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圣诞节

835.5万浏览    16281参与
靳南
临摹的天依,仍然在苦练画技

临摹的天依,仍然在苦练画技

临摹的天依,仍然在苦练画技

杓樾呐
圣诞节贺图 啊啊啊,帕帕太可爱...

圣诞节贺图

啊啊啊,帕帕太可爱了


为什么到现在才发,可能是因为懒吧

其实很早就画好了

单词拼错了,就当看不见好咩

圣诞节贺图

啊啊啊,帕帕太可爱了


为什么到现在才发,可能是因为懒吧

其实很早就画好了

单词拼错了,就当看不见好咩

苏辞辞辞辞辞辞辞

依旧是给对象写的圣诞节贺戏,是凌悠!!

狂欢晚宴

圣诞.


圣诞节又到了,大学时期也会因为紧随节日而来的各种狂欢派对兴奋的我,现在也只会看着圣诞夜被雪花覆盖的恋与感叹一声时间过的真快。虽然我只有24岁,但也是被节目策划摧残的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保温杯里早早泡上了枸杞。

刚刚打发走想约我去开轰趴的顾梦她们,看了眼时间,决定给自己放个假,提前回家一天,却在踏出公司门时,被旁边服装店玻璃橱窗里的圣诞套装吸引过去,看着里面绒绒的装饰鹿耳和那条绿绿的围巾,脑海里浮现出家里那位臭屁又欠揍的脸。

哼哼,凌肖,你又有今天!

拎着大大小小的纸袋回到家时,凌肖已经到家了。听见我开门,他晃悠到我面前,歪着头数落我太笨,圣诞节还工作到这么...

狂欢晚宴

圣诞.




圣诞节又到了,大学时期也会因为紧随节日而来的各种狂欢派对兴奋的我,现在也只会看着圣诞夜被雪花覆盖的恋与感叹一声时间过的真快。虽然我只有24岁,但也是被节目策划摧残的提前步入老年生活,保温杯里早早泡上了枸杞。

刚刚打发走想约我去开轰趴的顾梦她们,看了眼时间,决定给自己放个假,提前回家一天,却在踏出公司门时,被旁边服装店玻璃橱窗里的圣诞套装吸引过去,看着里面绒绒的装饰鹿耳和那条绿绿的围巾,脑海里浮现出家里那位臭屁又欠揍的脸。

哼哼,凌肖,你又有今天!

拎着大大小小的纸袋回到家时,凌肖已经到家了。听见我开门,他晃悠到我面前,歪着头数落我太笨,圣诞节还工作到这么晚。不想搭理他的话,把纸袋一股脑的往他怀里塞。

“凌肖,圣诞节快乐!这是圣诞礼物,快去试试!”

他看着满怀的东西,迷茫的眨了眨眼看向我,撇撇嘴笑了一下。

“嘁,笨蛋的品味能好到哪儿去,算了,看在是圣诞礼物的份上,我去试试。”

兴奋的点点头,推他进了卧室,在门外听着他在里面滔滔不绝的吐槽,脑补了一番他穿起麋鹿套装的样子,捂着嘴偷偷笑的猖狂。

“喂,你这买的什么啊。”

闻言转头看过去,凌肖身上穿好了套装,围好了绿围巾也带好了鹿角,但是却没有模特穿着那么中二,反倒…反倒特别的可爱!惊讶的围着他转两圈,揉揉头顶的角,捂着疯狂乱跳的心脏,在他面前乱蹦。

“老、老夫的少女心!好!可!爱!”

酞青蓝

投票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zEgtC_oZ8HAzK1eqcIui_w

(在文章末尾投票小程序,41号)

今明两天,拜托各位大佬投上宝贵一票阿,爱你们!

投票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zEgtC_oZ8HAzK1eqcIui_w

(在文章末尾投票小程序,41号)

今明两天,拜托各位大佬投上宝贵一票阿,爱你们!

咸鱼躺在沙滩上

圣诞贺图(发现去年的也没发所以一起发了

圣诞贺图(发现去年的也没发所以一起发了

石淥淥

聖誕節:麋鹿的雪橇

1


十二月二十四日正午。


我,在大街上,外表看起來像個男人,其實是一隻麋鹿。


編制隸屬於東方A區,工作內容是載著負責這個區域的聖誕老人運送禮物給「信仰聖誕老人的乖巧孩子們」。


……


話雖這個說,然而這個區域的孩子們似乎都特別早熟。


我抬頭看向周遭來來往往的人們,在這個我一年唯一營業的一天,他們的生活倒是與平日沒有太大的區別。

「媽媽,聖誕老人是今天晚上送禮物,還是明天晚上送禮物?」


「是今天。」

「誒?可是今天不是平安夜嗎?聖誕老人是叫聖誕老人,為什麼不是聖誕節送禮物?聖誕節是明天,那聖誕老人應該是明天才送禮物的啊?不然明天為什麼要叫聖誕節呢?」


「呃……那是因爲聖...

1


十二月二十四日正午。


我,在大街上,外表看起來像個男人,其實是一隻麋鹿。


編制隸屬於東方A區,工作內容是載著負責這個區域的聖誕老人運送禮物給「信仰聖誕老人的乖巧孩子們」。


……


話雖這個說,然而這個區域的孩子們似乎都特別早熟。


我抬頭看向周遭來來往往的人們,在這個我一年唯一營業的一天,他們的生活倒是與平日沒有太大的區別。

「媽媽,聖誕老人是今天晚上送禮物,還是明天晚上送禮物?」


「是今天。」

「誒?可是今天不是平安夜嗎?聖誕老人是叫聖誕老人,為什麼不是聖誕節送禮物?聖誕節是明天,那聖誕老人應該是明天才送禮物的啊?不然明天為什麼要叫聖誕節呢?」


「呃……那是因爲聖誕老人就是在平安夜送禮物的,不是在聖誕節送禮物的啊?」


「為什麼啊?那在平安夜送禮物的老人,為什麼不叫平安老人要叫聖誕老人呢?」

「那是因為……你問題這麼多小心聖誕老人不送禮物給你了!」


「我不怕!我一定會有禮物的!」小男孩賊兮兮地偷笑,一旁他的母親摸不著頭腦,問他在笑什麼。

「我上次看見啦!聖誕老人是爸爸吧?」

「……?」


「我是聖誕老人的兒子,那我也應該要有特權,我再調皮我爸爸都要送禮物給我才行!」


「……」男孩的母親無語,放棄對話,牽著男孩的手繼續往前走。


小男孩驕傲地抬起他的小腦袋:「爸爸要送我禮物才行,不然我就不繼承家業,讓他出去找別的接班人!


「……個熊孩子在說什麼呢!今年你的禮物沒了!」


早熟嗎?嘛、好像也不是這麼一回事?


「小哥你的炒飯好了!」


我接過炒飯,向攤販老闆道謝。


晃著腦袋走向左邊的路,大概過了兩三個街口,抬頭看了下路名……嗯,我似乎是又走錯路了。


我,一隻負責載著聖誕老人四處發禮物的麋鹿,是個路痴。


2


我正艱難地尋找回去的方位,一個小女孩朝著我跑了過來,一邊罵著:「蠢鹿!你又迷路了!」


我摸著後腦勺,憨厚地笑著:「叮噹?你來接我啦?」


小女孩叮噹拉起我的手,大大嘆了口氣:「害,我要是不過來找你,你到平安夜結束都找不到路回來!」


「哈哈哈……」我只能用爽朗的笑聲緩解尷尬。


「對了,今年有要幾個跑的地方?」


叮噹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名單數了數。


「一、二、三……十六家,比去年多了一家……啊,又多了一個,是個剛學會上網衝浪的孩子,第一次知道聖誕老人的存在。」


「啊、喔,叮噹,我提個建議,你能別用這麼 old 的詞嗎?」


叮噹斜了我一眼:「是嗎?就你特別 fashion?連用導航都能走錯路的超級大路痴!」


我看叮噹回過頭焦急地趕路,默默地在心裡嘆了口氣。

我,呂鹿,作為聖誕老人的麋鹿來說,是個大路痴。


她,叮噹,作為聖誕老人來說,從外貌身形上,與職業形象嚴重不相符。


我和她,因為過於不符合行業要求,只能被派往信仰聖誕老人最少的區域,東方A區,人口極多,但與人口數成反比的是,相較其他區域,信仰聖誕老人的孩子數量屈指可……我的手指可能不夠,加上叮噹的手指足夠數了。


今年要送禮物的戶數是十七。


話說……


「今年也是我載你,然後你指路嗎?」


「廢話,不然我要怎麼去?」


「聖誕商城最近不是製造了一個新款雪橇?聽說是仿科幻小說的飛行器製造的,速度雖然比不上麋鹿,但我們要送的戶數不多,我們的話……」叮噹聽到這話惡狠狠地看向我,「咳,我是說我的話!速度上我雖然有比過新型雪橇的自信,但算上路痴的程度的話……我們兩坐那個雪橇送禮物,還要快一點的吧?」


叮噹沒有回話,低著頭繼續趕路,似乎是在思考這件事的可行性?

叮噹猛地停下,回過頭嚴肅地問我:「蠢鹿,你是想辭職?不幹了?」


「沒有沒有……」這是怎麼聯想的,不過,「我們還能辭職的嗎?」


叮噹狐疑地看著我:「你不想辭職你問這個做什麼?」


「就是……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真沒有?」


我大力點頭。

叮噹又看了我一眼,回過頭繼續趕路。

「雖然現在還是白天,但商城那邊剛剛把禮物送來,我們還要趁這段時間把路線跟這幾戶人家的作息摸清楚,早點準備早點安心,我們一年就工作這一天,要是這樣還把工作搞砸,不用你辭職我也開了你!」

「哈、哈哈、哈……」

這話說的,就像是我之前都沒有搞砸一樣?


3



東方A區聖誕老人基地。


在聖誕商城預訂好的禮物已經送來了,檢查確認過內容物無誤,重新包裝,與好孩子名單配對,按路線順序擺放。


只有十七戶孩子要送,工作一下子就做完了,距離平安夜晚上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叮噹就坐在原地閉眼冥想。


這是聖誕老人的工作之一。


平安夜與聖誕節的交界,我們麋鹿載著他們四處發送禮物。


儀式流程雖然是送禮,但卻也不單單只是送個禮物而已。


聖誕老人會在禮物裡注入信念,讓收到禮物的孩子收穫驚喜與喜悅,帶著歡樂與喜悅迎來聖誕節,並且用積極樂觀地態度面對即將來到的新的一年。


叮噹對這個工作特別用心,雖然送的只有十七份禮物,不像其他西方區域的禮物量是成千上百,她仍然會用盡全心神把祝福的魔法施加在禮物上。


這個時候我都會安靜地待在一旁,不打擾她,如果需要的話,也不讓任何旁的事情打擾她。


這是每一個聖誕老人對相信他們的孩子的回報,真誠,並且充滿愛與祝福。

我,作為一個負責載著叮噹發送禮物的麋鹿,我很自豪。

等待的時間不短,但這是很有意義的等待。


等叮噹準備好後,我們要將禮物放到運送的雪橇上,我看了看時間,攔住她。


「先別忙!我帶你看個東西!」


叮噹錯愕地看向我:「什麼東西?很急嗎?」


我堅定地點頭:「很急!最好現在就能看!」


她為難地看了眼時間,現在晚上六點,吃個晚飯就差不多可以開始送禮物了……


一般也不用這麼早的,但是我是個路痴的麋鹿,而且還會帶歪旁人,平常方向感很好的 叮噹也會被我影響,有時候路走著走著突然就走歪了,這導致了實際派送禮物所花費的時間要比預估多個兩三倍以上……運氣不好的話,花上五六倍的時間都有可能……


雖然不在深夜的時候送禮物,會增加聖誕老人被發現的機率,但可能是因為叮噹藏禮物的技術很高明,加上派送的戶數不多,從我們上任到現在叮噹都還沒被人發現。

但這次不要緊的,拖延一點時間也不要緊,我推著叮噹往基地後面走,之前為了收貨我才不顧叮噹的阻攔假裝跑出去買午餐。

雖然花光了積蓄,還為了不讓他把東西跟給孩子們的禮物一起寄來,一再向對方強調,務必要在二十四日中午送達……商城工作人員還特地打電話過來跟我再三確認「請問是平安夜當天中午送達嗎?確定嗎?沒有搞錯時間?」


費了好一番功夫解釋,才終於把時間送達時間定在今天中午,大約只比孩子們的禮物提早一個小時到達。


我中午藏完東西後怕自己在叮噹面前露出馬腳,還是跑出去買了炒飯,沒想到反而讓叮噹特地出來找我。

雖然過程有那麼一點不順利,但總體而言還是不錯的,現在我非常期待叮噹看到東西時候會怎麼驚喜!

東方A區基地後面有很大的空地,這原本是預設來放置孩子們的禮物的地方,但因為東方A區需要派送的禮物太少了,一般叮噹都直接在基地前面簽收……

按叮噹的說法是:「這麼大的空間只擺著幾個禮物,不覺得太寒碜了嗎?」

於是這個空間就被棄置不用了。


不過也幸好叮噹不用,不然我買的東西可就沒地方可以藏了。

叮噹稀裡糊塗地被我往前一推,她疑惑著回頭,我催促她快點拆開眼前的禮物。

很大的禮物盒,用特別加大的緞帶繫著,上面有很大的蝴蝶結。叮噹的身高靠自己的力量爬上去還是有點困難的,我上前幫了她一把。


隨著緞帶滑落,包裝散開,藏在裡頭的禮物露了出來。

有著價格的加持,這份禮物在我眼前簡直閃耀著萬丈光芒。

「這、這是?」

「就我那時候說的,聖誕商城新出品的新型雪橇!」

叮噹愣在原地,瞪著眼睛說不出話來。

「開心嗎?高興嗎?喜歡嗎?」

「……你不是說你沒有要辭職?」


「啊?」


叮噹跳起來就捶了我一拳,我怕人摔了趕緊把人抱住:「怎、怎麼了?不開心嗎?」

叮噹把臉悶在我的懷裡沒有說話。

我尷尬地用食指刮了刮臉,笑著解釋:「我怎麼會辭職呢?我買了這個雪橇,送禮物的時候你就不會被我影響了,到時候我們能順順利利的送完禮物,然後早點回來休息,我們一起迎接聖誕節的到來……不喜歡嗎?」

叮噹還是沒有抬頭,聲音被悶住:「不……喜歡。」

「不、不喜歡嗎?!」

叮噹推開我,穩穩地站在地上,在我看清她的表情之前又飛快地背對我走向她的禮物。

「還行吧,湊合。」

我疑惑地搔著頭:「那也行吧?今天我們就開著這個送禮物?」

「行,你來開。」


「誒?為什麼?我、我是個路痴啊!」

「哼,你是想偷懶吧?我可知道你,如果雪橇我來駕駛,那你幫我送禮物嗎?」

「好像很有道理……那、那就我來開?」那這樣買這個雪橇不就沒有意義了嗎?我來開,那不一樣得迷路?

「快點,來幫我搬禮物了!」

「啊,好!」

我跑到了前頭,看了叮噹一眼,她察覺到我的視線,瞪了我一眼,壓不住的嘴角又翹了起來,眉眼彎彎的……看來還是很喜歡的吧?

「看著前面!你都看後面走路的嗎!」


「喔喔!」



4



——不喜歡禮物,喜歡你。





LEAST

云外镜----传记衍生(入世,现代中国背景,接上篇,圣诞节,ooc)

习惯了无法衡量时间的日子,阳在早上有光照进窗户,轻柔地伏在他身上的时候竟有些恍惚。曾几何时,阳与阴还处于一片虚无之中,除了彼此感受不到其他任何事物的存在,连时间的流逝也不例外。而如今许久没有经历过的日夜轮转终于再次出现在两人的生活中,阳的心里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沉寂,而是渐渐充满生命力,变得鲜活起来。 

想到昨日叶子关于圣诞节的描述,不由得期待起今日将要与阴过的第一个节日,阳迫切的想要弥补与阴在千百年的虚无之中所没有经历过的乐趣,想到这里,忙轻轻推了推阴,试图叫醒还在熟睡的阴。 

被打扰到的阴咂了咂嘴,不耐烦地翻过身去,还顺带拉过阳带着铃铛的手腕,示意他不要发出声音。阳...


习惯了无法衡量时间的日子,阳在早上有光照进窗户,轻柔地伏在他身上的时候竟有些恍惚。曾几何时,阳与阴还处于一片虚无之中,除了彼此感受不到其他任何事物的存在,连时间的流逝也不例外。而如今许久没有经历过的日夜轮转终于再次出现在两人的生活中,阳的心里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沉寂,而是渐渐充满生命力,变得鲜活起来。 

想到昨日叶子关于圣诞节的描述,不由得期待起今日将要与阴过的第一个节日,阳迫切的想要弥补与阴在千百年的虚无之中所没有经历过的乐趣,想到这里,忙轻轻推了推阴,试图叫醒还在熟睡的阴。 

被打扰到的阴咂了咂嘴,不耐烦地翻过身去,还顺带拉过阳带着铃铛的手腕,示意他不要发出声音。阳一个重心不稳,又倒回床上,压到阴披散着的发丝,阳见他没有要起床的意思,便又顺势躺回去。没有丝毫睡意的阳,百无聊赖下玩起来阴披散着的头发。葱白的指节缠绕着乌黑的发丝,偶尔剐蹭到熟睡的阴的手臂,也惊不醒他。 

良久,阴终于悠悠转醒,看到旁边百无聊赖的阳,罕见地扬起嘴角,翻身下地,一头黑发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他把收伸到阳腰下面,抱起阳就向厨房走去。阳也不反抗,顺势挂在阴身上,阴将阳放到餐桌前,边向厨房走去边将长发扎起,露出白皙的脖子。 

听着厨房里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阳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去卫生间洗漱完之后又坐回餐厅。待阴将吐司煎蛋和牛奶摆好后,阳转身抱了抱阴,在他脸上留下浅浅的一吻。两人用完早餐,计划出门继续看看人类这些新奇古怪的节日习俗。 

虽是冬日,两人均穿得有些厚实,可仍挡不住来往人群在他们身上停留的目光。阳对于每一束打量得目光报以微笑,阴则不耐烦地撇过头,迫不及待地拉着阳进了昨天的那一家咖啡馆。 

阴一推门,叶子就注意到了这两人,她拿着菜单向落地窗边两人就座的方向走去。

“请问两位要点什么?”叶子微微鞠躬,对两人微笑。

 阳仍脸上带笑,问道“有什么甜的东西可以推荐一下吗?我不太清楚这些饮料的味道。” 

“这边甜口的话建议您选择热可可或者焦糖玛奇朵,比较适合冬天喝,那这边的先生想要点什么呢?”

 “柠檬水,他要热可可。”阴没有多说,示意叶子已经点完单了,叶子不再停留,“两位请稍等,饮品会在稍后送到您的位置。” 

“你怎么知道我要热可可呀?”阳像个小孩子似的用手撑着脑袋,笑眯眯地问他。 

阴被阳故做疑惑的举动逗笑,“你我本一体,心中所想皆是相通,我若不能知道你要热可可才是奇怪。“ 

“唔,那你也不陪我玩儿,直接说出来好无趣呢。那你再说我现在在想什么呢。“阳依旧笑着看着阴,示意他说。

 “不要像孩提一般玩儿这些把戏,这有什么好猜的.”阴觉得自己被调戏,耳垂染上一丝红晕,不由得假装咳嗽几声训斥了阳几句。 

“你不就是不好意思嘛,我告诉你呀,我最喜欢阴,这个世上没有人比阴更重要。”阳依旧笑着,没有了玩笑的意思,变得认真起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些话无需说出来,我都知晓这些话的。”阴耳垂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脸颊,一向在外人面前宛如寒冰的阴现在如此失态,不由得话多了起来,想要堵住阳的嘴让他不再说这些让他不好意思的话。 

这时两人的饮料也已经送到,阳喝了一大口热可可,宛如猫咪一般舒服地眯起眼睛,他将热可可递给阴,阴也小小的抿一口,皱皱眉“太甜。“ 

“没有我甜呢。”阳又起了坏心思,想逗一逗刚平静下来的阴。 “不许再闹了,阳,别人看到不好。”阴有些无奈,叹了口气,摸一摸阳乱乱的头发。

 “好嘛好嘛,听你的,不过你这样子真的好容易害羞呢。阴这样很可爱。“ 

阴好不容易褪去的红晕又蔓延开来,低头抿着自己的柠檬水不再理阳的调戏。这样也好吧,真希望这样的时光可以多一点。

无用良品
他也并不特别虔诚,因为良好的行...

他也并不特别虔诚,因为良好的行为似乎吞噬了他的一切其余的人的天赋和特点、一切激情和希望,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由于这一切,他在为迎接庄严的节日而进行准备的时候既不忙乱,也不激动,他不为令人神伤而又完全无益的回忆所困扰,而是表现出安详而有条不紊的良好行为,这种行为恰如其分地满足了履行责任和履行一成不变的习俗的需要。

他遇事根本不喜欢多加思考。事实的意义似乎从来不会触动他的头脑,而对一成不变的规则却会虔诚地一丝不苟地加以执行。如果明天就吩咐他去做完全相反的事情,他会同样驯服而细心地去做,正如头一天做与此相反的事情那样。

有一次,生平仅有的一次,他试图用自己的头脑生活——却遭到了牢狱之灾。对他来说...

他也并不特别虔诚,因为良好的行为似乎吞噬了他的一切其余的人的天赋和特点、一切激情和希望,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由于这一切,他在为迎接庄严的节日而进行准备的时候既不忙乱,也不激动,他不为令人神伤而又完全无益的回忆所困扰,而是表现出安详而有条不紊的良好行为,这种行为恰如其分地满足了履行责任和履行一成不变的习俗的需要。

他遇事根本不喜欢多加思考。事实的意义似乎从来不会触动他的头脑,而对一成不变的规则却会虔诚地一丝不苟地加以执行。如果明天就吩咐他去做完全相反的事情,他会同样驯服而细心地去做,正如头一天做与此相反的事情那样。

有一次,生平仅有的一次,他试图用自己的头脑生活——却遭到了牢狱之灾。对他来说,这个教训并没有白费。虽然命中注定他永远不会明白,他究竟错在哪里,然而他从自己的经历中得出了足以自救的准则——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思考,因为思考“不是我的头脑所能胜任的”,囚犯们在彼此之间就是这样说的。

他盲目地崇尚习俗,甚至对他自己在节日里用米饭作馅的烤乳猪(是他亲手烤的,因为他也会做这道菜)也抱有一种格外的敬畏,仿佛这不是随时可以买来烧烤的平常的乳猪,而是一种特别的节日的乳猪。也许他从幼年起就习惯于在这一天看到餐桌上有乳猪这道菜,因而得出结论,乳猪是这一天必不可少的,我相信,哪怕只有一次他在这一天没有吃乳猪,那么他终其一生都会因为没有尽到义务而感到内疚。

节日前他一直穿着旧的短外套和旧长裤,尽管都体面地织补过,但毕竟太旧了。实际上他把四个月前就发给他的一套衣服细心地保存在箱子里,碰也不去碰它,面带笑容地想在节日里郑重地穿上新衣服。他就是这么做的。傍晚他就拿出这套新衣服,把它摊开检查一遍,收拾干净,吹去灰尘,这样整理一番之后又预先试穿。新衣服十分合身;一切都很得体,纽扣可以严严实实地扣到顶端,衣领像硬纸板做的一样,高高地托着下巴;腰部还形成了与制服有点相似的窄腰,阿基姆·阿基梅奇甚至满意地咧嘴笑了,不无帅气地在自己的小镜子前面转了转身,他早就抽空亲手给这面小镜子贴上了金色的边饰。只有上衣领子上的一个小领钩没有缝在合适的地方。阿基姆·阿基梅奇看了看,决定把小领钩移动一下位置;移动后又试了试,果然很好。于是他把衣服依旧叠好,放心地收藏在小箱子里。头发剃得很满意;可是留心地照照小镜子,他发觉头上好像不很光洁;露出了一些勉强看得见的新长出的短发,于是他立刻去找“少校”,要把头发剃得十分得体,符合要求。尽管明天谁也不会来检查阿基姆·阿基梅奇,他还是剃了头,仅仅是为了求得自己心安,要为了这个日子而履行自己的全部职责。

对一颗纽扣、一个肩章、领章的崇敬,从幼年起便作为一种无可争辩的责任而不可磨灭地铭刻在他的头脑里,而又作为最美的形象留在他的心里,这样的美是只有正派的人才能企及的。

一切安排就绪,他作为牢房的室长,便吩咐抱来干草,细心地看着大伙儿把干草撒在地板上。其他牢房也要这样做。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在圣诞节前夕我们总是要在牢房里撒干草。在完成自己的所有工作之后,阿基姆·阿基梅奇向上帝祈祷,随即在单人铺上躺下,立刻像婴儿一样酣然入睡,明天可以尽可能早些醒来。不过,其他犯人也都是这样。所有牢房里的犯人都比平时早得多就躺下了。平时在晚上要干的活计也都扔下了;至于秘密聚赌更是无从谈起。一切都要等到明天早晨。 

早晨终于来临。清晨,天色尚未破晓,刚敲过黎明鼓,牢房的门就打开了,进来清点囚犯人数的警卫队士官向大家致以节日的祝贺。大家也同样地祝贺他,和蔼而亲切。匆匆祷告之后,阿基姆·阿基梅奇和很多把自己的鹅和乳猪放在伙房里的人都急忙赶去,要看看那些东西的情况如何,在怎样烧烤,东西都放在哪里,等等。在黑暗中,通过我们牢房覆着冰雪的小窗子可以看到,所有两个伙房的六个火炉都烈火熊熊,是在天亮前就生起了火。在黑暗的院子里,已是人影憧憧,囚犯们穿着或披着自己的短皮袄向伙房匆匆拥去。有些人,不过为数不多,已经到过酒贩子那里。那是一些最性急的人。

总的说来,大家都举止得体,态度温和,竟异乎寻常地彬彬有礼。既听不到平时的叫骂,也听不到平时的争吵。大伙儿都明白,这是一个重大的日子、伟大的节日。有的人到其他牢房去向比较亲近的人祝贺。表现了一种友好的情意。我要顺便指出,在囚犯之间几乎完全看不到友情,我不是说广泛的友情,这更是无从谈起,我说的是私人之间的友情,某一个囚犯和另一个囚犯成为朋友。这在我们之间几乎是完全没有的,而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特点:在监狱外面是没有这种情况的。总的说来,除了罕有的例外,我们在彼此的交往中是生硬和冷漠的,而且这是一种正式的、一经采纳便固定下来的交往方式。我也走出了牢房;晨曦初露;星星已黯然无光;稀薄的寒雾在徐徐上升。伙房的几个烟囱涌起滚滚浓烟。有些与我迎面相逢的囚犯愉快而亲切地主动向我祝贺节日。我表示感谢,也同样地致以祝贺。其中包括这样的一些人,他们在这整整一个月里还从未和我讲过一句话。 

在紧挨着伙房的地方,一个军人牢房的囚犯披着光板皮袄赶了上来。他隔着半个院子就认出了我,大声叫道:“亚历山大·彼得罗维奇!亚历山大·彼得罗维奇!”他急匆匆地向伙房跑来。我停下来等他。这是一个目光柔和的圆圆脸的年轻人,他对所有的人都寡言少语,和我还不曾说过一句话,而且从我入狱的时候起,对我一直不理不睬;我甚至连他叫什么也不知道。他向我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站在我跟前,带着一种傻气而又非常幸福的微笑看着我。 

“您干吗?”我有些惊讶地问道,因为他面带微笑站在我面前,瞪大眼睛看着我,却一言不发。 

“那还用说,节日嘛……”他咕哝了一句,随即意识到,再也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便丢下我,急忙到伙房去了。 

我要顺便指出,此后我和他也根本没有交往,直至我离开监狱,彼此之间几乎连一句话也不曾说过。

无用良品
在迎来这样的日子的时候,这些被...

在迎来这样的日子的时候,这些被社会所抛弃的人们心里会掀起多少回忆的涟漪啊!伟大的节日从童年起就鲜明地铭刻在平民百姓的记忆里。这是他们在繁重的劳动中得到休息的日子、全家团聚的日子啊。而在监狱里却会满怀痛苦和忧伤的心情回忆往日的情景。

对庄严的节日的敬意,甚至会在囚犯们身上转化为某种外在的表现;闲逛的人不多;所有的人都很严肃,仿佛在忙于什么事情,尽管很多人几乎什么事也没有。而且那些在闲逛的游手好闲的人也竭力保持着某种内心的庄重……玩笑仿佛被禁止了。总之,情绪达到了一种求全责备、偏执易怒的程度,要是有人哪怕是无意中破坏了这种普遍的氛围,他就会遭到围攻,受到申斥和责骂,人们仿佛是因为他对这个节日的不...

在迎来这样的日子的时候,这些被社会所抛弃的人们心里会掀起多少回忆的涟漪啊!伟大的节日从童年起就鲜明地铭刻在平民百姓的记忆里。这是他们在繁重的劳动中得到休息的日子、全家团聚的日子啊。而在监狱里却会满怀痛苦和忧伤的心情回忆往日的情景。

对庄严的节日的敬意,甚至会在囚犯们身上转化为某种外在的表现;闲逛的人不多;所有的人都很严肃,仿佛在忙于什么事情,尽管很多人几乎什么事也没有。而且那些在闲逛的游手好闲的人也竭力保持着某种内心的庄重……玩笑仿佛被禁止了。总之,情绪达到了一种求全责备、偏执易怒的程度,要是有人哪怕是无意中破坏了这种普遍的氛围,他就会遭到围攻,受到申斥和责骂,人们仿佛是因为他对这个节日的不敬而在生他的气。囚犯们的这种心情是值得注意,甚至是令人感动的。

除了对伟大节日与生俱来的崇敬之外,囚犯还下意识地感悟到,他通过对节日的这种维护而与整个世界相关联,因而他并不是无家可归的弃儿、不可救药的浪子,在监狱里也和在社会上一样。他们感觉到了这一点;这是显而易见的,是可以理解的。 

津島鹿

才发现我连圣诞时候的图都没发过……

P1是我和尼酱搭的圣诞树

P2是我买的小鹿圣诞袜,太可爱了!

P3是我买的音乐盒

P4是我买的小灯

很喜欢圣诞节,我对圣诞的印象就是一个温暖的亲朋好友团聚的日子~

虽然中国新年也是,但是我总会联想到饭桌上七大姑八大姨八卦的样子……就觉得这个日子一点都不温暖了……反而像拷问🌚

才发现我连圣诞时候的图都没发过……

P1是我和尼酱搭的圣诞树

P2是我买的小鹿圣诞袜,太可爱了!

P3是我买的音乐盒

P4是我买的小灯

很喜欢圣诞节,我对圣诞的印象就是一个温暖的亲朋好友团聚的日子~

虽然中国新年也是,但是我总会联想到饭桌上七大姑八大姨八卦的样子……就觉得这个日子一点都不温暖了……反而像拷问🌚

安礼和
两三周之前的寄出去的圣诞节礼物...

两三周之前的寄出去的圣诞节礼物。有一说一,我拍的还不错【?】

两三周之前的寄出去的圣诞节礼物。有一说一,我拍的还不错【?】

华露天雪AkaiAi
圣诞节的时候画的贺图忘记传了

圣诞节的时候画的贺图忘记传了

圣诞节的时候画的贺图忘记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