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垦丁

6604浏览    3361参与
祈风人

【成长向百合】暖阳半影

大学毕业之后的很多年,方扬做了旅游自媒体,在各个国家城市间辗转飞行,给粉丝安利种草,偶尔接点广告,也有一些酒店请她免费试住推广,收入一般但乐在自由。网友经常在她的照片或者视频下面大呼女神,有人点赞也有人黑,美丽的皮囊、迎合小众情调的配文,不过就是别人生活里的一点乐子罢了。

最初的最初,她只是想全自己一个执念,在那个放在心上多年的女孩终于成为别人的妻子后,她觉得自己也该给这份感情一个结尾。

和姜谙认识是在6岁,那时候方扬刚刚从村里出来,家里条件一般,但是父母为了给她最好的教育,还是托各种关系把她送进了县里最好的小学。那时候的方扬远没有现在的美丽自信,唯唯诺诺,话也不多。

把方扬拉入新世界的...

大学毕业之后的很多年,方扬做了旅游自媒体,在各个国家城市间辗转飞行,给粉丝安利种草,偶尔接点广告,也有一些酒店请她免费试住推广,收入一般但乐在自由。网友经常在她的照片或者视频下面大呼女神,有人点赞也有人黑,美丽的皮囊、迎合小众情调的配文,不过就是别人生活里的一点乐子罢了。

最初的最初,她只是想全自己一个执念,在那个放在心上多年的女孩终于成为别人的妻子后,她觉得自己也该给这份感情一个结尾。

和姜谙认识是在6岁,那时候方扬刚刚从村里出来,家里条件一般,但是父母为了给她最好的教育,还是托各种关系把她送进了县里最好的小学。那时候的方扬远没有现在的美丽自信,唯唯诺诺,话也不多。

把方扬拉入新世界的原也并非姜谙,舒乐才是她童年的第一个好友,性情偏冷淡的姜谙是她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多说话的对象。

但之后的很多年,身边的朋友聚散离合来来去去,却是姜谙居然一直保持着联系。

其中原因不是什么志同道合或者非你不可,只是方扬对这个女孩放不下。

大约十一二岁的时候,姜谙突然问方扬:“你说我死了会有人难过吗?”从小就傻白甜的方扬一下子被震住了。如果在二十岁或者三十岁的时候再有人问她这个问题,她也许只觉得普通甚至有些中二,可是那时候最幼稚的灵魂却被这个与众不同的朋友所撼动了。

姜谙的家庭情况很复杂,父母,甚至爷爷奶奶辈的事情乱如一团麻,这也造就了她自小离世的性格。十二三岁的时候,这份离世让方扬觉得新奇,十五六岁的时候,方扬开始不安,十七八岁的时候,方扬已经有些惶恐。她突然意识到,姜谙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和眷恋在慢慢消散,生活从积极向上变成了可有可无。其实这种情况早有预兆,但是她真的无能为力。

“我一定要看住她,不然我会后悔的。”十八岁的方扬在日记里写下了这句话。而事实上,在更早的很多年前,她就已经开始尝试用自己的开朗去影响姜谙,虽然收效甚微。

姜谙是个很冷淡很冷淡的人,不刷微博,不刷朋友圈,爱好一直是最小众的那一圈,所以也真的没什么朋友,她也不需要什么朋友,舒乐、方扬这些认识多年的友人是仅有的能和她说上话的。在下定决心之后,方扬开始日常“骚扰”姜谙,哪怕两人的大学隔了大半个中国,微信联系还是保持在一周三次以上的频率。姜谙虽然不是总准时回复,倒也从没忽略过她 哪怕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或者表情包,总是代表着一种重视。

二十三岁那年,方扬在一次和姜谙说晚安之后突然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就盼着我说这句晚安啊?”姜谙沉默了一下回复:“嗯。”然后又马上补充了一句:“我其实很讨厌聊天,但是你这么努力得找话题和我说话,我不好辜负。”方扬那一瞬间有些想笑,她告诉姜谙:“其实我能看得出你的敷衍,但是你愿意敷衍我我就很高兴。”

那天晚上两人聊了很多,从童年到少年到如今,突然方扬就哭了,十几年了,她一直在为“姜谙会不会突然离开这个世界”而担惊受怕着。姜谙自己倒是不以为然,还安慰她:“其实生活也没什么意义,人际交往,各种事情,都很累又没有必要。”方扬哭的更凶了——如果你活着没有意义,那我这些年到底在干什么,你是我的执念啊!

那天晚上,方扬哭成一个傻子。

二十八岁的时候,方扬已经是一名业内著名的摄影师,给各大杂志拍照。那天,姜谙突然告诉她,我要结婚了。

方扬发自肺腑的高兴,她终于有了爱和留恋的对象,她对这个世界终于是有了牵挂。

姜谙结婚那天,方扬自告奋勇要做伴娘,她把婚戒递到了新郎的手边,看新郎为姜谙戴上婚戒,一切都是那么的圆满美好。

婚礼之后的几周,方扬向杂志社辞职,开始了一段旅行,去垦丁。这是大概姜谙自己都不记得了的事儿,十五岁那年的一个黄昏,放学一起回家的两人走在路上,方扬问姜谙:“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姜谙想了想说:“垦丁。”方扬没听过这个地方,又确认了一次:“什么垦丁?”姜谙告诉她:“垦丁是台湾的一个城市,据说有绝美的夕阳和海岸线,我想去看看。”“嗯……那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去吧。”方扬至今记得,当时她许下这个诺言时,姜谙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真挚笑容。

既然姜谙的蜜月点选了浪漫之都巴黎,那垦丁只能是她一个人的旅行吧。

后来舒乐问过方扬:“你是不是喜欢姜谙?”方扬很认真得告诉她:“不是,我对姜谙确实不只是友情,但绝没有爱情,只是那种关注和挂念经过了太多年变成了习惯。我不喜欢女孩子,更不是同性恋,但如果给我一个机会,我很愿意和姜谙走过余生。”

方扬的拍摄功底好,垦丁如画的风景在她的相机里呈现出更瑰丽的美。她随手把照片放在社交平台上,没想到就火了,粉丝量剧增,于是刚好辞职的她找到了一份新工作。

欧洲、北美、非洲,甚至两极,一年又一年,方扬的足迹遍布全球,偶尔会接到姜谙的电话、微信,家常苦短的也很有趣,她终于融入家庭生活,有了过去没有的烟火气,这很好。

没有多少人愿意去古巴玩,老渡头除了当地人闲逛可以称得上寂静,加勒比海蓝绿色的海水一下下得拍击着木桩。方扬拿着相机对着陌生的人、景、物咔咔拍摄着,查看照片的时候突然想起,国内现在已经是傍晚了吧,不知道姜谙在干什么呢?前几天她还抱怨,孩子两三岁最不好带,老公又忙经常半夜才回家,肯定是没时间陪她看夕阳了吧。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习以为常以至于不屑一顾的事情,是别人此生的梦寐以求。

Every Day Every Moment
20130113 台湾 垦丁...

20130113 台湾 垦丁 日落余晖

20130113 台湾 垦丁 日落余晖

-LynnYuenkwan
七十一

-

胶片日记|Vol.1.城市 海边 机场

-

胶片日记|Vol.1.城市 海边 机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