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型月

25911浏览    1870参与
still闲

预祝型月二十周年!!摸了五女主www

预祝型月二十周年!!摸了五女主www

椛示
复健和新尝试 对群里五一比赛时...

复健和新尝试

对群里五一比赛时亲友的机械翡翠印象深刻,于是画了当时亲友用的配色

复健和新尝试

对群里五一比赛时亲友的机械翡翠印象深刻,于是画了当时亲友用的配色

電 気 環
疑似那个花火大会 我永远喜欢琥...

疑似那个花火大会

我永远喜欢琥珀翡翠(逃

疑似那个花火大会

我永远喜欢琥珀翡翠(逃

Gaii
有的罗马皇帝如闪电般登月后又如...

有的罗马皇帝如闪电般登月后又如闪电般落地

而有的罗马皇帝从2017年发射到太空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来过

有的罗马皇帝如闪电般登月后又如闪电般落地

而有的罗马皇帝从2017年发射到太空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来过

格雷特。

感觉滤镜比我会画画(ps:因为觉得月r里秋叶的那套比较好看所以只有她画的是重制版,翡翠和琥珀的我是按照老月姬的立绘画的)

感觉滤镜比我会画画(ps:因为觉得月r里秋叶的那套比较好看所以只有她画的是重制版,翡翠和琥珀的我是按照老月姬的立绘画的)

洛凤茗

【空境】空境小说摘抄(1)

那一天,我选择走大马路回家。


对我来说,这是难得的心血来潮。


我茫然地走在早已看腻的大楼之间,


没多久就有一个人掉了下来。


很少有机会这样听见骨骼折断的喀嚓声,


那人很明显是从大楼坠落而死的。


红色在柏油路面上淌流开来,


残骸中保有原形的部分,是一头长长的黑发,


与纤细、让人联想到白色的脆弱手脚,


以及血肉模糊的脸孔。


这一连串的影像,


令我幻想起夹在旧书页当中,


被压成扁平的押花。


——大概是因为,


那具只有颈子宛如胎儿般弯折的亡骸,


在我看来就像折断的百合吧。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那一天,我选择走大马路回家。


对我来说,这是难得的心血来潮。


我茫然地走在早已看腻的大楼之间,


没多久就有一个人掉了下来。


很少有机会这样听见骨骼折断的喀嚓声,


那人很明显是从大楼坠落而死的。


红色在柏油路面上淌流开来,


残骸中保有原形的部分,是一头长长的黑发,


与纤细、让人联想到白色的脆弱手脚,


以及血肉模糊的脸孔。


这一连串的影像,


令我幻想起夹在旧书页当中,


被压成扁平的押花。


——大概是因为,


那具只有颈子宛如胎儿般弯折的亡骸,


在我看来就像折断的百合吧。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一个八月将尽的夜晚,我一如往常地出门散步。


户外的空气就夏未来说有些生寒,末班电车早已开走,街上鸦雀无声。


就像一座寂静、寒冷、荒废殆尽的陌生死城。没有行人也没有暖意的光景宛如照片般散发出人工气息,令人联想到不治之症。


——疾病,疾患,病态。


只要一个分神,所有的一切,包含没有灯光的住家与有灯光的便利商店,仿佛都会在一阵猛咳之后崩塌。


在这片景色中,月光苍白地刻划出黑夜。


在一切全遭到麻醉的世界里,仿佛唯有月亮是活生生的,刺得我的眼睛好痛。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病态。


走出家门时,我在浅蓝色的和服上披了件红色皮夹克。和服的衣袖塞在外套里,烘暖身体。


就算如此,我还是不觉得热——不。


对我来说,原本也就没有寒冷可言。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然而,我却对过去的自我没有自信。


我缺乏身为我的实际感受。


即使想起名为两仪式的昔日回忆,也只觉得事不关己。我明明毫无疑问就是两仪式啊。


两年这段空白,将两仪式化为虚无。问题不是世间的评价,而是我的内在变得空无一物。我的记忆与我从前应有的性格之间的连系被绝望地切断了,这样一来,记忆就只不过是单纯的影像。


但是拜那些影像所赐,我得以扮演过去的我。无论是面对双亲或旧识,我都能以他们所认识的两仪式身分进行交流。


当然,现在的我被抛在一旁。这种无法忍受的窒息感令我很苦恼。


——简直就像拟态一样。


我根本没有真正活着。


我就像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无所知,什么也不曾获得。然而,十七年份的记忆将我构成一个完整的人类。


原本应该藉由种种体验习得的感情,早已存在于记忆中。可是,我却没有亲身体验过。即使试图亲身体验,我却早已知晓。其中既没有感动可言,也没有活着的真实感……就像已经揭开手法的魔术无法令人吃惊一样。


连活着的真实感也没有的我,就这么重复着过去的我会有的行动。


理由很单纯。


因为那么做,我说不定就能变回过去的自己。


因为这么做,我说不定就能了解我在夜间出门散步的意义。


……啊,是这样吗?


如此一看,倒也可以说我爱上了过去的自己。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虽然有一只蝴蝶跟在身后,蜻蜓并没有放慢振翅的速度。蝴蝶渐渐追不上了,在消失于视野中的同时无力地摔落地面。


—在空中描绘出一道弧线逐渐下坠。


坠落的轨迹宛如昂首的蛇,却又形似折断的百合坤

那身影悲哀无比。


即使无法和蝴蝶一起走,我至少想要陪伴它一会。


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脚并没有着地,连停下脚步的自由也没有。


——蝴蝶最后还是坠落了。


如果没试图跟上我,她大概可以飞得更加优雅吧?


没错,若以飘浮的方式拍打翅膀,应该能够撑得更久。


但是,由于蝴蝶已经知道了飞翔是什么感觉,再也无法忍受飘浮的微不足道。


所以她飞了起来,不再飘浮。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飞行这个名词,与坠落这个名词是相连结的。但越是迷恋天空的人,越会欠缺这样的认知,结果变成死了之后也只能持续朝云端飞行。不会往地面坠落下来,等于是朝着天空坠落。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时间的流逝速度不只一种,事物达到腐朽的距离全都不均等。那也难怪名为人类的个体,与此个体持有的记忆在腐朽时会出现时间差。如果人死了,那个人的记录会消失吗?不会吧?只要还有观测者在,一切事物都不会突然消失无踪,而是渐渐回归至无。


当人的记忆,不,应该说是记录的观测者并非人而是周遭的环境时,她们这类特殊人种即使在死后也会化为幻象在城里阔步,这就是人称幽灵的现象之一。能够看到幻象的,是那些共享部分记录的人……死者的朋友与亲人。式算是例外。


那种『纯属记录的时间流逝』,在那栋大楼的屋顶进行得异常缓慢。那些女孩生前的记录,还没追上她们本来的时间。


结果,就只有回忆还活着。那个地方映出的幻象,是以极慢速播放的少女们的行动记录。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从高处往下看到的景色可壮观了,即使是稀松平常的景物也能让人感动。不过,将自己居住的世界一眼望尽时感受到的并非这样的冲动。自俯瞰的视野获得的冲动唯有一个——


那就是……遥远。太过辽阔的视野,却会转变成与世界之间的明确隔阂。人类顶多只能对自己身边的事物感到安心,无论有多么精巧的地图,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的事实,那也只不过是知识罢了吧?对我们而言,世界仅限于能够亲身感受到的范围而已。如果不亲身前往地球、国家、都市的相连之处,我们就无法实际感受到大脑所知道的连结。事实上,这种认知方式并没有错。


因此若拥有太过辽阔的视野,就会产生误差。自己所亲身感觉到的十公尺见方空间,与自己往下看到的十公里见方空间,两者明明都是自身居住的世界,前者却给人更真实的感受。


你看,这样一来已经产生矛盾了吧?比起自己感受到的狭隘空间,眼前的辽阔风景才是自己『居住的世界』,这样的认知是正确的。但是,却怎样都无法实际感受到自己就存在于这辽阔的世界中。


为什么呢?那是因为,实际感受总是以得自周遭的资讯为优先。于是由知识衍生的理性与经验衍生的实际感受产生摩擦,最后两者之中会有一方被磨损殆尽,意识开始出现混乱。


——从此处往下看见的都市是多么渺小,我甚至无法想像那间房子就是我家。那座公园的形状是这样吗?我都不知道那边有栋那样的建筑物。这里简直就像个陌生的城市,总觉得我好像来到了非常遥远的地方——太高的视点,会令人涌现这样的实际感受。别说什么远方,当事人明明还站在城市一角啊。


古代人将天空视为另一个世界,飞翔也代表着前往异界。少了文明的武装,人就会受到不同的意识侵蚀,正常的意识将陷入狂乱。不过,要是拥有可靠的认知防护,就不会受到太多不良的影响。只要有了稳固的立足点便没有问题,回到地面即可恢复正常。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无论是谁,都会梦想着接触禁忌啊,黑桐。人们拥有惊人的自慰能力,以想像不能做的行为来取乐。对了……和这次的情况有点接近。重点在于,禁忌的诱惑只有在那个地方出现,也只与那个地方有关,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方才你提到的例子,不是意识狂乱,而是理性遭到麻痹。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但你认为是水平的地面,角度也是不确定的喔。包括这些变数在内,一般的视野不称作俯瞰。


视野并不是眼球看到的景象,而是透过大脑处理过的景象。我们的视野受到我们的常识保护着,不认为自身的高度叫高,甚至觉得是种常识,没有高这个概念存在。反过来说,凡是人类,都活在俯瞰的视野中。这里指的不是肉体上的观测,而是精神上的观测。其个人差异各有不同,精神越是膨大的人,就越会向往高处吧。但即使如此,也不可能脱离自己的箱子。


人是活在箱中的生物,也只能在箱中生活。人不可获得神的视点,一旦跨越那道界线,就会变成那种怪物。幻视(Hypnos)将化为现死(Thanatos),使得使得两方的分别变得暧昧不明,结果无法判别。

(注:幻视(gensi )与现死的日文发音相同,而Hypnos(希腊神话中的睡眠之神)和Thanatos(死亡之神)则暗喻沉睡与死亡。作者用这句话表示两者问区隔难以分辨。)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屋顶本身平凡无奇,然而,那里唯有景色是异样的。


由比起周遭建筑物高十层楼的屋顶眺望,那片夜景与其说是美丽,更让人不安。


感觉就像登上细长的梯子,俯视着下界一样。夜晚的城市很阴暗,宛若阳光无法照射到的深海,看来的确很美。四处闪烁的灯火,有如深海鱼在眨眼。


——如果自身的视野就是世界的一切,此刻世界的确正在沉睡。


宛如一场永远的沉眠,可惜却只是暂时的。


这股寂静比任何寒意都更强烈地绞紧心脏,直至发痛——


夜空显得格外澄澈,仿佛与眼下的街景形成对照。


如果城市是深海,夜空就是纯粹的黑暗。在那片黑暗上,星辰就像散落的宝石那般闪闪发光。月亮是洞穴,只像一个凿穿夜空这张黑色图画纸的巨大洞穴。


所以它其实不是反射太阳的镜子,只是在窥视这一侧的景色——在两仪家,式曾听人这么说过。


据说,月亮是异界之门。以从神话时代开始一直孕育魔术、女性与死亡的月为背景,一个人影飘浮着。


在人影四周,有八个少女在飞翔。


飘浮在夜空中的白色身影属于一名女子。她穿着一尘不染的雪白衣裳,一头长发直达腰际。露在衣服外的四肢很纤细,将她衬托得越发优雅。


那一对细眉与冷淡的眼眸,宛如不再受寿命拘束,活在绘画中的生物。


年纪大概是二十出头,不过,能否用生命的年龄来估算与幽灵相仿的她也是个问题。


白衣女子并不像幽灵那般朦胧不清,而是真实存在着。要说幽灵的话,以她为中心在夜空中盘旋的少女们大概才是。


她们轻飘飘地在半空中游移,既像在飞行又像在游泳。那些身影也朦胧不清,不时还会变得透明。


白衣女子位于式的头上,八名少女就像护卫一般在夜空中游动。


——《空之境界:俯瞰风景》



源织式

《开幕雷击》


干也和式真的还能打,这好像是目前我萌的cp里生成名字最多的

《开幕雷击》


干也和式真的还能打,这好像是目前我萌的cp里生成名字最多的

吉登斯

【黑篮综型月|赤司中心】小队长的未来视(2)

一个脑洞:假如小队长有未来视

解压作。前几章有第一人称。都可以的话↓


魔眼。


绝对未来视。


超脱于凡人机能,能够目见真正未来的能力。

如果不听取持有者的建议,该“未来”是无法避免的。


我的眼睛,可以看到未来。


这是父母和橙子小姐秘密商议之后,给我的答复。

我知道他们有所隐瞒,无论是病中听到的闲谈也好,还是告知我答案的神情也好,都是如出一辙地顾虑重重。

我知道大人这样的态度,就是让我不要多问。放在以前,我一定是会这样做的。


可是母亲冰凉凉死去的画面,让我不得不说,不敢不说。...


一个脑洞:假如小队长有未来视

解压作。前几章有第一人称。都可以的话↓




魔眼。

 

绝对未来视。

 

超脱于凡人机能,能够目见真正未来的能力。

如果不听取持有者的建议,该“未来”是无法避免的。

 

我的眼睛,可以看到未来。

 

这是父母和橙子小姐秘密商议之后,给我的答复。

我知道他们有所隐瞒,无论是病中听到的闲谈也好,还是告知我答案的神情也好,都是如出一辙地顾虑重重。

我知道大人这样的态度,就是让我不要多问。放在以前,我一定是会这样做的。

 

可是母亲冰凉凉死去的画面,让我不得不说,不敢不说。

 

父亲明显地愣了愣,转头却把不知所措探寻的目光,看向了我的母亲和橙子小姐。

 

然后,母亲温柔地蹲下来,向我说了一个故事。

 

——母亲的过去是个谜。

 

在赤司家大多数人的叙述中,她是个来路不明的女性,没有家族,无亲无故。却能让父亲这个赤司家当时的少爷一见钟情,推了所有的联姻请求,不顾劝阻,和她结婚。

也正因此,就算有着父亲的照看,母亲经营家业的能力也优秀,可家族中,关于母亲身份不明、不配主母身份的言论,依然甚嚣尘上。

 

甚至我如今所受的英才教育也是如此——家族依然会质疑拥有身份不明的母亲血脉的我无法承担继承的责任,所以我不得不做到最好,向所有人证明我们家地位的当之无愧。

 

但是我爱我的母亲。

 

就算她不愿提起自己的过去,我也毫不在意。

我想,父亲也是如此。

 

这回我生病,母亲外出带回的那个叫苍琦橙子的女性,就是我们知道的第一个和她的过去有关的人。

 

母亲的旧姓,也是苍琦。

 

从她的叙述中,我知道了魔术界,知道了魔术师,也知道了一群以抵达根源为目的、有着许多难以言喻陈规陋习的魔术世家们。

 

母亲和橙子小姐所在的苍琦家,也是这样的魔术世家之一。

也和如今我所理解的大部分世家一样,因循守旧,为了一些大而无当的理想肆无忌惮地牺牲人。

 

生在主家的橙子小姐,为了达成家族对她作为继承人的期待,忍耐着与她兴趣不符的教育方针,甚至生生把自己逼到视力下降,可最后换来的,却是祖父轻描淡写的一句把继承人改为妹妹青子。

生在分家的母亲,或许更加悲惨:她作为魔术师的父母耿耿于家族后代越来越少的魔术回路,终于把目光投向了人体实验,母亲尚幼小时就被当做实验品对待,身体被生生切开,活活刻下魔术回路。

 

不堪痛苦,压抑磨损,在二十周岁那天,母亲终于忍受不了离家出走,从此与苍琦家再无关系。

然后便遇到了父亲,然后便有了我。

 

母亲一直把在魔术界的诸多经历视为噩梦,在与父亲相遇后自觉摆脱了这噩梦,却没想到,我的病又一次让她与噩梦扯上关系。

 

“我没有想到,征十郎你会完全继承了苍琦家的魔术回路……”她的无奈与悲伤像雾一样渗进了每个人的皮肤里:“我因为实验而获得的回路遗传到了你的身上,反而扰乱了你原有的回路,最后居然到了不正确使用就有生命危险的地步了……”

 

“我没有关系,可是明明您更……”

 

“我没有关系的,征十郎……人体实验不是那么天真的东西,我早就有死去的觉悟了……能够在最后的时光和你、和你父亲度过,已经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幸运了……相信妈妈,可以吗?”

 

“真的不能改变吗……这个、未来?”

 

“不是哦;”她微微地叹着,之后想起来,我总觉得那时的母亲,像是早就透过我看到了将要发生的一切,她笑,是那种幸福的、牺牲的笑:

 

“这不是未来……”

 

“——而是‘命运’啊。”




tbc




星宇文

命运最终律动 序(fate世界观下同人作品)

  时间是十月,空气中残留着夏日的热度,天气一天天地凉了下来。


  对于平常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秋天罢了,可玄连川这座城市中,有一群人,正在等待着一个“仪式”的来临。


  所谓仪式,为这个城市乃至整个世界魔术师追求的秘仪


  ——圣杯战争。


  玄连川整座城市,便是所谓“圣杯”的具现化,不光是土壤、水源,乃至大气,一切的一切,都被圣杯的魔力包裹。整个玄连川完全可以被称为有如异界般的魔境,犹如戏剧的舞台一般。


  这也是绝佳的灵脉和魔术工房的选址。


  圣杯战争由七位被选中的魔术师御主与七位受召唤而来的英灵从者组成,白天看似平和的城市,晚上就会爆发七...

  时间是十月,空气中残留着夏日的热度,天气一天天地凉了下来。


  对于平常人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秋天罢了,可玄连川这座城市中,有一群人,正在等待着一个“仪式”的来临。


  所谓仪式,为这个城市乃至整个世界魔术师追求的秘仪


  ——圣杯战争。


  玄连川整座城市,便是所谓“圣杯”的具现化,不光是土壤、水源,乃至大气,一切的一切,都被圣杯的魔力包裹。整个玄连川完全可以被称为有如异界般的魔境,犹如戏剧的舞台一般。


  这也是绝佳的灵脉和魔术工房的选址。


  圣杯战争由七位被选中的魔术师御主与七位受召唤而来的英灵从者组成,白天看似平和的城市,晚上就会爆发七对“参演者”们的战斗。


  「Caster!奏响开幕之曲吧!」


     名为濑遥寿的少年站在Caster的身后,眼前的Caster被黑雾包裹,看不清其穿着和容貌,就连宝具也无法直言真名。


  黑色的身影缓缓抬手,从其身后的马路上吹起了狂风,音乐响起,金色的光辉围绕在Caster的半径十米内,虽然是依靠大量魔力对所谓宝具的模拟,这能力也不输宝具的气势,难以相信真正的宝具解放后是怎样的威能。


  无疑,Caster本人,就是一组交响乐团。金色光辉笼罩的地方无疑变成了属于他的魔术工房。成为了仅次于“神殿”级别的结界。


  「对方的从者!虽不知你真名为何,但同为传说中的英雄与伟人,你也应该拿出相应的回礼吧!」


  Caster粗犷浑厚的嗓音格外清晰,很难想象到身为Caster的他能够拥有这如此乡野狂放的声线。


  「——轰!」


  光之枪在结界边界爆炸,那枪的来源正从暗中显现,黑色的身影看起来纤细而窈窕,其手中握着的,正是那把光芒之枪,而且其显现并非“灵体化”倒像是从气息遮蔽中显形。


  「这位小姐,看你手持的武器你似乎是Lancer职阶,身为高尚的三骑士之一却依靠Assassin般的能力躲藏,恕我直言,这不是绅士之举。」


  Caster直言不讳,对方从者依旧沉得住气,以缓慢的步伐以Caster两人为圆心踱步。


  她在寻找机会,从Caster看似牢不可破的壁垒中寻找缝隙。


  见对方没有回话,濑遥寿不禁怀疑,敌方从者在御主不在身旁的情况下单独与二人对峙,她为何拥有这等自信。


  或许她隐藏了杀招。


  下一瞬,Lancer从原位消失,几乎在同一秒,光芒之枪悍然击穿了结界。


  不,并不是由枪身击破,而是解放了枪身的光芒,那锋芒透过了Caster的结界,直指Caster的御主濑遥寿!


  「仅此而已吗!」


  Caster大喊,交响乐骤然变为了钢琴曲,枪之锋芒停留在空中数秒,便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他的手中显现出了一根指挥棒,跟着指挥棒的节奏,音乐到达高潮。


  Lancer一瞬间就意识到这是由乐音发动的攻击,但即使立刻用魔力抵抗也为时已晚。因为——


  攻击在开幕之时,便已经开始。


  Lancer的灵核在这音浪中颤动,Caster的攻击来自非物理层面,即使Lancer拥有对魔力,也不免受到影响。


  Lancer毫不犹豫地举起了光辉之枪。


  空气中的魔力骤然提升,光辉比先前更甚,这是近似于宝具解放的魔力放出。


  「这是令咒!敌方御主使用了令咒!」


  濑遥寿大喊,他知道,Caster的攻击并不是轻车熟路的佯攻,身为术士的攻击本就难以撼动三骑士的对魔力。


  「虚张声势结束了,御主,我的建议是立刻离开这里,这一击我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防御。」


  「交给你了,Caster。」


  Caster丢出指挥棒,两人的身形逐渐消失,这是整个工房的空间转移,大气中的魔力充当了透镜的身份,将二人“折射”到远处。


  但这样需要耗费大量魔力。


  「——喝啊!!!」


  Lancer集聚了全身的魔力,这一击,亦能贯穿星辰!


  若是纯粹的魔力对撞,恐怕没有从者能够与之匹敌。这是与Caster一般的宝具拟似能力。


  这种蛮力对决还是缺少些浪漫。


  枪尖刺穿了结界,如同白虹贯日,突破了Caster的防卫圈。


  最后一瞬,就在Lancer的攻击到达的那一刻,二人堪堪躲过了这一击。但这并不是失败,任务反而完成的很顺利。


  Lancer站在马路中央,她不理解自己的御主为何会在那一瞬使用宝贵的令咒,她也并不理解为什么Caster能够锁定处于气息遮蔽状态的她。


  她化作灵体从马路上消失。


  「嘁,真是自讨没趣。」


  十天前,濑遥家。


  少年在窗边翻动着一本旧笔记,封面上写着“濑遥”的字样。


  「哥哥你还在看爸爸留下的笔记啊。」


  声音的来源推开了门。


  「是千穗吗,正如你所见,距离那个仪式越来越近了,我不能落下研究啊。」


  少女走到阳光的阴影里,栗色的头发披散在肩头,样貌与少年有几分相似。


  少年名叫濑遥寿,濑遥家的重点继承人。也是本地唯二魔术师家系的后人,这片土地,两天后将会开启那场仪式。


  濑遥家家主目前仍然在满地球跑,在全世界的乐团工作。


  正因濑遥家独特的魔术体系,一种由原始的节奏组成的魔术式,乐音便是发动术式的条件。通过乐音与魔术基盘接触,如同北欧的卢恩符文一般发动魔术,这种方式可以使用绝大多数类型的魔术,并不受自身魔术属性限制。


  凭借这一魔术体系,濑遥家在玄连川很早就成功扎根,成为了玄连川市的本土魔术家系。


  在玄连川发展的其中一种原因是由于当地的独特环境,土地构成的圣杯给这个地区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濑遥家先代家主与另一家族有幸得到了这片处女地灵脉的管理权。


  不同于常规圣杯战争,玄连川仍是个魔术协会未插手进来的田园之地,当地教会也不由魔术师成员组成,这场圣杯战争不存在监督者的存在。


  「哥哥,你有什么愿望要实现吗。」


  濑遥寿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几秒后他抬起头。


  「这个嘛,当然是实现我们魔术师的最终目标,抵达根源.......」


  二人对视良久,濑遥寿知道自己一切的努力其实并非为了家族,自己的魔术造诣并不高深,父亲因为某些原因只能退居二线,自己虽然是濑遥家无可否认的家主,但眼前的濑遥千穗,甚至比自己更有资格参与圣杯战争。

mimei
摸一张式姐,但是好像不太像 顺...

摸一张式姐,但是好像不太像

顺带恭贺一下真·两仪未那的出生😂

摸一张式姐,但是好像不太像

顺带恭贺一下真·两仪未那的出生😂

仲长欣
画过唯一一张还算能看的指绘了。

画过唯一一张还算能看的指绘了。

画过唯一一张还算能看的指绘了。

Level02
【相拥 间桐樱🌸】 尝试了一...

【相拥 间桐樱🌸】


尝试了一下平时没画过的绘画方式,画的是春之歌结尾片段的遐想。选择了没试过的黄紫色作为整体色调,四月春日已结束,愿与挚爱之人团聚这么一个想法。

同时也祝大家五一能玩得开心,希望能有转发点赞,非常感谢💖💖💖💖

【相拥 间桐樱🌸】


尝试了一下平时没画过的绘画方式,画的是春之歌结尾片段的遐想。选择了没试过的黄紫色作为整体色调,四月春日已结束,愿与挚爱之人团聚这么一个想法。

同时也祝大家五一能玩得开心,希望能有转发点赞,非常感谢💖💖💖💖

周召南

在图书馆翻旧杂志,新周刊2019年3月刊,主题为月之B面,刊中偶然发现型月被提及,很惊喜[图片]

在图书馆翻旧杂志,新周刊2019年3月刊,主题为月之B面,刊中偶然发现型月被提及,很惊喜

Lof.
这仨发型都一样的吗!!

这仨发型都一样的吗!!

这仨发型都一样的吗!!

Lof.

我不知道该加啥tag了。。


我不知道该加啥tag了。。


洛喵喵喵喵喵

金星少女

aramera, sroae'vouc ella,

世界啊 将一切教给我的你,

nov nedeciera mou , dl'a sc's'anikar ,

我的歌声,

fal co'amovnd lar,

究竟传达到你身边了吗,


第一天


我同往常一样的趴在家外的护栏上观察着树下的人们。


有人在祈求,祈求着骑士和亚丽组成的联军的胜利。


今日算起 最多还有两日那个大家伙就要过来了。


如果没人拦住那个大家伙的话自己一定会被压碎身体吧?...


aramera, sroae'vouc ella,

世界啊 将一切教给我的你,

nov nedeciera mou , dl'a sc's'anikar ,

我的歌声,

fal co'amovnd lar,

究竟传达到你身边了吗,


第一天


我同往常一样的趴在家外的护栏上观察着树下的人们。


有人在祈求,祈求着骑士和亚丽组成的联军的胜利。


今日算起 最多还有两日那个大家伙就要过来了。


如果没人拦住那个大家伙的话自己一定会被压碎身体吧?


我这么想着


不过我相信既然他能用那把枪杀死还全身而退那么一定会再一次为自己添一把战绩的。


到时候他一定会说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还会惹上大麻烦


光是想着那个场景我就笑出了声


我跑回屋里坐在床上抱着吉他弹奏着哼着不记得在哪里听到的曲子


他说这把吉他的音调本来就是不准的 无论如何我也是无法重现我听到过的曲子的


或许我真的对什么都不擅长,反而只会捣乱吧


不 还有吃光他的钱包,嗯,如果这也能算特长的话


co'amovnd ramv'anel tov' tei'nds,世界迎接着自身之末,

ol kv'or asterlar,破灭浸染了整个星球,

araly lnpi'theie tov' tei'nds,众生悲叹着灭亡,

ol araly meteara,却不愿舍弃梦想 而将生命讴歌,


我开始在那个曲子上加入自己的东西


等他回来的时候就唱给他听吧


第三天

那个大家伙的行进线路已经位移了,暂时不会来这边了。


我自树干上坐着看着树下的城镇中的人们又露出了笑容


自己也扬起了笑脸


他...不会是要杀死那个大家伙才能被批准回来吧?


想到这里我的笑容也渐渐从脸上隐去了。


虽然我坚信着他一定能像五年前用豆子大小的子弹贯穿我的头颅一样杀死那个大家伙。


“真是的,你再不回来就要在打开门后就看见一个因为饿肚子而躺在地板上的天使啦”


身为人们的幻想,天使,uo的头脑体我其实根本不需要进食。接收了这个人类的知识后的我这么做感觉自己更想个人类哦


等你回来后我可一定要缠着你来教会我这个世界上人类关于恋爱的知识。


树下也有着很多的夫妻和情侣,我经常仗着他们看不见我这一幻影去跟在他们的身旁观察。


不过还是搞不太懂啦


既然你临行前对我告白,那么我们现在已经是彼此的‘爱人’了吧


虽然我不是人类


想到这里我的脸颊在不断的升温,跳下树来吧嗒吧嗒的跑回屋里,在镜子里看见变成红色的自己。



第七天


树下的人们在讨论着骑士艾登用那把名为斩击皇帝的魔剑杀死了亚里士多德。


城镇里的人都在宣扬着又一危害的逝去。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以及生的渴望。


我站在树上,树干承担着我身体的重量。我的心跳蹦的越来越快,一想到那种可能连呼吸都变得不通畅起来。


我就这么从树上掉了下来,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泥土染黑了白色的裙子金色的长发凌乱着。


我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从地上爬起来飞快的跑向我们的屋子。


进来的一瞬间便抱紧了吉他,手才不再颤抖。


等呼吸稳定下来我又弹着吉他唱起这几天已经创作完成的歌曲。


meteara , i moun prodevuc,众人所梦的尽头 永恒的幻想,

mou eth meteara sleks einar memidela,我生于那幻想中 筑成此身的尽是虚伪之物,

meteella , i moun sroae'vouc,映照思念的坚定之声 久远的幻奏,

tov ath memidela sroae'vouc einall meteella,诞生于虚伪之中 唯一的真实之歌,

ella sti'lnel ella seoli ti saioto aramera ol araly,在这梦境之中 就让众人的愿望 化为其形吧,


或许,他只是路上耽搁了吧


第四十九天


我抱着吉他哼着为他创造的歌,等他回来。尽管好好保管但因为经常使用耐久度还是下降了呢


我把这把吉他稍微和自己相融了一点,这样就永远不会损坏了。


希望他回家的时候不会因为这个怪我


第一百五十五天


听说亚丽百种和骑士又开战了呢,果然没有共同的敌人这两方一定会撕个你死我活啊


我在想要不要把这把吉他的音调正过来


第三百六十五天


手在不断的拨弄着弦,不停的哼唱着


亚丽百种又和骑士休战了呢


我想要说话但是又什么都说不出口


这半年多的战场,让这个城镇的人消耗了不少呢。


aramera, sroae'vouc ella,世界啊 将一切教给我的你,

nov nedeciera mou , dl'a sc's'anikar ,我的歌声,

fal co'amovnd ar,究竟传达到你身边了吗,


第三千五百六十天


快要听不到这个世界上的人类种交谈的声音了


人们都搬走了吗?


还是全都死了呢?


我依旧如同机械般的拨弄着吉他


aramera, slloae'vouc ella,众生之梦啊 赐予我此身的你,

nov nedeciera mou ,我的声音,

dl'a meteara fal elko'naks tov ella ar,究竟传达到你身边了吗


第一万四千六百天


我...所在...位置已经没有人类了。


快要说不出除了要给你弹奏的歌曲以外的了。


万幸,我还记得你的样子


mou memidelal ella ,我的一切 都由虚伪编织而成,

i moun sroae'vouc meteara elko'na,但这份思念中 绝不含半分虚假,aramera, sroae'vouc ella,世界啊 将一切教给我的你,

nov nedeciera mou , dl'a sc's'anikar ,我的歌声,

fal co'amovnd lar,究竟传达到你身边了吗,


第三万六千五百天


亚...百种和骑士对吧?


已经‘同伴’灭绝了吗?


有点累了


不想起飞了,现在在这可荒芜的星球上休息一会吧。


我抱着吉他陷入了不知何时才会醒来的沉睡


aramera, sroae'vouc ella,我挚爱的你 赐予我一切的你啊,

nov meteara mou , dl'a sc's'anikar ,我的歌声,

fal elko'naks tov uraly ar,究竟传达到你身边了吗,

dl'a meteara fal elko'naks tov araly ar,把一切献给你 唤醒我的新生之星,

dl'a elko'na , nev tei'nds ovn co'amovnd ar,把一切献给你 将我的思念编织成型 向未来迈进的世界,


第□□□□□□□□天


醒来了


张开翅膀


这颗星球是母亲让我来灭绝生物的吧?


没有生的气息


任务已经完成


回归母星


欸,身体里的这个东西是什么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