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地中海

3570浏览    1595参与
Reki21

【沐浴爱琴海的阳光,享受度假惬意时光 希腊酒店集锦】来源:yatzer(网络)

从令人陶醉的圣托里尼岛,国际化的米科诺斯岛,葱郁的爱奥尼亚群岛,到神话古迹遍布的伯罗奔尼撒半岛和震撼人心的伊庇鲁斯原始山脉......


【沐浴爱琴海的阳光,享受度假惬意时光 希腊酒店集锦】来源:yatzer(网络)

从令人陶醉的圣托里尼岛,国际化的米科诺斯岛,葱郁的爱奥尼亚群岛,到神话古迹遍布的伯罗奔尼撒半岛和震撼人心的伊庇鲁斯原始山脉......


Reki21

【圣洁无暇 圣托里尼岛度假酒店Saint Hotel(下)】上篇链接 | 设计:Kapsimalis Architects | 来源:dezeen(网络)

【圣洁无暇 圣托里尼岛度假酒店Saint Hotel(下)】上篇链接 | 设计:Kapsimalis Architects | 来源:dezeen(网络)

贪吃猫

死祭(4) 他是个好人

    下午3点,敖教授不知疲倦地给同学们讲述《泰坦尼克号》的对白和语法。但此时,年轻人都昏昏欲睡,并无几人听讲。

    叶枫半眯着眼趴在课桌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窗外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是2月少有的好天气。阿神忍不住想去打篮球,又碍于敖丙的教尺,耐不住性子跟叶枫攀谈。

   “诶,听说寇校花翘了好几天课,不会又找到了新男佣吧。”阿神一脸戏谑。

   “关我什么事!”叶枫不满地哼了哼。

   “话不能这么说,一日夫妻百...

    下午3点,敖教授不知疲倦地给同学们讲述《泰坦尼克号》的对白和语法。但此时,年轻人都昏昏欲睡,并无几人听讲。

    叶枫半眯着眼趴在课桌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窗外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是2月少有的好天气。阿神忍不住想去打篮球,又碍于敖丙的教尺,耐不住性子跟叶枫攀谈。

   “诶,听说寇校花翘了好几天课,不会又找到了新男佣吧。”阿神一脸戏谑。

   “关我什么事!”叶枫不满地哼了哼。

   “话不能这么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床头吵架床尾和。你跟她还是有感情基础的嘛。”

   “切!”皱皱眉头,叶枫看向门口,教主任正和老敖说些什么。“我宁愿她死在我面前!”

   阿神愣了愣,闭嘴摆了摆头,“还是念念不忘啊。”

   “叶枫,到校长办公室来一下。”

    “哦,好…好。”叶枫颤巍巍的站起身子,蹑手蹑脚地从一排排木桌走过,眼神迷离。他回头望了望阿神,阿神给了他个鬼脸。他似乎定了定神,快步走出教室。

   “怂包,真不知道当初他怎么追到校花的。”

   见到正端坐在校长办公室里的两名制服警察,叶枫古波不惊的心还是颤了颤,但很快又恢复平静。警察先生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至少那位中年大叔还是挺和蔼的。第一场好戏,随着2月的氤氲,逐渐拉开序幕。

    叶枫看上去有些紧张,眼睛左顾右盼地,脚尖正对门口,手心冒汗,不时挠挠脖子,抓抓耳朵,一切尽收苏雄眼底。

   苏雄露出淡淡笑容,说:“别紧张,我们今天到这来,就是想向叶同学了解一些情况。快坐下吧。”

   叶枫挤出一个尴尬笑容,不安地坐在椅子上拨弄手指。教主任走出门,静静的把门带上。年轻警官递给叶枫一瓶水,似乎为了缓解不安,叶枫喝了一大口水,感觉到来自胃部的微凉,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这时,他看向苏雄,似乎在期待接下来的问答。

   要么这是极其胆小懦弱的人,要么就是他心里有鬼。

   “小张!”

    “哦,是。”

    年轻警官从档案袋中摸出一张照片,放在叶枫面前。

    “认识照片里的人吗?”

     照片里寇子奕摆了一个很帅气的pose,脸上洋溢快乐的喜悦,这是她在印度尼西亚海岛旅游时所拍,被分享到qq空间,当时很多人点了赞。

    叶枫看到照片时流露出一点温情,转而紧皱眉头,把照片丢在桌上,鼻子传出不屑的哼声。

   “认识,前女友。”叶枫点点头,闭上双眼。

  “最近你有和她联系过吗?”

   他叹了口气,“寒假时候我们闹了点矛盾,已经有几个星期没联系过了,我已经把她拉了黑名单,估计也联系不到了。怎么了,她出什么事了吗?”

   “不,她失踪了好几天,也没有和家里人联系。”

   “哦,这样啊。那没什么,她经常到师范后面的地下酒吧玩,估计被哪个有钱的看上包养也说不定,你们可以去那里问问。”叶枫好像有些失望,安静得看向窗外。

   苏雄顺着叶枫的目光,望见鸟儿正给自己的孩子喂食。过了一会,母亲飞走了,幼鸟舒服地躺在巢里,似乎在做遥不可及的梦。

   “实话跟你说吧,寇子奕已经死了!”

   “什么?”一抹恰到好处的惊讶铺在叶枫脸庞。

   自己的试探毫无用处,让苏雄有些恼火。

    “她被人发现死在师范附近的施工工地,死的很惨,心脏不翼而飞!”说完,他把那张死者照片放在叶枫面前。叶枫猛然督见,把照片扔在地上,身子摇摇晃晃地颓然地瘫在椅子上,双手掩面。不多时,叶枫放下双手,死死盯住苏雄,仿佛在问“这是真的吗?”看到他坚毅的目光,叶枫明白了没有挽回的余地,开始断续的抽泣。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小张递给叶枫纸巾,几分钟后他逐渐平静下来,喝了口水,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们的吗?”

    半小时后,叶枫颤抖着回到教室,泪痕早已不见。苏雄点燃了一支烟,又开始吞云吐雾。叶枫听到前女友失踪的反应一开始和寇子奕的前几个男友无二,表面上也看不出任何问题。但只有叶枫知道寇子奕死了,其他人只知道他们曾经的女神失踪了,之后叶枫透露的信息与死者闺蜜和家人的描述大致共通,没有出入。

     但苏雄有一个直觉,一个从业20年的直觉,这个叶枫不简单。他演绎地很好,简直把“叶枫”演活了。真的是这样吗?那就太可怕了。苏雄宁愿相信世界还是真善美的,没准,他是个好人。至于为什么要告诉他真相—苏雄只是冒了个险。

     为了保险起见,苏雄又逐次向叶枫的室友了解其为人。叶枫,土生土长的南昌人,非常善良也乐于助人,就是有点胆小。根据室友张宜岑的回忆,第一次见面时候他甚至都不敢介绍自己,非常害怕肢体接触,后来大家相处地熟了,也就放开了。每次寝室开水都仰仗他,外卖也是他帮忙带回,而且有点健忘,经常忘记室友的外卖要求。这样一个外冷内热的老好人,不像是心智成熟,杀人取心的凶手啊!

      回到警局,苏雄陷入沉思,似乎没有多余的线索了。时间线太分散,人物关系太错乱,酒吧,学校,工地,凶手,死者,你们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第3章中应把暑期改为年假,对不起😭。

贪吃猫

迟到的开书感言

   首先,感谢各位读者在评论区和浏览框留下足迹,也祝福看《死祭》的书虫们天天开心。小康是个超懒的人,懒到世界毁灭都不愿意睡醒,呵呵!所以《死祭》有可能无限拖更。。。

  前三章比较短,后来篇幅会好很多的。

   这本书是小康的处女座,我今年高二,马上高三,可能写不了书了,在暑期尽量完成一半主线吧。

   写着玩,没必要细究。没事时候看两眼挺有成就感的,很多细节可能不完善,你们可以交流交流,和我说呀,满足你们哦!

   首先,感谢各位读者在评论区和浏览框留下足迹,也祝福看《死祭》的书虫们天天开心。小康是个超懒的人,懒到世界毁灭都不愿意睡醒,呵呵!所以《死祭》有可能无限拖更。。。

  前三章比较短,后来篇幅会好很多的。

   这本书是小康的处女座,我今年高二,马上高三,可能写不了书了,在暑期尽量完成一半主线吧。

   写着玩,没必要细究。没事时候看两眼挺有成就感的,很多细节可能不完善,你们可以交流交流,和我说呀,满足你们哦!

贪吃猫

死祭(3)

   南昌,江西省会。先豫章,后洪都,襟三江而带五湖。《滕王阁序》曰:“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者是也。一个不大不小的城,汇聚了将近650万人。空气很好,但高峰时期还是那么堵。偶尔晨雾弥朦,可以望见点点坠星。

   这个没有什么特色的城,较之同位江西的陶瓷之都—景德镇孤独的多,但叶枫还是把它当做自己唯一的家。因为这里寄存了感情,蹉跎了回忆,放纵了欲望。在这里,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人会发现。但他又是寂寞的,没有生物能够分享他的快乐,就如那只被活活掐死的猫,灵魂回归了腾格里,失去了聆听的活力。...


   南昌,江西省会。先豫章,后洪都,襟三江而带五湖。《滕王阁序》曰:“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者是也。一个不大不小的城,汇聚了将近650万人。空气很好,但高峰时期还是那么堵。偶尔晨雾弥朦,可以望见点点坠星。

   这个没有什么特色的城,较之同位江西的陶瓷之都—景德镇孤独的多,但叶枫还是把它当做自己唯一的家。因为这里寄存了感情,蹉跎了回忆,放纵了欲望。在这里,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人会发现。但他又是寂寞的,没有生物能够分享他的快乐,就如那只被活活掐死的猫,灵魂回归了腾格里,失去了聆听的活力。

   哈,那些尸体,那些脂块,都失去了灵魂。叶枫也没了兴趣,只有忍耐不住的时候才自顾自地嘲讽过去的“光辉岁月”。但这次,很特殊,他知道警察很快找上门。没办法,谁让那个女人不识大体呢?奶奶说,不识大体的女人活不久!那个女人不应该招惹他的,至少不应该让他厌恶。他原本是爱她的,不是吗!他太爱她了,圣诞节送给这可爱的女人一份做了7小时的手工,她看上去很喜欢呢!不过,可怜的礼物被包裹在冰冷的胃,很快就要重见天日了。

   死祭,多么美丽的名字。知道它的人不多了,五个跳动心脏换来人间净化,多么美妙啊!玩弄感情的,碎嘴八卦的,三心二意的,挑拨离间的,通通,给我去死啊!


   凌晨四点,苏雄眼中充满血丝,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手中的烟快要烧到手指,传来阵阵刺痛,但苏雄似乎浑然不觉,依旧看着图片沉思。

   他的心很沉重,也很激动,但已逐渐平静了下来。这是警察生涯这么多年来最肆无忌惮,也最棘手的案子。干好了,走马上任。搞砸了,打入冷宫。退休年龄不远了,在不弄几年官当,自己这辈子就这么白活了。家里老婆孩子开销大,也需要人脉,至少也要副局长,才能跟教育局说得上话。哼,苏成这小兔崽子,整天不让人省心!

   死者寇子奕,女,身高168cm,颜值挺高,师范学校大二学生。专业课成绩一般,但在学校人缘不错,先后聊过几个男朋友,时间都不长,典型的交际花人物。家里人几天没找着人,一开始还不以为意,但后来她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就报了警。

   法医初步观察,窒息致死,脖子上的绳子留下深深勒痕。全身赤裸,原本白净的身子遍布触目惊心的血痕,显然曾被鞭笞。嘴巴被胶带封住,手脚被绑,凶手将其悬挂在半空。最恐怖的是,死者胸部左边是空的!心脏不见了,污红的鲜血被随意涂抹在石灰地面,上面覆盖一层惨白的液体。另一件很奇特的事,死者阴道残留了很多白色液体,初步鉴定并根据地面上随意丢弃的牛奶瓶,证明了是牛奶。苏雄第一眼看到现场,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感觉着是岛国片里的sm呀!就是挺惊悚的。现场没有任何脚印,死者双足赤裸,并未穿鞋,死者身上也没采集到任何指纹。只能将尸体带回法医鉴定死亡时间,或许能有其他收获。

   死亡现场位于施工工地3层,而且人流量不大,晚上更是空无一人,防盗建设很简陋,凶手只需翻墙而过就可以轻松进入犯罪现场,周围摄像头死角很多,虽然马路对面不远就是师范大学,可正值暑期,学生还没返校,基本可以认定没有人亲眼目击嫌疑人行踪。房间里很空旷,死者正对着阳台,但施工酒店是此处最高的建筑,自然难以发现异样。若不是工人一时尿急偶经此处,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发现。

   可以说,凶手非常谨慎,不仅穿了鞋套手套,还细心观察了案发周围的环境,且心理素质强大。从死者生前关系和案发情况来看,基本可以认定是仇杀,并且凶手与死者有不一般的男女关系。看来还是要从学校入手!

   凶手作案十分具有仪式感,正如苏雄所想的,搞得跟岛国a片似的。精神上玷污别人,还要夺取心脏,他和死者是有多大的恨哪?面不改色地用刀夺取心脏,再悄然离去,变态!凶手必定受过较好的教育,或者间接受影视剧的影响。这个对手不简单。

   呼,真是让人头疼!苏雄粗暴地掐灭烟头,许久,又点燃了一支,办公室里萦绕着梦幻的烟丝,迟迟不肯散去……


   

   

贪吃猫

死祭(2)

   开学日,学生们陆陆续续从缤纷驳杂的假期回到校园。校园一时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互相认识的各自勾肩搭背,互相倾慕的各自抛撒狗粮。几只不合群的单身狗一时遗忘在人群。

   “叶枫,早!”阿神看到哥们寒暄道。

   “早啊,帅哥!哈哈。一个寒假不见,你又变帅了哦!”

   “低调低调。诶,怎么样,你跟你女朋友小日子过的挺惬意吧!”

   “……我们分了,前几天的事。”叶枫眼睛眯了眯,不经意的回答。...


   开学日,学生们陆陆续续从缤纷驳杂的假期回到校园。校园一时洋溢着青春的气息。

   互相认识的各自勾肩搭背,互相倾慕的各自抛撒狗粮。几只不合群的单身狗一时遗忘在人群。

   “叶枫,早!”阿神看到哥们寒暄道。

   “早啊,帅哥!哈哈。一个寒假不见,你又变帅了哦!”

   “低调低调。诶,怎么样,你跟你女朋友小日子过的挺惬意吧!”

   “……我们分了,前几天的事。”叶枫眼睛眯了眯,不经意的回答。

   “不是吧,你不会,又被甩了?”阿神戏谑。

   “我!我那叫战略性撤退,你没听说过吗?经历丰富的男人更加迷美女哦!”叶枫打趣道。

   “切,甩了就被甩了呗,说那么文艺。”

    “你懂什么!哼,有本事你现在就找一个啊!我看这届学妹水平都不错啊。”

   “就这也叫不错?老叶,你好歹也是泡过校花的人,眼界这么低?你不会和寇大校花没那个过吧!”

    似乎被戳到了痛处,叶枫撇了撇嘴,回了阿神个白眼。他望向人群,好像非常希冀地找到某个倩影。脑海中一道闪电彻底击毁了希望,叶枫脸色突然变得冷峻,转而呆滞。他又看向人群,嘴角扬起冷笑,某些人,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贪吃猫

死祭

    “呜呜呜…”

    “呜呜呜…”?

    深夜颓唐的街道静的让人发怵,只有几盏污黄的路灯燃烧着最后一点气力。本该明亮的月不知何时遮住了身影,简单瞥见个轮廓。青黑狂躁地,小巷子吐出个醉汉,其实不能称之为醉汉,毕竟他那灰暗的面庞能看出几分坚毅和青涩。

    他渐渐将目光于已碎了半边的酒瓶转向躲藏起来的月,饱含泪水的眼眶充满血丝,掩饰不住的愤怒和悲哀。最终,被恐惧所包裹的江水不争气地发出呜呜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呜呜呜…”

    “呜呜呜…”?

    深夜颓唐的街道静的让人发怵,只有几盏污黄的路灯燃烧着最后一点气力。本该明亮的月不知何时遮住了身影,简单瞥见个轮廓。青黑狂躁地,小巷子吐出个醉汉,其实不能称之为醉汉,毕竟他那灰暗的面庞能看出几分坚毅和青涩。

    他渐渐将目光于已碎了半边的酒瓶转向躲藏起来的月,饱含泪水的眼眶充满血丝,掩饰不住的愤怒和悲哀。最终,被恐惧所包裹的江水不争气地发出呜呜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叶枫,你这个懦弱,混蛋!”

阿D地理

同样是二月的阴冷雨天,同样是花园旅游城市,地中海边的尼斯就没有阿尔卑斯山下的安纳西那种凛冽之势,意式的建筑的明黄外墙使尼斯总离不开温暖活泼的视觉。《城迹》@Nice尼斯

同样是二月的阴冷雨天,同样是花园旅游城市,地中海边的尼斯就没有阿尔卑斯山下的安纳西那种凛冽之势,意式的建筑的明黄外墙使尼斯总离不开温暖活泼的视觉。《城迹》@Nice尼斯

Reki21

【沐浴在地中海的阳光之下 位于科西嘉岛的度假屋Casa Santa Teresa(上)】下篇链接 | 设计:Amelia Tavella Architects | 来源:dezeen(网络)

【沐浴在地中海的阳光之下 位于科西嘉岛的度假屋Casa Santa Teresa(上)】下篇链接 | 设计:Amelia Tavella Architects | 来源:dezeen(网络)

绿色&希望

虽然还是很菜ʕ •ᴥ•ʔ但有在好好努力呀🍃

虽然还是很菜ʕ •ᴥ•ʔ但有在好好努力呀🍃

爬墙快如标
没想到出国正好避开了国内爆发的...

没想到出国正好避开了国内爆发的病毒…

挂梯子听歌顺道爬上来看看老福特…………怎么还涨粉了?【跪谢!!

我还真已经一个月没碰板子了,最近满脑子都是三次元

地中海很美,如果能在这样的地方出生长大,真的很梦幻,当然将来能在这里长住也不错

看着地平线会感到心安和平静

没想到出国正好避开了国内爆发的病毒…

挂梯子听歌顺道爬上来看看老福特…………怎么还涨粉了?【跪谢!!

我还真已经一个月没碰板子了,最近满脑子都是三次元

地中海很美,如果能在这样的地方出生长大,真的很梦幻,当然将来能在这里长住也不错

看着地平线会感到心安和平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