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在深圳

546浏览    786参与
夏夏佩_

“从来没想过我到深圳来了以后,还会有这么多人给我过生日。”

人在异乡最开心的事情大概就是有自己的好朋友也来这个地方工作,好像这样就不那么孤独。


人果然是习惯于群居生活的动物,身边能说得上话的人越多,日子过的也就没那么枯燥乏味。

尽管有人嘴里嚷着喝完这一场就戒酒,嚷着再也不跟你们这帮酒鬼出来玩儿,但能被这帮酒鬼攒来的酒局占满闲暇时间,真的是上天给予的恩赐。所以才会在喝多了站不稳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拽着身边的人重复:

“你们能来,我真的很开心。”


和我在必胜客吃了数不清的下午茶的好好好朋友,此刻正在飞机上等待着起飞,几个小时后我就能见到她了。

我在家里准备好了她的浴巾和拖鞋,这...

“从来没想过我到深圳来了以后,还会有这么多人给我过生日。”

人在异乡最开心的事情大概就是有自己的好朋友也来这个地方工作,好像这样就不那么孤独。


人果然是习惯于群居生活的动物,身边能说得上话的人越多,日子过的也就没那么枯燥乏味。

尽管有人嘴里嚷着喝完这一场就戒酒,嚷着再也不跟你们这帮酒鬼出来玩儿,但能被这帮酒鬼攒来的酒局占满闲暇时间,真的是上天给予的恩赐。所以才会在喝多了站不稳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拽着身边的人重复:

“你们能来,我真的很开心。”


和我在必胜客吃了数不清的下午茶的好好好朋友,此刻正在飞机上等待着起飞,几个小时后我就能见到她了。

我在家里准备好了她的浴巾和拖鞋,这个城市,好像不只有家和公司那么大了。

🍕

雪梨超爱小面包

「原创」与逗比们的叨叨絮絮日常

•真实发生了啊哈

•日常ooc

•使用人设经过同意的了啊哈

•配图他们的回复


正文part~

01、

这里是学习成绩还阔以的Shelly。

(其实不是很可以)


让我给你介绍三个逗比。

我们姑且先叫他们Z,H和X。


虽然超级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他们两,不,也包括X,他们仨,颜值真的都挺好。


当然当然别误会,我这个好学生,只是和他们天天瞎扯,当好朋友的那种~


接下来言归正传,我其实磕Z和H这对超级好的兄弟。


这个危.险的想法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我收回我猥琐的笑容。


02、

我的老师们为了帮助那些学习不太行的学生,在班里推...

•真实发生了啊哈

•日常ooc

•使用人设经过同意的了啊哈

•配图他们的回复


正文part~

01、

这里是学习成绩还阔以的Shelly。

(其实不是很可以)


让我给你介绍三个逗比。

我们姑且先叫他们Z,H和X。


虽然超级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他们两,不,也包括X,他们仨,颜值真的都挺好。


当然当然别误会,我这个好学生,只是和他们天天瞎扯,当好朋友的那种~


接下来言归正传,我其实磕Z和H这对超级好的兄弟。


这个危.险的想法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我收回我猥琐的笑容。


02、

我的老师们为了帮助那些学习不太行的学生,在班里推举了“一对一”的“师徒制”。

H和Z是我曾经的同学了。当时英语老师说自己选择“师傅”,H刚好和我同桌,就选了是课代表的我。


Z不知道选谁,就干脆和他的好兄弟一样,成为我的徒弟了。


总之就是我和两个男生机缘巧合地瓜西变好了,非常神奇。


神奇到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毕竟我在和他们玩熟之前算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吧。

03、

我这个“师父”当的超级不称职。毕竟我也只有英语比较好。数学和体育,永远是我的硬伤。


然后让人很伤心的是,Z这两方面,都比我好上一大截。

H还是体育委员呢。


因此我们学校那个不大的篮球场,就是他们的主场。

奇妙到离谱的是,经常有些学妹们会等着我们放学,早早守在篮球场边,一排齐刷刷地等着他们打篮球。

那些花痴的眼神啊……………


我听着我的死党绘声绘色地“啧啧啧”。


他们对可爱的小学妹做了什么啊啊啊!我扶额。以及不知不觉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脑补的画面实在不敢细细想。


04、

确实,他们打篮球的技术好这是全年级公认的。


毕业前的两个月举行过一次年级篮球比赛。


男生之间的battle,他们只要上场,我就不那么卖力地喊加油了。


肯定会赢的比赛我浪费什么口水。


我相信肯定是我们学校的太乐色了。


05、

至于我到底为什么会有那个危.险的想法,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到让人羡慕嫉妒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先拿最近的举例好了。

前几天刷朋友圈,Z发了一下消息截图来晒他的兄弟们。


满满的都是“爱你”“mua”,我耐心地忍笑看到了最后的截图。是H的。


“爱你❤️”


这个红色的感叹号,真好看。


-


他们留给我的同学录也有趣呢。


我买来同学录让同学们填的那周,刚好就是他们篮球队代表学校出去比赛。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的我,硬要他们在还没到集合时间在教室里晃荡的时候把同学录先写了。


拗不过我,匆匆留下字迹,便抱着还没换的运动服离开了。


Z的字比较潦草,字多的东西全部空着。


H的字稍微工整一点,但很多写的都是“没”。


以及他们留下对我说的话让我额头的青筋跳了两下。


“不要太暴力。”

“你真牛。别太暴力。”


我就说话声大一点拍你们肩膀重一点管班比较凶而已啊啊啊啊啊啊。


H还画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插图。上面的两只角让我无语又无奈。


而且这两句话,算不算心有灵犀??!


我赌一毛钱肯定是的。

06、

好吧,该写一下X了。

X是我现在的同学。我这个数学马马虎虎的人去教他数学……以及我们现在是同个四人小组。

哎,要不是军训许多女生都在说X长得好看,我还真就一开始没注意到过X啊哈哈哈哈哈。

针对此,X还理直气壮地说,刚开学来到新环境,所以比较内向。


我却觉得和显得他特别傻的锅盖头发脱不开关系。


07

emmmmmmm,曾经有个非常尴尬的事情。

新学段的第一个国庆假期,我们之前的同学决定出来聚一下。

然后那天我睡过头了啊哈哈哈哈。


我的死党呼哧呼哧带着那些已经到了的同学到我家楼下等着。


终于磨蹭完下楼。Z见到我第一句话:“师父你有新徒弟了???”


我还有点点迷糊地应了一声。

Z和H交换了一个让我有些害怕的眼神。

我才想起来我前几天和H说的多了一个师弟X。为了“刺激”H,我还多说了几句乱七八糟的话。(大概就是说X比他们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我我现在收回这些话还来得及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好像收回也没用辽……

对没错你没料错,

我就是听了这两货的一路的“叨叨”。


“师父我跟你说我才是最好的那个徒弟!”

“p嘞我比你帅成绩比你好!我才是!”


“哇塞您最棒了要不咱球场见分晓?”


“来就来谁怕谁!”


“身为师哥的我当然比你们都棒。”

“哟哟哟师弟你把我这个师哥放哪了?”


“我比你大嘞~”

“年龄不是问题好吧好吧。”


“师父你说我们谁最好,来包括那个X。”


“对,师父,你来说。我们肯定是比X好对不对对不对?”


这两双布灵布灵的眼睛…………


我就该。


我就自食恶果。


回来的时候在QQ用着那种“快哭了”的语调和X说我这一路的遭遇。

X反而还一脸茫然:“你这是给我拉仇恨了????”


-End-


•确实几乎都是真的嘿嘿嘿

•感谢你看到了这里!比个心送你啊哈哈哈❤

•扯淡的配图是他们仨强先看完的读后感……

我就不标注是谁了🌚💦

•然后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了……


吐槽一个家伙没回我所以不放他的了!!



雪梨超爱小面包

01「他和她」(上)

•我终于带着自己的坑来了哈哈哈哈哈:-D

•ooc预警

•我的垃圾文笔依旧在努力提高


来吧让我们进入正文……


九月依旧残留有夏天的味道。苏漓扯了一下头上的纯白鸭舌帽,“听话哈,我放假就马上回家,要是你们两个小家伙干坏事了我绝对不放过你们。”她的左耳戴着一只无线耳机。


浅灰行李箱的轮子因她轻快的脚步而发出飞速转动的声音。轮子滚过的路从人多的街道变成无人小巷。当砖头变成了干草,她的脚步才放慢了。


已经是华都边缘了,再走就出城了。

苏漓在一栋不起眼的建筑前停下,将无线耳机放入自己随身背着的小包包里。“是这里了。”她扬起嘴角,铁栏门上挂着木牌,“怡澄院”。

在三四十...

•我终于带着自己的坑来了哈哈哈哈哈:-D

•ooc预警

•我的垃圾文笔依旧在努力提高


来吧让我们进入正文……



九月依旧残留有夏天的味道。苏漓扯了一下头上的纯白鸭舌帽,“听话哈,我放假就马上回家,要是你们两个小家伙干坏事了我绝对不放过你们。”她的左耳戴着一只无线耳机。


浅灰行李箱的轮子因她轻快的脚步而发出飞速转动的声音。轮子滚过的路从人多的街道变成无人小巷。当砖头变成了干草,她的脚步才放慢了。


已经是华都边缘了,再走就出城了。

苏漓在一栋不起眼的建筑前停下,将无线耳机放入自己随身背着的小包包里。“是这里了。”她扬起嘴角,铁栏门上挂着木牌,“怡澄院”。

在三四十多年前啊,这三个字就像光一样,令人崇尚,令人充满希望。因为它是专门培养灵术天才来保护明域安全的学院啊。自科技步入这个有灵术的明域后,灵术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一点一点的动摇,诚然,盛极一时的怡澄院也匿迹销声了。

她不再多想,向铁栏门走去。


门是锁着的。她寻找着门铃,门那边不知从哪里冒出了一位看上去六七十岁的老大爷:“姑娘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苏漓愣了一下。直觉告诉她,所有看守门的老大爷绝对不是一般人。她规规矩矩地问好道:“前辈您好,我是来参加入学典礼的新生。”


老人点了点头。“前辈”二字足够显示她的不平凡了,很多新生都是套近乎地喊他“爷爷”。“新生啊,把入学通知书给我看看吧。你这会有点晚了啊。”


苏漓一惊,晚了吗?她立刻从背包里翻出那张被自己摊平的纸,递给老人家。


也就是老人要接过时,一个身影闪到她前面,撞到了她伸出的手。纸从她手中滑落,掉到了不远处的水沟里。


“你!”她也顾不着生气了,右手凝聚起一粒小光球,弹进水沟中。水沟里的水瞬间被冰冻了。左手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柄冰刃,她走上前将纸所在的地方快速地割离出一块薄薄的冰。


她打了个响指,水沟的水恢复液体状态。而她手上那个被一层极薄的冰包裹着的纸,里面的字依旧也可以看得清晰。“水沟的水不干净,应该能看清,也暂时只能这样了。”她重新递给老人。

整个过程,也就3秒。老人眼中闪过一道赞许。


门已经打开了。刚刚撞她的人她也只看到了一眼,一个棕色头发的男生。


真的是一句道歉也没有就溜了啊。她气结。


老人当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递给她一把钥匙,“这个留好了。二楼大堂。快去吧不晚了。”

苏漓点点头:“谢谢您。”她拖起行李箱,向大楼走去。


 


“怎么伤得这么重!”一位身着黑色劲装的女子看向他左臂上一大块伤口,冒着鲜红的血,看起来十分恐怖。

坐在白色病床上的慕凌晔笑了一下,苍白的脸上布满汗珠,“帮我简单上药包扎一下,一会还要去典礼现场呢。”


“我去就可以了,你好好休息。”

“师姐啊,这次任务我是负责人。”他也不再废话,抓起纱布往自己的手臂上缠。


她的眼里泛起一丝心疼。“我帮你就是了。”


大堂内果然已经不少人了。苏漓赶到还没站定一会儿,就有几位老师赶过来分配事务了。她叹了口气,接过一个老师递过来的号码牌,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所有人请注意。所有人请注意。”一个洪亮的声音撼动了她的意念。她微微惊讶了一下,看向站在老师们中间的一位中年男子。这位老师修为不一般诶!“行李先放在这里。我们先去真正的怡澄院。按照号码牌,一个个登记。”

真正的怡澄院????


他的手腕翻动,一扇光门凭空出现在大堂中央。

苏漓愣了一下,湛蓝的双眸充满惊讶。如果她没有判断错的话,真正的怡澄院,是建立在一个灵术为基础的空间里。


不一般的怡澄啊。她笑了笑。



--------------------分割线---------------


•是不是觉得我扯淡的能力变强了!ડ🌚ડ

•感谢你耐心地看到了这里!(୨୧•͈ᴗ•͈)◞︎ᶫᵒᵛᵉ   ♡

•如果觉得还阔以的话可以比个心给我嘛~(笑)














-玉米炸米花
不发点啥好像对不起四年一遇的今...

不发点啥好像对不起四年一遇的今天

那祝大家一生平安喜乐吧

不发点啥好像对不起四年一遇的今天

那祝大家一生平安喜乐吧

烛龙印象
景雲

hello 好久不见
过去的5月 算是完完全全进入新的阶段啦
#5.20

hello 好久不见
过去的5月 算是完完全全进入新的阶段啦
#5.20

路人
中兴通讯 蹭热度,呵呵

中兴通讯

蹭热度,呵呵

中兴通讯

蹭热度,呵呵

menirab
每次出门每次理行李强迫症发作一...

每次出门
每次理行李

强迫症发作
一遍又一遍
一次又一次
反反复复地检查
反反复复地清点

每次都失眠

真的好累

每次出门
每次理行李

强迫症发作
一遍又一遍
一次又一次
反反复复地检查
反反复复地清点

每次都失眠

真的好累

幕夜

早上六点钟的深圳,天也是黑的

早上六点钟的深圳,天也是黑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