格纳斯在指我,眼神像是松鼠在捞他掉在水里的坚果一样,我记得有谁那么比喻过。

我没有反应过来,伊莎贝尔倒是一副看好戏的醉醺醺的样子,这并不好笑,他也许是个双性恋,我知道有些吸血鬼会找其他暗影魅族做情人的。

不过毫无疑问,他不是在开玩笑,或者只是想体验一下和暗影猎手交往的感觉,这些暗影魅族总有些怪癖。

暗影猎手与暗影魅族之前,特别是同性,不可能的。

【马格纳斯的场合】

我对蓝眼睛毫无抵抗力,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时,我就为了蓝眼睛的可爱的小暗影猎手威尔做了很多,这可以证明这一点,即使后来威廉爱的一直是特莎,不过毫无疑问,特莎是个好巫师。

当他出现在我派对上的时候,我为拥有猫大帅而感到幸运,这是我为他办的派对,他让我遇到了亚历克,蓝眼睛的英俊的小暗影猎手。

说起来我知道他的家族,古老的莱特伍德家族,我因为威尔和特莎认识他们,他的蓝眼睛比威尔的还迷人。

克拉丽莎是我事实上看着长大的孩子,如金乔斯琳出了意外,她找上门来了,随之而来的暗影猎手……杰斯不是个好孩子,但是我没赶他走,即使他在吸血鬼的摩托里倒了圣水。至少这兄妹俩是受欢迎的,我喜欢这蓝眼睛的,甚至醉倒在他澄亮的眸子里。

我知道自己的身份,我曾不止几百次厌恶我身体内流淌的血液,罪恶和与生俱来的污秽。反正巫师就是骡子似的杂种,反正卡米尔已经跑掉不知道多久,重新找点乐子才配得上这个身份

【有些年代久远的东西啦,真的好像是两三年前写的,看到坑还在就顺手铲点土进去,有些意识流的随想,就像是他们随时的想法,没有主线随意发挥】

Jelita

【整理】马格纳斯·贝恩资料翻译

暗影猎人系列在国内这么冷,连中文维基fandom都没有,实在太凄惨了。而且系列小说世界观和设定这么庞大,没有中文翻译真的好要人命。

特别是我巫的漫长人生这么精彩,真的不想了解一下吗!

所以凭着对巫师的爱,我去翻译了他的相关资料。很多名词翻译尽量参考了中文版小说,有些实在想不起来的我就只能渣翻了,欢迎各位指正。

——————————————————————————

马格纳斯·贝恩

一、人物信息

全名:马格纳斯·莱特伍德-贝恩

又名:放纵声色第一人

      闪亮龙卷风

   ...

暗影猎人系列在国内这么冷,连中文维基fandom都没有,实在太凄惨了。而且系列小说世界观和设定这么庞大,没有中文翻译真的好要人命。

特别是我巫的漫长人生这么精彩,真的不想了解一下吗!

所以凭着对巫师的爱,我去翻译了他的相关资料。很多名词翻译尽量参考了中文版小说,有些实在想不起来的我就只能渣翻了,欢迎各位指正。

——————————————————————————

马格纳斯·贝恩

一、人物信息

全名:马格纳斯·莱特伍德-贝恩

又名:放纵声色第一人

      闪亮龙卷风

      时尚绅士

      剧毒

      猫眼·范·尼夫特里克

      伦敦的长睫毛男孩

      马格纳斯·冯·马格纳斯

      漂亮脸蛋

出生:17世纪初12月8日

      荷属东印度 巴达维亚(现印尼 雅加达)

年龄:约400岁

种族:巫师

居住地: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公寓

        西班牙马德里(之前)

        英国伦敦(之前)

        法国巴黎(之前)

家庭关系

父亲:阿斯蒙蒂斯(生父)

      无名荷兰人(继父,已故)

母亲:无名女子(已故)

配偶:亚历克·莱特伍德-贝恩(丈夫)

孩子:拉斐尔·莱特伍德-贝恩(养子)

      麦克斯·莱特伍德-贝恩(养子)

姻亲:罗伯特·莱特伍德(岳父,已故)

      玛丽丝·莱特伍德(岳母)

      伊莎贝尔·莱特伍德(小姑子)

      麦克斯·莱特伍德(小舅子,已故)

      杰斯·希伦戴尔(adoptive小舅子)

家族:莱特伍德家族

从属关系

伴侣:卡米尔·贝尔科特(前任,已故)

      艾塔(前任,已故)

      伊马苏·莫拉莱斯(前任)

隶属:圣廷

      暗影魅族-暗影猎人联盟

头衔:布鲁克林大巫师

状态:永生

外貌描述

性别:男

发色:黑

瞳色:金绿色

特征:猫一样的眼睛

      没有肚脐

身高:6.2英尺(1米88)

二、个人经历

1. 早年生活

马格纳斯出生于17世纪荷属东印度的巴达维亚(今印尼雅加达),由一位荷兰-印尼混血女子与地狱君主阿斯蒙蒂斯所生。他降生时并无异象,只是有一双不寻常的琥珀色眼睛。

马格纳斯由母亲和母亲的丈夫扶养,与他们一同在农场生活,深受疼爱。然而,当马格纳斯的巫师印记显现后,他们意识到他其实是恶魔之子,并非常惧怕他。马格纳斯很看不起自己,他的母亲没多久在谷仓里上吊自杀。他十岁时,继父试图溺死他,却被力量失控的马格纳斯活活烧死。17世纪,他先后由牧师和西班牙马德里的无声圣者抚养,并命名为“马格纳斯·贝恩”。后来马格纳斯也在西班牙认识并救了要被当作女巫烧死的卡特琳娜·罗斯,同为永生者的卡特琳娜后来成为他一生的挚友。

马格纳斯得知了自己的生父是阿斯蒙蒂斯。意识到他父亲的巨大影响力,马格纳斯偶尔会向别人提起阿斯蒙蒂斯,利用其恶名和力量为己谋利。作为一位法术高强的巫师,马格纳斯相当年轻、甚至还未成为一名完全成年的巫师时,就开始提供收费的巫师服务。尽管才二十岁不到,他就已经开始在自己的年龄上撒谎,声称已有几百岁,甚至认识凯撒大帝和一些圣贤这样的历史名人,以此增强客户对他的信心。

在某个时间点,马格纳斯人生中第一次坠入爱河,陪伴了那名盲呆女孩的一生。甚至在她死后三十年里,尽管这种痛苦已不如最初那般难以承受,马格纳斯依然没能走出来。一想起逝去的爱人,他仍然感到心痛,没法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于是去秘鲁这样的地方冒险。马格纳斯曾向一位同样痛失初恋的巫师朋友提起这一个世纪的心碎,说第一次总是最痛苦的。

2. 冒险

1791年, 马格纳斯强迫他的朋友拉格纳·菲尔一起去秘鲁。他们游览了利马城,并来到马格纳斯最爱的秘鲁城市之一——阿雷基帕。在那里,一位叫朱莉安娜的女人担任导游、带他们穿过雨林时,马格纳斯被一只雄性蜘蛛猴王追赶,勉强才逃脱。

那段时间,马格纳斯被一位富有的秘鲁商人埃德蒙·加西亚雇来帮他运货。 等他们不小心摔在货物堆里,马格纳斯才愤怒地发现那些货物其实都是鸟粪,最后拉格纳在船上施了个咒语,让货物随船一起沉没,搞得他俩浑身恶臭还得不到报酬。

同年六月份法国大革命期间,马格纳斯在巴黎玩得很开心,这个城市宽容地接受了他的时尚风格。后来阿克塞尔·冯·菲尔逊伯爵向他寻求帮助,希望他能帮皇室家族逃离凡尔赛,这也让马格纳斯卷入革命。被伯爵的魅力打动,马格纳斯同意了他的计划,说作为交换要和他共进晚餐,两人因此也成为朋友。

出逃当晚,他用魅惑术迷住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但因为王后迷路、遇上吸血鬼(巴黎吸血鬼宗族的克塞拉)而使计划受阻。她立刻被带到宗族领袖马歇尔·圣·克劳德举办的宴会上,偶然的是马格纳斯也在那儿。无法说服吸血鬼们放王后离开,他不得不即兴耍了个小诡计,带上王后逃出宴会。他们搭乘热气球离开去和伯爵碰头。分离之际,伟大的伯爵亲吻了马格纳斯,作为对其努力的丰厚奖赏。

因为宴会的事,马歇尔向马格纳斯实施报复,派出吸血鬼们砸烂了他的家,还掳走他的仆人克劳德和玛丽。马歇尔的从属之一亨利则留下来,负责带马格纳斯去见马歇尔。马格纳斯拒绝了,并让他向马歇尔传信要求休战。为了避免更多麻烦,马格纳斯后来立刻带着刚养的猴子拉格纳离开巴黎。他逃到阿尔卑斯,继续躲避任何与法国有关的人或事,不想担心或考虑他的吸血鬼问题或大革命事宜,但那一点用也没有。他从一位来自第戎的流亡贵族那儿,听说了国王和王后最终在瓦伦纽斯被逮捕的消息。担心伯爵安危的马格纳斯写信给他,却只收到了伯爵妹妹苏菲的回信。苏菲请求马格纳斯劝劝阿克塞尔别再冒生命危险,但马格纳斯意识到凡人生活的复杂和短暂,深知伯爵的坚决和固执,于是选择无视她的请求,继续过自己的生活。

3. 留在伦敦

3.1 初次邂逅

1857年,马格纳斯来到伦敦,和其他暗影魅族一同参加圣廷的会议。在那里,他认识了一位固执的暗影猎人——爱上盲呆女孩蕾妮特·欧文斯的埃蒙德·希伦戴尔。马格纳斯目睹了这对爱侣的初遇,也见证了之后埃蒙德所做出的痛苦决定:放弃暗影猎人的生活,与爱人相守。

与此同时,马格纳斯还邂逅了吸血鬼卡米尔·贝尔科特,并和她调情。他们建立感情联系后,马格纳斯发现自己要和狼人拉尔夫·斯科特争夺卡米尔的爱。被埃蒙德的痛苦经历影响,马格纳斯决定给非永生的斯科特一个与卡米尔相爱的机会。作为分别礼物,马格纳斯卖掉自己在格罗夫纳广场的房子,用得来的钱给卡米尔买了一条被施了魔法的昂贵项链。马格纳斯向卡米尔告别,离开前两人亲吻彼此,并承诺将会再次相遇。

3.2 与卡米尔同居

到了1878年,马格纳斯回到伦敦,与陪伴拉尔夫直到爱人死亡的卡米尔重逢。在某个时间点,马格纳斯和卡米尔、已是伦敦大巫师的拉格纳、以及德昆西共同出席了群魔殿的活动,一名在场调查的暗影猎人威尔·希伦戴尔(埃蒙德·希伦戴尔之子)看见了马格纳斯。

为了向杀害拉尔夫的吸血鬼阿列克谢·德昆西复仇,卡米尔向伦敦影秘域举报了他不合法的暗影魅族聚会。为了渗入内部,卡米尔让马格纳斯和变形成卡米尔的特莎·格雷以及威尔在德昆西的聚会上碰面。他们怀疑德昆西就是法师,于是马格纳斯护送他俩混进房子,帮他们搞懂在德昆西书房找到的一张施了绑定咒语的自动装置设计图。之后,他把他们带去仪式,亲眼见证德昆西违反《法典》。

3.3 拯救威尔·希伦戴尔

因与德昆西之死难逃干系,卡米尔被迫离开伦敦,躲避德昆西追随者们的愤怒追杀。让马格纳斯失望的是,她离开时没有告诉他要去哪里。马格纳斯也想过直接离开她在伦敦的家和她留下负责照顾他的从属阿切尔,但他实在做不到,因为他还爱卡米尔,希望她能回到他的身边。

离他们上次见面没过多久,威尔·希伦戴尔找到马格纳斯,请他帮忙破解自己身上的咒语——这个咒语会让他所爱之人或亲密之人陷入危险,出自一个曾被年少时的威尔从魔盒里释放的恶魔之手。被男孩的悲伤触动,马格纳斯答应了他的请求。

接下来几个月,威尔继续秘密拜访马格纳斯,一起寻找那个诅咒威尔的蓝色恶魔。他们施展了很多咒语和召唤术想引出恶魔,可召来的都不是他们要找的。

一天晚上,马格纳斯听阿切尔说威尔去了本尼迪克特·莱特伍德举办的宴会。知道本尼迪克特的宴会以危险而臭名昭著,马格纳斯随之前往,却意外打断了受巫师药物影响而在阳台接吻的威尔和特莎。他警告说阿切尔轻易认出了威尔,他们应该在被其他人认出之前离开。他把他们传送到庄园空地后,威尔突然跑开,去追那个诅咒他的蓝色恶魔。

那天夜里,受伤的威尔筋疲力尽地来到卡米尔的房子,胳膊上还嵌着恶魔咬伤他后留下的牙齿。发狂的威尔要马格纳斯立刻为他召唤那个恶魔,马格纳斯解释说他做不到。然后威尔中毒倒地,马格纳斯为他疗伤。

没过多久,卡米尔毫无预兆地回到家。作为测试,马格纳斯问她去了哪里。卡米尔声称自己刚从巴黎回来;马格纳斯立刻知道她在说谎,因为他之前追踪到她的从属沃克去了俄罗斯圣彼得堡,马格纳斯的线报告诉他卡米尔和她的盲呆情人在那儿生活。马格纳斯最终接受了卡米尔并不像自己对她那样爱他的事实,结束了和卡米尔的关系,还利用不怎么清醒的威尔作掩护,假装和他是一对儿,并亲吻了他。看到马格纳斯勾搭上一个暗影猎人、还和他在她自己家里亲热,卡米尔火冒三丈地把马格纳斯踢出门,和他断绝一切关系,之后马格纳斯很快和威尔一起离开了。威尔疑惑地问马格纳斯是不是亲了他,马格纳斯否认,并告诉他肯定是止痛药让他产生了幻觉。

马格纳斯后来重新联系上他的狼人朋友伍尔西·斯科特(拉尔夫的弟弟),并暂时搬去和他住。最终,马格纳斯联系威尔,让他来伍尔西家。在拉尔夫的房间,马格纳斯召唤了给威尔下咒、还咬伤他留下毒牙的恶魔——玛巴斯。威尔终于与这个恶魔对峙,却发现对方只是欺骗他、让他相信自己被诅咒了,这个极其残忍的诡计一直折磨威尔整整五年。

在此期间,马格纳斯开始了解威尔内心深处的自己,终于明白威尔想摆脱诅咒的真正原因:他爱上了特莎。甚至在真相大白后,马格纳斯更加担心威尔。伍尔西指出,如果马格纳斯真的没对那男孩动真情,那就是马格纳斯总想“拯救每一只堕落小鸟”的欲望在作怪。

3.4 帮助影秘域

真相大白后,威尔躲着马格纳斯,因为每次见到对方都会让他想起自己的痛苦。然而,威尔还是给他写了封简短的信,告诉他特莎已经和杰姆·卡斯泰尔斯订婚,并让他不要回信。几周后,一直靠银粉维持生命的杰姆用完了自己的药物储备,而且没有其他获取渠道。而阿克塞尔·莫特梅因暗地里在伦敦收集剩下的银粉,提醒威尔和特莎去问马格纳斯怎样才能救杰姆。一开始马格纳斯迟疑要不要帮忙,但不知怎的还是同意提供帮助,尽管他甚至都不确定要怎么帮。

伍尔西故意调侃威尔对特莎的感情,激怒了威尔并和他打起来,马格纳斯不得不把两人拉开。马格纳斯收回了他曾送给卡米尔的魔法吊坠,将其交给威尔以防万一。

在一次针对伦敦学院的袭击中,特莎被发条怪物掳走,杰姆赶去救她时昏倒。绝望的威尔召唤马格纳斯,告诉他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是留在杰姆身边,还是去找特莎。巫师问威尔杰姆是否知道他对特莎的感情,威尔说杰姆并不知道。马格纳斯告诉威尔,重要的不是在杰姆生命尽头陪伴他,而是陪伴他度过其他每个时刻。然后他说他会留下照看杰姆,威尔应该去找特莎。接着马格纳斯离开房间让威尔和杰姆告别。为了给威尔的营救任务争取时间,马格纳斯和亨利·布兰韦尔(剧里莉迪亚提到过的祖先)一起打造能帮助打败莫特梅因的装置。他们共同创造了能让暗影猎人前往伊德里斯的移空门。在那里马格纳斯最先找到威尔和特莎,并解救了他们。之后他们一起在战场上并肩作战。

击败莫特梅因后,马格纳斯前来参加庆祝索菲·科林斯(后为索菲·莱特伍德)成为暗影猎人的派对,在学院门口找到了威尔。马格纳斯说自己要离开伦敦去纽约,前来向威尔告别。

4. 重回秘鲁

1885年,马格纳斯、拉格纳和卡特琳娜·罗斯为工作重回秘鲁,被娜雅拉克高价雇来帮她寻回在帕查卡马克古迹废墟中的家族宝藏。履行完自己的工作职责后,马格纳斯意识到娜雅拉克真正想找的不是宝藏,而是魔仙与她家族之间的联系。然而,由于这一委托,三人以“玷污神殿”的罪名遭到通缉。

被卡特琳娜所说服,三人决定在委托后在秘鲁多待一段时间。五年后(1890年),马格纳斯遇见一名音乐家伊马苏·莫拉莱斯,当时三位巫师就住在普诺市的的喀喀湖边上。为了能多和伊马苏待在一起,马格纳斯请他教自己一种乐器。马格纳斯学起查兰戈琴,不过他演奏得相当糟糕,对他身边那些甚至不是他朋友的人来说,忍受他的琴声实在太可怕了。最后,伊马苏让他停下,承认马格纳斯就算上了课,他的音乐演奏也可能永远不会进步,之所以同意教他是因为自己也想去了解马格纳斯。由此一来,马格纳斯终于决定放弃音乐这条路,整个城市还为此狂欢庆祝了一番。

自从第一任爱人死后,马格纳斯便很少真正去爱过谁,伊马苏是为数不多的其中之一。尽管如此,马格纳斯还是发现自己无法向他敞开心扉,尤其不能向他坦白自己的过去和天性。就在马格纳斯真的开始考虑告诉他一切(甚至关于他的魔法)、并打算和他安定下来时,伊马苏离开了他,理由是他觉得马格纳斯生命短暂,这让马格纳斯觉得可笑又失望。在卡特琳娜和拉格纳的帮助下,马格纳斯才得以面对并最终克服悲伤。

5. 又一个希伦戴尔

1903年,马格纳斯受塔蒂亚娜·布莱克索恩慷慨邀请重返伦敦,作为交换要为她提供巫师服务。以为是要为她的受监护人格蕾丝·布莱克索恩施法,马格纳斯同意了。在一家夜店消磨时光时,马格纳斯看见了詹姆斯·希伦戴尔(杰斯的曾曾祖父)——和其父威尔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马格纳斯视他为老友,用魔法点亮了夜店里的所有蜡烛。马格纳斯问他为什么使用非暗影猎人武器——一把枪,而詹姆斯说他知道马格纳斯是谁。在伦敦追了他几个小时后,马格纳斯把詹姆斯送回家(伦敦学院)。特莎手持一个光球出现,马格纳斯评论说自上一次见她的魔法进步不少。他同样注意到她看上去只比上次见她时老了三四岁。她向马格纳斯问好,然后慈爱地轻轻抱了抱她儿子的头。接着,马格纳斯见到了和上次见面(25年前)相比已经变老的威尔。威尔依然像以前那般帅气,凌乱的黑发和明亮的蓝眼睛,肩膀更宽阔,脸上的笑纹让马格纳斯觉得他更加英俊,因为威尔看起来非常幸福。

6. 搬到纽约

6.1 吸血鬼时期

1929年禁酒令时期,马格纳斯非法经营着一家名叫“Mr. Dry”的酒吧。盲呆世界正受到经济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曼哈顿大巫师奥尔德斯·尼克斯暗藏一手,计划施展黑魔法。马格纳斯决定不参与他的勾当,并将此事警告学院。

直到1929年十月,在所有漫长的酒精派对和宿醉后,他救了一位想要跳窗自杀的酒友阿尔菲,这才注意到盲呆的金融危机。显然,与此同时,在杜蒙特酒店,奥尔德斯·尼克斯打开了通往恶魔之城潘德摩尼亚姆的移空门,却整个人被吞噬,半个酒店也随之消失。关闭移空门消耗了马格纳斯大部分力量和一点血。他在回酒店房间时遇见多莉。马格纳斯跟着她发现,她从一开始就被卡米尔派来他身边,为了提醒他即将要发生的事。

1953年,马格纳斯决定尝试做一名侦探。他的第一位客户是瓜达鲁普·圣地亚哥,请他寻找并解救她的儿子拉斐尔·圣地亚哥。然而等马格纳斯找到那个男孩时已经太晚了,拉斐尔已经被转化为吸血鬼。他把男孩带走并帮助他适应他的新身份,教会他自我控制后,拉斐尔才回到自己家人身边。

6.2 又去秘鲁

1962年马格纳斯再次造访秘鲁,不过这一次他独自前往。在库斯科,马格纳斯遇见了一位叫凯蒂的女孩。这名被马格纳斯迷倒的骗子离开了她的目标乔佛里,投入马格纳斯的怀抱。他们成为情侣,整个夏天都在一起用魔法犯罪玩闹。

秘鲁巫师最高长老会私下集会,决定以“犯下不可言述的罪行”为由将马格纳斯永久驱逐出秘鲁。马格纳斯从一封寄给他的信得知了这一驱逐令,他要求告知被驱逐的理由,但之后一直没得到答案。

6.3 回到纽约

1977年,马格纳斯结束了一次原定只去一周、最后却延期的旅途,终于回到纽约,此时他已经离家两年。到达纽约没多久,马格纳斯立刻意识到这座城市已经变得非常糟糕。他同样发现,卡米尔和她的吸血鬼们因吸食瘾君子的血而沉迷毒瘾,逐渐失控地吸食、杀害盲呆。尽管马格纳斯想帮助纽约的狼人族群解决这一问题,他却被最近与卡米尔的痛苦重逢所困扰。之后他联系卡特琳娜,并要求她用魔法让他忘记所有在20世纪和卡米尔相见的回忆。

20世纪七十年代,在多年沉迷声色的放纵生活后,马格纳斯决定培养一个内向的爱好。他短暂地试过集邮,但很快厌倦了整理,转而去种盆栽,同样发现这毫无意义,因为他可以用魔法去种植物。他又去培养一个更有趣的爱好:举办华丽的主题派对,这更适合他。

1989年,马格纳斯听说了集团对暗影魅族的所作所为,思考自己是应该留在纽约,还是去个能保证他安全的地方。一天晚上,一个狼人男孩向他求助,告诉马格纳斯他的家人被瓦伦丁·摩根斯特及其同伙抓走。于是,马格纳斯警告纽约学院的怀特劳家族,告诉他们集团在城里违反了《盟约》。马格纳斯遇上瓦伦丁时,瓦伦丁用银币弄瞎了一个狼人女孩的眼睛。马格纳斯与瓦伦丁战斗,直到卢西恩·格雷马克出现,瓦伦丁和剩余的集团成员才离开。战斗结束后,马格纳斯意识到自己无法逃脱集团的魔爪,决定永久留在纽约,成为了布鲁克林大巫师。

1993年叛乱发生两年后,特莎陪马格纳斯留在纽约,乔斯琳·费尔柴尔德前来拜托他保护她的女儿克拉丽。一开始,马格纳斯对她将信将疑,因为他知道她是集团成员。然而,在乔斯琳告诉他们自己已经逃离集团、她的女儿需要帮助后,特莎劝马格纳斯听听她的请求。因此,作为一名铁血圣女,特莎和圣者撒迦利亚(即杰姆·卡斯泰尔斯)为克拉丽举行了暗影猎人幼童的仪式。

最后,乔斯琳雇用马格纳斯抹去克拉丽所有看见与暗影世界相关事物的记忆。乔斯琳原本还想移除能让克拉丽看到暗影世界的心灵之眼,但马格纳斯警告她这会把克拉丽逼疯,甚至很可能要了她的命。取而代之的是,他在克拉丽身上施了个咒语,让她忘记自己看到的任何与暗影世界有关的事物。但这个咒语会随时间消退,需要每两年加强一次。

2007年,因为马格纳斯的咒语在克拉丽脑海里留下标记,克拉丽和其他人为了找他,靠伊莎贝尔·莱特伍德从一个在恶魔之城的马形水鬼那儿拿到的邀请函,混进了马格纳斯在自己公寓举行的派对。马格纳斯以为是自己给他们发邀请函的,说自己当时“肯定是喝醉了”,因为他通常不会邀请暗影猎人。

一开始他没有说自己认出了克拉丽,但后来承认自己在她小时候就认识她,甚至说自己是看着她长大的。在派对上,马格纳斯谈起自己悲惨的过去,亚历克·莱特伍德非常同情他,并试着缓解悲伤的气氛,但马格纳斯没有领情,说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他公开调戏亚历克,让他给自己打电话,还朝他抛了个媚眼。然而,那时候的亚历克还没有出柜,虽然他暗恋自己的养兄弟杰斯·维兰德。

后来,亚历克在和大恶魔阿班顿战斗时受了致命伤,于是莱特伍德一家请来马格纳斯为他治疗。伊莎贝尔说马格纳斯一出现就急着给亚历克找了一间私人房间为他疗伤。

完全痊愈后,亚历克直面他和马格纳斯日渐加深的感情,并约他出去。知道亚历克从来没吻过任何人后,马格纳斯吻了他(这也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并把他们的约会安排在当周。

6.4 帮助影秘会

马格纳斯和亚历克一直在秘密约会,但亚历克依然认为自己爱着杰斯。因为同性恋在暗影猎人中不被认可,还经常有被驱逐出暗影猎人世界的先例,所以亚历克拒绝将他们的恋情告诉别人。杰斯受伤时,马格纳斯收留他在自己公寓养伤。马格纳斯因无法公开恋情而难过,差点就把和亚历克的事告诉杰斯,但知道亚历克现在还没准备好,因此还是决定不那么做。

之后,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克莱丽“创造”了“勇气”如尼文,亚历克自愿将其纹在手臂,以测试它是否有用。当如尼文发挥作用时,他差点向父母公开自己的性向以及和马格纳斯的恋情。然而,在他能够直接说出自己的恋人和其重要性之前,马格纳斯知道亚历克还没有准备好公开,迅速用咒语暂时敲晕了亚历克,阻止他说出他们的关系。

他们登上瓦伦丁在东河的货轮,与瓦伦丁展开激战;而马格纳斯在一辆漂浮的卡车上,成功救了掉进水里的亚历克。当马格纳斯因为使用魔力而极度劳累时,亚历克提出将自己剩下的力量给他,让他能继续用魔法帮助仍在船上的暗影猎人。马格纳斯迟疑地接受了他的提议。

6.5 圣器之战

一段时间后,马格纳斯为莱特伍德一家打开移空门,使他们得以前往暗影猎人的故乡伊德里斯。但中途遭到遗忘者攻击,巫师被迫把每个人赶进传送通道,包括受了重伤的西蒙,尽管暗影魅族未经许可不得进入伊德里斯。最终,马格纳斯自己也来到伊德里斯。当他去到拉格纳家,却发现自己的好友已经被杀害。他从拉格纳留下的信息得知,杀害拉格纳的是瓦伦丁的侍从,马格纳斯注意到这是恶魔所为。当克拉丽和塞巴斯蒂安来找拉格纳时,马格纳斯伪装成拉格纳并定住了塞巴斯蒂安,这样他就可以和克拉丽私下谈话。

当他在伊德里斯时,纽约正遭受瓦伦丁操纵的弃魔袭击。瓦伦丁一心想要消灭暗影魅族以及与其有关系的人。当马格纳斯击退了一大群伊比利斯恶魔时,亚历克出现并救了他。之后,亚历克质问马格纳斯为什么躲着他。马格纳斯对亚历克非常生气,因为亚历克还没向父母公开他们的关系,马格纳斯爱他,而亚历克却觉得自己爱的是杰斯,不愿意和像马格纳斯这样爱他的人在一起。震惊于马格纳斯直率表白“我爱你”,亚历克和他许下约定:如果他们最后能在战争中活下来,亚历克会把马格纳斯介绍给整个家族(包括他的父母),马格纳斯高兴地笑着答应了。

不久后,亚历克在一大群暗影魅族和暗影猎人(包括他的父母和朋友们)面前,热吻了马格纳斯,最终公开了自己的性向以及和马格纳斯的恋情。之后,履行诺言的亚历克终于将马格纳斯介绍给父母。过了一会儿,马格纳斯就被看见和特莎·格雷谈话,而克拉丽也稍稍认出了后者。

6.6 卡米尔回归

圣器之战后的一段时间,马格纳斯和亚历克一起周游世界,亚历克偶尔会把他们俩的照片发给杰斯。看上去他们玩得不错,照片里的亚历克总穿着平日里的牛仔裤,而马格纳斯则身着不同场合主题的服装。杰斯还问西蒙想不想看马格纳斯在柏林穿着阿尔卑斯山民皮短裤的照片。

然而,他们的旅途不得不提前结束,因为被审问的卡米尔拒绝回答任何人的问题,除了马格纳斯,这迫使他和亚历克回到纽约。

虽然共度了一个美好的假期,但亚历克很快发现自己出生前的几个世纪马格纳斯曾和卡米尔在一起,嫉妒和敌意使气氛紧张起来。知道这事后,亚历克在门外听卡米尔和马格纳斯交谈,听见卡米尔拿亚历克跟一个叫威尔的男人比较。这更加打击了亚历克,并给这对恋人的关系造成了严重的问题。

亚历克终于面对自己并非永生的事实,他是多么的想和马格纳斯永远在一起。当偷听到卡米尔说马格纳斯一直都栽在“漂亮男孩”身上时,亚历克告诉巫师他觉得自己对马格纳斯而言微不足道,还说马格纳斯过去从没有努力寻找过能和以前的爱人长相厮守的办法,这让亚历克觉得自己对他而言只是长长名单中的又一个男友,他最终会死去,而马格纳斯则会继续生活。他进一步强调这一点儿也不公平,因为马格纳斯对他而言绝不是微不足道。当马格纳斯被拉去寻找逃跑的卡米尔时,他竭力安慰亚历克,说亚历克对他而言并不是微不足道的,但亚历克依然没被说服。

这对恋人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马格纳斯不愿和亚历克分享自己的过去。其中一个场景是,亚历克生气地问马格纳斯到底有没有“任何东西是他不感性趣的”,质问他有没有和狼人伍尔西·斯科特睡过。马格纳斯反问:是不是自己每遇到一个人,亚历克都要问他们这个问题,问他们和自己有没有关系。亚历克只是非常难过地回答“或许吧”。

最后的战斗结束后,众人团聚,马格纳斯找到了亚历克,两人开始谈话。亚历克终于向马格纳斯吐露心声,说他害怕自己最后变老,不能和永驻青春的马格纳斯永远在一起。他尤其担心他们甚至可能都走不了这么远,担心马格纳斯已经接受亚历克无法永生的命运。马格纳斯安慰男友,告诉他无论是未来还是“现在”自己都不可能做好失去他的准备,坚定强调这“根本不可能”。告诉亚历克自己深爱他并且永远都想要他。最后,和好的两人在角落里热切亲吻,紧紧拥抱彼此。

6.7 正义之师

亚历克来男友家时,看见马格纳斯在研究杰斯消失时所在屋顶的设计图。因为杰斯和塞巴斯蒂安出现在克拉丽和乔斯琳的家,所以母女俩决定暂时留在马格纳斯的公寓,很快亚历克、西蒙和伊莎贝尔也留在巫师家。马格纳斯问伊莎贝尔关于亚历克的事,坦言说自己爱着亚历克,但他注意到亚历克并不“快乐”并且对此很担心。

他们在公寓的这段时间,马格纳斯帮他们找一种能够切断杰斯和塞巴斯蒂安连结,或者是能伤害其中一人、但另一人不会受伤的武器。他为伊莎贝尔、乔斯琳、亚历克和自己打开通往艾德曼要塞的移空门,为了让女士们能求见铁血圣女,并请她们打造这样一件武器。之后,马格纳斯召唤了大恶魔亚撒色(地狱军官和武器锻造者)向他询问这件武器。他各拿走了每个人的一段记忆献给亚撒色,以此交换答案。马格纳斯后来也告诉西蒙,如果不是因为亚历克,自己早就逃跑躲起来直到战争结束、尘埃落定。

最后,当所有努力都失败后,马格纳斯在卢克农舍旁的宽阔空地上帮忙召唤出大天使拉结尔,而西蒙成功拿到了大天使米迦勒之剑“荣耀之剑”。当正义之师发现塞巴斯蒂安的意图后,马格纳斯创造了一个移空门,把一大群战士——暗影猎人和狼人——传送到第七圣地与黑暗拿非利人开战。马格纳斯为了保护西蒙,被黑暗暗影猎人阿玛提斯(卢克的姐姐)打伤,胸口受到重创。亚历克把自己的力量传给马格纳斯疗伤,就像在瓦伦丁的货轮上战斗那晚。

回到纽约后,马格纳斯发现了亚历克和卡米尔的好几次私下会面。亚历克原本应该去一个废弃地铁站见卡米尔,却震惊地发现在那儿等着他的是马格纳斯。马格纳斯气亚历克考虑拿走他的永生还隐瞒此事,没想过告诉他卡米尔的提议。他还坦白自己其实一直在考虑放弃自己的永生,告诉亚历克这是他在圣器之战中想要白色魔法书的原因之一。 他说在周游世界目睹世间万物后,他只想简单地和一个他深爱的人白头偕老、共度一生,而且想要并希望这个人就是亚历克。尽管亚历克激动地乞求他再给一次机会,但马格纳斯拒绝了,让亚历克带走自己放在马格纳斯家的东西并归还公寓钥匙,还说他不希望再见到亚历克或是他的朋友和家人,因为他已经厌倦做他们的“巫师宠物”。在两人最后一次热烈拥吻后,马格纳斯不情愿地转身离去,留下泪流满面、心碎的亚历克。

6.8 黑暗之战

分手后的一段时间,亚历克一直给马格纳斯打电话,但每次都在马格纳斯接起来后挂断,有时还给他留语音邮箱。这让杰斯无法忍受地砸烂了亚历克的手机,只想让他别再这么折磨自己。杰斯前去找马格纳斯对质时,发现巫师也同样因为分手而难过悲惨。杰斯直言马格纳斯并不快乐,因为他的公寓乱七八糟糟,到处都是外卖盒,很明显这几天他一直在狂吃外卖。

后来,马格纳斯和卡特琳娜去猎人之月喝酒,马格纳斯盯着在那儿做DJ的拜特·维拉斯奎兹出神。卡特琳娜把他从发呆的状态唤回来,他承认自己的心思在别的事情上,劝卡特琳娜警告他不要做什么傻事。马格纳斯声称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但卡特琳娜反驳说他犯的是另一个比之前更糟的错误。卡特琳娜提起亚历克,说她从未见过马格纳斯像对亚历克那样对谁这般念念不忘,还说她曾在他和亚历克通过移空门来到伊德里斯时看见他们。她告诉他,和亚历克一起的他真的很快乐,而不是像他和卡米尔一起时那样悲惨。最后,马格纳斯承认,自己的问题是害怕世界的变化;虽然暗影猎人已存在近千年,但到现在依然有巫师记得拿非利人还未出现的日子,而他害怕他们很快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他继续说他无法摆脱末日来临的预感,还说“瓦伦丁差点消灭了所有暗影猎人,而他的儿子比他聪明一倍、邪恶五倍”。

卡特琳娜只是意识到他有多爱亚历克,还以特莎为例说“有时候爱值得我们经历死亡的痛苦”。接着,她坚持让马格纳斯代替她担任议事会莉莉丝之子代表一职,这样他就能去伊德里斯补偿亚历克,还给了他一份梅里奥为各位议会代表举办的晚宴邀请函。晚宴本身只是个幌子,实际上是给魅族世界的领袖们一个与塞巴斯蒂安结盟的机会,作为交换各位魅族领袖及其族人都可以活下去。卢克、乔斯琳、马格纳斯和拉斐尔拒绝了这一提议。后果就是,他们的饮料被下了毒,魅族领袖们被塞巴斯蒂安囚禁在另一维度,以此威胁暗影猎人交出克拉丽和杰斯来换他们的性命。

甚至在打败塞巴斯蒂安后,他们依然被困在另一维度。绝望之下,马格纳斯决定召唤他的父亲——地狱君主及伊多姆统治者阿斯蒙蒂斯。阿斯蒙蒂斯同意帮他们平安返回自己的世界,作为交换,他要求得到马格纳斯的永生,也就是他的生命。马格纳斯同意了,尽管眼前闪现自己一生的过程会杀了他。西蒙不想马格纳斯牺牲,他愿意代替马格纳斯,牺牲自己作为吸血鬼的生命。阿斯蒙蒂斯渴望得到日光行者的力量,同意了他的请求。为了与马格纳斯近400岁的生命相匹配,阿斯蒙蒂斯说他还会拿走西蒙关于暗影世界的记忆(包括和与克拉丽和其他人有关的记忆),而作为交换,他会将作为盲呆的生命还给西蒙。令大家震惊的是,西蒙同意了,于是阿斯蒙蒂斯拿走了西蒙的永生和记忆,然后把他们送回自己的世界,回到阿利坎特。

最后,马格纳斯决定告诉亚历克更多关于自己的过去,两人最终复合,重归于好。

7. 组建家庭

应卡特琳娜的要求,马格纳斯同意作为嘉宾在伊德里斯暗影猎人学院做系列讲座。他带上亚历克一起,两人住在学院顶层的一间套房——实际上是两间阁楼并在一起。

他们在那儿的第一天,有人在学院楼梯上发现了一个巫师宝宝。西蒙本能去找人帮忙,却撞见马格纳斯和亚历克在房间里啪啪啪。尽管如此,马格纳斯还是跟西蒙去了。马格纳斯和亚历克不想让孩子被圣廷摆布,于是决定把宝宝留下。在马格纳斯仔细思考要如何给宝宝找一个爱他的家庭时,亚历克已经和宝宝建立了亲密的联系,并考虑和马格纳斯一起抚养他,但马格纳斯最初对这个主意还是很纠结。

最终,马格纳斯同意和亚历克一起抚养宝宝。亚历克建议他们应该结婚,但马格纳斯说除非圣廷解散自己才会和亚历克结婚,尤其是在他们见证了暗影猎人-暗影魅族结盟的反复无常后。他们决定给刚收养的孩子取名为麦克斯,以纪念亚历克在圣器之战中死去的弟弟。

马格纳斯留在学院期间,卡特琳娜曾带他去看拉格纳在学院教书时住的旧房间。房间里放着拉斐尔·圣地亚哥寄给拉格纳的一封信和一枚硬币,它们一直由卡特琳娜保管,以提醒她自己的所有努力都是向拉格纳致敬。卡特琳娜清楚马格纳斯与拉格纳、拉斐尔之间的联系,于是把硬币和信交给他。

马格纳斯同样意识到卡特琳娜信任西蒙。这个男孩一直努力影响他的暗影猎人同学以及立志当暗影猎人的人成为更好的拿非利一代。因此,当马格纳斯撞见西蒙时决定和他好好谈一谈。当初拉斐尔送给拉格纳那枚被魔仙施过法、标志着古代教育和幸运的硬币,是希望能够感化拉格纳教导的暗影猎人。于是,马格纳斯把曾经属于拉斐尔的硬币送给西蒙,希望他能寻找自我、换个新名字、改变他们的世界。

当亚历克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遇见父母双亡的暗影猎人男孩拉斐尔时,他和马格纳斯立刻安排收养手续,几个月后终于正式收养了他。他们决定取“圣地亚哥”做他的中间名,以此纪念马格纳斯已故的朋友拉斐尔·圣地亚哥。

8. 守卫者

2012年8月,纽约学院地图监测到在洛杉矶有降神魔法的闪光,马格纳斯于是前往调查,路上还顺便去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看亚历克,之后和洛杉矶大巫师马尔科姆·费德见面并询问他此事。马尔科姆告诉他这是一个流氓通灵者所为,已经交由当地学院的导师戴安娜·瑞伯恩处理。

艾玛·卡斯泰尔斯和朱利安·布莱克索恩同样在马格纳斯来洛杉矶这天前去拜访。当马格纳斯问起他们此行的目的时,他们却答不上来,马格纳斯立刻猜到他们是在调查最近发生的盲呆和魔仙被谋杀事件;尽管他们因为冷和平不被允许调查,但马格纳斯总是发现冷和平是非常卑鄙的手段,因此欣然无视了这一规定。艾玛向他问起地脉的事,他把集合点告诉了艾玛,但还没能说多少就被马尔科姆打断了。

后来,费德被发现是守卫者及其最近一系列谋杀事件的幕后黑手。艾玛杀掉费德后,被他用来作降神活动据点的集合点被摧毁,把它隐藏起来无法让纽约学院地图侦测到的保护咒也被移除。马格纳斯立刻接到警报,此时正是西蒙和伊莎贝尔订婚派对当晚,为了不影响派对,他只把此事告诉了检察官罗伯特、杰斯和克拉丽。四人通过移空门来到洛杉矶学院。罗伯特问朱利安和其它孩子怎么一回事,马格纳斯听说费德就是守卫者,得知真相和安娜贝尔·布莱克索恩的悲惨故事后,他一开始还不肯相信,受到了很大打击。

三、外貌描述

马格纳斯的身体在差不多19岁时就停止变老,因此他看上去相当年轻。马格纳斯有棕色的皮肤,非常高,身材苗条但有肌肉,肩膀宽阔。他面容英俊,有高颧骨、深黑色的头发和凤眼,突显了他的亚洲血统。他的巫师印记是他那双像猫眼一样有竖直瞳孔的金绿色眼睛,以及没有肚脐眼。

他的发型多年来一直变化,从短发到冲天竖起再到及肩膀长发都试过。他化所有类型的妆,如眼睛周围的亮粉、口红和指甲油。他喜欢华丽耀眼的穿戴来展现自己的美丽,但有些人会觉得很奇怪或独特。

四、技艺和能力

永生:作为一位巫师,马格纳斯被赋予了不朽的生命。马格纳斯的身体不会老化,外表自17世纪就停留在19岁。

魔法:马格纳能够使用魔法,往往表现为他指尖上的蓝色火焰或火花。马格纳斯能够施展咒语,进行召唤仪式。

五、感情方面

1. 爱情

《圣杯神器》系列中,一个世纪后他爱上了亚历克·莱特伍德,成为这个男孩的初吻和初恋。书中曾指出黑发蓝眼是他最喜欢的类型,这可以在亚历克、威尔和阿克塞尔·冯·菲尔逊身上看出。

他的永生与亚历克的有限生命问题在《堕天使之城》中多次提及,当马格纳斯的前女友/爱人卡米尔说再过六七十年,亚历克最终会老去死亡,而马格纳斯将继续永生。这给两人的关系造成了严重难题。然而《失落灵魂之城》指出,马格纳斯一直在认真考虑拿走自己的永生,坦露说自己虽然永生,但只想和一个他深爱的人白头偕老、共度一生,而且想要并希望这个人就是亚历克。在《贝恩年代记》中,马格纳斯说自己害怕被亚历克伤透心,尽管他已经经历了一百次心碎,他还是害怕亚历克会这么做。

亚历克可以说象征了马格纳斯的一部分过去:亚历克有一双蓝眼睛和一头黑发,而马格纳斯喜爱的希伦戴尔们和其它几个过去的伴侣都有这样的特征,他曾说这是他最喜欢的类型。亚历克也来自莱特伍德——一个马格纳斯曾经厌恶、或者至少说不怎么关心的家族。

马格纳斯承认道,亚历山大是他爱上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暗影猎人,同时也是在这么多爱人中唯一一个让马格纳斯想与其组建家庭的人。在《午夜女王》中,亚历克和马格纳斯在他们的家人、朋友见证下结婚了。

大概在1938年,马格纳斯在一家夜店遇见了艾塔,并邀请她跳了一支舞。据她所说,在一曲结束前她就已经爱上他。两人开始约会,他们的关系相当认真,艾塔知道了他是一名巫师以及暗影世界的事。如果马格纳斯不能和她一起去夜店跳舞,当晚晚些时候在他的房间跳舞便成为这对恋人的传统。

然而,特别是到1953年,艾塔渐渐意识到自己可能想要组建家庭。当马格纳斯问到她是否想永生时,艾塔回答不,并坚持说自己想花更多时间和他在一起,但不愿为此停止自己的时间。

最后,艾塔离开了他。但她一直是马格纳斯铭记和深爱的人之一,也是上一个马格纳斯真正爱了半个世纪的人,直到亚历克·莱特伍德出现。

1890年,和卡特琳娜与拉格纳居住在秘鲁普诺城时,马格纳斯邂逅并爱上了伊马苏。为了进一步发展他们的感情,他学习弹奏一种叫查兰戈琴的乐器,但却失败了。他们拥有一段相当短暂的假日情缘。他们在一起时,马格纳斯从来没有告诉伊马苏自己的魔法和恶魔出身。马格纳斯甚至想邀请伊马苏和他同居,但却被伊马苏甩了。伊马苏觉得马格纳斯生命短暂,马格纳斯大笑并告诉他自己是伊马苏所认识的“最永久的人”。在这之后他们再也没有和对方说过话。

《贝恩年代记》中,马格纳斯在一次于伦敦学院举行的暗影魅族和暗影猎人的会议上,邂逅了卡米尔。一开始他被她吸引,尽管他想方设法只求再次见到她,但他劝卡米尔给年轻狼人拉尔夫·斯科特一个得到她的爱的机会,并承诺自己终有一天会回到她身边。马格纳斯为了让卡米尔记得他,便送了她一条红宝石项链,并和她吻别。在《恶魔秘器》中,他是卡米尔·贝尔科特小姐的爱人。然而,在马格纳斯发现卡米尔去圣彼得堡和人类情人在一起后,他们分手了。尽管发生了这一切,马格纳斯依然关心她,帮助她和她的宗族戒掉毒瘾。

阿克塞尔·冯·菲尔逊:

1791年,他们初次相遇是在巴黎,阿克塞尔找上马格纳斯,希望能用他的魔法帮助皇室逃离法国。马格纳斯立即被这个男人所吸引,因为他有自己最喜欢的黑发和蓝眼睛。

救了玛丽·安托瓦内特王后之后,阿克塞尔和他的手下找到了他们。虽然阿克塞尔说他所做的好事会被铭记,但马格纳斯说他只关心阿克塞尔是否记得。然后阿克塞尔在离开前冲动地吻了他。几个星期后,马格纳斯因自己忠诚善良的仆人死亡而内疚,他收到了阿克塞尔妹妹的信,信中要求他帮忙阻止她的兄弟拯救被捕的国王和王后。马格纳斯认为凡人生命短暂,决定不再参与此事。

理查德:

理查德是一个凡人,后来被引诱进仙境后不知怎的变成了魔仙。因此,理查德高度重视他们的“二十分钟”会面,指责马格纳斯之后的冷漠。

凯特:

马格纳斯和一位他在秘鲁遇见的盲呆盗贼和骗子凯蒂有过一段风流韵事。两个人只呆了一整个夏天,马格纳斯加入到凯蒂的骗局中——只是因为“刺激”而同意参与盗窃——并用他的魔法帮助他们脱身。

2. 朋友

卡特琳娜·罗斯

卡特琳娜是马格纳斯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因为同为永生者,而且正是被马格纳斯所救,卡塔琳娜才没被当作女巫烧死,因此他们感情非常亲密。马格努斯说卡塔琳娜“心地善良”,因为她选择治愈他人。

拉格纳·菲尔

加上卡特琳娜,这三位巫师是一个亲密的巫师好友小团体。拉格纳经常责备和嘲笑马格纳斯的决定,但不管怎样他们都是好朋友。

特莎·格雷

自从两人1871年在阿列克谢·德昆西的宴会上相识,马格纳斯和特莎便成为了多年的亲密好友。1937年特莎的丈夫威尔去世后,她和马格纳斯在巴黎的一间公寓一起住了5年。在此期间,马格纳斯帮助她走出失去爱人的痛苦。他们一直是好友,偶尔会探望彼此。

拉斐尔·圣地亚哥

陈莉莉

伍尔西·斯科特

离开卡米尔后,马格纳斯和伍尔西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马格纳斯和伍尔西并不是恋爱关系,只是出于当时环境和住房需求以及肉体上的满足。

希伦戴尔家族:

埃德蒙·希伦戴尔

威尔·希伦戴尔

詹姆斯·希伦戴尔(威尔的儿子)

露西·希伦戴尔(威尔的女儿)

杰斯·希伦戴尔(威尔的曾曾曾孙)

莱特伍德家族:

安娜·莱特伍德(亚历克的祖先)

伊莎贝尔·莱特伍德

玛丽丝·莱特伍德

罗伯特·莱特伍德

费尔柴尔德家族:

夏洛特·布兰韦尔

亨利·布兰韦尔(夏洛特的丈夫,莉迪亚的祖先)

乔斯琳·加罗威

克拉丽·费尔柴尔德

卢克·加罗威

其他

西蒙·路易斯

词源

马格纳斯选择“马格纳斯”这一名字,来源于术语“马格纳斯效应”——是指在粘性不可压缩流体中运动的旋转圆柱受到举力的一种现象。

“马格纳斯”在拉丁语中是“伟大”的意思,也是罗马人第一批使用的名字之一。他的姓氏“贝恩”在斯拉夫语的指“光荣的捍卫者”,但“贝恩”更准确的翻译应该是“破坏”。

六、琐事

1. 马格纳斯是双性恋。

2.只有少数人才知道马格纳斯的真正年龄,如卡特琳娜·罗斯和拉格纳·菲尔。从年轻时开始,他就在自己的年龄上撒谎,经常为了打动客户而假装经验丰富,让人觉得他似乎非常年长古老,如果需要,有时也会说自己实际比看上去年轻。

3. 马格纳斯以他的派对闻名,他热衷为暗影魅族和暗影猎人举办派对。

4. 马格纳斯在纽约这么多年一直在养宠物猫,主要是伟大的盖茨比和喵主席。1953年照顾拉斐尔·圣地亚哥的短暂经历让他决定以后都要给他的猫咪们办生日派对。

5. 从故乡搬到西班牙,西班牙语成为他自母语印尼语后所学的第一种语言。除了这两种,马格纳斯在环游世界多年后,也能熟练使用好几种盲呆语言,以及普尔加语、戈亨提斯语、塔尔塔利亚语等恶魔语言。

6. 因为他的父亲阿斯蒙蒂斯曾经是一个天使,所以正常来说只能被拿非利人的触碰点亮的巫光石,也会对马格纳斯的触碰产生反应,但不同的是它会发出暗红色的光。

7. 在遇见亚历克的十多年前,马格纳斯认识了当时还是集团成员的亚历克的父母,还曾间接称亚历克“肯定是个讨人厌的臭小鬼”。

8. 显然,马格纳斯和希丽女王有过一段历史,被认为是发生过某种争执。

9. 据亚历克所说,马格纳斯收藏了一大堆漫画。

10. 最开始作者没打算让马格纳斯在系列中占这么重的戏份。

11. 马格纳斯是目前唯一一个在系列每本书中都出现过的角色(除了丘奇——一只有智慧的永生猫猫)。

Heron_

After The Dark War「Part Ⅱ」

建议配乐Bird-Billie Marten


“i dreamed of a green place once...”


Amatis家门口——

“晚安,”Jace轻吻了一下红发女孩的额头,“我回去啦,听说Izzy想要给我和Alec做夜宵,希望明天你还能见到我。”Clary疲惫地靠在他的肩头,“我真的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切都结束了。”Jace抱着Clary,他的Clary,“你会做噩梦吗?我留下来陪你?”她受惊般的猛然抬起头,“不行!妈妈会杀了我的!”Jace揶揄一笑,“开玩笑呢,回去睡了吧,明天来接你。”他说着就往外走,Clary刚刚离开了温暖源,还有些不适应,皱了皱眉,正想敲门。Jace...

建议配乐Bird-Billie Marten


“i dreamed of a green place once...”


Amatis家门口——

“晚安,”Jace轻吻了一下红发女孩的额头,“我回去啦,听说Izzy想要给我和Alec做夜宵,希望明天你还能见到我。”Clary疲惫地靠在他的肩头,“我真的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切都结束了。”Jace抱着Clary,他的Clary,“你会做噩梦吗?我留下来陪你?”她受惊般的猛然抬起头,“不行!妈妈会杀了我的!”Jace揶揄一笑,“开玩笑呢,回去睡了吧,明天来接你。”他说着就往外走,Clary刚刚离开了温暖源,还有些不适应,皱了皱眉,正想敲门。Jace脚步一顿,回头唤道:“Clary——”女孩以为他忘了说什么事情,略疑惑的望向他,“You are still the bravest mundane i've ever met.”不等Clary反应,Jace画了个speed rune在脖子上,跑了。


.......


New York institute——

“I love parties...Especially wedding!”Isabelle用一根金色的发带束起Clary的红发。“难以置信你和Jace竟然在我和Simon甚至Magnus和Alec之后结婚。”Clary苦笑——“Well,my mother-in-law is really tough to deal with.”Jace身着金色西装,推门而入,“Maia说你们基本上准备好了。”“Yeah,almost there——OK. Look at your girl, she's pretty.”Isabelle稳着手为Clary描好了眉,而她早就收拾好了自己的行头,一袭金色伴娘短裙,古典红唇——她总是穿的那么引人注目,今天却异常低调。“不打扰你们啦,我先出去看一下客人们到齐没。”Clary感激地望着Izzy离开化妆室。

“Gold for a bride in her wedding gown——”Jace认真的上下打量着他的新娘,“Gold suits you.”"或者你可以更直接一点说,你适合我,that's fine"Clary笑的很开心,“我有点紧张,你呢?”“Gate-keeper was never nervous...okay maybe a little little little bit...”Jace被那双碧绿色而盈着笑意的眼睛盯得心里发毛。

“It's about time.”Jocelyn敲了几下门。女儿快要改姓了,虽然不是很喜欢那个Herondale,但是谁让女儿离不开他呢,几天不见就腻腻歪歪。

Jace牵着Clary出了休息室"I'll wait you at the end.My bride."他背手俯身,隔着Clary的手,行了个吻手礼,像一位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绅士。

宴会场地被布置在the green house里,满园都是绿色,至于桌布,餐碟都处理成了金色,桌上的玉米百合均匀的分布在各处的餐桌上。

Jonathan在金色长毯的另一头等候,穿的是和他发色相当的淡金色西装,他静静地看着Clary向他款款而来,金色礼裙上印有表达祝福的runes,当然,也有Angelic Power rune。露出的颈部还有手臂有很多细小的白色疤痕,那是作为shadowhunter的痕迹。这是他的妹妹,即使有了那个Herondale在她身边,他也会护她一生。

Clary本以为会是Luke陪她,突然看见道路尽头的Jonathan下意识便要抽出隐藏在裙边的seraph blade。他不是已经死了嘛!?怎么会还在这里?但Clary瞬间意识到了——那是Jonathan,而她,在Jonathan的梦里,他死前说的梦,是真的。


.......


婚礼结束后,Jace和Lightwoods在一旁聊天。Clary望着远处跟Jocelyn一起招待宾客的Jonathan发呆。或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Jonathan对宾客歉意的一笑,借辞脱身,走到Clary身边。“我的妹妹成了别人的新娘啦,”他将Clary的一缕红发别至耳后,“怎么一直看着我,舍不得我?”Clary盯着他那双和她一样的绿色眼睛,当初为他火葬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如今又看到了这样鲜活的Jonathan,“You know,we have our mother's eyes.”Clary有些哽咽,“昨晚我做了个噩梦,梦见你变成了恶魔,梦见你从未存在过...”Jonathan潇洒一笑,“这有什么,我不是就在你眼前吗?”他借机揉乱了她束好的的红发,“再说了,my brave little sister一定会把我从恶魔体内解救出来的,啊当然还有我的妹夫。”Clary突然抱住了Jonathan,感受着她从未感受过的哥哥的怀抱,泪水濡湿了Jonathan的衣领。Jonathan心头一紧,Clary的反应像是这件事真的发生过一样,正想出声询问,就听见那个讨厌的声音——“诶,我老婆怎么就哭了,Jon别以为你现在是我大舅子我就不敢跟你打架!”“不许惹我哥!”Clary红着眼出声警告她那个笑嘻嘻的新郎。Jace把她从Jonathan怀里揽过来,擦干净她的眼泪,“怎么哭了,刚才不是挺开心的?”“我开心得哭不行?”Clary揪了下他的衣服。Jonathan感受着空荡荡的怀抱,妹妹已经嫁人了,以后大概不能随便抱了。笑着向这对新婚夫妻说:“我去帮妈了,你们慢慢聊。”两秒之后,“对了,Clarissa,如果这个Herondale小子对你不好,哥哥帮你揍他。”Clary心里一暖,大声回答她的哥哥,“好!”

“Clary,”Jace说道,打断了她的思绪。他用胳膊抱紧了她,Clary抬起头;随着第一批烟花上天,人群欢呼着。“看。”

她看着烟火在夜空中炸裂开来,落下一片火花——火花给头顶的云染上了金色,它们一个个坠落下来,火树银花,仿佛天使从空中坠落。


.......


烟火声让Clary从梦中惊醒,满脸水痕,Jace在一旁像是被吵醒了,把Clary拉进怀里想继续睡。“Jace,我梦见Jonathan了。”Jace隔着衣服感受到了温热,“梦见他什么了?听说shadowhunters只要意念足够强大,死后可以有类似托梦的效果。”Clary抬头望向他,Jace的眼睛在黑暗中也掩不住那抹金色,乱糟糟的头发大概是爬墙的时候没有注意,“我梦见我们的婚礼上,他也在。”Jace放开她的一缕红发,捧着她的脸,俯身吻向她——“我们付诸实践吧。Will you marry me?Clarissa Adele Herondale.”


【这个凑不要脸的人家还没答应就已经把人家的姓改了】


Heron_

After The Dark War「Part Ⅰ」

建议配乐One More Light-Linkin Park


"i've never felt so light..."


......


The dark war结束后,Alicante所有人都在谈论Sebastian Morgenstern的亡逝,那个掺杂着恶魔血的变态,那个转化了他们家人,parabatai,朋友的恶鬼。

某clave高层在开会的时候挥舞着他的seraph blade,义愤填膺的吼叫着要不是他晚了一步,绝对可以手刃那个变态。

Silent Brothers准备着牺牲的Shadowhunters的火葬和Endarkened处理(ps:Endarkened...

建议配乐One More Light-Linkin Park


"i've never felt so light..."


......


The dark war结束后,Alicante所有人都在谈论Sebastian Morgenstern的亡逝,那个掺杂着恶魔血的变态,那个转化了他们家人,parabatai,朋友的恶鬼。

某clave高层在开会的时候挥舞着他的seraph blade,义愤填膺的吼叫着要不是他晚了一步,绝对可以手刃那个变态。

Silent Brothers准备着牺牲的Shadowhunters的火葬和Endarkened处理(ps:Endarkened没有资格进行火葬且被City of Bones拒之门外)。

Blackthorns和Emma Castairs留在Alicante等候clave的安排,毕竟洛杉矶institute已经失去了leader.

Mark Blackthorn失踪。

High warlocks和silent brothers合作修复demon tower。

Shadow World在重创之后,缓慢而稳定地恢复着。

【这部分可能有点水因为我这个智障不小心把第一版删了。。】

......

Morgenstern庄园背后——

Jace有些沉默的牵着Clary的手,她束起的红发漏出一缕,发式竟和当初在Magnus家的那个初涉Shadow world的女孩一样,Jace恍忽回到了一切的开头。“十二月了,”他轻轻取下Clary束发的夹子,揉了揉她的脑袋,让头发自然散开,掩住脖颈,“少束发,会冷。”Clary朝Jace笑笑:“Is that better?”Jace瞳孔一缩,显然,她也想起了过去,“Yeah,that's better.”Clary轻握了下他的手,“就在这儿吧。”她哑着声音,随即在草地上坐下。Clary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取出准备好的东西,在离开Edom之前,她用短匕截取了一段Jonathan头发还有stele。“你知道,我一直都想要一个哥哥,”Clary盯着手里的白金色头发,像是在跟Jace说话,又像是在对虚空说话。“然后Luke告诉我,我有一个死去的哥哥,然后我认识了Sebastian,结果他是个混蛋,然后他死了,然后他活了,然后他又死了...”她感受过Sebastian的头发,僵硬,甚至冰凉,Jonathan的头发,也一样。“最后几分钟...我终于真正意义上有了一个哥哥——Jonathan.直至现在我都不太确定他是否存在,I dont hate him,I hate Sebastian.I never knew him.”And i never will...Clary省下了这句话。在Jace处理好的一小块地上画了个如尼文,火焰吞噬了白发。Jace顿了一下,有些犹豫地说:“你记得他最后说的,i never felt so light吗?”Clary点头,略惊讶的望向Jace。“之前我和他被lilith联结在一起的时候,我曾经半夜听见撞墙的声音,接着就是额头一阵剧痛。或者手上莫名被划伤,流血。”Clary内心突然一阵抽痛,“你没告诉过我这些...”Jace习惯性地把Clary垂在脸庞的红发夹在她的耳后,"我不想让你想起当时的Jace...而且,重点是,你也听到了,demon blood cut at his throat like blades and burnthrough his veins...尽管Valentine加强过我们对疼痛的忍耐度,但那样的痛,甚至很难在日积月累中变得麻木..."Jace再没有说下去。

“Jonathan Christopher Morgenstern,”Clary轻声唤道,“Ave Atque Vale.”


最后一丝白发燃尽,火星闪烁了两下,熄了。


Acceber-

一个放到圣杯神器世界观里的OC

拉昆帕尔·西索。莉莉丝之子,已经活了很久很久,而且还会继续活很久很久。衣服总是亮闪闪
是那种很正经的巫师,不搞近战的

一个放到圣杯神器世界观里的OC

拉昆帕尔·西索。莉莉丝之子,已经活了很久很久,而且还会继续活很久很久。衣服总是亮闪闪
是那种很正经的巫师,不搞近战的

Heron_
If I cannot rea...

If I cannot reach heaven,I will rise hell.
先扯下题外话,前段时间刚看了江南的龙族,这个系列里几乎每个人都是败狗,像是谁更衰谁就是主角一样。
【只要还有人等你,只要还有人跟你在一起,无论天涯海角你都不是野狗,都保持着家犬的幸福感】所以最衰的路明非,那个败狗中的败狗,成了主角。他也真够惨,喜欢陈雯雯结果要表白的时候被当做别人表白的工具,,喜欢诺诺结果是老大的女人,终于有人喜欢他了结果绘梨衣被江南老贼写死在东京。。。
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说好一起砍断婚车车轴,结果搞失踪全球除了路明非全体玩儿失忆,一个因为未婚妻跟路明非跑路了要搞死他,还有一个保持着砍断高架桥的姿势...

If I cannot reach heaven,I will rise hell.
先扯下题外话,前段时间刚看了江南的龙族,这个系列里几乎每个人都是败狗,像是谁更衰谁就是主角一样。
【只要还有人等你,只要还有人跟你在一起,无论天涯海角你都不是野狗,都保持着家犬的幸福感】所以最衰的路明非,那个败狗中的败狗,成了主角。他也真够惨,喜欢陈雯雯结果要表白的时候被当做别人表白的工具,,喜欢诺诺结果是老大的女人,终于有人喜欢他了结果绘梨衣被江南老贼写死在东京。。。
出生入死的兄弟一个说好一起砍断婚车车轴,结果搞失踪全球除了路明非全体玩儿失忆,一个因为未婚妻跟路明非跑路了要搞死他,还有一个保持着砍断高架桥的姿势两年多了还没下来。。
啊不好意思扯远了
我想说的是源稚女,我读龙三的时候总觉得他很像sebastian morgenstern或者说是Jonathan M.seb之于源稚女就像是will herondale之于sydney carton.只有最惨没有更惨的。
源稚女还可以被梆子声敲醒,从风间琉璃到源稚女自由转换【好吧一点都不自由】
可是seb呢
从出生开始,他就是要被杀的。Valentine Morgenstern-他爸,他对demon恨之入骨,却又在潜意识里认为downworlders,那些身上留着demon blood的人要强于shadowhunters,他觉得不公平,所以有了circle,所以有了seb。而退一万步讲,就算最后val成功了,他第一个要杀的就是seb,seb不受他控制而且有demon blood,他连和downworlder接触过的shadowhunter都忍不了,又怎么容得下seb?他同时抚养了Jace和Seb,可他选择把爱给了jace,他到底爱不爱seb,大概没人知道,J和S生日的礼物同样有人后背上的致命位置,可我却怀疑seb不会有在意大利面里游泳的待遇。像jocelyn说的:
【I dream sometimes ,of a boy with green eyes ,a boy who was never poisoned with demon blood ,a boy who could laugh and love and be human ,and that's the boy I wept for ,but that boy never existed.】
每个人都恨seb,每个人都心疼Jonathan,可Jonathan只存在了那短短几分钟,他们是两个长了同样的脸的人,大概这也是cassie在seb被heavenly fire燃烧之后就改口叫他Jonathan的原因,
seb说他爱clary,他的确爱,毕竟他们有一部分相同的血,他本能的想要clary一直在他身边,就像每一个哥哥对妹妹的保护欲,他以为是爱。他太孤独了,孤独得clary都看出来了,她说seb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在乎jace和clary的,在他灵魂里极小一部分的Jonathan带来的在乎这种情感,却被seb以demon的方式表达出来了,所以说他像是一个戏子,只是,他已经活在这场戏里成了自己。
Jace survived Glorious because he is good,But I was born to be all corruption.There's not enough left for me to survive.You see the ghost of someone who could have been,that is all.
我实在是表达不出来那种感觉,而seb本身的做法也是不容辩驳的让人仇恨,jace说seb其实没有一个真正的目标,他只是做他当时想做的。
-Some good I mean to do,despite my own nature.
在最后的几分钟,他对clary撒了最后一个谎——
I dream of a green place once,A manor house and a little girl with red hair,and preparations for  a wedding.If there are other worlds,then maybe there's one where I was a good brother and  a good son......That would be a beautiful lie to believe.【说到wedding,如果TDA3clary挂了,难保Jonathan不会跑出来给妹妹报仇——毕竟clary都能挂,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龙三里的源稚女虽然曾经被哥哥杀了,但他至少作为源稚女活过,至少他曾存在过。
可Jonathan,他如果没有被val当实验品的话,大概也是一个白发碧眼,像clary一样倔强固执,却又温和如水的少年吧。
而且也一定是个妹控。
——All my life it has scorched my veins and cut my heart like blades,and weighed me down like lead——all my life,and I never knew it.I never knew the difference.

I've never felt so...light.

He said softly,and then he smiled,and closed his eyes
AND DIED.

AVE ATQUE VALE,JONATHAN CHRISTOPHER MORGENSTERN.

在一本书里,象征Jonathan的花是snowdrop,花语是hope。
即使他从未有过hope。

Malec°

THE END (一)

“Jace和Clary这么一天到晚腻在一起 别告诉我你能忍得下去 Magnus”

“你看 Max已经快要高到我胸口了 哈哈 真不敢相信 他这么快就成为暗影猎人强壮的新一代”

“你酒柜里的酒 真是……品种太多了 我拿了之前你一直不舍得让我喝的那瓶 你说 如果我们结婚 这瓶酒一定要当第一瓶婚礼上的喜酒 ……可我等不及了……”

“对不起……”

“……………………”

纽约 深秋

落叶堆积如山的空地

几棵枯树

一块碑 一个人 一瓶酒



一滴泪

(瞎写 别在意 如果当初alec没来得及阻止处决 会不会 就是另一个结局……)
(*深夜放刀瞩目)

“Jace和Clary这么一天到晚腻在一起 别告诉我你能忍得下去 Magnus”

“你看 Max已经快要高到我胸口了 哈哈 真不敢相信 他这么快就成为暗影猎人强壮的新一代”

“你酒柜里的酒 真是……品种太多了 我拿了之前你一直不舍得让我喝的那瓶 你说 如果我们结婚 这瓶酒一定要当第一瓶婚礼上的喜酒 ……可我等不及了……”

“对不起……”

“……………………”


纽约 深秋

落叶堆积如山的空地

几棵枯树

一块碑 一个人 一瓶酒



一滴泪

(瞎写 别在意 如果当初alec没来得及阻止处决 会不会 就是另一个结局……)
(*深夜放刀瞩目)

Malec°

如果我在这里 你也一定要在这里
                                            ——to magnus

如果我在这里 你也一定要在这里
                                            ——to magnus

Little Secrets

【Malec/剪辑】You got me crazy in love

【!!!BE!!!】瞩目,Malec分手危机的报社产物。

Alec疯狂的爱上了Magnus, 但Magnus最后还是选择了他的人民,一去不回头。

(没有想把Magnus剪的这么冷血的意思,但是这几集很心疼Alec宝宝,最后就弄出了这么个玩意,个人彩色较重,慎点。。。)

我爱Magnus, 我爱Alec,我爱他们在一起,Anyway,UP主两只都爱

请不要在评论区掐架,也请不要掐我。。。

【Malec/剪辑】You got me crazy in love

【!!!BE!!!】瞩目,Malec分手危机的报社产物。

Alec疯狂的爱上了Magnus, 但Magnus最后还是选择了他的人民,一去不回头。

(没有想把Magnus剪的这么冷血的意思,但是这几集很心疼Alec宝宝,最后就弄出了这么个玩意,个人彩色较重,慎点。。。)

我爱Magnus, 我爱Alec,我爱他们在一起,Anyway,UP主两只都爱

请不要在评论区掐架,也请不要掐我。。。

Little Secrets

【授翻】Take It All Back (Just to Have You) P1

*虐预警

*Alec中心预警


                    Take It All Back (Just to Have You)...


*虐预警

*Alec中心预警


                    Take It All Back (Just to Have You)

                             

Magnus不停打来电话,但是Alec没法让自己去接。战争已经结束,Valentine和Sebastian已经死了,但这并不代表Alec就是好的,他离“没事”这个形容远着呢。


的确,他想念Magnus,他非常非常想念Magnus。他爱着Magnus但是,只是爱还不够让他确定做好的复合的准备,某种角度来说,他们应该重新在一起,但现实并没有。


Alec害怕极了。他把整颗心都给了Magnus然后让他亲手捏碎,情绪的乌云遮住了判断力。他不再用他的心来思考了,他用他的理智,而他的理智告诉他逃走,快跑,越远越好,因为他还没准备好相同的事情再重演,他还没准备好去面对再一次被无可救药的创伤。


而他的理智告诉他Magnus会再一次毁了他。


所以,他让自己埋头于工作,这是唯一可以让他保持头脑清醒的办法,因为他的手机锲而不舍地在响。这声音在他寂静的办公室里尤其显得震耳欲聋,每次听到手机震响是他都会忍不住瑟缩下,该死的,每次。这都因为Magnus Bane, 他爱过的那个男人,他依旧傻傻的爱着的那个男人,伤透了他的心。


Alec还记得Jace第一次到学院来时,他被Valentine训练成:“去爱就会带来毁灭,而被爱就等于被摧毁。” 他和Isabelle花了几年的时间才改变了他战友这种愚蠢的心态,但在他办公室里、卧室里或者空旷的训练室里的每个静寂糟糕夜晚,他放任他的脑袋想,也许,只是也许,Valentine或许是对的。


并且也没有那么悲伤?


他在一个疯了的人心中找到了真相。


这吓坏了他,当他意识到在那个他发现在Valentine谎言背后的真相的夜晚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因为他爱着Magnus,但Magnus毁了他。而Magnus也爱他,同样他也伤害了Magnus,这远远无法修复。


他以为不告诉Magnus灵魂之剑是个正确的决定,他不想让Magnus对自己的人民说谎,他不想给他增加这种负担,但这个决定却变成使他们关系破裂的最后一击,同时也是Alec心口的第一道裂纹。因为,在Magnus击垮了他的心然后离开学院的那天,就在他们差点失去Max的那天。每次想起他,就算是一丝想念他的念头,那些已经破裂的碎片不知怎么变得更加粉碎,伴随着每次响起的电话铃声和在屏幕上闪烁的Magnus名字。而他再一次崩溃。


但是Alec是个领袖,他是纽约学院的掌管者,他不能让人们看到他的痛苦,他的包袱应该由他一个人承担。他知道Jace和Isabelle知道他很受伤,也许他母亲,父亲和Max也知道,但他永远,永远不会让他们看到他的内心有多么的疲惫和破碎。尤其是Jace,在他终于相信他可以去爱并值得被爱的时候。Alec不会把这些从他的战友,他的兄弟那里拿走,因为Jace值得这世上所有的好的,幸福。Isabelle和Max也是,甚至Clary。还有。。。Magnus。


天使啊,Alec想要Magnus幸福因为他爱他,他如此爱他,这份爱却那么痛。他知道Magnus可以很开心,Magnus会很幸福,即使没有他。


越来越多的夜晚,他放任自己哭泣。他让自己哭着睡着,或者在训练室里一边捶打沙袋一边任自己流泪,或者在他应该工作时却把脸埋在掌心里让眼泪流过他的脸颊,一声呜咽从他的唇边泻出。


在某个晚上,他让自己的眼泪滴落在他本该处理的文件报告上,当他的手机在一小时里第二次亮起时,他拿起一把匕首插进那个亮起闪烁着他爱的人的名字的手机屏幕,Alec甚至没有去感受羞耻的力气了。


他能感到他破碎的内心碎片,像玻璃一样扎进他胸膛,突然融化消失,只剩下麻木。不知何故,这更糟糕,他宁愿感到痛苦也不想什么都感觉不到。但这样会清醒他的头脑,让他可以思考,他很感激。情绪掩盖了判断力,天使知道,过去的几周他反击了太多了的情绪。


他需要离开,他需要逃跑,他还没准备好面对这些,他也不在乎这是否让他变成一个懦夫,他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剩下的那晚是在沉默中度过的,把文件报告整齐的归档好。Alec的笔尖划过一叠新的标题为“转移要求”的文件,在最后一页的底线上,用坚定平稳的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oO0Oo


Magnus知道在他漫长永生的一生里他做了不少蠢事,大部分他都不记得因为喝醉了,但是他记得它们发生过。还有一些,他选择去忘记,因为显而易见他是清醒的,但是,依然他知道它们会发生。


但是他对Alexander Lightwood 做的,不在以上任何类别。


在他伤了他爱人的心时他没有喝醉,也无法强迫自己忘记。他每天都被提醒着,当他独自一人睡觉时,当他发现在自己醒来但是却没有一个温暖的身体在身边和一个早安吻时。日日夜夜,每当他想起,他感觉自己快要死掉。

他只是想要Alexander回到自己身边。


他想要在夜里Alexander依偎在自己身边、想要早晨可以亲吻Alexander的嘴唇、想要对着Alexander微笑的脸说:“我爱你。”想要听Alexander对他说同样的话。


他只是想要Alexander回到自己身边。


从他转身离开的那天起,每夜,每夜他想着Alexander对他说的:“我懂。”天使啊,他懂我。如果他和Alec互换立场,他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告诉Alec灵魂之剑的事情。Alec是对的,他也不会想让Alexander为了他而对他自己的人民撒谎,这对他不公平。他也明白,就算再愤怒他也不该去找仙灵女王,这是个愚蠢的决定,他希望自己可以收回这个决定但他无能为力。他希望自己当时告诉Alexander他的想法,听进去他的解释。他只是希望可以告诉Alec他知道他伤了Alexander心,他是如此如此的抱歉,因为他的愚蠢,盲目和蒙昧。他愿意做任何事,他永远也不会停止去赢得Alec回来,因为他这么爱他,一直这么爱他。


他一直在打Alec的电话,一遍又一遍,然而他能听到最接近Alexander的声音只是他的语音信箱提示,他只能一遍一遍的对着那边的沉默说:“我爱你”和“对不起。”


在Valentine和Sebastian死掉,战争结束后的四周里,在Magnus连续打给Alec四周没有得到回音后,在Magnus连续对着语音信箱说了四周的我爱你和对不起后,他第二次试图去学院里找Alec。


第一次他试着去找Alec,就在战争刚结束尘埃还没落定时,但他甚至无法接近Alec。在他已经到学院门口时,Isabelle和Jace突然冲出来下颚坚挺眼神尖利的告诉他这里没有他的地方请他离开。他试图抗议说他需要跟Alexander谈谈,但他们并没有心情听他辩解,“你应该离开”也变成了“你需要离开”。


然而他只好离开,心情沉重,眼睛酸疼,心脏在胸口的跳动传来阵阵钝痛,后悔没有抵抗Alec妹妹和战友的阻止。这之后他再也没有尝试过,害怕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害怕他们会怎么对自己,害怕他们和自己的反应。他不需要Isabelle Lightwood 和 Jace Herondale见证他为自己愚蠢的错误而掉眼泪。


但是,四周这样过去了,他无法在远离Alec更久了,他再次踏上去学院的路,这次在前门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挡。


几个暗影猎人在他进来时抬头看了他,担心的神情写在他们脸上,互相窃窃私语,但他依旧往前走。他们都知道他是谁,他们也知道他和Alexander之前的关系——前关系,他们任他进来,也没人去阻碍他。幸运的是Isabelle和Jace都不见踪影,他沿着他走过无数次的线路,尽管是个非常不同的情况下,走向Alec的办公室。


当他走下大厅时,他可以听见争吵声,但他并没有多想。他身处纽约学院中,暗影猎人们总是肾上腺素飙升,不少人都是急脾气。可是当他越来越接近Alexander的办公室,叫喊声越来越大。直到他就站在门外,准备转动门把手时,Jace Herondale拽开了门,带着一脸想杀人的表情大步走过Magnus,甚至没工夫看他第二眼。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718954

作者写的很好,你们觉得不好一定是我翻译的不好。。。

Little Secrets

【Malec】Black is the colour of my true love's hair.

书里写,黑发蓝眼睛是Magnus最喜欢的组合。

这歌简直就是给Malec写的嘛


【Malec】Black is the colour of my true love's hair.

书里写,黑发蓝眼睛是Magnus最喜欢的组合。

这歌简直就是给Malec写的嘛


Malec°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对_(:з)∠)_影版的Malec是沦陷我入这个坑的功臣_(:з)∠)_想想当年还没有剧的时候 就三个镜头的malec撑着我走了多久…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对_(:з)∠)_影版的Malec是沦陷我入这个坑的功臣_(:з)∠)_想想当年还没有剧的时候 就三个镜头的malec撑着我走了多久…

Malec°

THE END 【malec】

或许我遇见你就是个极大的错误

这该死的错让我无可救药@

深陷那双可以透过灵魂的眼眸

笃定了我这无期的一生 再也不是孤身一人

                                       ...

或许我遇见你就是个极大的错误

这该死的错让我无可救药@

深陷那双可以透过灵魂的眼眸

笃定了我这无期的一生 再也不是孤身一人

                                                                      ——致Ale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