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地政学ボーイズ

39.8万浏览    4121参与
白女票会译mo汉化

p1

问题:

理央先生,祝贺2卷发售!因为我现在不在日本,所以购买的是电子版,回国后马上购买实体书,希望能为地政学boys的宣传尽一份力~

这次的角色设定页和附加番外也很棒,我每一页都仔细看了。个人休憩时间这一格的Americ竟然是不穿衣服睡觉派…(笑)或者难道是分体式睡衣只穿了裤子…?未来寒冷还会持续,请注意身体!

回答:

感谢从海外购买。您仔细地阅读令人兴奋又有点不安!

虽然是我自己的印象,但是Americ裸着上半身睡觉的印象很强烈…。我觉得平常也有穿背心睡觉的时候。


p2

问题:

理央老师你好!地政学boys第二卷也很有趣,已经开始期待第3卷了…

有个问题,日之本...

p1

问题:

理央先生,祝贺2卷发售!因为我现在不在日本,所以购买的是电子版,回国后马上购买实体书,希望能为地政学boys的宣传尽一份力~

这次的角色设定页和附加番外也很棒,我每一页都仔细看了。个人休憩时间这一格的Americ竟然是不穿衣服睡觉派…(笑)或者难道是分体式睡衣只穿了裤子…?未来寒冷还会持续,请注意身体!

回答:

感谢从海外购买。您仔细地阅读令人兴奋又有点不安!

虽然是我自己的印象,但是Americ裸着上半身睡觉的印象很强烈…。我觉得平常也有穿背心睡觉的时候。


p2

问题:

理央老师你好!地政学boys第二卷也很有趣,已经开始期待第3卷了…

有个问题,日之本君每天早上花多长时间整理头发呢?我没有使用过簪子,所以我看起来很难,习惯了的话能马上做好吗?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

回答:

谢谢!几十秒就能搞定。休息日就用普通的皮筋松松地扎起来吧。


p3

问题:

一直以来辛苦理央先生了,第2卷也非常有趣~!期待第3卷的发售!

我突然想知道法、意、德可爱的一面!

最近气温持续降低,所以请注意身体

回答:

谢谢

佛→吃色彩鲜艳的马卡龙的时候,会将其根据颜色渐变摆好再吃

意→在公司里经过已熄灯的黑漆漆的房间时会走得更快(因为害怕)

独→做不到wink


p4

问题: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知道加拿大君,缅甸君,越南君帅气的一面和可爱的一面!

回答:

「帅气的一面」

加→在单板滑雪时能做出跳跃动作

缅→掌握宝石研磨技术

越→有优秀的机车驾驶技术

「可爱的一面」

加→房间里装饰着自己编的玩偶

缅→害怕气球爆炸的声音(吓到跑走)

越→觉得自己也能把女性用的奥黛穿得很好


p5

问题:

晚上好😃初次见面

第二卷也阅读得很愉快✨

亚洲的角色们都很有潜力很喜欢💕

顺带一提我出身于冲绳

面对打喷嚏的人会说

「去屎啦!(食粪去吧)」

回答:

感谢支持!

我是思考过亚洲势力各位的个性后绘画的

冲绳的话会这样呢…!好像在某本书上看见过…!


p6

问题:

感谢理央老师的优秀作画,第2卷也很有趣!我个人最喜欢的是🇲🇲君。

🇲🇲君的飘摇无定感让人觉得有点难过…但也许已经走出来了。我想知道🇲🇲的配色,如果有时间的话请一定要试着画一下!

请保重身体!

今后也会继续支持!

回答:

感谢支持!

🇲🇲也是我喜欢的角色。虽然现在局势不稳定,但看过以前模样的视频,我觉得是非常有魅力的国家。

头发和眼睛都是棕褐色的,耳环因为是翡翠所以是绿色的。

过几天想好好地画~


p7

问题:

恭喜第2卷发售!!!我马上购买阅读了!!

非常喜欢数学很强的褐色帅哥🇮🇳先生!!

我有个问题,🇲🇲君和日之本君说的老家,今后父母或兄弟姐妹会出现吗?如果再出现的话会像🇲🇲君一样,在那个国家发生许多大事的时候出现吗?

很抱歉问题很多今后也会一直支持你的!!

回答:

感谢支持!

我很喜欢有表面看不出来其实擅长心算那样感觉的反差角色…。

因为设定上是公司职员,所以是有父母的,但是不知道能不能好好登场。现在只会有手和背影出场这种感觉。


p8

问题:

表白理央老师~最近才知道地政这个漫画, 看了试阅觉得好有趣,我本身也喜欢地理历史,马上就入坑了。单行本买了两本,一本自己看一本给朋友安利。

说起来,我妈妈是上海人。我给她看漫画的 时候看到人设图,她说:“我懂我懂!不喜欢游泳、 冷的东西和 🇺🇸!!”我心想上面好像没有写🇺🇸吧 (。) 

人设都很符合那个国家的气质, 感觉角色更加立体了~好棒!

我妈妈离开她的祖国很久了,信息会有些跟不上。 看地政可以简洁明了地知道一些时事 和国际关系,她也在跟我一起追呢。

回答:

谢谢! 是呢, 说实话除了日之本, 其他角色为了表现出特点, 很多时候设定还是有很多刻板印象。很高兴能得到本国读者的认可。 以后也会加油的~



汉化组招人~缺翻译以及嵌字老师,感兴趣的可以点进来看看! 

这辈子都不会冲人
今天刷完了这俩果泥   再次感...

今天刷完了这俩果泥

  再次感谢心地善良的译者大大们,及时的对于原漫不妥的地方予注释、纠正。/例如俄乌冲突,原漫称cn坐收渔翁之利一事,完全无视外交部做出的努力/但是自愿翻译的太太们非常及时地在下方标注了事实事例,真的非常感谢@白女票会译mo汉化 

  ---------------------

  三字母多数是有关文化和历史的,地政学更多的是时政和文化(当然是站在霓虹人的角度)

  在画风上,我个人喜好是偏向理央老师的画风,(她只负责绘画),三字母则是越来越幼了。但在政治观念上,我个人是更倾向三字母的。(两者都有夹带私货,但因为题材原因地政学夹得的更多,当然三字母也好不到哪...

今天刷完了这俩果泥

  再次感谢心地善良的译者大大们,及时的对于原漫不妥的地方予注释、纠正。/例如俄乌冲突,原漫称cn坐收渔翁之利一事,完全无视外交部做出的努力/但是自愿翻译的太太们非常及时地在下方标注了事实事例,真的非常感谢@白女票会译mo汉化 

  ---------------------

  三字母多数是有关文化和历史的,地政学更多的是时政和文化(当然是站在霓虹人的角度)

  在画风上,我个人喜好是偏向理央老师的画风,(她只负责绘画),三字母则是越来越幼了。但在政治观念上,我个人是更倾向三字母的。(两者都有夹带私货,但因为题材原因地政学夹得的更多,当然三字母也好不到哪去)

Ame和霓虹的形象倒是没有太大变化,一如既往的胖虎主义和白莲花。cn这形象变化倒是很大。(也从侧面反映了这十余载的发展) aph里的王耀是天然呆的小只弱势角色,地政里cn摇身一变成了涂着黑色指甲油的腹黑老狐狸/霸道总裁幻视(bushi)果然还是未能避免西方郭嘉的猩红色抹黑呢……(目移)

国家拟人的漫画都不可避免都会触及到历史遗留的问题,我个人对这个是比较在意的。(犹其是二战)三字母至少坦率地承认了脚盆侵略史(道歉是指望不上了),地政学的日之本卖惨成分较多,可以说是对当年dg主义的蛮横残虐行径没有丝毫提及,(最多一笔带过还要歪曲一下🤡)不过现在只有27话,可能后面会有吧,。。?还是抱有一定期望的:0·01%

(确实,还是不要对小日子的政治向漫画抱有太大期望吧)

其实果泥都是不建议年纪偏小的人食用,容易扭曲三观。真正想学好历史还是去看历史书吧,那也很具有吸引力不是么。二三次元不可能完全分开,甚至可以说国拟的魅力就在于三次元的历史与时政。题材新颖和帅哥多样化让我的多巴胺很感兴趣,看完就忘感觉挺好😇

(为什么不讨论一下那兔?:有什么好讨论的几乎没有槽点也没有刻意抹黑其他郭嘉……鹰酱是吔自己的问题,不算)

  ---------------

  就是黑的(恼)


孝心变质🇨🇳

弄着玩的!自觉避雷!不要引战!圈地自萌!

弄着玩的!自觉避雷!不要引战!圈地自萌!

我靠啊怎么下周就开学了
  我草啊终于画完了。。理央老...

  我草啊终于画完了。。理央老师画风也太难学……

  我草啊终于画完了。。理央老师画风也太难学……

疯了的土豆

想要入坑

[图片]

[图片]

[图片]

xswl

p1是本人哈哈哈,本人混ch,黑塔、那兔,所以(自认为)还好

p2和3都是朋友哈哈哈,p2的略微了解一点国拟,p3的朋友就不理解了哈哈哈哈

希望能有圈内人士帮忙纠纠错哈哈哈哈

xswl

p1是本人哈哈哈,本人混ch,黑塔、那兔,所以(自认为)还好

p2和3都是朋友哈哈哈,p2的略微了解一点国拟,p3的朋友就不理解了哈哈哈哈

希望能有圈内人士帮忙纠纠错哈哈哈哈

猫猫无语

  参考灯塔水母,世界上最接近永生的生物。

  参考灯塔水母,世界上最接近永生的生物。

香煎荷包蛋

  因为太过离谱我就不说话了。。。

  因为太过离谱我就不说话了。。。

向南方

  跟个风,让朋友填了一下,很乐😂

  跟个风,让朋友填了一下,很乐😂

螺纹孔

[图片]


好想买……但妈沫不同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电子版要加速器

好,总之————

最大的问题是我穷啊!!!!!!!!!



好想买……但妈沫不同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电子版要加速器

好,总之————

最大的问题是我穷啊!!!!!!!!!


脊 人

  国旗脸为了造效果画的 不是ch壬

  糙昵嫲好不容易上完色感觉还不如黑白 绝望的色盲一枚呀

  国旗脸为了造效果画的 不是ch壬

  糙昵嫲好不容易上完色感觉还不如黑白 绝望的色盲一枚呀

阳之下春樱

纪念品

cp:地政美日

大概是前两篇的后续,时间线紧接着《正体》,只是想收个尾但前面的绝大多数篇幅都只是在各自纠结而已(死目

————

1

漆黑。阴暗。日之本发现自己被丢在像是地下室的地方。视野适应亮度后,才发现这还算是个像样的房间,有床和桌子,甚至旁边的独立卫浴。他想走去门口,却被像链子一样的东西扯住了。

这个场景好像有些熟悉,像是在什么游戏里出现的场面,大概率是需要主角逃出生天的恐怖游戏。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到这种地方的,但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一定在房间内部的某处。正这么想的时候,门从外面被打开了——在黑暗与光明的境界线撕裂的地方透出眩目的强光,日之本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你醒了?还真是......

cp:地政美日

大概是前两篇的后续,时间线紧接着《正体》,只是想收个尾但前面的绝大多数篇幅都只是在各自纠结而已(死目

————

1

漆黑。阴暗。日之本发现自己被丢在像是地下室的地方。视野适应亮度后,才发现这还算是个像样的房间,有床和桌子,甚至旁边的独立卫浴。他想走去门口,却被像链子一样的东西扯住了。

这个场景好像有些熟悉,像是在什么游戏里出现的场面,大概率是需要主角逃出生天的恐怖游戏。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到这种地方的,但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一定在房间内部的某处。正这么想的时候,门从外面被打开了——在黑暗与光明的境界线撕裂的地方透出眩目的强光,日之本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你醒了?还真是比想象中安静呢,听话是好事。”

“……亚美利克先生?”

背光处分辨不出人影的任何特征,但日之本知道这个人是谁。

“没错。你的处置权在我手里,从今天开始——”


日之本从噩梦中惊醒。他出了一身冷汗,眼神空洞地望着面前酒店房间的墙纸。没错,那的确是他前段时间玩过的游戏——但那并不是什么恐怖游戏,而是梦中的那个“自己”和“亚美利克”结合的恋爱故事,而他也清楚地知道为什么会梦见自己变成了那个游戏的女主角。

(那能算是被表白了吗……)

他完全拒绝承认那算是所谓“爱的告白”。先不谈气氛到底有没有半点和罗曼蒂克挨边,他并不觉得亚美利克对他怀有的是恋爱感情。从这层意义上出发,那个人轻佻的决定让他感到无比愤怒,然后在不由分说被抱住的时候——

亲吻了对方。

回想起这件事他又开始胃痛起来。他到底在干什么?他以为自己的愤怒是因为对方如此轻浮地对待名为恋爱的心意,而这种心情在他的这里早就被各类虚拟作品渲染得神圣了几分;但他发现自己竟然在一瞬间有了那样的冲动——并且史无前例地将行动委任于感情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愤怒可能是出于别的什么东西。

总之,在亚美利克愣在原地的瞬间,他飞快地逃掉了。而前所未有的是,对方既没有叫住他也没有追上来,更没有来职工宿舍敲他的门,甚至没在聊天软件上发任何消息。日之本瘫在沙发上,在艰难地转动脑子试图拿出一套方案来面对明天时,一个救命的电话打了过来。上司希望他出差的时间稍微提前一些,最好今天夜里就能走。

这也太都合主义了,他仿佛看到神明在给某一个世界线里作为主角的自己伸出橄榄枝。

但是,这终究只是缓冲的时间。躲得了一时又躲不了一世,至少在再度见到亚美利克之前,他必须得收拾清楚自己的想法。日之本盯着陌生的酒店房间,刚才的梦境又浮现出来——梦里的他并没有感受到当时的女主角表现出的恐惧、不解、愤怒甚至绝望,只是像再平常不过一般迎接那个人的到来。或许他已经习惯于服从对方,看不清自己的感情了。

2

亚美利克到公司的时间比平常要早。他需要找到日之本当面问清楚——或许对方说的不无道理,比如所谓的告白只是他占有欲作祟的鬼迷心窍,他也知道只要命令的话对方无论如何都会妥协,但来自那个内敛的东方人的亲吻确实在意料之外。

“哎呀,真是熟客,不过会在这个时间点来还真不像你呢。”

他听见走廊对面传来CN的声音。日之本空无一人的工位已经很让他烦躁了,还不得不面对这个笑眯眯的老狐狸。

“日之本去哪了?”

“日之本先生已经出差去了哦。”

“哈?他不是说是明天——”

“因为安排有些调整,所以上面让他方便的话就提前走。”

所以这家伙就答应了是吧。“我怎么不知道?”

“哎呀,别那么急嘛,”CN开始慢悠悠地在工位上安顿下来,“我也是今早听旁边的同事说的,或许是离得近的缘故吧。倒是美利坚先生,难得见你露出这种心爱的宠物离家出走一样的表情呢。”

“日之本才不是——”

“人都已经走了,我认为你在这里任性也不会对现况有什么实质上的影响。虽然看起来你们之间似乎发生了什么,但我需要开始工作了。我想美利坚先生也有自己的工作吧?”

亚美利克才是不想呆在这里单方面被评价。不说就不说呗,大不了他自己发消息问。可是当他打开从前一个晚上开始就空空如也的聊天界面,他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应该解释的是日之本那边好吗?虽然由自己去主动发起对这个话题的审问也没什么不对,但想好内容之后打字的手又了下来。

他看着属于日之本的消息框,除了「我明白了」就是勉强的「好」,或者用亚美利克能想象出的有气无力的语气确认一些他要求的内容。所以他回想起对方昨天的拒绝,似乎看到了一点事情的线索。他认为自己应该为对方所谓的「叛逆」行为而愤怒,却感觉某种连他自己都暂且不明白的心情或许正在变化——而且是朝着好的方向。

亚美利克讨厌在情绪化的问题上想那么多,更讨厌的是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意识地陷入了这种状态。或许在日之本回来之前,需要找个时间想清楚的是他自己也说不定。

3

日之本自认为不是那种让情绪干扰工作的人。虽然夜里的噩梦总是围绕同一个人构筑情节,让他本就质量极差的睡眠更是雪上加霜。不论如何,他顺利完成了出差期间指派的工作,剩下的就是在回去之前给同事们带些纪念品了。

说到纪念品,明明他已经公平地给大家带价值差不多的东西,但亚美利克每次都像理所当然一样吵着要最好的,而多数情况下的结局都是他极不情愿地把原本给自己买的也一起送给对方,就和理所当然地问他要大福或者其他零食一样随意(说实话,他更想留给自己吃)。这个人真的是想要纪念品吗?还是说在享受得到特殊对待的感觉?如果能自己搞清楚,也就不必被那些噩梦折磨了。日之本深深地叹了口气。要不就干脆真的带一个比较特别的好了,至少可以让对方暂时没有办法找他麻烦——

但是他好像已经干过了什么让对方有理由一辈子都找他麻烦的事情呃啊啊啊啊啊啊!!!日之本差点就直接把头往旁边的柱子上撞。这几天都没有来自亚美利克的任何消息,他差点就发动回避机制把之前发生过的事情从脑子里抹掉了。他仍然没有想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就单从「对于告白的回复」这个视角来看,至少他并没有打算拒绝(这意味着他不会陷入不得不反抗对方的境地,或者把同事关系闹僵),但接受那个拥抱和亲吻还是……

……等一下,他没有打算拒绝吗?

日之本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头已经撞在旁边的柱子上了。那可是表白!成为恋人的请求!虽然也有大到事业而促成的家族联姻小到用感情甚至身体骗取职场地位的故事,但他应该还没有沦落到那一步,还拥有自由恋爱的权利吧!但是,假如,只是说假如,他的确对亚美利克怀有恋爱感情的话,那为什么面对告白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喜悦,而是怀疑对方的目的——

(————)

他像坠入冰窖一般颤抖起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亚美利克的告白是出于好感以外的某种目的,而他恰恰是为此而愤怒。一切都惊人地说得通,只是得出这个结论的自己就算被赶回公司底层待到死也不愿意承认罢了。受控制的「道具」爱上霸凌者的故事连他自己都觉得不适,因为无论如何作为弱势方的前者都会有违背心意接受的时刻。如果亚美利克对他怀有哪怕一点点恋爱感情——那么反过来,他如何向对方证明,自己并不是出于对权利的服从而选择接受呢?

唐突地,日之本想起了那个女主角的脸,和男主角最喜欢的那个闪闪发光的笑容。那不是放弃希望流露的自嘲,也不是为了讨好摆出的礼节——亚美利克说他在自己面前从来不会露出自然的表情,或许正是服从产生的惯性。如果那个人真的期待着作为恋人的他,那么……

他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想法。

4

亚美利克没有收到日之本的任何一条消息。这也正常,他试图说服自己,他们之间的消息绝大多数都是工作上的联络,小部分是他单方面让对方出来陪他吃饭或者干点别的什么。虽然他认为自己和日之本是朋友,就两人的性格也不像是平时喜欢在聊天软件上闲聊的类型。

(还是说那家伙根本就不愿意……?)

他越想越烦躁。这一切开始的契机就是他看见日之本和那个谁还有谁(反正是他不怎么对付的人)很开心的样子。他平时和日之本也没少说话,倒不如说是相处时间最久的,但是有关工作以外的话题还真想不起多少。就算有,最后也会回到“日之本你(为了在公司生存下来)还是怎么怎么样比较好”之类的。难道说对方放松不下来也好,从来没有露出自然的笑容也好,其实都是他的问题?不,绝对不可能,要说日之本心中的第一位那绝对是——

(……会是我吗?)

亚美利克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把这个逃避问题水平炉火纯青的东亚人抓回面前问清楚。但是如果直接问他的话,也只会得到毫无感情的「当然了」,而这反而会让他更加烦躁。虽然禁止对方对自己说「不」的恰恰是他本人。

他发现自己不仅从来没有看清过自己的心情,还从来就没有看清过日之本,并且在这种不明不白的占有欲驱使之下,很随意地向对方告白——他丝毫没有想过要是日之本接受或者拒绝事情会变成什么样,而仅仅只是顺着那时的想法这样做了,因为理所当然地认为在这个公司里无论他做什么都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但是现在的情况,不管怎么看都像是「搞砸了」。

(这样说被拒绝也是当然的——被这么对待也是当然的……)

像是魔鬼一般的声音在脑海里盘旋着,催促他接受现实。等日之本回来之后该说什么?应该摆出与平常一样的态度吗?——亚美利克甚至觉得正在逃避的人好像是他自己,可是越思考这些事情,他就反而越想见到日之本。

(虽然也确实这么说出口了,但是——)

他好像比自己想象中更加需要日之本。

5

日之本出现在公司里的时候,亚美利克觉得自己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当着全体同事的面他并不想弄出什么特别的动静(他觉得日之本更加不想),只能走过去像之前一样打招呼。

“欢迎回来日之本!有带什么好东西吗?当然给我的要是最特别的哦!”

他看见日之本的身体不着痕迹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像平时一样看似懒得搭理的样子别过脸去。

“给大家的纪念品的话,当然带了。至于亚美利克,下班以后我再单独给你。”

亚美利克愣住了。这吹的什么风?平时的话日之本都会说「没有那种东西」后被他软磨硬泡一通。他甚至听到了旁边的意大利人一脸「劲爆诶…」的表情吹了声口哨。该不会是日之本为了报复想整蛊他吧?虽然借那家伙一百个胆估计也不敢。

“那你可不能让我失望。”不论如何他只能像平时一样回话,但脑子里早就炸开了锅。一整天的工作都因为没心思做随便应付了一下,午休期间日之本更是直接消失,虽然去其他部门发纪念品也算能接受的理由。

好不容易到了下班的点,办公室里的人都十分有默契地迅速离开,虽然不排除有部分害怕惹到亚美利克自找麻烦但其实很想看热闹的乐子人。等到再次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他飞快地走到了仍然没有动静的日之本那边。

“所以,纪念品是什么?”

日之本站了起来——尽管仍然需要抬起头才能对上亚美利克的目光。黑发的东方人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深吸了一口气。

“没有。”

“……啊?”

亚美利克怀疑自己听错了。至少他从来没听过对方在自己面前毫不委婉地说这种话。

“我是说,我其实并没有给作为同事的亚美利克带纪念品的义务,至于特别的就更没有了。”

“哈?”亚美利克根本没法冷静下来,他忍不住抓住日之本的肩,“事到如今你还认为我只是普通同事吗?我们明明就——”

他不知为何就说不下去了。发生过那样的事情,怎么也不可能单方面继续坚持说「是朋友」。

“……”

对方像是躲避自己的目光一般低下头。

“没能好好回复你的告白,对不起。那一天的我没法确认自己的心意,所以也没有思考过亚美利克到底怀着怎样的心情,就说了那种话,非常抱歉。

“我这几天一直在思考,我们之间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说是同事或许太过生疏,上下级又太过僭越,朋友的话又太过轻浮。直到最后都想不出来。

“但是……就算如此,我也想待在亚美利克身边。就算这几天我们一句话也没有说,我也一直……想见到你。”

日之本猛地抬起了头。亚美利克在那双微微颤抖的深黑色瞳孔中看到了完全说不出话的自己。

“如果这样的感情也能接受的话……那我或许可以……成为亚美利克的恋人。”

“——?!”

亚美利克感觉自己的脸一下子发烫起来,虽然他知道面前这个薄脸皮的东亚人可能更加严重。事到如今——为什么他事到如今才意识到这种事!去他妈的纪念品,去他妈的关系,去他妈的失败的表白还是其他什么东西。他放弃了思考,因为根本没有思考的必要,唯一的选项就是把眼前这个人抱进怀里,并且他也这么做了。但是他可不能暴露出半点自己乱了阵脚的线索,至少在日之本面前不行。

“原来如此,”他凑近对方红透的耳尖,“真是特别的纪念品,那我就毫不客气地收下好了。”


“我喜欢你,日之本。”

Dumb
我是天天跟踪ame的变态

我是天天跟踪ame的变态

我是天天跟踪ame的变态

🇷🇺專用ATM機

應用模板注意 

感覺這個模板很適合美俄 但是我實在是畫不動了 睏懵了字也寫錯了 懶得改了 各位大人將就看看吧x

是美俄美俄美俄!!!

  


應用模板注意 

感覺這個模板很適合美俄 但是我實在是畫不動了 睏懵了字也寫錯了 懶得改了 各位大人將就看看吧x

是美俄美俄美俄!!!

  



_离散数学_

【地政美英】前男友

*前男友文学 cp是美英 有一点地政黑三角*

*有一点比较奇怪的擦边 和废料英文出没*

——

伦敦的天气像是应了英国人的心情一样,阴湿还下着绵绵细雨。英吉利没有带伞,躲在书店门口抚摸着店主养的狗。不知为何大金毛活蹦乱跳的样子让他想起了那个人,不由得心生烦躁。

天色转黑,雨却依旧不见停的迹象。店主抱歉的跟英吉利说要打烊了,英吉利应下,撑着店主借给他的伞走在雨打湿的街道上。

远处跑来一只小野猫,或许是认准了伞上印着的小鱼干图案,竟扑了上去。英吉利举着伞躲闪那只小野猫,但伞还是被扑在地上,猫咪街起雨伞冲入了黑暗的小巷中。

英吉利没有办法,那是他唯一可以避雨的...

*前男友文学 cp是美英 有一点地政黑三角*

*有一点比较奇怪的擦边 和废料英文出没*

——

伦敦的天气像是应了英国人的心情一样,阴湿还下着绵绵细雨。英吉利没有带伞,躲在书店门口抚摸着店主养的狗。不知为何大金毛活蹦乱跳的样子让他想起了那个人,不由得心生烦躁。

天色转黑,雨却依旧不见停的迹象。店主抱歉的跟英吉利说要打烊了,英吉利应下,撑着店主借给他的伞走在雨打湿的街道上。

远处跑来一只小野猫,或许是认准了伞上印着的小鱼干图案,竟扑了上去。英吉利举着伞躲闪那只小野猫,但伞还是被扑在地上,猫咪街起雨伞冲入了黑暗的小巷中。

英吉利没有办法,那是他唯一可以避雨的东西。于是他追着小野猫来到了小巷。在主导地盘有着绝对优势的小野猫很快逃走了,英吉利找不到小猫,又因为身形不稳摔在了水坑里,溅起的泥水沾染了他的西裤,他感到脚腕一阵刺痛,想站起来却起不来。

今天真是倒霉透了……英国人难免会这样想。正在他苦恼自己是否会以一个十分落魄不体面的方式回家的时候,头上的风雨突然被挡住,紧接着面前出现了一双帆布鞋。

他很熟悉那双蓝白红条的帆布鞋,平时只有一个人会穿,而那个人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嘲笑他。

“和我分手后到达这样一个失魂落魄的地步了吗?大叔?”

亚美利克俯视着英吉利,左手撑着伞,右胳膊里夹着被小野猫叼走的英吉利的伞。他将英吉利的伞交给他,伸手要拉他起来。英吉利动了动脚,可实在疼的难受,亚美利克摇着头,将自己的伞也交给英吉利,俯下身将他背了起来。

英吉利打着伞,哪怕他再怎么小心不让雨水滴落,可依然有一部分水滴落在了亚美利克身上。

“大叔,你会不会好好打伞啊?”

亚美利克不满的抱怨,但走向英吉利家的过程中他还是很稳的托着英吉利的腿根,好让他在背上趴的舒服些。在将英国人扔到柔软的床铺上后,他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之前聚餐剩下的半瓶白酒,手沾了酒液开始揉英吉利扭到的脚腕。

平日什么都不上心的大男孩,现在连如何用偏方治疗扭伤都知道了。英吉利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憋的难受,又很想发泄。但他不能,亚美利克在没有他之后过得很好,甚至还不计前嫌救了他……可明明已经分了手,明明他可以不再出现。

“怎么了?你不会是因为太久没有见到我,所以激动的想哭吧?”

亚美利克没有抬头,只是继续揉着那人的脚腕,白皙的脚腕被他搓揉的红了一片,脚链上的铃铛被他碰到而发出了“叮铃铃”的声响。

亚美立克挑了挑眉,吹了声轻微的口哨。英吉利当然知道他在指什么,这条脚链是在交往之后他送给英吉利的。他特意挑了一条蓝白线,中间绕出一条细细红线坠着小铃铛的脚链,当他将脚链系上英吉利的脚腕,并趁机在英吉利脚趾落下一吻。随后轻笑着躲过中年人微怒的一踹,他知道英吉利没有生气,明明耳根都红透了,可他就是不坦率。

英吉利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手指在背后抓着床单。等亚美立克放开他的脚,他终于开口,却没有刚才那么友好的意味。

“刚才谢谢你了,亚美利克先生。但是现在你可以走了。”

“啊,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欢迎我。大叔,我希望你明白,我只是趁机救了你。”亚美立克意味不明的笑着,指着自己衣兜里的邀请函。“我是为了工作才来伦敦的,不是念你这个旧情。”

“我自然清楚。”

英吉利躺在床上,听着房门关上后那人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直到走廊回归平静。他伸手揉了揉眼睛,竟是落了泪。

他还是想念着他,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在他做多了饼干,在他喝下午茶的时候还是会准备亚美利克的那一份……他的思绪完全混乱了,都是因为亚美利克的原因。

话说,是因为什么分手的来着?是什么缘故来着……?

他只记得当时的亚美利克很愤怒,红着双眼将桌子整个掀翻,桌上的摆设滚落一地,茶杯落到地上摔得粉碎。可那偏偏是英吉利最喜欢的杯子。

“——够了!你要是实在是这么固执已见,那我也不再回来了!”

“我希望你明白,亚美立克。从头到尾都只有你在胡闹。”

“胡闹?我这么对你,塌心踏地的对你好,你却说我是胡闹?”

“……好啊,如果你觉得我在胡闹的话,那么我们分手好了!”

也没有等到第二天,亚美立克在吵完架之后就迅速收拾东西离开了英吉利家,等英吉利忙完工作想起问一下他在何处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回了美国。本来以为只是一场孩子气的战争,现在才发觉亚美立克是铁了心要和他分手,他的联系方式和社交账号也全被拉黑。

至于做到这个地步吗?英吉利不是很理解。他甚至没有怪罪亚美立克打碎了他的茶杯,对方却先赌气走了,若不是自己扭伤了脚,恐怕也不会再见到他。

而亚美立克那边,当事人正捧着一个做工精细的茶杯陷入沉思。

他见过很多次英吉利用这个茶杯。他喜欢用这个茶杯泡红茶,倒咖啡,有时候还会用来喝热牛奶,他摄影的时候也会常常拍入这个杯子,将打印出来带有杯子的照片封入相框,他爱惜这个杯子如同爱惜自己养的狗一样,就算是他没有怪罪,亚美立克也觉得自己不应该在摔碎他最宝贵的杯子后一走了之。

“提出分手,怎么说都有点太过了吧。”

电话那头的人还在喋喋不休,亚美利克已经没了听下去的意思。“我给你们打电话是为了寻找解决方法,不是听你们在这里跟我吵架!”

“你看,你还是这种很急躁的性子。”阿中端着一杯茶,在电话的那头翻着《如何处理分手冷关系》,慢慢的讲给亚美利克。

“所以,你直接跟他提复合不就好了?”

电话里的另一个声音打破了两人间的安静,亚美利克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好主意!这才是最速的解决方法!”

“喂喂……不要那么直截了当的告诉他。”阿中听着电话那头逐渐回归平静,挂断了电话。“他那个性格,会搞砸的吧?”

现在,才是亚美利克站在茶具店的原因。

赔罪……然后和好,还有机会吗?他有些犹豫。手上的这个茶杯做工细致讲究程度堪比之前的那个茶杯,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英吉利平时会擦拭茶具,有时还会打磨一下,爱惜茶具如同爱护自己的孩子一般……孩子,他们两个也该有个孩子——喂喂,亚美利克,你在想些什么啊!

他将茶杯拿起,快步走去收银台结账。等他提着一盒茶具走在英吉利家的路上,他又犹豫了。

他根本没有什么工作要做,那张邀请函也是他认识的一些朋友的私人聚会。他根本没心情去,再说英吉利会原谅他吗?他们都分手了——理应有比他更好的人可以接纳。

他是火金色的太阳,朝气蓬勃。认识他的朋友们都这样说。但是太阳也会有暗淡无光的时刻,他是新生,但他承载着的是英吉利的路,合格的继承人,合格的转接人——真的合适吗?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他进入公司之前,太阳这个称谓是留给英吉利的。

英吉利一瘸一拐的开了门,门口只有一盒精心挑选的茶具——附带了一张写了“sorry”字样的纸张。

英吉利辨认出来这是亚美利克的字迹,虽然他刻意掩盖而写的很潦草。英吉利有些想笑,他把茶盒放在桌子上,当拿出那个做工精美的杯子时,他愣了一下,随后绽出一个很浅的笑。

“这孩子……”

英吉利特别喜欢那个茶杯。

因为那是亚美利克送的,17岁的男孩还是略带青涩,支支吾吾间不敢看英吉利。只是往他怀里塞了一个礼盒就跑了。那不是英吉利第一次收到爱慕者的礼物,但确实最珍视的一次,20多岁意气风发的青年每一次在会场上施展雄才大略,每一次获得全场喝彩,手边总会放着这个杯子。同事开玩笑说他的杯子是“幸运者之杯”,保佑他业绩蒸蒸日上,他也总是一笑而过。

直到大学毕业后的亚美利克进入公司。

他从一开始就展现了过人的天赋,短短几年间就取代了英吉利成为了业绩第一的员工,他就是商业的天才,公司里一颗耀眼的明星。

 英吉利挺欣慰,但也有那么一些失落。不过这份特殊的情感之火很快就再度被亚美利克挑起——大男孩每天装作不在意丢给英吉利的早餐,合他口味的咖啡,或者是代劳他每周星期四都会去买的红茶和方糖,并且每次都会准时放到他的办公桌上。

久而久之,亚美利克挂满了超级英雄和外星飞碟的钥匙串上多出了一把属于英吉利家的钥匙。

有时候两个人也会在英吉利家喝喝下午茶,亚美利克喜欢甜食,英吉利每次都会多烤一点饼干,他知道亚美利克不喜欢红茶,于是在他的杯子里倒满了热乎乎的可可牛奶。

这样温馨的日子虽然满足,但令英吉利感到失望的是,亚美利克根本不记得那是他送的杯子。这也是为什么亚美利克打碎他杯子的时候,他会觉得难过。

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我如此珍视,可你根本不记得。

但是现在亚美利克又送给他一个杯子,一套崭新的茶具,如此巧妙重叠的时间线让英吉利觉得好笑,却也有些命运弄人的意味。

但不管怎么说,另一位当事人此刻正在一旁的咖啡厅里,与电话那一旁出谋划策的幕后人商讨着下一步行动。

“你送给他了,然后你不敢道歉,所以你写了道歉条?”

阿中听着亚美利克的讲述,觉得自己头都大了,他明明没喝酒,怎么听着就是这么混乱呢?而亚美利克丝毫没有在意,他继续说着因为害怕英吉利发现所以他特意用了很潦草的字迹来写。这边小狗的尾巴都快扬上天了,而电话那边的长者终于以剪不断理还乱为由,将给亚美利克出谋划策的光荣使命交给了俄罗斯。

俄罗斯接过电话深思熟虑了一分钟,缓缓开口:“亚美利克,我想……英吉利或许已经知道是你了。”

寂静,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阿中再度加入战场,“咳,毕竟英吉利以前也看管过小时候的你——哪有老师会认不出学生的笔迹呢?”

“……那我现在应该——”

“道歉!”

两道异口同声的话语,亚美利克这边传来了电话被挂断的忙音。好吧他就知道这两个家伙指望不上,不过英吉利小时候照顾过他吗?这么想倒也确实,以前他确实有一个很喜欢的青年人,甚至他的发型也是效仿的对方,他记得他小时候送过对方一个杯子……

草,杯子。

亚美利克感觉自己好像被雷劈了。

他一直都在做什么啊!他几乎是扭头就往英吉利家跑,他差点酿成大错……确实是,从头到尾好像确实是他一直在胡闹。

当打开门的英吉利被亚美利克紧紧抱住的时候,英国人轻轻推了推抱着他的大型犬。“好了,亚美利克。你这样抱着我会很难受的。”“不要。”亚美利克不想把头从英吉利怀里抬起来,“……你明明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英吉利哑然失笑,“告诉你我一直都很珍视这个杯子,但是你不但把它忘了还把它摔了?还是说告诉你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和你分手也不是我的本意,嗯?前·男·友?”

亚美利克张了张嘴,想起确实是自己理亏,于是又闭上了嘴。犹豫半天他靠了过去,贴着英吉利的唇吻上去。

伦敦的天气阴晴不定,又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雨打湿了街道,柏油路,却不愿意来干扰这对门口的情侣。

英吉利把亚美利克往屋里带,亚美利克紧随其后用脚带上了门,亲吻还在继续,不知道是谁环抱着谁,伴随着雨声屋内的两个人像是起舞,双双倒在了床上。亚美利克将英吉利撑在身下,而英吉利环着他的腰。

“接吻的话,你应该环住我的脖子才对。”亚美利克先表达了不满。

“哦是的,前男友先生。”英吉利跟着轻笑,“就眼下而论,可以不必拘于这种接吻礼仪吧?”

“……随便你。”亚美利克翻身滚到一边,和英吉利并排躺着。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窗外的雨声。

“对不起。”亚美利克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我不应该那样对你,也不应该在发火的时候随意摔东西……Forgive me,my love。”

“要是我不呢?你是不是还要赖在这里不走了?”英吉利闭上了眼,伸出手去勾亚美利克无处安放的手,立刻就被对方紧紧握住,继而转变成了十指相扣。“你没有拒绝的权利,My king。”

不知何时亚美利克再度压上了英吉利,唇舌暧 昧的擦过他的耳边,脖颈,最后坠入衣领深处。窗外的雨渐渐转小,屋内布料摩挲的声音还在继续,英吉利眼底的那抹绿渐渐升温,沾染了情 欲的粉。与亚美利克眼中的碧蓝相融,他们或许本就应是一体。

“现在可以原谅我了吗?”

亚美利克擦了擦额头泌出的汗珠,他一只手握着英吉利的腰 肢,另一只手顺着他的唇向下,抚过男人漂亮的颈线,亚美利克略微吞咽了下口水,想起上飞机之前接下的口红商单老板交给自己的试用新品还在衣袋里,于是他探身从衣服堆里摸出那管口红。

英吉利在整个过程中几乎都闭着眼,似乎十分享受亚美利克的服务,在亚美利克将口红压在他的唇上涂抹的时候也只是哼哼了几下,似乎并不想了解那管较凉的膏型东西是什么。石榴红的口红色号对于英吉利来说似乎太红了,亚美利克用纸擦去多余的口红,又轻轻的涂抹均匀,淡红的色彩映着男人洁白的酮 体,倒也是一道开胃小菜。

英吉利在快门声中睁开了眼睛,亚美利克将刚拍下来的照片放给他看,英吉利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确认口红还没干之后坐起来一把扳住亚美利克的脖子吻了上去。

“这是回礼,小鬼。”

等最后两人都精疲力尽的倒在床上,亚美利克扭头看着英吉利。英吉利被他盯的有点不太自在。“做什么?”

“Can you forgive me now?”

亚美利克的眼神热切又真诚,英吉利有点难以开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完全无法抗拒这个带有童真,但是很锐利的孩子。

“Actually, I have forgiven you. My little boy.”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