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圣诞夜惊魂

28975浏览    251参与
冬夜深渊

图源ins@Andrea Meier Art

HP风格的迪士尼角色

图源ins@Andrea Meier Art

HP风格的迪士尼角色

叶墨尘首推错超老师
雾鹗: 我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他...

雾鹗: 我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他了,你会用什么,可爱吗?


向日葵: Naughty pumpkin.

雾鹗: 我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他了,你会用什么,可爱吗?


向日葵: Naughty pumpkin.

冬夜深渊

画师Meagon Leaboy的圣诞夜惊魂相关

画师Meagon Leaboy的圣诞夜惊魂相关

叶墨尘首推错超老师
假如圣诞杰误闯入了Jacky俱...

假如圣诞杰误闯入了Jacky俱乐部…

假如圣诞杰误闯入了Jacky俱乐部…

Jackunzel小站

"My dearest friend, if you don't mind, I'd like to join you by your side..."


转自Instagram

Via. jonathanthedevil

授权请戳

请勿转载

"My dearest friend, if you don't mind, I'd like to join you by your side..."



转自Instagram

Via. jonathanthedevil

授权请戳

请勿转载

Jackunzel小站

- Pumpkin King


转自Instagram

Via. jonathanthedevil

授权请戳

请勿转载

- Pumpkin King



转自Instagram

Via. jonathanthedevil

授权请戳

请勿转载

未凌子

拉郎—双Jack脑洞(未完)

  剧情是圣惊和守联混着来(大概)。

  CP:jack frost×jack skellington(杰克冻人x骷髅杰克)

  私设:万圣节城的怪物都有人形,可自由切换形态。

  万圣节结束(即晚十二点钟声响时)要开始赶回万圣节城,怪物们在除了万圣节外的时间暴露在人前的话易引起恐慌,造成万圣节城和守联的工作加剧。


  杰冻和守联那帮认识那么多年,自然知道各个节日都应该有守护者诞生,但是他从来没见过万圣节的守护者。

  他很好奇,去问了牙仙才知道其实万圣节是有守护者 的,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他没有加入守联。

杰冻本就是喜欢恶作剧的人,在万圣节看过怪物们的恶作剧后对万圣节的守护者更加好奇了...

  剧情是圣惊和守联混着来(大概)。

  CP:jack frost×jack skellington(杰克冻人x骷髅杰克)

  私设:万圣节城的怪物都有人形,可自由切换形态。

  万圣节结束(即晚十二点钟声响时)要开始赶回万圣节城,怪物们在除了万圣节外的时间暴露在人前的话易引起恐慌,造成万圣节城和守联的工作加剧。


  杰冻和守联那帮认识那么多年,自然知道各个节日都应该有守护者诞生,但是他从来没见过万圣节的守护者。

  他很好奇,去问了牙仙才知道其实万圣节是有守护者 的,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他没有加入守联。

杰冻本就是喜欢恶作剧的人,在万圣节看过怪物们的恶作剧后对万圣节的守护者更加好奇了,跟着一只小怪物就来到了万圣节城,在髅杰表演完后偷偷跟他到了髅杰住的高塔,然后就发现髅杰由骷髅变成了比他看起来要大一些的青年。

  万圣节城领导者是不定的,一般是大家认为谁最会吓人就由谁来当领导者(这也是没有加入守联原因之一),髅杰是接任最长的一位,而且吓人创意层出不穷,遂有了一个大家传封的“南瓜王”名号。

  杰冻在万圣节城住了一段时间,期间制造出了多少超棒的恶作剧暂且不提,总之他被髅杰注意到了,中间吧啦吧啦的相处暂且略过,再总之两人就成为了知己好友。

  

  成为好友怎么动心?我觉得挺简单的啊(๑´ڡ`๑)b

  守联里杰冻看似没心没肺得一批,但被梦魇一激不知道自己身世还不是照样动摇了?(dbq守联好久以前看的了剧情若错了不要打我)

  圣惊里髅杰看似很享受万圣节的各种恶作剧和众怪追捧,但真去了圣诞节城那边还不是被人快乐幸福的氛围一时间俘虏得透透的?

  就,这种隐藏在沙雕表面下的小忧愁烦恼(小清新文艺)莫名很戳,两Jack其实也不是真不心思细腻,相处长长长长的一段时间后肯定会察觉,然后互相普通的关心就可以慢慢变为“愁,在发现好友的烦恼后如何做才能帮助他解决?在线等,急!”。

  

  讲回剧情,万圣节城存在的话,梦魇的来源也就很好解释了(dbq虽然守联里感觉他因为不被人看见才黑话的挺可怜,但果然为了圆脑洞适当修改应该还是可以的( ・∀・)b):万圣节城的怪物们一般都是用一整年的时间来筹划一个万圣节,所以今年万圣节完后到明年万圣节前,怪物们都是不能离开万圣节城的(虽然我觉得电影里怪物们的归属感和忠诚度可以根本不用这个“不能离开”的设定)。

  梦魇是怪物里最不同的一个了,他的力量来源于整个世界的孩子做噩梦后的恐惧,所以他是髅杰之下最强的怪物,但是阻碍他竞得万圣节城领导者最大的败笔也正在于此——他的吓人“创意”几乎都来源于孩子们的噩梦。

  小孩子嘛,做完梦后肯定要讲出来和小伙伴分享分享,所以当怪物们拿着方案去吓孩子时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往来几次,梦魇直接就被踢出了候选人名单。

  所以梦魇怎么不气?而且还有一点最令他恨的是:万圣节城的怪物们一年一吓,留下的印象虽不清晰但足够孩子们相信他们的存在,就算不信,扮成他们的样子去吓别人也算是给了怪物们一比小小的“相信费”了,而他这种天天晚上收取噩梦恐惧的一年到头来收得的“相信费”居然还不如城里力量稍弱的小怪物。

  得不到相信就会让他们无法现身于人前,无法现身于人前他们就会从孩子们的记忆中变淡,从孩子们的记忆中变淡就会真正的无法走出万圣节城,然后若没有亲朋好友给接济食粮再苟个几年就可以正式向天堂地狱报到了。

  

  (还有一个设定(此处可以放在守联被梦魇袭击过后讲给杰冻的那一部分):守联里面不是说有一个梦魇统治的黑暗时段吗?这里私设是万圣节的各位大怪物领导的黑暗时段。

  而且那时候还没有万圣节和万圣节城,直到守联获得孩子们的信任力量增长后才把大怪物们打败,当时大怪物里最强的一位就和守联签订了契约,退出人间转而进驻万圣节城。

  而当众怪迁入万圣节城后,衰老便慢慢出现在怪物们的身上——学习人类群居后,他们似乎也变得和人类一样有了生老病死——传承记忆便是这么出现的。

  但传承记忆的弊处不久后也出现了:新生的怪物没有生成自己的阅历与判断,又接受了前辈的传承记忆后变得越发依赖记忆,一来二去就造成了万圣节的吓人新意越来越少,进一步使得怪物们所得的信任也越来越少。

  于是更多的怪物为了不消失而再次跑到人间,第二次黑暗时段看似又要到来了,而阻止了这一切的人是髅杰,他为万圣节城建立了新的秩序(不细说了,写正文的时候再讲)。)

  

  梦魇是最容易洞悉他人心底的漏洞的,他看出了髅杰心中对于万圣节城年复一年的一成不变的烦闷,便在杰冻带髅杰出万圣节城游玩后蛊惑了髅杰。

  (因为万圣节城的怪物们都是需要一年的时间来准备一个万圣节,所以留给髅杰的空闲时间也很少,偏偏杰冻带他去的还是圣诞节城,可以预想还没玩够的髅杰突然被一通催工电话叫回工地心情得有多烦,梦魇挑的就是这个时候)

  至于为什么杰冻没有发现髅杰的异常,可以解释为这段时间他和髅杰吵架了,然后就跑到守联那边去了(正好也可以对应守联电影里杰冻和守联各位打好关系的那段)。

  至于吵架原因,可以是两人对于责任的不同态度。(髅杰身为万圣节城的领导者自然有责任保护好各位并且领导他们工作,但杰冻是几百年不被人看见又自由自在惯了的人,自然不是很能理解髅杰的责任感。没能好好玩的两人心里都憋了点气,所以当梦魇蛊惑髅杰、两人吵嘴闹翻后杰冻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之后髅杰在家里研究圣诞节的时候,梦魇一边加深对他的蛊惑,一边派自己的手下去毁掉孩子们对牙仙与复活节信任。

  作为万圣节城多年的领导者,髅杰难道就那么容易被加深蛊惑吗?当然是一半一半啦!总之梦魇给髅杰下的蛊惑“要统领怪物们开启第二次黑暗时代”,成功在髅杰脑中转了一圈后变成了:他要夺取圣诞节!!

  (某种意义上来说并没有错:开启第二次黑暗时代=毁掉人们的幸福=毁掉髅杰脑中意味的幸福=夺取圣诞节(≧∇≦)b)

     


暂时先这样,后续有缘再说。


404 水煮鸭脖 not found

重置了18年画的圣诞夜惊魂。

反正都是很难看就是了

重置了18年画的圣诞夜惊魂。

反正都是很难看就是了

AlienSS

[Sha的木头人]我爱的Jack和Sally,来自蒂姆波顿的电影圣诞夜惊魂

[Sha的木头人]我爱的Jack和Sally,来自蒂姆波顿的电影圣诞夜惊魂

司冽
蒂姆.波顿(Tim Burto...

蒂姆.波顿(Tim Burton)的机器人男孩

蒂姆.波顿(Tim Burton)的机器人男孩

Hankillu
算是圣诞夜惊魂拟人吧(?

算是圣诞夜惊魂拟人吧(?

算是圣诞夜惊魂拟人吧(?

冬夜深渊

原产地:pixivic

画师:とれぴのこ@通販(见p2)

原产地:pixivic

画师:とれぴのこ@通販(见p2)

柠檬瓜

【H.A · 第十七章:打击 】

打击 

  

万圣小镇的镇民们热情洋溢地张开了双臂来迎接杰克的发现。圣诞节是几个世纪以来降临至他们之上最激动人心的事物,一个全新的节日来庆祝。小镇的劳工们喜气洋洋地忙碌着,有时甚至一反常态地合作了起来。对比起来,莎莉感到就像一袋铅,被谁随随便便地丢到了他们高涨的兴致之中。她的远见反拖累了她,很快便掐灭她对这圣诞节的尝试抱有的任何希望。她发现自己夜不能寐,短暂的休憩也充斥着她被拴在那棵燃烧的树木上无可逃脱的梦境。白天,她徒劳地尝试丢掉自己的怀疑。她决心想与所有人一起在陈旧的步伐中迈向一个崭新的十二月。但尽管真心渴望,她的努力证明没有丝毫用处。她还不如试着透过钥匙...

打击 

  

万圣小镇的镇民们热情洋溢地张开了双臂来迎接杰克的发现。圣诞节是几个世纪以来降临至他们之上最激动人心的事物,一个全新的节日来庆祝。小镇的劳工们喜气洋洋地忙碌着,有时甚至一反常态地合作了起来。对比起来,莎莉感到就像一袋铅,被谁随随便便地丢到了他们高涨的兴致之中。她的远见反拖累了她,很快便掐灭她对这圣诞节的尝试抱有的任何希望。她发现自己夜不能寐,短暂的休憩也充斥着她被拴在那棵燃烧的树木上无可逃脱的梦境。白天,她徒劳地尝试丢掉自己的怀疑。她决心想与所有人一起在陈旧的步伐中迈向一个崭新的十二月。但尽管真心渴望,她的努力证明没有丝毫用处。她还不如试着透过钥匙孔拼命将自己塞进一扇缩着的门里去。

 

“这真是美妙极了,不是吗,莎莉?”杰克说。他走进她缝缝补补的帐篷,冲她笑了起来。莎莉勉强摆出一副细弱的笑容。他来是为了给她量缝制那件怪诞老人衫所需要的尺寸。那总该会花上一会儿,不会么?兴许她能找到机会告知他自己的疑虑。先前如此尝试并没有起作用,但那时她是被镇长催促着赶进大殿的。她需要带着自信与杰克交谈。自信。自信正是我所需要的。莎莉想到。要有自信。她拉开缝纫机下一个小抽屉并抓出一卷缎带量尺。屏住呼吸,她朝杰克走近了一步。她在指间捻弄着那截软尺。

 

“我想跟你说点事,杰克。关于这个圣诞节。。。”莎莉开口。

 

一群小镇居民在缝衣帐不远处聚集了起来。大多数举着些可怖的玩具或是手工作品,准备好等待着检验。少许两手空空地站着,需要向他们的南瓜王请求进一步的指导。一双双鬼怪般的眼睛充满了期待,他们互相推搡着,都希望能第一个争取到杰克的注意。

 

“哦!”杰克轻呼。“真叫人叹为观止,是不是?像我说的,妙极了!所有人都如此激动不已!我早料到如此,但仍然!圣诞节改变了这里的一切,莎莉!你能否记得上一次在我们的小镇里感受到这般热情是什么时候?”

 

的确,她记不得。但不过,莎莉想道,那并不意味着什么。她的生命不算长。她在万圣小镇里短暂时光的大部分时候都被锁在博士的塔楼里。对外面的世界知之甚少,如此欢乐的气氛即便夜夜有也与她没有关联。她咬了咬下唇,思忖着接下来该怎么说最好。不过在她能再出声之前,杰克便从她的软尺下滑了出来,像来时一样轻盈地向外走去。他扭头向莎莉微笑起来。

 

“抱歉,抱歉!我不久就会回来的,莎莉。”他示意向外面等待着的人群。“我最好在天晚之前去查看一下其他圣诞节项目的进展!我保证我不会用多久的!不过嘛,现在想想,你也用不着我,要拿到怪诞老人服装的尺寸你量我的衣服就可以!”他迈开腿向后退了一步,牵下他的西装外套,然后一摆手将它送进了她手里,一串动作行云流水。“如此!这般,你就可以开始了!我空闲的时候会再带一条长裤下来。再次感谢,莎莉!你的贡献可是这里最最重要的一份之一!再无其他人能做到!我等你的好消息!”

 

她望着他离开了。人群围拥在杰克身旁。他们将他从她身边带走,就像大雨下石缝间的水流卷走青砖上的树叶。有好几分钟,莎莉一动不动地站着,还咬着她的嘴唇。一阵轻微的刺痛和舌尖上金属般的腥味将她牵了回来。她再次在缝纫机前坐下,轻轻将杰克外衣的衬里贴到了自己的脸颊上。一会后才着手开始测量尺寸。

 

————————————————————

————————————————————

狼堡

天气真好 洗被套晒被芯 欣赏一下我的透明拼图 好像哥特教堂的彩色玻璃 阳光是最美的滤镜

天气真好 洗被套晒被芯 欣赏一下我的透明拼图 好像哥特教堂的彩色玻璃 阳光是最美的滤镜

狼堡

红红火火新年发财哦 在家吸猫看片拼图爽歪歪呀

红红火火新年发财哦 在家吸猫看片拼图爽歪歪呀

柠檬瓜

【H.A · 第十六章:缎带】

缎带 


“现在,那又是什么鬼玩意儿?”小镇广场中央,惊乍问道,步伐停在了半空中。锁闸和小木桶顿了顿,好奇他们的同伙又有什么打算。惊乍将胳膊抱在胸前,等着一个答案。莎莉从她的缝纫机前抬起头。

“对不起?”她说,声音不比一阵耳语大多少。惊乍歪着头指了指。落叶填的布娃娃顺着那方向抬手摸向一段细丝绸,绕着她的红发扎成了一个平淡朴素的蝴蝶结,稳稳坐落在上边。

“这个?”莎莉问道。惊乍点了点头。

“是啊。那是干什么用的?”

莎莉耸耸肩,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没什么用处啊。这只是条彩带。它让我的头发不会散得太乱,但是就没别的了。”

她希望那答案能让惊乍...

缎带 

  

“现在,那又是什么鬼玩意儿?”小镇广场中央,惊乍问道,步伐停在了半空中。锁闸和小木桶顿了顿,好奇他们的同伙又有什么打算。惊乍将胳膊抱在胸前,等着一个答案。莎莉从她的缝纫机前抬起头。

“对不起?”她说,声音不比一阵耳语大多少。惊乍歪着头指了指。落叶填的布娃娃顺着那方向抬手摸向一段细丝绸,绕着她的红发扎成了一个平淡朴素的蝴蝶结,稳稳坐落在上边。

“这个?”莎莉问道。惊乍点了点头。

“是啊。那是干什么用的?”

莎莉耸耸肩,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没什么用处啊。这只是条彩带。它让我的头发不会散得太乱,但是就没别的了。”

她希望那答案能让惊乍满意。那女孩儿做了个古怪的表情,小脸皱成一团。她走开了。莎莉看着她离开,为她们短暂的互动感到不明所以,但认为它也就算完成了。片刻之后,无论如何。。。

“那东西哪儿来的?”惊乍质问道,又折了回来。男孩们抱怨起来,急着找条更有意思的道走。

“杰克给了我一卷。”莎莉不情不愿地答道。镇上每一个人都在茶余饭后八卦莎莉跟南瓜王的关系。还是正当她以为人们已经没了谈资的时候。现在就连她的绑发带似乎都成了关注的对象。

“这不是万圣节的东西,”惊乍观察着,“头上戴个那样子的东西。大伙儿会觉得你是个怪胎还是怎么地的。”

莎莉将注意力移回了缝纫机上。惊乍又逗留了几秒钟,希望那布娃娃会回击。

“我们走—啦—!”锁闸呻吟道,扯着惊乍的胳膊。“无聊死了!”

惊乍让步了,跟着她的同伙儿们一起离开。在他们仨吵着怎么样才最好把那下午的记忆抹掉的时候,惊乍禁不住一直想着那段缎带。

莎莉是,在惊乍的估算里,一个绝佳的恶作剧靶子。她天性善良,体能也欠佳。不过三人组离戏弄莎莉最近的一次还是除夕夜那晚,当她显然是出于自愿来到乌基的地儿的时候。在圣诞节那一茬之前,莎莉差不多一直被捆在那动辄发火的老博士身边。事情如此慢发展,乌基的阴云不再,而现在莎莉又成了杰克的女孩儿。相对而言万圣小镇里的女性是挺少的。就是有更多,莎莉可能也还是会很突出,惊乍想着。 她不怎么合群,很高,而且有副奇怪的身材。反正总的来说,她不值他们费那个劲瞎搞。戏耍她可能兴许是简单,但什么都抵不上惹恼杰克的后果。毕竟,谁想落得个跟乌基一样的下场呢?

“杰克什么都要弄给莎莉。”锁闸评论道,仿佛他能读到惊乍的思绪。他向一对渡鸦丢了块小石子。鸟儿们生气地呱呱叫几声四下散开。“真浪费。”他继续说。“杰克是个王,所以他要多少钱都有,但是他都不知道拿来做点好玩儿的事的!只知道给女孩子送没用的幼稚东西。”

“可不,真浪费。”惊乍叹了口气。

“我就不会那么做。”小木桶附和。“谁会想要一条亮晶晶的发绳咧,反正?”

“女生嘛,就需要那种玩意儿。”锁闸说。渡鸦们回到了墙头上。锁闸冲它们走过一步。它们再一次飞走了。

“谁说?我就没有那样子的东西。”惊乍反咬到,退了锁闸一把。他磕绊了几步才再站稳脚跟。

“我是说其他女生。臭美的那些就有。”

惊乍拉下了脸。要是哪天有人敢说她是一个要扎缎带的女生,她可会冲他们丢石头。被告知她并不会被算在这样一个群体里面,不知怎的却一样烦人。

“我是可以有那种东西的呀。”她以一种随意的声音说。锁闸和小木桶无视了她。他们正忙着躲渡鸦,黑漆漆的鸟儿们终于决定回击了。

莎莉将黑线绳一圈圈绕在她的线轴上。镇长需要一件额外的西装外套。他说他会把原先有那件带给她,好让她能量量尺寸。西装衣,然后还有新的市政厅横幅,让莎莉感到自己终于是小镇的一份子了。谣言和八卦除外,她的生活远比过去的时候要愉悦得多。

“嘿。”一个执着、尖细的声音,叫道。莎莉朝惊乍眨了眨眼,现在又怎么了?那女孩是独自一人,她的犯罪同伙们显然在别处。

“是-什么事,惊乍?”莎莉勉强开口说。

“那个给我。”小女巫说道。她摊出了她小小的带着手套的手。

“不好意思?”莎莉问。惊乍翻了个白眼。她指向那条丝绸绳带。

“彩带!你说你有一整卷,不是吗?所以——你该给我那条。”

莎莉挑挑眉,不禁好奇乌基的小捣蛋鬼之一怎么就会突发奇想要她的发带。

“你不会要拿它来伤人吧,惊乍?”莎莉问道。

“哈?!”惊乍打了个响鼻。“没有!”

莎莉抿抿嘴。她捻着蝴蝶结的终端轻轻一拉。那一条丝绸带滑出了她的红发,盘绕进她的掌心里。她将它递给惊乍。

“成。谢了。”女孩儿说道。她小跑着离开了,留下一头雾水的莎莉。

“你上哪儿去了?”锁闸问道。惊乍正了正她高高的紫色尖顶帽。

“我得去卫生间。”她答道。

“管它呢。”锁闸说。“想去偷几个南瓜吗?他们昨天刚数过。要是我们拿走一些,他们准要抓破了脑袋想弄清楚为什么数量不对。”

“听上去不错。”惊乍同意了。她将手指探进帽檐,确保没有绸带会露出来。然后——她向山丘另一头跑去,跟在了锁闸和小木桶身后。

————————————————————

————————————————————

Addams
应该认得出来吧?

应该认得出来吧?

应该认得出来吧?

SkySunnymQ

😈😈😈

#Halloween #thenightmarebeforechristmas #MichaelMyers 

#ToyStory #chucky 

#fridaythe13th #TMNT #JasonVoorhees #caseyjones 


😈😈😈

#Halloween #thenightmarebeforechristmas #MichaelMyers 

#ToyStory #chucky 

#fridaythe13th #TMNT #JasonVoorhees #caseyjones 


柠檬瓜

【H.A · 第十五章:鞋子】

 (注:选题规定有你可以两次使用一个原创女性角色作为故事中心。这是该系列第一个原创角色短篇,关于“Hazel”,杰克和莎莉的小女儿。)

--


 

榛子将脸颊贴上坚硬的木质地板。她对着床底下的漆黑眨了眨眼。

“我不敢相信你又弄丢了一双。”她的哥哥吃吃笑起来。榛子挥手要他嘘声,但骷髅男孩继续笑着。

“爸妈肯定要把死人都弄醒过来,榛子。那是万圣节后的第三双了吧,是不是?”

榛子把自己从地上扶起身,拍掉了头发里的蜘蛛网。“帮我到下面看看,盖。”她问道。“就再看一次。我在黑暗里看得没有你清楚。”

盖动作夸张地一摆手取下了自己的头颅。他将其置于地板上,落满灰的褶裥花...

 (注:选题规定有你可以两次使用一个原创女性角色作为故事中心。这是该系列第一个原创角色短篇,关于“Hazel”,杰克和莎莉的小女儿。)

--


 

榛子将脸颊贴上坚硬的木质地板。她对着床底下的漆黑眨了眨眼。

“我不敢相信你又弄丢了一双。”她的哥哥吃吃笑起来。榛子挥手要他嘘声,但骷髅男孩继续笑着。

“爸妈肯定要把死人都弄醒过来,榛子。那是万圣节后的第三双了吧,是不是?”

榛子把自己从地上扶起身,拍掉了头发里的蜘蛛网。“帮我到下面看看,盖。”她问道。“就再看一次。我在黑暗里看得没有你清楚。”

盖动作夸张地一摆手取下了自己的头颅。他将其置于地板上,落满灰的褶裥花边之下,还先顿了顿,对着他的妹妹吐了吐舌头。

“鞋子又不见了?”另一个声音说。榛子的又两个哥哥站在她卧室的门口,好笑之情毫不加掩饰。

“来啦,榛子。要是不在那儿的话,它们肯定已经没了。你不会把它们一路推到最底下的,毕竟,对不对?”尼古拉斯说。“你到现在应该知道要把它们放在衣橱里了呀。”

榛子对木地板上一个枝结皱起了眉。她昨晚上是把她的鞋子放在床边了。至少,她知道它们是该落到那儿的。她踢掉了它们,在爬上床去读书之前。把它们放到别处的念头挠了挠她的脑后,但很快被遗忘了。

“为什么床底下那东西总是吃我的鞋子?”她说。

“因为你老是把它们留在床底下啊!”尼古拉斯大笑道。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