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坏蛋联盟

23.3万浏览    1392参与
回南天

是狼蛇(或者蛇狼)!我又入新坑了

感谢@桐半仙儿 太太的授权!画的是太太的新文《the taste of lies》

画的不好看,还是发了,拟人好像也不太像,但是长发超绝。

画不出蛇蛇凶凶的感觉w(゚Д゚)w人体也很崩

大家随意看看吧!!!


(红红的心心还有蓝色手手可以点一下吗

是狼蛇(或者蛇狼)!我又入新坑了

感谢@桐半仙儿 太太的授权!画的是太太的新文《the taste of lies》

画的不好看,还是发了,拟人好像也不太像,但是长发超绝。

画不出蛇蛇凶凶的感觉w(゚Д゚)w人体也很崩

大家随意看看吧!!!





(红红的心心还有蓝色手手可以点一下吗

嘢犬wildog
「Sous la bont&e...

「Sous la bonté」

「Sous la bonté」

沁洁

小红帽&狼先生05

  月桂高升,Ruby合上笔记本跟地图,她从床底下拿出一个行李箱,打开后是一个野餐篮,里面放了一件长款红斗篷。


  它柔软得像云朵鲜艳得像宝石,系带尾端缝了一撮毛,深灰色的,似是狼毛。就是下半部分绣了许多的童话故事让这件斗篷显得有点可笑,三只小猪的头像,柴郡猫的笑容还有美黑了的美人鱼等等。


  Ruby将它挂在衣架上,细细得抚平褶皱。


~~~~~~~~~~~~~~~~~~~


  Wolf坐在窗台观赏着白天偷到的红宝石,脑子里却回荡着那句谢谢。


  “Wolfies。Wolf?狼仔!”


  “…怎么了?蛇哥。”


  “是你怎么了?”


  “我?没什...

  月桂高升,Ruby合上笔记本跟地图,她从床底下拿出一个行李箱,打开后是一个野餐篮,里面放了一件长款红斗篷。


  它柔软得像云朵鲜艳得像宝石,系带尾端缝了一撮毛,深灰色的,似是狼毛。就是下半部分绣了许多的童话故事让这件斗篷显得有点可笑,三只小猪的头像,柴郡猫的笑容还有美黑了的美人鱼等等。


  Ruby将它挂在衣架上,细细得抚平褶皱。


~~~~~~~~~~~~~~~~~~~


  Wolf坐在窗台观赏着白天偷到的红宝石,脑子里却回荡着那句谢谢。


  “Wolfies。Wolf?狼仔!”


  “…怎么了?蛇哥。”


  “是你怎么了?”


  “我?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新计划。”


  “那么目标是什么,狼哥。”Webs问道。


  “hope希望之星。”


  “呃…那颗被诅咒的蓝钻?”


  “有问题吗?”


  “没,这真是太刺激了!”

༺ۣۣۖۖ༒然某ۣۖ༻

图片均来自网络,侵权删

笑的刷到了就搞了


图片均来自网络,侵权删

笑的刷到了就搞了


温舍

填了印象表,前排发癫大坏狼是我老公

填了印象表,前排发癫大坏狼是我老公

沁洁

小红帽&狼先生04

  “嗯…好冰,夏天就是要吃冰淇淋!”小红帽眯起眼睛。


  “同意。”大坏狼解开衬衣上面的两颗纽扣,附和道。


  “谢谢。”


  “什么?”


  “谢谢你请我吃冰淇淋,狼先生。”小红帽的招牌,人见人爱的笑容。


  “感谢?嗯…只有这样。”大坏狼俯身靠近小红帽,四目相对时利爪轻轻划过小红帽放在公园椅扶手上的斗篷。


  “狼…先生?”翠绿的眼睛制止不了他的双手,轻巧得断开连接斗篷和纽扣的丝线,回身,红宝石已经安稳得躺在他身上。


  “开个玩笑。”


  “Wolf,你真的很有趣。”


~~~~~~~~~~~~~~~~~~~


  “可爱的小红帽...

  “嗯…好冰,夏天就是要吃冰淇淋!”小红帽眯起眼睛。


  “同意。”大坏狼解开衬衣上面的两颗纽扣,附和道。


  “谢谢。”


  “什么?”


  “谢谢你请我吃冰淇淋,狼先生。”小红帽的招牌,人见人爱的笑容。


  “感谢?嗯…只有这样。”大坏狼俯身靠近小红帽,四目相对时利爪轻轻划过小红帽放在公园椅扶手上的斗篷。


  “狼…先生?”翠绿的眼睛制止不了他的双手,轻巧得断开连接斗篷和纽扣的丝线,回身,红宝石已经安稳得躺在他身上。


  “开个玩笑。”


  “Wolf,你真的很有趣。”


~~~~~~~~~~~~~~~~~~~


  “可爱的小红帽,你今天心情不错呀!”一张笑脸突然出现。


  “早上好呀,柴郡猫。我要去老狼先生的家,今天是他的生日。”


  “你今天不上班吗?”


  “上的,不过是下午。我先去老狼先生家布置,等一下三只小猪会来帮忙。”


  “那看来是一场盛大的生日派对。”


  “嗯…我只能说是一场用心的派对。”


  “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参加?”


  “我想是可以的,你知道的,老狼先生人最好了!”


  “那晚上见。”


  “晚上见,Sir。”


  ……


  “生日快乐,老狼先生!”


  “谢谢,谢谢大家!”


  “老狼先生,谢谢你和奶奶小红帽一直照顾我,我有东西…”不见了?


  “她有礼物送你,老狼。”柴郡猫像风一般出现,手里拿着我的画本。


  “哦,亲爱的,你真是太用心了。”温暖的抱抱一如既往的让人安心。


  ……


  “小红帽,生气可对身体不好。”


  “那你为什么要拿走我的画本!”


  “大概是因为我是童话世界最厉害的魔术师,要知道魔术师和骗子小偷没太大区别,Ruby

R

不好看,但挺喜欢的两张😇

不好看,但挺喜欢的两张😇

windbell鹿屿
我网妹简直太可爱了(单推人大吼...

我网妹简直太可爱了(单推人大吼)

真的 还有种酷酷的感觉

酷姐黑客小蜘蛛,我可以了!

我网妹简直太可爱了(单推人大吼)

真的 还有种酷酷的感觉

酷姐黑客小蜘蛛,我可以了!

沁洁

小红帽&狼先生03

  好热,明明是休息日,为​什么我会选择出门逛街啊!我这个笨蛋。


  “嗨,Little red riding Hood。”小红帽?真是熟悉的称呼。


  “是狼先生呀,你好。”


  “今天真是热情奔放的一天,Ms. 小红帽”


  “就是过于热情奔放了。”


  “哦,那我想你或许喜欢冰淇淋?”拉近距离?小偷狼先生你这是想要什么东西呢?Ruby?


  “当然。”


~~~~~~~~~~~~~~~~~~~


  “啊!”“The bad Guys…”“狼啊!”“Bad Wolf!”...


  好热,明明是休息日,为​什么我会选择出门逛街啊!我这个笨蛋。


  “嗨,Little red riding Hood。”小红帽?真是熟悉的称呼。


  “是狼先生呀,你好。”


  “今天真是热情奔放的一天,Ms. 小红帽”


  “就是过于热情奔放了。”


  “哦,那我想你或许喜欢冰淇淋?”拉近距离?小偷狼先生你这是想要什么东西呢?Ruby?


  “当然。”


~~~~~~~~~~~~~~~~~~~


  “啊!”“The bad Guys…”“狼啊!”“Bad Wolf!”


  “先生,你真有名。”


  “哦,那大概是因为我是大坏狼。”我露出利齿。


  “那大坏狼先生喜欢什么口味。”


  “什么。”


  “冰淇淋啊。店员小姐,我要巧克力口味,上面麻烦撒一层椰蓉。狼先生。”


  “和你一样。”


  “嗯…狼可以吃巧克力吗?”


  “当然!我可不是一般的狼啊,小红帽。”

00:03
看了,迅速画了,裤裆炸了

看了,迅速画了,裤裆炸了

看了,迅速画了,裤裆炸了

赏味期限009天
英语课看了坏蛋联盟嘿嘿于是一个...

英语课看了坏蛋联盟嘿嘿于是一个拟人

老婆好帅我好爱🤤

英语课看了坏蛋联盟嘿嘿于是一个拟人

老婆好帅我好爱🤤

黑洞管理員

「The Bad Guys/WolfSnake」失重

接上条口嗨的bad ending线,蛇从头到尾没有出场。有部分比较意识流的片段,主要是我自己爽了(。)内含角色呕吐/生理不适,接受不能请不要往下翻了。


Summary:


在很久之后的某个夜晚,他突然意识到,他爱他。


失重。


强烈的失重感将他的身体包裹,但wolf的本能反应却并没有向他上报一丝危险的信号,尖啸的风刮过狼的耳廓,而他只是缓了缓才堪堪在风压下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不远处同样在空中下坠的snake,蛇的表情里是实打实的惊讶,“你回来找我了。”狼听见。


于是wolf奋力在空气中摆动四肢,无视了一切物理学定律游到对方面前,“Snake.我应该......

接上条口嗨的bad ending线,蛇从头到尾没有出场。有部分比较意识流的片段,主要是我自己爽了(。)内含角色呕吐/生理不适,接受不能请不要往下翻了。




Summary:


在很久之后的某个夜晚,他突然意识到,他爱他。



失重。


强烈的失重感将他的身体包裹,但wolf的本能反应却并没有向他上报一丝危险的信号,尖啸的风刮过狼的耳廓,而他只是缓了缓才堪堪在风压下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不远处同样在空中下坠的snake,蛇的表情里是实打实的惊讶,“你回来找我了。”狼听见。


于是wolf奋力在空气中摆动四肢,无视了一切物理学定律游到对方面前,“Snake.我应该对你说实话的,我害怕如果你知道我想成为好人你会……”


他的语速很快,狼一直都不擅长在别人面前表露那些柔软部分的真情,毕竟煽情的话总是很难让人说出口。


“跟个混蛋似的,再也不和你说话?”snake接过了他未说完的话,眼神亮晶晶的。Wolf也随着他笑了,原本心头的愧意在这一刻随着对方变得柔和的表情而烟消云散,好似有风掠过心的原野。“对……重点是、我……你知道……”


狼感到久违的口腔干涩,某个词语在他的喉咙里滚过,一个单词却仿佛有千斤重,平日里巧舌如簧的家伙在这一刻却卡了壳,而snake从善如流的接过了这句话接下去的部分,表情是wolf这辈子都没见过的柔软。


“是啊,我也爱你,伙计。”


一瞬间的松懈感将他紧绷的神经解放,狼忽地感到久违的释怀,一种强烈又难以言说的感觉将他的心紧紧包覆了起来,同时也压下了内里那点莫名的刺痛。


于是他们拥抱,仿佛这一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二人。


爱。


吗?


剧烈的晃动感突然袭击了他的心神,原本沉寂的、就连wolf自己都快遗忘的本能反应突然爆发出尖锐的提示音,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威胁的来临,来势汹汹如洪水猛兽。他还是头一次体会到这种惊惧。


——于是wolf从床上猛地弹起,大口喘着气,仿佛即将溺水的人被突然捞出水面,肺部用最快的速度汲取着来之不易的氧气。


他只是在自己的房间内,没有任何人或声音。厚重的窗帘被严严实实拉上,只隐约从地下透出一点光来。这个冬日无疑是严酷的,房间里的温度暖和而舒适,狼的视力使wolf可以很好地看见透光部分的窗子已经铺满了一层迷蒙的水雾。


只有自己。


除此之外谁也不在这。


深浓的呕吐欲望忽地从痉挛的胃部漫上喉咙,他几乎是逃也似的冲进的自己房间内的独立卫生间,wolf感觉胃部在不断痉挛和抽搐,每一下都撕扯着他的骨肉和内脏,未消化完全的晚饭途经喉咙呕进马桶里,酸腐的气味漫上鼻腔,刺激得他口鼻生疼。


Wolf从未如此狼狈过。


明明自己正跪坐在马桶边,膝盖下就是光滑的瓷砖,他却感觉自己正在下坠,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在扭曲和旋转。狼的眼前闪回过无数画面:坐在副驾驶座上陪他超速行驶的snake、陪他在酒吧里一起喝到凌晨的snake、和他联手从银行里冲出来的snake、在降落中对他微笑的snake.


活着的,鲜活的snake.


他的嘴里再一次涌出污物。


这就是发疯的感觉吗?


狼伏身在马桶边缘,房间内温暖舒适,而他却感觉被人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冷水,冷汗打湿了wolf柔软的皮毛,而他感觉灵魂被冻伤。


为什么这么晚才反应过来痛苦的余味呢。


Wolf之前并不经常想到snake。他们的生活自出狱后便开始向一个更加光明的方向转变,作为团队里最有领导力的那个,他必须得考虑到很多事情,大到和Diane在媒体面前一起出席各种晚会,小到大伙日常的生活起居。


生活上的忙碌剥夺了他多数的自由时间,wolf本人对此也不甚在意,他作为团队领导者自然要肩负起责任,这是他常做的事。


而也正多亏了这份忙碌,使他没出几月便能把snake的事情放之脑后,他的伤心就像来去的潮水,来的比任何人都猛烈,褪的也比任何一个人都迅速。


甚至于在他们为snake举办的葬礼上,他都没有留下眼泪。他只是颤抖,灵魂像被人挖去一个洞,没有血流出。疼痛和悲伤的开关被关闭,他什么都感觉不到。


生活本就应该是这样的,总有人会成为一去不返的过客,一切都会过去的。wolf在心底这么劝慰过自己。


直到这个虚妄的梦将伪装的平静撕开,露出鲜血淋漓的内在。


为什么会这样呢。


Wolf本以为死亡就是终点了,不论是谁都会为死停下脚步,可是snake没有。他倒退着再一次进入狼的生活,以无形的姿态缠绕住他的灵魂,抽丝剥茧般剥开他血淋淋的空洞。


为什么我要如此痛苦呢,wolf在胃部痉挛的途中问自己。明明生活并没有太大的改变,世界照常转动,我却要这么痛苦,我应该因为你的离去做点什么吗?


狼在彻骨的寒意中忽地感觉自己像块拼图。能与自己契合的另外半块已经永久消失了,他自己的身体并未缺少分毫,灵魂却被割裂,割裂的部分半随着另外那块拼图永久埋葬在了那个巨大陨石坑里,从此再也不见。


他再一次感到眼球刺痛,细密的、无形的针扎在他的眼窝里,就像snake死去的那天。胃部的痉挛带来的抽痛愈发明显,胃囊里已经不再储存有一点污物了,再怎么呕也只能呕出掺着血丝的清水。但饶是这样,wolf的眼泪也没有落下。


泪腺像被切除了,明明眼眶干涩的发痛,眼泪却一点都没有,狼的身体开始发抖,仿佛被雨淋湿的大型犬。



伊甸园里的禁果是诱引迷途之人吃下的,而进入此地的孤狼咬碎了一个,抬头却不见树上有蛇存在。那条本该守着禁果的蛇去哪里了?



“I love you too,buddy.”


在失重感达到巅峰时wolf忽地松懈了下来,仿佛柜子里高叠的瓷碗终于坍塌,争先恐后的在地面上碎成千万片,摔得支离破碎,破烂不堪。


狼终于看清。这就是他的爱,被隐没在一声声称兄道弟之下的爱,摔的不成样子,爱的不成样子。


于是wolf终于承认。他爱snake,而爱上已死之人就等同于把他的爱和死亡画了等号,爱上他就是一个人,从此以后都是一个人,再不会有其他。就像失去另一块的拼图,再也算不上完整。



咬碎禁果的狼往自己的内在看去,蛇盘踞在他的搏动的心脏上,这就是偷食禁果的惩罚。一颗心像枝头的果,被毫无意义的记忆强硬留下。


刍狗其实不配进食禁果,也够不着禁果,于是蛇被孤狼囫囵咽下,在心脏上落了根。然后蛇就此活下来了。



终究只是幻梦一场,现实是他没能在下坠时抓住snake,而snake是否会像梦里一样对他坦白爱,从此无从得知了。


伊甸园的禁果就此枯萎,而wolf在发疯疼痛后的清醒寡淡中疲倦地阖上眼皮。狼在空洞的胸口埋入一条蛇骨,仿佛这样就能没事。




End.



Azai

webs,do you want to go on a girls' trip?


————————

总之是我流拟人    我真的不会画furry😭😭😭

来点bad girls

webs,do you want to go on a girls' trip?




————————

总之是我流拟人    我真的不会画furry😭😭😭

来点bad girls

沁洁

小红帽&狼先生02

  “真是可恶的家伙!”


  “谁?”


  “坏蛋联盟The bad Guys。”老板终于从后厨出来了。


  “听上去好像很厉害。”


  “他们是出了名的小偷强盗,没有他们偷不到的东西,刚刚辛苦你来接待那家伙了,不过没有奖金。”


  “嘿!”


~~~~~~~~~~~~~~~~~~~


  “我回来啦。”把咖啡放到桌子上,大坏狼直接躺到沙发上。


  “终于来了。”“狼哥,我的焦糖玛奇朵怎么不是冰的!”“这是重点吗?重点是咖啡竟然没有糖。”“狼哥?”


  “狼仔,你的冰美式。”


  “谢谢蛇哥。”


  “有心事?”...

  “真是可恶的家伙!”


  “谁?”


  “坏蛋联盟The bad Guys。”老板终于从后厨出来了。


  “听上去好像很厉害。”


  “他们是出了名的小偷强盗,没有他们偷不到的东西,刚刚辛苦你来接待那家伙了,不过没有奖金。”


  “嘿!”


~~~~~~~~~~~~~~~~~~~


  “我回来啦。”把咖啡放到桌子上,大坏狼直接躺到沙发上。


  “终于来了。”“狼哥,我的焦糖玛奇朵怎么不是冰的!”“这是重点吗?重点是咖啡竟然没有糖。”“狼哥?”


  “狼仔,你的冰美式。”


  “谢谢蛇哥。”


  “有心事?”


  “没…就是刚刚看见不错的红宝石,心里有点痒。”还有那个女人的笑容,真是奇怪的人。


  “怎么,还有我们狼哥偷不了的东西?”网妹爬了过来。


  “隔着吧台而已,毕竟我总不可能只抢一个人。放心,我想要的东西会得不到嘛!”

沁洁

小红帽&狼先生01下

狼先生视角


~~~~~~~~~~~~~~~~~~~


  “啊!…”美好的一天从尖叫开始。


  “怎么了吗?”从帘子后面走出了一位披着红色小斗篷的女人(少女?)。


  “没什么,只是他们看起来有点害怕罢了。”噢…她斗篷上的红宝石纽扣真诱人。


  “是要点单吗?先生。”她笑着问我。等会儿,她对着我笑?Why,她应该尖叫害怕贴着墙!!!


  “呃…是的,我要两杯冰美式,两杯冰巧克力还有一杯焦糖玛奇朵。对…就这样!”


  “好的,一共…老板一共多少钱?”情绪平稳,还知道要算钱,看来她不认识我。


  “多少钱?随便啦…不对,是不要钱!!!”哦,真大声。...

狼先生视角


~~~~~~~~~~~~~~~~~~~


  “啊!…”美好的一天从尖叫开始。


  “怎么了吗?”从帘子后面走出了一位披着红色小斗篷的女人(少女?)。


  “没什么,只是他们看起来有点害怕罢了。”噢…她斗篷上的红宝石纽扣真诱人。


  “是要点单吗?先生。”她笑着问我。等会儿,她对着我笑?Why,她应该尖叫害怕贴着墙!!!


  “呃…是的,我要两杯冰美式,两杯冰巧克力还有一杯焦糖玛奇朵。对…就这样!”


  “好的,一共…老板一共多少钱?”情绪平稳,还知道要算钱,看来她不认识我。


  “多少钱?随便啦…不对,是不要钱!!!”哦,真大声。


  “哈?噢…好,先生,麻烦稍等一下。”


  “好…没问题。”真是美丽的红宝石啊,可惜有吧台。


  几杯咖啡而已,真是慢啊,她好像一点都不熟悉这里。


  “您的咖啡好了,Mr. Wolf。”

沁洁

小红帽&狼先生01上

女主是先穿越到童话世界成为小红帽再穿越到坏蛋联盟里的


~~~~~~~~~~~~~~~~~~~


  “啊!…”


  “怎么了吗?”我掀开连接吧台和后厨的帘子,看见了一头狼?


  “没什么,只是他们看起来有点害怕罢了。”这头狼还穿着西装,而且他(它?)的比例竟然和人一样!这确定不是带头套吗?!


  带上我的甜美笑容道:“是要点单吗?先生。”


  “呃…是的,我要两杯冰美式,两杯冰巧克力还有一杯焦糖玛奇朵。对…就这样!”


  “好的,一共…老板一共多少钱?”我询问已经躲进后厨的老板。


  “多少钱?随便啦…不对,是不要钱!!!”哦,他的声音真大。...


女主是先穿越到童话世界成为小红帽再穿越到坏蛋联盟里的


~~~~~~~~~~~~~~~~~~~


  “啊!…”


  “怎么了吗?”我掀开连接吧台和后厨的帘子,看见了一头狼?


  “没什么,只是他们看起来有点害怕罢了。”这头狼还穿着西装,而且他(它?)的比例竟然和人一样!这确定不是带头套吗?!


  带上我的甜美笑容道:“是要点单吗?先生。”


  “呃…是的,我要两杯冰美式,两杯冰巧克力还有一杯焦糖玛奇朵。对…就这样!”


  “好的,一共…老板一共多少钱?”我询问已经躲进后厨的老板。


  “多少钱?随便啦…不对,是不要钱!!!”哦,他的声音真大。


  “哈?噢…好,先生,麻烦稍等一下。”


  “好…没问题。”奇怪,他(它?)怎么呆呆地。


  材料都在哪儿啊?我一直在后厨没来过这儿啊,算了慢慢找吧。


  “您的咖啡好了,狼先生。”

沁洁

脑洞

在大坏狼说自己一直以坏人的形象出现在童话中的时候,我的脑海浮现出了一个穿着红衬衣戴着墨镜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笔记本的身影,没错,就是变身偶像公主里那个说“马上要迟到”日常在童话世界赶场的狼先生。


那如果童话世界的小红帽(穿越版)遇上Bad Guys会怎样呢?

在大坏狼说自己一直以坏人的形象出现在童话中的时候,我的脑海浮现出了一个穿着红衬衣戴着墨镜手里还拿着一个小笔记本的身影,没错,就是变身偶像公主里那个说“马上要迟到”日常在童话世界赶场的狼先生。


那如果童话世界的小红帽(穿越版)遇上Bad Guys会怎样呢?

Y公子筱月

之前夸过女警的臂力,现在看黛安也不差,或许比女警更NB

奥运会没你俩我不看

之前夸过女警的臂力,现在看黛安也不差,或许比女警更NB

奥运会没你俩我不看

龙凰泣血

都是同人就一起发好了。图都可以抱,自用随意禁商用

都是同人就一起发好了。图都可以抱,自用随意禁商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