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埃尔梅罗事件簿

450浏览    8参与
我一把名字取长就会有傻子在读

梦(呆毛×格蕾?)

  那是一片梦一般的草地,空中吹着让人舒适的微风,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身披蓝色披风,着银色铠甲,头戴王冠,手持圣剑的金发少女

  “您是?”

  “潘德拉贡,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或许,说亚瑟这个名字你应该更清楚吧”

  …………

  “喂!格蕾…格蕾!快起来,在这种地方睡觉会感冒的!”

  少女慢慢睁开双眼……

  格蕾:“啊!莱妮丝小姐……”

  莱妮丝:“真是的,就这样睡在沙发上,格蕾也真是不懂得照顾自己...

  那是一片梦一般的草地,空中吹着让人舒适的微风,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身披蓝色披风,着银色铠甲,头戴王冠,手持圣剑的金发少女

  “您是?”

  “潘德拉贡,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或许,说亚瑟这个名字你应该更清楚吧”

  …………

  “喂!格蕾…格蕾!快起来,在这种地方睡觉会感冒的!”

  少女慢慢睁开双眼……

  格蕾:“啊!莱妮丝小姐……”

  莱妮丝:“真是的,就这样睡在沙发上,格蕾也真是不懂得照顾自己啊,话说回来……那家伙叫你过去”

  格蕾:“唉?是师父吗?我这就过去……”

  …………

  “刚刚那个梦……是怎么回事……那位…是亚瑟王吗?果真和我长的一模一样,不,应该说我和她长的一模一样吧……”

  “格蕾 格蕾?格蕾!”

  格蕾:“啊!抱歉师父!我…我在听!”

  埃尔梅罗:“怎么看也不像在认真听啊你……今天不在状态呢,不如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格蕾:“啊……是……”

  格蕾回到了埃尔梅罗的办公室,她躺在沙发上,不知为什么,她迫切的还想见那位王一面……于是格蕾闭上双眼,片刻后便进入了梦乡……

  格蕾转眼间出现在一个黑暗的小胡同里,她向外面走去,越来越明亮,终于走出了小胡同,然而她转眼便被拥挤的人群震惊到了,每个人,无论男女老少脸上都挂着笑容

  “亚瑟!亚瑟!亚瑟!”

  人们高呼着那位王的名字,人群中间,阿尔托莉雅骑着马,身后跟着圆桌骑士众,不紧不慢的走向宫殿的位置

  “喂!听说了吗?亚瑟王只用不到半天就剿灭了敌人”

  “那当然,那可是亚瑟王啊!将十二位优秀的国王依数打败的完美的王啊”

  “就是……不怎么看那位王笑呢……”

  格蕾:“请……请等一下!”格蕾冲出人群,却转眼来到了一个血雨腥风的战场上,随即一个骑士的尸体从她身旁倒下,出现在她眼前的,是剑和铠甲都沾满鲜血的亚瑟

  “以亚瑟之名,全军发起最后的冲锋!”

  随着她的一声令下,众骑士一拥而上……战斗马上就以亚瑟的胜利告终,随后格蕾来到军营处……发现几位骑士正在交谈

  “王为了胜利放弃了一座村庄呢……以我军的实力即便不这么做也会胜利的……”

  “但这确实是最明智的选择啊……如果不放弃那做村庄,我军即使获胜也只是险胜,会伤亡惨重的”

  “那那些百姓呢?!身为骑士难道不应该保护他们吗?!这算什么骑士!那位王太完美了,完美的让人害怕”

  格蕾愣住了,“这是……那位王的过去吗?”

  随即一转眼,格蕾来到了圆桌会议旁,所有圆桌骑士都围在圆桌旁,气氛凝重

  兰斯洛特也发话了:“王……关于桂妮薇儿”

  阿尔托莉雅:“嗯,我知道,我会准备你们二人的婚礼,兰斯洛特卿,你为我征战四方,立下赫赫战功,理应给你奖赏……”

  兰斯洛特:“够了!”兰斯洛特打断了阿尔托莉雅的话……

  兰斯洛特:“王……桂妮薇儿是您的王后……您…您到底懂不懂……”

  阿尔托莉雅:“如果你们二人两情相悦,我理应成全,这也是为了桂妮薇儿好……”

  兰斯洛特:“一点也不好!”兰斯洛特几乎要跳起来了

  这时,一位名为崔斯坦的骑士站了起来……崔斯坦:“王……你不懂人心……”说完便头也不会的离开了圆桌会议

  接着,格蕾出现在了卡姆兰之丘……

  莫德雷德:“你恨我吗?你就这么恨我吗?!亚瑟!”

  阿尔托莉雅:“我并不恨你,莫德雷德,我之所以不把王位给你,只是因为,你没有身为王的资质……”随即二人便厮杀起来……

  “等一下!”格蕾冲上前去想要阻止她们,却又回到了最初的那个美丽的草地,在她面前的也依然是那个金发碧眼的少女,依然那么美丽动人。

  格蕾:“亚…亚瑟王……”

  阿尔托莉雅:“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更希望你叫我阿尔托莉雅,格蕾小姐”说着阿尔托莉雅走向格蕾,并且吻了她的手背

  阿尔托莉雅:“这张脸,给你带来了不少烦恼吧……应该是我那个让人头疼姐姐又乱来了吧,的我对此非常抱歉”说着阿尔托莉雅摘下王冠欲要行礼

  格蕾连忙阻拦,格蕾:“您不必向我道歉……刚刚……我看到了您的过去……”

  阿尔托莉雅:“是这样啊……你都知道了吗……”

  格蕾:“您……您是一位优秀的王!所以不必向我道歉的……”

  阿尔托莉雅:“但是确实是我让你受了不少苦难,所以我必须道歉,无论你接不接受……但是,如果现实无法改变,便要学会接纳现实,要学会自己调整自己,我也曾一度不相信事实……应该说是不甘心吧……直到……我遇到了一个男孩……所以,我想你也一样,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

  格蕾:“……你懂什么……你懂些什么啊!你根本就不明白…你不明白被所有人给予厚望的压力!你根本就不懂我的孤独就痛苦!为什么……我明明一点也不出色,为什么是我啊……”格蕾哭了出来,泪水一滴一滴滴落在草地上……

  阿尔托莉雅为格蕾抹去眼泪,微笑着温柔的对她说:“不,你很出色,但是你出色的原因不是因为你是我复活的最好的容器,况且我也不渴望复活,某种意义我也没死。你出色的原因,只是因为,你是格蕾”

  格蕾:“我是……格蕾……”

  格蕾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出现了一条巨龙,它的血盆大口喷出熊熊烈火,健硕的翅膀让徐徐微风突然狂风大作,甚至吹飞来格蕾的兜帽,锋利的龙爪宛若钢刀,杀意十足的眼睛中冒着红光,笔直的向格蕾冲了过来。格蕾从来没有见过龙,反应过来想用亚德反击,却发现亚德根本不在身边,眼看巨龙向自己冲来……

  “死定了……”格蕾这么想着闭上眼睛,然而,随着一声“EX咖喱棒”,一道巨大的金色光束闪过,巨龙瞬间便灰飞烟灭,只剩下格蕾一人愣在原地……

  这时,一个蓝色的披风罩在了格蕾的头上……

  阿尔托莉雅:“你要知道,你是格蕾,你的名字是格蕾;你的长相是格蕾的长相;你的性格是格蕾的性格;你的人生是格蕾的人生;我的未来是格蕾的未来,或许……我们只是长的像的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呢,你要面对现实,更要认清自己,你不是任何人,也不是什么容器,你就是格蕾,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名为格蕾的女孩。但是……既然是我给你带来了不幸,那么,在你看清自我,走出阴霾之前,就由我守护你吧,就当是将功补过了”

  说完,阿尔托莉雅微笑的抚摸着格蕾的脸颊,格蕾从没有觉得世界人一个人能如此美丽,此时此刻,她仰慕亚瑟王,仰慕那名为阿尔托莉雅的少女,或许她一事无法彻底改变,但是总有一天,她能走出名为亚瑟王容器的阴影,成为那个独一无二的格蕾……

  “格蕾……格蕾!!!”

  格蕾;“啊啊啊!莱妮丝小姐!对不起!我又睡着了……”

  莱妮丝:“你这家伙真是的啊……唉?话说,你换新兜帽了?”

  格蕾:“有……吗?”

  只见格蕾此时披着蓝白的酷似亚瑟王披风的兜帽……

  格蕾:“唉…?什么时候……”

  莱妮丝:“是什么人的恶作剧吧……要换回来吗?”

  格蕾:“不用了……偶尔……也想换换自己的风格……”

  那天,格蕾发自内心笑了出来……

  …………

  “亚瑟……不,阿尔托莉雅小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格蕾,在嘀咕什么呢?”

  “师父?没什么……遇到了一些开心的事情而已……”












 

作者的话:

  早就想过格蕾和阿尔托莉雅见面会是怎么样了

  毕竟让阿尔托莉雅现世可能会有种种麻烦,只能让二位在梦中相遇啦!

  呼呼呼~

  这下直接连更两篇

  更有理由拖更啦!

  以后呢,也会尽量更新哒!

  尽量……

  嗯……尽量

  (哎嘿)

  

  

Bone
韦伯生日快乐! 是和Tokul...

韦伯生日快乐!

是和Tokulia太太一起合作的画x太太没有LOFTER所以我就代发啦~

还是希望今年王妃要注意身体,少加班熬夜,要不然大帝会心疼的!!!
晚上就应该放下公务多多陪陪家人嘛【误】

韦伯生日快乐!

是和Tokulia太太一起合作的画x太太没有LOFTER所以我就代发啦~

还是希望今年王妃要注意身体,少加班熬夜,要不然大帝会心疼的!!!
晚上就应该放下公务多多陪陪家人嘛【误】

kuohao_ jun

Sunny Day

格蕾主视角,设定吃书致歉(我就是个菜鸡)

-------------------------------------------------------

       师父早上告诉我:埃尔梅罗教室将多一个新学生,和她的跟班。

据说是从远东来的魔术师。师父严肃地拧了拧眉头,抿了口热气氤氲的咖啡,随后很夸张地一口气喷了出来。我这才想起自己忘了加糖,慌慌忙忙地找着抹布。

     “呼——”师父陷进沙发,点着了一根雪茄。...


格蕾主视角,设定吃书致歉(我就是个菜鸡)

-------------------------------------------------------

       师父早上告诉我:埃尔梅罗教室将多一个新学生,和她的跟班。

据说是从远东来的魔术师。师父严肃地拧了拧眉头,抿了口热气氤氲的咖啡,随后很夸张地一口气喷了出来。我这才想起自己忘了加糖,慌慌忙忙地找着抹布。

     “呼——”师父陷进沙发,点着了一根雪茄。

       今天不是讲课日,从师父悠闲的样子便一目了然了。

     “那是圣杯战争的生还者,lady。”师父终于吐出了令他纠结的原因。

     “是师父放弃参加的,那个?”

        师父无言地点了点头。

        偌大的房间忽然陷入了沉默。

     “嗒,嗒。”是钟表的声响。

     “话说回来,格蕾。”

     “嗒,嗒。”

     “ 怎么了,师父?”

     “你今天,是不是有些心不在焉?”

     “ ……”

    “噗嗤!阴暗少女的青春期到来喽!”袖子里传来尖锐地笑声。

    “亚德!”我轻吼道,亚德便就此噤声。

       确实,今天的我有些奇怪。说不上哪里奇怪,总觉得莫名有些焦躁。老实地把感受和盘托出后,师父的眉头又拧到了一起:

   “没什么好奇怪的,马上你便知晓答案了,lady。”

我正想开口询问,但莱妮丝小姐此时到访,便顺势退了出去。

沿着楼梯向下,我打算四处走走。

     “砰——”

        今天的天气很好,是难得的晴朗日。

      “ 砰!砰!”

     “到底……发生了什么……”当我气喘吁吁地跑到声源处时,整层楼早已一片狼藉。北欧古老咒术的弹痕到处都是,宝石的残片散落一地。

       走廊的中间有两个人恶狠狠地纠缠在一起。金发的无疑是师父胃痛榜单之一的露维娅.爱德菲尔特。而另一位在这位大小姐面前不甘示弱地黑发女子却未曾谋面。

    “格蕾,来得正好!帮我教训下这只无力的野狗!”

    “士郎,来得正好!我非要教训这个金卷毛不可!”

我回头看去,才发现身后站着一个红发男子。从他气喘吁吁地模样来看,大概是跟我一样跑上来的。

    “差不多住手吧远坂,楼要塌了哦?”被叫做士郎的男子有些不高兴地制止道。

    “但是……是那家伙先挑起来的,我没有错!”名叫远坂的女子气鼓鼓地回话道,却放下了凌人的杀意。

       男子挠挠头,走向争执的二人中间:“那个,我叫卫宫士郎,她给你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

       对于这番话,再怎么天真的我也要评价这过于天真了。要是露维娅小姐是那么的好说话的人,师父的胃也不会痛得……

     “……呼,那,我这次就不追究了。”露维娅别扭地回过头,脸上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没看错吧……在我目瞪口呆地望着露维娅大小姐远去地身影时,远坂更别扭地说道:“明明不是我的错。”

    “是是,不是远坂的错。”男子笑着应和着,忽然看向了我:“真是不好意思,一来就添了这么大的麻烦。”

    “没什么,不用在意。”我连忙摆了摆手,只是不知道师父看到这副景象是不是又会胃痛:“两位就是新来的学生吗?”我忽然想起师父的话,问道。

    “是的。我的名字叫远坂凛,他是我的跟班,卫宫士郎。”远坂极有礼貌的微笑着,看来这才是她对外的面貌。

    “啊,我的名字叫格蕾,是师父的弟子。”我匆匆忙忙地回应着。

    “内弟子?这么小的年纪,真是厉害啊……”  

    “不,不是……”我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我不是魔术师……”

    “是吗?”所幸远坂并未在意,而卫宫则是一副极有兴趣地发问道:“为什么格蕾小姐要戴着兜帽?”

    “……因为,师父讨厌这张脸……”我拉紧兜帽,小声说道。

   “等等,师父讨厌内弟子的脸?”远坂不满地说道,看来她的本性也是个热心肠。

   “不……不是……能被师父讨厌,我很高兴……”看到远坂不理解的神情,我连忙摇了摇头,让她安心。

      把两位送出宿舍,我一个人坐在台阶上发呆。

      那两个人我明明未曾见过,却让我感到熟悉和温暖。

   “你也觉得这样,亚德?”我小声问道。亚德沉默着,算是回应。

      我的疑惑越来越深,奇怪的焦躁感也愈发强烈。

      回到房间,我摘下兜帽,露出了不是我的我的面庞。

      精致的五官,凛然的眼神。师父曾说,这张脸与那个人一模一样。

      我迅速戴回兜帽,叹了口气,倒在床上。

      今天是休假日,当我反应过来时,发现自己早已在一片草地上坐了许久。我知道这里,这里是那个人名义上的坟墓。

      晴朗的太阳,和煦的微风,与我所知的墓地完全不同。与那个人有关,却令我心安的地方。

    “格蕾?”远坂扯着卫宫,好奇地询问着。

       虽然不知道他们出现在这的原因,但我还是礼貌地打了招呼,并拒绝了他们一起进食的邀请。

      告别了亲昵的小情侣,我继续呆坐在草坪上。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呢。”不知何时折返回来的卫宫,坐在了我的身旁。

     我点了点头:“在这里晒太阳,很令人心安。”

   “是吗。”他友善地笑了笑。

      ……

      不知沉默了多久,卫宫像是自说自话地,再次展开了话题:

    “格蕾小姐已经知道了,我和远坂曾经是圣杯战争的参加者,之类的。”见我无言地点头后,他又继续说道:“我是个三流魔术师,跟远坂不同,我算是稀里糊涂地当上了Master。”

   “那真是令人难忘的回忆……”他看向远方,似乎看到了谁的身影:“无论如何最后总算赢下来了,我是个没用的Master,但远坂和saber一直帮助着我才走到今天。”

    “卫宫先生。”不明的焦躁感再次涌上心头:

    “那位saber…莫不会是……”

       他大方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同:“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或者说是亚瑟王,这就是她的名字。”

       亚德似乎小小地吸了口气,虽然冥冥中明白了什么,但我仍被震惊地说不出话。

       眼前的男子,曾与那个人一起度过了一段并肩作战的时光。

       莫名的熟悉感,奇怪的焦躁感,是这样吗,是你吗。

    “怎么了?”见我沉默了许久,卫宫关切地问道。

    “那个!”我忽然开口,似是吓了他一跳:“能同我说说那个人……亚瑟王是个怎样的人吗。”

    “这个吗……”他笑了笑,随后认真地向我回答道:“她很强大,凛然英气,很有王者的风范。但褪去王袍后的她只不过是个比别人较真一些的女孩子罢了,会笑,会生气,吃到好吃的饭菜会微笑……啊,抱歉,我自说自话了。”

      我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随后又急切地追问道:

    “那个人,对你来说,是怎样的存在?”

      他沉默了半晌,随后认真地回答道:

   “最重要的搭档。”

      问到了想了解的内容后,我无言地起身冲他道别。他虽然奇怪却也未问什么,便也起身去找远坂了。

      今天是个难得的晴朗日,我轻快地在草地间跳跃着,哼着那首家乡的歌谣。似乎是嫌碍事,我扯下兜帽,露出了不是我的我的容貌。阳光打在脸上,无比心安。

       跳下草坪,我重新戴回兜帽,坐上了回程的巴士。

       我依旧厌恶自己的脸。

       但此刻,我却稍稍不那么讨厌它了。

 


矛盾莱茵

啊是兰陵王是秦良玉啊是项羽!
中国异闻带出的怎么都这么对我胃口啊!
可是剧本居然是老虚写的……刀片预定了——

还有竟然埃尔梅罗事件簿动画化了!!!

啊是兰陵王是秦良玉啊是项羽!
中国异闻带出的怎么都这么对我胃口啊!
可是剧本居然是老虚写的……刀片预定了——

还有竟然埃尔梅罗事件簿动画化了!!!

倾野

是兽化私设。突如其来的脑洞,感谢亲友 @鲸世 关于兽类体态方面的改进建议和帮助!只上了个色块,图二线稿。上色随缘吧虽然我感觉师徒二人(?)都是黑白灰色系呢。
下一幅想画二世夹着尾巴被格蕾气咻咻训斥着用肉垫拍打胸口的场景(…………)

是兽化私设。突如其来的脑洞,感谢亲友 @鲸世 关于兽类体态方面的改进建议和帮助!只上了个色块,图二线稿。上色随缘吧虽然我感觉师徒二人(?)都是黑白灰色系呢。
下一幅想画二世夹着尾巴被格蕾气咻咻训斥着用肉垫拍打胸口的场景(…………)

成実歩

魔眼蒐集列車(上)後續妄想

有部分 #幼帝二世# 的可能性猜想(大概)

我知道我又要被人說都不好好打正稿了…

不要問我最近又受到什麼刺激了,反正就是突然想打這個。話說事件簿下一集在哪啊?老師我想看後續啊!

然後這是事件簿四的後續妄想,官方求打臉!不然也快點出後續QWQ

然後我手機TMD不見了…我想打FGO活動啊!

話說如果手機順利回來,誰家日版的孔明或梅林借我抱個大腿好嗎?我就老實承認我基本上好友欄幾乎都是靠他們過活的(然後順便求個伯爵…我第七章被職階卡死好痛苦(長期只能靠白貞、子安徒生、學妹跟敵人互磨耐心我心好累啊(我想應該有人猜出我的隊伍是怎樣的狀態了…

但是前提是我的手機要能回來(哀...

有部分 #幼帝二世# 的可能性猜想(大概)

我知道我又要被人說都不好好打正稿了…

不要問我最近又受到什麼刺激了,反正就是突然想打這個。話說事件簿下一集在哪啊?老師我想看後續啊!

然後這是事件簿四的後續妄想,官方求打臉!不然也快點出後續QWQ

然後我手機TMD不見了…我想打FGO活動啊!

話說如果手機順利回來,誰家日版的孔明或梅林借我抱個大腿好嗎?我就老實承認我基本上好友欄幾乎都是靠他們過活的(然後順便求個伯爵…我第七章被職階卡死好痛苦(長期只能靠白貞、子安徒生、學妹跟敵人互磨耐心我心好累啊(我想應該有人猜出我的隊伍是怎樣的狀態了…

但是前提是我的手機要能回來(哀號


=+=


即使到了人生的最後也不會忘記…王的背影、王的引導、王的……命令。


「很抱歉,我沒有打算在這死去啊!」就算彆腳又懦弱,他也還是時鐘塔中擁有君主身分的魔術師。

沒有足夠多又優良的魔術迴路、也無強大深具悠久歷史的家世,但是他擁有著像是要彌補他這些不足的慧眼與好學,還有——奢來的自尊。


「你這傢伙!」

「就算我要死,要應該是由那位王撤銷要我活下去的命令,或是由他親自對我下令自盡,否則我就該貫徹這點。」面對女性英靈的攻勢師傅用至今所有的思念隨戰鬥時激起的情感回以這般怒吼「這份自尊和生命都是那時的相遇所預先奢來的,如果要加以償還…即使狼狽又難堪我也得要活下去,這才對得起王賜與我的榮耀!」


看著這樣的他,想必對師傅來說,

或許、能幸運得到那個聖遺物就是為了與那位王相遇,那活到至今就是為了償還那份幸運所欠下的債。

那份經歷是他人生至高無上的寶物,在那位王的影響下他成為了現在的他,並永遠把那時的一切都珍藏在心中。


「他對你下了活下去的命令,不過是因為你是他那時候的御主,為了挑戰前方的敵人才——」

「你應該比誰都明白才對吧?」

「蛤?」

「那個笨蛋是個多麼讓人操心卻又無比耀眼特別的傢伙,他放蕩不羈的英姿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

我們所追隨效忠的那個——征服王亞歷山大大帝是會因為這種懦弱理由去下命令的人嗎?」


女性英靈頓時被堵得語塞,她的攻勢逐漸減緩最後停下,那表情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去反駁的無措、憤怒、不甘心的混合體,使得那張漂亮的臉蛋異常扭曲。


「你可以看我不爽,我也對這般無能的自己感到厭惡煩躁。可是既然王要我活下去,那身為臣下的我就該努力證明他的決定是正確的,這才不會辜負他的期望。」


像是呼應師傅的話語一般,我被交與的小包裹與某個什麼連繫上,並且以此為中心我們腳下浮現了某種法陣。同時,師傅的右手手背也發出血紅的光芒,這個瞬間、師傅他露出了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得意笑容。


『宣告:汝以身追隨於吾,我將命運寄託於汝劍。

    響應聖杯之召喚,若願順應此意、此理、服從於吾

    吾之命運則寄於汝之劍

    在此起誓。吾乃永世為善之人,吾乃永世為惡之人

    纏繞汝三大之言靈,來自于抑止之輪,天秤的守護者喲』


在炫目的強光之後,我的面前矗立了一位身形嬌小,面容清秀可愛的美少年。

少年穿著方便活動的皮甲,外面披著鮮紅的披風,值得一提的是少年的束裝與我們眼前的女性英靈十分相似,說是幾乎一模一樣也不為過。


「吾名為亞歷山大,職階為Rider,順應召喚前來。」像是要證實那份宣告,這名少年所散發出的氣場與從他身體滿溢而出的魔力讓人直覺理解他做為從者的身分與實力是十打十鐵錚錚的事實。不過……

「果然不是冬木就無法向當時那樣召喚出全盛時期嗎?」師傅發出虛弱的哀號,這時我才注意到他似乎是因為召喚出眼前的少年而把魔力幾乎耗盡而癱坐在地上。

「唉呀呀,似乎令你的期望落空了啊?另外,看來你就是我的御主嗎?」

「…是的,我叫…  .    。不、我是……」

「我跟你之間似乎有著特別的緣分呢,儘管想不起來,但我認為你一定是個有趣的傢伙。」

「…如果您能這麼想,真是臣下的榮幸。」師傅露出了像是哭一般的笑容,可是那裝眼睛裡的笑意令人不禁要想,他或許心情的確非常複雜,但喜悅還是占了比較大的部分,在少年的言詞中他似乎被觸動到了只保留給那人的思念。

「雖然沒有記憶,不過既然你這麼自稱,看來是與我一同奔馳在戰場開闢霸道的人。沒能擁有與你一起搭配美酒好暢談整夜的回憶很可惜,不過這次——」

「「也一同在遠征中感受心中的澎湃即可。」」

女性英靈與師傅異口同聲的說出少年接下來的話,使少年頓了一下,隨即他像是如夢初醒般看向女性英靈,並同時認出了升前的心腹。

「唉呀?是赫費斯提翁啊,真是沒想到能以這姿態與你見面呢!話說既然是你就好說了,就算只是暫時的身體,但是趁現在搞到肉體的話就可以再次像過去那樣進行遠征吧?怎麼樣?要不要再次與我以朋友的身分繼續那時的霸業?」師傅露出了微妙的苦笑,但我想這次除了懷念外…大概是胃痛的毛病又再次向他找上門來了。

「你居然接受那種傢伙成為你的主人嗎?」

「你在說什麼啊赫費斯提翁,他是以『臣下』自稱的喔!那他就是跟我一同征戰創造偉業的朋友,是我該引領道路的子民,那我承認他又有什麼不對?」

「……你的確就是這樣的人呢,亞歷山大……」


赫費斯提翁失落的轉身「很抱歉,這次我要成為你的敵人,而我也一定會戰勝你。憑現在的你是贏不了我的…不只沒有神威的車輪,也沒有我們自豪的軍隊,甚至——呀啊!」


赫費斯提翁被撞飛,少年…或著說亞歷山大先生騎在一匹塊頭壯碩高大的黑馬上,馬的額間有一大塊白色的斑點,而那匹馬散發出的氛圍還有方才的力量居然和兩位英靈個體的不相上下,亞歷山大先生露出心痛的表情用劍指著昔日的摯友,但是他的動作卻毫無破綻。冷酷與感情同時展現在他這般少年的姿態上。


「我敬愛的朋友,你真的不重新考慮嗎?」毫無疑問,要是對方意志堅定的拒絕他就會斬下她的頭顱,儘管那是他永遠的朋友。

「這次、打算直接動手嗎?」

「我只是很清楚,如果在沒有得到你的協助的狀況下放過你,那以現在的我來說就會非常危險。尤其你顯然非常的看不慣我這個御主,那我在還有想做的事情的前提下,就只能選擇讓你退場了。」


這個瞬間,將決定我們在這輛魔眼蒐集列車上的命運。


=+=


後記:

我一個人看家好無聊喔…結果重看F/Z 23集卻燃了。

我果然還是好喜歡這一集啊!!看幾次都不膩!

不管是英雄王還是征服王在這場裡面都好棒啊,這邊英雄王算整個帥爆,的確有那種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孤高王者還有人類裁定者的氛圍;征服王這邊跟為韋瓦的情誼也是不能更棒…唯一的王什麼的…讓我就這樣溺死吧…

我算是衝著那段就寫了這篇短打(再來就是事件簿新一集遲遲都不出,害我很悶…


不過老實說讓韋瓦召喚出征服王還是幼帝這點讓我糾結蠻久的(大概就是從我看完23集到我把剩下的F/Z後面集數也全部重溫完畢的時間吧?),畢竟不論以哪種姿態召喚出來,二世心中的感慨也不會改變,但是必然會有落差。後來選擇幼帝姿態是想到了FGO的劇情加上想想這是事件簿第四集的後續妄想,他不是在冬木而是在列車上跟征服王的心腹為了同為臣子的身分矛盾,那還是幼帝姿態會比較好吧?

一方面這時候的二世的處境不是當初的韋瓦有冬木這個靈地和聖杯(說不定有啦,但是我想跟冬木的還是有差吧?)輔助,再來就是他的心境或多或少跟過去有差。如果因此見到幼帝大概會有很有趣的心理活動吧?


喜歡的話歡迎發表感想,要轉也請告知並附上出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