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圣诞快乐

31851浏览    7752参与
毕夏
哈哈,这是进柚子群圣诞节画的,...

哈哈,这是进柚子群圣诞节画的,和群里的小伙伴相处都很愉快!!


忘了发,补一下补一下。

哈哈,这是进柚子群圣诞节画的,和群里的小伙伴相处都很愉快!!


忘了发,补一下补一下。

靳南
临摹的天依,仍然在苦练画技

临摹的天依,仍然在苦练画技

临摹的天依,仍然在苦练画技

KAKUNO
哦 之前画的圣诞图

哦 之前画的圣诞图

哦 之前画的圣诞图

边缘咕咕鱼
圣诞贺图 是还咩出生的然然

圣诞贺图 是还咩出生的然然

圣诞贺图 是还咩出生的然然

Totem_Pole

老早的字!圣诞节过了好久了但是还是打上了圣诞节的tag,留了几张过年的时候发~

老早的字!圣诞节过了好久了但是还是打上了圣诞节的tag,留了几张过年的时候发~

Mr.B

考完研复建第一张,居然摸了半个月🌚我是龟龟没错了。


是《驯鹿》的圣诞特辑呀🤣

考完研复建第一张,居然摸了半个月🌚我是龟龟没错了。


是《驯鹿》的圣诞特辑呀🤣

伏诛
元旦都过了,我才刚把圣诞27画...

元旦都过了,我才刚把圣诞27画完qwq,我也太慢了呜呜呜,还是祝大家圣诞快乐吧!

元旦都过了,我才刚把圣诞27画完qwq,我也太慢了呜呜呜,还是祝大家圣诞快乐吧!

物梨攻击
迟到的圣诞贺图! 做了个小书签...

迟到的圣诞贺图!

做了个小书签还挺好看就发发嘿嘿~

迟到的圣诞贺图!

做了个小书签还挺好看就发发嘿嘿~

陈菜头

ATAC部门的圣诞大合照来啦~

本着没有什么是一杯奶茶解决不了的原则,部门点饮料的频率是相当高了,一言不合哈奶茶也成为了部门的传统习俗~因此以此为载体展开绘画~

把每个人儿的特征表现出来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的内心独白os也是real多....比如…出框了出框了,这人腿太长了出框了/不对还不够骚气/画完了没怎么又漏画了一个人....[黑线]


🎄Merry Christmas!!


ATAC部门的圣诞大合照来啦~

本着没有什么是一杯奶茶解决不了的原则,部门点饮料的频率是相当高了,一言不合哈奶茶也成为了部门的传统习俗~因此以此为载体展开绘画~

把每个人儿的特征表现出来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我的内心独白os也是real多....比如…出框了出框了,这人腿太长了出框了/不对还不够骚气/画完了没怎么又漏画了一个人....[黑线]


🎄Merry Christmas!!



飄雪曲奇

這幾天畫的新年賀圖和聖誕賀圖(人*´∀`)。*゚+

這幾天畫的新年賀圖和聖誕賀圖(人*´∀`)。*゚+

汐月🌸希抖森

这一年用给Loki 的蛋糕为结束,新的一年以给Loki的烤鸡为开始,期待你的回归,我的小王子。

这一年用给Loki 的蛋糕为结束,新的一年以给Loki的烤鸡为开始,期待你的回归,我的小王子。

苏昭雪

白色恋人

tips:

·cp信白,是虎凤,副cp邦良,李白是雪

·一个韩信从花心到专情的故事,超级超级洁癖的慎入

·开头有段车,不影响阅读,单独放链接

·一发完,我写的是什么玩意儿自己都看不下去

·应该是糖,有玻璃渣

·全文1.2w+,加车1.4w+

·圣诞节贺文,虽迟但到

·一人血书求浙江下雪!

——分割线——

https://suzhaoxue.lofter.com/post/1f85ebab_1c74b63f8

“李白!”韩信从梦中惊醒,口中喊的是梦中人...

tips:

·cp信白,是虎凤,副cp邦良,李白是雪

·一个韩信从花心到专情的故事,超级超级洁癖的慎入

·开头有段车,不影响阅读,单独放链接

·一发完,我写的是什么玩意儿自己都看不下去

·应该是糖,有玻璃渣

·全文1.2w+,加车1.4w+

·圣诞节贺文,虽迟但到

·一人血书求浙江下雪!

——分割线——

https://suzhaoxue.lofter.com/post/1f85ebab_1c74b63f8

“李白!”韩信从梦中惊醒,口中喊的是梦中人的名字。

他环顾着四周,房间里空无一人,床头的点子钟显示着现在是6:21。

是梦吗?

他松了口气,身上全是冷汗,白衬衣湿乎乎地贴在身上很是难受。

他又梦到了李白。

从去年圣诞结束之后,这样的梦已经持续了一年了。

只是这次的梦似乎太过于真实了。

对方的呼吸,对方的声音,对方的吻似乎都无比清晰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

尽管他们从未上过床。

房间的暖气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运作,韩信觉得脸上凉飕飕的,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他一摸脸,发现脸上全是水渍。

“韩信……”对方的声音回响在脑海,“别哭了,求你,别哭了……”

他愣在了原地。

昨晚,不是梦?

刚刚雀跃起来的心情随即又沉重起来,韩信很想他,但是他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那个月第一次下雪,李白就好像随着雪花一般悄悄地降临在他的身边;又在那个圣诞夜,跟失约的雪花一样人间蒸发了。

今年的雪下早了,还未到圣诞年末的日子,雪花就迫不及待地飘了下来,纷纷扬扬带着不容拒绝的气势亲吻着这片土地,最后消融在微弱的热量中。

就算是冬夜,酒吧依旧很热闹,舞池里的音乐很嘈杂,人影扭动着,但韩信却觉得烦躁无趣,只看了一眼就毫无兴致地转过了头。

他的指间夹着一只快要燃尽的烟,面前的朗姆酒已经见底,冰块在杯里融化,发出“咔哒”一声撞击着玻璃。

“韩信,还续杯吗?”紫色头发的男人朝他丢了一根烟,如此问道,得到对方否定的答复之后,自顾自点燃了手中的烟,深深吸了一口,“怎么,不去舞池玩玩?”

“没意思。”他抓了抓刚刚在舞池里被缠上来的人弄乱的蓝发,吸掉了最后一口烟,将烟蒂掐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

“呵,我们信哥阅人无数,自然是觉得没意思了。”那男人了吹了声口哨,“哪像我,从头到尾就爱这一个。”

“你是来找我麻烦的?”韩信皱了皱眉,“走了。”

“哪有,有个小道消息挺有意思的,听听看?”

“说。”

“下个礼拜不是要圣诞了嘛,上头那群人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棵圣诞树摆在了广场中心。据说那圣诞树挺神奇的,几乎是心想事成。”

“哄小孩子的话你也信?”

“嗐,主要是真的灵,前两年那树在别的地方过白色圣诞时可以说是百试百灵,今年来了我们这儿,我打算跟子房也去碰碰运气。你不去看看?”

“没兴趣。”韩信说完,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他都二十多年没有过圣诞节了,事到如今怎么可能还会相信许愿成真这种事情发生。

他唯一相信的,只有钱,现实,还有自己的欲望。

嘴中缓缓呼出一口温热的气息,在接近零度的室外瞬间结成了白色的雾气后不留痕迹地消失了。

好无聊。 

要不,还是去看看?刘邦说的树在哪?

哦,对,广场中心。

这么想着,他把缩成一团的围巾揪了揪,好让自己的脸埋在围巾里,就向着广场走去。

还未到中心,一棵巨大的圣诞树就映入韩信眼中。那是棵足有四五层楼高的树,由于还未到圣诞,树上只装饰了零星几个彩球和几条彩灯,只有树顶端的五角星散发着明亮而耀眼的光芒,就好像有人将星星安在了树顶。

还挺漂亮的,不知道上头的人怎么把树搞过来的。

耳边突然传来有人交谈的声音,韩信循着声源看去,是两个并肩而立的女生。

两个人双手合十,正在虔诚地祈祷着。

“希望我今年结束前能找到心仪的人。”一个女孩这么说道。

“希望今年结束前,你能找到心仪的人。”她身边的女孩说道,目光却满是温柔地望着她。

“那你怎么办?”女孩抬起头。

“我不要紧,主要是你要找个好对象我才能放心。”

“这么好?那作为感谢,今晚的零食我包了!”

两个女生十指相扣,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愿望会实现吗?”

“当然了,这可是市内最大的一棵圣诞树了。”

“是这样吗?”

“……”

哼,幼稚。

韩信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身边三三两两几乎都是情侣或者闺蜜相约前来许愿的,他一个人在人群中似乎格外孤单。

韩信心中莫名涌起一股酸意,他抬起头,树顶的星星似乎更闪亮了,催促着他也许下心愿。

要是,要是真的管用的话,让我看看奇迹呗。

不着调地想着,韩信自嘲地笑了一下。

回去吧。

接着,韩信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到了脸上,居然有一丝丝凉意。

韩信咋了下舌,抬起头,眯起眼,发现灯光下有白色的雪花飞舞着。

居然下雪了。

雪花摇摇晃晃地落到叶子上,路灯上,长椅上,还有他的围巾上,为世界都蒙上了一层层薄薄的幸福感。

耳边传来人们或是惊喜或是感叹的声音,似乎都觉得接下来的圣诞将会是一个“白色圣诞”了。

韩信的目光顺着落下的雪花越过圣诞树望去,只一眼,他就记住了那个抬头看雪的人的模样。

呼吸瞬间停了。

要如何形容一个人长得好看?

韩信可以给你说出千万种把人夸的天花乱坠的方法,但看着这人,他突然词穷了。

不是因为无法形容对方,而是因为太好形容了,所以韩信才说不出口。

洁白。

这是看到对方那头如瀑般披散而下的银发后韩信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词。

纯净。

这是韩信看到对方被长发遮住的脸时的第一个想法。

对方站在圣诞树前和他只有几米,但对方抬起头伸出手去接雪花的样子却早已刻进了韩信的脑中。

熟悉到他几乎要以为他与对方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了。

对方似乎感觉到有目光注视着他,低下了注视着圣诞树的头,向韩信的方向望过来。

四目相交的瞬间,韩信的脑里像有电流闪过,他几步走了过去,站在对方的面前,然后生锈的脑子终于开始转动。

他伸出手,有些无措地笑了一下:“你好,我叫韩信,愿意认识一下吗?”

对方看着向他伸出的手,迟疑了片刻,虚虚地回握了回去:“李白。”

对方的手很凉,但韩信觉得应该是天气太凉的缘故并没有很在意。

“今天天气挺冷的。”

“嗯,下雪了。”

“你是从哪儿来的?”

“天上。”

韩信看对方用手指了指天空,想着对方的意思应该是乘飞机来的这儿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多半是韩信在提问,对方用一种既不疏离也不亲近的语气答着话,几个来回下来,韩信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套话技巧居然失效了,除了姓名,他甚至连对方的工作都没有套出来,更别说手机号和微信了。于是,他使出了大招:“我朋友在附近开了一家酒吧,要去喝杯酒吗?我请你。”

李白没有直接回答,他抬头望了望天空,对韩信说道:“雪要停了,我该走了。”

“啊?”失落不只是因为对方这么快就要走了,更是因为自己什么信息都没有到手。

“那,明天?”

李白歪着头,眼睛微微转了一下,随后点点头,“明天见。”

一阵强烈的西北风卷起风沙和雪花,刀般的风模糊了韩信的视线,他不由自主地眯了眯眼,等张扬的风停下来,面前早已空无一人。

“李白……吗?”韩信看了看圣诞树上闪烁的星星,雪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停了下来。

“挺有意思的。”

第二天中午就开始下起了雪,结晶比昨夜更为饱满,纷纷扬扬像是飘了满天的鹅毛,整个城市染上了白色,倒真有些将要过圣诞的感觉了。

韩信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望着已经积起来的雪花,脑子里却想着晚上要怎么和李白打招呼,又该和李白聊些什么。

李白出现的太神秘,引起了他的好奇心。更何况,李白长得确实很对他的胃口。那种疏离的感觉更是激起了他的占有欲。

那头银发在床上衬着对方白净的皮肤应该会更好看吧?

想到这儿,他掏出手机给刘邦发了个消息。

韩信:晚上带个人去你那,准备下。

刘邦:新目标?

韩信:算是吧。

刘邦:要帮忙吗?

韩信:不用,这次我自己来。对方看上去不是很会玩的样子。

刘邦:是嘛,祝好运。我倒是很想看看怎样的美人才能入得了你的眼。

韩信:等着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直到晚上雪还在下,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韩信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按时来到了昨晚约定好的圣诞树前,李白穿着件白色的大衣,并没有撑伞,就这么站在树前等着,任由雪花落在他的身上,脸上,发丝上。

“不好意思,等很久了?”

“也没有很久。”

“怎么不撑伞?”

“没有必要,今天的雪,很温柔。”李白伸出手,雪花落在他的掌心却没有融化,他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韩信痴痴地望着李白笑的样子,许久才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的节奏被打乱了却又似乎心甘情愿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为了挽回一点自己内心的尊严,他伸出手把对方捞进自己的伞底下,然后用手把对方发丝上的水珠抹去:“还是到伞下来吧,会感冒。”

对方看了他一眼,默默点了点头,却也不靠近韩信,小小的伞下空间,韩信愣是连对方的手都没有摸到。

“不是要去酒吧?”

“啊,哦,这边走,我来带路。”韩信头一次如此挫败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带着李白向酒吧走去。

“怎么了?”看着李白站在酒吧口皱了皱眉头没有进去,韩信开口问道。

“没事,里面有暖气吧?”

“当然了。”

“我不是很喜欢暖气,有点闷。”

“那要不算了?”

“不,难得你特意邀请,不要紧。”李白说完,上前推门而入。

韩信只觉得李白说话的时候自己心跳都慢了半拍,该死,这个人完全不按我的套路走。

“哎,信哥来了?这位是?”

“我介绍一下,这是李白,这是刘邦,酒吧老板,我的朋友。”

“你好。”

“你好,今儿个就听韩信提过要带朋友来了,没想到还真是个漂亮的人。”

刘邦和对方握了握手,然后表情僵硬地收回了手,“天气是不是太冷了?要把暖气开高点吗?你怎么这么冷?”

“没事,我一直这样。”

“是这样啊……要喝点什么吗?”

“酒吗?我不是很懂……”

“能喝吗?”

“很少喝,不清楚。”

“那还是喝点度数低一点的酒好了,韩信你老样子?”

“嗯。”

手中的调酒器转了好几个圈,冰块在金属杯子里咔啦咔啦地响,很快,两杯酒就被端了上来。

李白拿起面前的酒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小口。

那杯中下层铺了一层碎冰,中层是飘着银箔透明的液体,上层的液体是浅浅的淡蓝色,散发着薄荷的清香。

“怎么样?”

“雪的味道。”

“这酒名叫‘白色恋人’,是店里的圣诞限定。”

“味道还不错。”李白注视着杯中起起伏伏的银色,“真的像下雪。”

被冷落在一旁许久的韩信发现自己居然插不上话,只能闷闷地喝了一大口冰冷的酒,然后痴痴地望着李白干净的眼睛。 

这人怎么这么好看。

李白放下酒,突然一个趔趄,被身体先于大脑反应过来的韩信连忙扶住了,对方有些手忙脚乱地把他引到吧台边上的座位坐下:“怎么了?”

“可能是暖气太足了,有些晕,我先出去喘口气。”

“我陪你……”

“不用麻烦了。”说完,李白向他们点头示意,离开了座位。

韩信眼看着李白走出门,竟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哎,你今天怎么回事,只会看着他傻笑,整个人跟丢了魂一样,玩归玩,别感情用事才好。”

“喂,刘邦,我这次想搞点别的。”

“你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跟你打个赌?圣诞夜之前,我要把他弄到手。”

“什……?”刘邦的话在喉咙里哽住了,韩信那副样子怕是上头了,现在一定什么都听不进去。

“呵,你可别把自己赔进去才好,那个李白看上去就跟你不是一个圈的。”

“那赌赌看?”

“好呀,你要是做到了,这一个月内,酒水免单。”

“一言为定。”

李白走出酒吧,站在盛满风雪的街灯边喘了口气,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如雪般白皙到甚至有些病态的皮肤上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水。

果然还是不能待在室内的暖气里啊。

他伸出手去接落下的雪花,雪花落到他的手心消失后,手又恢复了血色,他这才觉得稍微舒适了一些。

“别在雪中站着,容易着凉。”白色的伞从背后出现,在见到李白慌忙藏起来的手后张良愣了愣,随即微笑起来,“不用怕,我是张良。”

“李白。”

“你就是韩信说的客人吧?欢迎。”

“谢了。”

“怎么不进去,在外面待着?”

“有点闷,出来透透气。”

“难道不是因为不能在暖气下久留吗?”

“你……”李白心中警铃大作,连带着周围的雪花都变得凌厉起来,擦着张良的脸而过。

“别紧张,我没有恶意。你……是那棵圣诞树带来的?”

“不全是。”

“哦……看样子韩信许了什么不得了的愿望嘛。放心,你的事我会保密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李白望着他,干净的眸子中闪过诧异。

“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硬要说的话,”张良眼神中闪过落寞,随即又变得温和而平静,“我是刘邦的恋人,仅此而已。”

“恋人?”

“啊,看样子雪要停了,明天再聊如何?”张良扶了扶快要滑落的镜片,路灯下的雪已有变小之势。

“哎?张良?你怎么在这儿?李白呢?”韩信从酒吧里出来,只见到张良站在路灯边上打着伞,手还保持着伸出的姿势。

“啊,他说有事先走了,谢谢你的邀请。还有,他说,明天见。”

“这样……”韩信只觉得失落,他头一次两天了,对他感兴趣的猎物一无所获。

他烦躁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草率地点着吸了一口,接着摆了摆自己的手,示意自己要回去了。

“子房,你来了?”刘邦锁了酒吧的门,转身看李白和韩信都不在了,这才搓着手站到张良的伞下,“嘶,下雪天真的好冷。”

“刘邦,韩信这次可能真的要把自己栽进去了。”

“啊?”

第三天,韩信在树下等了许久,直到雪花在他的夹克上积了一层霜,李白才慢悠悠地出现了。

“抱歉,久等了。”

“不,也没等多久,今天有事?”韩信搓了搓手,打了个哆嗦。

“这样会不会好一点?”李白主动用双手把韩信的手包起来,隔着衣服放在了韩信的胸前。韩信发现李白今天居然戴了手套。

“嗯,好一点了。”韩信悄悄把人往自己怀里带了带,却感觉李白整个人凉透了。

“今天不去酒吧?”

“不去,看你昨天好像不是很习惯,今天带你去个别的地方。”韩信卖了个关子,拉着李白的手给他带路,“到了再告诉你要做什么。”

十分钟后,两人站在了室外溜冰场的门口。

“会滑冰吗?”韩信问道。

“不怎么会。”李白有些为难地皱起眉头。

“我教你。”

换好了溜冰鞋,韩信又以手套会妨碍教学为由,让李白摘掉了手套,如愿以偿地牵到了对方的手,尽管李白的手真的很凉。

韩信本来还想趁着教学的时间再拉进一点两人的关系,没想到李白的天分极高,才滑了几步就已经很熟悉动作了,韩信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李白的手,看着李白在冰上舞蹈,银色的发丝被风扬起,美得不可方物。

哎,可惜还没把对方的手捂暖和。

十一

第四天,韩信带着李白去看了从市内最高的观光台下的夜景,然后成功地把李白抱在了怀里。

放开对方的时候,李白似乎还有点生气,眼角红红的。

韩信一下子就慌了,连声和李白道着歉,丝毫没有刚刚抱他时霸道的样子。李白心里有点慌但只觉得韩信的样子很好笑,便也没有跟他计较什么。

看着李白在柔和灯光下的侧脸和薄到几乎没有血色的唇,心跳溜了半拍的感觉又回来了,韩信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但他似乎已经下不了手了。

十二

“喂,刘邦,我这次不想玩了。”韩信把李白送走之后,在酒吧里给自己灌酒。

“你又怎么了?”

“我现在脑子里全是李白,看到他笑就忍不住想开心,今天我看着他本来想动手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下不了手。”韩信叹了口气,“我总觉得我要是对他下手了就好像亵渎了一件很干净的东西。”

“你这是恋爱了啊……”刘邦捏着下巴,“那你打算怎么办?放弃然后赌注取消?”

“不,后天就是圣诞夜了,我打算在那天和他表白,然后……”

“然后?”

“只钟情他一人。”

“你……”

“还要和我打赌吗?”

十三

今天是平安夜,从早上开始就下起了雪,街上挂满了彩灯和装饰,一股浓厚的圣诞氛围蔓延开来。

李白难得在白天出现,主要是人多的地方热量也实在是太高,他在人群中待着会很不习惯,身体也会很容易消散。

但今天,他有不得不去找的人。

他站在刘邦的酒吧门口,发现酒吧似乎还没有开门,便转头就要离开,打算过会儿再来。

刚转身,他就酒吧听到小巷子里有奇怪的动静,好奇心驱使着他躲在转角的阴影处偷偷朝里看。

果然是刘邦和张良。

现在,刘邦正以一个不容拒绝的姿势,把张良压在墙角,李白只能看到张良露出的一截白色短发。

“喂,刘季,别在这里……”张良似乎在努力拒绝着对方。

“没事没事,现在不会有人的……”

“喂……”

“就是亲一下,求你了……”

“唔……我没答应……等……”

话还没说完,李白就见到两个人吻在了一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他突然觉得自己过来看是个错误的决定。

两人刚分开,张良就一脚踹在了刘邦的肚子上,对方“哐”一下重重地撞到了边上的水管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唔……”

“活该。”张良把脸埋在围巾里,不愿去看对方。

“有什么关系,都老夫老妻了,难道子房在害羞?”

“谁跟你老夫老妻!”

“子房……”

“额……打扰了……”为了避免一会儿更尴尬,李白还是及时开了口,他看到张良身躯一震,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张良,你现在是不是很忙?”

“不,我没事。走吧,我们去店里说。”张良瞪了刘邦一眼,开门进了店里。

进了店里,张良找了个理由把刘邦支开,也没有开暖气,而是和李白来到了二楼的小包厢,门一关,张良终于摘掉了围巾,他的双耳已经通红。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我好像看到些不该看的……”

“不,没事,要怪就怪楼下那个把仓鼠当儿子养的人吧。”张良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捂在手里,“坐吧,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想我可能要消失了,所以我想留些话给韩信,希望你能帮忙转达。”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跟韩信说?”

“我……没有那个勇气。”李白低下头。

“等等,为什么你说自己要消失了?”张良抓住李白话里的重点。

“我这些年一直跟着那棵圣诞树,也摸清楚了一点规律。每次它到一个地方,人们就会许愿,如果许愿的时候下了雪,愿望很大概率会成真。”李白伸出手做了个许愿的姿势,然后摊开手,“一直以来我都是待在空中的,但是这次我却有了实体。我想应该是那天韩信许了什么愿望。”

“但是我隐约觉得,树并没有想让韩信愿望成真的意思,我的身体待在温度稍微高一些的地方就会开始融化,每次跟韩信靠近我就会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从心脏开始融化的,这让我很不安,所以我想离我消失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李白,你是不是每次跟韩信接触,都觉得整个人紧张地要窒息了?是不是很想靠近又不敢靠近?是不是每天都渴望见到他?”

“嗯。”

“我想,你该是喜欢上他了。那你就更应该同他好好道别,韩信这家伙玩了这么些年,还头一次对一个人这么上心。”

“你说他……”

张良点点头。

“我会好好考虑的。”

“李白……你要是消失了,会怎么样?”

“应该只有实体会消失吧……也许过了这段时间我只能在他身边默默看着他了。”

“没有办法避免吗?”

“至少我不知道。好了,我想说的也差不多了,那么先跟你告别比较好。我想最后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

“你跟刘邦刚刚……不对,被人类称作‘吻’的动作是什么感觉?”

“大概……很温暖?”张良用手点了点嘴唇。

“只能和喜欢的人做吗?”

“有些人也许不会在意,但是对我们而言,只有和恋人接吻才会觉得特别珍贵。”

“这样啊……”李白若有所思,随后转身离开了。

“祝你们长久,平安夜快乐。”

十四

李白站在路灯下,抬头看着布满乌云的天空,雪花毫不温柔地砸在了他的脸上,是凉的。

“我没事……别担心。”他叹了口气,身边的雪花开始融化成水珠。

“梦该醒了。”

十五

韩信先到酒吧门口一步,没有见到李白,倒是见到了之前约过的一个人,此时那人喝得醉醺醺地坐在店门口哭。

“韩信……你来了,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那人一见到韩信,就哭着扑了上去。

“你在这儿做什么?”韩信皱了皱眉,却被对方死死抱着挣脱不开。

“在找你啊……我这些日子一直都很想你……”

“我们之前说过的,不谈感情。”

“我知道……我就是想你再见一面……”

“见到了?放开。”

“等等……你能不能吻我一下?就一下,我保证之后再也不纠缠你了。”

对方靠近了韩信,整个人埋进了韩信怀里。

韩信皱着眉,似乎在思考这比交易划不划算,毕竟眼前这人对他而言留下的只有“比较乖巧”这个印象了。

那人见韩信没拒绝,自顾自就要凑上来。

韩信眼睁睁看着距离缩短,然后脑子里想到了李白。

李白的银发比路灯光还刺眼,浅浅的笑容似乎能在腊月生花。

“抱歉,我做不到。”韩信将那人推开,对方的眼睛很干净,盛满了泪水。

李白要是难过,眼睛会比他还要通透吧?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对方抽了抽鼻子。

“对。”

“是这样啊……是我自作多情了……”对方狠狠抹了一把眼泪,起身丢给了韩信一个不屑的眼神,“那我也不稀罕了,不见吧。”

说完,对方整了整大衣,几乎是落荒而逃般消失在了巷子的尽头。

韩信一头雾水,但是解决了一个麻烦总算是好的。

“韩信。”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一下子让他如坠冰窖。

李白站在路灯下,眼神中闪着不明的光。

“李白……你……你看到了多少?”韩信心虚了,莫名有些结巴。

“也没多少,从他抱住你开始看的。”

这不是都看到了嘛!

“不是,你误会了,你听我解释!”韩信上前拉住李白的手,对方的手冰的不像话,他一下子没有准备,放开了。

凌厉的西北风骤然刮了起来,韩信看着李白的银发在风里摇晃,雪花刀割般打在他的脸上。

好疼。

“喂,韩信,我问你,”李白上前一步,抓住了韩信的衣领,“你是不是和谁都可以接吻?”

“你在说什么?唔……”

话还没说完,韩信就被李白提着领子亲了上去,一股带刺的凉意如同毒药般流遍了韩信全身,他觉得自己似乎要被冻成冰块了。

李白毫无接吻的经验,又吻得急躁,两个人的牙几乎是直接撞在了一起,血腥味扩散在嘴里,韩信觉得自己的嘴一定是破皮了。

李白白天并没有看清楚到底该怎么接吻,现在也只能简单地将两人的唇贴在一起,并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做。只是这么触碰了一下,他就觉得自己冰封的心脏开始融化,又要跳动起来产生热量让自己蒸发。

他果断选择结束这个吻。

韩信被这一下撞地有点蒙,缓过来之后察觉到李白并不会接吻并且有逃离的意思,果断搂住了李白的腰,死死把对方往自己怀里按,同时舌头舔了舔两人嘴唇相连那块磕破的皮肤,想着要打开对方的牙关。

李白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唇齿间的热量让他有些迷茫,又被韩信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后知后觉想到自己是不是要张开嘴。

两人的舌尖纠缠在一起,李白周身的雪花凌乱着不成章法地飞舞着,在就近打着转始终不愿意落地。

韩信是温暖的,让他忍不住想靠近,同时也是致命的,一旦靠近,他就会重新消失。

要是那天没有忍不住现身就好了,要是那天没有理睬韩信的搭话就好了,要是之后拒绝韩信就好了……

让他爱上一个人之后只能消失倒不如从未认识过来的痛快。

李白突然觉得韩信的热量温暖了他的脸,脸上开始渗出细密的水珠,他慌了,发了疯似的想把韩信推开,却被对方捉住手腕吻得更深,逃都逃不开。

直到水珠汇聚滴落在韩信脸上,对方才迟疑地放开了李白。看见李白满脸泪痕的模样以为他真的哭了,韩信慌张地把人搂在怀里轻声道着歉。

“韩信,你还要怎么样?”李白喘着气,“是不是和刚才的,之前的那些人一样,到手就丢还是玩过就没了感情?”

“你怎么知道……”韩信错愕地看着对方,李白的眼神纯澈而深沉,像是海底一般捉摸不透。

“我知道,我一直都在看着你……”李白平静了一下呼吸,从韩信身上爬起来,“到此为止吧。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等等,李白!”韩信抓住李白的手,却被对方冰冷的眼神瞪到僵硬,“这次真的不一样!你听我说!”

“说。”

“明天,就明天晚上,你能不能到我们第一次见的那棵圣诞树下,我有话对你说。”

“我可以相信你吗?韩信。”李白戴上手套,默默走到了巷口。

“你一定要过来!我等你!”韩信在他身后喊着,李白的身影消失在了巷子的尽头。

十六

还好,赶上了。

从韩信视野中消失的李白无力地靠在墙边,他的手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

虽然是自己脑子一热吻上去的,但是韩信的回吻带给他的热量无论从心理还是生理都太多了,提前消失是必然的结果吧。

好可惜,明天韩信要见不到我了。

他想说什么呢?

说他其实是玩玩儿的?

说他打算放弃?

啊,不想了,有点累了。

稍微睡一会儿吧。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触碰到韩信。

这个平安夜,李白消失在巷子的角落里。

许多人都说,那晚的雪是他们这辈子见过的最温柔的雪。

十七

第二天是圣诞,自从昨晚李白消失在韩信的视线中,韩信已经一整夜没有睡好了。此时,他正带着不太显眼的黑眼圈,在刘邦的酒吧里无精打采地晃着骰子。

“喂,别晃了,听得我头疼,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说话啊!”刘邦把第三只擦净的高脚杯放到架子上,听到韩信叹了口气。

“哎,昨晚处理旧事的时候,被李白撞见了。”

“什……你没跟他解释?”

“我解释了……好像也不能算解释。”

“李白生气了?”

“嗯,似乎很生气。”

“然后给了你一拳,说我们拜拜?”

“没有,我们亲上了。”

“嗯?怎么会这么发展?”刘邦突然觉得自己二十多年都白活了。

“我告诉他今晚会跟他说清楚一切,可是就算我表白了,他还会相信我吗?”韩信看着杯中的三个骰子,又晃了一下。

“这么犹豫不是你的作风啊?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

“比大小,决定你今晚去不去,如何?”

“好。”

刘邦终于从韩信手里抢过了骰盅,在手中摇晃了几下,拍在手上,“大还是小?”

“大。”

刘邦缓缓打开盖子,三个骰子两个六一个五映入眼中。

“哦吼,韩信,你很危险啊。”

韩信接过骰盅,随意地晃了几下,然后打了开来。

刘邦的笑容凝固住了,韩信一看,三个六鲜红的刺疼了他的眼睛。

“看样子是天意啊……韩信,还等什么?去吧,去找李白。”刘邦拍了拍还未缓过神的韩信。

“啊,好,”韩信从座位上站起来,“谢了。”

“谢啥,你自己的决定,不是吗?”

“叮铃”酒吧的门被打开又关上,整个酒吧回归于寂静。

“没想到你在这种事上还会耍赖。”张良接过骰盅,看了眼里面被换成三个全六点的骰子。

“哎,我就是启发他一下,这可不能怪我。”

“他今天见不到李白的。”张良叹了口气,“之后也可能见不到。”

“啊,为什么?”

“天气预报说,今天不会下雪。”丢下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张良放下了手中的骰子。

十八

韩信已经站在这棵圣诞树下四个小时了。

从八点等到十二点,从人潮汹涌到寥寥无几再到空无一人。

李白始终没有出现。

他应该是不会来了吧?毕竟知道我其实是这样的人。

也许我真的不配。

不配动真情,不配爱上他,不配和他在一起。

韩信坐在圣诞树周围的一圈高出的花坛上,曲腿望着结满彩灯的圣诞树,树顶的星星已经没有前几日般明亮了。

“李白……你在哪?求你……出现吧……”

把头埋在臂弯里,韩信闭上眼睛喃喃自语着,眼前一片冰冷打湿了围着的围巾。

树顶的星星闪了闪。

我在……韩信……我就在这儿……

李白伸出手去触摸韩信的头,隐形的手直接穿过了韩信的发丝,只留下薄薄的水雾。

我在这儿……你抬头看看我啊……

韩信……

别哭了……求你……别哭了……

十九

据说亵渎圣诞树的人会被惩罚。

爱而不得。

二十

时间过得是真的快,今天居然又是圣诞。

韩信点着了手中的烟,缓慢地吸了一口,又重重地吐了出来。

自从去年圣诞夜李白没有出现之后,韩信在酒吧呆了三天结果生了一场大病,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近一个月。

这一年内,每晚,他都能在梦中听到李白的声音,甚至有时会感觉到李白冰凉的手在触摸自己的脸,可醒来却又不得不接受李白不在这个事实。于是他不得不借助安眠药才能勉强入眠。

一个月后,他大病初愈出了院,整个人消瘦得厉害,精神状态极差,性子也变得很阴沉。

他戒掉了酒和烟,平常基本没有瘾,只在两种情况下在才会用于发泄压力。

一是心情烦躁压力大的时候。

二是李白出现在他的脑海的时候。

他还告别了以前那种花天酒地的日子,面对别人的邀请也是通通回绝。所有人都知道韩信心里有个人,叫李白。

但谁也没有见过这位让韩信神魂颠倒的人,他们也只能在私底下小心议论着,有一次有个人不小心说漏了嘴,第二天就被辞退了。

再也没有人讨论过了。

二十

坐在酒吧的吧台边上,韩信喝了一口手中的冰水,呆呆地望着一边正在流动的沙漏出神。

刘邦从后厨走出来,穿着西装头上却带着一顶傻乎乎的圣诞帽,看上去整个人就跟时空错位了一般滑稽。

“哎,怎么圣诞节还在我这里待着?不去街上转转?今年那棵圣诞树不是又过来了吗?”

“没意思。”韩信看了一眼刘邦的打扮,“你是怎么回事?整个一个衣冠禽兽的模样。”

“啊,忘了告诉你,酒吧今晚打烊。我晚上要去跟子房约会,刚帮他办完给那些小朋友的圣诞节活动。”

“啧,现在都喜欢把狗抓出来再杀的吗?”韩信撇了撇嘴,“我没地儿去了。”

“说实话,我觉得都这么久了,你也该放下了……”

“喂,这个跟你和张良一样吧?我觉得要你放掉你估计也放不掉。”

“我跟子房跟你能一样吗?我跟子房可是要到老的……”

“刘邦,没皮没脸的说些什么呢?”张良从二楼走下来,裹上了围巾,见到韩信,他顿了顿,“韩信?你今晚……”

“不用管我,我总会过去的。”韩信摆摆手,把被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韩信,要不要跟我赌一局?”张良站在刘邦边上,两个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赌什么?”韩信疑惑地问道。

“骰子,比大小。”张良拿出了骰盅,“赌注是……一个奇迹,敢不敢?”

韩信迟疑片刻,随即笑了一下,“呵,有什么不敢的。”

二十二

“咔啦咔啦”的声音在放着爵士乐的酒吧里格外清脆,张良把骰盅拍在手上,鲜红的三个六出现在眼前。

“哇,这还玩什么?韩信你输定了,最多也就持平。”刘邦感叹了一声。

韩信接过骰盅,晃了几声,然后放到了桌上。

“不开?”

“不用开,我赢定了。”韩信转过身向门外走去,“谢了。”

“慢走。”张良扶了扶快要滑落的镜片。

“对了,忘了说了,”韩信停下脚步,一字一句说道,“我从来不相信奇迹。”

我只相信自己。

刘邦打开盖子,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三个一:“子房,这……”

“我可没说比大还是比小,”张良看了刘邦一眼,对方一头雾水,“点数不是关键,他只是缺个迈出那一步的理由。”

“走了,把那个蠢呼呼的帽子摘掉。记得穿厚点,天气预报说,今晚会下大雪。”张良看了看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呼出一口长气。

二十三

韩信在街上奔跑着,目的地是广场中心。

他经过了观景台的售票口,穿过了室外冰场,又越过了那个十字路口,挂满彩灯的圣诞树近在眼前,闪着红红绿绿的灯光,圣诞树顶的星星一如去年般耀眼。

他在树前停了下来,喘着粗气望着树顶的星星,闭上了眼睛。

李白,

李白,

李白。

默念着对方的名字,韩信睁开眼,面前依旧是那棵圣诞树。

没用吗?

不对,是太低了,他听不到。

韩信四处张望了一下,向着离圣诞树顶最近的一幢老建筑跑去。

李白,

他打开安全通道的大门,开始向上爬楼。 
 李白,

想见他,

想道歉,

想抱住他,

想让他留在身边,

想告诉他,我爱他。

想……他出现 。

李白。

通道的尽头是天台的大门,韩信用力踹了一脚,年代久远的门没有上锁一下子被踹开了。

他气喘吁吁的来到天台上,眼前全是他呼出的白色水汽,天台的边缘,树顶的星星明亮的触手可及。

“我希望再次见到李白!”

“我希望他出现!”

“我希望他留在我的身边!”

“我希望他做我的恋人!”

“你听到了吗?李白——”

话语响彻云霄。

二十四

乌云沉重地逼近大地,丝毫没有被圣诞的氛围影响。

李白飘在空中,静静地看着韩信喊出那些不符合他性格的话语。

这一年来他一直待在韩信身边,可是韩信看不到也听不到,他也无法触碰对方。

到底是谁对谁的惩罚?

圣诞树这么做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李白有时会这么想,但总是徒劳无功。

他看着韩信从疯狂变为理智最后变得冷漠无情,却又不知道在多少个醉倒的夜晚喊着他的名字,不知道多少次从梦中惊醒。

我爱他吗?

我会爱他吗?

我该爱他吗?

我能爱他吗?

我爱他。

痛苦地缩成一团,李白觉得自己被莫名其妙的热量蒸得难受。

是和去年一样的感觉。

韩信……我听到了……

我听到了……

我爱你……

二十五

下雪了。

还是一场大雪。

地面上的人们为这个白色圣诞欢呼着,雀跃着,向圣诞树许着愿望。

韩信却仍旧坚定地望着星星上方的天空。

心脏跳得飞快,他有预感,有什么要来了。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顷刻间身边卷起狂风,身边雪花开始极速旋转收缩,最后在他的身后形成一个同他差不多高的风暴球。

他伸出手想去碰它,球一下子炸裂开来,雪花四散,又重新回归成一片一片落到了地上。

球的中心出现了一个人影。

银色的长发,白色的大衣,还有惊鸿一面就夺了他余生动心的熟悉的脸。

“韩信,好久不见。也不算,一年不见。”李白微笑着朝他张开双臂。

“李……白……?”

“一年不见,是不是把我忘了?”话音刚落,李白就被扑上来的韩信抱了个满怀。

“李白……李白……李白……”像是为了确认对方的存在,韩信一遍一遍地唤着他的名字。

“是我……我回来了……抱歉……久等了……”李白温柔地拍着韩信的后背。

“你……不会走了?”韩信把脸埋在对方的发丝之间。

“我走不了了,你没发现吗?我不是冰冷的了。”李白放心地感受着从韩信身上传过来的温度,“好温暖。”

“那就好……那就好……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是是是……这一年来,我一直都在看着你……不告而别确实是我的错。”

“李白,去年的今天我本来有话要对你说的。现在我想也没有必要解释了,所以……”

“所以?”

“我爱你,你愿意留在我的身边,成为我的恋人吗?”韩信抬起头,无比热切而渴望地看着他。

李白笑了笑,在韩信嘴角落下一吻。

“当然,荣幸至极。”

——END——

(碎碎念:赶上了赶上了,我终于赶上了!快,红心推荐小蓝手我都要!)

 

彩莉莎·琪
圣诞快乐!!!迟到好久的圣诞祝...

圣诞快乐!!!迟到好久的圣诞祝福

我的画好像太杂乱惹……

画的是我和我的朋友们!!!

圣诞快乐!!!迟到好久的圣诞祝福

我的画好像太杂乱惹……

画的是我和我的朋友们!!!

馬斯內先生

雖然今天已經31號了

但那不妨礙到我逛耶誕城🎇

到處都是燈✨

好亮,好漂亮🌠

那顆電子聖誕樹還是很好看🎄

旁邊還有閃亮亮的旋轉木馬🦄

要不是小孩太多我也去排了可惡(。・`ω´・)

明年再來(๑•̀ᄇ•́)و ✧

雖然今天已經31號了

但那不妨礙到我逛耶誕城🎇

到處都是燈✨

好亮,好漂亮🌠

那顆電子聖誕樹還是很好看🎄

旁邊還有閃亮亮的旋轉木馬🦄

要不是小孩太多我也去排了可惡(。・`ω´・)

明年再來(๑•̀ᄇ•́)و ✧

Baomf17

深夜幻境家的叮叮铛可真香

( •͈ᴗ⁃͈)ᓂ- - -♡

深夜幻境家的叮叮铛可真香

( •͈ᴗ⁃͈)ᓂ-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