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埃勒克特拉

144浏览    1参与
未竟堂乱谈

【读书笔记】欧里庇得斯:《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

*末尾新增《奥瑞斯透斯》笔记。


欧里庇得斯的阿特柔斯家庭伦理剧相关包括《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海伦》,《埃勒克特拉》,《奥瑞斯托斯》和《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等等。总的来说,全系列很复杂,而且有些自相矛盾但又可以强行解释的地方。我的阅读顺序是《海伦》,《埃勒克特拉》(前者是希腊语课文,后者闭卷小测考过)和《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后面两部还没看。因为《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这篇特别令人感动,忍不住放下快要写完的论文和希腊拉丁复习写了这些感想。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个世界观里,赫拉捏造了海伦的幻影,并利用这个和帕里斯私奔的幻影挑拨阿尔戈斯人和弗律基人的争斗;真正的海伦则在埃及坚守贞洁。...

*末尾新增《奥瑞斯透斯》笔记。


欧里庇得斯的阿特柔斯家庭伦理剧相关包括《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海伦》,《埃勒克特拉》,《奥瑞斯托斯》和《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等等。总的来说,全系列很复杂,而且有些自相矛盾但又可以强行解释的地方。我的阅读顺序是《海伦》,《埃勒克特拉》(前者是希腊语课文,后者闭卷小测考过)和《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后面两部还没看。因为《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这篇特别令人感动,忍不住放下快要写完的论文和希腊拉丁复习写了这些感想。


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个世界观里,赫拉捏造了海伦的幻影,并利用这个和帕里斯私奔的幻影挑拨阿尔戈斯人和弗律基人的争斗;真正的海伦则在埃及坚守贞洁。阿特柔斯家的悲剧概述一下,是阿伽门农在奥利斯杀死长女伊菲革涅亚,他的妻子克吕泰墨涅斯拉与阿伽门农的堂弟通奸,在他回家后杀死了他。经年以后,他长大成人的儿子奥瑞斯透斯在姐姐埃勒克特拉的帮助下杀死奸夫。另,克吕泰墨涅斯拉是海伦的同母姊,双子星之妹。


开始了。


这三部里,《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对我情感上的触动最深。伊菲革涅亚和父亲相见以及后来求父亲不要杀她的时候看得人心都要碎掉了,就忍不住哭。在我的看剧本的经历里这真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既然海伦已经被欧里庇得斯从这个事情里摘出去了,特洛伊战火的掀起要么怪赫拉(她制造了海伦的幻影,并且指派赫耳墨斯将海伦掳走)要么怪阿尔戈斯将领们勾心斗角的虚荣心。如果没有赫拉的嫉妒心和挑拨,出征特洛伊当然可能不发生,但问题是,在奥利斯时这个事情实际上是可以补救的,而统帅们却拒绝了这个选项。逼迫他人杀死自己的女儿作为献祭的人,真的也配称为英雄?卡尔卡斯和奥德修斯获得预言之后,难道一点也不能质疑预言的正义?追回海伦这件事真的有如此大的驱动力,非得让阿特柔斯的家族失去一个坏妻子之后要失去青春少女才罢休?冠冕堂皇的阿伽门农真让人恶心,奥德修斯为首的正义将领则更令人不齿。


当然,阿尔忒弥斯给这个神谕本身就很有毛病。虽然阿伽门农兄弟都指责说先知的预言总是时灵时不灵,这里显然预言是真有其事。歌队长说得对,“那是命运和阿尔忒弥斯这方面不对头。”欧里庇得斯的故事里,神谕和预言都很重要,也时常会很不对头。《埃勒克特拉》里阿波罗关于奥瑞斯托斯将会杀死母亲为父复仇的神谕,让卡斯托尔都觉得很不对头。当然,根据本系列的逻辑,阿特柔斯家族的悲剧都源于赛马场上的欺骗所带来的谋杀的预言。不过,根据欧里庇得斯的一贯的风格,少女神阿尔忒弥斯当然不会作这么不近人情的神谕,因此这个故事有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然而,故事的结尾妙就妙在克吕泰墨涅斯拉是在报信人的口中知道这个神妙的结局,到底是不是将领们拿话来哄骗她,她也无从判断。《埃勒克特拉》所采取的显然是伊菲革涅亚真正死去的版本,埃勒克特拉为父亲的辩护里,也完全没有想到指出长姐并没有死去的事实;虽然在《伊菲革涅亚在陶里克人中》我们确实知道她没有死,而是成为了阿尔忒弥斯的女祭司。但话说回来,哪怕真的有没有这个快刀斩乱麻的皆大欢喜的结局,这个故事所暴露出来的人性之丑恶依然丝毫没有改变。献祭伊菲革涅亚的决定已经作出,阿伽门农的良心就是受到责备的。本作里透露出的人神关系,和《圣经》里亚伯拉罕杀子的故事是非常不一样的。


关于主要角色的感想:

伊菲革涅亚

伊菲革涅亚真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姑娘。

如果为了这次帕里斯抢走海伦,我们给了蛮族人以毁灭的惩罚,

这可使他们今后不敢再从幸福的希腊

抢走妇女,即使他们想要那么干

……再说,我也不应该太爱惜我的生命,

因为你生我是为了全希腊的共同利益

真是非常希罗多德的高尚理由啊……然而其实统帅们都知道,海伦(的幻影)根本就是和帕里斯私奔,而不是什么抢掠。伊菲革涅亚愿意为了这所谓的正义牺牲自己,再也看不到阳光——阳光,尤其是希腊的光明,对她来说是生命的象征是公道和正义所在,是她最为爱恋的东西。为了希腊的光明,她宁可牺牲自己所能见到的光明。其实伊菲革涅亚真是一个非常单纯的,被刻板印象完全毒害了的姑娘。

一个男人,

看见阳光,胜似无数的女人活在世上

希腊人统治蛮族人,不是蛮族人统治希腊人,

因为,蛮族人是奴隶,希腊人是自由人

这样的发言,呜呼!

伊菲革涅亚死前要求母亲和姊妹不要为自己哀悼,这正是种下了埃勒克特拉对母亲的仇恨的种子啊。


阿喀琉斯

虽然对他来说荣誉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阿喀琉斯本篇还是一个满腔赤诚的青年,好评。

但是,我既看清楚了你高贵的天性,便更热切地想得到你做我的新娘。

请别忘了:我想帮助你,

娶你到我家里去。忒提斯作证,

如果我不去和达那奥斯人战斗,救你性命,

我会悔恨的。想一想吧,死是最可怕的事情啊!


克吕泰墨涅斯拉

克吕泰墨涅斯拉质问阿伽门农的时候说:

你要回到阿尔戈斯来拥抱你的孩子们吗?

你不配。如果你把孩子们中的一个交出去杀了,

他们中还有谁会愿意看见你?

唉你们家还真有一个会为你杀死长女辩护一心想为你报仇的女儿……对于克吕泰墨涅斯拉来说,阿伽门农杀女给她的心灵留下了不可复原的伤口。虽然对于这次创伤,她像被迫与阿伽门农结婚时一样把伤痛强行咽下(本作里有提到阿伽门农杀死她的第一任丈夫,摔死她刚出生的孩子,在面对双子的追杀时,克吕泰墨涅斯拉的老父庇护了阿伽门农,并把女儿许配给他),但卡珊德拉无疑成为了最后一根稻草。身为妻子,尽到了所有的义务,最后却遭到丈夫的双重背叛,我个人觉得,她的恨也是很正当的,通奸的情欲则是更次要的。这个起因,比起《哈姆雷特》里格特鲁德因为单纯的情欲而出手,真的要复杂很多(相比起来我觉得比起哈姆雷特辛巴真的更像奥瑞斯托斯,埃勒克特拉就是他的娜娜……是吧)。


阿伽门农不予评论了。想打他。


又及,阿喀琉斯说,奥德修斯将会抓住伊菲革涅亚的头发把她抓走,这个细节很值得玩味。《海伦》里面多次提及,幻影海伦在特洛伊覆灭时正是如此被丈夫抓走的。呜呼,这少女犯了什么过错,竟要用对待有罪之人的方式对待她?


新增欧律庇得斯《奥瑞斯透斯》读书笔记。是真的一边看一边写的笔记。


首先,虽然故事发生在紧接着《埃勒克特拉》的时间线上,本篇的设定和《埃勒克特拉》与《海伦》是不一样的(后两者的设定显然一致,卡斯托尔在每部结尾的现身也能说明这种一以贯之的创作意图)。这里的海伦还是那个虚荣肤浅却又享受了无数幸运的女子,远不如《海伦》里的忠诚、智慧和勇敢。埃勒克特拉没有在卡斯托尔的指派下和皮拉德斯订婚(后文提到其实订婚了,但这个故事里是不存在神仙显灵的),奥德斯透斯也没有出发洗去身上的血污,和姐姐永别,而是重病着接受姐姐的照顾。赫尔弥奥涅(这个名字=赫米温妮=赫敏)也被寄养在阿伽门农的家里(这个设定其实还蛮有道理的,毕竟两兄弟全部出征,家里无人照管,她自然是和阿伽门农家里的女孩子们一起生活最有保障)。在《埃勒克特拉》里,虽然姐弟俩都参与了谋划,真正下手杀死母亲的人也是埃勒克特拉,而非她的兄弟。阿伽门农之死和孩子们的复仇看起来也是紧接着的事情,墨涅拉奥斯回家途中也没有遇到任何意外……总之就是非常不一样。《埃勒克特拉》的结局是很光明的。奥瑞斯透斯赢得了王位和友谊,埃勒克特拉有了般配的婚姻,农夫终有善报。而在这个故事里,奥瑞斯透斯在城邦市民的包围中处境危急。


廷达瑞奥斯(墨涅拉奥斯在寒暄的时候称呼廷达瑞奥斯为“宙斯的情敌”)为阿伽门农的家庭悲剧提出了一个可行的结果,即控告。按照这个逻辑,克吕泰墨涅斯拉应当控告阿伽门农杀女,奥瑞斯透斯应当控告自己的母亲,这样就能“因守法和敬神而得到克制的美名”。这实际上已经完全不是《埃勒克特拉》所代表的英雄时代,而是在影射古典时代了。报信人转述的公民大会,完全是雅典政治生态的折射,公民的存在感在这一部里面大大加强,而在《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和《埃勒克特拉》中,公民根本是没有丝毫存在感和发言权的。廷达瑞奥斯的发言是完完全全站在城邦立场上的,他选择维护法律,谴责不道义的和不守法的人,甚至提出了冤冤相报何有尽头的问题。


皮拉德斯真的是一个患难与共的好朋友,在两版《埃勒克特拉》里都是背景板的他有了很棒的台词我很欣慰。不过奥瑞斯透斯对他的赞美真是很奇怪:“要结交朋友,不只是亲族。”他可能忘了皮拉德斯是他的表兄弟吧……也可能是因为皮拉德斯的母亲和阿伽门农的兄妹关系并不能使他们成为古典社会的意义中的亲族。但是皮拉德斯突然提出杀海伦,还是让人很一头雾水的。这三个孩子真是任气冲动,完全不把法律放在眼里啊。事实上,他们杀海伦,和美狄亚谋杀科林斯公主和两个孩子一样,只是为了让墨涅拉奥斯伤心而已,却巧言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说是为全希腊人除害。这心地到底是不大光明的。按照廷达瑞奥斯的说法,这都该以法庭上的辩论解决,然而阿伽门农和墨涅拉奥斯两家之间是人命计量的恩情,又怎么可能在法庭上计量呢?埃勒克特拉提出挟持赫尔弥奥涅作为人质,虽然是一个要挟墨涅拉奥斯的可行计策,却也一点都算不上高尚。埃勒克特拉语及赫尔弥奥涅时话里的轻蔑,甚至让人心生厌恶。如今他们“相亲相爱的三个”只是想在临死前快意恩仇一把而已罢了。


另,奥瑞斯特斯抓海伦又是抓头发……有完没完。实际上墨涅拉奥斯是以美发闻名的,本部和《伊菲革涅亚在奥利斯》里都有提及。


品品阿波罗这话:

众神借助海伦的美貌

把希腊人和弗律基亚人推入一场战争,

散布死亡,减轻大地

因人口过多而受的压力

这个故事到阿波罗出场,实际上是已经脱轨了……总之,一切都是众神的意愿,杀母这件事每一句“是我逼他干的”干脆利落地了结了。这一部里,奥律斯透斯和埃勒克特拉的复仇意愿本就没有这么强烈,而欧律庇得斯和索福克勒斯的两部《埃勒克特拉》中,埃勒克特拉无论怎样都是希望这次杀人行动的发生的,阿波罗的预言只不过是增强了这件事成真的希望。


阿波罗甚至比卡斯托尔更加强势,还带上一点预言之神特有的有毒。让赫尔弥奥涅和奥律斯透斯结婚,也是乱点鸳鸯谱。海伦能成为神,可能只是因为生的好吧……她的双生哥哥的成神还有道理可讲,毕竟并非两人都是宙斯的后裔;海伦却更像是潘多拉,只是众神行使旨意的工具。三女神的互相嫉妒,众神的阵营分裂,都只是为了给大地减轻人口而已,这个理由来解释特洛伊战争,却是苍白得很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