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坏种

30069浏览    119参与
隔壁老猫_

🌟恭喜麦肯娜格瑞丝成为好莱坞大片御用演员

🌟她还是好莱坞最年轻制片人且加盟过漫威

🌟七岁出道,现仅十三岁!

🌟麦麦真的太优秀啦!

🌟宝藏女孩,未来可期!


❌二改

⭕二传


🌟恭喜麦肯娜格瑞丝成为好莱坞大片御用演员

🌟她还是好莱坞最年轻制片人且加盟过漫威

🌟七岁出道,现仅十三岁!

🌟麦麦真的太优秀啦!

🌟宝藏女孩,未来可期!



❌二改

⭕二传


月倓

【番外】玛莉与艾玛

成年玛莉×成年艾玛

_____

「玛丽,我回来了。」艾玛的声音与门外的光线随着大门的敞开透进屋里,然而一片漆黑的屋内并没有回应。


「玛丽?」艾玛进到屋里,反手关上门,打开电源,屋里一切如常,只是阳台旁的白色纱帘被风吹了起来像是向她挥手。


艾玛的脸沉了下来,随手放下公事包,脱下高跟鞋,踩着黑色的丝袜就往阳台走去。


她刚好碰见走出阳台的邻居,马上调整好表情,露出一个毫无破绽的有善笑容,对邻居搭话道:「晚上好,约书亚,请问我家玛丽是不是又到你家添麻烦了呢?」


被搭话的年轻男人转过身来,他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和碧蓝的眼睛,五官深邃的脸露出了一个迷人又开朗的笑容道:...

成年玛莉×成年艾玛

_____

「玛丽,我回来了。」艾玛的声音与门外的光线随着大门的敞开透进屋里,然而一片漆黑的屋内并没有回应。


「玛丽?」艾玛进到屋里,反手关上门,打开电源,屋里一切如常,只是阳台旁的白色纱帘被风吹了起来像是向她挥手。


艾玛的脸沉了下来,随手放下公事包,脱下高跟鞋,踩着黑色的丝袜就往阳台走去。


她刚好碰见走出阳台的邻居,马上调整好表情,露出一个毫无破绽的有善笑容,对邻居搭话道:「晚上好,约书亚,请问我家玛丽是不是又到你家添麻烦了呢?」


被搭话的年轻男人转过身来,他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和碧蓝的眼睛,五官深邃的脸露出了一个迷人又开朗的笑容道:「晚上好,艾玛,玛丽在我家里,刚好吃完晚餐了呢!」


他的笑容似乎让艾玛想起了谁,使艾玛恍神了一瞬。


她立刻回过神来,微笑道:「很抱歉又麻烦你了,我现在就把她接回来吧。」


邻居的耳廓因她的微笑发红了起来,道:「不麻烦,玛丽这么可爱我也愿意照看她。我把她送回来吧! 妳在门口等一下就好。」


他说完转身回到屋里,而艾玛的笑容也在邻居的身影离开视线时消失无踪。


门铃很快被按响,艾玛马上挂起笑容打开大门。


「喵!」被邻居抱在怀里的纯种布偶猫见到主人后叫了一声,有点惊恐地窝在邻居手臂间。


艾玛见状笑容不减,向脸红的大男孩道谢后接过抱着邻居手臂不肯撒手的猫,关上大门。


被按在主人怀里的猫顿时炸起毛来,尝试逃走却无法如愿。


艾玛的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眼里却是与笑容完全相反的情绪。


她一下又一下地抚摸着怀里颤抖起来的猫,缓慢地走向浴室。


她把浴缸注满了水,上一秒还勾着的嘴角下一秒便抿了起来。她掐着布偶猫的脖子把它一下按进水里。


无视猫的挣扎,艾玛把猫按到浴缸底部,眼神发直,歪起头道:「为什么又跑到别人那里呢? 我告诉过你不要离开我身边吧,为什么不听话呢,嗯?」


艾玛眼睛发红,即使布偶猫的挣扎逐渐微弱甚至停下,她都维持着同一个姿势,似乎陷入了沉思。


半晌过后艾玛松开手,看着浮起来的尸体恢复了平静。


望着镜子中浑身湿透的自己,她叹了口气,回房间拿了衣物,就在浴缸旁边的淋浴间哼着歌洗了个澡。


穿好衣服后,艾玛把猫从浴缸里捞了出来,用风筒把它吹干,然后吻了它一下道:「抱歉,是我太粗鲁了,亲爱的。」


仿佛猫还在世一般,艾玛抱着它冰冷僵硬的尸体躺到床上,为它按好了被子,进入梦乡。

_____


在阳光穿过窗户亲吻艾玛发丝的时候,房屋大门被推开,玛莉拖着行李箱小心翼翼地进入屋内,以免吵醒还在睡觉的人。


她摄手摄脚地推开半掩着的房门走了进去,却见到年轻的女孩抱着那只和自己同名的四肢僵硬并双目无神的猫在床上躺着。


艾玛向来都不喜欢接触尸体的啊,现在竟然抱着睡觉,看来是真的很想我了呢。


玛莉心道,完美地忽视了猫已经死掉的事实,扬起了一个满足的笑容。


她坐到床边,在艾玛额上落下了一个温柔的吻。


「妳没有换衣服就坐到了床上。」 刚醒来的微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抱歉,我太想妳了,亲爱的。」玛莉轻笑道。


「好吧,只有今天,原谅妳了。」艾玛说着,抬手勾住了玛莉的脖子,和她交换了一个甜蜜的早安吻。


「把它处理掉。」艾玛松开玛莉后嫌弃地瞄了一眼旁边的猫。


「好,你继续睡吧,早餐做好了再叫妳。」玛莉宠溺地轻抚艾玛的发丝,直到她再睡着。

_____


「研讨会开心吗,教授。」艾玛切着玛莉端给她的早餐,头也不抬地问道。


「开…心才怪呢! 见不到艾玛就是数学也抚慰不了我空虚的内心!」玛丽急忙改口道,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卖乖。


见艾玛只是敷衍地应了两声,她马上走到艾玛背后环抱着她道:「法官大人,被告知道错了,您看她都连忙赶回来了,请您从轻发落吧。」


艾玛放下刀具,转过身道:「那好,我们这个周末回去探望爸爸,妳就到隔壁把爸爸最喜欢的肉给整理好吧。」


玛莉闻言轻轻地吻了一下艾玛的嘴唇道:

「好的,亲爱的。」


「啊,对了,我挺喜欢约书亚的,毕竟在某人去研讨会的时候有他陪我聊天。不要弄得太恶心。」艾玛直视玛莉,笑得异常灿烂。


「啊,妳就是故意的。妳知道这样说了他会死得更难看吧。」玛莉无奈道,瞄向隔壁的眼神变得难得的凶狠,圈着艾玛的力度也加深了不少。


「谁知道呢。」艾玛含着笑,转过身继续享用自己的豪华早餐。




啊,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

_____

END.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在看,感谢各位在我鸽了这么久后还点开这篇番外。

点个❤吧,爱你们哦(づ ̄ ³ ̄)づ

现在空闲了会开始填坑了啦(/≧▽≦)/

燃冉染

【伊斯特x尤伦卡x艾玛】坠入黑暗

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这篇文的名字真的这么沙雕吧?

其实我女儿名字很文艺的——《坠入黑暗》,英文名《Falling to the dark》

再次重申我文笔很烂,人物性格揣测不好外加崩坏,接受不了赶快退出哦(´-ω-`)

我爱你们丫(。・ω・。)ノ♡


【武力爆表老阿姨】伊斯特

【洗脑机器嫁祸精】尤伦卡

【莫得感情占有欲强】艾玛


Chapter 01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庭院中的玫瑰被风雨打得东倒西歪,雾气渐渐笼罩了这座处于美国郊区的白色别墅,喷泉里的雕像还在不知疲倦地喷着水,...

你们该不会真的以为这篇文的名字真的这么沙雕吧?

其实我女儿名字很文艺的——《坠入黑暗》,英文名《Falling to the dark》

再次重申我文笔很烂,人物性格揣测不好外加崩坏,接受不了赶快退出哦(´-ω-`)

我爱你们丫(。・ω・。)ノ♡


【武力爆表老阿姨】伊斯特

【洗脑机器嫁祸精】尤伦卡

【莫得感情占有欲强】艾玛



Chapter 01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庭院中的玫瑰被风雨打得东倒西歪,雾气渐渐笼罩了这座处于美国郊区的白色别墅,喷泉里的雕像还在不知疲倦地喷着水,一只橘猫像是被水中的什么东西吸引似的,不要命的冲向水中,把平静的水面激起一番涟漪,猫自然不会泅水,扑腾了几下便不动了……


   “你在看什么,艾玛?”大卫看着一直盯着窗边的女儿,“可以告诉我吗?”


   被唤作艾玛的女孩听到父亲的声音便转过头来,露出来大卫习以为常的那种神情,郑重其事而又天真无邪;似乎想到了什么令她快乐的事而微微笑了起来,露出左边面颊的一个浅浅的酒窝。


  “没什么,爸爸。”她甜甜的笑了,走到日历前极其认真地在今天的日期上用红色马克笔勾了一个圆,然后又回到了自己的麦片前,舀起一勺麦片送到嘴里,随后又轻描淡写地来了一句:“外面有只死猫。”


  粗心的大卫显然没有发现女儿语气的不同,他快步走出门外,在喷泉池里看见了溺毙的橘猫,艾玛不知何时也跟了出来,神情忧郁地看向那只橘猫。


   “没关系的,甜心。”大卫找来网子把橘猫的尸体捞了上来,低声安慰着女儿,随后父女俩就回去了。


   “今年的奖章会是我的,”艾玛无厘头地冒出一句,然后低下头仔细吮吸果酱刀上的草莓酱,不再出声。


   “或许你可以给别人一些机会——”大卫并没有注意到女儿瞬间冰冷的表情而是拿起桌上的公文包准备出门。


   “你去哪儿,大卫?”艾玛的保姆——克洛伊用她那自以为甜腻的嗓音叫道,艾玛毫不客气的瞪了她一眼,但很显然,这婊(河蟹)子(河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艾玛就留下来吧,”她一边说一边朝艾玛挤挤那双绿豆眼。


   “社区新来了一户人家,让我去帮忙。”大卫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妥,开车出去了。


   “哦,再见大卫,”克洛伊挥挥她涂染红色指甲油的胖手,看向艾玛,“早上好,小(河蟹)婊(河蟹)子(河蟹)。”



Chapter 02


   父亲走后,艾玛也上楼去练习钢琴,老师说她没有一点音乐天赋——可那又如何,正想着,于是弹错了一个音,艾玛微微叹了口气,正准备从头再来——


   “是第二段的第五个音,”一个声音赫然出现,艾玛愣了愣神,“你是谁?”


   “艾玛,这是伊斯特,”大卫放好包便走上前来,介绍身后的女孩。


   女孩的黑发整齐地披在肩上,穿着复古的裙装,此时正笑着看着她。“Hello,My name is Esther.”

说着,她朝艾玛伸出了手。


   艾玛不动声色地看了父亲一眼,脸上又恢复了那种从容不迫的神情“My name is Emma.”,说完握了握伊斯特的手。


   “这是麦可思,伊斯特的妹妹。”大卫又从伊斯特身后牵出一个留着金色卷发的小女孩,“她们和她们的祖母今天搬来这里,我想——”他笑盈盈的看着女儿,“你很愿意和她们一起玩,是吗,艾玛?”


   “当然,爸爸。”

   


   

   




澄澈 とる
1956版的《坏种》的英文梗...

1956版的《坏种》的英文梗

后面X's是西方表示kiss的亲密含义:给你满满一页的亲吻。但我觉得这里父女“有很多秘密的信”表达很合适。

下文:

“What will you give me if I give you a basket of kisses?”

“I'll give you a basket of hugs.”


1956版的《坏种》的英文梗

后面X's是西方表示kiss的亲密含义:给你满满一页的亲吻。但我觉得这里父女“有很多秘密的信”表达很合适。

下文:

“What will you give me if I give you a basket of kisses?”

“I'll give you a basket of hugs.”


燃冉染

在?进来康康我的新女儿

【恶童系列】本人萝莉控(我是女的)超迷反社会恶童,当然,现实生活中还是算了,(我超怂的)


【伊斯特x尤丽雅x艾玛】先说一下,本文没有CP向,想要CP可以自动想象3p是不可能的


文案:

当艾玛的父亲从孤儿院把伊斯特领养了回来,尤丽雅和她的母亲从俄罗斯来到美国,想让艾玛的父亲当自己的父亲……

伊斯特负责攻击,尤丽雅负责策划,艾玛负责善后


【私设较多,人物崩坏】这点很重要,受不了的就赶紧退出。


主要人物:

   伊斯特:美国电影《孤儿怨》,《Esther》(好像还没拍)女主,原名莲娜•克莱默,患有罕见的垂体紊乱激素症...


【恶童系列】本人萝莉控(我是女的)超迷反社会恶童,当然,现实生活中还是算了,(我超怂的)



【伊斯特x尤丽雅x艾玛】先说一下,本文没有CP向,想要CP可以自动想象3p是不可能的


文案:

当艾玛的父亲从孤儿院把伊斯特领养了回来,尤丽雅和她的母亲从俄罗斯来到美国,想让艾玛的父亲当自己的父亲……

伊斯特负责攻击,尤丽雅负责策划,艾玛负责善后


【私设较多,人物崩坏】这点很重要,受不了的就赶紧退出。


主要人物:

   伊斯特:美国电影《孤儿怨》,《Esther》(好像还没拍)女主,原名莲娜•克莱默,患有罕见的垂体紊乱激素症


   尤丽雅:俄罗斯电影《尤伦卡》女主,天生大脑皮层变异导致非常聪明,却也因为这一点不能长寿


   艾玛:美国电影《坏种》(2018版)女主,有来源于外婆的天生的反社会人格



次要人物:

   莉莉:出自美国(不知道是不是)电影《第39号案件》,能根据人的恐惧控制人的思维


   薇奥莉塔:出自法国电影《我的小公主》,渴望母爱,但母亲却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精神因此陷入崩溃边缘


   玛丽亚/艾兰:出自美国电影《镜中人》,在学校经常遭到同学欺负而变的自卑,疑似人格分裂(艾兰可能是她的另一个人格)


   艾米莉:出自美国电影《捉迷藏》,因亲眼见证父亲杀害母亲而人格分裂,越来越精神游离,并且魂不守舍



   其实这篇文很早之前就跟一位太太要过脑洞,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现在才写【手动捂脸】


   本人佛系加玻璃心,可以对我提出适当的批评,但是言语最后不要过激,尽管你那么干的话我还是会好好跟你解释,但相信我,我已经在心里问候了你祖宗八代。好像说的有点过激了?


   最后艾特一下给我脑洞的太太@Delta阿彻 ,顺便致敬一下这位太太的《亡命之徒》@Crpeep. (Crpeep太太如果不喜欢我@可以跟我说一下)


   第一章大概最近就能出来(大概吧)


   不说了,我去看《亡命之徒》了,拜拜


   


   

   




宁宁

麦肯娜第一弹~

来一波我超爱的麦肯娜·格瑞丝,

可甜可盐的小姑娘👧🏻~

爱了爱了❤️

麦肯娜第一弹~

来一波我超爱的麦肯娜·格瑞丝,

可甜可盐的小姑娘👧🏻~

爱了爱了❤️

盖茨嗎

这段时间画的。

p1,《坏种》里的艾玛。

p2, p3,是情头。

p4, p5,是茶绘草稿。抱歉我tm不会人体。

这段时间画的。

p1,《坏种》里的艾玛。

p2, p3,是情头。

p4, p5,是茶绘草稿。抱歉我tm不会人体。

小妖表示有点方

■しょうようの手写


🎬电影日常


🎬不该先看剧透的害


🎬满脑子只剩麦肯娜真漂亮!!!

■しょうようの手写


🎬电影日常


🎬不该先看剧透的害


🎬满脑子只剩麦肯娜真漂亮!!!

Lee。

【坏种】A basket of kisses.

【坏种】A basket of kisses.

猎奇剧团里的怪人

暴力大概是人类心灵中最无法祛除的因子,甚至是最重要的因子——仿佛一粒坏种子,它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仁慈背后,存在于怜悯背后,存在于爱本身的怀抱背后。有时候,它深藏不露,有时候,又若隐若现;无论如何,它都存在于某处,只要条件成熟,它就将以其无数的非理性的可怖形态现身世上。 

暴力大概是人类心灵中最无法祛除的因子,甚至是最重要的因子——仿佛一粒坏种子,它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仁慈背后,存在于怜悯背后,存在于爱本身的怀抱背后。有时候,它深藏不露,有时候,又若隐若现;无论如何,它都存在于某处,只要条件成熟,它就将以其无数的非理性的可怖形态现身世上。 

红雀♚

【不知何时动笔】记一个文梗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象过,如果当初是坏种中Emma的父亲从孤儿院收养了孤儿怨中的Esther,两个小姑娘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情节基本参考原作,部分剧情有改动)

  Grossman家的小女孩Emma天生性格精明古怪,懂得怎样和别人相处才能为自己换来最大的好处,有很严重的洁癖,不喜欢和同龄人往来,一举一动成熟得不似儿童。她在六岁那年因为一场意外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又在七岁那年送走了自己因仓库失火去世的保姆。为了不让Emma感到太孤单与难过,在Emma八岁那年Emma的父亲Grossman先生在与妹妹和心理医生商量之后决定从孤儿院为Emma收养一位温柔的“姐姐”...

不知道有没有人想象过,如果当初是坏种中Emma的父亲从孤儿院收养了孤儿怨中的Esther,两个小姑娘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情节基本参考原作,部分剧情有改动)

  Grossman家的小女孩Emma天生性格精明古怪,懂得怎样和别人相处才能为自己换来最大的好处,有很严重的洁癖,不喜欢和同龄人往来,一举一动成熟得不似儿童。她在六岁那年因为一场意外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又在七岁那年送走了自己因仓库失火去世的保姆。为了不让Emma感到太孤单与难过,在Emma八岁那年Emma的父亲Grossman先生在与妹妹和心理医生商量之后决定从孤儿院为Emma收养一位温柔的“姐姐”。

  在孤儿院,Grossman先生遇到了九岁的小女孩Esther。长相和打扮精致如洋娃娃的Esther很快地吸引了他的注意,在与孤儿院里照顾孩子的修女交谈之后他了解到Esther来自俄罗斯却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精通油画和钢琴,性格乖巧可人,总喜欢用各种漂亮的丝绸缎带绑住脖颈和手腕,宛如一个来自异国的小公主。Grossman先生询问Esther是否想要被他领养,是否可以接受一个八岁的小妹妹,Esther热情洋溢地表示她非常期待与Emma见面。

  在将Esther带回家的时候Emma表现得并不友好。当Esther伸出手想与Emma握手的时候被Emma冷淡地拒绝,甚至恐吓Esther“离开我的家,离我爸爸远一点,”但在Grossman先生批评过Emma之后Emma马上表现得充满歉意并承诺会和Esther好好相处。

  Esther转学到了Emma的学校,这里的孩子们都非常欢迎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身洋裙的Esther,但只有一个叫Mary的孩子例外,她嘲笑Esther的孤儿身份并想扯下Esther脖子上缠着的丝带,Esther愤怒极了甚至在教室里高声尖叫。在两天之后,孩子们惊恐地发现Mary从滑梯的最高处摔了下来,折断脖子而死,没有人知道凶手竟然是表面乖巧伶俐的小姑娘Esther。当Esther和Emma听闻Mary的死讯时,Esther的眼圈立刻红了,她为Mary念了一段祷告词,而Emma无动于衷。

  学期末将至,学校要为进步最大的学生颁发一枚金色的奖章,学习成绩一向优异的Emma认定了奖章属于她。在颁奖典礼那天上午她精心打扮了很久,最后选中了一身红色的长裙和一双后掌钉着马蹄铁的黑色靴子。

  令Emma意想不到的是奖章竟然不属于她,而是被颁给了班里那个名叫Milo性格腼腆的小男孩,Emma非常不悦,但还是礼貌地向Milo祝贺。

假期,Esther和Emma一起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夏令营,在乘车前往营地的路上Esther敏锐地注意到Emma一直在有意无意地注视着Milo胸前佩戴的奖章。

  到达营地后Emma邀请Milo去丛林中探险,Milo开心地答应了,二人离开了营地。

  在丛林深处Emma突然要求Milo把奖章给她,Milo不愿意并拼死护住奖章,Emma勃然大怒脱下鞋子用铁制的鞋跟狠狠击打Milo的头,Milo的额头很快被砸出了血,在Milo的哭喊中,一直尾随二人的Esther提着一柄她自己悄悄带来的榔头突然出现。

  惊慌失措的Milo向Esther求救,仍然举着靴子的Emma警惕地注视着Esther,出乎预料地,Esther有些鄙夷地看了一眼蜷缩在地上的Milo,用温柔的语气对Emma说道,“你这样是杀不死他的,你应该这样做。”下一刻,Esther一脚踩住倒在地上的Milo的胸口,用尽全身力气死命将榔头砸下,在Milo的惨叫声中鲜血染红了Esther的大衣。

  在Milo奄奄一息之后,Esther轻轻地抹去自己脸上的血迹,取下Milo染血的奖章递给Emma,温和地说道,“我想你需要这个。”

  Emma接过奖章,意识到自己终于遇到了对手。

  Esther面无表情,她随手脱下带血的大衣扔在半死的Milo身上,从裙子口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和一根香烟,点燃了香烟,后将燃烧着的香烟和开着的打火机扔在了还活着的Milo的身上,Milo想要呼救,但火焰迅速蔓延,烧着了Milo的衣服和周围的枯枝败叶。

  “这个可怜的孩子和别人走散了,然后死于一场意外的山火。”Esther搂住Emma,在她耳边低语,两人一起悄悄回到了营地。

  Milo是被活活烧死的。在这两个小姑娘背后,一场山火烧了三天三夜,Milo在野营时失踪,大火熄灭后,警方只在一片焦黑的丛林中找到一具已经炭化的男孩的尸体。

  Emma回家后将奖章藏在了抽屉最深处并上了锁,她没有将这些告诉任何人,她对于纵火并不陌生,她的父亲不知道的是,一年前被烧死在他们仓库中的保姆并不是死于她在夜间抽烟结果点燃了杂物,那场火完全是Emma一个人的阴谋。她也不感激Esther,她感到非常不安,尤其是有几次她甚至发现Esther在不着痕迹地和她的父亲调情,在占有欲极强的Emma眼里,“父亲”是属于她的私人财产,是不可以被外人窥伺的,Emma几乎大发雷霆。

  在数天后,当Emma像往常一样悄悄检查父亲的手机时,她接到了一通来自孤儿院的电话,电话中的修女提醒她之前领养过Esther的家庭都因为各种意外死于非命,这立刻引起Emma的警觉,她知道Esther并不像她愚蠢单纯的父亲认为得那么简单。

  晚上,Grossman先生领着两个女孩在公园散步,Emma突然询问Esther她过去的家庭是什么样子的,Esther回答道他们之中没有一个像Emma你这样有趣。

  深夜,Emma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来到窗边,惊讶发现Esther已经悄悄穿好衣服提着一袋东西出去了,Emma的视力极好,她注视着Esther将那个粉色的垃圾袋扔进垃圾桶。

  在第二天早上垃圾车到来之前Emma飞快地跑出家,不顾自己的洁癖,翻出那袋垃圾,拆开看,竟然装满了带着血的卫生巾!

  一个可怕的猜测在Emma心里酝酿成型。


Esther:原名Leena Klammer,表面上只是一个无害的九岁小女孩,实际上已经是名三十三岁的成年女性,因为某种怪病身体无法长大于是成为了身材匀称的侏儒,心理近乎扭曲,智商高于常人,渴望得到一份来自成年男性的爱情,有非常严重的暴力倾向,曾被关在精神病院,在那里因为她伤害医生的行为她被迫穿上了紧身束缚衣限制行动,更加重了她的精神病症。后来她逃出了精神病院,来到了一家孤儿院,被一户爱沙尼亚家庭收养,勾引继父无果后放火烧死了一家人并躲到了下一家孤儿院,遇到了Grossman先生。

Emma:全名Emma Grossman,年仅八岁,天生拥有“坏种”的基因,头脑聪明,自私冷漠,极度以自我为中心,为满足自己的想法不在乎他人感受,占有欲极强,认定是自己的东西不允许他人染指,无法忍受别人对她的“所有物”的触碰。从不为他人的利益考虑,完全不认为他人的生命值得尊重,例如在Mary死去之后她面对父亲的安慰无动于衷地表示“Mary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难过?死的是Mary,又不是我。”善于表演,非常清楚以何种方式对待他人才能为自己换来最大好处,尽管内心深处认为别人一钱不值。在除掉了想要和她父亲发展恋爱关系的女保姆后,她的父亲又领回来一个比她年长一岁的姐姐Esther,在见到她的第一眼,Emma就下定决心赶走她。

安菁

【艾斯特×艾玛】黑犀(1)

私设两个小姑娘在同一家孤儿院,被一个有虐童心理的父亲收养。重度ooc,新人写手第一次尝试艾玛视角

——————————————————————

黑犀牛,被称为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动物。


它们不会对周遭事物感兴趣,或者说它们很少有正常的感情,独来独往是它们的天性。但它们拥有与同伴建立交流的能力,或许年龄不同会相处得更好,因为它们不会将对方视为威胁。

——————————————————————

今天是3月20日,艾玛用红笔在日历上画了一个圈,她喜欢这种有仪式感的东西。


莱拉把车停到门口,然后用她那生蛋的母鸡一样的尖嗓子朝楼上吼道:“艾玛,快下来,我们走吧”


艾玛皱起了眉,...

私设两个小姑娘在同一家孤儿院,被一个有虐童心理的父亲收养。重度ooc,新人写手第一次尝试艾玛视角

——————————————————————

黑犀牛,被称为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动物。


它们不会对周遭事物感兴趣,或者说它们很少有正常的感情,独来独往是它们的天性。但它们拥有与同伴建立交流的能力,或许年龄不同会相处得更好,因为它们不会将对方视为威胁。

——————————————————————

今天是3月20日,艾玛用红笔在日历上画了一个圈,她喜欢这种有仪式感的东西。


莱拉把车停到门口,然后用她那生蛋的母鸡一样的尖嗓子朝楼上吼道:“艾玛,快下来,我们走吧”


艾玛皱起了眉,或许是受到了父亲的一些影响,她讨厌粗鲁的行为,可惜了这个女人的好名字。她把自己的东西收好,小熊玩偶在她的怀里坐着,下楼的时候路过父亲的卧室,她打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把黑色手枪,她思考了一下,把手枪放进了自己书包的夹层,那里跟家里不一样,她知道,所以她得学会自救。


这是艾玛八岁的时候,她的父亲死于一场“意外”,那是一次车祸,那天的父亲因为艾玛得了第一名很开心,于是带着艾玛和安琪拉去湖边小屋郊游,不幸的是车上的方向盘似乎出了什么问题无法转动,车子不可避免地撞上了一棵树,父亲和她的姑姑安琪拉便死于那场车祸。幸运的是这个小女孩那时并未在车上,她在小屋里学习而她的亲人们单独出去闲逛,这对这个小女孩来说真的是太残忍了。这是布莱恩对于这件事情的描述。


“好的,明白了,要是事情有什么进展的话我们会第一时间向您通知的,谢谢合作。”警官克劳德从椅子上站起来,友好地与布莱恩握手,后者的眼眶仍是红的“谢谢您,这是我的荣幸,我无法想象艾玛会有多么大的悲伤。”说着便忍不住抽泣起来。


“我们会尽快找出真相的,如果真的是有人蓄意伤害他们,我们是不会放过这个人的”克劳德安慰地拍了拍布莱恩的肩膀“那么这个小姑娘该怎么办呢”


“我做不到收养她,我不过是个木匠”布莱恩吸了吸鼻子“如您所见,我的生活就是在这个大树林里,我出不去,艾玛需要良好的教育,我连养活自己都不容易了,我该怎么抚养她呢?”


克劳德皱了皱眉头,他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艾玛得到福利院去?”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呀,希望警官您能帮艾玛她找到一个好一点的福利院,她需要一个家”


克劳德有些恶劣地捻了一下手指“我们很乐意帮助可怜的女孩子,你知道的,一个好的福利院想要入住可没那么容易”他把烟头碾碎“我们可能需要一点点小钱”


“没关系的,钱我们没有问题!只要您能给她找到一个好的新家!”


“好的,交易成立”


艾玛并不喜欢群体生活,她觉得那些人很麻烦,一下车她就感受到了各种各样的视线在她身上,有好奇的也有不怀好意的,不过她并不在乎,她只是在意自己会住在哪里。不过她一会就发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了,有一道森冷的视线仿佛穿透了她的皮肤,窥视着她的骨头。她没来由地有点冷,于是她回头看了一眼,二楼有一个黑影消失了。她皱了皱眉头,觉得有点恶心。


收拾好了衣物后艾玛从许多小孩的围堵中挣脱出来,往二楼的方向走了,她的直觉告诉她那个女孩和这里其他的人不一样。


赖皮乔伊叫到“别去!那是个变态,恶心的暴力狂!”胖子约翰也喊到“那个疯子不让别人碰她!你会被打死的!”其他孩子也纷纷附和道“对啊对啊”“我的上帝啊她好可怕”艾玛对此置若罔闻,这些人越是不让她去她反而更好奇,看起来这里有一个有趣的人在,她恶劣地弯了一下嘴角,她开始期待是否有同类的存在了。


艾玛来到了二楼的画室,出乎意料地没有看到什么嗜血的怪物,而是一个跟她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女孩,安静地坐在画板前画画,女孩对她的到来并没有什么反应,或者说压根不在乎。


艾玛嗅到了一丝血腥气,这个女孩身上有和她相似的东西,这种特质吸引着她,让她着迷。


“Hi, my name is Emma.”艾玛走到了女孩跟前,一种神秘的力量冥冥之中吸引着她,让她想要认识眼前的女孩,更深入一点。


女孩没有说话,她的眼神淡漠,一笔一画地勾勒着狮子的爪子,仿佛艾玛只是一个会说话的玩偶。


艾玛并不着急,她顺着女孩的目光看去,画纸上的小狮子就像儿童的简笔画一样富有童趣,但她总觉得这幅画有哪里不对劲。不过她不在乎这些事,一种生物的本能席卷着她,那是一种见到同类的兴奋,是一种天生的吸力。


良久,女孩刷上最后一抹红色,有些诧异地看了艾玛一眼,说道


“Esther.”


————————————————


其实我本来没有看过这两部电影,不过也知道一点,开始写这篇文是因为某站上的一个剪辑,觉得两个女孩都好酷,然后激情产粮,为了写文特地去补课,越补越发现这两个女孩真的是绝配!太好磕了,其实本来是打算来老福特磕糖的,结果发现粮意外的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哈哈哈。

扫晴娘Claire(开学随缘更新)

如果我给你一篮子亲吻,你愿意用什么来交换?——《坏种》主角罗妲·潘马克

如果我给你一篮子亲吻,你愿意用什么来交换?——《坏种》主角罗妲·潘马克

添羊yaa

攒了个电影记录合集

暗黑少女就放一块吧


攒了个电影记录合集

暗黑少女就放一块吧


顾陌尘

占有欲这玩意儿一旦过度

就会像温暖柔软的一双手

却猛地恶狠狠掐住你的喉

在你挣扎喘息空气稀薄即将窒息的时候

耳畔又传来一句低沉浓烈

想要把你揉进骨髓里的:“我爱你”  最后,再见了

占有欲这玩意儿一旦过度

就会像温暖柔软的一双手

却猛地恶狠狠掐住你的喉

在你挣扎喘息空气稀薄即将窒息的时候

耳畔又传来一句低沉浓烈

想要把你揉进骨髓里的:“我爱你”  最后,再见了

添羊yaa
今日份的电影纪录 “治愈系”小...

今日份的电影纪录

“治愈系”小女孩

今日份的电影纪录

“治愈系”小女孩

喵
这小女孩 好看是真的好看 坏是...

这小女孩

好看是真的好看  坏是真的坏

这小女孩

好看是真的好看  坏是真的坏

一棠酱啊

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思考什么

                                   ——给《坏种》的长评

全文1200+,纯手写,字丑像素差,希望香菜老师不嫌弃

@2026号芫荽小行星 表白香菜老师,为您打call...

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思考什么

                                   ——给《坏种》的长评

全文1200+,纯手写,字丑像素差,希望香菜老师不嫌弃

@2026号芫荽小行星 表白香菜老师,为您打call

完结撒花🌸  爱你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