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在闪

301浏览    13参与
苯的双倍快乐之萘

Corydalis

*在闪,苦逼单箭头

*全瞎编造谣向,究极ooc袭来

*感谢@-Archaea- 老师的帮助啊啊啊啊


  aran偶尔还能梦见五年前他和kobaryo去爬山的事情。那时的kobaryo还没瘦到那种地步,爬山途中显得比aran更有持久力,在aran不慎滑了一跤而险些滚下山坡时还能及时拉他一把。“还记得当时的触感”这句话是不适用于aran的,毕竟他们都戴着登山手套。他所能记住的,是与kobaryo那时就已经开始消瘦的身材完全不符的离谱力道。直到他平稳地坐在地上喘气时,一只手仍然被那样的力道紧攥着,过了很久才突然松开。

  跳过记忆断层直接见到的是他们登顶之后合影,并...

*在闪,苦逼单箭头

*全瞎编造谣向,究极ooc袭来

*感谢@-Archaea- 老师的帮助啊啊啊啊

 

  aran偶尔还能梦见五年前他和kobaryo去爬山的事情。那时的kobaryo还没瘦到那种地步,爬山途中显得比aran更有持久力,在aran不慎滑了一跤而险些滚下山坡时还能及时拉他一把。“还记得当时的触感”这句话是不适用于aran的,毕竟他们都戴着登山手套。他所能记住的,是与kobaryo那时就已经开始消瘦的身材完全不符的离谱力道。直到他平稳地坐在地上喘气时,一只手仍然被那样的力道紧攥着,过了很久才突然松开。

  跳过记忆断层直接见到的是他们登顶之后合影,并决定遵循某种传说大声喊出愿望。前面的几个都忘却了——基本上都是希望健康平安之类的吧?唯有kobaryo突然喊出的那句话能在过往迷雾中清晰浮现:我希望aran君能不要总是在和大家玩的时候犯困。末了还用正常的声音补充一句:虽然看睡着的aran超有意思的。aran诧异地转头却只看见kobaryo自顾自地弯腰大笑。于是他也带有报复意味地喊了些什么,换来的是kobaryo一记猝不及防的雪球,一来一往使正常的许愿仪式变得像整人节目一样,最终以两人由于打雪仗而精疲力竭收场。

  aran一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将这些奇怪的事情记得如此清楚,不过他也并未在意这点,反正他对那次登山仅存的回忆中大多都是这种奇怪的事,梦境中也是一样。他仍能在梦中见到自己休息完毕起身走向kobaryo时所看见的,后者对着天空出神的复杂表情。这种表情在后来与kobaryo相处的时光偶尔能见到,但总是迅速变成普通的发呆神色——多发生在aran察觉到之后。

  和kobaryo认识这么多年来,aran总有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每当他觉得多了解对方一点之后不久,这点认知又会被对方的奇异行为打破,就像跳动着变幻的烛火一样。不过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即使aran对kobaryo的了解只能称得上大概,和kobaryo相处的时间还是令人安心且充满乐趣的。

  aran不讨厌这样。

 


  “……aran君还在睡呢。”

  “那还是我带kobaryo桑去卫生间吧……”

  aran感受到了一些声音,带着从梦乡过渡到感官苏醒特有的迷糊感。有人说话。在说什么呢。Myosuke……是kobaryo要去卫生间。之前……在一起吃饭。我又睡着了?啊……kobaryo桑不能自己去卫生间吗……?……

  他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缓缓抬头的同时摸索着眼镜。模糊的视野中几乎看不见什么,倒是能听见Srav3R小声的一句“啊,aran君醒了”。Myosuke将眼镜塞进aran手里,后者小声道谢后戴上,仍然眯着双眼。

  “aran君……感觉如何?”

  “……啊?”

  “唔,我是说……刚醒过来就麻烦你很抱歉……kobaryo桑喝得烂醉,不太妙的样子……Srav3R和我也不是很清晰……清醒。aran君可以帮忙带他去卫生间吗?”

  “好……我先喝口水……”

  作为唯一一个中途睡着而避免了喝过头的人,由aran负责把醉酒的人带去卫生间也是理所应当的。借着一口凉水清醒头脑后,aran看了看现状。三个人都脸红得像发烧,横七竖八地躺在饭店的长沙发上。烟头、餐巾纸、残羹、盛着剩酒的杯子凌乱地堆积在桌上。待会服务员有得忙了,aran无厘头地想着,这次未免喝得太过了。kobaryo桑呢……在沙发的那头啊,好远。不会发酒疯吧……

  “kobaryo桑,”aran沿着沙发蹭过去,推了推kobaryo。“怎么样?还好吗?”

  原本趴在一堆凌乱中间睡觉的kobaryo动了动,侧头用迷惑的目光看着aran,脑袋仍埋在自己的臂弯里。aran忍不住戳了一下他的脸——烧红的脸颊看起来很可爱而已,他在心中辩解着。

  “aran……?”kobaryo咕哝了一句,如同呓语。酒气扑面而来,aran更加担忧了。他重复了刚才的话,在多次不知所云的回答中试图劝kobaryo去卫生间吐一下。最后他也确实成功了,但当kobaryo刚站起身就几乎要摔倒在地时,他还是会有点慌张地想是不是该让kobaryo再休息一会。

  后来自然是aran及时抓住了kobaryo的手,并就这样牵着他去卫生间。本来相比这个动作aran更在意的是kobaryo冰凉的手指,直到他遇见几个用暧昧眼光盯着他们的餐厅服务员。意识到这点之后他稍显尴尬地想松开手,换成把对方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的姿势,这样也能让晕头转向的kobaryo更方便地走路。但他刚表现出松手的倾向,手指就被紧紧扣住。

  kobaryo桑的力气没有变小呢,aran突然想到,和那天在雪山上一样……有点痛啊。还是说喝醉了力气会变大……?

  力气是否会改变这点aran是无从得知了,kobaryo喝得烂醉的事实却是摆在他面前。刚到卫生间就以要把胆汁也吐出来的架势开始呕吐,就算是aran也有点束手无措,只好去扯了一堆餐巾纸。他试探着将纸从门板下的缝隙递过去,却发现门根本没锁。犹豫了大概一秒以后他还是推门进去了。kobaryo蹲着并扶着墙壁,看不见他的脸色。

  至少kobaryo桑还知道不要吐在地上。aran发现今天的脑袋里都是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他在狭小的隔间里挪了挪位置蹲下,把一些纸递给kobaryo,后者在搭上他的手的时候再次用力地握住。aran能感觉到kobaryo指尖的颤抖,倒不如说他全身几乎都在发抖。吐得太厉害了吧。aran叹着气想着,把一堆餐巾纸塞在胸前,用空闲的右手帮kobaryo擦掉溅在裤脚上的不明液体。

  然后他感到手腕处的一滴冰凉。

  一滴水。并非浑浊的秽物,而是一滴清澈的水。aran愣了一下,抬头确认天花板是否漏水——答案是否定的。并且就算天花板漏水了,也滴不到他手腕上来,他右手正上方是kobaryo的脑袋。唾液这个猜想也迅速被排除。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

  “……kobaryo桑?”

  回应他的只有明显抑制着却仍然漏出些许的抽泣声。aran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情况——他当然不知道。在大家的印象中kobaryo与眼泪大约是热水和冰的关系,不可能共存,但酒精终究还是把表面的伪装撕去了。他只好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任由更多的冰凉落在右手上,聚成一小滩汇集在皮肤的凹陷处,或是沿着手腕的弧度缓缓流下。

  思考了几秒后,aran决定先给kobaryo一些餐巾纸。后者接过并擦了擦脸,然后将头埋在膝盖之间。再次判断现状得出的结论是最好冲一下水。于是aran半蹲着起身——小心地没有松开与kobaryo相握的左手,然后去按冲水键。但即使是这样kobaryo仍露出了惊慌的神色——aran有这种感觉,因为后一秒kobaryo就扯住aran的衣摆,并顺带把aran拉近了不少。

  这种诡异的行为——两个人蹲在一个隔间里,距离近得不足一根巧克力棒,却一言不发的状态,持续到aran的腿蹲麻,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kobaryo是否睡着了。看见对方小幅度的摇头后他再一次不知所措,但腿部的酸痛感迫使他再一次打破僵局。

  “koba亲还要在这里待着吗?我的腿蹲麻了喔……”

  kobaryo没有反应。aran想办法又忍了一会痛感。如果腿不会麻,他倒也乐意呆在这里不动,没准还会睡着。作为朋友这点事情也不足道,问题在于他的腿实在很难受。kobaryo桑的腿难道不酸吗……。

  “我要走了哦……?”aran试探着开口。

  kobaryo抬起头。苍白的脸颊和已然通红的眼眶将他现在的状态很差这点直接写在脸上,膝盖处浸湿的一大片则显出他刚刚一直在流泪的事实。然而重点是五官中透露出的表情。那种和aran在雪山上见到的,如出一辙的复杂表情,第一次如此直接地摆在aran面前。aran尝试着解读。悲伤,幸福,抑或是别的什么?他有点恼怒于自己一向的迟钝和不会察言观色,但在kobaryo的目光下仍努力地坚持与之对视。不过,在对方看来,自己的眼中又有什么呢?

  “……抱歉。”

  在aran几乎要放弃并移开视线的前一刻,kobaryo毫无预兆地松开aran的手站起来。由于头部缺血而扶额了几秒后,他推开隔间的门。“对不起啊……aran桑。我好些了……回去吧。对不起。”

  aran疑惑地跟着起身。他看见kobaryo又因为头晕而差点摔跤,下意识去拉的时候自己也失去平衡,慌乱中抓住了门把手。门板发出一声巨响后还是承受住了两人的重量——以一种奇怪的姿势。

  aran没去管这些,四下看了看,确定不会有人把他俩当做发酒疯的人而驱赶,然后小心地在不打破平衡的情况下让他们俩摆脱门板的帮助。这个过程比aran预想的要顺利,kobaryo没有给他添乱,但他也没能再捕捉到kobaryo的眼睛。他站稳后朝对方看去时凌乱的头发遮挡着kobaryo的脸,露出的一点额头涂着酒精作用后的红。

  aran靠过去,轻声问他:“要回去吗?”

  “回去吧。”

  kobaryo的声音同样地轻,音节有点模糊,语气却很坚定。

  ——就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aran让kobaryo把他的体重压在自己身上,沉默地迈步。

  他看见地上散落的餐巾纸,心想过会回来再收拾好了。

 

 

 

 

  从摔到门板上之后的结尾是@-Archaea- 老师续写的!!(有微改)大感谢!!!😭😭😭🛐🛐🛐🛐🛐

 

  Corydalis n.紫堇,花语可以去查一下((

  是看了某周六凌晨闪群的消息之后(高甘老师和木梓老师的有关讨论)突发奇想的产物。尝试写一点那种感觉。

  这是一些,解读? 

  大部分内容都是今天赶出来的,低质请包容🙇‍♀️🙇‍♀️🙇‍♀️

  谢谢你看这篇文。圣诞节快乐!🎄🎄🎄

  by 阿玟&沙林

若有感觉
圣诞快乐 第一次尝试做手书 完...

圣诞快乐 第一次尝试做手书 完全没有圣诞味儿的那种 但是你闪过圣诞是正餐(

虽然封面丑但封面还是诈骗(喜欢我开幕火柴人吗())

圣诞快乐 第一次尝试做手书 完全没有圣诞味儿的那种 但是你闪过圣诞是正餐(

虽然封面丑但封面还是诈骗(喜欢我开幕火柴人吗())

各自

【hardcore tano*c/ while shining组】面包烤焦了

【hardcore tano*c/ while shining组】面包烤焦了

阅然于心

万万没想到凑上九图了(……)

万万没想到凑上九图了(……)

各自
  好崩溃画的像女生……打码是...

  好崩溃画的像女生……打码是因为蛋糕画崩了

  好崩溃画的像女生……打码是因为蛋糕画崩了

木梓
你们好我来丢一篇巨雷巨ooc的...

你们好我来丢一篇巨雷巨ooc的在闪…(目移)

你们好我来丢一篇巨雷巨ooc的在闪…(目移)

苯的双倍快乐之萘

海雨

  *在闪 偏友情向

  *古叶玲第一人称视角

  *多少有点意识流 请不要带脑子看(


  去看海。他说。


  稀里糊涂地,我跟了上去。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裹挟在海风中央。


  ——不对。正中央的,是他的背影。


  “aran?”


  声波被尖啸的风割碎冲走。我又喊了一次,背影仍只是伫立原地。


  我抓住帽檐和风衣领口,艰难并滑稽地尝试向前挪了一步。仅仅一步,就足以体验到“要被吹上天了”的感觉。


  我只能更大声地...

  *在闪 偏友情向

  *古叶玲第一人称视角

  *多少有点意识流 请不要带脑子看(

 

 

 

  去看海。他说。

 

  稀里糊涂地,我跟了上去。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被裹挟在海风中央。

 

  ——不对。正中央的,是他的背影。

 

  “aran?”

 

  声波被尖啸的风割碎冲走。我又喊了一次,背影仍只是伫立原地。

 

  我抓住帽檐和风衣领口,艰难并滑稽地尝试向前挪了一步。仅仅一步,就足以体验到“要被吹上天了”的感觉。

 

  我只能更大声地呼喊。我触碰不到的。

 

  “aran!a——ran——!……慎之介君!慎之介!!”

 

  为什么还是没有反应呢。


  有一粒沙子进了右眼,左眼条件反射地一起闭上。我揉揉眼睛,尽可能稳住平衡站了一会。黑暗和风声真是奇怪的搭配,我想。

 

  然后我深吸气。闭着眼,在苦咸味的暴风中,深深吸气。

 

  “奈——良——慎——之——介——!”

 

  尾音仍然消失得那么快。风太大了,海浪也很吵。应该又没听见。

 

  有水滴。要下雨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在台风登陆前来海边——

 

  我松开领口,试图用手臂挡住刮向脸上的风。然后缓慢抬起袖子,冒着右眼也进沙粒的风险,在缝隙状的,模糊的,颤抖的光亮中窥视。

 

  他在看我。

 

  悚冷自心脏的方位辐散开来。光亮瞬间闭幕了。我呛了一口——被风。

 

  后退一步的冲动和再看一眼的冲动,无论哪个都无法抑制。我被矛盾钉在原地,莫名地腿软。我打了个寒颤。

 

  只是被aran看着而已,为什么会……?

 

  风和潮的狂想曲中,我辨出了沙子被挤压的音符。规律,渐近。

 

  我咬着牙再次睁眼。

 

  aran站在我面前,没戴眼镜。外套下摆抽搐着,勾勒出消瘦的腰部曲线。每一缕卷发都在疯狂地打招呼。问候……我?

 

  还有微笑。他在笑。眯起的双眼,慵懒的嘴角,一如既往的鱼尾纹。他向我微笑。

 

  鱼尾纹。鱼尾。鱼。

 

  莫名其妙的联想。我移开视线,注视了片刻他背后窒息的雨云。

 

  雨云以雨水回敬我。我又睁不开眼了。

 

  右手突然被牵起。至少一秒后我才意识到那是aran的手——如他本人般消瘦冰冷。手指移动着。一个同样冰冷的物件被放入我的手中。

 

  最后一个动作是推着我的四指,让我握紧那个物件。

 

  “我回去了。”他松了手。

 

  “啊……?”

 

  我努力再次抬起眼皮。雨水使有限的视野变得肿胀。看不清他的身影。斑驳间,似乎有金色的光流过。

 

  “aran?”

 

  我用袖子擦了擦眼睛。面前只有灰色的大海。他的脚印也被潮水卷走。

 

  我低头看向手心。那是aran的眼镜。

 

 

  

  

 

  低浓度在闪人,袭来!

  前天语文考场作文想不出来但是想到了这个,晚自习光速写了。然后今天立冬水一个更(

  尝试了有点意识流的写法。因为是aran(何)也尝试了一人称。各方面感觉怪怪。

  请忽视在台风登陆前去海边的两个傻瓜(

  希望你看得开心。虽然感觉不能。趴下。

Noctiluca

*在闪,有点G

*解码方法看本博置顶


~呜嗷啊嗷~~~嗷~啊啊嗷嗷~呜啊嗷呜~呜啊嗷嗷啊嗷~嗷~~呜~嗷~嗷~~嗷嗷嗷啊~~啊呜~啊啊呜啊~~嗷呜~~~啊啊嗷啊嗷~~啊~啊呜啊呜~嗷啊嗷啊啊啊嗷呜~啊嗷嗷~啊呜呜嗷啊呜嗷嗷呜呜嗷嗷呜~~呜~呜啊~~~啊嗷~呜嗷呜啊嗷~~嗷呜~啊啊呜啊呜嗷啊~啊嗷啊啊呜啊~啊~嗷啊~啊呜呜嗷~~~啊~呜嗷啊嗷呜啊嗷嗷呜~呜啊啊~啊啊嗷啊啊啊啊呜嗷啊~呜~呜啊~呜~呜啊嗷啊啊啊~嗷嗷~嗷嗷呜啊~呜~呜~啊啊呜~嗷~呜嗷呜啊嗷~~呜~嗷呜啊呜~呜嗷~啊呜呜~啊啊呜呜啊嗷呜呜~啊~啊~~啊啊~嗷呜~~~呜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呜嗷~~呜~嗷啊啊呜啊呜呜~啊嗷~嗷...

*在闪,有点G

*解码方法看本博置顶


~呜嗷啊嗷~~~嗷~啊啊嗷嗷~呜啊嗷呜~呜啊嗷嗷啊嗷~嗷~~呜~嗷~嗷~~嗷嗷嗷啊~~啊呜~啊啊呜啊~~嗷呜~~~啊啊嗷啊嗷~~啊~啊呜啊呜~嗷啊嗷啊啊啊嗷呜~啊嗷嗷~啊呜呜嗷啊呜嗷嗷呜呜嗷嗷呜~~呜~呜啊~~~啊嗷~呜嗷呜啊嗷~~嗷呜~啊啊呜啊呜嗷啊~啊嗷啊啊呜啊~啊~嗷啊~啊呜呜嗷~~~啊~呜嗷啊嗷呜啊嗷嗷呜~呜啊啊~啊啊嗷啊啊啊啊呜嗷啊~呜~呜啊~呜~呜啊嗷啊啊啊~嗷嗷~嗷嗷呜啊~呜~呜~啊啊呜~嗷~呜嗷呜啊嗷~~呜~嗷呜啊呜~呜嗷~啊呜呜~啊啊呜呜啊嗷呜呜~啊~啊~~啊啊~嗷呜~~~呜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呜嗷~~呜~嗷啊啊呜啊呜呜~啊嗷~嗷呜~呜~嗷呜嗷啊嗷嗷~~嗷嗷呜啊呜~嗷啊嗷呜啊嗷嗷~~啊~呜~呜~嗷嗷呜~啊嗷呜啊呜~啊呜呜啊呜嗷啊~啊~呜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嗷啊~~嗷嗷~嗷嗷啊~嗷呜~嗷嗷啊嗷嗷呜呜~呜呜呜啊啊呜~嗷呜~呜~嗷呜嗷呜呜啊嗷嗷啊呜呜~嗷啊啊~嗷啊啊啊呜呜~啊嗷嗷嗷嗷啊嗷呜~呜嗷嗷~呜啊啊啊~嗷呜啊嗷啊嗷~嗷啊~嗷~啊嗷啊嗷嗷~嗷呜~嗷啊嗷呜啊~~嗷~啊啊~呜嗷~~嗷嗷啊嗷~嗷呜啊呜呜啊啊~嗷呜~嗷啊啊呜嗷啊呜嗷呜嗷嗷嗷呜嗷~~嗷呜啊呜啊呜啊嗷嗷啊呜嗷~呜呜呜啊啊~~呜嗷~~嗷嗷啊~呜~呜~啊啊呜~啊啊呜呜啊~呜~~啊啊呜啊嗷嗷啊嗷呜~啊嗷啊呜~呜嗷~~嗷啊嗷~啊啊嗷嗷~嗷~嗷~啊啊~呜呜嗷嗷呜嗷~嗷啊呜~呜~~嗷嗷嗷啊~~啊呜啊啊啊嗷啊~嗷嗷呜啊嗷呜嗷啊嗷~呜嗷嗷啊~~呜嗷~~~~啊呜啊~啊~~啊啊~嗷嗷呜嗷呜呜啊~嗷呜~嗷啊啊呜呜~~嗷嗷嗷~~呜啊~呜呜嗷~呜啊嗷嗷啊啊啊嗷啊嗷~~~呜~啊嗷嗷呜啊~呜呜~啊啊~呜呜啊~呜~~啊~啊呜啊啊~嗷嗷~~呜~嗷~嗷呜呜呜呜~啊呜~啊呜啊呜嗷啊啊~~~~~嗷啊~~嗷啊啊呜~~啊啊呜呜呜~嗷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嗷~~呜呜嗷~嗷啊呜呜啊呜呜啊嗷嗷呜~呜~啊啊呜~啊啊啊嗷嗷~啊呜~呜啊啊嗷嗷嗷嗷~~~呜~啊嗷嗷呜呜呜嗷嗷嗷呜啊啊嗷嗷~啊嗷呜嗷~嗷呜~啊嗷~~嗷嗷啊~啊呜啊呜呜啊嗷呜啊呜啊呜啊呜呜嗷嗷啊啊啊~~~~嗷啊~~呜嗷~啊呜嗷呜嗷啊嗷嗷啊~呜~啊呜~呜呜呜啊啊嗷~呜~啊嗷啊呜嗷嗷呜嗷呜呜~啊嗷呜嗷~~嗷啊~呜啊~啊~~啊啊~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嗷啊嗷呜呜~~呜嗷~嗷呜嗷啊呜嗷啊呜啊呜~~啊呜嗷呜嗷~嗷啊~呜~~~呜~啊嗷嗷呜啊~~啊呜嗷啊啊~嗷呜~~~~~~~~嗷啊~~呜嗷呜啊~嗷呜呜呜啊嗷啊嗷~嗷啊呜~呜呜呜啊啊嗷~嗷呜~呜嗷~~呜呜~啊嗷啊~嗷呜呜呜~~啊~呜~嗷~呜嗷嗷嗷啊~呜啊嗷~呜呜呜呜嗷呜呜嗷啊啊~呜~啊呜呜呜呜~啊呜呜嗷呜啊呜~~~~~嗷啊~~嗷~嗷啊啊呜啊~呜~呜啊~~~啊呜~呜呜呜啊啊嗷~呜~呜啊啊啊呜嗷呜啊~啊嗷~嗷呜啊啊嗷呜呜~呜啊啊~呜嗷呜呜~~~~~嗷啊~~呜嗷~嗷啊~啊啊呜呜嗷啊嗷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嗷~~呜呜嗷~嗷~呜嗷~啊呜呜啊啊呜啊~呜啊啊~嗷~呜呜啊嗷啊呜嗷~~~~嗷啊~~呜嗷呜啊~嗷呜呜呜啊嗷啊嗷~嗷啊呜~呜呜呜啊啊嗷~呜嗷嗷~呜啊~嗷嗷啊~~啊啊呜呜~呜~啊啊呜~啊~啊~~呜呜嗷~啊呜啊~啊呜呜~~~呜~啊嗷嗷呜啊呜呜啊~啊嗷~嗷~呜嗷啊啊呜~~~~嗷啊~~嗷呜~~呜嗷呜啊呜~呜啊~~~啊呜~呜呜呜啊啊嗷~~~呜啊啊~啊嗷~~~啊呜呜呜呜~嗷~啊嗷~嗷啊啊嗷~嗷~啊嗷~呜啊啊啊呜呜呜嗷~嗷~呜啊嗷~呜~呜啊呜啊啊嗷啊呜呜嗷呜嗷嗷啊啊~啊呜啊啊~嗷嗷呜嗷呜啊啊嗷~呜~~嗷嗷~呜嗷呜~呜呜呜啊啊嗷~嗷啊嗷呜嗷啊呜呜嗷~嗷啊呜嗷嗷呜啊嗷呜呜嗷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啊啊啊~呜嗷啊嗷~嗷~嗷嗷~嗷呜嗷啊呜嗷~嗷~呜啊啊呜~嗷嗷啊~嗷呜~呜嗷~嗷~呜啊嗷~呜~~呜啊~啊~啊啊嗷啊嗷呜啊呜啊~啊呜啊啊~嗷嗷啊~~呜~嗷嗷呜呜嗷~呜呜啊呜啊嗷嗷~呜啊呜嗷~嗷啊嗷~啊啊啊嗷~嗷~呜啊嗷~呜啊~呜嗷嗷~呜啊啊嗷呜啊呜啊~啊~啊呜啊啊~嗷呜呜~啊啊啊~嗷呜呜啊啊嗷啊嗷嗷啊~啊~~啊啊~嗷呜~~~呜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嗷嗷嗷啊~~~嗷呜嗷嗷~~~~啊嗷嗷啊啊呜嗷~啊~呜嗷嗷呜呜嗷啊嗷呜呜嗷啊呜呜嗷呜呜呜啊嗷呜~呜啊嗷呜嗷啊呜嗷呜~啊啊啊啊嗷呜~呜~啊啊呜~啊~啊呜呜啊啊啊~~啊~呜呜嗷呜嗷~~~呜嗷啊嗷呜呜~~呜嗷啊呜啊~~嗷啊啊呜~~~呜呜嗷~嗷~嗷啊啊啊啊呜嗷呜啊嗷啊呜~嗷~啊啊呜呜嗷啊呜嗷呜嗷嗷嗷呜~啊呜~嗷呜呜呜嗷~~呜呜呜嗷啊啊嗷啊嗷啊呜啊嗷呜嗷啊啊~嗷呜~~嗷啊嗷啊~~嗷~啊啊~呜呜呜嗷嗷嗷呜啊啊啊呜啊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呜呜啊~~呜呜呜呜啊嗷呜呜嗷~啊呜~嗷啊~嗷呜嗷呜嗷嗷啊嗷嗷啊~~~呜~啊嗷呜呜嗷~~~~啊呜啊啊嗷~呜啊~嗷~啊嗷啊~~呜呜呜呜~呜啊嗷嗷啊呜啊呜~呜嗷嗷啊啊嗷嗷~嗷啊呜~~嗷呜~~啊嗷~啊~~嗷~啊啊~呜嗷~~嗷啊~啊啊啊呜啊呜啊呜啊嗷嗷呜嗷呜啊嗷呜嗷啊~呜~呜嗷啊呜呜呜呜嗷~嗷~嗷~呜嗷呜啊嗷~~呜~~~呜~~嗷呜嗷嗷呜呜嗷~呜呜嗷啊呜啊啊~啊嗷嗷~呜啊呜~~啊呜嗷嗷嗷嗷嗷呜嗷呜呜啊嗷啊啊呜呜啊呜呜呜啊嗷啊嗷呜嗷啊啊呜啊呜~啊嗷啊啊呜~呜呜~呜啊嗷嗷啊呜嗷~~啊~~啊啊嗷嗷~嗷呜嗷呜嗷嗷啊嗷呜~嗷~嗷呜呜嗷嗷嗷呜~呜啊呜呜呜啊啊呜啊呜呜嗷呜啊啊~~~嗷嗷~啊啊~嗷嗷啊~啊~呜呜呜~呜~啊啊呜~啊嗷嗷~呜啊嗷啊~呜呜啊啊呜~~啊~~嗷~啊啊~呜呜嗷嗷呜呜~呜~嗷呜嗷呜嗷嗷啊~嗷呜~呜~嗷呜嗷啊~~呜啊啊呜呜呜呜嗷啊呜啊嗷啊呜啊呜嗷嗷嗷~~~嗷呜嗷啊啊呜啊~~嗷~啊啊~呜呜啊啊嗷~啊呜啊呜~呜呜呜啊啊~~呜~呜啊嗷~嗷嗷啊~呜啊~呜呜啊嗷~啊呜嗷啊啊呜啊嗷嗷~~啊~嗷呜~啊啊啊嗷嗷嗷~嗷嗷啊~啊呜呜呜嗷啊啊~啊啊呜呜~~~嗷啊~~嗷呜~呜~~呜嗷呜呜啊啊嗷呜呜呜嗷嗷嗷啊嗷~啊啊~嗷~嗷~嗷呜~啊嗷啊啊呜~嗷呜~啊呜啊呜嗷呜呜~嗷~呜~嗷啊~呜~~嗷嗷嗷~~~~啊呜~~嗷啊嗷嗷嗷呜啊呜呜啊呜嗷呜呜~呜啊呜~嗷啊呜呜~~啊啊~~~~啊嗷呜呜嗷嗷嗷呜~呜呜呜啊啊啊~嗷啊呜啊呜~~嗷嗷~嗷呜~啊啊呜呜啊~~嗷~啊啊~呜呜呜呜呜~~啊啊呜呜嗷~~~啊~嗷呜~呜~嗷呜呜嗷~嗷啊~~呜啊嗷嗷嗷~~嗷呜啊呜啊呜嗷呜啊啊~呜~啊啊呜啊嗷啊~~嗷~啊啊~呜呜呜嗷啊呜呜~啊呜啊~呜嗷呜~~嗷呜~~呜呜呜嗷呜嗷~嗷呜嗷~啊嗷啊呜~嗷~啊啊啊嗷嗷~呜嗷啊~啊呜嗷嗷呜呜啊嗷呜呜呜嗷呜呜嗷呜嗷嗷嗷呜啊嗷啊啊呜啊嗷呜嗷嗷呜嗷嗷啊呜啊呜啊嗷呜呜嗷啊~呜呜啊呜呜呜呜~呜呜啊嗷~呜嗷呜啊嗷~嗷嗷啊啊~呜嗷~嗷啊~啊呜啊啊啊呜呜嗷嗷啊~啊啊~呜呜呜呜~嗷呜~~呜~呜嗷~呜~~~呜~啊嗷呜呜呜嗷啊啊啊啊嗷啊呜嗷嗷嗷呜嗷嗷~~啊~嗷嗷呜嗷呜呜~啊啊啊啊~呜嗷嗷嗷呜呜~~啊嗷嗷~啊啊呜呜~啊嗷嗷啊啊呜嗷嗷嗷啊~啊啊~~呜嗷~~呜啊啊~啊呜啊~呜呜嗷呜~嗷啊嗷~~~啊嗷~嗷~呜啊嗷~呜嗷~~嗷~~~~嗷~啊~呜呜啊呜~啊嗷啊啊呜~嗷呜~呜啊啊~啊呜嗷~~嗷啊嗷嗷啊呜嗷呜呜啊呜啊~呜啊嗷呜啊~啊嗷呜嗷呜~啊嗷啊啊嗷嗷嗷~~~啊啊呜啊嗷嗷呜嗷啊~嗷呜~啊啊啊~嗷呜嗷嗷~嗷啊呜啊嗷呜~啊嗷~啊啊呜嗷嗷啊~呜~呜~啊嗷啊啊呜~嗷嗷~嗷嗷啊呜呜呜嗷~~~~啊呜啊嗷嗷~呜啊呜嗷~啊~啊嗷嗷~呜嗷啊~呜~呜嗷啊啊呜嗷呜~嗷呜啊啊啊啊~啊嗷呜啊~嗷呜~呜啊啊~嗷嗷啊~嗷啊呜~~~嗷嗷嗷啊~~啊呜啊嗷呜嗷嗷呜~啊~~~嗷啊啊嗷呜嗷~嗷呜嗷~啊呜嗷啊~啊~~~呜呜呜嗷嗷啊啊~~嗷啊呜啊啊嗷嗷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嗷嗷~啊呜啊啊~啊~~啊啊~~呜~嗷啊嗷~啊嗷啊~啊~~~啊呜呜呜呜啊啊~~啊呜啊呜~呜啊啊嗷呜啊呜~~~啊嗷呜啊呜嗷呜嗷嗷啊嗷~嗷~嗷~嗷啊嗷嗷~嗷~~呜嗷呜~~嗷嗷呜嗷嗷嗷啊~呜~啊啊呜呜呜呜嗷~嗷~啊呜呜啊呜呜嗷呜~啊嗷嗷嗷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嗷嗷呜嗷啊~呜啊嗷呜嗷啊啊~呜~嗷呜~呜~嗷呜嗷嗷啊~~啊~嗷啊嗷嗷呜嗷呜嗷嗷呜~呜呜呜啊啊呜~~嗷呜~呜~~呜嗷呜呜啊啊嗷呜呜~呜~啊啊呜~啊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啊呜~啊嗷呜嗷呜啊嗷啊~呜嗷~~嗷啊嗷嗷啊~呜呜嗷啊啊呜~嗷呜~~~啊啊嗷啊嗷呜呜~呜嗷呜嗷~~嗷啊嗷嗷啊呜呜嗷呜啊呜~呜~啊嗷啊啊呜~嗷呜~呜啊啊~啊呜嗷~~嗷啊嗷~啊呜~啊啊嗷~啊~呜~~啊嗷~呜嗷呜呜呜嗷~嗷嗷呜啊呜啊啊~~嗷嗷~呜嗷呜啊嗷~~呜~呜嗷啊呜~嗷呜~啊呜啊呜嗷呜呜~嗷~呜~嗷啊~呜~~嗷嗷嗷~嗷呜~啊啊啊~呜嗷啊啊呜呜呜啊呜呜啊嗷呜嗷啊~~嗷呜~呜啊嗷~~呜嗷啊~呜~~嗷嗷啊~~啊啊呜呜啊嗷~呜~呜啊~嗷呜嗷~嗷嗷~啊~啊呜啊啊~呜嗷嗷啊~啊~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嗷啊呜~啊啊呜啊~~呜~嗷呜~~嗷嗷~啊啊嗷嗷呜啊~~嗷嗷嗷啊~~啊嗷呜嗷啊啊~呜~嗷呜~~~啊啊嗷呜嗷嗷~嗷啊呜啊嗷嗷呜嗷呜嗷嗷~呜呜呜啊呜嗷~嗷嗷啊嗷啊嗷呜啊呜嗷~啊~嗷啊呜呜呜~啊嗷呜呜嗷啊啊呜~~啊嗷呜嗷嗷啊嗷呜~呜嗷嗷嗷啊~~啊~~呜呜啊啊呜嗷啊啊啊呜啊~呜嗷啊呜~嗷呜~啊~呜~呜嗷呜啊呜呜~啊呜嗷~~嗷啊嗷~啊呜啊嗷呜嗷啊啊~呜~呜啊~啊呜嗷嗷啊~~啊啊啊嗷~嗷呜嗷啊呜呜~嗷呜呜嗷啊啊啊嗷呜啊呜啊嗷嗷~嗷啊嗷啊嗷呜呜呜呜~嗷嗷呜嗷~嗷啊~~嗷啊啊呜~~啊啊~嗷~嗷啊呜嗷啊嗷啊嗷~呜啊嗷嗷啊嗷嗷~呜啊呜嗷啊呜呜啊嗷~~~~嗷啊~~嗷呜呜嗷~呜啊呜呜呜呜~嗷嗷嗷~嗷~呜嗷呜啊嗷~嗷呜啊啊嗷呜嗷~嗷啊啊啊啊呜嗷呜呜~啊~~啊~啊啊呜啊嗷~呜啊啊~啊呜啊嗷啊呜~嗷嗷啊~~啊啊呜呜呜呜啊啊啊~嗷啊呜~啊啊呜啊~呜~啊嗷啊啊呜~嗷呜嗷嗷呜呜嗷~呜呜呜嗷~啊啊~啊呜啊~呜嗷呜~~嗷呜~~呜呜呜嗷啊啊呜啊嗷嗷嗷呜啊啊嗷嗷啊~嗷啊呜呜啊呜呜嗷呜~呜~嗷啊嗷~啊呜嗷呜呜啊嗷啊啊啊嗷嗷嗷嗷嗷~啊~嗷啊呜啊呜呜嗷~呜~~呜~啊呜嗷呜嗷嗷啊呜啊啊嗷~嗷呜嗷啊呜呜呜嗷呜呜啊啊嗷啊啊嗷啊呜嗷嗷啊啊~嗷~呜呜嗷嗷呜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呜~呜啊呜啊嗷啊呜嗷呜呜嗷~嗷~呜呜嗷~啊呜呜~啊嗷呜呜呜啊~嗷~嗷啊呜啊~啊~啊啊嗷啊~嗷呜~~呜~啊啊呜啊嗷呜嗷~嗷嗷~嗷呜呜呜啊啊啊~嗷呜~嗷啊嗷呜啊~~嗷~啊啊~呜~呜啊嗷~~呜~嗷呜啊呜呜啊啊~啊呜呜呜嗷~嗷嗷啊呜嗷~啊啊嗷呜呜嗷~啊~~啊啊啊嗷呜呜~啊~~~嗷啊~啊嗷~嗷~呜啊呜呜呜啊啊嗷嗷嗷~~~嗷啊呜~嗷啊呜嗷呜~啊啊~嗷~嗷~嗷~呜呜~嗷呜~呜呜嗷嗷嗷嗷~啊啊~呜呜嗷呜嗷嗷~~呜~呜~~啊嗷啊呜嗷嗷~~啊嗷~嗷呜嗷啊呜呜呜嗷呜呜呜啊嗷呜~~啊啊~呜嗷呜嗷呜嗷呜~啊~呜~~嗷嗷嗷啊~~啊~呜啊啊呜~呜~呜~呜啊啊啊呜~啊~呜嗷嗷呜呜嗷啊嗷呜呜嗷啊呜呜嗷呜呜呜啊嗷呜~嗷呜~啊啊呜啊呜嗷啊~啊嗷啊啊呜~呜~啊啊呜~啊呜呜~~嗷~啊~~啊呜呜啊嗷~嗷~嗷啊啊呜啊~呜~呜啊~~~啊啊啊呜~~啊嗷呜~嗷呜~呜~嗷呜嗷呜啊~嗷嗷呜呜呜呜呜~~~嗷呜啊~啊嗷嗷呜呜~~呜呜嗷嗷~啊呜啊~~嗷~啊啊~呜嗷~~~~啊呜啊嗷嗷~呜啊呜嗷~~嗷嗷啊嗷嗷嗷嗷嗷~嗷嗷~呜嗷呜啊呜啊嗷呜啊呜啊呜嗷啊呜呜啊呜~~呜~呜啊啊啊呜嗷啊啊~嗷啊呜呜嗷~~啊啊啊呜啊嗷嗷~呜啊嗷啊~啊嗷嗷嗷嗷嗷嗷~~~呜~啊嗷呜呜啊啊嗷嗷啊~嗷~嗷~呜啊啊呜~~嗷呜~啊啊啊~嗷啊呜呜嗷呜呜啊呜~呜~啊啊呜~啊啊嗷啊嗷呜啊呜~嗷啊嗷~~~啊嗷嗷啊~啊啊~呜啊嗷嗷啊啊呜嗷啊~呜啊啊呜呜啊~~啊呜啊嗷啊呜~嗷呜~啊~呜啊呜~~嗷嗷嗷啊~~啊呜~嗷啊嗷~~~嗷呜~呜~嗷呜呜嗷啊~啊嗷啊啊呜嗷~~嗷啊~啊啊啊嗷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嗷嗷啊~~啊~~呜啊~~嗷嗷~嗷嗷~呜嗷呜啊嗷~~啊嗷嗷啊啊呜嗷嗷嗷啊~啊啊~~呜嗷~~呜啊啊~啊嗷嗷~呜~嗷~嗷嗷嗷啊嗷呜啊啊嗷啊嗷嗷嗷嗷嗷啊呜啊嗷~呜啊嗷呜啊~~嗷啊啊呜~嗷嗷嗷啊嗷啊~嗷嗷~呜呜嗷呜嗷~呜嗷嗷嗷呜~呜啊~嗷呜呜呜啊嗷~~呜啊啊啊呜呜呜啊~~嗷~啊啊~呜呜嗷~啊嗷啊啊啊~啊啊嗷~嗷啊~呜啊啊呜呜~呜嗷呜~啊~呜啊啊呜~啊嗷呜啊嗷~啊嗷嗷~嗷~~呜~~~~嗷啊~~嗷啊~啊~啊~啊啊嗷~嗷~啊啊呜嗷~呜嗷呜啊嗷~~~嗷嗷~呜呜~嗷呜~~嗷啊~嗷呜呜嗷呜~啊嗷啊啊啊啊~啊嗷呜啊嗷嗷~呜嗷~呜嗷嗷嗷啊~呜啊呜呜呜嗷~~嗷啊嗷~啊呜嗷呜啊啊啊呜嗷呜呜~呜~~嗷呜呜嗷~~呜~呜~~嗷嗷嗷啊~~啊嗷嗷~嗷~~呜~呜啊啊嗷啊啊嗷嗷嗷啊~嗷~~啊呜啊呜啊嗷嗷嗷~啊呜呜~~~嗷啊~啊~啊~嗷啊啊嗷啊嗷呜呜~嗷嗷啊嗷嗷啊嗷嗷~呜啊呜嗷啊呜呜啊嗷~~~~嗷啊~~呜嗷啊~啊嗷啊啊呜嗷嗷嗷呜~呜啊嗷~呜嗷呜啊嗷~~呜~嗷嗷呜~~嗷啊啊呜啊嗷嗷嗷呜啊啊嗷嗷啊~嗷啊呜~啊~啊啊呜~嗷呜~呜~嗷呜嗷啊~~嗷啊~~呜啊嗷呜嗷呜呜啊啊~啊~~啊啊~嗷呜啊呜呜嗷~啊嗷啊呜呜嗷呜呜啊呜呜嗷呜嗷~呜呜啊呜~嗷啊嗷~~~呜嗷嗷~呜啊~嗷嗷啊~~啊啊呜嗷~嗷呜嗷啊呜呜啊呜呜~~嗷~啊~~~啊呜~呜啊嗷呜~啊啊啊~啊啊嗷嗷嗷啊呜~啊啊嗷嗷~~啊~呜~嗷呜~啊啊啊~嗷嗷啊~呜~啊啊~~嗷嗷嗷啊~~啊嗷嗷~嗷~~呜~呜啊~呜啊呜嗷嗷呜~嗷嗷呜啊呜呜啊嗷~~嗷~~啊呜~啊啊呜啊~呜~啊嗷啊啊呜~嗷啊啊嗷呜嗷嗷啊呜呜~嗷嗷呜~嗷啊嗷嗷~呜啊嗷呜啊嗷啊呜嗷嗷~嗷~嗷~呜呜呜嗷呜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呜~嗷呜呜嗷呜啊呜呜嗷~啊嗷呜嗷嗷啊啊啊~呜呜~~啊呜呜啊~呜~嗷啊~嗷嗷~呜~嗷嗷呜~~嗷呜嗷嗷啊啊呜~啊呜呜~啊~嗷~啊~嗷~嗷嗷~呜嗷呜啊呜啊啊啊啊嗷~呜嗷嗷啊~~呜啊嗷呜~呜呜呜啊呜啊呜嗷啊呜~~~~~嗷啊~~嗷~呜嗷嗷呜啊~呜~啊嗷呜~~啊呜~呜呜呜啊啊呜啊嗷啊呜嗷嗷~嗷~嗷~呜呜呜嗷呜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呜~嗷呜呜嗷嗷啊嗷嗷呜呜啊呜嗷~嗷呜呜啊啊呜啊嗷~啊啊~呜啊嗷嗷~嗷~~呜~啊啊~嗷呜嗷呜呜嗷啊啊呜呜呜啊呜啊啊嗷啊嗷啊嗷嗷~呜嗷呜啊嗷~嗷嗷呜嗷呜嗷呜嗷嗷嗷啊~啊~呜呜啊呜啊嗷啊嗷嗷~啊呜~嗷啊嗷~~嗷嗷啊啊啊嗷呜呜嗷呜啊啊~呜嗷嗷啊嗷嗷呜~嗷~嗷啊呜~啊啊呜啊~呜~啊嗷啊啊呜~嗷嗷啊~呜啊~呜呜啊呜~呜嗷嗷啊呜嗷呜呜啊啊嗷啊啊嗷啊呜嗷嗷啊啊~嗷~呜呜嗷嗷呜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呜~呜啊呜啊嗷啊呜嗷呜呜嗷~嗷~呜呜嗷~啊呜~啊嗷嗷啊~啊啊呜呜~啊呜呜~~嗷呜~嗷啊嗷呜呜嗷~啊~嗷啊呜呜呜~啊嗷呜呜嗷啊~啊~~啊啊~~嗷呜~啊啊呜啊呜嗷~啊呜呜啊嗷啊呜嗷呜嗷嗷啊~嗷~呜嗷呜啊嗷~嗷呜啊呜呜嗷~啊呜嗷嗷~~呜~呜呜~嗷~~呜啊呜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嗷嗷啊呜呜嗷呜呜啊呜啊~嗷啊嗷呜啊~呜啊~~~呜~~~呜~呜嗷嗷呜嗷呜嗷嗷啊~嗷嗷呜~啊嗷呜啊嗷~啊~嗷啊啊嗷嗷啊嗷嗷啊~嗷呜~呜嗷~嗷~呜啊嗷~呜呜嗷啊呜啊~嗷呜~呜呜呜啊啊呜~嗷呜~啊啊呜啊嗷嗷啊~~啊~~呜~啊啊~~呜呜嗷~呜嗷呜啊嗷~~啊~呜嗷~嗷嗷呜嗷呜呜啊啊嗷呜呜~呜~啊啊呜~啊呜呜~~嗷~啊~~~啊呜~呜啊嗷~呜~呜啊嗷嗷呜~嗷啊呜呜啊呜~嗷~呜嗷嗷呜嗷~啊嗷嗷嗷嗷嗷嗷啊~~嗷~啊啊~呜嗷~~~~啊呜啊嗷嗷~呜啊呜嗷~~~啊~呜~嗷嗷呜~嗷呜~呜啊呜呜呜呜呜~~~啊呜啊呜嗷呜呜嗷~呜啊啊啊呜呜呜嗷呜呜呜~呜~~~~嗷嗷嗷啊~~~嗷嗷~嗷嗷嗷啊~嗷啊嗷~~~啊嗷呜~~呜嗷呜啊呜~嗷呜~啊啊~~呜~呜嗷嗷啊~~啊啊~嗷~嗷呜嗷~呜嗷嗷啊~~~~嗷嗷嗷啊~~啊嗷嗷~呜啊呜~~啊嗷嗷嗷~呜呜嗷呜嗷嗷呜呜呜嗷呜呜~~呜嗷啊呜啊~~嗷啊啊呜~嗷嗷嗷呜~啊啊~呜嗷~~呜呜嗷呜呜~呜~啊啊呜~啊~嗷呜~~~~~啊呜啊呜呜~呜嗷嗷啊~啊啊~呜呜嗷~~~~啊呜~嗷呜啊~呜呜啊嗷呜~啊啊呜~~嗷啊啊~啊~嗷嗷啊嗷呜呜呜呜嗷嗷啊呜呜啊呜呜嗷呜~啊嗷嗷嗷嗷嗷嗷~~~呜~啊嗷呜呜嗷~~~~啊呜啊啊呜啊呜~呜啊嗷嗷嗷啊呜啊呜嗷嗷呜~~嗷呜~~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呜~呜啊呜啊嗷啊呜嗷嗷~嗷~嗷~呜呜嗷~呜呜~呜~啊啊呜~啊啊呜~啊啊嗷啊~啊呜嗷嗷嗷~啊呜嗷~嗷呜呜啊啊啊嗷嗷嗷啊呜~啊啊啊呜~~~嗷呜~啊~呜嗷呜嗷~嗷~呜嗷嗷啊~~呜嗷~~~~啊呜啊~啊~~啊啊~~呜~呜啊啊啊呜呜嗷~呜啊啊啊~~~嗷嗷嗷啊~~啊嗷嗷~嗷~~呜~~嗷嗷啊嗷嗷嗷呜呜~呜嗷~嗷啊啊呜嗷呜~嗷呜啊~呜呜啊嗷啊嗷~~啊呜嗷嗷嗷~~嗷呜~~嗷呜啊啊呜呜~~嗷啊呜啊啊啊嗷~呜嗷啊嗷~嗷呜~嗷啊嗷呜嗷~啊~啊啊呜呜呜呜~嗷~啊啊呜啊~啊~~啊啊~嗷呜呜呜呜~啊呜嗷~~~嗷啊呜啊~~嗷嗷嗷啊~~~嗷呜呜呜啊嗷~嗷呜啊呜呜嗷~啊嗷啊嗷~嗷嗷~啊呜嗷~~~~啊呜啊嗷嗷~呜啊呜~~~~~啊呜~~嗷嗷啊~~嗷呜嗷呜啊啊嗷啊嗷啊嗷~呜呜呜呜呜呜嗷~呜嗷嗷~嗷嗷~嗷呜啊呜嗷呜~嗷呜呜嗷~啊~~啊~呜啊~~~呜~嗷嗷~啊呜啊啊啊嗷~嗷~呜啊嗷~嗷~嗷呜嗷啊呜呜啊啊啊啊呜嗷呜~~呜~呜啊啊啊嗷嗷~嗷~呜啊嗷~呜啊嗷呜嗷~呜呜啊~呜呜~嗷嗷啊~~嗷~嗷啊~嗷嗷~~啊嗷呜呜呜呜呜呜嗷呜啊啊啊~嗷嗷啊~呜~啊呜~啊嗷啊啊呜~嗷嗷啊~啊~呜呜呜~呜啊啊嗷啊嗷啊呜呜嗷嗷嗷呜呜~啊啊~呜嗷呜~呜嗷啊啊呜呜呜啊呜呜啊啊呜呜呜~嗷~呜嗷呜啊嗷~~呜呜嗷啊呜呜嗷嗷呜~啊啊啊呜呜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呜~呜啊呜啊嗷啊呜嗷嗷~嗷~嗷~呜呜嗷~呜呜~呜~啊啊呜~啊嗷呜嗷嗷嗷~啊嗷呜嗷呜嗷啊嗷~嗷~~~~嗷~~呜~嗷~嗷嗷嗷~啊呜啊呜嗷嗷嗷~~嗷呜~啊啊呜啊嗷呜嗷嗷啊呜啊啊嗷~嗷呜嗷啊呜呜呜嗷呜呜呜啊嗷呜~嗷呜~呜~嗷呜嗷呜嗷呜嗷嗷啊~啊嗷啊啊~啊呜嗷啊嗷嗷~~啊~呜啊嗷啊呜嗷嗷~嗷~嗷~呜呜呜嗷呜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呜~嗷呜呜~呜~呜啊啊~啊嗷~嗷啊啊~啊啊呜~呜~啊啊呜~~呜啊啊呜呜~啊~呜~呜啊呜呜~啊~~嗷~啊啊~啊嗷啊呜呜啊嗷~啊~啊~~啊啊~~呜~呜嗷呜~啊呜呜~呜嗷~嗷啊呜呜啊嗷呜嗷啊~啊呜啊~啊呜啊~嗷呜啊啊呜啊呜~嗷呜~嗷嗷嗷呜嗷呜啊嗷嗷呜嗷~啊嗷~呜嗷呜啊嗷~~啊嗷嗷~嗷呜~呜嗷~呜~呜~嗷呜嗷嗷嗷~啊呜啊啊嗷呜嗷~呜呜啊~嗷呜~呜~嗷呜呜嗷啊啊嗷嗷啊呜呜呜啊~啊嗷~呜啊呜~嗷啊呜呜~~呜~呜~呜嗷~嗷呜嗷呜嗷嗷~呜~~嗷嗷嗷啊~~啊呜啊呜嗷呜~~嗷嗷啊啊嗷嗷嗷嗷嗷~嗷~呜啊嗷~啊嗷啊呜呜啊嗷~啊啊嗷~~~呜~~啊呜~嗷~啊~嗷嗷啊~~啊~嗷呜啊呜啊~嗷嗷嗷啊呜~嗷啊呜呜~~啊呜啊~啊~嗷嗷呜~啊呜嗷呜嗷呜呜呜啊啊啊~嗷啊呜啊呜~~嗷嗷啊~啊呜啊啊~呜嗷嗷啊~~啊~嗷呜~啊嗷嗷嗷啊嗷啊啊啊~啊嗷呜啊~呜啊啊啊呜呜呜嗷嗷啊~呜啊~呜呜啊嗷呜呜~嗷~啊啊呜呜呜嗷~啊啊~啊呜啊啊~嗷嗷~嗷啊啊呜啊~呜~呜啊~~~啊啊嗷嗷~嗷嗷~呜~啊啊~啊~嗷呜嗷呜~啊呜呜嗷~呜呜啊啊呜啊~啊嗷~呜嗷呜啊嗷~嗷嗷呜~呜嗷呜啊嗷嗷~嗷嗷~嗷啊呜~呜~啊啊呜~~呜~呜嗷嗷啊~~啊啊~嗷~嗷呜嗷啊啊嗷呜嗷嗷呜呜嗷~~嗷啊嗷嗷啊嗷呜嗷啊啊呜啊呜~啊嗷啊啊呜~嗷~嗷~呜呜~嗷啊嗷嗷~啊呜呜呜啊呜啊嗷呜~~呜~~嗷嗷啊呜~啊呜嗷~~嗷嗷啊~呜~呜~啊啊呜~啊呜啊嗷~呜~嗷~呜~呜嗷啊呜~嗷~啊呜呜~呜~呜啊~啊~呜呜呜啊呜~嗷啊嗷~~~嗷呜~呜~嗷呜呜嗷啊~啊嗷啊啊呜嗷~~嗷啊~啊啊~嗷呜~~~~~啊啊~啊~啊~嗷嗷啊~~啊~~呜~嗷~呜啊啊啊嗷~呜嗷呜啊嗷~~呜嗷嗷~嗷嗷~嗷嗷啊~啊嗷呜啊呜呜呜嗷啊呜啊嗷啊呜嗷~啊嗷~呜~啊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呜啊嗷~呜呜嗷~啊嗷啊啊啊~啊啊嗷~嗷啊~~~~嗷啊~~呜呜嗷啊~呜嗷~呜啊~嗷呜啊啊啊嗷~呜嗷呜啊嗷~~嗷呜~呜~嗷呜嗷啊~呜嗷呜啊啊呜啊呜~呜嗷嗷啊啊~啊啊啊嗷~~~啊啊~~啊呜啊嗷啊嗷嗷~啊呜啊呜~呜啊呜嗷啊~啊呜呜~~~嗷啊~啊啊~呜嗷啊~嗷嗷~嗷嗷啊~啊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呜~呜啊呜啊嗷啊呜嗷嗷~嗷~嗷~呜呜嗷~呜~~嗷嗷嗷啊~~啊嗷嗷~呜~呜嗷~啊呜嗷啊嗷呜啊嗷嗷啊~~啊~嗷呜呜啊嗷呜嗷啊~啊嗷嗷~啊啊呜呜~嗷啊嗷啊~呜呜嗷呜呜嗷嗷嗷呜~呜嗷~~~~啊呜啊呜啊呜呜啊呜呜嗷嗷啊呜呜啊呜~嗷嗷啊~~啊啊呜呜~呜啊呜~~嗷啊嗷嗷~呜啊嗷啊~呜嗷啊啊~呜呜嗷呜啊呜~~嗷嗷啊嗷啊呜呜啊嗷~啊~啊啊嗷~~嗷呜~啊嗷啊啊呜~嗷嗷~嗷嗷呜啊~呜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嗷~嗷嗷~啊嗷呜~呜嗷啊嗷呜啊呜嗷呜嗷嗷呜呜呜嗷嗷嗷嗷啊啊嗷嗷~呜嗷~嗷~啊啊~嗷啊呜呜嗷嗷啊~啊~呜呜呜呜呜~嗷呜~呜啊呜嗷嗷~~嗷呜~呜嗷嗷~嗷嗷~呜嗷~啊~嗷啊呜呜呜~啊嗷呜呜嗷啊啊呜呜呜啊呜~嗷呜啊啊呜啊呜~啊~~嗷~啊啊~啊嗷嗷呜嗷啊~~啊嗷嗷~~啊嗷啊~呜呜嗷嗷~啊呜嗷嗷啊~嗷~~啊呜~啊呜啊嗷嗷呜啊呜嗷嗷~~呜呜~呜嗷啊嗷啊~呜嗷啊啊嗷呜嗷嗷~~~嗷嗷嗷~~呜呜嗷呜呜~嗷啊嗷啊嗷啊呜嗷呜~呜~嗷~呜呜嗷嗷嗷嗷嗷嗷呜啊嗷嗷呜啊~啊~~啊啊~嗷嗷啊啊~呜嗷~呜嗷~~呜呜嗷呜呜呜呜~嗷嗷嗷~啊呜~啊啊呜啊嗷嗷嗷嗷呜~啊啊~呜嗷~呜~啊啊~呜啊嗷啊嗷啊啊~啊呜啊嗷嗷~啊嗷嗷嗷啊~呜啊啊嗷嗷~嗷~呜呜~嗷~~嗷嗷嗷啊~~啊嗷呜嗷啊啊~呜~嗷呜~呜~嗷呜嗷~呜嗷~啊啊啊呜~啊嗷呜啊嗷~呜嗷呜呜啊啊嗷啊啊嗷啊呜嗷嗷啊啊~嗷~呜呜嗷嗷呜嗷嗷嗷呜啊嗷呜嗷呜嗷呜呜~呜啊呜啊嗷啊呜嗷呜呜嗷~嗷~呜呜嗷~啊啊嗷~~~嗷~啊啊嗷嗷~呜啊嗷啊~~~~嗷啊~~呜呜~呜啊嗷嗷啊呜呜啊呜嗷啊啊呜啊呜啊嗷~呜~嗷呜~啊嗷啊啊呜~嗷呜嗷嗷~呜啊嗷呜嗷~~啊啊啊呜啊呜啊嗷呜嗷啊啊~啊呜呜啊~~~啊~~嗷~啊啊~啊呜呜啊嗷嗷嗷嗷啊嗷嗷~呜啊嗷呜~~嗷嗷~呜呜~嗷~呜嗷嗷~啊啊呜嗷~~嗷呜嗷啊啊嗷呜嗷啊~嗷啊~嗷呜~啊啊啊嗷嗷呜~嗷啊啊~嗷呜呜嗷啊啊啊嗷嗷啊~~嗷呜啊嗷啊啊~啊呜啊啊~呜啊

湖未鸢/呜呜bot

Spider Incubated In An Undefined Pupae

*在闪

*密教模拟器AU

*有可能令人不适的场面


  你悠悠转醒。这里没有灯,你只能借着从铁栏杆透进来的光看清周围:显然这是监狱的装潢,铁窗的这边的东西少得可怜,只有一张低矮并且你已经确认不舒服的床、一个盖上盖子的便桶和一个放在地上的铁盘子。盘子里面是一块面包和一壶水,肯定是在你睡着的时候送过来的 。你过去捏了捏面包,只觉得它又冷又硬,吃了恐怕会卡嗓子,于是你把它放回了盘子里,只是稍微喝了点水。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送到这里来,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当时的他只是把你叫到了教堂,你不知道原因,但你不得不遵从他的指令。在教堂,你站在他身边,你不敢抬头直视他,只能用余光看...


*在闪

*密教模拟器AU

*有可能令人不适的场面


  你悠悠转醒。这里没有灯,你只能借着从铁栏杆透进来的光看清周围:显然这是监狱的装潢,铁窗的这边的东西少得可怜,只有一张低矮并且你已经确认不舒服的床、一个盖上盖子的便桶和一个放在地上的铁盘子。盘子里面是一块面包和一壶水,肯定是在你睡着的时候送过来的 。你过去捏了捏面包,只觉得它又冷又硬,吃了恐怕会卡嗓子,于是你把它放回了盘子里,只是稍微喝了点水。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送到这里来,却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当时的他只是把你叫到了教堂,你不知道原因,但你不得不遵从他的指令。在教堂,你站在他身边,你不敢抬头直视他,只能用余光看见他转向台下的信徒们,他的声音在你耳畔回响:“我怀疑此人对我不忠,把他送进橱柜。”

  你不知道原因,但你不得不遵从他的指令。因为他才是荒林俱乐部的首领,是你亲眼见过的、唯一的蜕变之人,最接近完美的存在。在这之前你并不知道橱柜到底是什么,而现在,你已经属于了它,省略了中间的所有过渡,让你措手不及。

  你听到了脚步声,那是坚硬甲壳与石面碰撞的声音,节奏中带着温吞而显得有些慵懒的意味,你再熟悉不过。于是下一分钟他就会来到你面前,隔着铁栏杆与你对望。他把你送到了这里,无缘无故,但他没有一丝愧疚,望向你的目光平静如潭,似乎觉得这也理所当然。

  不,他正是这样认为的。你看着他的眼睛,读出了这样的意味——那双眼睛曾那么多次地令你沦陷,你都记得。

  当你的同僚尝试擢升时,他却把秘传和仪式用品交给了侍立在一旁的、燃着火焰的坩埚状怪物,自己转身离去。你知道擢升仪式一般都需要首领亲自举行,于是你向他投去不解的目光,却撞上了他那双似乎蒙着水汽的眼睛。你不由自主地向他走去,随他来到教堂旁边的小杂物间。他锁了门,拉了帘,于是这个房间里发生的一切将不会被任何外人所知。隔壁传来沉闷的低鸣,那顺从召唤而来的怪物烦躁地拍地,震感传到这个房间,你却浑然不觉;转晴的天透过窗帘渗进些许阳光,零零碎碎泼洒在胡乱丢在一旁的衬衣上,你眼里却只有那双眼睛,雾蒙般的目光有着仿佛能将人吸入的魔力,从中你看到了满足和更深切的渴望。他的腿环住你,催促着要求更多,而你无法抗拒。

  他总是要求更多。他不满足于几十人的教团规模,教团永远有至少一半的成员在外出游说,劝人入教,而他也从不担心教团规模过大的问题——当你和他穿好衣服从那个密闭的房间里出来时,你看到两个人抬着一具蒙着白布的尸体从你面前匆匆走过,而方才举行擢升仪式的祭坛上空无一人。

  你也不是没想过你的结局,你不知道对他来说他人的擢升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他随意点起信徒送上祭坛时在想些什么。尸体被抬向停尸房,你扭头看着身边的人,却发现他压根儿就没注意刚刚逝去的生命,他只是望向祭坛的方向,在看到地上那一小堆灰烬时发出了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叹息。或许就连怪物都比我们重要,你想着,低下头没敢看他。

  你不否认你希望自己是特别的那个。纠缠在一起时,他总是摸索着搂住你的脖子,爱抚你,亲吻你,贪婪地攫取你口腔中的气息。也许他只是在追求欢愉,但为什么偏偏选中了你?你迷迷糊糊想着,随种子一同播撒在他体内的,还有某种暧昧的情愫。

  你隔着铁栏杆看着他,他的眼神一如既往地柔和而略带迷离,像蒙着一层水雾,今天你却发觉到了另样的事实:在那层水雾之下,翻涌着深不可测的黑暗。

  为什么以前就没有注意到?你诘问着自己,却得不到回答,是你沉默着不愿作答。他曾经命令你直接去他的房间,推开门你看到他正在整理书桌,上面堆着写满奇异文字的手稿和破旧的书籍,台灯下放着一个小小的空药瓶,旁边的注射器未盖针帽,针尖反射着冷冷的光。他顺手推上旁边的抽屉,那一瞬间你看到里面装满了令人难以启齿的道具,他转过身,将毫无准备的你径直推倒在身后的床上,这时你才注意到他腿上裹着的黑丝,穿在他身上竟然有一种毫不违和的性感。你没来得及思考其中的缘由,他已经脱掉了上衣,露出来的左臂上布满了针孔。你愣住了,盯着他布满血丝的、淡然却又透出危险和疯狂意味的眼睛,张了张嘴,正欲发问,他的嘴唇却已经堵了上来。你只得接受他的邀请,侵入他的深处。

  临走前你特意看了一眼他的书桌,空药瓶上贴着标签,上面的单词你并不认识:laudanum。现在,你知道这个单词意味着什么,但你已无能为力。倒不如说,从头至尾,你就没有过能干涉他的机会。

  你把目光移向他的左臂,此时那里已经没有了未完全愈合的针孔,取而代之的是破裂的皮肤,可以看到露出的血肉已经变成了灰白色,层层叠叠像极了蛾翼。你看向他的腿,他没穿鞋子,能看到他的脚已经缩小,脚趾变成了钩爪,有着玉一般的质感。

  你不知道他为此做了多久的准备,总之在那次欢愉中,你伸出手想把他搂得更近,摸到的却是冰凉的鳞片。你抬起头,这才看到自他背上延展开的紫色鳞翼,你看着自己的手心,上面沾满了紫色的鳞粉。他敦促着你继续,当时的你心中却只有敬畏,蜕变就意味着面前的人已经开始脱离凡人的领域,今后只会一步步地更加接近那些失落在秘传中的司辰。

  而你还是释放在了未来的司辰体内。对他来说这大概不算什么,你却强烈地认知到一个事实:他是你的,就算已日渐臻于完美,他也还是你的。

  ……又或者,你已完全落入他的陷阱。

  他打开牢房的门,望了你一眼,然后转身走向出口。你明白他的意思,从低矮的床上坐起来,跟在他身后。

  你记得初见他是在一场宴会上,他穿着深红正装,面带彬彬有礼的微笑,闲谈般地问你想不想成为完美的存在。你的灵感确凿无疑地告诉你这个人不是寻常之辈,你却已然被他身上那种独特的气质所折服。现在想来,也许那时灵感的触动其实是危险的预警,但你明白得太晚了。你点下了头,当时的你也是这样跟在他身后,来到那个教堂,他转过身告诉你,在这里你可以成为荒林俱乐部的信徒,随他一同接近完美。

  而现在,你确实正在随他一同接近完美。他并未带你去教堂,而是去了地下设施的另一边。这是一条非常狭窄的通道,脚下永远都是凹凸不平的石台阶,你们两个的脚步声回荡着,一个清脆一个沉闷,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声音。你已经走得累了,他却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你也只能调整呼吸跟上他并不急促的步伐。这里很冷,你裹紧了身上的外套,他却依旧穿着一件单衣,完全不在意温度,又或许他已经感觉不到。

  他停在了尽头的石门前。你打量着这扇门,它上面雕刻着粗糙而繁复的图案,你模糊认出那是无数的蜘蛛,不禁打了个寒颤。他往后退了两步,低低诵出一个未知的单词,那扇门上的八只石雕眼睛突然睁开,露出血红色的眼珠。你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有无数蜘蛛在耳边爬动,你头皮发麻,无法遏止的恐惧控制了你,身体却动弹不得。似乎有肢节在触碰你,冰冷而坚硬,上面的硬毛刮得你又痒又疼。你有过类似的体会,那时他张开鳞翼,把你整个罩在身下,用带着硬毛的肢节磨蹭着你的腰侧。你知道他在索求什么,你也从来都无法拒绝,于是你满足了他的欲望,将自己献给了那无尽的黑暗。

chalcanxhitum

(逃)

-是群里在闪的唱诗班设定,名字用了简写

-是ooc到我都很惊讶昨天为什么会这样写的文(但是我懒得改了)

-因为太ooc了所以允许私信爆破作者(?)

-把昨天一点发在群里的东西原封不动地搬了过来(

-再次,ooc警告


“神父啊,我想我曾经爱上过一个男孩”

眼前的人微闭着双眼,一束日光在穿过教堂的窗玻璃之后照在他蓬松的发丝中。窗外无声的鸽子扑扇着翅膀向屋顶飞去

A望向他,矗立在这里的人似乎有些眼熟。他在这一瞬间想起蜡烛,葡萄酒,圣水池和祷告书,飘忽不定的焚烧香料的气息还有天使的歌

“他是我第一次在书上见到的天使”K的目光失去了焦点,望着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地方,他看见了那个男孩,一...

-是群里在闪的唱诗班设定,名字用了简写

-是ooc到我都很惊讶昨天为什么会这样写的文(但是我懒得改了)

-因为太ooc了所以允许私信爆破作者(?)

-把昨天一点发在群里的东西原封不动地搬了过来(

-再次,ooc警告


“神父啊,我想我曾经爱上过一个男孩”

眼前的人微闭着双眼,一束日光在穿过教堂的窗玻璃之后照在他蓬松的发丝中。窗外无声的鸽子扑扇着翅膀向屋顶飞去

A望向他,矗立在这里的人似乎有些眼熟。他在这一瞬间想起蜡烛,葡萄酒,圣水池和祷告书,飘忽不定的焚烧香料的气息还有天使的歌

“他是我第一次在书上见到的天使”K的目光失去了焦点,望着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地方,他看见了那个男孩,一个永远神圣的孩子。天空中的蓝带了些流动的金,屈指可数的黑色斑点却始终深邃,混沌还没有被破开的样子,安静之中带着些许不安

A站在他的面前,看见那顶帽子,遮挡了他五官的帽子。头巾,他在心中肯定地重复,头巾

“柔软的发丝闪闪发光”K抿了一下干枯的唇。他发觉那个孩子没有认真地做弥撒,他看在眼里,那双眼睛逐渐合上,头也随着缓缓垂下,却又在某个点将头突然向上抬起来,然后用手抹一下眼。你一点都不乖,K的嘴角略微向上扬起

“像是圣母肩上,皮毛顺滑的鸽子”他终于低沉地笑出来,同时用双手撩起眼前并不存在的东西,却在动作一半时发觉了什么,只能转而将帽子拉低一点

K最终还是只能看见空旷的教堂,圣水池旁,祷告书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