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垃圾

29916浏览    3408参与
Carlos

红冠

写在前面:没看过原小说前写了600多字(根据从不同材料中的描述),看完之后写成这样。缝合怪,缝合了诸多名作家的作品中的内容;不符合原文,存在二次创作。

原文指路:https://www.shortstoryproject.com/original_lang/красная-корона/ 同时有英文版

另一个英文版:50 Writers. An Anthology of 20th Century Russian Short Stories 第158至第164页 网络上有电......

写在前面:没看过原小说前写了600多字(根据从不同材料中的描述),看完之后写成这样。缝合怪,缝合了诸多名作家的作品中的内容;不符合原文,存在二次创作。

原文指路:https://www.shortstoryproject.com/original_lang/красная-корона/ 同时有英文版

另一个英文版:50 Writers. An Anthology of 20th Century Russian Short Stories 第158至第164页 网络上有电子版

—————————————————————


那是惶惶不安的一天。街上的人流带着慌乱,一个小女孩嘶哑地喊“晚报!”。我采购完东西就回到家里,在玄关遇上了哥哥。他看上去也刚刚回来,才把帽子挂在钩子上。每一天,这一幕都在眼前重演。他不听劝,一定要参加第二天的战斗。“我不能离开队伍”,他说。他死了。他每天都来。随着暮色降临,晚霞透过玻璃窗似乎在滴下某种忧愁。当这种忧愁积攒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时,他的身影便浮现出来。我没有见过他的尸体。据护士说,他失血过多倒在了一棵树下,等他们赶到时,人早就没救了。军大衣上粘着片凝固的血,失去高光的眼睛倒映出明澈的天空。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倒下的。实际上,几乎没有幸存者。我说过,说过这是去送死......看,这不,这不他就来了么。他站在那里,戴着红冠。不再流动的鲜血环绕着他残破的脑壳。他不光站着,还会行动、转身,只是不说话。我为新书写书评。一般他远远地注视着我,或者低头坐在墙边的红木椅子上,保持沉默。一次他走到我身后,把手臂搭在我的椅背上,看着我,脸上还有一丝微笑,很柔和。好像是在支持我似的。他每一天都来,每一天,只是在黄昏。我不是没有想过:应该怎么办?我什么也做不到。他整夜呆在房间里。我的妈妈在隔壁房间睡熟了,而科利亚悄无声息的存在不会惊扰到她。这是我和他独享的空间。属于家的空间,不奢侈,但是总归比较安全,还带着温馨。有时候我感觉他好像从来没有离开家,没有牺牲,而是一直和我们顺当生活到现在。我决定:向他常靠着的那面墙许愿。我轻轻地说,我们过去的事情我都记得。我记得童年每个和你去野地里游玩的星期六下午。我记得中学放学后你戴着学生制帽在湖里划船,公园岸上的女学生从不吝惜自己的目光,纷纷投向你。我记得给你解题时画的那些图。虽然如今妈妈不怎么提及,你,科利亚,并没有被忘记。所以,不要再来了!我承认,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送你上了无谓的战斗。是我害你丢了性命。既然如此,请原谅我,离开吧。我把自己扔上了床,一时睡不着。科利亚是从家里走向战场的。也许我曾在他走后期望他能够回来。话说回来,我为什么要让他走呢?我自己多次目睹过这几年的战斗,知道它们的性质。指挥官先生,你用铅笔和地图决定了许多小伙子的命运。我,当然也要为科利亚的命运负责。压上我所有的心愿,我要让他在你面前出现。一次就好。我能肯定你会像我一样被毁掉的。要知道黄昏之后就是算总账的时辰!不过,将军,说不定也有人在陪伴你。不是一个人,是许许多多的人的列队。我想知道他们找上你的样子。我会把科利亚送到你那儿去。我们共同造成了他的死亡。
我缓缓睡去,很浅,但很安宁。没有梦,没有任何东西打扰我。当我在床上睁开眼时,科利亚就站在那里。他没有离开,全套戎装,靴子浸在血里,红冠上布满荆棘,咧开嘴冲着我笑,而他的嘴就像荆棘一样裂开。我大叫起来。整栋楼的人全部惊醒了。我被用长帆布带和毛巾捆紧,抬着到走廊上。一个声音说,“没希望了。”
的确。他会追逐我到死。

雷狮他老公
第一次发文 画小未来画了4小時...

第一次发文

画小未来画了4小時29分钟

我好烂;(

第一次发文

画小未来画了4小時29分钟

我好烂;(

从出生起我熊圆就不知道什么叫裤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尖叫,扭曲)(地面上时钟扭动)(痛苦)(咬牙)(抱着手机)为什么我的悦然没有粮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本人自己天天都会摸草稿我发的是两个月前的反正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我马上中考了没时间给老婆画画,但是但是为什么老婆的更新那么慢,为什么没有好看的悦然老婆让我舔众所周知谁在这个标枪发过东西我全都点过赞啊啊啊啊(阴暗的在地面爬行)为什么我求求各位爸爸了画画悦然不然我会活活扭曲的饿死的呜呜呜,我只是想在中考之前多看两眼老婆啊啊啊啊啊啊啊(悲痛欲绝,已经不知道再发些什么了)我的我的手机被我摔坏了!!!!!!

坏了!!!!!!

了!!!!!

!!!!......

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尖叫,扭曲)(地面上时钟扭动)(痛苦)(咬牙)(抱着手机)为什么我的悦然没有粮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本人自己天天都会摸草稿我发的是两个月前的反正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我马上中考了没时间给老婆画画,但是但是为什么老婆的更新那么慢,为什么没有好看的悦然老婆让我舔众所周知谁在这个标枪发过东西我全都点过赞啊啊啊啊(阴暗的在地面爬行)为什么我求求各位爸爸了画画悦然不然我会活活扭曲的饿死的呜呜呜,我只是想在中考之前多看两眼老婆啊啊啊啊啊啊啊(悲痛欲绝,已经不知道再发些什么了)我的我的手机被我摔坏了!!!!!!

坏了!!!!!!

了!!!!!

!!!!

它照不了相,其实我都摸了有一厘米厚的老婆

不是我不给你们看我是觉得,是草稿摸鱼不好看啊啊啊啊啊

可是现在手机相机坏了

妈妈,爸爸我要吃饭

(痛苦的爬)

【躺】

猫耳

救命,第一次指绘好垃圾……

[图片]

我尽力了,可是……我手残wwww

本来想画金金,却发现我只能画个眼睛

wwww对不起金金老婆

金的眼睛直接让我画的女里女气www

当个性转发一下吧🤧🤧

我尽力了,可是……我手残wwww

本来想画金金,却发现我只能画个眼睛

wwww对不起金金老婆

金的眼睛直接让我画的女里女气www

当个性转发一下吧🤧🤧

栗子

今天作文写完的好早!

来水更

md换身份证排队排了三个小时p1 p2是借爹的手机指绘的

今天作文写完的好早!

来水更

md换身份证排队排了三个小时p1 p2是借爹的手机指绘的

宙斯

退一步乳腺增生忍一时卵巢囊肿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圈子大了什么狗都有

退一步乳腺增生忍一时卵巢囊肿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圈子大了什么狗都有

落叶

Messages from the stars MEME低质量慎入!第一次用am...😭

Messages from the stars MEME低质量慎入!第一次用am...😭

Albert

不知道为什么,传到lof上淡了好多,先发出来看看是不是我的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传到lof上淡了好多,先发出来看看是不是我的问题

玲雪玉不是不想努力玲雪玉只是死了

p1挡

p2是庆祝自己把996in打到A画的

p1挡

p2是庆祝自己把996in打到A画的

枫潞暝笺

一些退步

p1去年11月份

p2今年二月份

p3是近期

(p1,p2为亲友oc请勿盗用)

一些退步

p1去年11月份

p2今年二月份

p3是近期

(p1,p2为亲友oc请勿盗用)

玲雪玉不是不想努力玲雪玉只是死了

p1挡

看了ripper的旧谱有感而画(草)

p1挡

看了ripper的旧谱有感而画(草)

落日圆

电脑课上鼠标摸的鱼🐟

想学会画画,所以做完作业就自说自话地涂了些东西

电脑课上鼠标摸的鱼🐟

想学会画画,所以做完作业就自说自话地涂了些东西

海悦鸭

【入间同学入魔了乙女向】精彩的事还在后头

⚠️ooc注意,垃圾文笔注意。


⚠️内容接上一话。


⚠️是穿越向,没有名字(在文中为xx),请自行带入。


⚠️后宫向,疯批‘你’设定。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滑吧!!


41.


“找到了…”


“擦擦…”是书本之间摩擦而发出的声音。


我抱着书本,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翻开目录查找着拥有特殊用途的戒指。


“魔力…68页…沙沙沙沙…”


“啊,在这里。”


我停下翻书的手,下意识说出了脑子里想的东西。


唔,让我看看,这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不同的材料对抑制魔力的强弱有所影响…」


「一般使用的原料是青金石,...

⚠️ooc注意,垃圾文笔注意。


⚠️内容接上一话。


⚠️是穿越向,没有名字(在文中为xx),请自行带入。


⚠️后宫向,疯批‘你’设定。


⚠️以上可以接受的话就往下滑吧!!





41.



“找到了…”


“擦擦…”是书本之间摩擦而发出的声音。


我抱着书本,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翻开目录查找着拥有特殊用途的戒指。


“魔力…68页…沙沙沙沙…”


“啊,在这里。”


我停下翻书的手,下意识说出了脑子里想的东西。


唔,让我看看,这上面都写了些什么…


「不同的材料对抑制魔力的强弱有所影响…」


「一般使用的原料是青金石,根据纯度会显现不同的蓝色…」


我往后又翻了几页,但都是没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是一些颜色的对照卡而已。


然后呢?然后呢?怎么就没了!!怎么才两句话啊?!你这样也能算是科普书吗?我要投诉你!哼啊啊啊——


不过还真奇怪啊。


…插图上的那些光泽都没有我手上带着的这般清澈。


我,这个。确实是用青金石锻造出来的?但是书上写的是「一般使用青金石」,难不成是用了别的什么的矿石?而且仔细看看的话,这上面的符文还用了奇怪的粉末填充…


这样的话,我戴着刚刚好的戒指要是就这么乱动的话,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然后炸了吧?呃…感觉好难。要不去找炼金术的师团问问看能不能把这个材质给改变…


这么想着,我拆下了一枚戒指放在灯光下观察,符文似乎闪烁着奇怪的光芒。


这些符文…


也要好好调查一下才行。


我把戒指带了回去,离开座位去寻找资料。当然你,专注模式下的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需要的资料。


不过还真多啊,光是关于符文的资料就已经拿了十几本了,而且这厚度…呃,不会要看上个几天几夜吧?虽然对于其他恶魔来说要看几个月了吧。现在先找到这些符文的意思再说…


“啊,那是…”


入间啊…一不留神在这里呆了几个小时?甚至还看到了也来找资料的入间…要不跟上去看看好了。


“嘿。”我走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人一抖,手里的书差点从怀里掉落出来。


“哇啊啊啊…”


他吓了一跳,发出些许声音,周围的恶魔听到后发出嘘的声音,然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甚至还恶狠狠的盯了我们一眼。


“真的非常抱歉…”他低声道歉。


“真是的,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我说的仿佛那个错的人是入间一样。


“可是不是你——”


“哦,对了。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刚才好像问了很蠢的问题…没事!你是来找那个恶食戒指君的资料吧?我刚刚已经看到过了哦。


上面只是简单描述了几句,并没有写关于这种事的情报——关于我为什么会看到,因为我刚好也来这里找一些资料而已…哼哼,跟你一样呢。”


“是这样吗…谢谢你。”


看来他并没有注意到我为什么也会来这里找资料的这件事情。成功糊弄过去了,诶嘿。


“要我帮忙吗?我的事情都已经忙完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此乃谎言!!实际上我根本就没找完自己要找的东西,只是因为资料太多懒得再继续找。毕竟,现在我的大脑急需有趣的东西来保持清醒。


哼哼~会说话的戒指,这种事情放在魔界里可不常见啊~怎么可以错过这种有趣的事呢…


“是吗!那真是太感谢了!”


“好,那么来想想看获得恶食戒指之后的事情吧?说不定能够想出些什么。”


虽然就算我不来帮忙,入间也会想出来,但…说不定因为我的存在,能够知道更多有用的信息也说不定。


“我想想…”


入间在本子上画了了一条时间线,然后标注出在各个时间点发生的事件。然后入间便看着本子上画的东西陷入了迷茫。


然后入间苦思冥想了好几分钟,恶食先生也跟入间一样苦思冥想起来。


还以为漫画里发生的事情是一瞬间,原来想了这么久吗…


眼看又要过去一分钟,我作出一副想到什么的样子喃喃道。


“阶位…”


“对啊!是阶位!!”


“嗯…获得更高的阶位之后,恶食戒指也拥有了自己的思考能力吗?这种事还真是前所未闻啊。”


“那么也就是说——”


“等等等等等,虽然很抱歉打扰你们,但是小声点。我不想再被骂一次了。”我阻止道,他们也非常识相的小声欢呼。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非常识相的从影子离开了。


“谢谢你,x——诶…人呢?”


“嗯…这个人还真是奇怪啊。”艾力克雷特如是说道。




42.


“啊!xx回来了吗?刚才到现在完全没看到你呢…”我回到教室,利特同学跟我打了个招呼。


“嗯…感觉跟贾兹手上的那些好像啊。”他沉思了一会后突然开口道。


“不,完全没有好吧。而且我的戒指才不会因为摩擦发出声音呢,这可是上好的…呃,戒指。”我乱说了一通。


不过这戒指不会真的有那么…嗯…吧。


“确实…虽然听说了是抑制魔力的戒指,但是还没有见过青金石以外的宝石制作的啊…”贾兹摸着下巴说道。


“你不会是动了什么歪心思吧,喂喂喂…别乱想啊。”


“啊呀,我才没有呢。”


“——所以请停止发动家系能力。”


“啊,被发现了吗。”


“太明显了。”


“不过,普通的抑魔戒指会刻奇怪的符文吗?”我还是问出了心里在意的事情。


“说不定是用来增强抑制的力度,毕竟是魔具师团的东西。”


“哦!!对了!这东西说不定可以用来抑制魔术发动…”


“哦…防止出千是吗?毕竟要发动家系能力的话也需要魔力啊。”


“哼哼,有意思,能借我用一下吗?”


“…”


我盯着他们看了一会,他们的耳朵好像有点红。


真离谱。我面无表情的在内心吐槽道。


“…别了,还是等我弄清楚这个戒指的事情再说吧。万一出现什么意外了呢?”


“那要不去问问看老师?”有人提议道。


“…说不定会被收走然后换成一个正常的…我才不要就这么放弃一个质量这么高的戒指呢。”


“嗯,确实。”所有人的想法一致了。


现在这种时候,稍微贪心一点也是没关系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我赌六指不会随便对我出手的理论上。毕竟我也算是个重点关注的对象,出现什么问题了一定会被调查…这样一来就得不偿失了。


只是得小心一点了,这就是所谓的代价吧。


……


我撇过头去,看向门口。一个绿色的头缩回了墙壁。


“那个xx…绝对是对入间有想法!!”


克拉拉躲在角落注视着这一切,表情凶残的盯着我看。


“克拉拉?比起在这里偷窥我,不如直接坐在我面前看我哦?我不会介意的…当然,你必须得提前告知我才行。”我出现在她身后。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被吓了一跳,扒住墙的手松了,整个人向后仰去,我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


“啊呀,这反应还真好玩。”我笑眯眯的看着她,她不知是因为尴尬还是害羞,脸红了起来,整个人都手足无措了。


“躲在暗处对我可没用去,还有,我对入间君可没有奇怪的想法。要说想法的话…是个很好玩的捉弄对象吧。就跟克拉拉一样好玩~如果我要是对阿兹这么做,他肯定会厌恶我吧~”我无奈的摊了摊手。


“刚好,来。这个给你,拿去吧。”


我像是变魔术似的从阴影里掏出一袋饼干,塞到了克拉拉的手里,走之前不忘提醒她吃的时候要配点茶或牛奶,不然嘴会干。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着离开了,只剩下手里拿着一袋饼干有些呆愣的克拉拉。


“哈…啊哈哈…”


“我都干了些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清醒过来了,我的脑袋彻底清醒过来了。


清醒着的我痛苦的用头撞着墙,发出哐哐的声音。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丢脸死了…我为什么会做出那种事啊?!哈啊啊啊啊啊啊让我死吧!!!


我拿起书包,到达走廊是看到了身着学生会服装的入间,下意识的问候道。


“早啊入间君,加入学生会了嘛?啊呀,恭喜恭喜。这衣服还真适合你啊…”


“早啊,xx同学…”


“喂,新人,早安不是这么说的,看好了。”一旁的学长拉住入间的肩膀。然后指了指其他学生会成员的样子。


“早上好~”有学生打招呼道。


“早安!!!”学生会成员很有精神的回答道。


“好,好的,我明白了。”


嗯,看上去很艰难啊。我的大脑忍不住吐槽。



——————


【很抱歉但是,真的没什么时间码文…】


【事后谈1】

戴上戒指之后想要破坏东西的感觉变弱了…难不成那个戒指还有有什么抑制暴力的能力?

而且搜狐好像还会吸引一部分人的视线,恐怖至极啊。


【事后谈2】

学校某论坛:

A:不觉得xx好像突然变得有魅力了吗。

B:很酷的感觉,而且手上好像多了戒指…更酷了。

C:快投票啊!!!学校美女的排行榜!!你们为什么不投票!!为什么不投xx!(怒)

A:草,差点忘记,这就去投。

明日,恶周期xx成为学校美女排行榜的首位。

你:…?


【事后谈3】

冥龙似乎对这些戒指有奇怪的反应,但无法理解这些反应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kwm是早期懒癌颓废人

奶奶滴我不想做初一内卷人(锤

奶奶滴我不想做初一内卷人(锤

Vagrant桑

出现力 ‼️ 生活垃圾‼️👊

P1~3是俺家娃 4~6是自设

P8~10是俺妈咪家@荆芙塔娅 的美女🤤❤️❤️🌹🌹

出现力 ‼️ 生活垃圾‼️👊

P1~3是俺家娃 4~6是自设

P8~10是俺妈咪家@荆芙塔娅 的美女🤤❤️❤️🌹🌹

鹤川

[520贺文]错位时空

    你和那家伙还没闹掰吗?”枫原万叶没有理睬身边人的玩笑,“唉,我真搞不懂,何必一厢情愿呢?”那人叹息一声,懒散地哼着小调慢慢离开。 


     直到他火一般的长袍消失在绚烂的夕阳中,散兵才缓缓从树后走出,“你也觉得他说的挺对?”依旧是那副傲慢、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语调,“等我很久了吗?”枫原万叶回过神来,他看着与平常有些不同的散兵怔了怔。散兵直直地盯着他,似乎他不回复就会一直耗在这儿。“唔,我们只当问心无愧,不必在意他人流言蜚语。”这......

    你和那家伙还没闹掰吗?”枫原万叶没有理睬身边人的玩笑,“唉,我真搞不懂,何必一厢情愿呢?”那人叹息一声,懒散地哼着小调慢慢离开。 

    

     直到他火一般的长袍消失在绚烂的夕阳中,散兵才缓缓从树后走出,“你也觉得他说的挺对?”依旧是那副傲慢、好像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语调,“等我很久了吗?”枫原万叶回过神来,他看着与平常有些不同的散兵怔了怔。散兵直直地盯着他,似乎他不回复就会一直耗在这儿。“唔,我们只当问心无愧,不必在意他人流言蜚语。”这句话,枫原万叶脱口而出,或者说这才是一直隐埋在他内心许久的真实想法,“怎么了?”“啧,果然我还是很讨厌你啊。就此分别也不是坏事?“散兵转身离去。

    

    嘿,你瞧,又在和我开玩笑了?“枫原万叶一点也不介意散兵恶劣的态度,他追上去,笑眯眯地搭上了”好友“的肩,”走,正好一起去吃饭。“谁要和你一起去?散兵忍了忍,最终也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是啊,自己的一开始对这家伙的态度早就发生了改变,他可以骗过任何人,甚至是身旁这个随随便便就掏出真心给别人的傻子,但是他骗不了自己。两人一路沉默,中途万叶总想说些什么,缓解已经不常出现的尴尬氛围,可惜散兵只顾昂头走着,那双平时比星星还耀眼的眼眸也陷入了沉思,要不是自己加快了步伐,早就被甩到连个人影都看不到的远远处了。而散兵只是向前向前,一个没有羁绊的旅客在哪里都不会长久停留,想到这里,枫原万叶突然感觉到自己一贯理智的心像被针刺了般酸酸涩涩,他驻足片刻,还没弄清楚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感觉,散兵便回头皱眉道:”你瘸了吗,连走路都不利索了?“”诶,我还以为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不会说出这些伤人的话呢。“枫原万叶叹了口气,大步走到散兵前面,他把手背在身后,仿佛沦为个童心未泯的幼童倒着走路,夕阳最后的余晖为他俊美开朗的脸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阴影,他温柔地笑着,一如初见。

    

    啊又是这幅样子,可以属于任何人、可以对任何人好,唯独不能独占,是和太阳一样呢。散兵扯了扯嘴角,他强硬地说道:”别把我们说的很熟,明明只是你单方面的承认吧。无趣的家伙。“”这样啊。“万叶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道


    语言攻击也好,冷处理也罢,总之当枫原万叶决定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没有什么是可以阻拦他的,就同这几天般。”喂,散兵!听他们说樱花开啦,一起去看看!“枫原万叶难得失态的在楼下喊道,他无比激动的笑容比散兵珍藏的一切宝物都美丽。散兵也难得失神片刻, “咳咳,如果这时你希望的话。”他心虚地咳嗽两声,随即从窗台一跃而下,“如你所愿。”“身体不舒服的话,还是不要硬撑哦。”枫原万叶担心的盯着不时咳嗽的散兵。“没事,也许是花粉过敏。”散兵自嘲道,他压下内心的惊涛骇浪,放纵自己,陪万叶尽情享受了一天的美好春光。散兵远眺望去,枫原万叶站在一棵正开得烂漫的樱花树下,朝他招手,那片粉霞映照着周围事物,裹上了暧昧的氛围。本不应橡胶的两条轨道,或许是命中注定交织在了一起,在一片蔚蓝的苍穹下,在满空气花香

 

    有了在意的人,便仿佛褪去了无敌的盔甲。这句话适用于如今的散兵,他看着手中因咳嗽吐出的粉色满天星,感慨道。那个女人还真是名不虚传啊,几年不见,居然学会了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散兵不急不慢地像枫原万叶那儿晃去。唔该怎么追人呢?几十年的人生经历,是他第一次问出这个问题。未来发生的事情往往证明人缘太差会招惹出笼子的麻烦。比如现在,他几乎是躲着枫原万叶,独自思考了一天。没想到,粉色的小花也能如此伤人,要放下身段讨好那个白痴吗?想想都好麻烦啊,散兵皱眉案子吐槽道,骨子里不肯罢休的本能让他决定主动出击。


    永远不见天日的暗恋

    没有光照进来的深渊

    身后空无一人的坠落

    他才不要,他要落日余晖下的吻,以后每年开得绚烂的山茶花,即使是一腔孤勇也罢总之决定了,哪怕布满荆棘坎坷也绝不回头。


    枫原万叶发现这几天散兵变了,连对他的态度都缓和了不少,至少没有再说什么带刺的话了。“散兵,你.....最近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嗯?”散兵瞥了他一眼,继续搅拌着那杯蓝色的气泡水,“你是白痴吗?我可以是最强的。”“如果有遇到麻烦,我一定在所不惜。”枫原万叶并没有因为那句话而打消了担忧的念头,他看着少年轻松自如的样子,暗自松了口气。“最近咳嗽如何了?”“还是老样子。”“去治疗了吗?”“这种小事不值一提,都说了是花粉过敏。”枫原万叶看着自己又在胡扯的好友叹息一声,“我还是去帮你看看?”“过几天再说吧。”他把还冒着冷气的冰饮一饮而尽,“咕嘟咕嘟”无数的气泡溢满了口腔。“咳咳...咳....”散兵稍弯下腰,有些难受地咳道,一旁坐着的万叶连忙帮他拍拍后背,”慢慢喝,又没有人......”万叶无意瞟到了散兵因剧烈咳嗽而泛红的眼尾,像猫一样,微微上挑,让人忍不住逗弄一番,他忍着上手摸摸对方软发的冲动,急忙向老板要了杯白水,让散兵小口小口喝下。“本来就咳嗽,对自己的身体要负责啊”万叶忍了忍,最终还是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负责吗?”散兵罕见的笑了,春风般裹挟着温暖。不对,你.....枫原万叶油然而生出不祥的预感。往后的每一天,每当他想起这一刻时,总是无比悔恨自己的不甚在意。

  

    笨蛋、白痴、呆子、不开窍的木头。他们待在一起腻歪了整整六天,但是无论散兵再怎么暗示、又或者是放下身段向万叶示好,那家伙就像犬类一样傻乎乎的,还是原来的那副模样。什么嘛,还真把自己当做朋友啊,早知道就该来一招生米煮成熟饭,散兵胡乱的想着,这已经是第七天了,生命的最后一天,他安静的、独自一人躺在他和万叶第一次见面的那棵樱花树下。彼时,少年模样的他们各有自己的道路,连最初一面也算不上美好,反而充满了硝烟的气息。他一向看不惯好人,他却有一颗宽容的心。现在想想,尽然不舍。这也没办法啊,谁都没料到一生从未败过的人在爱上一败涂地,如果再、再能有多点时间呢?下次绝对,绝对不要错过啦,他一定可..........

 

    风簌簌吹过,粉色的花瓣温柔地裹着小小的、微不足道的满天星。为少年做了有且仅有的嫁衣。

    今生况且不能,何谈来世

    

    “散兵,散兵?”枫原万叶焦急地四处寻找着,他直奔第一次相遇的那棵树,“原来你在这里啊。”他看着树下安然的友人,心中的不安在此刻放到了最大,“醒醒....”他呼唤着,“别吓我啊,散兵。醒醒.....”或许过了很久,或许就是在这一天,他在一个巫女的口中得知了所有,真相也好,真情也罢,斯人已逝,皆为虚妄。枫原万叶靠着樱花树下,无以言明的窒息的爱潮水般将他淹没。唯有泪水可证,此情尚存,此意不忘。  

    


     有些人的爱,不是不对,只叹错位时空

    

废物堆里的一个废物
生命是 如繁花般绽放。 我画...

    生命是

       如繁花般绽放。


我画的好垃圾呀。

    生命是

       如繁花般绽放。






我画的好垃圾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