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地方

1408浏览    7433参与
君丶

我是个标题

我是个内容[图片]

我是个内容

一条鲸魚呀·Kavia_xu

夏天要来了,却还没有波子汽水的味道。


#纽约

#布鲁克林

#Dumbo

夏天要来了,却还没有波子汽水的味道。


#纽约

#布鲁克林

#Dumbo

橘子

田下、山仔下

这篇有点学(wu)术(liao),墨还淡,看得我眼睛疼。
[图片]

儿时常见大人们见面打招呼问:“去边度(哪里)呀?”

答去田下或去山仔下。

那么田下、山仔下原来是什么地方呢?

云汉村历史悠久。明朝洪武三年(1370)前后,香山刘氏第六世祖子忠公、子平公兄弟从香山县城东土瓜岭村迁居到溪角乡。子忠公的子孙世代居于田寮下,子平公的子孙则住在山仔下。

田寮下简称田下,即近庞头村一带的芳瑞堡。

山仔下即云汉村山溪乐园之小山丘,俗称山仔,在云汉堡、起隆堡一带。

后芳瑞堡、起隆堡于1951年土改时合并为龙瑞村。

子平公即云汉之开基人也。先祖依山濒海,繁衍生息,围海造田。现在的地理规模及人文环...

这篇有点学(wu)术(liao),墨还淡,看得我眼睛疼。

儿时常见大人们见面打招呼问:“去边度(哪里)呀?”

答去田下或去山仔下。

那么田下、山仔下原来是什么地方呢?

云汉村历史悠久。明朝洪武三年(1370)前后,香山刘氏第六世祖子忠公、子平公兄弟从香山县城东土瓜岭村迁居到溪角乡。子忠公的子孙世代居于田寮下,子平公的子孙则住在山仔下。

田寮下简称田下,即近庞头村一带的芳瑞堡。

山仔下即云汉村山溪乐园之小山丘,俗称山仔,在云汉堡、起隆堡一带。

后芳瑞堡、起隆堡于1951年土改时合并为龙瑞村。

子平公即云汉之开基人也。先祖依山濒海,繁衍生息,围海造田。现在的地理规模及人文环境全赖祖辈们之艰辛付出也。

据刘氏家谱记载:观得公遗田三十六顷,北帝庙田产十二顷,各房太公田地合起来拥有当时香山县包括斗门在内的近百分之六十的田地。

据《香山县志》记载:清末时期溪角人口已过万,为香山第一族,是各乡公认的名乡大族也。

橘子

溪角乡武探花牌坊

[图片]
[图片]

元末时期,天下纷争四起,时局动荡,而古溪角村却依旧是凤凰山下(即后门山)一个美丽宁静的海边渔村。棕榈迎风,如凤展翅,波浪滔滔,洲屿环列。村人一提起溪角古村,便有“龙吟波光,凤起云腾,烟花吐瑞,钟灵毓秀”的赞语。

我刘氏家族就是在这个时候由石岐土瓜岭迁到此处的。

刘氏宗族,一代明贤,家风淳厚,在清代同治元年出了一个以读书著文而闻名的村落才子:刘其昌(1826-1902)。

刘其昌博览群书,名噪乡里。于清同治元年(1862)考中第三十二名武进士,殿试一甲第三探花及第,二等侍卫。

乡中老一辈言及此事,那时我虽读小学,但仍略有记忆。

传说:

刘其昌赴京考试当天,按惯例,...


元末时期,天下纷争四起,时局动荡,而古溪角村却依旧是凤凰山下(即后门山)一个美丽宁静的海边渔村。棕榈迎风,如凤展翅,波浪滔滔,洲屿环列。村人一提起溪角古村,便有“龙吟波光,凤起云腾,烟花吐瑞,钟灵毓秀”的赞语。

我刘氏家族就是在这个时候由石岐土瓜岭迁到此处的。

刘氏宗族,一代明贤,家风淳厚,在清代同治元年出了一个以读书著文而闻名的村落才子:刘其昌(1826-1902)。

刘其昌博览群书,名噪乡里。于清同治元年(1862)考中第三十二名武进士,殿试一甲第三探花及第,二等侍卫。

乡中老一辈言及此事,那时我虽读小学,但仍略有记忆。

传说:

刘其昌赴京考试当天,按惯例,家中宰鸡,做三牲拜神,煮煎堆,求好兆头。

那天,天蒙蒙亮,刘其昌妻子就起床杀鸡,可能是紧张,或是太高兴,一刀下去,鸡没杀成,窜走了,钻进灶头炉里。这时刘氏媳妇说:“好兆头!凤入龙门,今科必中!”

到煮煎堆时,不慎把油倒出来了。刘氏媳妇很聪明,随即说道:“倒油(由)科甲,双喜临门。”

后刘其昌在京殿试时有舞大刀一项,那时他已累得厉害,几乎虚脱,最后一式已无力把刀拿稳。刘其昌急中生智,用脚背将刀踢起以助力收势。当时考官见此以为是什么新招,便问他,刘即说此式为“金鸡独立”,不想此举却得考官赞扬,遂得中也。

事后,刘回到寝处,才发觉脚背肿起,皮靴几乎脱不下。

刘其昌中举当年便建了探花及第牌坊。


我想吹爆他妻子!!


【凤入龙门】:鸡比做凤,灶头比做龙门,鸡飞到灶头里就是“凤入龙门”. 

【倒油科甲】:“油”和“由”同音,“由”倒过来写就是“甲”,所以油倒了就科甲。

白糖团子

有唔有广东香港的朋友啊~

最近在码一篇关于小香回归的文儿 有没有广东香港的朋友可以给我提供一些资料啥的 北方妹子快枯了 

最近在码一篇关于小香回归的文儿 有没有广东香港的朋友可以给我提供一些资料啥的 北方妹子快枯了 

橘子

偷芋记

[图片]

公社化后,大陆进入困难时期,粮食不足,人民吃不饱,我村亦有饿死人的现象,但极个别,水肿的人较多。小孩大人忙于找食物。

那时按生产队安排出勤。当时我第三生产队有一班小孩,有与我同龄,有比我大的,约十三个。有天我见他们挖了很多芋头、芋仔——这在当时是很珍贵的。汉卢是我的好朋友,他告诉我是去执漏的(即主人挖了芋头在地里遗漏的),今晚还去,问我去不去。于是当晚我跟他们去了。

原来是去沙朗与我村交界的地方。当天下午六时左右出发,去到六点半左右。天将黑,去到我队茅屋处,只见他们在茅屋茅草处取出早已藏在哪儿的工具:禾挑头(担禾的担挑锯下一截),然后跳过两个管理区交界处的小沟。原来是一片种芋头...

公社化后,大陆进入困难时期,粮食不足,人民吃不饱,我村亦有饿死人的现象,但极个别,水肿的人较多。小孩大人忙于找食物。

那时按生产队安排出勤。当时我第三生产队有一班小孩,有与我同龄,有比我大的,约十三个。有天我见他们挖了很多芋头、芋仔——这在当时是很珍贵的。汉卢是我的好朋友,他告诉我是去执漏的(即主人挖了芋头在地里遗漏的),今晚还去,问我去不去。于是当晚我跟他们去了。

原来是去沙朗与我村交界的地方。当天下午六时左右出发,去到六点半左右。天将黑,去到我队茅屋处,只见他们在茅屋茅草处取出早已藏在哪儿的工具:禾挑头(担禾的担挑锯下一截),然后跳过两个管理区交界处的小沟。原来是一片种芋头的地方,还未收成的。他们马上动手挖芋头,时间不足半小时,装满竹篓就走啊。原来是偷。

我去了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


橘子

刘黄郑杀人不偿命

[图片]

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很多地方成为“三不管”地带,地方治安异常混乱。土豪劣绅,横行乡里,有枪有钱,就是法律。当时溪角乡就有二十友组织:人数为二十,每人均身怀驳壳枪,穿黑色纱质唐装,收高利贷,无恶不作。小孩调皮时大人说“不要吵,二十友来了”,小孩马上噤声,其凶蛮可见一斑。

话说二十友中有一叫刘闯者,一早走过河边涌,见一妇人在河边洗头,刘闯看她洗头不顺眼,认为一早披头散发不吉利,于是拔出驳壳枪朝对面河的妇人开枪,将其打死,事后还在人前说自己枪法一流,社会之黑暗可以想见。

民国时期已有公交汽车,总站在溪角,叫岐関车站。汽车站所经各村地方车站都有一张免费票给该村乡公所。当车站人员把免...

民国时期,军阀混战,很多地方成为“三不管”地带,地方治安异常混乱。土豪劣绅,横行乡里,有枪有钱,就是法律。当时溪角乡就有二十友组织:人数为二十,每人均身怀驳壳枪,穿黑色纱质唐装,收高利贷,无恶不作。小孩调皮时大人说“不要吵,二十友来了”,小孩马上噤声,其凶蛮可见一斑。

话说二十友中有一叫刘闯者,一早走过河边涌,见一妇人在河边洗头,刘闯看她洗头不顺眼,认为一早披头散发不吉利,于是拔出驳壳枪朝对面河的妇人开枪,将其打死,事后还在人前说自己枪法一流,社会之黑暗可以想见。

民国时期已有公交汽车,总站在溪角,叫岐関车站。汽车站所经各村地方车站都有一张免费票给该村乡公所。当车站人员把免费卡给溪角乡公所时,乡长刘伯温(中山县参议员,土改时被镇压)认为溪角乡大、人多,别人乡小、人少,却同样一张卡。当时刘伯温就当面把卡扔到地上,拂袖而去。

后来逢溪角乡公所人员上石岐乘车,一律不购票,售票员查票时甩下一句“溪角的”便扬长而去,售票员若有拦阻,便拉开衣钮,露出驳壳枪,售票员也只能作罢。不过这也只是村中更夫、上头人物、二十友之流的所为,一般百姓是不敢的。


橘子

溪角乡乡名的来历

[图片]
[图片]
[图片]

约七百多年前,在茫茫大海边有一个小村,这个小村是怎么来的呢?

当时石岐烟墩山、沙溪镇石门村虎逊岩是露出海面的两个码头,在码头的西面有个小小的村落。当时船只途经此处,经常翻船遇险,于是船夫每到此处必杀鸡拜祭水神,以求安全驶过。后岁月推移,海水渐退,石岐、沙溪、烟州一带才露出水面。

有了陆地,就有人生活。当时一群人在一个老太婆的带领下来到这海边建村生活,这个老太婆就是现在溪角乡的始祖太婆。

有两种说法:

一种是原来我们是从福建迁徙而来,通过南雄珠玑巷辗转到了现在石岐的土瓜岭定居,后刘氏太婆认为土瓜岭只靠山不近水,以后儿孙(揾食)生活可能会艰难,就带领一众家人...



约七百多年前,在茫茫大海边有一个小村,这个小村是怎么来的呢?

当时石岐烟墩山、沙溪镇石门村虎逊岩是露出海面的两个码头,在码头的西面有个小小的村落。当时船只途经此处,经常翻船遇险,于是船夫每到此处必杀鸡拜祭水神,以求安全驶过。后岁月推移,海水渐退,石岐、沙溪、烟州一带才露出水面。

有了陆地,就有人生活。当时一群人在一个老太婆的带领下来到这海边建村生活,这个老太婆就是现在溪角乡的始祖太婆。

有两种说法:

一种是原来我们是从福建迁徙而来,通过南雄珠玑巷辗转到了现在石岐的土瓜岭定居,后刘氏太婆认为土瓜岭只靠山不近水,以后儿孙(揾食)生活可能会艰难,就带领一众家人迁到海边靠山的地方定居。

另一种是太公因劳作时遇山崩去世,所以要离开此地。

太婆带领大家到此地定居。此地叫什么?有船民说此处原是杀鸡拜神之处,叫鸡角。后来村民认为鸡角不好听,故改名溪角。

为什么船到此处会有危险呢?水退后才知道,原来此处有礁石。此礁石还在,就是现在溪角云汉村委会旁的小公园里的大石头。


一条鲸魚呀·Kavia_xu
Shadow is the d...

Shadow is the dark side also the contour line


#纽约

#Chinatown


Shadow is the dark side also the contour line


#纽约

#Chinatown


Jeff Photography · ᴘʟᴀɴᴇᴛʀᴏᴠᴇʀ
在家自我隔离第六天 - 今天的...

在家自我隔离第六天 - 今天的上海火车及地铁交接站,行人寥寥无几。

在家自我隔离第六天 - 今天的上海火车及地铁交接站,行人寥寥无几。

一条鲸魚呀·Kavia_xu

没有用上胶片之前真的没法体会到这种快乐。


#minilux

#fuji200

没有用上胶片之前真的没法体会到这种快乐。


#minilux

#fuji200

quan2410163665

【咨询解析 极速赛车计划交【Q群 5113660】精准 |存取】

作者:quan2410163665
【咨询解析 极速飞艇计划【Q群 5113660】精准 |存取】

简介: The White Chief of the Ottawa is not fiction. It is not a tale with a carefully concealed plot, meant to delude the reader at the beginning and to surprise him at the end. It is something stranger than fiction, a sketch of the life experiences of Phi...

quan2410163665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