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地冥

145.8万浏览    8517参与
你快别笑了

霹雳三人行定律:情侣与🐶(人觉对不起哈哈哈哈)

地冥:天迹你的心思都在君奉天身上,那眩者只好想办法让你专心在我身上喽

天迹越无力我就越高兴,这种快乐人觉你不会明白的→_→

  

——仙魔鏖封-第118话-料无所料的变数(上)

霹雳三人行定律:情侣与🐶(人觉对不起哈哈哈哈)

地冥:天迹你的心思都在君奉天身上,那眩者只好想办法让你专心在我身上喽

天迹越无力我就越高兴,这种快乐人觉你不会明白的→_→

  

——仙魔鏖封-第118话-料无所料的变数(上)

你快别笑了

冥冥之神,如遭火焚

地冥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啊,酸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仙魔鏖封-第115话-神谕正法奉天逍遥(上)

冥冥之神,如遭火焚

地冥这是赤裸裸的嫉妒啊,酸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仙魔鏖封-第115话-神谕正法奉天逍遥(上)

云片爱吃银色大鱿鱼

啊啊啊啊啊我要如何向你们诉说!

就是这样的面容,这样自带一点点忧郁的气质!这样浅色的长发!

啊啊啊啊地冥这个我好爱啊!!!

真的是一眼万年!狠狠地戳在了我的心尖儿上!

如果药尘在我眼里有具体的形象,那肯定就是这样的!不容置疑!

地冥他怎么那么美!看的我幻肢立马起立阿姆斯特朗720度螺旋上升突破天际冲破大气层撞向卡兹星!

我的妈耶,果然半夜不能看美人,不然越看越精神!

不过我搜了一下,只查到霹雳鏖锋,所以出场应该是从仙魔鏖锋开始的?主要是霹雳新剧都没有在怎么关注了……不过偶的颜值制作真的是,越做越美!

啊,地冥,怎么能这么好看!甚至都快要挤掉天踦爵在我心中的地位😌

不过小九是......

啊啊啊啊啊我要如何向你们诉说!

就是这样的面容,这样自带一点点忧郁的气质!这样浅色的长发!

啊啊啊啊地冥这个我好爱啊!!!

真的是一眼万年!狠狠地戳在了我的心尖儿上!

如果药尘在我眼里有具体的形象,那肯定就是这样的!不容置疑!

地冥他怎么那么美!看的我幻肢立马起立阿姆斯特朗720度螺旋上升突破天际冲破大气层撞向卡兹星!

我的妈耶,果然半夜不能看美人,不然越看越精神!

不过我搜了一下,只查到霹雳鏖锋,所以出场应该是从仙魔鏖锋开始的?主要是霹雳新剧都没有在怎么关注了……不过偶的颜值制作真的是,越做越美!

啊,地冥,怎么能这么好看!甚至都快要挤掉天踦爵在我心中的地位😌

不过小九是可爱,地冥是美,各有千秋,我都爱🥰


安翎晴兮

  【霹雳追剧】看到这的时候突然在想,冥冥一出来就是个病患,太需要剑宿这种安全感满满的人保护了

  【霹雳追剧】看到这的时候突然在想,冥冥一出来就是个病患,太需要剑宿这种安全感满满的人保护了

你快别笑了

*厌恶是与喜欢相对的,若非你喜欢我未果,也不需要厌恶我

言外之意:你就是求而不得才厌恶我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不说,地冥你自我攻略是真有一套哈哈哈哈

  

——仙魔鏖封- 第105话-十里葬神关末日焚天路(下)

*厌恶是与喜欢相对的,若非你喜欢我未果,也不需要厌恶我

言外之意:你就是求而不得才厌恶我哈哈哈哈哈哈

不得不说,地冥你自我攻略是真有一套哈哈哈哈

  

——仙魔鏖封- 第105话-十里葬神关末日焚天路(下)

云外山河。
就在他山眉海目间 寻风月 

就在他山眉海目间 寻风月 

就在他山眉海目间 寻风月 

五四

乐/

好像多年以后,就差你人觉不在了吧!

玄象这天迹和地冥,双乘动玄黄,你嘞!

人觉:啧,万万没想到,最后是我和他们格格不入 ​​​[吃瓜/]

乐/

好像多年以后,就差你人觉不在了吧!

玄象这天迹和地冥,双乘动玄黄,你嘞!

人觉:啧,万万没想到,最后是我和他们格格不入 ​​​[吃瓜/]

你快别笑了

说到他我就头痛胃疼兼高血压心脏病发作,他这个人性格颠倒难测,有时温声软语,有时狂躁暴怒,反复无常。

瞧瞧瞧瞧,这不就是对自己另一半的介绍词嘛,这还不磕(*๓´╰╯`๓)♡

  

——仙魔鏖封-第77话-天衣无缝(中)

说到他我就头痛胃疼兼高血压心脏病发作,他这个人性格颠倒难测,有时温声软语,有时狂躁暴怒,反复无常。

瞧瞧瞧瞧,这不就是对自己另一半的介绍词嘛,这还不磕(*๓´╰╯`๓)♡

  

——仙魔鏖封-第77话-天衣无缝(中)

铃屋
给飞机耳十七宝宝吃点心💕

给飞机耳十七宝宝吃点心💕

给飞机耳十七宝宝吃点心💕

永昼明昼

【法地】你不讨厌我

•怎么又写成亲情向……

奇梦人感冒了,原因是吹冷风。

堂堂冥冥之神从来没有生过病,当然,打架受伤除外。顶先天的身体已经不会因为四季冷暖这种事情而出问题,更何况殉道者生来只为任务,从没有被教育过天冷加衣这种小事,自然不会在乎吹吹寒风。

所以他光荣发烧了,不仅四肢绵软无力、意识混沌,还要被兔爵士唠叨不注意身体,喝那些又苦又涩的中药。

“爵士……冥冥之神不需要喝药。”奇梦人苦着脸,抗拒地推走面前的碗,“这种小病自己恢复就可以了,我还没有这么脆弱。”

兔爵士冷笑着给了他后背一拳。

“会痛啦!”这一拳力度不大,但奇梦人还是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还知道痛啊?臭小子,你要是之前说这话,我指不...

•怎么又写成亲情向……

奇梦人感冒了,原因是吹冷风。

堂堂冥冥之神从来没有生过病,当然,打架受伤除外。顶先天的身体已经不会因为四季冷暖这种事情而出问题,更何况殉道者生来只为任务,从没有被教育过天冷加衣这种小事,自然不会在乎吹吹寒风。

所以他光荣发烧了,不仅四肢绵软无力、意识混沌,还要被兔爵士唠叨不注意身体,喝那些又苦又涩的中药。

“爵士……冥冥之神不需要喝药。”奇梦人苦着脸,抗拒地推走面前的碗,“这种小病自己恢复就可以了,我还没有这么脆弱。”

兔爵士冷笑着给了他后背一拳。

“会痛啦!”这一拳力度不大,但奇梦人还是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还知道痛啊?臭小子,你要是之前说这话,我指不定就信了,但是现在嘛……”兔爵士指了指药碗,又指了指奇梦人,“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自己还不清楚吗,净想着偷奸耍滑,怎么越长大越像小孩子?”

奇梦人知道这药是不得不喝了,于是缓缓抬手,缓缓接过,缓缓放到嘴边,一边还偷瞄兔爵士的反应,拖延的意味不能更明显。但兔爵士只是看着,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甚至催促了他两句:“快喝啊,凉了效果就不好了。”

奇梦人撇撇嘴,眼一闭,一口气把苦药汤灌下去,然后重重地倒在床上,示意兔爵士把药碗拿走。

“给你吃药像要了你的命一样,以前明明很听话,多苦的药喝下去都不眨眼睛的。”兔爵士收拾了碗,絮絮地念着奇梦人。

这能一样吗?奇梦人刚想反驳,一股药味就从喉咙深处弥漫了整个口腔,恶心得他恨不能晕过去,于是他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恹恹地躺在床上,像去了半条命一样。

“对了,一会儿你兄长要来看你,你别睡啊。”兔爵士临走前专门嘱咐道。

奇梦人更想晕过去了。他还没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面对君奉天,虽然已经没那么厌恶这位异父异母的兄长,但对地冥来说,要让他们两个独处一室其乐融融,难度相当于让玉逍遥戒掉叉烧包。

他并没能苦恼多久,君奉天说一会就来便真的只有一会,奇梦人甚至还没来得及思考该向君奉天说什么,他就已经站在门外准备进来了。

来都来了,把人晾在门外也不好。奇梦人抬起头,示意君奉天进来。等到君奉天走到床前,奇梦人才注意到,君奉天手里提着一包点心。

“多谢。”奇梦人别别扭扭地接过点心,拆开一看,居然是云朵厚片。

“你该叫我兄长。”君奉天纠正。

奇梦人装作没听见,用自带的叉子插起一块点心,想了想,意思意思问了一句:“你要不要吃?”

君奉天肯定不会喜欢这种甜食的。奇梦人想。但君奉天却点了点头:“你还病着,不能吃这种太甜腻的东西。”

那你为什么要买?!奇梦人气结,君奉天果然还是很招人讨厌!他握叉子的手紧了紧,思索了一下用叉子捅伤君奉天的可行性,然后微笑着,把点心送了回去。

君奉天很自然地接过云朵厚片,在他面前咬了一口。奇梦人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病号决定从现在开始保持沉默,当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

君奉天也没有说话,二人僵持许久,君奉天终于忍不住,说:“十七……我一直以为,你并没有那么讨厌我。”

现在确实不讨厌你,但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之前也不讨厌你?奇梦人心中疑惑,睁开眼睛,甫一开口,药味便直冲脑海,呛得他猛烈咳嗽起来。君奉天递过手帕,一下一下拍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过了好一会,奇梦人才缓过神来,脸色发白,君奉天又喂他喝水,奇梦人不太适应这样温和的君奉天,说:“我可以自己来的,君奉天。”

“又不是没有照顾过你,这么别扭做什么?”君奉天不为所动,“你之前还没醒的时候,一直都是我在照顾你。”

奇梦人不说话了,他当然知道这件事,但被君奉天这样直白地讲出来,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一杯水喝完,奇梦人状态稍好了些,问出藏在心中很久的话:“君奉天,你为什么觉得我之前不讨厌你?”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君奉天觉得他的问题很无厘头。

“我自己说的?”奇梦人在脑中快速回忆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确定自己没有说过类似的话,除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对抗魔始的时候叫过你兄长,兔爵士告诉你的?”

“……我还真不知道这件事。不过你既然之前叫了,为什么现在这么抗拒?”

暴露了!果然发烧的时候不适合思考问题。奇梦人假装自己突然失聪,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不愿说就算了。”君奉天不再纠结兄长这个称呼,“你之前对玉逍遥说,‘喜欢与厌恶是相对的,若非你喜欢我未果,也不至于厌恶我。’,是有这回事吧?”

是这样没错,那又如何?奇梦人点了点头。

“你后来又对我说,‘君奉天,你一派正气凛然,大公无私无我的模样,我彻底厌恶!’是也不是?”

确实有这回事。奇梦人检索脑中记忆,把这两句话串联起来,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他扭头看向君奉天,眼中带着惊恐。

“根据你的逻辑,你讨厌我是因为喜欢我未果,所以你应该没有那么抗拒我才对。”君奉天仔细分析了其中的逻辑,越来越觉得正确,“我之前也觉得你对我有意见,后来我去问了玉逍遥和倚情天,这还是他们得出的结论。”

奇梦人的脸色相当精彩,他实在想不到,长久以前毫无关联的两句话,经过这三位奇人的解读,能变成这种完全扭曲又很有道理的样子。冥冥之神此生第一次感到无语,他想说我确实很讨厌你,他想说我当时并不是这个意思,但当他看到君奉天认真的眼神时,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对于现在都不重要。奇梦人想。他现在确实不讨厌君奉天,甚至很感谢他的好意。末日十七的一生仅只任务,是他们来到自己身边,给他敢望不敢想的一切。

他已经不再畏惧活着,那又何必不敢直视自己的情感呢?奇梦人用被子蒙住脸,沉默了很久,久到君奉天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把自己憋晕过去,被子里才闷闷地传出两个字:

“……兄长。”

君奉天猛地抬头,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但奇梦人并没有给他继续追问下去的机会:“好了眩者累了,法儒大人赶紧走吧不要打扰病号!”

君奉天终究没有纠正他的称呼,只是轻轻关上房门。他的步伐依旧沉稳,面上毫无波澜,但微微颤抖的手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惊涛骇浪。

曾经讨厌与否都不重要了,梦里常开不败的花,此后将盛开于尘世,再也不会离开。

伊雲

俄罗斯方块

很短很无聊,笑话为主,基本上可以雷到所有人!预警打完就剧透完没劲了,所以勇敢者请看吧


Round 1

“仙女教母,请帮助我去参加王子的舞会吧。”君奉天看着自己召唤出来的白发男人,心知有哪里不对,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台词。

“你让我带你去干嘛?有没有搞错。第一,我不叫仙女教母我叫净龙云潇;第二,我是来辅佐皇帝登基的不是来玩奇迹暖暖的,不要指望我凭空给你变套晚礼服出来;第三,我只干托孤大臣的活不干婚介所的活,别指望我带你去王子的舞会……”


“卡,卡,卡!”玉逍遥在台下左手举牌子右手抓煎饼,看了看台上的两个人又看了看地冥。“十七,你剧本是这样写的?”

“不是啊,”地冥拨......

很短很无聊,笑话为主,基本上可以雷到所有人!预警打完就剧透完没劲了,所以勇敢者请看吧



Round 1

“仙女教母,请帮助我去参加王子的舞会吧。”君奉天看着自己召唤出来的白发男人,心知有哪里不对,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台词。

“你让我带你去干嘛?有没有搞错。第一,我不叫仙女教母我叫净龙云潇;第二,我是来辅佐皇帝登基的不是来玩奇迹暖暖的,不要指望我凭空给你变套晚礼服出来;第三,我只干托孤大臣的活不干婚介所的活,别指望我带你去王子的舞会……”


“卡,卡,卡!”玉逍遥在台下左手举牌子右手抓煎饼,看了看台上的两个人又看了看地冥。“十七,你剧本是这样写的?”

“不是啊,”地冥拨了拨头发神情自若,“这是演员自定义台词的剧本,致敬皮兰德娄。”

“那我下面怎么演?”君奉天把手里灰扑扑的道具抹布叠起来,感觉应该扔到谁的脸上,但他想不出扔谁。

“演个鬼。下个月的x联辩论赛你准备好了吗?”净龙云潇抱着臂,神情似怒似笑。

“可是云潇,我本来就不适合三辩,难道非要让每个人都打自己不适合的位置吗?可不可以……”

“好。”净龙云潇挥手打断了君奉天的话,拎起道具晚礼服不由分说地挡在对方面前阻止他再开口。“我方认为对方辩友对辩题的理解存在偏差。重申一次,讨论的侧重点在于提升辩论水平是否具有急迫性和合理性,隶属于能力问题的提升。而辩论位的分配本质不属于能力问题,故不属于可讨论的对象。请问对方辩友对此有异议吗?”

玉逍遥喝了一大口豆浆才把呛住的那口饼咽下去,憋笑憋得很想死。“这也太鬼扯了吧,有没有人管管啊。”

“也行,就这样吧。”地冥低头在他的金属哥特BLACK笔记本上写下一行字,“到时候就按这个演。很drama很荒诞吧。”

“……那也是。”玉逍遥想了想,把没说出口的“什么狗屁”咽了回去。



Round 2

“皇宫的宴会上连糕点都做得如此漂亮!我喜欢漂亮的糕点,哪怕不好吃。”辛德瑞拉(但君奉天版)继续认真地念改得连亲妈都不认识的剧本。

净龙云潇捻了一个纸杯蛋糕咬下一口,“确实不好吃,”他丢掉蛋糕,站在君奉天背后用手搭上对方的肩,“没关系,我也喜欢漂亮的女人,哪怕没脑子。”

“我听不下去了!”玉逍遥第二次举牌,“奉天他骂你。”

君奉天表现出了比被骂没脑子更大的愤怒,“别泥我,你才是女的。”

“大家不要再吵啦。”非常君提着一袋泡芙和海苔肉松小贝从门口走进来,“这里是思想交锋的真空地带,可能我们都不存在,只是某个人幻想的产物,也就没有性别和物种的概念。辛德瑞拉可以姓君,仙女教母可以变龙,没有什么是限制因素。三分钟以后地大导演还会亲自来参演呢。”他把肉松小贝递给玉逍遥,“好友吃吗?”

地冥在听到非常君反驳君奉天时暗爽了一下,又因为玉逍遥吃肉松小贝太过开心而微妙的不爽起来。“呵,眩者的行为岂能被他人预料。非常君,你猜错了。”

净龙云潇下台拿了个芋泥泡芙,又回去塞到君奉天嘴里,“很典型的祖母悖论。非常君没有做出一个预言,而是以预言的形式做出了一个干涉。在不说这话的情况下地冥会做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但可知的是非常君的干涉成为地冥此刻没有上台的原因之一。”

“听起来很像什么科学怪人和女巫的结合体。”君奉天狼狈地咽下泡芙,舔舔唇边的奶油道。

“眩者提议烧死他。”地冥在掌心放了一簇小火苗。

“反对!”玉逍遥停止了吃肉松小贝,“肉松小贝这么好吃,非常君是无罪的。”

“多谢天迹好友。”非常君摊了摊手以示无辜,又看向地冥,“这样看来,你的剧本会是暴君凯撒或者血腥玛丽了,好友。”

“下一个就烧死君奉天。”地冥神情淡然。


Round 3

“介绍一下,”非常君拿着话筒面带微笑,“本次辩论队由天地人法四位同学分别担任自己最不擅长的辩论位,具体说来就是一辩地冥,二辩非常君,三辩君奉天,四辩玉逍遥。至于为什么要这样安排小编也觉得很奇怪。下面有请辛德瑞拉·君为大家介绍一下今日会议室的训练项目。”

君奉天看了一眼提词板,反应了两秒才拿起自己的话筒接上非常君的话,“今天是自由辩专项训练,由一辩地冥和四辩玉逍遥做演示。本次演示由‘地冥老师别太爱了’赞助播出,感谢这位匿名赞助人,ta给得实在是太多了。下面插播一条广告。”

“什么人啊能磕上我俩,眼光不太行。”玉逍遥转头问地冥,当然不是诚信讨论,就是激对方一下。

地冥冷笑。

“怎么没人念广告。”非常君看了看空出的话筒,“龙护去哪里了?”

“仙门有会。”一尾白龙化云又变出人形,大步上台拿起话筒。“到我了?行。现在插播一条广告。无痛人流联系电话xxxxxxxxxxx。买一送一,七天包退货,提供心理咨询,也提供相亲服务。再说一遍,无痛人流联系电话xxxxxxxxxxx。”

“不是说你不干婚介所的活吗?”君奉天放下话筒小声说。

净龙云潇深吸口气。“……这段切了,画面直接转去自由辩那边。”


Round 4

“爱的本质是让渡权力,将自己的情绪、身体、经济的一部分权力转交给他人,期待建立亲密关系,也就是期待被爱的一方同样如此向自己让渡权力。这是所谓的双向的健康的爱,应该视作一种生产组织形式,不过是单位较小受到的文艺性美化较多,其本质是为了适应一种生产力,没有浪漫可言。

真正的爱像一支不必追回的箭,所以丘比特之箭真是人类创造的妙喻,虽然也愚蠢。眩者的意思是——爱一无所有,除了它的目标。发矢的那一刻被爱者就已经死了,爱他的人除了爱以外什么都不给予,他的情绪因自己的臆想而起因自己的臆想而灭,若爱存在,世界就不存在。所以对有爱者而言,世界并不存在,连他所爱也不真实,一切是临水照影,自顾自怜——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

“停停停,”玉逍遥一把从地冥手里抢走麦克风,“这种论述用来打辩论,是犯规吧!早就说了让你去隔壁文学社……”

“在辩场上和对手发生肢体冲突,你比眩者好到哪去。”地冥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

“我觉得天迹是因为地冥说得太吓人又怀疑对方暗恋自己才这么破防。”非常君吃着哈根达斯评价。

净龙云潇认可地点点头,“听起来就像从情感电台变成法制节目的地步。不过文艺是真文艺啊,歌德曾经说,哪个什么来着,人是不能忽视一份如此炽烈的爱的。算了好像也没说过,我编的吧。君奉天,你听清他最后两句说的什么了吗?”

君奉天大脑当机加载了几秒,才回过神,“«洛神赋»。”

净龙云潇嗤笑一声。

非常君很感兴趣地支起身看过去,“龙护笑什么?”

“我想起高兴的事情,”净龙云潇捏了捏君奉天耳垂,“大楚兴,陈思王。”

“……哈哈。”好冷的笑话。非常君有一瞬间甚至打算放弃自己的冰淇淋。


Round 5

君奉天曾经听过无数个童话。“很久很久以前……”“最后,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地冥在扶手椅上翻了翻书,“但是,这算不上什么描绘得完美无缺的童话。它不过是截取了漫长时间中一个幸福的片段作为结束,让人自以为在折磨与苦难中得到了什么。这是卑鄙的谎言可笑的愚昧,爱和美好的品质从不能改变什么。不需要向往幸福,追求正义,那都是转瞬即逝的自我安慰。唯有坟墓公平地等待每个人,死亡是你的父,你的母,你的妻子,你的情人;生不过是死前的小小广告。啊,又到广告时间了。”

净龙云潇撑着下巴毫无波动地念:“无痛人流联系电话……”他快速而熟练地念完这一串广告,目光直直地看向一处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不过实际上,君奉天只做过一个梦,当然也只听过一个童话,关于死亡,当然不是他自己的死亡。”

……不是我自己的死亡君奉天觉得小腹痛得厉害,昨天还是前天做的手术?病房里没开灯,但窗外强烈的阳光仍然让君奉天在睁眼时挣扎了好一阵。他听见净龙云潇的声音,似乎情绪很急躁。“他究竟什么时候醒?昨天的说辞是术后24小时患者一定会苏醒,今天又改口说48小时。你知道他姓君吧。你想和君家人结梁子……”

干嘛这样吵。君奉天皱起眉,他扶着床边想自己坐起身,只觉得下半身一同痛起来,顿时绷直了背倒吸口气。

“你醒了。”净龙云潇走到床边看着他,要发怒又竭力克制的样子。“早就说了无痛人流广告都是假的,你非要让自己遭罪吗?差点一睡三天,所有人都担心……”

所以刚才的都是梦吗?剩下的话君奉天没有听进去,只是怔怔地回忆着梦里净龙云潇给无痛人流念广告的语调,记忆像一滴落入清水的墨一样缓慢散开:那天他一个人走进这家诊所,签协议,躺上病床,等待一场手术……消毒水的味道盈满他的鼻腔,君奉天人生中第一次厌恶起这明确的性别,身份,循规蹈矩的生活。因而无比怀念那个梦:真空的场所,没有性别与物种的概念。

他忽然相信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就生活在这样的幸福中。

五音bq

大概剧情存档

  因为感到自己对人物和剧情理解不到位,生活中也有很多需要去做的事情,所以暂时不写啦,在这里埋下我之前想写的大概剧情。

  

  这是地冥以无限重生为代价编织的世界。

  在玉逍遥临近命殒最后一刻,地冥将他拉进这样的世界。所以现实世界中的玉逍遥,一直处在沉睡状态。玉逍遥化名逍遥·玉尘君,地冥化名碾落仙·拾七。

  一开始,两人都并不记得现实世界的事情。但各自都感到有种不自主的牵挂。自出生起,玉逍遥便会追寻地冥所隐居的山林,而地冥,总在生活的点点滴滴里,寻找着令他心神在破碎与圆满中来回的事物。彼此吸引的同时,两人各自也都受着现实世界中个人命运的影响。这是个远离...

  因为感到自己对人物和剧情理解不到位,生活中也有很多需要去做的事情,所以暂时不写啦,在这里埋下我之前想写的大概剧情。

  

  这是地冥以无限重生为代价编织的世界。

  在玉逍遥临近命殒最后一刻,地冥将他拉进这样的世界。所以现实世界中的玉逍遥,一直处在沉睡状态。玉逍遥化名逍遥·玉尘君,地冥化名碾落仙·拾七。

  一开始,两人都并不记得现实世界的事情。但各自都感到有种不自主的牵挂。自出生起,玉逍遥便会追寻地冥所隐居的山林,而地冥,总在生活的点点滴滴里,寻找着令他心神在破碎与圆满中来回的事物。彼此吸引的同时,两人各自也都受着现实世界中个人命运的影响。这是个远离武林的普通小镇,也是处处埋藏着地冥隐秘心思的世界。回通山,途往镇,寻回街,皆指向回归现实一事。又有各种人事物牵扯两位主人公相近,相知,相亲。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相处,去了解各自内心和现实更多的细节,去触摸彼此最难堪的伤痛,也对各自命运产生更多领悟。

  地冥以这样的世界,给了两人机会,也成全了自己的执着。结局是可散也可聚,可以是两人一生相守,也可以是各自离散,只是这次离散,已经是两心清澈,毫无遗憾。笔者也没有想好。如能遇有缘人写下此文,请一定通知我!或者没有……那我便多多锤炼笔力,以后定要来续写此文。

  

  附想写的章节名:

  “蝴蝶玉碎,回通佑身”。

  “玉坠于尘,逍遥不求”。

  

  以一言结尾吧。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阔尔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


五四

救命ai作画你说像,还真有点像,说不像吧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笑,特别是第一个为什么只有一半的眼睛!

天迹:这这这!你做啥!逍遥哥我英俊帅气的脸!

地冥:眩者…………

救命ai作画你说像,还真有点像,说不像吧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笑,特别是第一个为什么只有一半的眼睛!

天迹:这这这!你做啥!逍遥哥我英俊帅气的脸!

地冥:眩者…………

封无歌

  精神病医生地冥/外科手术大夫人觉/犯罪心理学专家天迹/警官君奉天:

最开始还是简单的器官失窃,作为非常君的心理医生的地冥是最早发现这一件事的,那时候他们还都在学校读书。非常君请地冥吃饭,一次两次,地冥发现那些精美的菜肴都是人类做成,但确实是鲜嫩可口。他并没有阻止非常君的动作,反而是作为非常君的心理医生,成为了这一行为的帮凶。

他们毕业,进入医院。几次,非常君都邀请天迹一同用餐,起初地冥还是反对的,但后来他也慢慢接受了。非常君说的没错,他们在潜移默化中成为同类,而且天迹吃得真的很开心。

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发现了器官丢失的事情,君奉天前来调查。当案件从一筹莫展到初现端倪的时候,君奉天发现......

  精神病医生地冥/外科手术大夫人觉/犯罪心理学专家天迹/警官君奉天:

最开始还是简单的器官失窃,作为非常君的心理医生的地冥是最早发现这一件事的,那时候他们还都在学校读书。非常君请地冥吃饭,一次两次,地冥发现那些精美的菜肴都是人类做成,但确实是鲜嫩可口。他并没有阻止非常君的动作,反而是作为非常君的心理医生,成为了这一行为的帮凶。

他们毕业,进入医院。几次,非常君都邀请天迹一同用餐,起初地冥还是反对的,但后来他也慢慢接受了。非常君说的没错,他们在潜移默化中成为同类,而且天迹吃得真的很开心。

过了一段时间,有人发现了器官丢失的事情,君奉天前来调查。当案件从一筹莫展到初现端倪的时候,君奉天发现了那个报案并协同调查的护士的尸体。护士的尸体位于一张空荡的长餐桌前,那是《最后的晚餐》中犹大的位置。他的掌心握着一颗被填充的心脏,本该在他胸腔内的心脏。

这是一个警告。

心脏里的炸弹在千钧一发之际被拆除,君奉天并不死心,这看起来像极了鬼麒主的手法,却并不是他的风格。随着调查越发深入,死的人也就越多,案件越发扑朔迷离了。

有一天,他收到一封匿名来信,内容大概是,如果你不去调查,就不会有人丧命,你才是那个罪人,那个恶魔。社交媒体上如此的言论铺天盖地而来,等他出门,他发现自己的车被砸了,砸车的是死者家属。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了,君奉天想。于是,他决定求助玉逍遥,他看似不靠谱却很靠谱的犯罪心理学专家朋友。

于此同时,玉逍遥却在非常君家里用餐。非常君手把手地教天迹切开“猪心”,在水下进行清理。地冥饮下一杯玫瑰干红,看着玉逍遥手机上的未接来电,人脸识别解开了手机密保,平静地删掉了来电记录。

忘羡

  我在微博上原本是想考古霹雳天命的幕后花絮结果考古到了地冥退场的幕后花絮😂真是辛苦操偶师了( PS:请问地冥你一人吃七人份的杀青便当的感觉如何?)

  我在微博上原本是想考古霹雳天命的幕后花絮结果考古到了地冥退场的幕后花絮😂真是辛苦操偶师了( PS:请问地冥你一人吃七人份的杀青便当的感觉如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