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在玹

2698浏览    248参与
Thulite

【玹灿】最佳男友

伴随着东南亚特有的温暖湿润的空气,郑在玹早早的醒来了。轻轻把手臂从怀中人的小脑袋下抽出来,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的步伐快速移动到阳台上,以最舒服的姿势蜷在躺椅上养神。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这样克制,因为有的小朋友和自己睡觉时容易被吵醒可不一样,只要睡着了,在旁边开party都醒不过来,但郑在玹还是习惯了轻手轻脚。此刻躺在阳台的椅子上,打开iPad,看着这张用了好久的背景图,那时的记忆又开始涌入脑海:


当年郑在玹还是没出道的小朋友,李楷灿是没出道的小小朋友,两个人还只是一起练习的哥哥弟弟。那是他们为出道预热做的第一次show,给粉丝准备了超多惊喜。

“哥,你看我扮女装好看吗哈哈哈哈—...

伴随着东南亚特有的温暖湿润的空气,郑在玹早早的醒来了。轻轻把手臂从怀中人的小脑袋下抽出来,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的步伐快速移动到阳台上,以最舒服的姿势蜷在躺椅上养神。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这样克制,因为有的小朋友和自己睡觉时容易被吵醒可不一样,只要睡着了,在旁边开party都醒不过来,但郑在玹还是习惯了轻手轻脚。此刻躺在阳台的椅子上,打开iPad,看着这张用了好久的背景图,那时的记忆又开始涌入脑海:

 

当年郑在玹还是没出道的小朋友,李楷灿是没出道的小小朋友,两个人还只是一起练习的哥哥弟弟。那是他们为出道预热做的第一次show,给粉丝准备了超多惊喜。

“哥,你看我扮女装好看吗哈哈哈哈——”李楷灿穿着红色波点裙在郑在玹面前晃来晃去,还戴了一头假发,配上他本就漂亮的脸蛋,不仔细分辨还真的像个小女生。

也不知道谁给出的馊主意,居然让李楷灿扮女装演小剧场。郑在玹正在化妆,从镜子里望了一眼,用略微敷衍的语气回答:“嗯,还行。”

“哼,哥都没有认真看,不问你了。”自我感觉非常美丽的李楷灿气呼呼地走了。

等郑在玹化完妆,就看到“东淑”正热情地和各个哥哥合照,甚至还和悠哥上演了壁咚戏码,郑在玹有些头大,转身走开 。 

李楷灿见他化完了妆,便跟经纪人说:“在玹哥还没和我拍呢,哥!过来拍照呀!”

郑在玹只好走过去,其他哥哥弟弟都在旁边围观,想看“东淑”和在玹会拍出怎样的照片。

经纪人问:“准备怎么拍?”

李楷灿一阵坏笑:“哥你坐下。”

郑在玹不明所以地坐在了椅子上,李楷灿一下跳到他身上,来了个扎扎实实的“公主抱”,还搂着郑在玹的脖子撅着嘴,做出准备bobo的样子。 

经纪人也忍不住笑了:“来,拍啰~”

郑在玹只好摆出自己的标准酒窝笑,于是留下了那张堪称名场面的认证照。

小剧场结束之后还有个采访环节,当主持人问到李楷灿如果是女生的话,选一位成员当男朋友会选谁的时候,李东赫只犹豫了一下,就选了郑在玹,好像也从那个时候起,郑在玹也开始给这个忙内倾注越来越多的温柔。

 

因为行程匆忙,前天临到上机前经纪人才说,这次泰国的室友按现在宿舍的分吧,就不另外安排了,待会到了大家赶紧休息。

郑在玹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只是在灌下最后一口冰美式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本来是没人看到的,无奈那两颗酒窝太明显,还是被某个小朋友逮了个正着,李楷灿含着笑戳了戳郑在玹的肚子,两个人很有默契地走在了队伍最后,郑在玹把李楷灿戳自己肚子的手捏着拿开,放到了背后牵住,直到上机前才放开。

 

这些孩子们一向都很拼,每次的舞台都会尽最大的努力来展现,更不用说是自己的第一次巡回演唱会了。因为表演卖力,出了一身汗黏黏糊糊的,小孩一回来就赶紧洗完澡到自己的床上躺着了。

郑在玹失笑,平时熬夜到两三点的人居然这么早就躺下了,此刻的自己才慢悠悠地准备去洗漱。等郑在玹洗漱完,关灯躺上床的时候,一阵窸窸窣窣,被窝里就熟门熟路地爬进来一个人。

“我、就、知、道”四个大字顿时闪进脑子里,郑在玹明知故问道:“你干嘛?”

李楷灿发出标志性嘿嘿的笑声:“在哥的床上才睡得香嘛。”

郑在玹“哦”了一声,作势起身:“这样啊,那我让你,我去你床上睡。”

李楷灿立刻紧紧抱住郑在玹不撒手:“嗯嗯~~就是想跟哥一起睡啦!”

逗得小孩说了实话,郑在玹没忍住笑出了声,又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表现得太开心了,于是开始聊别的转移话题:“那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经常在我床上睡觉啊?”

李楷灿倒是理直气壮:“上次在日本的时候不是就跟哥道过歉了吗?”

对哦,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果然郑在玹脑子里一装满李楷灿就开始不够用了。

“好了快睡吧。”小孩的腿刚好没多久,就赶上这么大强度的日程,肯定累坏了。

郑在玹的哄睡被误解为不想跟李楷灿多聊,李楷灿从郑在玹怀里翻过身,背对郑在玹嘟囔了一句:“哥真小气。”然后屁股一翘,把郑在玹彻底挤到了墙边。

 

半夜,骨折过的那条小腿因为潮湿的空气隐约有些疼痛,李楷灿开始睡得有点不太安稳,翻来覆去都找不到一个很舒服的姿势。睡眠浅的郑在玹被李楷灿的“蠕动”给弄醒了,看他的表情郑在玹估计是腿又开始疼了,于是翻身下床,把另外一个床上的枕头拿了过来,给李楷灿的小腿垫高了些,李楷灿又翻了下身,渐渐安静了下来,但是两只手突然开始在自己刚才睡的位置乱晃,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郑在玹赶紧躺过去,把李楷灿揽进怀里,轻轻拍着后背,总算把小朋友哄睡着了。单人床本来就不大,自己的个头也不小,再加上怕小朋友掉下去,郑在玹一晚上都没怎么敢动,把李楷灿搂得紧紧的。小朋友看起来睡得还挺香,但郑在玹一晚上几乎没睡着。

 

没睡够归没睡够,郑在玹的心情还是超越百分百愉悦的,因为今天给小朋友准备了一个惊喜。

他们住的酒店十层有一家非常著名的泰式餐厅,除了可以吃到正宗的泰国料理,还推出了厨艺课程,为一些有需要的人士提供泰国菜教学。

此刻一位“有需要的人士”来到餐厅,准备和主厨学习两道地道的泰国菜。郑在玹虽然从来没有自己亲手做过泰国菜,但是凭着自己对下厨的天赋,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学习的第一道菜是青木瓜沙拉,食材切细,加入酱汁拌匀即可。再加上主厨一步一步教的得很仔细,郑在玹学起来倒也不难。

“这个是酸的吗?”小朋友吃不了太酸的,还是少倒一点好了。

“没错,那个是酸味的sauce,要是不够,可以再加点青柠汁。”主厨并不知道郑在玹现在心中所想,在一旁出着相反的主意。

郑在玹按主厨的量只倒了一半,但是突然心生邪念,把另外一半也都加进去了,想到小孩酸到手脚蜷缩的样子就好可爱,于是又挤了一个青柠进去。

主厨看着郑在玹这波操作,一脸孺子可教的满意表情。

郑在玹尝了尝,嗯,够酸。也是同样一脸满意的表情。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也是今天的主菜——泰式炒粉。郑在玹认真地似乎都忘记了沙拉那档子事,全神贯注地跟着主厨的步骤,生怕漏掉了哪一步。

 

热锅冷油,加配料炒香,倒入鸡蛋和虾仁翻炒,最后加入米粉,炒软调味,大功告成。

 

全队都知道李楷灿有起床气,再加上他要跑两个队的行程,平时身体也不是很好,哥哥们都很宠,能让他多睡一会的时间都不会叫醒他。郑在玹更是舍不得让小孩早起,今天也不例外,菜全部都摆盘上桌之后才给李楷灿打了电话,结果半天才接,郑在玹估摸着多半是还没睡醒。

 

“起了吗?上来一下吧。”郑在玹不怎么叫李楷灿的名字,也没什么亲昵的称呼,更多的时候是什么也不叫,直接说事,就像现在这样。

小朋友是真的还没睡醒:“不要~~”

“快上来吧,我点了好吃的,过来多少吃一点。”郑在玹有点急了,因为他知道李楷灿真的有可能不来。

“嗯。”李楷灿困得只能用单字回答。

 

好在郑在玹的话还是很有用,虽然确实是在睡梦中被吵醒,李楷灿还是一个翻身起来换了衣服往郑在玹说的地方去。

 

看到李楷灿走进餐厅的那一刻,郑在玹竟然有些久违的紧张——第一次开演唱会的时候都没有过这种感觉,所以在介绍菜品的时候特意强调“青木瓜沙拉是我做的,泰式炒粉是点的”的时候,李楷灿已经感觉到有点什么问题了。

 

不过只要有吃的小朋友就会很开心啦~李楷灿拿起叉子伸向炒粉,郑在玹又特意把沙拉摆到李楷灿面前,说:“先尝尝我做的吧。”

这哥今天怎么了,到底是做了多有自信的料理啊。李楷灿只在心里腹诽着,还是乖乖听郑在玹的话先把青木瓜沙拉送进了嘴里。接触到味蕾的一瞬间李楷灿顿时明白了,扭曲的身体代替语言先表达了出来,郑在玹看着李楷灿手脚蜷缩面部狰狞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之前紧张的情绪也随着这阵笑声消散而去。

 

“来试下炒粉吧,是这里很有名的料理。”郑在玹把自己精心制作的炒粉端到了李楷灿面前。

小朋友忘性大,刚刚的“青木瓜之仇”在看起来超级美味的泰式炒粉面前被抛诸脑后,一天没吃东西的李楷灿夹了超大一口放进嘴里,“嗯~”味道真的很不错哩。

 

但郑在玹想从小朋友那里获得称赞的心根本掩藏不住,语气虽然很克制,不过眼里的期待却都要溢出来了:“怎么样?泰式炒粉?”

李楷灿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原来都是哥做的啊,还故意说只有沙拉是自己做的,真可爱,哈哈哈。嘴里的东西还没咽完就开始想笑,一下子给呛到,喷了郑在玹一身,换做平时郑在玹肯定就骂人了,但是看到李楷灿这样,心里还挺美滋滋的:这孩子,至于感动成这样吗kkkkk

 

“感动”的李楷灿拿起桌上的西瓜汁准备喝一口缓缓,还错把搅拌棒当成了吸管,郑在玹更是笑得停不下来,小朋友犯起傻真是太可爱啦!

 

结束这一切已经是下午四点,李楷灿想着回去也睡不着,非拉着郑在玹去海边散步。济州岛长大的小孩固然是最喜欢海的,郑在玹以前觉得山也好海也好,都没什么所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年越来越喜欢海了,可能是因为每次到海边的时候都仿佛可以感受小孩长大的过程,想象着他是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下蹦蹦跳跳,追逐嬉闹,所以很珍惜,很喜欢。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多数时间都是李楷灿在说,说一些琐碎的小事,郑在玹就这么微笑着,眼神温柔地看着他。

 

回到酒店,李楷灿窝在一边用iPad看剧,打开才发现自己忘记充电,就问郑在玹:“哥,你的iPad可以借我看一下剧吗~”

郑在玹想都没想:“你拿去用吧。”

李楷灿过来拿起郑在玹的iPad,一边往回走一边发出疑问:“诶,哥,这不是你平时用的那个啊。”

正在收拾东西的郑在玹答道:“哦,那个拿去维修了,这是以前旧的。”说完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李楷灿看着iPad的背景图,表情有些复杂:“哥,这张照片……”

“嗯……没有啦,我就是觉得这张图拍得我比较帅而已。”郑在玹尽量用听起来比较轻松的语气解释道。

“哦,这样啊,我是想说这张照片我都没有啦,哥怎么会有,待会发我哦。”

郑在玹松了一口气,这张照片可是当初好言好语求经纪人发给自己后又逼经纪人立即删掉的呢。

 

临睡前李楷灿把iPad还了过来,顺势又挤到了郑在玹的床上,抱着郑在玹准备入睡。

但是小脑袋却不安分地在郑在玹胸前蹭啊蹭的,郑在玹疑惑:“你又怎么了?”

李楷灿仰起头,顶着乱糟糟的头发看着郑在玹,也是一脸疑惑:“不过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这张照片当桌面的啊?”

郑在玹开始眼神躲避:“嗯……就那个时候啊。” 你选我做最佳男友的时候。

“嗯?什么时候啊?”

“哎呀记不清了”

“哥你又逗我”

“没有啦”

“明明就有!”

“好了好了,快睡吧”

“哼!”

 

 

 

 

 

 

 

 

 

 

很努力在划

你“哎呀我不想涂唇膏嘛。”

他“泰容哥说过不涂唇膏容易蛀牙的宝贝乖。”

你“不要 不然你帮我涂。”

然后--

你“哎呀我不想涂唇膏嘛。”

他“泰容哥说过不涂唇膏容易蛀牙的宝贝乖。”

你“不要 不然你帮我涂。”

然后--

很努力在划
正式场合被朋友拉着没能坐在他旁...

正式场合被朋友拉着没能坐在他旁边,一不小心对上他的视线然后收到他的消息。


“三分钟内结束他们坐到这里来。”

正式场合被朋友拉着没能坐在他旁边,一不小心对上他的视线然后收到他的消息。


“三分钟内结束他们坐到这里来。”

玹玹萱

[郑在玹×你]思念不及格 5

坐在回新西兰的飞机上,在玹现在应该还在梦乡吧


今天还是要去新西兰,无论如何也要到总部走一趟申请常驻韩国


不管了,同不同意我都要留下


在玹不会被吓到吧,昨晚还一起过夜的人早晨就这样消失


在玹呐 乖乖等着我回来吧


在玹


带有吃饱喝足后满足幸福的心情起床,想要揽住身边的人,确实扑了空


嘴边的笑容瞬时消失不见


像是大梦一场,昨晚的一切难道就是一场梦,单相思多年的幻想


彷徨的找遍所有房间,遍寻不到那个身影


难道真的是梦吗,还是醉酒后的幻想


孤独的坐在房间的地板上,不知坐了多久,看着窗外的太阳一点点下沉,傍晚的暖阳映满整个...

坐在回新西兰的飞机上,在玹现在应该还在梦乡吧


今天还是要去新西兰,无论如何也要到总部走一趟申请常驻韩国


不管了,同不同意我都要留下


在玹不会被吓到吧,昨晚还一起过夜的人早晨就这样消失


在玹呐 乖乖等着我回来吧




在玹


带有吃饱喝足后满足幸福的心情起床,想要揽住身边的人,确实扑了空


嘴边的笑容瞬时消失不见


像是大梦一场,昨晚的一切难道就是一场梦,单相思多年的幻想


彷徨的找遍所有房间,遍寻不到那个身影


难道真的是梦吗,还是醉酒后的幻想


孤独的坐在房间的地板上,不知坐了多久,看着窗外的太阳一点点下沉,傍晚的暖阳映满整个房间


“不会的,不会的”


喃喃自语跑回那间充满爱欲缠绵的房间


徒劳想找遍整间房,总想找到些存在的痕迹


满心欢喜却是徒劳,昨日重逢难道只是一场梦?


“手机,对了手机”


似是大梦初醒,手机啊,太着急连手机都忘记了


是早晨发来的信息


昨晚战况激烈居然在沙发底下找到手机


     我回新西兰一趟,在家等我


                                         ——颜舒


如释重负,压在心底的石头总算是落下,真是傻瓜,手机都忘了,干着急一天


片刻都不想等待,只想尽快见到那个心心念念的人


定下来一早的机票,只知道是在达尼丁根本不知道具体的地址就直愣愣的去了


心中并无忐忑,只因你生活过的地方,就对哪里满怀温暖,你待过的地方总是最好的


一夜无眠,总是希望快点到达,登机那刻仿佛等待许久


很治愈的感觉,或许这也是颜舒来到这里的理由吧


带着一身的伤痛,留在这里,心情都变好了


搜索了颜舒所在的舞蹈教室,距离在玹下榻的酒店不远


明明之前很着急的,到了之后反倒不急了,好好看看这个颜舒生活多年的城市


走过的每一条路,路边的某一间商店,也许颜舒在此驻足逗留过


想到这,在玹感觉这座城市充满乐趣


没经过一处,总是会想象如果颜舒见到会是什么模样,会开心的笑出声来,还是会有点忧郁


被转街口的路人吓到过吧!我也被吓到了


不知不觉已经闲逛许久,许是心里一直想着,不经意到了颜舒工作的舞蹈室


颜舒在这里多年,眼前仿佛出现颜舒在这栋建筑前进进出出,艳阳天,毛毛雨,下雪,下雨总是在这进进出出


看着看着,颜舒好像真的出现了,走出那栋建筑,是幻觉吗


颜舒一步步走来,走过在玹身边,又疑惑的回头


许是怀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在玹敞开怀抱


颜舒心下了然,扑入那到怀抱


“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不是让你等我嘛”


“某人一声不吭就走了,我还以为你跑路了,自然要过来追老婆喽”


“谁是你老婆~”


“颜舒”在玹正色


让颜舒与自己面对面,在陌生城市的街头


单膝下跪


“颜舒,爱你多年,嫁给我好吗”


周围不知何时聚满许多人,高呼Marry him


“好”


感谢你还在原地等我,




END

玹玹萱

[郑在玹×你]思念不及格 2

颜舒的舞蹈室这些天正好接到了为nct127最新回归编舞的任务,颜舒作为这次新调过来的主管,自然是要做好这件事。

这次编舞工作颜舒也都很重视,毕竟这是回国以来的第一项工作,而且颜舒的舞蹈也算是sm培养出来的,这次也算是给自己交一个答卷,何况是为自己曾经的朋友们编舞,自然也是尽心尽力

颜舒以前也为其他的组合编排过舞蹈,但这次nct的风格有些独特,颜舒也费了一番功夫,中途又去了公司,与公司交流了一下,才最终定下舞蹈,过两天还得进公司亲自教他们,再见这些朋友,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进入sm那天,过去的记忆纷纷涌上心头,仿佛回到学生时代,每天放学就坐车到公司练习,那时候可真美好

到了练习室的时候...

颜舒的舞蹈室这些天正好接到了为nct127最新回归编舞的任务,颜舒作为这次新调过来的主管,自然是要做好这件事。

这次编舞工作颜舒也都很重视,毕竟这是回国以来的第一项工作,而且颜舒的舞蹈也算是sm培养出来的,这次也算是给自己交一个答卷,何况是为自己曾经的朋友们编舞,自然也是尽心尽力

颜舒以前也为其他的组合编排过舞蹈,但这次nct的风格有些独特,颜舒也费了一番功夫,中途又去了公司,与公司交流了一下,才最终定下舞蹈,过两天还得进公司亲自教他们,再见这些朋友,其实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进入sm那天,过去的记忆纷纷涌上心头,仿佛回到学生时代,每天放学就坐车到公司练习,那时候可真美好

到了练习室的时候127的成员们已经在练习室等着了。

已经提前把舞蹈的视频发给他们,书院到的时候,他们正在看舞蹈视频

“大家好”颜舒进入练习室,成员们纷纷抬头,惊喜地看着颜舒

“说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是别人来叫我们呢。”johnny笑着看向颜舒

“呀,这个舞蹈可是我亲自编的呢,何况是你们当然是我亲自来教了,那要不要我现在替你找老师啊”

“说什么呢?你来叫我们当然很开心了”

“不说这些了,我们快点开始吧,视频里面看过了。”

……

大家练习的都很认真,这些年过去大家都进步不少,让颜舒很是惊喜。

“好了,先到这里啊,现在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练习的都很认真,大家都累得精疲力竭,颜舒就说大家先休息一会儿,练习室实在太闷了,颜舒就想就想着想到外面透口气。

就会发现是这样的。离开了sm许多年,看着熟悉的景象念书,心里也是感慨万千。往事转上心头。

楼下那个花园是那个时候和在玹约会的地方,那可是我纯纯的初恋。

“一个人在这干嘛呢”

“噢在玹啊 你怎么不在那边休息一会儿?刚好练习时间挺长的”

“你不也是一个人一个人在外面”

“你看这个花园”

“啊那个时候”

“在玹 你可是我的初恋啊”

“嗯”在玹低头微闭的双眸中看不出情绪。

“知道吗?那个时候要不是我们俩分手,说不定我也不会在新西兰”

“对不起”

“有什么对不起的,我自己也知道我的性格不适合做艺人,舞蹈是最适合我的 其实我也应该感谢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真正走上舞蹈这条路”

“当初你走的时候谁都没有说就这么走了,大家都找了你很久 ”

“那时候想想着走也就走了,这些年到大家过得都挺好的吧”

不好一点都不好,没有你我过得一点也不好。在玹在心里想着

“都挺好的你回来不也都看到了吗”

“不过说回来了,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找个女朋友了”

“说什么呢?你自己不也是单身”

“也是,哪有人劝自己前任赶紧恋爱的”

“时间差不多了,回去练习吧”

剩下的课程很快就结束了,颜舒也准备回去工作舞蹈室去了。

“我走了再见”

“以后再约”

玹玹萱

[郑在玹×你]思念不及格 4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回国已经快半年,自那次在玹编舞的工作结束后与在玹也就没什么太大的交集


舞蹈室的工作也挺忙的,许久没有回来,好多事情早就不熟悉


除了刚回来时频繁的见面,余下不过很少有机会联系,倒是经常在秦宇哥的店里经常见到


总部一直联系我想要我回去,这边也整理的差不多,反正原计划是一年,不过现在回去应该也可以


不过有个人要去告别一下


“秦宇哥,我过来了”


“颜舒,过来怎么不说一声”


“好歹我也算是老板之一,不能过来嘛”


“当然,想过来随时可以”


“哥,我要走了”


“走!去哪?”


“回新西兰”


“那么快!不是说一年”...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回国已经快半年,自那次在玹编舞的工作结束后与在玹也就没什么太大的交集


舞蹈室的工作也挺忙的,许久没有回来,好多事情早就不熟悉


除了刚回来时频繁的见面,余下不过很少有机会联系,倒是经常在秦宇哥的店里经常见到


总部一直联系我想要我回去,这边也整理的差不多,反正原计划是一年,不过现在回去应该也可以


不过有个人要去告别一下


“秦宇哥,我过来了”


“颜舒,过来怎么不说一声”


“好歹我也算是老板之一,不能过来嘛”


“当然,想过来随时可以”


“哥,我要走了”


“走!去哪?”


“回新西兰”


“那么快!不是说一年”


“这边都弄得差不多了,总部希望我回去”


“那他们几个知道吗”


“走的时候再说”




“又要像之前那样走了就直接离开吗”


在玹突然出现,散发着低气压 ,攥成拳的双手显示着他的不爽


“我先出去,你们慢慢聊”


“在玹!你怎么在这”


“没想到我会出现?”


“不是,你们挺忙的我不想打扰你们   ”


嘴角勾起,看似纯良无害,眼神里却是藏不住的危险


一步步向我靠近,带着危险的气息


“在玹我”


“你总是这样,不辞而别,又一声不吭回来,这次也是又要离开”


“我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你就是这样”


退无可退,身后已经是墙壁了


“在玹呐,那个你冷静点,今天没有行程吗?应该回去吧”


“没有什么都没有,正好有行程方便你离开吗”


“在玹,你是不是醉了”


“没有”


“唔”


在玹的气息灌满我的所有感官,时间仿佛就此停止,好想回到多年前的那间练习室,那个羞涩的男孩


“不要分心”


在玹的声音耳边想起,转而迎来更加激烈的攻略


这个吻过了许久才结束,相对无言,想从在玹的眼中看到些什么,可他早已不是那个少年,怎能轻易看透


“在玹,要去哪”


“回家”


手腕传来一阵温暖,是在玹


“呀!你知道我家在哪里”


“是我家”


“不要”


“走!”


被在玹带到他家,或许我心里是愿意的,不然怎会被他轻易带走


走近在玹家的瞬间,好似来到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地方


眼泪不要钱似的掉下来


“呀!你怎么这样啊”


床帘要蓝色的,沙发要米色的,要放好多灯,暖黄色的……


这些都是以前和在玹的想象,在空无一人的练习室,放学回公司的路上




“我要暖黄色的灯,这样感觉会很温暖,还要蓝色的床帘,开放式的厨房,这样你可以看我做饭了”


“可你不会做饭啊”


“那就你做”


“好,我做”




只是在我们想象中的一切,在玹居然一一实现


“你怎么能这样?”


“我希望能够为你实现你的愿望,你要的,我都会为你实现”


“可我早就不在了,说不定此生都不会见到”


“现在看到了不是吗”


满眼情深,满是温柔,眼中尽是坚定


“颜舒,你愿意做这里的女主吗”


“嗯 我愿意”


在玹将颜舒牢牢禁锢在怀里仿佛得到了遗落许久的珍宝




抱歉,在玹还有一件事需要我去做


颜舒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玹玹萱

[郑在玹×你]思念不及格 3

自打那天去教过舞蹈后,以前的事情不时在脑海中浮现,没什么戏剧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地球上每天都在发生的分分合合


我和在玹都是对方的初恋,一起进的公司,也是同期,在玹在学校就是有名的郑学长,早就听过他的事情


一起度过了刚进公司的迷茫,渐渐同期就剩了我们两个,互相依赖


公司很大,练习生很多,互相之间竞争的很厉害,谁也不知道今天一起吃饭的朋友就成了竞争一个出镜机会的对手


这样的环境下,我们不知不觉相互依赖,看着他成为rookies,陪他开心的好久,还参加前辈们的节目


我那时候真是傻,别人都拼了命成为rookies自己落选了也没有不开心,还傻了吧唧帮在玹庆祝


也不记...

自打那天去教过舞蹈后,以前的事情不时在脑海中浮现,没什么戏剧也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地球上每天都在发生的分分合合


我和在玹都是对方的初恋,一起进的公司,也是同期,在玹在学校就是有名的郑学长,早就听过他的事情


一起度过了刚进公司的迷茫,渐渐同期就剩了我们两个,互相依赖


公司很大,练习生很多,互相之间竞争的很厉害,谁也不知道今天一起吃饭的朋友就成了竞争一个出镜机会的对手


这样的环境下,我们不知不觉相互依赖,看着他成为rookies,陪他开心的好久,还参加前辈们的节目


我那时候真是傻,别人都拼了命成为rookies自己落选了也没有不开心,还傻了吧唧帮在玹庆祝


也不记得是哪一天,练习到筋疲力竭,大家都回去休息,自己留在练习室,想着多练习练习,毕竟舞蹈是强项,不想被压下去,就多多练习,早就成了习惯


都在努力,想不落于人后甚至强于他人,就要付出多倍的努力


不知道在玹什么时候进来的,一曲结束,在玹就在那看着,他有种让人内心平静的能力,原本疲累的身躯恢复了力量


没有停下来休息,伴着自动播放的下一曲继续舞动


不记得跳了多久,脑海中只剩他看向我时的眼睛,满是温柔,带有力量,像大海


那天他温柔的吻,像夏天的庭院,听着远处的蛙鸣,安逸祥和


那天后,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来公司,甚至在学校里我们也会黏在一起


那样辛苦的日子,是在玹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动力,感谢他的温柔,惊艳了我的年少时光


在那样的年纪,遇上足以温暖一生的人,眼中便再也容不下他人了


郑先生,你如此美好,我的余生还会有谁能进入我的心中


在玹终于要出道了,这是我们共同期盼许久的结果,只是怎么就有些失落


不会的,自己该开心才对,在玹出道这不是做梦都想的嘛


可是他即将出道,自己连rookies都不是,两人的距离只会越拉越远


那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失落,在玹找来还会推脱不见,总是那该死的虚荣心作祟


一个人在练习室哭,其实没什么啊


那段时间自己不敢多想,一个人默默加大了训练量,本来腰就有伤,又这样练,腰疼了好久,不想落下进度,自己默默忍受


那天在玹过来找我,他做好了造型,带着我最爱吃的芒果千层,造型很好看,很适合他


可是那样陌生,不是我熟悉的在玹


内心深处的自卑渐渐出现,他那样优秀自己怎配站在他身边


“你明知道我管理体重早就不吃这个了”


“今天开心嘛,我特意带给你的,你不是最喜欢了嘛”


“不要,你现在要出道了,就算超出一没关系的,不需要离开,可是我还没有,我就是个随时可以被踢出去的小喽啰,郑大明星怎么会理解我们,反正你即将一飞冲天”


“颜舒,你说什么呢,我们不是规划好的吗,将来一起出道一起努力我们还会结婚有两个孩子……”


“别说了,我不想了,你走你走”


“颜舒  ”


“你走啊”


如果不是自己太自卑,或许不至于将他亲手推开


他明明没错,只是我自卑感作祟


那晚在玹离开后,我吃完了所有芒果千层,真甜,久违的味道


那晚疯狂的跳舞,好久没那样激烈的跳过舞,还是那间练习室还是一样的音乐,人早已不同


拖了许久的腰伤复发,当时就倒地上了,根本起不来,那时候真想一死了之


躺了多久不记得了,是隔壁的练习生过来将我送到医院


医生说我这是老毛病了,之前就没有好好休养,这次一点要治疗好,不然这辈子别想跳舞


父母来到医院,好久没有见到妈妈了,我好想她


抱着妈妈哭了好久好久,好似要将这些天都委屈都发泄出来


妈妈执意帮我离开公司,行李直接帮我打包好了,在韩国养了两个月,妈妈就带我去了新西兰


离开的时候廷祐 johnny秦宇哥还有韩率都来送行


johnny一直说在玹有行程一会就过来


“不了,我登机了,转告他照顾好自己  再见”


梦醒,那些往事如昨 ,仿佛发生不久,回不去了,哪怕再次相见也不是以前的模样了

玹玹萱

[郑在玹×你]思念不及格 1

“在玹哥,今天行程结束出去聚餐吧,泰容 johnny 廷祐 都去了”


mark边换衣服边对着在玹发出晚上聚餐的邀请


“肯定要去啊”


“那说定了,一会直接去餐厅。哥,你还记得吗练习生时期那个舞跳的很好的秦宇嘛,这店就是他开的”


“真的吗,他不是我们出道前就离开了嘛,我好久都没他的消息了”


“johnny哥,和他一直保持联系呢”廷祐顺便过来插了一句“但是哥你不知道吗,和秦宇哥一起离开那几位一直都在一块呢,餐厅也是一起开的,秦宇哥就是经营而已”


“是吗,我不记得了”


他们都在一起那是不是她也在呢


去餐厅的车上成员们都挺开心...

“在玹哥,今天行程结束出去聚餐吧,泰容 johnny 廷祐 都去了”


mark边换衣服边对着在玹发出晚上聚餐的邀请


“肯定要去啊”


“那说定了,一会直接去餐厅。哥,你还记得吗练习生时期那个舞跳的很好的秦宇嘛,这店就是他开的”


“真的吗,他不是我们出道前就离开了嘛,我好久都没他的消息了”


“johnny哥,和他一直保持联系呢”廷祐顺便过来插了一句“但是哥你不知道吗,和秦宇哥一起离开那几位一直都在一块呢,餐厅也是一起开的,秦宇哥就是经营而已”


“是吗,我不记得了”


他们都在一起那是不是她也在呢


去餐厅的车上成员们都挺开心的,毕竟是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有一起互相走过那些岁月


虽然过去这些年,想到要见面还是开心的


“还记得吗,我和在玹 泰容 还一起做过一个舞蹈来着”johnny兴致勃勃的说着


“当然记得,那次我们一起获得一等”泰容也陷入了回忆


秦宇哥比他们几个都大,刚进公司就是秦宇哥带着几个,练习生的一些规矩啊之类的,几乎就是秦宇哥带大的,秦宇哥走的时候几个人还哭了


本来行程结束已经挺晚的,秦宇哥特意提前关门,就等着成员们过来


“哥,好想你,都不和我们联系”一下车廷祐就给了秦宇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小子”秦宇直接把缠在身上的廷祐拔下来“快进来吧,都等着呢”


韩率正做在位置等着呢,“韩率呐”泰一先绷不住喊了出来,看着都要哭了


“呀!那么激动干嘛呀”


“你这小子,真是的”


秦宇哥先开了口


“给你们一个惊喜,一个好久没见的故人”


“谁呀,不要卖关子了 哥”


“颜舒”


“怎么可能啊,哥别骗我,颜舒怎么会来,欧尼不是去新西兰了嘛”


“李东赫应该叫我姐姐的呀,又不叫”


一名女子沿着楼梯缓缓上来,精致的面容 长发及腰


“颜舒,你回来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还回去吗”


“这些年就和我们一点联系都没有吗”


一屋子人叽叽喳喳个不停,只有在玹一人沉默不语


“孩子们,给我个说话的机会好吗”


“你快说啊”


“这次我们舞蹈室派我过来,大概一年时间差不多,是一个月前回来的,和秦宇欧巴是在机场碰见的”


“呀,一个月就不找我们,好歹也是这些年的情分,我们可都惦记着呢还有这些年在新西兰就一点消息都没有了”


“我那时候刚到新西兰不是不习惯嘛,那时候手机还丢了,就换了新的,国内号码又不好补办”


“这臭丫头真是”


“说回来真是好久不见了,大家都变了不少呢”


“当然了,你都离开多久了,我们不变还不成妖怪了”


那晚 大家都醉了秦宇哥 韩率哥 johnny 泰容 廷祐 在玹 仿佛回到当初 都是孩子 怄气 吵架 一起过生日 逃课 感觉就是昨天发生的事 却已经过去这么多年还有在玹 测评时趁大家不注意偷拉我手 不去练习出去吃东西 一起出去玩害怕还故意装作不怕的样子在玹 这些年你可曾想过我我经常想你啊



21号DreamBoat🌸
这套图真的太喜欢了,完全华丽王...

这套图真的太喜欢了,完全华丽王子


/自制图

/如取留痕❤️不取也求个❤️

这套图真的太喜欢了,完全华丽王子


/自制图

/如取留痕❤️不取也求个❤️

Spring Sensation

《一代宗师》预告配适度

大家都去切瓜刷管吧━((*′д`)爻(′д`*))━!!!!


《一代宗师》预告配适度

大家都去切瓜刷管吧━((*′д`)爻(′д`*))━!!!!


OnePeachman

温柔的情人节男孩&性感的fullsun 

天生一对儿!

温柔的情人节男孩&性感的fullsun 

天生一对儿!

Thulite

【玹灿】臭小孩(下)

07:00,郑在玹的房间被厚厚的窗帘挡住了秋日的阳光,手机的闹钟却一直响个不停。郑在玹按掉手机醒来,拉开房门准备收拾一下待会好拍摄,一脚踢到了一团软乎乎的“东西”,那团“东西”还发出了“啊嗯”的声音,郑在玹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居然是李楷灿贴着自己的房门口睡着了,还穿着短袖短裤!

郑在玹的脸一下子拉下来,只见这团“东西”蠕动了两下,慢慢抬起头望着郑在玹,耷拉着圆溜溜的眼睛,也是一脸有点想生气的样子,但是一看见郑在玹黑成那样的脸,愣是把起床气给活活憋了回去。


“你干嘛呢。”郑在玹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郑在玹很少有不笑的时候,脸颊的酒窝仿佛24小时都不打烊。他只要不笑的时候...

07:00,郑在玹的房间被厚厚的窗帘挡住了秋日的阳光,手机的闹钟却一直响个不停。郑在玹按掉手机醒来,拉开房门准备收拾一下待会好拍摄,一脚踢到了一团软乎乎的“东西”,那团“东西”还发出了“啊嗯”的声音,郑在玹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居然是李楷灿贴着自己的房门口睡着了,还穿着短袖短裤!

郑在玹的脸一下子拉下来,只见这团“东西”蠕动了两下,慢慢抬起头望着郑在玹,耷拉着圆溜溜的眼睛,也是一脸有点想生气的样子,但是一看见郑在玹黑成那样的脸,愣是把起床气给活活憋了回去。

 

“你干嘛呢。”郑在玹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郑在玹很少有不笑的时候,脸颊的酒窝仿佛24小时都不打烊。他只要不笑的时候看起来都十分有距离感,而这种克制着怒气讲话的时候更是少见又可怕。

李楷灿瘪瘪嘴,心知自己理亏,不敢辩解什么。

“回你宿舍睡,我待会要拍东西,你在这儿……”

我没法专心。

“不方便。” 

 

郑在玹转身就走,小孩一把拉住他的手,潮湿的手掌心传来不太正常的温度。郑在玹皱起了眉头,小孩瞬间慌了,放开手一下站了起来:“哥……” 浓重的鼻音一览无余。

还没等郑在玹斥责一句,小孩直溜溜地倒向后方,郑在玹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他,发现他根本站不住,心里那股担忧即刻蔓延开来,想都没想就将小孩拦腰抱起往门外冲。进了电梯才发现慌乱之中忘记了换鞋,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拎了一件外套披在小孩身上。

“不要去医院……哥……”小孩虽然意识不太清醒,但是不想去医院的想法依旧十分强烈,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了郑在玹腰间宽出来的T恤。

 

Johnny正在换衣服,房间门被一脚踢开,郑在玹几乎是冲进来的,这样不绅士的行为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但把小孩放下的动作又十分轻柔,一边盖被子一边问Johnny:“哥,你们的退烧药和温度计在哪?”问完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和手竟然都在发抖。

Johnny只能把自己一头的疑问号暂时收回,去帮郑在玹拿了药和温度计,还贴心地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坐回自己床上,等着郑在玹给自己说明一下眼前的状况。

郑在玹从宿舍姨母那里端来半碗粥,喂小孩吃了药,量了体温,还好,不算太高,又在额头上贴了儿童用的退烧贴——他的头真小,儿童用的尺寸竟然刚刚好。一边贴一边在心里发出这样感叹的郑在玹对自己时不时冒出来的奇怪想法也十分无语。

 

“他昨晚好像在我房间外睡着了。” 郑在玹感觉这样的说法自己都接受不了。

Johnny则耸耸肩表示可以理解:“楷灿尼……像是能做出这种事的人。那…现在怎么办,待会的拍摄要取消吗?”

“不用,反正他现在睡着了,我们先拍,拍完再看情况。”

“OK。”

 

郑在玹和Johnny先各自拍完自己的单人部分,随后找了离宿舍最近的一间咖啡馆,开始了接力拍摄。闲聊中Johnny无意提了一句“楷灿还在睡”,心想不好,还没来得及岔开话题,便瞧见坐在对面的人的脸色有些没对,接下来的拍摄郑在玹都有些心神不宁,一直在看手机上的时间,甚至嚼起了冰块来让自己镇定。

时间指向12点整,换做平时Johnny肯定是要多啰嗦两句的,但他知道有人已经坐不住了,便飞快地伸手关掉相机结束了拍摄。

走到咖啡馆门口,识趣的徐先生说自己还有东西要买,让郑在玹先回,思绪早已飞回小孩身边的郑在玹留下了句“好”,便一刻不停地奔回了宿舍。

 

轻手轻脚探进房间,小孩还在睡。

熟睡的李楷灿像只猪猪——但是是一只生了病的猪猪。

小孩似乎睡得并不安稳,这会儿功夫已经翻了好几次身,退烧贴也早早地被甩到一边去了。

郑在玹伸出手摸摸小孩的额头,却触到了一层薄薄的汗。郑在玹一点没嫌弃,还顺便擦了擦小孩的脖颈,每次他额头出汗的时候,脖子上一定也会有。

“baby。”郑在玹一边叫醒李楷灿,一边把退烧贴贴回他额头上。

李楷灿迷迷糊糊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郑在玹柔声说:“还难受吗,去医院吧,嗯?”

虽然头还是像灌了铅一样沉重,但小孩还是很努力地摇了摇,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半悬在空中。郑在玹刚想试试他手的温度,就被小孩拉着滑进了被窝。

生病的小孩哪有什么力气呢,说是被小孩拉进去的,可现在被搂住的人,却不是被拉的那个。

 

郑在玹一只手圈住小孩纤细的腰身,另一只手托住他圆圆的后脑勺。头真是小,一个手掌竟然就能包住。郑在玹又在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李楷灿把头靠着郑在玹宽厚的胸膛上,两只小手抠着郑在玹的腹肌,没使什么力气,倒叫人痒酥酥的。瓮声瓮气地念叨着:“一下飞机就来找哥了……但是哥在洗澡……后来打来电话也不是打给我……所以……有点赌气来着……拍完我的部分想来哥这边睡……但是以前不是我有点什么动静哥都太容易醒了嘛……就在门口等着了……对不起……我又让自己生病了……”

 

记得三年前刚出道那会,小孩的身体特别不好,再加上两队并行,经常生病,之前一起住的时候就是郑在玹在照顾他,后来心疼地厉害,就训斥他说再生病就不理他了。

小孩竟一直记着这话,郑在玹感动又心疼。

 

郑在玹叹了口气:“没生气,生气也不是因为这个事。”

“那是为什么?” 小孩子怎么那么多为什么。

“没事,都过去了。” 郑在玹并不想承认自己因为小孩和大哥单独出去吃饭而吃醋了——即使只是因为拍摄需要。

小孩没再回话,发出了均匀而绵长的呼吸声。


对了,这臭小孩不是说有礼物给我吗,礼物呢?郑在玹想起昨晚没看到的那条信息,又想到早上自己踢到的那一团“东西”,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把怀里的人又紧了紧,也沉沉地睡着了。



谢谢各位看到这里,写得不好,当看个热闹。

下一篇准备写泰国炒面,不知道这个梗的可以先看看这个视频https://b23.tv/av59354340 

Thulite

【玹灿】臭小孩(上)

灵感来源https://m.weibo.cn/1728428487/4473352364018022 


李楷灿已经搬走两个多月,再加上最近一直在跑另一队的行程,郑在玹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正在浴室洗澡,好像听到小孩在外面和泰一哥说话的声音,心里还一喜。等洗完澡出来,两个人连影子都没了,郑在玹一度以为自己幻听。

就这样湿着头发在客厅不知道坐了多久,悠哥从旁边走过,没头没尾地抛来一句:一起出去吃饭去了。

哦。郑在玹装作若无其事。 

要不要打个电话呢?脑子里思想斗争还没做完,手已经不自觉地拨出去了。当然,傲娇的郑在玹是不会直接打给李楷灿的。

听筒里传来大哥的声...

灵感来源https://m.weibo.cn/1728428487/4473352364018022 


李楷灿已经搬走两个多月,再加上最近一直在跑另一队的行程,郑在玹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正在浴室洗澡,好像听到小孩在外面和泰一哥说话的声音,心里还一喜。等洗完澡出来,两个人连影子都没了,郑在玹一度以为自己幻听。

就这样湿着头发在客厅不知道坐了多久,悠哥从旁边走过,没头没尾地抛来一句:一起出去吃饭去了。

哦。郑在玹装作若无其事。 

要不要打个电话呢?脑子里思想斗争还没做完,手已经不自觉地拨出去了。当然,傲娇的郑在玹是不会直接打给李楷灿的。

听筒里传来大哥的声音:“哦,在玹呐。”

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镜子里自己已经干得差不多的头发,郑在玹脱口而出:“哥,你把吹风机放哪啦?”

问完立马就后悔:damn,每天都在用的东西怎么会不知道在哪啊,郑在玹你真是个傻逼。不过也多亏这个傻问题,听到了小孩在旁边小声hhhh的嘲笑声。大哥也以为是真的忘了,认真回答到:“收到沙发旁边的盒子里了。”

“啊OKOK。” 郑在玹有些纳闷:平时一出门就手舞足蹈说个不停的人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要不……再说点啥?

“哥你们在哪呢?”


“在梨泰院呢,和楷灿一起。”


“和楷灿去梨泰院啦?” 为什么不叫我啊臭小孩。

“在哪呢?” 不是刚说完在梨泰院吗郑在玹你个pabo。


“在吃烤鳗鱼。” 文泰一也没在意郑在玹的无脑问题。


“烤鳗鱼?晚饭吗?” 郑在玹问完又想捶自己:这个点难道是早饭吗。

一边和大哥扯着有的没的想说小孩会不会搭句腔,一边在心里骂自己智商都被狗吃了吗都在问些啥啊。

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句真正想问的:“那你们几点结束?”


“到9点,还有1个小时。”


行吧,也就两局游戏的时间。


但让郑在玹没想到的是,一直等到晚上12点多,两人才回宿舍,小孩也没过来逛一圈,直接回了自己那层楼。还来不及不高兴,经纪人便拿来了相机:“在玹啊,该你准备拍摄了。”

“好。”


可是,拍什么呢,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臭小孩。

“跟大家介绍一下我的LP吧。” 之前跟小孩住一起的时候被他拉着一起听,小孩搬走了LP机也拿走了,自己听LP的习惯却保留了下来,于是也去买了一个LP机。

……


这一个小时真是漫长,拍摄完郑在玹已经困到不行了,但在小孩电话打进来的那一刻还是瞬间清醒了:“baby。” 啊,忘记Johnny哥也在了。

“baby。” 小孩接得还挺顺口。

“baby?” 就假装自己刚刚口误了吧。

“你在干嘛?”

“我在……听音乐呢。” 听你喜欢的LP。

“来一起玩游戏吧。” 你的小孩发出邀请。

郑在玹抬头看了眼时钟,凌晨两点半。小孩还在长身体呢,不能老熬夜。那句“别玩了”还没说出口,电话那头又传来一句:“哥不是想我了吗?”

“啊?”郑在玹心里一慌,“哪有。”却还是嘴硬地否认了。

“那你今天为什么给泰一哥打电话?”小孩倒是很直接,“明明没什么事却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废话。”

郑在玹一时语塞,只能丢下一句:“臭小孩。”便挂掉电话,手机也丢到了一边的桌子上。


翻过身拉起被子却睡不着了,一股莫名的恼怒涌上心头,比起被戳穿心事,更让郑在玹生气的是小孩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是在自己打电话过去的时候故意默不作声。


刚从浴室出来的徐先生正好把“臭小孩”三个字收入耳中,便走近闻了闻李楷灿,疑惑地说:“你不是刚洗完澡吗,在玹怎么说你臭?”

李楷灿的脸上还挂着得逞的笑容:“哦,可能是想到以前我在房间乱扔东西的样子了吧。”

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飞速地给郑在玹传了讯息,还附赠了一条语音。


“A do--” 还在气乎乎的郑在玹伸手从背后的桌子上拿过手机,点开就是一张小孩可爱到哭的自拍,还有一条蜜嗓语音:“我也想哥哦kkkkkk”


郑在玹哼哧一声,躲在被子里也给李楷灿回了一条语音,闭上眼满足地入睡了。


“臭~小~孩~”郑在玹麻酥酥的声音从手机里听更性感了,李楷灿跟中毒了似的一直回放。


一旁打游戏的徐先生无奈地回过头来看了眼忙内,李楷灿立马收起手机露出一口大白牙嘻嘻地笑着,躲回被窝又给郑在玹回了一条:还有礼物要给哥哦。


但此时已经伴着美梦入睡的郑在玹并没有看到这条消息。

NEOyankies
#nct127 #在玹 #生日...

#nct127 #在玹 #生日快乐!♪٩(´ω`)و♪生日快乐 迟来的生贺~爆肝了

#nct127 #在玹 #生日快乐!♪٩(´ω`)و♪生日快乐 迟来的生贺~爆肝了

Yamiamor
生日快乐呀情人节男孩儿🍑

生日快乐呀情人节男孩儿🍑

生日快乐呀情人节男孩儿🍑

-CocoaBerry-
200209 人歌MC+生趴...

200209 人歌MC+生趴

背带裤小选可可爱爱!!!

200209 人歌MC+生趴

背带裤小选可可爱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