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地老天荒

5494浏览    271参与
宫保JD
没想到画完已经能当新年贺图了,...

没想到画完已经能当新年贺图了,

现代pa

台词取自《这个杀手不太冷》,感觉很合适他俩的关系,稍微做了修改

没想到画完已经能当新年贺图了,

现代pa

台词取自《这个杀手不太冷》,感觉很合适他俩的关系,稍微做了修改

赎罪彼岸花

瞬息(一)

麒麟祥瑞,天道赐福,北荒的沙漠眨眼间便成为绿洲,当真是天道眷顾。

“恭喜天帝,是位小公子。”潇湘带着笑意走出房门,手中还抱着刚出世的小麒麟,“小殿下要去洗身,不如陛下亲自…”前去。

潇湘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天帝已经迫不及待的进去,就像是没看到她抱着的小麒麟,“算了算了,姑姑带你去洗。”麒麟出世需要去灵泉洗身,好先一步保护其较为柔软的鳞甲。

麒麟圣地早已不复当初那般繁华,潇湘抱着新生命走入时见到的就是满目疮痍的圣地,叹了口气将天帝先前所赠的元灵珠放入泉眼,紧随着阵阵泉水吐出四周也逐渐发生变化。

新生小麒麟很是喜水,但潇湘不放心在一旁照顾着,微量的泉水淋上皮毛小麒麟乐的摇起了脑袋,还蹭了蹭潇...

麒麟祥瑞,天道赐福,北荒的沙漠眨眼间便成为绿洲,当真是天道眷顾。

“恭喜天帝,是位小公子。”潇湘带着笑意走出房门,手中还抱着刚出世的小麒麟,“小殿下要去洗身,不如陛下亲自…”前去。

潇湘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天帝已经迫不及待的进去,就像是没看到她抱着的小麒麟,“算了算了,姑姑带你去洗。”麒麟出世需要去灵泉洗身,好先一步保护其较为柔软的鳞甲。

麒麟圣地早已不复当初那般繁华,潇湘抱着新生命走入时见到的就是满目疮痍的圣地,叹了口气将天帝先前所赠的元灵珠放入泉眼,紧随着阵阵泉水吐出四周也逐渐发生变化。

新生小麒麟很是喜水,但潇湘不放心在一旁照顾着,微量的泉水淋上皮毛小麒麟乐的摇起了脑袋,还蹭了蹭潇湘的手掌。瞬间潇湘体内为数不多的母性被激发,“小家伙,来游到这边。”

茅屋下斩荒脱力般倒在床上,依然是沉睡过去,一旁的蝶蔓收拾好一切见到天帝进来便识趣的退了出去,还不忘带上门。

天帝走至床前坐下,伸出探了探额头才算放心,还好温度不好,“你啊瞒着大哥。”想起斩荒的一意孤行真是让他又气又心疼,“青白二帝还不用大哥如此费神,倒是你险些被吓得没了性命。”

听闻斩荒这处的消息委实被吓得不轻,即刻命百草仙君挑选天灵地宝与他一同来到北荒,幸好孩子没怎么闹斩荒,不然他这个做父神的非要好好教训他。

见逆云送来米粥示意人放在一旁,接着将斩荒抱起使其靠在怀中一勺一勺的给还在昏睡的弟弟喂饭。逆云看着有些热泪盈眶,他家主上终于苦尽甘来,可喜可贺啊。

“怎的,怕我害他?”抬头时见逆云还在不由得笑道。

“逆云不敢。”逆云急忙要跪下,天帝面前他可不敢多一句嘴,妖帝的心思和手段都是在明面上,这位可不是。

天帝摆了摆手示意人不用于此,“斩荒需要修养,这几日妖界就麻烦你和潇湘他们了。”

“逆云知晓,只是潇湘仙子想照顾小殿下,不知…”

“也罢,就随她去吧。”天帝不在意这些。

一连守了三日这人才算是醒,“大哥。”斩荒沙哑的声音使在一旁假寐的天帝惊喜,“斩荒你醒了。”

“大哥,水。”斩荒只觉得浑身疼痛,好似骨头都被抽走一般。

“来。”天帝扶起斩荒让人靠在自己怀中,用杯盏给斩荒喂水,见底后又问:“还要吗?”语气颇为温柔听得斩荒有些失神。

“要。”不知为何斩荒只觉得眼眶发酸。

一连三次才算是解了渴,天帝并未放开斩荒而是将人依旧揽在怀中,给人揉着肚子,“还疼吗?”

“你真是大哥?”斩荒抬头仰望着天帝的下颚语气中颇为不确定。

天帝心头一紧还是展露笑颜,“荒儿怎么了?连大哥也认不出了。百草仙君说你的伤口无法用法力修复,所以只能委屈荒儿了,荒儿也是怎的如此鲁莽不知大哥是要心疼的。”听仙君说斩荒是用琉璃刀剖开腹部才使得胎儿降生,明明是最怕疼的人却要遭受这种苦。

“都是大哥不好,让荒儿委屈了。”天帝说着自己的不是,等到斩荒插嘴问孩子时天帝才道:“为兄担心你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孩子,这会应该在潇湘那里。”

“大哥。”听到大哥这几日都未曾管过孩子斩荒顿时就急了,说着就要下床前去寻找。

“荒儿莫急,麒麟出世需要在圣地洗身,潇湘带他去了。”

“是吗?”斩荒不信的问。

“自然,你还信不过大哥?来在休息会,饿不饿想吃什么。”自大哥接任天帝之位后斩荒还哪里见过这样的大哥,什么儿子的全被抛在脑后,只顾着指使大哥说我饿了,我想吃什么。

天帝松了口气,他是真忘了孩子在哪,幸好还记得麒麟出世需要洗身,想来就在那里,左右也没什么危险。

天帝记挂着青白二弟算计斩荒使其灵力尽失,现在孩子降世需要想办法让人恢复,不然就这性子也不放心。哄睡了斩荒后便来到庭院问百草仙君一事,想着让斩荒快些恢复,这样也就少受点委屈。

百草仙君称是,又听天帝问孩子在哪是男是女时嘴角不免有些踌躇,好在也是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很快镇定下来,这弟控倒是不再隐藏了。

几日后斩荒恢复一大半,看着已经化为人形的孩子有些嫌弃,“怎么这么难看。”

“小孩子能看出什么,大点就好了。”见斩荒一脸嫌弃潇湘都想替抢问他:这是不是你生的。

“对了我要修养,这北荒就现由你掌管,逆云和蝶曼辅佐。”斩荒脸不红心不跳的扯着谎。

潇湘倒是听得眼角突突,摆手道:“知道了知道了,那孩子别养死了。”就斩荒这样子他还真是担心孩子会不会被养死,希望只能寄托在天帝身上。

但是看着从屋内出来给斩荒亲手炖了粥且一眼没扫孩子的天帝,潇湘头一次觉得天帝好像也不怎么靠谱。

斩荒被大哥喂了几口心情算好了点,便开口:“大哥这家伙叫什么好,总不能一直孩子孩子的叫。”

天帝想了一会,道:“随便你觉得好就行。”

“那就叫…”

“柏麟如何。”熟知斩荒诗书只用到追人上面的潇湘可不敢让他起名,其实是真的,斩荒那点笔墨全用到了情话上。

“也好,那小名便唤少昊吧。”天帝算是解了围,看斩荒脸色不佳又急忙去哄这个,“别生气左不过一个名称,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来再吃一口。”

潇湘果断抱起孩子走人,她真是一天都待不下去,掌管妖族也比看场面来的好,幸好天界已被料理就算是天帝不回倒也无妨。于是潇湘便将柏麟交给百草仙君,带着逆云蝶曼回归北荒,自立为北荒女君,掌管妖族。

然而就在不久后潇湘收到了斩荒给她的包裹,打开一看险些没被气疯,里面躺着的正是柏麟,问斩荒去哪了?

来人支支吾吾不肯说,还是在潇湘要抽长枪时才说明事情。天帝为了斩荒去向天道辞了天帝之位,要帮斩荒恢复,新天帝被推举上位暂理天界,得知消息的潇湘眼角再次跳动,何止斩荒你缠着你大哥游玩把北荒和孩子扔给我是吧!

遂呼唤人,出现的是天帝,天帝义正严词道他与斩荒以前往其他世界帮其稳定,故而少昊便交予其照顾,待万年之后方会归来。

若不是斩荒在一旁闹着“大哥走了,有什么好交代的,麒麟命硬给口吃的就行。”潇湘就信了。

“来人,传本君命令即日起北荒退隐,若有不服者便逐出北荒从此不再受北荒庇护。”好啊斩荒,你既然无情就别怪我无义,管理整个妖族想的美,归顺北荒便庇护,不归顺生死不论。

但潇湘并不是不愿,而是不想在出头,妖界风头太过不是什么好事,何况少昊年幼怕他陷入事端,北荒退隐是最好的办法。何况上次一战大家也都很疲惫,不如休养生息的好。

然而外人是找不到也打不到北荒,但是这北荒少主闹的北荒是鸡犬不宁,看着面前如山的奏折潇湘就是头疼,这孩子怎么搞的,性子十足十像极了斩荒,不要命的作还爱钻牛角尖,天帝的谋略腹黑是一点也没遗传到

整日里霍霍北荒不提,还偏偏叫她娘,都说了不是不是。

“娘亲我错了,我错了,少昊错了。”又烧了一座山的少昊在潇湘面前跪着撒娇,“这红莲业火少昊弄不了啊。”

“叫我姑姑,少昊我是你姑姑。”潇湘已经无力去纠正,“也罢新天帝说你身负白帝命格,想要亲自教导你,你便去天界吧。”

“出去,真的吗?”见人眼角亮晶晶的模样潇湘不禁为天帝头疼。

果然这不到一天少昊就炸了半个天界,潇湘接到消息时很是庆幸把人送走了,她也过几天清净日子吧。

潇湘:打工人,照顾公司还有看孩子,累啊

斩荒:不过万年我又没说几千万年还是几百万年,儿子长大再回去,跟大哥最重要。

天帝哥哥:只要斩荒开心什么都好。

柏麟:所以我就是领养的,还是一个意外领养的

由于前几章涉及不到都昊就先不打了。


滄黎

【冥迹】月圆梦圆

  迟来的中秋贺文w晚了一点发出来

  中秋十五,团圆节。

  一路上过节的气氛浓郁,张灯结彩,字幅横挂,集市的人潮涌动,远远瞧去,卖月团的也好,还有卖鲜花讨姑娘欢心的。

  天迹刚从同福客栈出来,手里油纸包着的云朵厚片还没咬下,客栈的门转眼就关严实了。

  大白天的,怎么会好好地关了门,莫非是……

  

  “奇了怪了……”天迹一瞬纳闷自己的反应,转瞬收起手中香甜的云朵厚片。

  此刻也没逛摊子的闲心思,方才好似忘却了什么事情,天迹一边用醉逍遥敲打自己的头,一边不住念叨地迈开步子往前走。

  法儒提着两坛酒,神情肃然,看着天迹毫无察觉地走过去,皱起眉头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他沉吟......

  迟来的中秋贺文w晚了一点发出来

  中秋十五,团圆节。

  一路上过节的气氛浓郁,张灯结彩,字幅横挂,集市的人潮涌动,远远瞧去,卖月团的也好,还有卖鲜花讨姑娘欢心的。

  天迹刚从同福客栈出来,手里油纸包着的云朵厚片还没咬下,客栈的门转眼就关严实了。

  大白天的,怎么会好好地关了门,莫非是……

  

  “奇了怪了……”天迹一瞬纳闷自己的反应,转瞬收起手中香甜的云朵厚片。

  此刻也没逛摊子的闲心思,方才好似忘却了什么事情,天迹一边用醉逍遥敲打自己的头,一边不住念叨地迈开步子往前走。

  法儒提着两坛酒,神情肃然,看着天迹毫无察觉地走过去,皱起眉头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他沉吟片刻,上前两步叫住游神的天迹。

  “啊,是奉天。”天迹讪讪笑道,丝毫没有记起自己遗忘的事情。

  还没提起的事情被来人打断。

  “二师兄!”云徽子抚顺自己顾不上歇息的呼吸。

  “何事?”法儒看云徽子这般急匆匆,眉头一皱,想来是很严重的消息。

  “二师兄,今年中秋不妨……”

  “法儒尊驾。”玉离经得了法儒出关的消息,喜不自胜,抢先一步说了出口:

  “今日中秋,德风古道内已经设宴赏月,不知尊驾今日可否与离经一同去殿上看布置。”

  “你办事,我放心。”法儒淡淡夸奖了一句。

  玉离经愣了一会,竟不是想象中的直接拒绝。

  “云徽子,可有要事商议?”法儒正了神色。

  “二师兄,倒无要事,我是来问你今日可是同回仙门过中秋?”云徽子知晓法儒的性子,急忙道清来意。

  “此事无需再过问我,我已决意不回仙门,你的大师兄也在一旁,何不过问?”法儒发问。

  “大师兄……你也在?”云徽子看向被他挡住的天迹,大师兄今日似乎正若有所思,格外安静。

  “哟,今日居然肯好好叫我大师兄了。”天迹回过神啃了一口鸡腿,忍不住啧啧称奇。

  “……”

  “难得受到小师弟你的邀请,遗憾的是作为大师兄的我今日怕是去不成了。”天迹叹气,好似晓不得之前云徽子的沉默是为何。

  “天迹,你的脸皮越来越厚了,欠众师兄弟的饭钱还未还,真以为我们会像欢迎二师兄般欢迎你回来吗?”云徽子咬咬牙,很是生硬地回答了天迹。

  “哎呀,你大师兄都快穷得给人洗衣裳了,哪有钱还众师兄弟啊?”天迹不住叫苦。

  “没钱还穿这么漂亮的裳,骗众师兄弟的钱都到哪儿去了?”云徽子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

  天迹早已猜测到云徽子的态度,讪讪一笑,脚下抹油般溜得飞快。

  

  虽是中秋,天迹此刻独自卧在仙脚的那张毛茸茸躺椅上,一点也没有月圆人团圆的意思。夕阳落下山头,夜幕遮住了夕阳色,他遥遥一瞥,本应露出面容的皎月被云遮盖得严严实实。

  此时的中秋赏不了月亮,不知他们大费周章个什么劲。天迹咬了一口手边的叉烧包。

  也不知先前是忘了何事,奉天的手里好像提着两坛酒,当时顾着看热闹,忘记了这茬。想必是邀我一起喝酒。

  适才德风古道和云海仙门为“奉天应该回昊正五道还是仙门”争论不休。此刻前去定是不巧。

  “中秋佳节,不若去找非常君蹭一顿饭。”天迹觉得合情合理,准备动身前去。

  当他甫从仙脚下来,穿过黑黝黝的树林,半空惊起一片不知名的鸟儿的怪叫。

  怪事,天迹摸着下巴感慨,没有一点儿惊扰了它们的自觉。

  没有记错的话,非常君是住在……天迹在夜色中依稀辨得方向。

 

  永夜剧场,来了一位特别来宾。

  “天迹啊,此刻来找眩者,真是好兴致。”地冥瞥见天迹从天而降的身影,兴味一笑,稳稳斟满一杯酒,丝毫不慌,啜饮一口酒水。

  “嘁,怎么是你,我们有必要寒暄吗?”天迹见是地冥,态度不由三百八十度大旋转。

  “呵,既然不想见眩者,何必登门大驾。”

  “谁想见你,是中秋佳节,我欲寻非常君讨一顿饭。”

  “堂堂天迹竟沦落到要好友接济了吗?眩者倒是不介意请你吃饭。”

  “请我吃饭?你还有别的要求吗?”天迹狐疑地盯了一眼地冥。

  “没有,你天迹可不是客套的人啊。”地冥抿了一口酒,大有无需客套之意。

  “既然这样,我也不跟你客气了。”天迹淡定坐下,面对桌上无数美食佳肴,很快手上就多了一个叉烧包。

  “我竟然不知道你也喜欢叉烧包,该不会是特别招待吧?”天迹一边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把他的红酒往嘴里灌。

  “多话,眩者何须特别招待你。”

  地冥撇开了视线,神情淡漠,饮下了一杯酒。

  “啧,食物这么好吃,你怎么就光顾着喝酒。真是糟蹋。”天迹吐槽一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无妨,想来你也饱了。”地冥随手一挥,桌上美食全都凭空消失。

  “……”天迹这下觉得自己吃了个寂寞,欲言又止地看着手里的鸡腿。

  “我还是去找非常君蹭饭吧,拜拜——”天迹起身,心想地冥没有下毒就已经不错了,指望吃饱还得找非常君。

  “……天迹,你当真是记不得了。”地冥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未及阻拦。

 

  “非常君,你到底在哪里?!”

  天迹方才在“觉海迷津”转悠了一大圈,捶胸顿足了半天,都没寻到想找的人,后头的一群怪鸟反倒跟他走了一路。

  找了非常君这么久,没吃顿饭不说,反而饿了。他随手拿出一支鸡腿啃了起来。

  “这怪鸟究竟要跟我多久?”天迹为着这群啼叫不停、跟了他许久的怪鸟们感到纳闷。乍然,诡异的声响从后方传来,惊得他回头去看,他连嘴边的油渍都顾不上擦一擦。

  “天迹,我请客。”地冥看他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嘴唇明显泛着油光,难得有了点愧疚感。

  “免了,你的好心我不领。”天迹一把扔掉手里的骨头,疑惑地冥的真正来意。

  “今日中秋,适时出来赏月。”

  月亮不知何时露出了全貌,撒下了一些皎光,天迹嘴上的油光看着色泽油润。

  “你有这赏月的闲心,我可没兴趣。”天迹将剩下的鸡腿肉吃进嘴里,眼都不抬一下。

  “眩者请你吃鲜肉月团。怎么样?”地冥状似不经意提了一句。

  “三个甜月团,五个鲜肉月团,如何?”天迹听地冥提起美食登时来了兴趣。

  地冥顿了顿,没想到天迹还想吃别的月团,还是甜口的。

  “现成的只有鲜肉月团。”地冥忖度着,将包好的月团递给天迹。

  “怎么不每个口味的月团都买一些?”天迹纳闷地接过来,还真是自己喜好的鲜肉月团。

  “眩者只记得……你喜欢吃鲜肉月团”地冥一顿,后半句话突然收住。

  “玉箫最爱吃甜月团,可惜她现在……”天迹想起了这件事,黯了黯目光,提到了心中一想到就充满遗憾的人。

  

  玉逍遥曾经在这个日子里无数次带着玉箫去买月团。从小到大,两兄妹一起吃月团,赏月圆,庆团圆。

  

  现今,再无可能……

  

  天迹将头撇向一处,眼角稍有湿润。

  

  玉逍遥……地冥此刻神情难辨,他伸出的手看似解去了天迹身上的法术,又不着痕迹地缩了回来。

  

  原本和奉天约好去看小妹,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天迹拍了拍脑袋,正准备从草地上站起,忽然被一个拥抱拥住。

  

  “玉逍遥,眩者有时候真希望你不仅仅是忘了我,还有那些沉痛往事也一并遗忘。”

  

  好好睡一场吧,在这场美梦里。

  

  地冥拥着天迹,天上的怪鸟不再鸣叫,不知何时落下的羽毛覆上了天迹宁静的睡颜,发誓不再流泪的天迹,眼角蓦然流下一滴泪。

  

  此刻,月圆梦圆。

滄黎

【冥迹】一步之遥

        打个预警,天迹先死在地冥之前。复健中,情感不顺畅的地方抱歉了——

  天地的战争落下了一段序幕。地冥带着伤凭空消失,而天迹则捂着重伤的胸口摇摇晃晃地来到天宙之间,他欲追查当年玄尊之死的真相,因为他不相信当初善良的十七会做得出这种事情,即使当年他失忆时追杀了地冥这么久,这么多年来一直把地冥当作杀师的凶手,但是真相总要有被厘清的一天。

  “先修补被十七打破的电视……”天迹勉强扯动了一下嘴角,有些费劲地凝集手上的光团,然后全部注入到破碎的屏幕上。

  随着破碎屏幕修补的完成,天迹气息一滞,竟然栽倒...

        打个预警,天迹先死在地冥之前。复健中,情感不顺畅的地方抱歉了——

  天地的战争落下了一段序幕。地冥带着伤凭空消失,而天迹则捂着重伤的胸口摇摇晃晃地来到天宙之间,他欲追查当年玄尊之死的真相,因为他不相信当初善良的十七会做得出这种事情,即使当年他失忆时追杀了地冥这么久,这么多年来一直把地冥当作杀师的凶手,但是真相总要有被厘清的一天。

  “先修补被十七打破的电视……”天迹勉强扯动了一下嘴角,有些费劲地凝集手上的光团,然后全部注入到破碎的屏幕上。

  随着破碎屏幕修补的完成,天迹气息一滞,竟然栽倒在地,昏昏沉沉之间,他意识好似要去往某处地方。

  “奉天!”天迹惊见来人竟是御命丹心君奉天,讪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原来是你来看望我,刚才和地冥打了一架,所以才这么狼狈。”

  “嗯……”君奉天淡淡应了一声,他的声音染上莫名的哀愁和隐忍,“玉逍遥,你不应该杀害我的父亲,我父亲他一直视你如己出,你怎么能……”

  “奉天,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天迹惊诧地听见骇人事实,心口乍然一疼。

  原是正法穿胸而过,带出了鲜红的血液,天迹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之人:“奉天……听我解释……”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为我父亲偿命。”君奉天的声音越发冰冷,剑刃愈发推进一寸。

  这一剑让天迹措手不及,鲜血淋漓喷出,似要抽光天迹身上所有的力气。

  就在天迹自责不已之际,蓦然,一道声音传来:“天迹前辈,天迹前辈,天迹前辈!”

  是剑非道的声音……天迹支撑起身体,努力从梦魇之中挣脱:“剑非道,我……”

  剑非道看着天迹一身伤痕累累的样子,不由追问天迹的情况:“前辈,你这是……发生了何事?”

  “没事,我刚才和地冥打了一架,又方从噩梦之中苏醒,所以才看起来比较憔悴啦。”天迹不欲显露自己的颓势,安慰道。

  “刚才我似乎听到前辈一直在喊法儒的名字,声音很是焦急。”剑非道有些担忧。

  “因为我刚刚梦见我把奉天的烤肠吃掉了,所以一直在强行向他辩解啊。”天迹打着哈哈,避免剑非道过度担心自己。

  “好吧,可是前辈为何会有此之梦?”

  天迹听到这句话叹了一口气道:“原本我在修补天宙之间的裂缝,但是突然被卷入了心魔之海。”

  “心魔之海?”剑非道不解。

  “心魔之海,天宙之间的特殊阵法,此地除了能洞彻过往,还能洞悉人们内心的魔障。”天迹解释道。

  “原来如此,前辈你没事就好。”

  “好了,剑非道,让我研究一下天宙之间的秘密,你先出去吧。”天迹赶走了剑非道,他的脑中已有了重新探知自己过往的秘法,此行应当能顺利破解当年玄尊之死的真相。

  

  

  烛光葳蕤,天迹正在烛光下翻看关于天宙之间的相关资料,准备再次开启天宙之间探查自己过往的全部。

  施展秘法,屏幕顿时显现出一件不为人知的往事,天迹一时心绪万千,一股心血全都往上涌。

  虚无一物的天宙之间所浮现的画面,正是天迹年少时手持神谕捅进了玄尊的心脏,同时出现地冥仓皇掩盖真相所留下剑气的景象。

  竟然……竟然是这样!天迹踉跄着后退了一步。

  为什么十七要隐瞒这些事呢?明明……我才是杀害师尊的凶手啊!

  天迹脸色陡然一变,瞬间口喷鲜血。

  难怪方才梦境里奉天说我是杀害玄尊的凶手,更甚至,原来这些都是十七替我一肩扛下。

  “十七你怎么这么傻呢,要为我掩盖事情的真相,有些事情是怎么掩盖都掩盖不了的啊。”天迹苦笑一声,声音颤抖得无法掩饰他此刻的心绪。

  忽然间,传来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一股妖风忽然而至,伴有流利的诗号传来。

  “泽国江山入战图,生民何计乐樵苏,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是你,鬼麒主。”天迹见鬼麒主来势汹汹,瞬间变了神情。

  “天迹啊,我特地前来收你一命,得知真相的你,死了应该会更明白自己的价值。”鬼麒主桀然一笑,用夸张又怪异的语调说道。

  “趁人之危倒是很有你的作风。”天迹皱了皱眉头,亮出了自己的配剑神谕。

  一时神剑上手,天迹倒是不显颓势,一招天地行风使得出神入化,逼退了鬼麒主半步。

  “你重伤在身,天迹,你离死期不远了。”鬼麒主一挥森然白骨扇,在黑色的漩涡中酝酿出绝式,伤得天迹顿时倒退一步,口呕朱红。

  “可恶,怎么会不见剑非道?”天迹四处扫了一眼,也不见剑非道的身影。

  “很简单的道理,我找人拖住了他的脚步,此刻的他应该在道武王谷自顾不暇了。”鬼麒主越来越兴奋,似乎是因为即将得手而感到欣喜。

  “你还真是卑鄙,老早就想将我逼上绝路。”天迹挥着神谕,尽展绝式,为这件事感到愤怒。

  一掌挥至天迹的身前,鬼麒主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欣快感涌上。

  天迹,你就等死吧。

  双掌一触刹那,引动了天迹体内未愈的暗伤,顿时,天迹受创,吐出一口鲜血。

  他之前和地冥已经互解体内的招式,不可能留有暗伤,除非……

  天迹抬起头,注视眼前鬼面覆脸之人:“你到底是谁?我体内怎么会有你留下的暗伤。”

  “下地狱去问问阎王爷比较快一些。”鬼麒主出手狠厉,招招添血,天迹的一身白衣很快染成了血衣。

  “寄心决杀!”鬼麒主秘法再催,竟是再次引爆天迹的旧伤。

  沉疴未愈,又是旧伤添新伤,天迹猛然咳出一道鲜血:“你……”

  “天迹,你活不了多久了!”鬼麒主粲然一笑,“此伤已经穿透了你的五脏六腑,无药可医。静待死亡的来临吧!”

  他步伐翩翩,带动衣袖翻袂,化作一道虚影迅速离去。

  天迹只感庞大气劲贯穿全身,他躺在废石之中,眼眸将阖未阖。

  

  

  与此同时,永夜剧场内,地冥忽感心绪不宁。

  这种感觉……是天迹出了什么事……

  化光一瞬,地冥急忙赶到了仙脚,甫抬眼,便是惊心触目一瞬。

  “玉逍遥!”地冥用手去触碰天迹带血的容颜,“是谁……究竟是谁?!”

  “鬼……鬼麒主……”

  天迹冲地冥费劲一笑,“永昼,我活不了多久了,这招伤及我的五脏六腑。”

  “不会的,玉逍遥,你不会死的!”地冥耗尽真气为天迹输功,却只是徒劳无功。

  “鬼麒主!”地冥攥紧手心,愤怒酝酿在心头。

  “永昼,那人不是鬼麒主……他可以引动我体内的暗伤……”天迹想起什么似的,“此招名为寄心决杀,你的体内应该也有……相同的暗伤……”

  天地二人对战时,还有一人在场,地冥心中一凛。

  他发着抖去触碰此生心中最想之人的脸,“我去找君奉天,一起想办法医治你。”

  “永昼,没用的,陪我说说话好吗?”天迹静静的躺在地冥的怀中,一字一句道。

  “曙晨,你想说什么……”地冥有些疲惫地阖上眼眸,泪水无声无息滑落,滴在天迹惨白的脸上。

  “我想说你这个傻大呆,无缘无故受我追杀这么久,为何不肯告诉我真相,我才是杀害玄尊的凶手。”

  “已经不重要了,曙晨,你若是好好活着,我将一切都告诉你好不好?”地冥慌了神,握住天迹无力的手,悲伤袭上心头。

  “好,你一定要说话算数啊。”天迹淡淡一笑,“真想再和十七一起吃云朵厚片……可惜我已经吃不下了……”

  天迹唇角微扬,掏出一个叉烧包,将它置于地冥手心:“永昼……原来你一直默默忍受这么多,这个叉烧包给你,可以原谅我没有及时来看你吗?”

  原来曙晨都知道了……地冥心中悲伤更剧,却挽不回今生至要之人的生命。

  “永昼,我要先走一步了,千万不可来找我啊。”天迹已无力再回握地冥的手,紧紧地阖上了眼眸。

  “玉逍遥!!”地冥难掩愤怒和自责,真气暴走,强大的气劲宣泄而出,一时天宙之间被摧残成一片废墟,地冥抱着天迹,双双跌落乱石中。

  当地冥怀抱中温热的身躯,逐渐变得僵硬,他最后一丝理智如崩断的弦,让他无法控制自我,杀上了明月不归沉。

  

  

  “人觉非常君!”明月不归沉之中,地冥携怨杀来,一双眸子血红得厉害。

  “地冥,究竟发生何事?”人觉退了一步。

  地冥不语,提着神泣开始出招:“地煞王令!”

  “好友,你能不能明说究竟发生了何事?”人觉非常君躲避着地冥的招式,心下有了预感。

  “天迹之死与你脱不了干系!”地冥双眼通红,吐出冷然一语,“是你在天迹的身上留下暗伤,让他遭受鬼麒主暗算。”

  “什么,天迹好友居然死去,我不愿相信。”人觉虽是语带震惊,却是暗自运招在手。

  “人觉啊人觉,你与鬼麒主究竟是何关系?!”地冥冷笑一声,“或许眩者该称你一声人鬼之子,这样够熟悉了吧?”

  “地冥,有些事我不否认,但是天迹之死却是与我毫无关联。”

  “和他废话什么,反正我们有两个人。”鬼麒主一身鬼影,飘然现身。

  “何人擅闯明月不归沉?”习烟儿本欲拦阻鬼麒主,反被他打昏。

  “我没找上你,你倒是找上门来了,非常君,你还敢说这事与你无关?”地冥讥笑一声,神情阴冷。

  “地冥好友,我实在是被冤枉的啊。”人觉非常君后退了一步,似乎没有和鬼麒主联手之意。

  “冥日血暗·葬鸣之章!”地冥霎时出招,打得鬼麒主连连败退,吐出一口鲜血。

  “你还不出招么?”地冥脸色阴沉,将神泣指向了人觉非常君。

  “无奈啊。”人觉非常君故作镇静,与地冥对招数回。

  鬼麒主也加入了战局,情势丕变。

  “吞灭寰宇·尽虚空。”地冥再次使出强悍至极的绝招,故意显露空门。

  “好机会,寄心决杀!”鬼麒主暗下杀手,却被早有防范的地冥抢得先机。

  “末日武典最终式,地狱尽泣!万魂殉天!”地冥一掌出手疾如风,瞬间鬼麒主血肉横飞,当场殒命掌下。

  “地冥好友,现在鬼麒主已死,也算为天迹好友报仇,我们不必再兴此干戈。”人觉非常君叹息一声,似乎为这段波澜曲折的玄黄三乘友谊感到叹息。

  “人觉非常君,你最好能解释清楚为什么鬼麒主会出现在这,你的鬼体又跑到哪里去了?”地冥脸色愈发阴暗。

  “这是鬼麒主欲陷害我的招数,我的鬼体乃是习烟儿,万不可让他知晓此事,他已与常人无异。”人觉非常君再次叹了一口气,望向被鬼麒主打晕而昏迷不醒的习烟儿,用秘法浮现了一张与人觉非常君一模一样的脸。

  鬼面之下的人并非鬼麒主,当年鬼麒主早已殒命在君奉天剑下,人觉非常君有意隐瞒此人的身份,莫非……

  地冥扫了一眼人觉,只见他温和的表情一如既往。

  真相定不是如此,地冥冷哼一声,回想起先前在天宙之间,看到的一名黑面孩童,此人定与人觉非常君渊源颇深,先回仙脚之巅寻找真相。

  

  

  

  

  棺椁中,天迹的脸一如往日,地冥盯着熟悉的人,再也无心开启什么血闇末日、神州共覆的计划,他一心只愿天迹回来,却又不忍天迹变成行尸走肉般的傀儡。

  “曙晨……我们彼此之间终究还是落得这般结局。”

  阴阳相隔,世事无情,地冥心中只感讽刺,无声地饮了一口永夜红酒,从相认再到分别的时日竟是如此短暂。

  他讥笑过后,用手去触碰天迹淡白的唇瓣,可惜那里再也不会发出熟悉的声音了,玉逍遥若是活着,他一定会指责自己这般行径,而后暴跳如雷吧。

  地冥轻轻用唇瓣去攫取天迹冰凉的嘴唇,那曙晨之光,终究只停留在弥留之刻,我的幻想之中。

  永昼,取好了,这样你是否能走入阳光照耀的世界呢。

  回想过往种种,爱恨情仇,他淡漠的神情有了一丝波动,眼角不经意落下了一滴眼泪。

  天迹吵闹的声音仿佛还在耳畔,斯人容颜依旧,只是少了几分生动,提醒着他天迹已经是一尊不会动的冷冰冰的尸体。

  地冥其实还是不肯相信天迹之死,因为夜风之中,他总能恍惚看见天迹正朝他走来。

  夜风轻吹月疏凉,送来故人重临,仿若初见时模样,意气风发,衣襟潇洒,一如天边明月。

  这世间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相隔,而是原来我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end——

冷媚3313
  《大哥,做我的妖后吧》这个...

   《大哥,做我的妖后吧》这个剧由于后续视频时长超过5分钟,无法发到老福特,大家想看的可以去B站看,大结局下「中」已更新!

   《大哥,做我的妖后吧》这个剧由于后续视频时长超过5分钟,无法发到老福特,大家想看的可以去B站看,大结局下「中」已更新!

冷媚3313

《大哥,做我的妖后吧》斩荒X天帝

  第一章  囚禁

       昆仑山脚下

      “千年来,我妖族始终受天界压迫,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自视甚高,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斩荒带着众妖兵集结在昆仑山脚下,前方就是近在咫尺的昆仑山,只要他一声令下,昆仑山就会被他收入囊中。

       他看了眼站在身边的白夭夭,继续说......

  第一章  囚禁

       昆仑山脚下

      “千年来,我妖族始终受天界压迫,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仙自视甚高,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斩荒带着众妖兵集结在昆仑山脚下,前方就是近在咫尺的昆仑山,只要他一声令下,昆仑山就会被他收入囊中。

       他看了眼站在身边的白夭夭,继续说道“凭什么我们妖族天生就该低人一等,我斩荒今日就要一雪前耻,将九重天搅得天翻地覆”

        斩荒这番话说的众妖热血沸腾,逆云上前抱拳行礼“主上放心,今日,我们定踏破昆仑山,直取九重天。”

        斩荒轻笑一声,扭头再次看向站在他身边的白夭夭“怎么?你好像有点不服气?你觉得他会来吗?”

       白夭夭不屑的冷哼一声“哼!斩荒,你以为,你以此卑劣的手段逼迫天帝,他就会向你妥协吗?”

       “现在就下定论未免为时过早了吧?他是天帝,只要他心系三界,早晚有一天会来找我”

         听着斩荒充满自信的话,白夭夭心里也有点打鼓,她知道斩荒说的是事实,天帝心系三界,为了保护三界牺牲自己完全有可能。

      “主上,眼下青白二帝正驻守九奚山,正是我们攻打昆仑山的最好时机”

        听着逆云的话,斩荒冷笑一声“我今日就要看看这九重天之主为了天下苍生到底会做到哪一步?”

     “传我命令,攻入昆仑山”

      “是”

       逆云转身朝众妖兵呼喝“踏破昆仑山,直入九重天”

       ……

       九奚山

       青帝和白帝站在大殿之内,青帝一脸愁容“没想到这斩荒真的攻入了昆仑山,公然与九重天作对”

       白帝叹了口气“这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一个情字,这天帝要愿意出面解决此事,这仗也不会打起来”

       青帝截住他未说出口的话“天帝自有天帝的考量,你我二人还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其他的不是我们该管的”

      “若只是儿女私情,当然与我们无关,可现在已经关系到三界苍生的安危,他是天帝,况且,此事也是因他而起,这件事情他不出面合适吗?”    

       青帝看了白帝一眼“你还是少说几句吧,这件事相信天帝会有决断的!”

      ……

       斩荒率领众妖兵短短三天就攻下了昆仑山。当他彻底占领昆仑山时,天界那些神仙这下可坐不住了,大多数都不知道内里的缘由,纷纷议论,不知道天帝怎么迟迟不下令与妖帝抗衡。

       这事青白二帝清楚缘由,可毕竟是天帝的私事,攻打昆仑山的还是天帝的同胞兄弟,也不敢过多干涉,而处于事件中心的天帝在面对步步紧逼的妖族大军时,也终于在五天之后给斩荒传了消息,约他在北荒的竹林里相见。

       蓬莱仙岛内,百草仙君还想再劝劝天帝,可还没等开口,就被天帝堵了回去“仙君修要再劝了,这事总归是因我而起,他的执念是我,此番也是冲我而来,于情于理,我都必须见他一面,劝他回归正道。”

       “可是。。。”

        百草仙君还是觉得不妥,正打算再劝时,天帝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得在心里叹气,希望不要横生什么变故才好。

       很快到了约定的时间,天帝如约而至,斩荒也没有失约,当二人相见时,气氛却明显不太对。

        对于天帝这么多天避而不见,斩荒明显有些生气“怎么?大哥终于肯来见我了?我还以为你要一直躲着我呢。”

       看着这个桀骜不驯的弟弟,天帝有些无奈 “斩荒,我即使出来见你又怎么样?我们是同胞兄弟,你所求根本就是违背人伦,为世俗礼法所不容。”

        “哼!你觉得我会在乎吗?我喜欢你是你我二人之间的事,与他人有何干系?你在乎世俗的礼法,在乎别人的看法,可我不在乎。”  

       斩荒看着天帝,深情的眼眸之中含着一丝倔强“从小到大,我在乎的就只有你一人”

       “斩荒,你也说了这只是你我二人之间的私事,你不该牵连整个妖族,更不该让各族卷入困局,让天下苍生遭难”

        斩荒对他的感情,斩天何尝不明白。可是,他不能回应,也不该回应这样违背人伦的感情,在他看来,这是畸形的,是不被世俗所承认的。

       可斩荒却不这么认为,大哥的一再逃避让他在感到无力的同时,更有一丝愤怒“我今日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你,也都是拜你所赐,大哥若真是为了天下苍生,那就遂了我的心愿,我保证,只要你答应,我马上收兵,再不犯三界,如何?”

        斩荒邪魅一笑,看着天帝“大哥何不为了天下苍生考虑一下?”

       “斩荒,你心心念念的不过如此吗?即使我遂了你的意,你得到的也只是一具皮囊而已。”

     “那又如何?”斩荒一甩衣袖“得不到你的心,就是皮囊我也要,哪怕你会恨我,也好过你总是无视我的存在。”

       “斩荒,这么做,你我都会万劫不复,你不能一错再错了。”

        斩荒对他的执念如此之深,斩天除了感到无力之外,更多的却是深深地自责,是他没有尽好一个当哥哥的责任,才让弟弟误入歧途,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看来,大哥是不答应了?”他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斩天却依然不为所动,斩荒怒了,千年的执念,他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

       “那就别怪我狠心了,我告诉你,今天你既然来了,我就让你来得去不得!哼!”

        说完,掌中蓄力向天帝拍了过去,天帝正打算还收手,却猛然发现自己竟然使不上半点力气。

      “斩荒,你做了什么?”

      “大哥,实话跟你说吧,我今天就没打算让你回蓬莱山”

      “斩荒……你,你做什么?放开我……”

      “太迟了,斩天”

        ……

        当斩天从昏迷中醒来时,发现自己竟然被斩荒用两根铁链锁在了床上,而此时的他也是狼狈不堪,白发散乱的披在身上,衣衫凌乱中透着一丝性感的脆弱。

       斩荒对他做了什么,他想起来了,刚刚痛苦的经历让他不愿再回忆,是他大意了,以为斩荒怎么也是自己的弟弟,不会做出格的事,可没想到。

        斩荒看着斩天,眼底涌上一丝不易察觉的愧疚“大哥,你恨我吗?”

        斩天嘴角扯起一抹苍凉的微笑“我恨你有用吗?”

     “哼!不管你恨不恨,从今以后,你都休想走出这个房间一步。”

        当门关上的一刹那,斩天苦笑一声,无力的摇了摇头。

冷媚3313

  求求审核给过了吧!

  求求审核给过了吧!

小楼听风雨199110

(刘学义观影体)今天的柏麟帝君恢复记忆了吗 ? 十九

  作者回答:接近了

  

  ———————————————

  系统抽取了柏麟与主世界刘学义的因果线后,在去主世界之前,又给他的宿主播放了一个他排除的世界片段。

  考古刘学义 

  逃不过的考古,老刘那时候是青涩的不得了,黑炭的皮肤都能看出帅气。

  那时候没有美颜,真的颜值高。

  蝴蝶魔咒的江天和女人莲心的龙振邦。

  那时候的学长还是小小小小……角色。

  刘学义就是从小帅到大的帅哥实锤了。

  ……

  “这就是主世界的刘学义?”天启表示他有点不想承认,之前看到的不是这样的啊!他这样张脸可是从小好看到大,根本没有这么黑过。

  “嗯,主世界都是凡...

  作者回答:接近了

  

  ———————————————

  系统抽取了柏麟与主世界刘学义的因果线后,在去主世界之前,又给他的宿主播放了一个他排除的世界片段。

  考古刘学义 

  逃不过的考古,老刘那时候是青涩的不得了,黑炭的皮肤都能看出帅气。

  那时候没有美颜,真的颜值高。

  蝴蝶魔咒的江天和女人莲心的龙振邦。

  那时候的学长还是小小小小……角色。

  刘学义就是从小帅到大的帅哥实锤了。

  ……

  “这就是主世界的刘学义?”天启表示他有点不想承认,之前看到的不是这样的啊!他这样张脸可是从小好看到大,根本没有这么黑过。

  “嗯,主世界都是凡人!”柏麟一眼就看出了天启有些嫌弃的眼神,马上解释,言下之意是,凡人和你这个天生的神不一样。

  昊天也是点头表示对的。

  天启只能闭上嘴,但还是愤愤不平,于是,又转头和昊天吐槽了起来。昊天不停地点头,敷衍的有点太过明显。

  很快,系统光球的光芒亮了很多。“宿主,我回来啦!”系统的声音格外欢快。

  “嗯,既然回来,那就继续吧,我觉得应该快了。”柏麟说道。

  “好的呢!”系统立马开始闪烁,进入了世界搜索模式。

  妖帝斩荒 

  四海八荒,唯爱斩荒。

  啊啊啊啊,妖帝斩荒,简直长在了我的审美上!

  妖帝斩荒,真的好绝啊!

  荒荒这个傻子,找错人了。

  狂霸酷炫拽!

  磕帝老天荒的留个爪。

    留爪一

  留爪二

  ……

  “这个斩荒我欣赏他。”天启看着画面里的红衣妖帝那霸气的话语与肆意的行为,立马表示了赞赏。他们妖族就是要放肆而活,自由自在。

  昊天是仙族,到是没有那么激动,但是看着画面里的斩荒,一边不喜他的行为,一边羡慕他的自由,心情复杂。

  柏麟则是皱了皱眉,天启这个妖神要灭世,斩荒这个妖帝又要做什么??而且,自己明显是仙族,这个系统需要敲打敲打。

  柏麟刚刚准备批评一下系统,谁知系统又放起了视频。

  天帝 

  啊啊啊啊,天帝哥哥太仙了。

  学长演技超棒,一人分饰两角,看着就是两个不同的人。

  天帝哥哥让我想到了柏麟帝君。

  虽然都很仙气,但是天帝哥哥给人感觉更从容淡定,柏麟帝君更像是冷漠。

  斩荒对不起,我要站天帝哥哥了。

  天帝哥哥我爱你!

  天帝哥哥是斩荒的!!

  ……

  天启和昊天两人看了视频后,不禁看向了上方的柏麟,他们觉得,这个天帝应该是柏麟的几率较小,但是一定是他欣赏的那类人物。果然,他们看到了柏麟刚刚还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突然带上了微笑。

  “天帝就该如此,淡然,仙气十足,仪态端方。”柏麟毫不吝啬的夸道。

  昊天撇撇嘴,他也是天帝好不,不过想想自己和视频里的人一对比,好像——额,于是,他没有吭声。

  “哎哎哎,我昊天兄弟也是天帝,而且,我觉得昊天更亲切!”天启表示这个有点像白玦的天帝不如昊天惹人喜欢。

  柏麟闻言看了一眼天启,然后又瞄了一眼坐没坐相的昊天,然后没说话。

  天启虽然还想说啥,但是昊天自己都没说,他也就不吭声了。

  这是系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宿主宿主,我找到了一对兄弟,你看看,是不是你呀!”

  这时,不等柏麟说话,天启就抢先开口了:“系统,你是不是眼神——”

  还没说完,就被柏麟打断了:“那系统你验证一下吧!”虽然这次可能又找错了,但是自己的系统容不得别人说不好。

  “好哒!”系统立马回复。

  

  ————————————————

  下章斩荒和天帝哥哥登场,作者准备搞个特殊的登场方式。

  

  

  

宫保JD
老图重画~ “你说那雪中之蝶,...

老图重画~

“你说那雪中之蝶,从来不去想自己的生命尽头,依旧奋力飞舞着美丽又脆弱的双翼,即使凛冬将至,仍有最美的曙光之晨…”

老图重画~

“你说那雪中之蝶,从来不去想自己的生命尽头,依旧奋力飞舞着美丽又脆弱的双翼,即使凛冬将至,仍有最美的曙光之晨…”

Ailsasphere
地老天荒 - 阿兰/F.I.R./彭佳慧/张碧晨/霍建华/赵丽颖/汪苏泷/毛方圆/张丹峰
宫保JD
∠( ᐛ 」∠)_稍微耶露那么...

∠( ᐛ 」∠)_稍微耶露那么一点咯

∠( ᐛ 」∠)_稍微耶露那么一点咯

宫保JD
粉鸟鸟震惊,地冥老师或成最大赢...

粉鸟鸟震惊,地冥老师或成最大赢家

粉鸟鸟震惊,地冥老师或成最大赢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