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地狱

9296浏览    482参与
Dingzhou
冰糖甜瓜

【路米】堕天辟谣

6.


撒旦持着火炬,跳跃的火焰沸腾翻滚着落进缓缓流动的岩浆,从底层地狱熊熊燃烧的火焰,附着在地狱漫布的滚烫岩浆。


如同大地之上太阳星的流焰坠落,凝浊昏暗的岩浆绵延扭曲的攀折在地狱暗紫的贫瘠地壳上,被与地狱环境相比突兀的橙红火焰触碰,成了这盛大焰火的开场燃料。


地狱被完整的照亮,漆黑空洞的熔炉在天上的父创造之后第一次运转,在来自外界的火种强行推动下,以岩浆为柴木,大地做基底,燃烧从创世后弥漫地狱上空的沉沉雾气。


升腾的火光穿过昏暗粘稠的灰色湿雾,直冲天际,九层地狱上空呈现一致的景象,剧烈翻滚的云层不再是地狱更古不变的昏暗,红紫的云层夹杂烤焦的黑底,铺陈在三轮圆缺不一的...


6.


撒旦持着火炬,跳跃的火焰沸腾翻滚着落进缓缓流动的岩浆,从底层地狱熊熊燃烧的火焰,附着在地狱漫布的滚烫岩浆。


如同大地之上太阳星的流焰坠落,凝浊昏暗的岩浆绵延扭曲的攀折在地狱暗紫的贫瘠地壳上,被与地狱环境相比突兀的橙红火焰触碰,成了这盛大焰火的开场燃料。


地狱被完整的照亮,漆黑空洞的熔炉在天上的父创造之后第一次运转,在来自外界的火种强行推动下,以岩浆为柴木,大地做基底,燃烧从创世后弥漫地狱上空的沉沉雾气。


升腾的火光穿过昏暗粘稠的灰色湿雾,直冲天际,九层地狱上空呈现一致的景象,剧烈翻滚的云层不再是地狱更古不变的昏暗,红紫的云层夹杂烤焦的黑底,铺陈在三轮圆缺不一的紫月背后。


前任炽天使长路西法,堕天后改名的撒旦,注视身前巨变的地狱,唇边勾起自得的弧度,他站在一扇厚重钢铁组成的大门旁边,周身萦绕浅淡火焰烟熏后的气息,背后漆黑的六片羽翼垂落在地。


“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撒旦轻笑着勾唇,涂染鲜血般红艳的眼眸倒映出面前的景状。


昏沉的地狱地壳沐浴暗紫的月光,视线中雾霭浅淡,隐约能看到远处,大块片状的岩浆残留物随着飓风飞舞。


他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期待某位存在的回应。


时间在这时变得缓慢,过了很久,又像是刹那,昏暗中隐隐显现不知名的存在,声音中显露对造成这一切的堕落炽天使极为满意,祂的语气温柔,话语间鼓动着堕天使,“我很满意,撒旦,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一切了,去吧,打开这扇门,迎接你的新生。”


撒旦不语,他回过神最后看了一眼满地仓皇的地狱,就毫不犹豫的伸出一只手,按在地狱显现出的大门上,鸦黑的长袍勾勒出堕天使消瘦的身形,动作间苍白有力的小臂露出,“那么,再会了,…。”


……


天堂第九层,随着地狱火焰的燃起,天使们陷入混乱。


地狱燃起的火焰被距离地狱最近的第九层天堂率先发现,看守塔楼的天使先看到下方的无尽黑暗中亮起一点光,然后如同巨大的火炬燃烧般迅速明亮。


滚烫的热浪从地狱不断涌出,地狱与天堂的交界像是被烧出裂痕,隐约的细小黑洞起起伏伏在热浪的潮汐中出现。


天堂的警卫长加百列天使长,接到消息赶来,她站在距离地狱最近的一座塔楼上,神情凝重的俯视地狱。


地狱在最初的剧烈燃烧后,火势渐渐缓和,黑暗的幕布重新遮掩住内里,浮动的晦涩间隐约透出地壳上攒动的橙红火光在张牙舞爪。


加百列招手,金色卷发顺着动作垂落天使长身后,驻守在塔楼的警卫队小队长从天使中飞出,站到离加百列一米开外,微微俯首,“长官?”


“去向米迦勒殿下汇报现在地狱的情况,”加百列说道,她的视线紧紧盯住地狱方向,瞳孔中蓝意愈深,她好似看到了什么,呢喃着, “地狱与天堂的交界裂缝变多了,快去!”


“是,长官!”小队长神色一震,在听到天使长话后忌惮的向地狱看了一眼,转身飞快向上层天堂飞去。


他手持警卫队红色羽令,路旁天使纷纷让路,从第九层天堂传送阵直达第二层天堂传送阵。


“米迦勒殿下在哪里!第九层天堂有要事禀告!”


“这边走!我带你过去!”


伏案办公的炽天使长手持一根半个手掌大小的浅金色羽毛笔,点点绯红神力随着羽毛根部流淌出,在桌上摊开的一卷卷浅白羊皮纸上留下印记。


米迦勒停下笔,凝神仔细听起外面的动静,常年安静的炽天使长办公室外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几声破碎的呼喊隐约传来。


炽天使长平静的容颜轻轻泛起涟漪,清透的翡翠色瞳孔露出困惑,他把手中的笔放在一边,羽毛笔两端的浅金羽毛拂过炽天使长白皙的手心。


米迦勒站起身,浅白色外袍绣同色火焰纹路,随着动作露出内里浅白的宽袖上衣,长裤被扎在一双棕色皮质短靴里,腰间的龙皮腰带正中镶嵌一颗火红的魔法石。


他从占据大半个落地窗的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不紧不慢的踏过地面铺陈的大地色毛毯,打开门。


“殿下!”


“出什么事了?”米迦勒眨了眨眼睛,向庭院里飞快的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天使在吵闹,就侧过头向门口的侍卫询问。


两名侍卫互相看对方一眼,从对方的神情中看到一样的困惑,“没有事情…”


“咔哒…”,侍卫被打断,一起向声音响动处看去,炽天使长庭院前的大门发出圆润的声响,大门处的两名侍卫打开门,一个灰发的大天使紧跟着走进来。


“嘘。”,米迦勒抬起手,修长食指轻轻抵在艳红的棱形唇前方,制止侍卫剩下的话,神色逐渐严肃起来,他看着匆忙过来的大天使,灰发的大天使胸前佩戴玉兰花卉样式的徽章,是隶属大天使长加百列的直系卫队。


灰发的大天使收拢身后两扇羽翼,向前略了几步,单膝跪下,把手中的红色羽令递给米迦勒,语气急速,“米迦勒殿下,地狱有变,这是加百列殿下命属下送来地狱的最新情报。”


迪哥老废物

看看这里…

想了挺久的地狱企划今天才开工,因为精力不够想找几个喜欢这方面的同好一起搞orz

想了挺久的地狱企划今天才开工,因为精力不够想找几个喜欢这方面的同好一起搞orz

Swlz肆無乐兹
在放纵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拿起...

在放纵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拿起笔来还有点不太适应。。为了找回状态画着玩的小稿,有激情也有痛苦,结果还算满意。为了适应新的生活,新的环境,新的节奏。俗世乱七八糟的琐碎会磨灭人的激情,搅乱人的思绪,最后拔了牙,砍了脚,缚上枷锁,丢进牢笼。but you never kill me.

在放纵了一段时间之后,突然拿起笔来还有点不太适应。。为了找回状态画着玩的小稿,有激情也有痛苦,结果还算满意。为了适应新的生活,新的环境,新的节奏。俗世乱七八糟的琐碎会磨灭人的激情,搅乱人的思绪,最后拔了牙,砍了脚,缚上枷锁,丢进牢笼。but you never kill me.

王者猎马人

《坠入地狱》第一章:硫磺地狱

硫磺刺鼻的气味趁虚而入,钻入她的呼吸中,呛的她一阵咳嗽。

也就是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重新的获得了感觉,眼前也闪过一道光芒,随着这道光,她睁开了眼睛。

首先,那道光芒的源头离她很近,是一片金红色的液体,斑斑澜澜的有这暗淡的黑斑。一池岩浆,还散发着一种让人害怕的热量,使得呼吸会有点困难。

但是她​不觉得呼吸困难,逐渐适应了那种硫磺的味道后,就没有其它难受的感觉了,热是热,却不会让自己觉得干燥或者烦闷,似乎只是单纯的为了让人感觉到热才有的那份热量,这让人心理上有点不自在。

天空也是红色的岩石,地面也是红色的岩石,空气微微扭曲,岩浆池和奇妙的光斑从脚底延伸,照亮了看不清的远方。从远方稍稍把视...

硫磺刺鼻的气味趁虚而入,钻入她的呼吸中,呛的她一阵咳嗽。

也就是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重新的获得了感觉,眼前也闪过一道光芒,随着这道光,她睁开了眼睛。

首先,那道光芒的源头离她很近,是一片金红色的液体,斑斑澜澜的有这暗淡的黑斑。一池岩浆,还散发着一种让人害怕的热量,使得呼吸会有点困难。

但是她​不觉得呼吸困难,逐渐适应了那种硫磺的味道后,就没有其它难受的感觉了,热是热,却不会让自己觉得干燥或者烦闷,似乎只是单纯的为了让人感觉到热才有的那份热量,这让人心理上有点不自在。

天空也是红色的岩石,地面也是红色的岩石,空气微微扭曲,岩浆池和奇妙的光斑从脚底延伸,照亮了看不清的远方。从远方稍稍把视线回退,就能看见一片连在一起的建筑物,离得不远,所以可以轻易的收揽全貌。这是一种类似贫民窟的聚落,那些楼房上花花绿绿的,可以看见各种各样奇怪的广告招牌或者意义不明的宽大扭曲的房棚,和贫民窟还有些区别,它们并非规整的待在一起,也并非胡乱没有规则的散步成一片:它们几个房屋挤在一起,营地一样的圆环分布,还有一些不甚美观的障碍物圈在外面,不过不影响其实用性和防御力。像这样的“营地”有很多,和培养基上的菌落一样云布,之间的距离不算长也不算短。

十分奇怪的建筑,以及更加奇怪的东西四散在外面。

她看见有些人影在荒野上游荡着​......是不是真正的“人”不知道,她倒是觉得它们和“影”子有不少共同点。因为它们没有影子,本身是影子了就不会有影子了——这样大概说得通,还冒着莫名奇妙的黑烟,动作僵硬,仿佛是身体牵着腿走,有点像电影里的僵尸。

至于为什么她看的那么清晰​,啊,是因为不仅远处的荒野有这种影子,她左手边不到十米处就有一个,而且,它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一阵颤抖起来,一股恶臭混着黑烟落到地面上,一步步缓慢的向她的位置蹭过来。

还真像僵尸啊,她的感受就是这样。在其接近时,一个​闪身躲到了巨石后面。不过,那个家伙却毫无停下来的意思,仿佛知道她还在那个位置一样,反而速度加快了一点,从“蹭”过来进步成“挪”过来。

嗯,至少比僵尸聪明一些,她心里念叨着。不知不觉的双臂放松下来,腿脚站成一个稳固的三角形,那是绞杀的前置动作,她下意识中做出来了,这让她自己也有一丝奇怪。突然,一股风紧贴着巨石袭来,她立刻中断思路,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双臂已经做出来了动作:从松弛到紧绷,几乎立刻爆发出来了一股强大而不可小瞧的力量,一只胳膊准确的扣住了那个家伙的脖子,脚下连踏两步闪身到它的后面,另一只手捏住了它的下巴,向相反的方向一用力。卡嚓,清脆的断裂声和尖锐的物体戳入血肉三分的让人牙酸的声音传来,它的脖子已经被扭断了。恶臭顺着口中不断爆发,黑烟从它的七窍涌出,出于女人的本能她连忙后退两步躲避。那个家伙连声音也没吱,随着黑烟的喷涌,身体不断的干瘪,很快,它只剩下一张皱皱巴巴的黑色皮囊,那皮囊也几下融化入了地面下。

这玩意到底是什么?她皱了皱眉,有些险恶的看着自己刚刚碰了它下巴的那只手,总觉得沾上了一股子臭味,应该是错觉吧,但是心理上毛毛的,倒不是对于杀了这种东西有什么罪恶感:要说刚刚它跑过来是来找自己交朋友的她可是一百个不信。只是她可受不了这种恶心的东西,纯粹是精神上的不愿意带着异味哪怕是十分钟。

正当她在观察着手掌刚刚要送到鼻子下嗅闻时,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你是从哪里来的?”

她疑惑的转过头去,难不成真的有那种东西来找自己交朋友了?毕竟刚刚,自己没注意那里有什么其它的人在。

转过头的那一刻,她看见了一抹金色,被黑暗压抑的暗淡的金色,是一双蓬松又显得有力的翅膀,那个小人站在那里,双眼里充满了警惕和疑惑,连头上黑色的光环都一闪一闪的,似乎是在审视她的样子,又像是单纯的感到好奇一般。她.......不,只是外表看起来像女性罢了,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位“黑天使”,并没有什么性别一说,即使是第一眼,祂给人的感受就会准确的传达给目击的人。

见她不说话,这个黑天使明显的警惕更加重了,而且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敌意。为了避免误会,她略微思索,开口回道:“不知道。”

这话是真话,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三个字是废话,她甚至觉得那个天使不会相信的样子,毕竟,什么事都可以用不知道来敷衍过去。她只是觉得,既然祂要回答,那我就回答一下,总比在这里僵着要好得多。

不过没想到的是,那个天使竟然明白了什么的样子,点点头,警惕之色只降下了一分,却貌似相信了自己说的话。

嗯,祂相信了就好,而且也不再对自己有敌意了。她便撇下那个天使,顺着山道观望,试图寻找从这里下去的落脚点,因为到处都是凸起的岩石和岩浆流,她可不想稀里糊涂的掉进哪个乱石堆或者沸腾的岩浆当中。

反倒是那个天使有些愣神,就见那个少女完全不理睬自己的样子,在那里探头探脑的,感觉自己完全被无视了,这还是头一回。以前的“新来的”,不管是不是真正的恶人,或者只是被误送入地狱的,见到自己,好歹是有份尊敬的。怎么,这个少女好像完全没在乎的意思?是以为自己这些表达身份的东西是假的嘛?还是没搞懂状况啊。

其实,天使没有弄明白,少女只是单纯的有点天然呆.....

“喂,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嘛?”天使不确定的问道,看着这名少女一级级石块向下跳跃,祂头一次主动的想要和新人说话,虽然有一部分是因为被无视的那一点点不爽。

少女停下脚步想了想,然后一副恍然大悟明白了的样子,用同样不确定的语气回答给对方:“应该是地狱?”

“嗯.....看来理解的很快”那个天使嘀咕着,不禁对这个新来的好奇心大起,一边缓缓的从石头边上滑翔下来,落在离对方下面不到三米的地方,也就是这片不高的山崖底。一边绕有兴趣的打量着,一边适时的自我介绍道“我是乌罗可德,如你所见,是一名堕天使。”

少女又是一副了然的样子,点点头道:“知道。”

嗯,不仅呆了点,还有些三无。

不过,短暂的沉默过后,下一句话居然是少女问出来的:“我不记得名字了。”

乌罗可德并没有什么惊讶的神情,微微摇摇头:“很正常的事情,每一个新来的人,生前的记忆都会消失。嗯.....除了死亡前的画面,和有时会闪回的记忆外。”稍微停顿一下,又接着补充,“而学到的知识和固定的性格作风理念,不会被遗忘掉。所以,这就是每个新来的人都值得防备的原因,因为下地狱的人,几乎都是恶人。”是的,祂也在防备着少女,“虽然不是没有误被送下来的人和一部分特殊的人群,不过,毕竟恶人占大多数。”

自己话太多了,乌罗可德意识到,这样会让自己的震慑力下降的,这可不是好事。毕竟,自己对这个新来的说这么多,也是有自己的目的和任务的.....这就需要威慑力的协助,以及一点点的信任和一定的尊敬之心。至少可以暂时确定,这名少女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不用就地解决掉。祂是天使,即使堕天使也是天使。祂不会因为身处地狱就丢掉自己作为天使那原则性上的仁慈和神圣

不过,乌罗可德还是决定再说最后一句:“对于新来的人,可以自己给自己起一个名字。”

这件事,少女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因为在刚刚下山的过程中,她看见了自己手腕上有一个由一种奇怪的计算机笔迹纹身,那个纹身是个数字,她觉得很亲切。刚刚也不免猜测,自己也许是什么奇怪组织的一员?当然,无论她生前是谁,现在也已经与自己无关了,不过,兴许是代号,这个纹身上的数字她决定沿用下去。

“17,名字是17。”

这句话也十分熟悉。

博客
举手举惯了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

举手举惯了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撒旦说“谁去地狱?”

突然有人举起了手。

撒旦说好吧那就成全了你。

来到了地狱此人突然感觉不对,疑惑的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

撒旦更疑惑说“不是你同意下来的吗?”

此人大叫一声说到“哎呀!坏了,我没仔细听,我只是举手举惯了。”

举手举惯了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撒旦说“谁去地狱?”

突然有人举起了手。

撒旦说好吧那就成全了你。

来到了地狱此人突然感觉不对,疑惑的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

撒旦更疑惑说“不是你同意下来的吗?”

此人大叫一声说到“哎呀!坏了,我没仔细听,我只是举手举惯了。”

承蒙

看向前方

上帝,上帝

为什么我们要看向前方?

我的孩子,看看你的前方

太阳照在人们脸上

他们的脸也就变成太阳

可看看我们身后

干渴的人躺在地上

他的眼里泪也流光

饥饿的人抚摸墙上的面包

他眼里是渴望还是绝望?

姑娘干枯的头发,丑陋的脸庞

她要嫁给一个从未见面的男子啦

孩子的尸体半埋在土里

流血的眼眶望着自己的身体

喂饱了麻雀和乌鸦

喂饱了麻雀和乌鸦




不要回头啦

看看你的前方吧

他们手拉手围着篝火

笑容好似火苗在摇曳跳跃

姑娘们有丝绸般的漂亮长发

小伙子是多么的英俊而强壮呀

不要回头啦

不要回头啦

他们丑陋而肮脏,圣经不该为他们歌唱

他们是撒旦...

上帝,上帝

为什么我们要看向前方?

我的孩子,看看你的前方

太阳照在人们脸上

他们的脸也就变成太阳

可看看我们身后

干渴的人躺在地上

他的眼里泪也流光

饥饿的人抚摸墙上的面包

他眼里是渴望还是绝望?

姑娘干枯的头发,丑陋的脸庞

她要嫁给一个从未见面的男子啦

孩子的尸体半埋在土里

流血的眼眶望着自己的身体

喂饱了麻雀和乌鸦

喂饱了麻雀和乌鸦




不要回头啦

看看你的前方吧

他们手拉手围着篝火

笑容好似火苗在摇曳跳跃

姑娘们有丝绸般的漂亮长发

小伙子是多么的英俊而强壮呀

不要回头啦

不要回头啦

他们丑陋而肮脏,圣经不该为他们歌唱

他们是撒旦的转世,魔鬼的血液在身体里流淌

它就这么轻易的

把他们的一生定义吟唱

毕竟没有地狱,又哪来的天堂?

毕竟没有地狱,又哪来的天堂?



迪哥老废物

还是DOUGLAS(沉迷鸟头人)

还是DOUGLAS(沉迷鸟头人)

弋熙

Welcome to hell, my fallen angel.

欢迎来到地狱,我的堕落天使。


重新发一下😊

Welcome to hell, my fallen angel.

欢迎来到地狱,我的堕落天使。























































重新发一下😊

落心

凡梦

我是一名

无助的信徒

在凡尘挣扎

困于俗世的牢笼

郁郁不能乐


你是一位

骄纵的天使

在穹顶巡游

驻于神国的阶梯

遥遥不可望


在某一刻

我在烈阳下追逐

直到你消失天际

光芒在风中辗转

带着茫然无措的喃喃

渐行渐远


我苦苦祈求着

希望有朝一日

你降临我面前


让我看清你的笑容

在这没有表情的朽坏世界

感受欢喜


让我铭记你的音色

在这不能言语的漆黑深渊

感受坚定


在这瞬间

我笃定着

惟有你

能拯救我一成不变的生命


匆忙交错的相遇时有发生

大概是你偶有所感

也许是你心血来潮

我的幻想居然实现


在某一天

天...

我是一名

无助的信徒

在凡尘挣扎

困于俗世的牢笼

郁郁不能乐


你是一位

骄纵的天使

在穹顶巡游

驻于神国的阶梯

遥遥不可望


在某一刻

我在烈阳下追逐

直到你消失天际

光芒在风中辗转

带着茫然无措的喃喃

渐行渐远


我苦苦祈求着

希望有朝一日

你降临我面前


让我看清你的笑容

在这没有表情的朽坏世界

感受欢喜


让我铭记你的音色

在这不能言语的漆黑深渊

感受坚定


在这瞬间

我笃定着

惟有你

能拯救我一成不变的生命


匆忙交错的相遇时有发生

大概是你偶有所感

也许是你心血来潮

我的幻想居然实现


在某一天

天国的风没有消散

在我耳边盘旋嘶鸣


你闪烁的光芒

在我眼中绽放

仿佛拥抱着全世界的辉煌


我轻轻拾起一枚洒落的羽

融入心房

打算日夜膜拜

聊表信仰


你对我微笑

美丽纯净

宛如圣洁的吟唱


你说早在云端便瞥见了我

或许我那笨拙的模样

把你逗笑

或许我那虔诚的希冀

把你触动

已至你竟不知不觉

爱上了我


相传

天神的佑翼背叛了天堂

有人说他去了地狱堕落成魔

有人说他为了所爱无怨无悔

你获知了这件事的真相

你崇敬他

于是,选择和他一样


你抛下了云翳

祂便收回了你的双翼

你背弃了使命

祂便收回了神的威能


你逃离了乐园

握紧我的手掌

往后的日子里

跟随在我身后

喂马、砍柴,做一切可做之事

一边滴落着过往生命不曾出现的汗水

一边对我报以恍若星辰的灿烂


缺了你

天堂之雾是否融成一片溪流

流落上帝的眼眸

化作瓢泼大雨

洗刷掉一切

神所不容的

眷恋、彷徨与自由


眷恋在睡梦里盛开

彷徨在骤雨里垂败

自由在生活里落空

爱意在故事里消磨


凡人的暮暮朝朝

不同于你的过去

生老病死,都不可豁免


当你容颜渐沧

你望向我

我说:“我不爱美貌,只爱你的人。”


生活所需,交易与欺诈

当你愈见市侩

你望向我

我说:“我不爱脱俗,只爱你的人。”


再后来

余生将尽

我们垂垂老矣

你抛却造物主的荣耀后

身体脆弱不堪难以为继


临终之际

你并不满足和我度过的短暂一生

于是你拿出藏好的荆棘花冠

向上帝祈祷,变回天使

我没有惊愕也没有阻挡

静静地看着

你最后的抉择


天父怜悯你曾经的懵懂

告诫你

我只是你生命之川的一颗石子

惊不起太多无谓的波澜


你默然不语

踏上天阶前

深深凝望了我一眼


我看到了什么

仔细辨别

不舍却又决然

黯淡却又解脱


我兀自醒悟

你虽爱我

却更爱高高在上的生活


人间虽好

毕竟疾苦

浅尝辄止

过犹不及


我熄灭潜藏的不甘

泪眼开始朦胧

衷心为你祝福

愿你飞的更高

新生的羽翼更加绚丽


仿佛才过片刻

仿佛已过许久

一声叹息

一阵苦涩

有何差别呢


我的所有光阴

在你眼中都不过一瞬罢了


在这一瞬之后

在这一生之末

当我的意识渐渐微弱

生命之火摇摇欲坠


细数过往

你选择离我而去

我不曾心有怨怼

你的出现和陪伴

本就是一场梦境

幸福而易碎


当天堂的溪流被这寒冷

再次凝成冰雪

挥散着凡人不可及的岁月

我把这个梦丢在记忆的黄昏

不愿去回想


当我正准备阖上双眼

去见那颗堕于地狱的晨星时

行事总是出人意表的你

矗立在我身边

不由分说

赐予了我健康与寿命

便消失不见


我不感激

也不排斥

没有理由如此复杂

你给我的离别赠礼

我可以安然接受


天亮了

梦醒的现实

你仍在云端

却已经无法窥见

我还在田地碌碌无为


又是新的一天

我在嘴里

叼上一根草杆

像个无畏的青年那样

迈步走向丰收的季节


我取出放在心间的羽

穿过一根红绳

做一条简陋的项链

挂在颈间

聊表慰藉


在风停的时候

抬头默默仰望你的身影

光环耀花了我浑浊的眸


摇了摇头

我不爱天使

只爱人

迪哥老废物

是小丑(俺最喜欢的一只hhhh)

是小丑(俺最喜欢的一只hhhh)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