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地狱少女

60447浏览    827参与
屠 顏

突然找到了爱酱的网站🌝✨

咱试试召唤爱酱吧🌚✌

http://hell.pcmoe.net/ 

⬆点击这里召唤【阎魔爱】

请勿当真 娱乐适度

突然找到了爱酱的网站🌝✨

咱试试召唤爱酱吧🌚✌

http://hell.pcmoe.net/ 

⬆点击这里召唤【阎魔爱】

请勿当真 娱乐适度

-plate-
最近在重新看,涂一涂 上次看这...

最近在重新看,涂一涂

上次看这部还是初中,很多年前了,喜欢了女主好久,再看有一种很怀念的感觉

不过现在想想这部好像是在那个时期最不应该看的类型(

最近在重新看,涂一涂

上次看这部还是初中,很多年前了,喜欢了女主好久,再看有一种很怀念的感觉

不过现在想想这部好像是在那个时期最不应该看的类型(

◽️凉◽️

滚回老坑

她真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滚回老坑

她真的太好看了呜呜呜

吧唧三口吃星星

气到说不出话来,这是什么(脏话)印台,拍了半天你就给我印成这样?我(脏话)

气到说不出话来,这是什么(脏话)印台,拍了半天你就给我印成这样?我(脏话)

君泷泷~(康康孩子主页和置顶叭……)

【九辫儿】 偏执的爱~

⭕自己瞎写的!!🈲上升!!

🌵单纯善良🐹(找不到狐狸头)and偏执骄傲🐑

🌴一发完6000+


☀☀☀今天是高产泷哦!(这个文从前几天都开始写了!)

~~~~~~~~~~~~~~~

“人世有情
情缘交织 
脆弱可怜的彼岸花
被愤怒 悲伤 泪水遮蒙 
午夜零时的帷幕彼端
难解之恨 替你消除 
每日零点 只有真正仇恨的人才能登陆的‘地狱通信'
你的仇恨 替你消除 ”


~~~~~~~~~~~~~~~
 

     “张云雷,他多么细心...


⭕自己瞎写的!!🈲上升!!

🌵单纯善良🐹(找不到狐狸头)and偏执骄傲🐑

🌴一发完6000+


☀☀☀今天是高产泷哦!(这个文从前几天都开始写了!)

~~~~~~~~~~~~~~~

“人世有情
情缘交织 
脆弱可怜的彼岸花
被愤怒 悲伤 泪水遮蒙 
午夜零时的帷幕彼端
难解之恨 替你消除 
每日零点 只有真正仇恨的人才能登陆的‘地狱通信'
你的仇恨 替你消除 ”


~~~~~~~~~~~~~~~
 

     “张云雷,他多么细心的照顾你,你也爱了他那么久……”
      “张云雷,难道你就这么懦弱!”
      “张云雷…你爱他…”
      
~~~~~~~~~~~~~~~~~
       “张云雷,放学留下来别走,一起去打篮球!”
      “……嗯”
      张云雷在鹤宇一高上学,这是全市唯一一所允许同性恋的学校,同时也是校园暴力最严重的学校。
      学生会称霸,校规校纪可以被他们随意更改。校董事会想重新整改学校的校规校纪,却也只能是有心而无力。
       但校园里流传了这样一个传说——“只要在凌晨12点登陆地狱少女的网站,输入你恨之人的名字,地狱少女就会把那个人拖下地狱。
        在输入名字后,地狱少女阎魔爱就会出现,把一个绑有红绳的稻草人给你。如果你真的想那个人下地狱的话就把红绳解开,地狱少女就会把那个人拖下地狱。
        当然你也会付出代价,代价就是在你死后也会流入地狱。”
         当然,对于这个传说,张云雷也只是听听罢了,只当是校园灵异故事。 
        “叮铃铃……”
         很快,放学铃响了。张云雷在犹豫,犹豫着自己要不要去赴约,犹豫的原因也很简单——约自己打球的那几个人是学校里的校霸。
       张云雷曾经因为无意撞到他们其中一人后,便遭到了毒打。但令人诧异的是:没有任何一个校领导敢去管这件事。
       一句话,打断了张云雷的思路。
       “磊磊,我先回家啦,你也快回家吧!注意安全哦!”
      “好的,小哥哥。你也要注意安全。”
      “行。”
       张云雷口中的小哥哥是是一个叫孟鹤堂的男孩子。这孟鹤堂是最了解他的闺蜜,也是和他玩的最好的兄弟。
         在他正犹豫着的时候,那几人拍着篮球走进张云雷的教室,大声的吆喝着
      “好小子,哥几个约你去打篮球是看得起你,你还在这里磨磨蹭蹭,是想找打吗?”
       “我……我这就去”
       张云雷话还没说完,那几人就将他拖出了教室,去了篮球场。
       “大哥,我们把他带过来了!”
       “行。你们先去打球吧。”
        张云雷认得这个小眼睛——他是这几个人的大哥,好像是叫什么杨九郎,在上次他被那群人群殴时,是他救下了自己。
        杨九郎看着眼前这个有些畏畏缩缩的小孩,“噗嗤”的一下笑出了声。还和当时一样,像个小鸡仔子,胆还是那么小。
       可就是这么胆小的他却被印在了杨九郎自己的脑子里。
        “小孩儿,你就这么怕我?抬起头看着我。上次我帮你,你还没跟我道谢呢。”
        张云雷愣回了神,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眼前的杨九郎。
          杨九郎微微笑着,像是安抚他不安的心,这样的笑舒缓了张云雷的紧张。
          终于,他想下定了决心说出了那句“谢谢!”
        “隔了这么长时间只是一句谢谢吗?”
        “不…我之前先给你们道谢着的,不过后来我找不到你了……”
        “笨蛋,你当然找不到我了。我是大学部的。”
        “我,我知道,知道了。”
       杨九郎听着张云雷诺诺的声音,看着他毛茸茸的脑袋,忍不住的用手rua了起来。
         张云雷以为他要打自己,吓得抖了一激灵。
        “会打篮球吗?”
        “不,不是很会。”
        “没关系,我教你。”
        杨九郎拉着张云雷的手,走到篮球架前,让那几人先回家去后,一个人开始教张云雷打篮球。
       “好……很棒……很稳!”
       “来,我们继续!”
        在激情运动的感染下,张云雷似乎已经忘记了身旁教自己打篮球的是杨九郎。脸上的不断汗流着,笑容也不自觉从嘴角流了出来。
        “好了,现在也不早了,今天先练到这里。我送你回家!”
       走在小巷的路上,张云雷心里想着:原来杨九郎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可怕嘛,多温柔耐心的一个人怎么就被他们传成了那样。更是不自觉的把他划入了好人那一档。
       可他不知道的是:杨九郎几乎把所有的耐心和温柔全都给了他。
        张云雷突然停了下来,站在哪里。看着杨九郎认真说
       “九郎哥,明明你那么温柔,他们为什么要说你很凶很残暴?”
         这个称呼是刚才在打篮球时杨九郎所要求的      ——
        “你是哑巴吗?怎么半天不吱一声?”
         “大,大哥……吱……”
         “还真是个可爱的小孩儿,不用叫我大哥,你和他们不一样,叫我九郎哥就行。”

   (思绪该回来了!!!)
       “别听他们瞎说,你先回家。”
       “嗯好,九郎哥。”
       杨九郎以前从来不在乎他们怎么传自己,可现在却想着阻止他们继续把自己的名声坏了去。
         杨九郎和他们那帮人其实算是不打不相识,后来就莫名其妙的成了他们的老大,然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了学生会会长。
         回家后的杨九郎,在电话里叮嘱那一帮人,以后不准再找张云雷的麻烦。
        就这样,杨九郎每天接张云雷上学,送张云雷回家。
       每天都平平淡淡……
       可在别人的眼里却不是这样,是张云雷勾引了杨九郎,魅惑了杨九郎。
        在一天放学,杨九郎因为要处理学生会事务,没能够去找张云雷,让他一个人回家……自以为他一个人不会出事。
       张云雷整完书包后,正打算出校门时,却被人掳走到了学校旁的小巷里。
       “你就是叫张云雷的那个小贱人吧,跟小鸡仔儿似的,也不知道九郎喜欢你什么?”
         “唔…唔唔……”张云雷的嘴被人死死捂住,说不出话。
       “小子,敢跟我们老大抢男朋友,你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唔…唔”
       “松开他,让他先说话,我看他能说出什么花来。”
         “我,我没有。我和九郎哥只是朋友而已。”
         “你还敢狡辩,我说是就是。兄弟们,教训一下这个臭小子。我就不动手了,手上染了血,九郎不喜欢。”
      一顿拳打脚踢后,那群人终于走了。
      看看角落里的小孩儿。
      衣裳被撕破,原本柔顺头发被抓的如枯草一般,身体上还有些深深浅浅的淤青和脚印,脱臼了的胳膊耷拉在腿上……
       靠着最后的力气,张云雷挪到了墙角,头彻底的垂了下去——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病房里充斥着熟悉的消毒水味道,让他想到了车祸死去的爸爸妈妈,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你先别动,才一天没送你回家,怎么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了?”
         “没,没什么……”
        看着受伤的小孩儿,杨九郎满眼心疼。
         他能找到张云雷还是因为一个叫孟鹤堂的男孩儿用小孩儿的手机给打的电话,说是一个人没有办法把张云雷送到医院。
       “你再休息一会儿吧,我先出去一下。”
        “好。”
        杨九郎出了医院,看完那天的监控,明白了整个事情的缘由。      
       ——
      “九郎,你来再找我,你是同意做我男朋友了吗?”
       杨九郎约了李右到学校的天台,李右心存侥幸,认为杨九郎不知道这件事情,自以为是他答应了自己之前的表白。
     “李右,是不是你带着人打了张云雷。”
      “你,你从哪儿知道的,是不是那个小兔崽子告诉你的?九郎?你可千万别信他,他就是个……”
       “谁允许你叫我九郎的,恶心的玩意儿!”
       杨九郎实在忍不了李右的油腻,对他动起了手。
         一脚把他踹到了地下,顺手超起墙边废弃了的扫帚,狠狠地捋了在了李右原本就不好看的脸上,然后又用棒球棍打在了那人的肩膀上,一声骨裂的声音传出,李右抱着胳臂倒在地上不停的叫着。
        “今天我先放过你,张云雷一只胳臂骨折,我就弄断你一条胳臂,小心着下次,可没这么简单了!”
        收拾完杂碎的杨九郎整了整衣裳。回到医院,看着还在熟睡的张云雷,满眼柔情似水。
       “九郎哥,你回来了?”
       “嗯,你什么都不要想好好休养,九郎的已经替你教训了那几个杂碎。”
         “好。”
        杨九郎犹豫着说出来自己的疑问:
        “云雷,你看你这么瘦弱,你爸妈怎么放心把你送到这个学校的?”
         “九郎哥,叫我磊磊吧。”
         “好,磊磊,你先回答九郎哥的问题,好不好?”
        “我爸妈在我初中的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现在没有亲戚肯管我,我在这里上学主要是因为这个学校可以免除我的学杂费。”
         杨九郎知道学校有这个补助,是为了吸引好的生源,会补助成绩优异学生,给他们免除一切费用。
         “就算学校免除了你的费用,那你自己一个人怎么生活?生病?吃饭住宿?”
        “平时放假或者周末的时候我都有兼职,是可以维持我的基本生计的,生病的话,如果不严重就忍着。”
       “那如果像这次,被人打的晕了过去呢?”
        “忍着呗,没什么关系的,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家里有之前用剩下的跌打损伤膏和红花油,擦一擦就好了,不用来医院,多贵啊。”
       杨九郎听着这些话,再看看眼前这个身上没什么肉的小孩儿,穿着病号服更是显得弱不禁风,心里像是有针扎一样不好受。
       “这样吧,磊磊,等你好了。就搬到九郎哥家里和九郎哥一起住。”
        “好……但这样不会打扰到你和你的家人吗?”
        “九郎哥家里就自己一个人,怪孤单的,也希望你能来陪陪九郎哥。”
        “好。”
         在杨九郎的悉心照顾下,一个月后,张云雷出了院,搬了家。
       在学校里,杨九郎一步不差得跟着张云雷,生怕小孩儿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再出了什么事。
       在家里,杨九郎充当着保姆,照顾着张云雷的衣食住行和一日三餐。
       ……
       慢慢的,张云雷也不像当初那般小心翼翼了,有时候甚至还会和杨九郎撒撒娇,开开小玩笑什么的。
一次骑单车中:
       “九郎哥,你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看的见到吗?”
       “不会把你摔了的,放心吧!磊磊!”            一次做饭中:
        “九郎哥,怎么今天还有芹菜呢?我不喜欢吃!”
       “乖,磊磊乖,芹菜富含维生素,吃了能长高,就不用被别人欺负了。”
一次晚上打雷时:
        “九郎哥,我们一起睡叭,我害怕!”
        “你过来吧,磊磊。别害怕,九郎哥陪着你睡。”
         ……
        杨九郎决定在这天下午给小孩儿表白,因为自己对小孩儿的关心早就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不知不觉的越来越放不下小孩儿。
       在学校鹤宇高中部,教学楼下。一群人围在在了一堆,中间站的是张云雷和杨九郎。
       “磊磊,九郎哥喜欢你……,想在剩下的日子里永远的保护你,照顾你,你能答应九郎哥吗?”
      “答应他。”,   “答应他。”  , “……”
       看着学校里的“老大”就这样跪在自己面前,给自己告白。眼泪又一次感动的流了下来。
       “怎么还哭了呢?磊磊!你不想答应就不答应了呗,就算你不答应,九郎哥还会护着你的。别哭了,乖乖!”
        “没有…”
        “没有……不答应,我答应你,我刚才只是太感动了。”
         张云雷的小嘴嘟囔呢,还在解释,杨九郎看准时机,亲了上去。
        “唔…九郎……别,这里人多。”
         杨九郎看着羞红了脸的张云雷,暂时放过了他。
         在这之后,有了杨九郎男朋友的名号,学校里就没有人再欺负过张云雷。
        ……
        杨九郎什么都好,对张云雷也温柔,有耐心,每天都会包容着小孩儿的小任性个小脾气。
        可杨九郎这人就有一个缺点,就是太偏执,对张云雷的占有欲太强。
        渐渐的,杨九郎对张云雷的占有欲越来越强。不许他和其他男孩儿单独相处,不许他和别的男孩子一起吃饭,到最后甚至还不许他和别的男孩儿说话……
       “张云雷,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
       “磊磊,今天的你和同桌离得是不是太近了?”
        “云雷,你今天和别的男孩子单独吃饭了。”
       ……
        “磊磊,我得惩罚你,你必须得记住,你是我的,不能在外面沾花惹草,不可以和别人离得那么近!”
        杨九郎的“惩罚”当然是选择在床上进行,而每次在惩罚完小孩儿后都会找人把那些人胖揍一顿
       这一切,张云雷只当是杨九郎太喜欢自己。
        张云雷背着包,一推开门,就看到杨九郎坐在楼下沙发上看着自己。
      “磊磊,昨天一晚上没有回家,你去哪了?”
        “怎么了?九郎哥。我去给小哥哥讲题,这不快考试了嘛。”
        “讲了一晚上?”
        “那不讲完题太晚了,我就留宿到他家了。”
        “你和他睡了?”
        “我们只是睡在一起了而已,你想什么呢?九郎哥?”
         “没什么,你先去复习吧。我出去一趟。”
       “好。”
       张云雷虽然疑惑九郎哥为什么没有惩罚自己,但还是听话的上了楼。杨九郎出门后,找上了孟鹤堂。
       “孟鹤堂,你以后离张云雷远点,他有我的照顾了。”
       “九郎哥,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和磊磊只是闺蜜,我们俩打小一块长起来。”
       “不管你们以前怎么样,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要离张云雷远点。”
         “这……嗯…好吧……反正你能给磊磊幸福我就放心了。”
        ……
        后来两人的相处,越来越有隔膜。虽然杨九郎还是对小孩儿有着近乎变态的占有欲。但张云雷却觉得自己越来越惧怕杨九郎,怕他伤害自己身边的朋友,怕他伤害无辜的人,还有伤害自己的小哥哥……
        终于,张云雷下定了决心,和杨九郎提出了分手。虽然杨九郎不明白小孩为什么要对自己提出分手,但还是想惯着小孩儿,便同意了分手。
        ……
        “小哥哥,我们一起去图书馆。”
        “小哥哥,我们一块儿去吃饭吧。”
        “小哥哥,这个题……”
        虽然杨九郎答应了小孩儿分手,可还是不放心,怕他在学校再受欺负。所以这几天都亲自跟在小孩儿后面,偷偷保护着。
       看到张云雷整天和他的小哥哥孟鹤堂腻腻歪歪在一起,还住在一起。
        他似乎懂了小孩儿要分手的原因—— “是不是没有了他的小哥哥,小孩儿就会继续和自己在一起。”
      这个想法在在杨九郎的脑海中盘旋着,久久驱散不了。
        于是在一天晚上,杨九郎拿着刀,又一次走到了孟鹤堂门口,在开门他那一瞬间,杨九郎将刀插入了孟鹤堂的心脏里。
      孟鹤堂直直的倒了下去,躺在了血泊里。
       杨九郎慌了,“自己……自己怎么这么冲动,他可是小孩的闺蜜啊…对啊,除了自己,他是对小孩儿最好的人了。”
       “自己…自己怎么就杀了他了呢?”
        ……两个小时过去……
       杨九郎猛的想起了那个传说,将信将疑的拿出手机抖抖索索的点开那个网站。

   

      输入了自己的名字,按下了送信。
      地狱少女阎魔爱果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给了他一个稻草人,告诉他,只要自己拉开人偶上的红线,自己就会下地狱……

      杨九郎终究还是不舍的,只不过是对小孩儿有着九分的不舍,对这个世界只剩了一分。
      “再看一眼吧,再看一眼小孩儿,自己就下地狱去给孟鹤堂赔罪。”
       第二天早晨,张云雷起床时,吆喝着小哥哥,可没有回应声。走出门那一刻,他看到了毫无生机的小哥哥,和坐在他旁边低着头的九郎哥。
        “九郎哥?你怎么在这儿?还有孟孟,怎么在这儿就睡着了?”
         杨九郎抬起头,看着张云雷,两眼血红,尤其认真的说道
        “磊磊,孟鹤堂…孟鹤堂他不是睡着了,是九郎哥…是我昨晚冲动的杀了他。”
       “不,不可能…九郎哥……”
       “我不信……我不信,九郎哥……”
        张云雷的脑子一片混乱,看了看死去的小哥哥,又看了看杨九郎……
       最后,他定睛了杨九郎手机的稻草人,一把抢了过去。
        是的,他也想到了那个传说。看见这个人偶,即使很诧异,但还是相信了。
        “你干嘛?张云雷!这个红绳不能由你扯啊!否则你也会下地狱。”
        “磊磊,九郎哥知道自己昨晚是糊涂
了,对不起孟鹤堂,这个红线必须由我来扯。”
        说完,杨九郎想去把小孩儿手机的人偶再抢回来。
        可速度远不止张云雷,小指一挑。稻草人散开了。

        一瞬间,杨九郎灰飞烟灭了。
        “九郎哥,小哥哥!我来陪你们了!”
         说完话后的张云雷自杀了……
~~~~~~~~~~~~

     典祭台(泷泷忘了那个叫什么了)上有多了两根蜡烛……
~~~~~~~~~~~~~~
    “菊里公主,不要再玩了!”
     山童及时阻止了菊里准备玩杨九郎和张云雷尸体的行为。
      骨女看着双目微闭的阎魔爱问到:
     “小姐,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处理?”
      阎魔爱睁开眼睛,轻轻启唇:
     “这人本无罪,只当是爱错了方式罢了!”
       说完这话的阎魔爱将两人放到了船上,一同送往地狱。


     ……感情和人生里有很多东西是一样的,就算再喜欢,也不可以为了获得更多的安全感而强迫对方……
~~~~~~~~~~~~~~~~
       💐💐💐.全文6000+    构思了很久,有借鉴《地狱少女》。
       🌸🌸🌸.我真的超级心疼堂堂~不要问泷泷最后为什么没有堂堂,因为堂堂去天堂了吖。

        🌾🌾🌾.图源网络,日漫——《地狱少女》
      

       🍊🍊🍊 不要白嫖!!!泷泷能写着种文真的很难……记得三连!
           
        

          
          
         

        

      
        

     
    
           
           
         

麦冬粒
上个星期的小爱(◐‿◑)

上个星期的小爱(◐‿◑)

上个星期的小爱(◐‿◑)

燕小纸

【原创/227】午夜零点

(227/地狱少女)

(本文借用番剧《地狱少女》的设定,地狱少女台词均贴合原著,有疑惑请私信或自行百度,文中不再多提及)

(第二次写原创,依旧非常紧张)


10

“你的怨恨,帮你消除。” 

1

早晨五点,我准时坐起,登上了微博。

成功了。

果真在我的意料之中,这种恶心的东西就应该早点下地狱。

我前前后后登上了七个小号给我最爱的哥哥打榜,把哥哥发的微博从新看过,之后又拐进粉丝群,已经有很多的姐妹开始庆祝了,

“太棒了。发廊女?那作者全家都是发廊女,sb”

“就是啊,什么东西都往上发,当我们瞎吗?”

“附上哥哥美照【图片】。”

“啊啊啊啊我死了”...



(227/地狱少女)

(本文借用番剧《地狱少女》的设定,地狱少女台词均贴合原著,有疑惑请私信或自行百度,文中不再多提及)

(第二次写原创,依旧非常紧张)



10

“你的怨恨,帮你消除。” 

1

早晨五点,我准时坐起,登上了微博。

成功了。

果真在我的意料之中,这种恶心的东西就应该早点下地狱。

我前前后后登上了七个小号给我最爱的哥哥打榜,把哥哥发的微博从新看过,之后又拐进粉丝群,已经有很多的姐妹开始庆祝了,

“太棒了。发廊女?那作者全家都是发廊女,sb”

“就是啊,什么东西都往上发,当我们瞎吗?”

“附上哥哥美照【图片】。”

“啊啊啊啊我死了”

“.........”

我看了许久,跟着发了一句。

“网络非法外之地,扫黄打非,人人有责”

“对!我们没错,我们下次还会这样做的”

“.........”

我点开哥哥的那张照片,看着他白净的脸,微微卷起的刘海,以及他那双明媚透亮的眸子。

他的那双眼睛里,含着星空,以及我的全部。

我用手指一遍又一遍地在狭小的手机屏幕上描绘着他的轮廓。

2

班级群,又在催作业。

我心中冷哼一声,习惯性地装作没看见,上手删除了这条信息。点进朋友圈,把微博里一位金V的话粘贴上去。哈,本来就是啊,同人圈是个什么东西,我听都没听说过,还想来碍哥哥的眼,还227大团结,那么一小撮只会嘴上叨叨的人能团结出什么来,真是笑话。恶心。

等等,我的朋友圈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227大团结?

那内容我看着一阵一阵犯恶心。创作不死?早入土了;上升正主?哥哥什么都没做错啊,会有法律保护他的,等着瞧吧;搞掉代言?一群没脑子的色情狂,就凭你们,切。

是她?果然,在网络上混的风生水起,成天不务正业,早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


“朋友圈里发的马上删掉”


“???为什么”

“怎么了吗昨天你还很开心啊”


“哟,是谁在那里大放厥词要让我哥哥糊掉的,我告诉你,就算是你死了,骨灰都扬了,哥哥也不会糊的”


“你怎么这样说话???我惹你了???我们好了那么多年就不如你的哥哥吗?他和你说过一句话吗?”


“我*,立刻把朋友圈删了”


“你怎么还骂人”


“对,骂的就是你,我还要祝你.......”

我大骂一通,心中坦然,她果然没有再回话,,活该。

3

“轮入道。”

“是,小姐。”老人披上一件外衣,在夜幕中渐渐走远了。

“大规模的怨恨啊,记得上一次还是在十几年前,是吧,小姐。”

她抬头望向那个亮着光的窗口,夜已经很深了。她开口道:“只要有人召唤我,我就会去。这是我的工作。”她沉默了一会“走吧。”

“是,小姐。”

4

第二天清晨,我依旧是如此,点开微博,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脏东西。

是昨天我和她的聊天记录,就这样被截图发到了微博里。原来如此,她那个时候闭麦就是为了让我把话说出来,然后抹黑我和哥哥,顺便来为她自己博得同情,怎么会有那么狡猾的人!为什么我会中她的计!让我更想不到的是,评论区里竟然都在指责我,我什么都没做错啊!这些人一定都是瞎,他们看不见她做了什么吗?!哥哥那么无辜,她却造谣生事污蔑哥哥,还扬言要让哥哥糊掉,被骂的应该是她啊!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网络那么不公平!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我立刻举报了这条微博,却没想到哥哥那里也乱了套。

他的微博下面有了许多负面评论,无论怎么压都压不住,粉丝群里急急忙忙地商量怎么让“227大团结”的热度降下去。还有人扒出了哥哥在素人时期的一些不良言论,开始抵制哥哥的代言……

不可能!哥哥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错,难道你们都没有骂过人吗?侮辱女性?他哪里有过侮辱女性,他那时只是调侃一下而已,都是你们想的太乱,龌蹉的人看什么都是龌蹉的!

5

事情失控的比我想象的很快。

哥哥的代言似乎已经岌岌可危了。

粉丝群里炸了,有人开始集资买哥哥的产品,让金主爸爸看到我们的诚意。我把我手机里的钱全部转了过去,但是远远不够,还要更多才行。

父母竟然拒绝了我的要求,我恨他们。


哥哥的代言没了。

她那幅欢天喜地在微博大肆传播这个消息的样子真恶心.......

她天天在网络上混,说出来的话最容易把路人洗脑..........对!她一直在暗中操控,挑起争端,她就是嫉妒哥哥,嫉妒哥哥的才能,她就是想吃人血馒头,她就是故意想让哥哥被针对,因为她太闲!太无聊了!

没错,都怪她,要不是她把截图上传到网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不明事理闲着没事的路人来骂我和哥哥,更不会有那么多人去抵制哥哥的代言,哥哥是无辜的!都怪她,要是她消失了,一定就没有那么多事端了,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消失?

6

果然,人若是不到绝境,永远都不会去相信传说。

午夜十二点,地狱少女和她的四个侍从。

她是从一本书里进入我的视线的,当时翻阅那本书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想到我竟然真的有一天会去相信它。

千万,别说绝对。

半夜,我搜索了“地狱通讯”,在一行“找不到网页”前默默等待着零点的降临。

面前屏幕突然一闪,页面变成了黑色,跳出来一条输入框,上面映着一行白色的小字:“午夜零点,地狱通信”

我对它的希望不大,在看到这些后惊愕极了,愣了一会,想到只要过了零点就无法再次登陆了,又马上毅然决然地输入了她的名字,点击“送信”。

只要她消失了,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屏幕突然变得异常耀目,我被晃得闭上了眼。

7

“是你召唤我来的。”

我的心像是停跳了一瞬,在惊异中缓缓睁开了眼。偏过头。

面前是一位长发的女孩,我们的年龄看起来差不多。一身制服,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瞳孔是赤色的,大得有些吓人。她的身后似乎还跟着一个人,她穿着夸张的长衫,梳着古时的发髻,房里太黑,这让我看不清她的脸。

“骨女。”

“是,小姐。”

她身后的那女子往前走了两步,用宽大的衣袖掩住面,突然变成了一个红棕色的稻草人,飘到那女孩的手中。

她伸手将稻草人递给我,我用僵硬的手臂缓缓接过来。她收回手,开口道:“如果你真心要洗刷怨恨,就解开上面的红线吧,解开红线,就意味着与我真正结成契约,你所怨恨的人将会瞬间被流放地狱。”

我抬头盯住她的脸:“真的吗?我要是现在解开红线她就会被流放,对吗?”

我抬手就要去抽开稻草人脖子上系的红线。

“但是,在洗刷怨恨后,你自己也要付出代价,害人终害己,你最终也会去往地狱,你的灵魂无法去往极乐净土,将永远在地狱中徘徊。”

“不过,那都是你死后的事情了。”

“凭什么!凭什么我也要下地狱!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啊!凭什么!”我从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争辩道。

“是吗?”她伸手:“那就还给我。”

我低下头,沉默良久,再抬头,她已不见了身影。

“之后的事,需要你自己做主。”

冰凉的月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我坐在床头,手指不断地在手机屏幕上滑动,身边稻草人颈上的红线在黑暗中发着微弱的光。

8

听说哥哥的原创设计被造谣成抄袭!

又是她,又是她!果真是她造的谣,若是我早点拉线,就不会有那么多事端了!

我把稻草人攥在手中,却又犹豫了。

我也会.....下地狱?


我拨通了她的电话。

“怎么........”

“为什么你要造他的谣!你就那么恨他吗!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我怒吼道:“你死了吗?说话啊!”

良久,她开口道:“你知道吗,我的平台被封闭的时候,是和你一样的心情啊。”

“你......强词夺理!有意思吗!”

“我没有强词夺理,我们这样做只是为了警示后人,我们的圈子被重创了,我们如果不反抗的话,之后会有更多的小众圈子被吞噬。所有的明星都有几件不能提的错事,而你的哥哥只是一个牺牲品,况且他身为设计师连数位板都拿反了,你不觉得很可笑吗?造成这一切的,不都是因为你们吗?”

“我们?我们做什么了?!只有你一直在造谣,你们侮辱他,不是吗?”

“同人文化就是这样,我们将自己喜欢的事物精心改造编成另外一个故事,从来没有侮辱谁的意思。倒是你们频频越界践踏我们的底线,你说是谁的错?”

她道:“说到底,我们都输了。我们现在也变成加害者了,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别的选择。”

“.........”

“你就算有办法让我闭嘴,也堵不上悠悠众口,这件事情闹的很大了。等到结束之后,我再给你道歉,我们还是朋友,好吗?”


我扯掉了稻草人上的红线。

“怨恨已闻。”

9

电话还没有挂,但那边却再没穿出声音来。

我瘫坐在椅子上,却突然看到那女孩正站在我的面前,红色的大眼直勾勾地盯着我。

“你来干什么?”我问到。

“你被人怨恨了哦,小姐。”掉到地上的稻草人又变回了那位年轻女子,夸张的长衫,古时的发髻,如同死水一般的双眸,“被你的朋友。”

“什么?”我震惊道“不可能的......她不会!”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既然能怨恨她,为什么她不能恨你呢?”她笑了一下,道:“你们要一起去地狱了。”

怎么.....可能.......


我再次醒来是在一艘小船上,我坐起来,看到低沉的乌云,漆黑的河水上漂着一盏又一盏的河灯,河的尽头是一扇巨大的,敞开的门,里面传出一阵阵非人的嘶吼声。

那个女孩在船头划着船,我的身边坐着那位女子,她见我醒了,从河中捞起一盏河灯,道:“你的朋友也来了。”

“朋友.....”我呆呆地看着那盏灯,竟有要一把将它撕裂的冲动。

“啊呀,”那女子望着河面惊奇地叹了一声,探出身子又捞来一盏灯,放到我的面前,道:“你看看,他是谁啊?”

那是一盏外部洁白的灯,里面却被漆黑了,灯的中央点着一支忽明忽暗的白蜡。不过那里面的墨色似乎太过浓重了,沁染了包裹着它的外面的白布。

我心中突然一惊,扑上去紧紧抓住了她的衣袖,大吼道:“放他回去!放他回去啊!为什么他也会下地狱啊!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啊!是谁....是谁诅咒的他!”

她一脸的惊恐,道:“他变成这样不都是你们害的吗?你怎么知道他是无辜的呢?”她眯了眯眼,反握住我的手腕,“谁诅咒了他呢?你可以在河水中的找找,说不定可以找到她.......”

我甩开她的手,跌跌撞撞跑到船头,攥住女孩的手臂,大喊道:“把船划回去啊!他不该去地狱的,把他送回去啊!把他送回去啊!把我送回去啊......”

她望着远处的大门

“此怨此恨,”

“流入地狱。”









燕小纸

【原创/227】午夜零点

(227/地狱少女)

(本文借用番剧《地狱少女》的设定,地狱少女台词均贴合原著,有疑惑请私信或自行百度,文中不再多提及)

(第二次写原创,依旧非常紧张)


10

“你的怨恨,帮你消除。” 

1

早晨五点,我准时坐起,登上了微博。

成功了。

果真在我的意料之中,这种恶心的东西就应该早点下地狱。

我前前后后登上了七个小号给我最爱的哥哥打榜,把哥哥发的微博从新看过,之后又拐进粉丝群,已经有很多的姐妹开始庆祝了,

“太棒了。发廊女?那作者全家都是发廊女,sb”

“就是啊,什么东西都往上发,当我们瞎吗?”

“附上哥哥美照【图片】。”

“啊啊啊啊我死了”...



(227/地狱少女)

(本文借用番剧《地狱少女》的设定,地狱少女台词均贴合原著,有疑惑请私信或自行百度,文中不再多提及)

(第二次写原创,依旧非常紧张)



10

“你的怨恨,帮你消除。” 

1

早晨五点,我准时坐起,登上了微博。

成功了。

果真在我的意料之中,这种恶心的东西就应该早点下地狱。

我前前后后登上了七个小号给我最爱的哥哥打榜,把哥哥发的微博从新看过,之后又拐进粉丝群,已经有很多的姐妹开始庆祝了,

“太棒了。发廊女?那作者全家都是发廊女,sb”

“就是啊,什么东西都往上发,当我们瞎吗?”

“附上哥哥美照【图片】。”

“啊啊啊啊我死了”

“.........”

我看了许久,跟着发了一句。

“网络非法外之地,扫黄打非,人人有责”

“对!我们没错,我们下次还会这样做的”

“.........”

我点开哥哥的那张照片,看着他白净的脸,微微卷起的刘海,以及他那双明媚透亮的眸子。

他的那双眼睛里,含着星空,以及我的全部。

我用手指一遍又一遍地在狭小的手机屏幕上描绘着他的轮廓。

2

班级群,又在催作业。

我心中冷哼一声,习惯性地装作没看见,上手删除了这条信息。点进朋友圈,把微博里一位金V的话粘贴上去。哈,本来就是啊,同人圈是个什么东西,我听都没听说过,还想来碍哥哥的眼,还227大团结,那么一小撮只会嘴上叨叨的人能团结出什么来,真是笑话。恶心。

等等,我的朋友圈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227大团结?

那内容我看着一阵一阵犯恶心。创作不死?早入土了;上升正主?哥哥什么都没做错啊,会有法律保护他的,等着瞧吧;搞掉代言?一群没脑子的色情狂,就凭你们,切。

是她?果然,在网络上混的风生水起,成天不务正业,早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


“朋友圈里发的马上删掉”


“???为什么”

“怎么了吗昨天你还很开心啊”


“哟,是谁在那里大放厥词要让我哥哥糊掉的,我告诉你,就算是你死了,骨灰都扬了,哥哥也不会糊的”


“你怎么这样说话???我惹你了???我们好了那么多年就不如你的哥哥吗?他和你说过一句话吗?”


“我*,立刻把朋友圈删了”


“你怎么还骂人”


“对,骂的就是你,我还要祝你.......”

我大骂一通,心中坦然,她果然没有再回话。

3

“轮入道。”

“是,小姐。”老人披上一件外衣,在夜幕中渐渐走远了。

“大规模的怨恨啊,记得上一次还是在十几年前,是吧,小姐。”

她抬头望向那个亮着光的窗口,夜已经很深了。她开口道:“只要有人召唤我,我就会去。这是我的工作。”她沉默了一会“走吧。”

“是,小姐。”

4

第二天清晨,我依旧是如此,点开微博,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脏东西。

是昨天我和她的聊天记录,就这样被截图发到了微博里。原来如此,她那个时候闭麦就是为了让我把话说出来,然后抹黑我和哥哥,顺便来为她自己博得同情,怎么会有那么狡猾的人!为什么我会中她的计!让我更想不到的是,评论区里竟然都在指责我,我什么都没做错啊!这些人一定都是瞎,他们看不见她做了什么吗?!哥哥那么无辜,她却造谣生事污蔑哥哥,还扬言要让哥哥糊掉,被骂的应该是她啊!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网络那么不公平!我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我立刻举报了这条微博,却没想到哥哥那里也乱了套。

他的微博下面有了许多负面评论,无论怎么压都压不住,粉丝群里急急忙忙地商量怎么让“227大团结”的热度降下去。还有人扒出了哥哥在素人时期的一些不良言论,开始抵制哥哥的代言……

不可能!哥哥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错,难道你们都没有骂过人吗?侮辱女性?他哪里有过侮辱女性,他那时只是调侃一下而已,都是你们想的太乱,龌蹉的人看什么都是龌蹉的!

5

事情失控的比我想象的很快。

哥哥的代言似乎已经岌岌可危了。

粉丝群里炸了,有人开始集资买哥哥的产品,让金主爸爸看到我们的诚意。我把我手机里的钱全部转了过去,但是远远不够,还要更多才行。

父母竟然拒绝了我的要求,我恨他们。


哥哥的代言没了。

她那幅欢天喜地在微博大肆传播这个消息的样子真恶心.......

她天天在网络上混,说出来的话最容易把路人洗脑..........对!她一直在暗中操控,挑起争端,她就是嫉妒哥哥,嫉妒哥哥的才能,她就是想吃人血馒头,她就是故意想让哥哥被针对,因为她太闲!太无聊了!

没错,都怪她,要不是她把截图上传到网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不明事理闲着没事的路人来骂我和哥哥,更不会有那么多人去抵制哥哥的代言,哥哥是无辜的!都怪她,要是她消失了,一定就没有那么多事端了,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样的.......

消失?

6

果然,人若是不到绝境,永远都不会去相信传说。

午夜十二点,地狱少女和她的四个侍从。

她是从一本书里进入我的视线的,当时翻阅那本书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想到我竟然真的有一天会去相信它。

千万,别说绝对。

半夜,我搜索了“地狱通讯”,在一行“找不到网页”前默默等待着零点的降临。

面前屏幕突然一闪,页面变成了黑色,跳出来一条输入框,上面映着一行白色的小字:“午夜零点,地狱通信”

我对它的希望不大,在看到这些后惊愕极了,愣了一会,想到只要过了零点就无法再次登陆了,又马上毅然决然地输入了她的名字,点击“送信”。

只要她消失了,这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屏幕突然变得异常耀目,我被晃得闭上了眼。

7

“是你召唤我来的。”

我的心像是停跳了一瞬,在惊异中缓缓睁开了眼。偏过头。

面前是一位长发的女孩,我们的年龄看起来差不多。一身制服,黑色的长发披在肩上,瞳孔是赤色的,大得有些吓人。她的身后似乎还跟着一个人,她穿着夸张的长衫,梳着古时的发髻,房里太黑,这让我看不清她的脸。

“骨女。”

“是,小姐。”

她身后的那女子往前走了两步,用宽大的衣袖掩住面,突然变成了一个红棕色的稻草人,飘到那女孩的手中。

她伸手将稻草人递给我,我用僵硬的手臂缓缓接过来。她收回手,开口道:“如果你真心要洗刷怨恨,就解开上面的红线吧,解开红线,就意味着与我真正结成契约,你所怨恨的人将会瞬间被流放地狱。”

我抬头盯住她的脸:“真的吗?我要是现在解开红线她就会被流放,对吗?”

我抬手就要去抽开稻草人脖子上系的红线。

“但是,在洗刷怨恨后,你自己也要付出代价,害人终害己,你最终也会去往地狱,你的灵魂无法去往极乐净土,将永远在地狱中徘徊。”

“不过,那都是你死后的事情了。”

“凭什么!凭什么我也要下地狱!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啊!凭什么!”我从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争辩道。

“是吗?”她伸手:“那就还给我。”

我低下头,沉默良久,再抬头,她已不见了身影。

“之后的事,需要你自己做主。”

冰凉的月光透过厚重的窗帘,我坐在床头,手指不断地在手机屏幕上滑动,身边稻草人颈上的红线在黑暗中发着微弱的光。

8

听说哥哥的原创设计被造谣成抄袭!

又是她,又是她!果真是她造的谣,若是我早点拉线,就不会有那么多事端了!

我把稻草人攥在手中,却又犹豫了。

我也会.....下地狱?


我拨通了她的电话。

“怎么........”

“为什么你要造他的谣!你就那么恨他吗!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我怒吼道:“你死了吗?说话啊!”

良久,她开口道:“你知道吗,我的平台被封闭的时候,是和你一样的心情啊。”

“你......强词夺理!有意思吗!”

“我没有强词夺理,我们这样做只是为了警示后人,我们的圈子被重创了,我们如果不反抗的话,之后会有更多的小众圈子被吞噬。所有的明星都有几件不能提的错事,而你的哥哥只是一个牺牲品,造成这一切的,不都是因为你们吗?”

“我们?我们做什么了?!只有你一直在造谣,你们侮辱他,不是吗?”

“同人文化就是这样,我们将自己喜欢的事物精心改造编成另外一个故事,从来没有侮辱谁的意思。倒是你们频频越界践踏我们的底线,你说是谁的错?”

她道:“说到底,我们都输了。我们现在也变成加害者了,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别的选择。”

“.........”

“你就算有办法让我闭嘴,也堵不上悠悠众口,这件事情闹的很大了。等到结束之后,我再给你道歉,我们还是朋友,好吗?”


我扯掉了稻草人上的红线。

“怨恨已闻。”

9

电话还没有挂,但那边却再没穿出声音来。

我瘫坐在椅子上,却突然看到那女孩正站在我的面前,红色的大眼直勾勾地盯着我。

“你来干什么?”我问到。

“你被人怨恨了哦,小姐。”掉到地上的稻草人又变回了那位年轻女子,夸张的长衫,古时的发髻,如同死水一般的双眸,“被你的朋友。”

“什么?”我震惊道,浑身一软“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既然能怨恨她,为什么她不能恨你呢?”她笑了一下,道:“你们要一起去地狱了。”

怎么.....可能.......


我再次醒来是在一艘小船上,我坐起来,看到低沉的乌云,漆黑的河水上漂着一盏又一盏的河灯,河的尽头是一扇巨大的,敞开的门,里面传出一阵阵非人的嘶吼声。

那个女孩在船头划着船,我的身边坐着那位女子,她见我醒了,从河中捞起一盏河灯,道:“你的朋友也来了。”

“朋友.....”我呆呆地看着那盏灯,竟有要一把将它撕裂的冲动。

“啊呀,”那女子望着河面惊奇地叹了一声,探出身子又捞来一盏灯,放到我的面前,道:“你看看,他是谁啊?”

那是一盏外部洁白的灯,里面却被漆黑了,灯的中央点着一支忽明忽暗的白蜡。不过那里面的墨色似乎太过浓重了,沁染了包裹着它的外面的白布。

我心中突然一惊,扑上去紧紧抓住了她的衣袖,大吼道:“放他回去!放他回去啊!为什么他也会下地狱啊!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啊!是谁....是谁诅咒的他!”

她一脸的惊恐,道:“他变成这样不都是你们害的吗?你怎么知道他是无辜的呢?”她眯了眯眼,反握住我的手腕,“谁诅咒了他呢?你可以在河水中的找找,说不定可以找到她。”

我甩开她的手,跌跌撞撞跑到船头,攥住女孩的手臂,大喊道:“把船划回去啊!他不该去地狱的,把他送回去啊!把他送回去啊!把我送回去啊......”

她只是望着远处的大门

“此怨此恨,”

“流入地狱。”









极度风险

语文课摸了鱼x

不知道有没有ooc

顺便当做自己的lof头(???)【被打

语文课摸了鱼x

不知道有没有ooc

顺便当做自己的lof头(???)【被打

Kaado
胆子够肥,终于敢画童年女神了

胆子够肥,终于敢画童年女神了

胆子够肥,终于敢画童年女神了

Fivecat

一个简单的绘画过程👘

一个简单的绘画过程👘

Just a Tsing
慢悠悠地涂了一个晚上∠(ᐛ」∠...

慢悠悠地涂了一个晚上∠(ᐛ」∠)_

边看源氏物语边涂的

慢悠悠地涂了一个晚上∠(ᐛ」∠)_

边看源氏物语边涂的

Just a Tsing

小爱(ღ˘⌣˘ღ)

童年女神画起来贼带劲!

知道我画的丑了别打我

小爱(ღ˘⌣˘ღ)

童年女神画起来贼带劲!

知道我画的丑了别打我

小夜子
画一个我最爱的地狱少女

画一个我最爱的地狱少女

画一个我最爱的地狱少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