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地府

6267浏览    288参与
银秀啊
谁说站在地府里的才是阎王
谁说站在地府里的才是阎王
壹部老电影
书生被老婆侮辱自尽,到地府做苦工,怎料竟被地府娘娘看上,奇幻
书生被老婆侮辱自尽,到地府做苦工,怎料竟被地府娘娘看上,奇幻
壹部老电影
书生被老婆侮辱自尽,到地府做苦工,怎料竟被地府娘娘看上,奇幻
书生被老婆侮辱自尽,到地府做苦工,怎料竟被地府娘娘看上,奇幻
壹部老电影
书生被老婆侮辱自尽,到地府做苦工,怎料竟被地府娘娘看上,奇幻
书生被老婆侮辱自尽,到地府做苦工,怎料竟被地府娘娘看上,奇幻
库里漫说
第11集 _ 我在地府开后宫
第11集 _ 我在地府开后宫
阿游观影
侠客勇闯地府,救出美艳女鬼做老婆!
侠客勇闯地府,救出美艳女鬼做老婆!
苍苍

值得

我这一生,本就不值得。”

“好巧,我也刚补完甄嬛传。”

白小仙没想到这次接引的亡魂竟然和自己一样,还是个甄嬛迷。

“我都刷了两遍了,要不是是我太忙了,我都能倒背如流。”

“我说的不是台词。”

“哦,哦,那个啥,最近刚看完,被洗脑了,你继续,你继续。”

白小仙尴尬的扣了扣头,不好意思的憨笑两声。

被打断的方玲也不想说了,闭着嘴巴换了个地方坐,离白小仙远了点。

白小仙注意到了,只好尴尬的转头看向引魂幡。

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啥时候能亮,虽然自己是个白无常,可是做的却一点尊严都没有!

不行,一定要拿出点气势来。

“你!”

方领被吓了一跳,看向面前这个明显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

我这一生,本就不值得。”

“好巧,我也刚补完甄嬛传。”

白小仙没想到这次接引的亡魂竟然和自己一样,还是个甄嬛迷。

“我都刷了两遍了,要不是是我太忙了,我都能倒背如流。”

“我说的不是台词。”

“哦,哦,那个啥,最近刚看完,被洗脑了,你继续,你继续。”

白小仙尴尬的扣了扣头,不好意思的憨笑两声。

被打断的方玲也不想说了,闭着嘴巴换了个地方坐,离白小仙远了点。

白小仙注意到了,只好尴尬的转头看向引魂幡。

也不知道这个东西啥时候能亮,虽然自己是个白无常,可是做的却一点尊严都没有!

不行,一定要拿出点气势来。

“你!”

方领被吓了一跳,看向面前这个明显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

“你们地府现在都招童工了?”

“嗯?”

白小仙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问题。

“才没有,我都五百多岁了好嘛!不对,这不是重点!”

“你都五百多岁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我只是前世死的太早,没有老年的样子而已,不对!”

白小仙发现自己总是被这个叫方玲的,英年早逝的女孩子牵着走。

“原来你也是死的早啊,那你觉得你的一生值得吗?”

白小仙拒绝说话,自己绝对要找回主场!

“你为什么觉得你的一生不值得,我觉得我就挺好的。”

“哦,哪种好?”

白小仙气绝。

方玲哈哈笑了两声,发现逗一逗眼前这个小姑娘也挺好玩的,虽然她说自己是个白无常。

看白小仙没说话,只是嘴巴撅的老高了。

“好了,不逗你了,你不是说要听一听我的故事吗?”

白小仙这才颇有兴致的坐好,准备洗耳恭听。

“我其实是个孤儿。”

“我知道,命卷上有的,你是个孤命。”

白小仙像是上课那种积极发言的好学生,手举的老高。

“我今年刚大学毕业,莫名其妙就胃癌晚期,英年早逝了。”

“我知道,知道,命卷上也有。”

方玲被白小仙气的肝颤,翻着白眼大吼道:“你既然都知道,还问我有什么不值得,那我问你,这又有什么值得的!”

白小仙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生气,明明命卷上真的有啊。

但还是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才会答。

“过一天就有一天的意义啊,比如说我,今天的意义就是遇见了你,昨天的意义就是休假的时候在杨师傅那里吃到了地府限售的小笼包。”

白小仙还在认真的思考着。

“前天的意义就是我的灵力又精进了几分,哦,一周前,给我的老师,白羽婆婆过了一千岁的阴寿,这可是大寿,连孟婆都请假来了呢。”

“还有那天我和无双姐姐去看三途川的彼岸花开也很有意义,代表又过了一千年。”

“还有那天,三水的实习期转正了,虽然他老婆背着他偷偷投胎去了,但他还是很坚强,我又吃到了他的转正喜糖。”

“还有啊,那天...”

方玲听着听着就愣住了,自己呢?

 这些小事情,或者在方玲的定义里属于别人的事情,对自己就很有意义吗?

白小仙的嘴巴一直吧啦吧啦说个不停,直到引魂幡亮了又亮,才意犹未尽的止住。

突然,白小仙在挥动引魂幡之前又恍然大悟道:“怎么还是我在说!”

“哈哈哈,等你下一世再接我的时候,我再和你讨论人生到底值不值得吧。”

小Q聊电影
小伙是个落魄书生,直到地府来人找他,才知道自己竟是黑白无常
小伙是个落魄书生,直到地府来人找他,才知道自己竟是黑白无常
库里漫说
第06集 _ 我在地府开后宫
第06集 _ 我在地府开后宫
库里漫说
第05集 _ 我在地府开后宫
第05集 _ 我在地府开后宫
神话外传
悟空毁掉生死簿后,为何地府不敢重新书写?看排他前面的猴子是谁
悟空毁掉生死簿后,为何地府不敢重新书写?看排他前面的猴子是谁
库里漫说
我在地府开后宫。
我在地府开后宫。
染辰

当帝君成为了一名鬼差上

无CP,帝君独美。


人死后,除了一些个别的世界,都会前往地府报到,除去特殊亡魂,需判官判生前功过,如若生前罪孽深重,打下地狱,受尽苦难。

如若生前无大过也无大功德,喝孟婆汤,走轮回道,重新投胎转世,或是留在地府。

若生前有大功德者,或许可生鲜又或来世投胎个好人家。

而这地府又称之为冥界,自成一界不收任何一界约束,也无人能插手。

神仙与妖魔,无投胎转世之说。因为其死后会化为灵气回归天地。

【以上是作者私设,不喜勿喷】


柏麟没想到自己死后没有回归天地,而是,跟着鬼差来到了传说中的地府。

判官说,自己申请无大过,对于苍生也有功德。可重新投胎转世,可自选投胎之处。

柏......

无CP,帝君独美。



人死后,除了一些个别的世界,都会前往地府报到,除去特殊亡魂,需判官判生前功过,如若生前罪孽深重,打下地狱,受尽苦难。

如若生前无大过也无大功德,喝孟婆汤,走轮回道,重新投胎转世,或是留在地府。

若生前有大功德者,或许可生鲜又或来世投胎个好人家。

而这地府又称之为冥界,自成一界不收任何一界约束,也无人能插手。

神仙与妖魔,无投胎转世之说。因为其死后会化为灵气回归天地。

【以上是作者私设,不喜勿喷】



柏麟没想到自己死后没有回归天地,而是,跟着鬼差来到了传说中的地府。

判官说,自己申请无大过,对于苍生也有功德。可重新投胎转世,可自选投胎之处。

柏麟思索了一阵,留在了地府,成为了一名实习白无常。

而他被分配到的部门乃是借印三界世界,神仙妖魔亡魂带回地府。

至于为何被分配到这个部门,大概是因为他前生是一名神邸吧。




时间悠悠,转眼已过数百年。

而柏麟也正是转正,可以自己接引亡魂,不需要前辈带着了。而他也成为了一名前辈。

日常接引了一名神族的亡魂,刚打算打开通往地府的通道,就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看着面前的红衣少年,柏麟将自己身后的亡魂给收起来:“人族?你这气息……”

那红衣少年开口道:“我也跟你们走吧,你应该就是白无常了。”

柏麟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说道:“也行,既然如此,你跟在我身后离开便是。”

他虽然只负责接引神族与妖魔的魂魂,如果遇到特殊情况也可以接取人族的。以及交档于三千世界的灵魂。

而当他们刚离开不久,一个身影急匆匆的赶到这里,只是还是晚了一步。

将两神一人送到了黄泉路,柏麟转身离开。

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柏麟也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时间一晃而过,已经过去几百年。

柏麟成为了白无常分队的大队长,除了有的时候接取任务以外。也有的时候,截取一些特殊任务。

这一日,街曲神仙妖魔王魂的部门接收到了一个特殊任务。而这个任务交给了柏麟负责。

看到任务内容之后,柏麟明白了为什么要自己负责。因为这个任务和他有一些关系。





猜猜这个任务是什么?这个脑洞是看一个文来的。不喜勿喷。

@向往 @栀卿 @追朕者格杀勿论 @清梦 @暮 @咖啡不加糖sy @逍遥人世欢Tears @张莹 @坐看云舒 @星回 @沈九九 @人间三月 @柏麟帝君 @好哒大王 @蓝桉 @柏麟帝君 @吾乃--柏麟帝君 



苍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小仙无奈的睁开眼,好不容易休假了一天,还让不让鬼好好睡一觉了!

“我等到了,我等到了!”

楼下停住了笑,又开始大喊大叫,白小仙彻底忍不住了。飘到窗口,气沉丹田。

“三水!”

楼下的声音戛然而止,不多时,从楼下窗口飘出来一个满脸兴奋之情抑制不住的鬼。

三水讨好道:“白大人,见谅见谅,只是小的替补日巡使成功了,等了五百年了啊。”

白小仙听完原因,也没啥生气的了,谁不知道地府里替补成功一个职位,没敲锣打鼓已经算是低调了。

“恭喜恭喜啊”白小仙拱了拱手祝贺道。

“同喜同喜,仓促之下我也没什么好准备的,我等会去鬼城买点喜糖分给大人您,以后还请大人多多照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小仙无奈的睁开眼,好不容易休假了一天,还让不让鬼好好睡一觉了!

“我等到了,我等到了!”

楼下停住了笑,又开始大喊大叫,白小仙彻底忍不住了。飘到窗口,气沉丹田。

“三水!”

楼下的声音戛然而止,不多时,从楼下窗口飘出来一个满脸兴奋之情抑制不住的鬼。

三水讨好道:“白大人,见谅见谅,只是小的替补日巡使成功了,等了五百年了啊。”

白小仙听完原因,也没啥生气的了,谁不知道地府里替补成功一个职位,没敲锣打鼓已经算是低调了。

“恭喜恭喜啊”白小仙拱了拱手祝贺道。

“同喜同喜,仓促之下我也没什么好准备的,我等会去鬼城买点喜糖分给大人您,以后还请大人多多照顾一二。”

白小仙想到了无双姐和队里那些的牛头马面客套的说辞,有样学样的拱拱手。

“好说好说。”

被这个替补成功的日巡使吵醒之后的白小仙也睡不着了,就想着要不也去鬼城转一转。

毕竟鬼节刚过,鬼城里可是有不少好东西的。

果然刚踏进鬼城,就发现这条买卖街上就已经被堵的水泄不通了,鬼摞鬼的,都堵到了二楼。

被这个阵仗吓住的白小仙正准备回去找无双姐的时候,身后一个声音喊住了她。

“白大人,白大人。”

此声一出,这条街上的白无常纷纷回头,包括白小仙,没办法,谁让白无常就职后通通要改姓白呢。

据说这是上一任阎王定下的规矩,单纯是为了看名册的时候能一眼分出黑白无常。

白小仙看到是三水,在拼命的冲自己招手,赶紧回了一下,然后别白无常见叫的不是自己,就不再管了。

“白大人,给,我刚刚好不容易买到的。”三水伸手抓了一大把糖,塞到了白小仙手里。

白小仙也没拒绝,直接收到储物袋里了。

“你报道了没啊,应该还要实习的,可抓紧着。”

三水乐的眉开眼笑:“哎,好嘞,我这就去,你说这多巧,我媳妇儿也快从黄泉路那回来了。以后她就不用去了。”

白小仙颇为好奇的问到:“你媳妇儿去黄泉路干什么,我每次引魂回来的时候没见过有你媳妇啊。”

三水的媳妇长挺漂亮的,面若银盘,身材也挺丰腴的,和无双姐完全不一样,所以白小仙记得挺清楚。

“她是去黄泉路的彼岸那替孟婆大人摘彼岸花的,要待够100年,这两天就回来了。”

白小仙赶紧恭喜道:“双喜临门啊。”

这一番祝福下来,三水又抓了一把糖,硬是塞给了白小仙,笑的见牙不见眼的。

白小仙看着三水离去的地方,突然想到了什么。

“彼岸花不是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吗?彼岸那的花才谢了三百多年啊,要摘也是去三川途那摘啊。”

难道是记错了?因为黄泉路的彼岸在鬼门关外面,所以一般地府里的鬼是去不到的。

白小先看了眼手中的糖,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就索性不管他了,在填嘴里一个棒棒糖之后,就去找无双姐去了。

结果被告知因为鬼节的百鬼夜行刚过去,人间的鬼又活跃起来了,无双姐被迫加班去了。

没有了目标的白小仙只好在地府里转悠,这摸一摸,那踢一踢,活像个街溜子。

要不是巡逻的小鬼们看着白小仙一身的白衣白帽,早都把她抓起来了。

“哎,三水。”闲逛的白小仙竟然又看到了三水,就杵在阴鬼司门口,不得不感慨,真的是缘分啊。

三水听见有人在叫自己,茫然的回过头,看到了白小仙,木讷的喊了声:“是白大人啊。”

白小仙这才注意到,三水整个人像是被拘魂锁扣住了一样,萎靡不振,那一袋子的糖果也都散落在了地上。

“三水,你怎么了。”

此时的三水和早上的样子判若两人。

“她怎么就不等一等呢?我这不是就等到了吗?”

白小仙上前摇了摇三水,却发现竟然有丝丝戾气从三水的身体里冒出来。

来不及想,白小仙手中的哭丧棒瞬间就落在了三水的头上,三水眼中一下子恢复了清明,那一丝丝的戾气也溃散了。

“还好还好,幸亏我出手及时,否则你就要去押鬼司那一趟了。”

白小仙后怕的拍了拍胸口。

三水也像是突然明白过来什么一样,对着白小仙道了声谢,就踉踉跄跄的往回走去了,连那一地的喜糖都不管了。

白小仙一挥手,收拢在了一起之后,赶紧提着袋子追了上去。

“三水,出什么事了,你的工作黄了?”

三水转头看了眼白小仙,眼皮耷拉着,仿佛一下老了十岁的样子。

“没有,就是青花她,她怎么不再等一等呢?”说着竟然快哭出来了。

白小仙瞬间了然,青花是三水的媳妇,三水说没有等就是青花独自一个人去投胎了。

许多爱情或亲情,渡得过人世间的茶米油盐,挫折坎坷,却渡不过地府的绵长岁月,单调无聊。

所以这种情况在地府很常见,每天都有鬼偷偷的从地府各个地方走出来,踏上奈何桥去投胎转世。

对于这种事情,白小仙也不知道作何安慰。

“我和青花是一个村子里的,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她长的很好看,但就是愿意嫁给我,我没什么本事,一生也没给她买过一件纯金的首饰,可是她也没嫌弃过我。”

三水越说越难过,眼泪流了满脸,随手用袖子一擦,继续说。

“在地府也好好的啊,我都争取到了一个日巡使的替补,还想着等我当上了,你也算是官太太了,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呢?”

三水摸了摸一直被攥在手里的木牌,眼泪啪啪的落在木牌上,擦也擦不完。

“你都走了一百年了,我该去哪找你呐,找不到你了啊。”

白小仙看着这个哭到颤抖的鬼,没忍心告诉他,其实每次轮回都只有每次轮回的记忆。

青花已经不记得三水了,她会有每次轮回的新的记忆,但唯独不会再有三水了。

但三水却要永远记得青花。

苍苍

倒霉鬼

“我死了,但我好像又活着。”


秦川抬起手摸了摸脸,还好,五官具全。


又摸了摸身体,都还在,没缺少零件。


可是自己是出了个车祸哎!


正当秦川上下摸索的时候,突然看到肇事车辆的车顶上坐着一个小姑娘,正吃着棒棒糖。


白衣白帽黑头发,背上背了个白幡,腰间别了个棒子。


造型怪异,但又十分眼熟。


“喂,小姑娘你有手机吗,出车祸了,要先报警的。”


白小仙一按车身,借力潇洒的跳下,拍了拍手,走到还躺在地上的秦川面前,从腰包里翻出一张纸。


“秦川,嗯,车祸而死,嗯,午时三刻,嗯,对上了。”


因为白小仙还含着棒棒糖,所以秦川根本听不清这个小姑娘到底在念什...

“我死了,但我好像又活着。”


秦川抬起手摸了摸脸,还好,五官具全。


又摸了摸身体,都还在,没缺少零件。


可是自己是出了个车祸哎!


正当秦川上下摸索的时候,突然看到肇事车辆的车顶上坐着一个小姑娘,正吃着棒棒糖。


白衣白帽黑头发,背上背了个白幡,腰间别了个棒子。


造型怪异,但又十分眼熟。


“喂,小姑娘你有手机吗,出车祸了,要先报警的。”


白小仙一按车身,借力潇洒的跳下,拍了拍手,走到还躺在地上的秦川面前,从腰包里翻出一张纸。


“秦川,嗯,车祸而死,嗯,午时三刻,嗯,对上了。”


因为白小仙还含着棒棒糖,所以秦川根本听不清这个小姑娘到底在念什么,只依稀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你念什么呢?到底报警了没啊?”


白小仙把秦川的命卷收到腰包里,妥帖放好才把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口齿伶俐的说:“你好,我叫白小仙,是地府实习白无常。”


“黑白无常?见了鬼了,不对,还真特么是鬼。”


秦川终于想想起来为什么白小仙的装扮莫名的眼熟了。


别的不说,那高高的白帽子,上面写着“一生见财”四个大字太有标志性了。


“我,我怎么能看到你,难道我死了,我现在是个灵魂吗?”


激动之下,秦川竟然坐了起来,一回头,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自己的尸体,头下面蔓延的血迹一路流到了路边的下水道入口。


“对啊,如果你没死的话是看不见我的。”


白小仙又舔了一下棒棒糖,才又补充的说到“当然,你死后见到我更好,因为这样说明你生前是个好人,死后是不需要下地狱的。”


秦川默然,半响才说:“那我能不投胎吗?”


白小仙惊讶地看着秦川,自己刚开始实习的时候跟着白羽婆婆,接引的那些亡魂都会明里暗里打听下辈子投个好胎是个什么价格。


当然白羽婆婆从来不会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地府没有这项收费标准。


白小仙很好奇,“为什么不想投胎啊。”


秦川抬头看了眼白小仙,没有回答,反而问白小仙。


“你说世上到底有没有倒霉鬼啊,我说的不是形容词,而是个名词,就是真的鬼叫倒霉鬼。”


好家伙,白小仙庆幸地府幸亏也普及了义务教育,跟着人间的来,否则白小仙还真不懂什么名词,形容词。


“当然有啊,什么倒霉鬼,饿死鬼,调皮鬼,很多的。”


说着白小仙绕着秦川绕了一圈,一挥手,从秦川的背上出现一缕黑气。


白小仙对着黑气伸手一揽,只见黑气快速消散于白小仙的指尖。


将指尖凑到鼻子前嗅了嗅,确实是倒霉鬼的味道。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倒霉的迹象的?”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起自己的倒霉经历,秦川就颇为欲哭无泪。


“本来还好好的,就去年的时候我迷路了,钻进了一个小巷子里,虽然后来自己又绕了出来,但是我就觉得不对劲了。”


“我先是喝水的时候莫名的呛到,然后吃饭噎到,这些还能忍,后来我毕业找工作的时候,简历弄掉了。”


说到这,秦川又想到了什么,满脸愤慨的控诉道:“后来好不容易找到工作了,刚实习两个月,今天我就要成为正式员工了,快到公司了,被这辆不知道从哪出现的车撞死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秦川说到后面都开始哽咽起来了。自己这一年来过的是惨不忍睹,真的是活的够够的了。


白小仙前后看了看这段路,是一条小路,两边都是小区的外墙,而且小区里的绿化应该挺不错的。


高大的樟树郁郁葱葱,伸出了墙外,刚好覆盖住这条小路,也遮住了路口摄像头的视线。


“看来这个倒霉鬼也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短命的,真是不巧,被我碰到了。”


秦川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白小仙没有回答他,而是双手迅速结印,灵气荡出一圈波纹后逐渐扩散,然后摇了摇手中的铃铛,只响了一下,便再无动静。


“好了,等着吧,正好无双姐姐今天出任务,还能让她多个业绩。”


秦川也不知道白小仙说的都是啥,但也听话的等着。


不多时,只见一个带着牛头面具的人从一侧墙面上一跃而下,脚尖轻点地面,稳稳降落。


“小仙。”


白小仙双眼一亮,扔掉手中的棒棒糖,扑上去就是一个熊抱。


“无双姐!”


秦川看着这个带着牛头面具的人,不,应该说是鬼。


“你不会就是牛头马面吧?”


白小仙没管秦川的满肚子疑问,而是快速的把情况说了一下,包括自己设了屏障。


无双颇为欣慰的点点头,“倒霉鬼在脱离宿主之后,移动的速度不会太快。设个屏障是最好的选择,看来你的抓鬼基础应用学的不错。”


白小仙骄傲的晃了晃脑袋,“那当然。”


无双没有继续聊下去,而是嘱咐白小仙一句“好好工作”之后,就一跃而上,跳到了七层楼高的屋顶上。


秦川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这是七层楼啊!”


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也对,都变成鬼了,没啥不可能的。


白小仙看到无双先是勘探了一番,然后好像锁定了目标,一闪身,就消失不见了。


然后又剥了个棒棒糖塞嘴里。


“我留在地府是不是也能变得这么厉害!”


白小仙一回头就看到秦川那双渴望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自己。


默默的退后一步,才解释道:“可以是可以,但地府现在的岗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你要等。”


“没事!我可以!”


秦川觉得都变成鬼了,生命那么漫长,等个工作而已,不算啥。


直到他搬去鬼城之后,才了解到,自己的邻居等一个日巡使等了五百多年。


自己楼上住的那个等一个望乡台看门的都等了三百多年,前两天刚上岗。据说上岗那天,再现了范进中举。


秦川看了看自己手中替补马面的令牌,上面刻着一个数999,本来不懂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才明白,自己前面还有998个人。


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苍苍

少年与光

“你相信光嘛?”


白小仙虽说是个白无常,但是也在人间行走多年,不止一次的被人问过你相信光吗?


一开始白小仙还会仔细分析这句话,慎重的给出自己的答案,毕竟接引的亡魂愿意交谈,白小仙就不能让话掉到地上。


后来白小仙明白这原来是动漫里的一句话,在鬼城那找了一个放映店看完了整个奥特曼,本以为找到了标准答案。


世界上真的有光,有光的地方就有奥特曼,加油!


然后就被接引的亡魂嘲笑了。


所以白小仙对这个问题很是敏感。


白小仙这回学精了,没有回答这个少年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那你相信光吗?”


没想到白小仙会反过来问自己的少年明显一愣,然后思索了片刻,...

“你相信光嘛?”


白小仙虽说是个白无常,但是也在人间行走多年,不止一次的被人问过你相信光吗?


一开始白小仙还会仔细分析这句话,慎重的给出自己的答案,毕竟接引的亡魂愿意交谈,白小仙就不能让话掉到地上。


后来白小仙明白这原来是动漫里的一句话,在鬼城那找了一个放映店看完了整个奥特曼,本以为找到了标准答案。


世界上真的有光,有光的地方就有奥特曼,加油!


然后就被接引的亡魂嘲笑了。


所以白小仙对这个问题很是敏感。


白小仙这回学精了,没有回答这个少年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那你相信光吗?”


没想到白小仙会反过来问自己的少年明显一愣,然后思索了片刻,才不确定的说。


“本来是不信的,但现在信了,本来我也不信有鬼的,现在白无常都出现了,说不定也会有奥特曼呢。”


白小仙惊讶的看了一眼这个还满脸稚嫩的少年,试探着说了那句话。


“世界上真的有光,有光的地方就有奥特曼,加油!”


少年不但没有嘲笑白小仙,反而像是找到了知己一样,一把握住白小仙的手,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对对对,原来我们是同道中人啊。”


白小仙心虚的抽回自己的手,呵呵的傻笑了两声,准备换个话题 。


远处突然传来警笛声,只见一辆辆警车正在向少年倒下的地方驶来。


这里发生了泥石流,掩埋了一个去山里支教的青年才俊。


少年看到了从车上下来的警察人员正奋力的清理着积石,快找到自己的尸体了,不禁长呼了一口气。


“还好被发现了,不然我这暴尸荒野,被野狗啃了就真的不会有人再知道我了。”


白小仙引魂之前都是要先看命卷的,这个少年是个孤儿,且英年早逝。


“只是山里的那些孩子们,不知道又要等多久,才能等到下一个愿意去支教的人。”


少年回头看向了更遥远的大山里面。


白小仙顺着少年的目光望去,目之所及群山连绵,荒无人烟。


“那里面有人住吗?”


白小仙傻傻的问了一句,她的业务还没拓展到那里。


“当然有,只要有能站住脚的地方,就有人能顽强的的生存下去。”


少年的声音铿锵有力,只不过很快又低沉下去。


“只是很难走出那片大山罢了,我本来想帮帮他们的。”


白小仙拍了拍这个颓丧的少年,一时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他。


“我真的比他们幸运很多,虽然我是个孤儿,但是我却能在大城市的福利院长大,能够接受好的教育,能够遇见我的老师,我借着老师的光,看到了一个更好的世界。”


少年抬起头看向白小仙,双眼已经红肿。


“你知道吗,我也想成为他们的光的,我也想让他们借着老师传给我的光,看一看外面的世界。”


白小仙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光的意思如此复杂。


“你既然相信光,那就真的有光,总会有愿意照亮大山的光的。”


引魂幡亮了,少年该上路了。


“走吧,你愿意留在地府吗?”白小仙觉得这个少年很适合在地府的赏善司跟着魏判官。


少年收拾了一下心情,又望了一眼远方的大山。才回过头对着白小仙粲然一笑。


这一笑,光和救赎都在。


“不了,下一世我依然要向阳而生,逐光而行。”

苍苍

一双人

“我们的故事在刚开始很甜。”


“有多甜?”


白小仙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却看到这对老夫妻默契地对视一笑,满眼的爱意,不被时间磨损分毫。


好吧,不用听了,光看着都觉得齁甜。


“所以我给你讲讲我们的生活吧,酸甜苦辣都有听着才有意思。”


老爷爷安抚地拍了拍老奶奶的手,然后就握住了,不肯撒手。


白小仙看了看自己的引魂幡,虽然作为白无常,及时的引魂是工作准则,但是这次白小仙希望引魂幡能慢一点亮。


“我们俩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只是高中同学而已,哪就青梅竹马啦。”老奶奶毫不客气的拆台。


“那时候咱俩还都不满十八岁,怎么就不算青梅竹马了?”


老爷......

“我们的故事在刚开始很甜。”


“有多甜?”


白小仙做好了洗耳恭听的准备,却看到这对老夫妻默契地对视一笑,满眼的爱意,不被时间磨损分毫。


好吧,不用听了,光看着都觉得齁甜。


“所以我给你讲讲我们的生活吧,酸甜苦辣都有听着才有意思。”


老爷爷安抚地拍了拍老奶奶的手,然后就握住了,不肯撒手。


白小仙看了看自己的引魂幡,虽然作为白无常,及时的引魂是工作准则,但是这次白小仙希望引魂幡能慢一点亮。


“我们俩可以说是青梅竹马。”


“只是高中同学而已,哪就青梅竹马啦。”老奶奶毫不客气的拆台。


“那时候咱俩还都不满十八岁,怎么就不算青梅竹马了?”


老爷爷轻哼了一声,腾出一个胳膊抱住了老太太,另一只手像涂了胶水似的黏在了老太太的双手。


白小仙不仅表示没眼看没眼看,就算是鬼也遭不住这对于单身狗的暴击啊。


“甜的咱就不说了,说些别的。”


老爷爷本来是对着白小仙说话,说着说着,又扭头看向了坐在旁边的老奶奶。


“老婆子你记不记得那年咱俩毕业,你直接就去工作了,我愣是没找到,还怕你嫌弃我,我就是那个时候学会做饭的。”


“可不么,一开始你做的菜也就我能吃下去,不过后来倒是好了很多,”


老爷爷一脸感慨的回忆着那个时候的往事,


“当时真的怕你嫌我没出息,不过后来我找到工作的时候,又怕你嫌弃我工资低。”


老奶奶恨铁不成钢的轻轻拍了一下老爷爷,又带着点心疼的说


“你那是和我说是为了攒钱养孩子,才在晚上找了个送外卖的兼职,我怎么会嫌弃你工资低,你个老东西。”


老爷爷握住那个拍自己的手,放在嘴边吹了口气,才满脸笑意的解释道:“那时候我们刚结婚没多久,我才没想要孩子呢,就是老大来的太快了。”


说着,老爷爷终于肯把目光从老奶奶身上移开,看向白小仙。


“你不知道,我们家老大来的太突然了,我们俩都没啥准备,临产的时候,我就觉得周围全是你们地府的人,我就堵在产房门口,想着就算你们要带走我媳妇,也要先带走我。”


白小仙尴尬的挠了挠头,一脸的不好意思。


“那个啥,我们不经常走门的,走窗户比较快。”


这对老夫妻又对视了一眼,然后笑的不行。老爷爷一边轻抚着身边的人,帮她缓口气,一边继续说道。


“你这个小丫头,和我家那个二闺女一样,小开心果一个。”


正说话间,屋子的门开了,进来一大堆人,看到坐在沙发上依偎着的一对老人,瞬间哭声一片,又是探鼻息,又是打120,又是报警的。


而这对老人的亡魂就在沙发的另一边,看着那兵荒马乱的一群人,颇为骄傲的说:“这也算子孙满堂了吧,就是我的大孙子刚结婚,没能四世同堂。”


白小仙看着那些慌乱的人,两个年龄最大的一男一女,扑在这对老人身上,哭的都上不来气了,旁边跪着的人,一边哭,一边还要注意着这两个老人。


“这两个是我的儿子和女儿,看没出息的样子,我俩这也算是寿终正寝了,应该是喜丧的。”


白小仙在地府呆了几百年了,人间的好多事情都不太记得了。


所以人间的一切东西都是当上白无常之后,引魂的时候慢慢学的。


白小仙还记得自己在接引一个熬夜猝死的学生的时候,那个女生正在通宵看一个小说。


刚看完结局,哭的正不能自已的女学生抬头就看了白小仙。


一边哭,一边哽咽着说:“双死也算happy ending吧。”


现在白小仙又想到了这句话,虽然不知道这对老人口中的喜丧是怎么个喜法,但是在白小仙看来,绝对是个happy ending了。


这对老人头七回家的时候,还是白小仙引得魂。


老人的孩子们把丧事办的很好,但白小仙能看出来是年轻一辈操持着,老人的一双儿女除了哭还是哭。


只要有父母就永远都是孩子,但现在他们老了老了,却突然要变成大人。


回去的路上,白小仙问这对老人准备去哪,是投胎,还是留在地府。


这对老人表示留在地府。


白小仙好意的提醒到:“你们可以去三生石那办个业务,那下一世你们还能在一起。你的子孙们烧的各种东西可不少。”


“不了,这一世我俩还没过够呢,现在小年轻们不都说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吗,我俩这一生一世一双鬼也挺好。”


白小先最后看着两个老人黏黏乎乎的一起去了鬼城。


真好,你年轻的样子我见过,你老了的样子我还一直爱着,又何必求来世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