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城寨英雄

4056浏览    46参与
大耳朵许多钱

人前被看到的仅仅是生活状态里的千分之一,不被看见的每一秒我们的爱,耐心,时间,都在挣扎消耗以及重建。


没有体感的人生是无法去客观解释的,都只是主观臆想罢了。

人前被看到的仅仅是生活状态里的千分之一,不被看见的每一秒我们的爱,耐心,时间,都在挣扎消耗以及重建。


没有体感的人生是无法去客观解释的,都只是主观臆想罢了。

大耳朵许多钱

越活越消极,越过越无趣。

越活越消极,越过越无趣。

KEKESU

*城寨英雄真好
*大家吃我安利
*陳老師天眼就get到了,兄弟都還是衝著信號王看的,這部真的get到伍老師【貓仔1551】,袁老師的👄笑起來真好看
*這對官配太妙了我都好愛,但是我還是有1、、想搞牙佬【dbq】
*花曼真的

太太
太太太有魅力了

*城寨英雄真好
*大家吃我安利
*陳老師天眼就get到了,兄弟都還是衝著信號王看的,這部真的get到伍老師【貓仔1551】,袁老師的👄笑起來真好看
*這對官配太妙了我都好愛,但是我還是有1、、想搞牙佬【dbq】
*花曼真的

太太
太太太有魅力了

商就是商

【金牙风华】归途 段子3

依旧是,拉郎,
依旧是,金华和牙佬
依旧是,段子
依旧是,攻受无差
依旧是,废话。
我以为有发过这个了,原来没有。。。
不重要,因为
依旧是,没人看。

【不懂剧里牙佬伤成那样是怎么把刁兰引过去的。?】
段迎风的伤不算轻,一节角铁插进去很深,金华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失血到有些痉挛。
“阿风!风!你系医生,你同我讲要点样做!点样可以帮到你!”流了那么多血,收规华见到都吓坏了,他一手捂住伤口,一手去擦段迎风头上的细汗。
“止咗血就冇事了。你帮我另一件事。我现在,没力气走出去,你帮我搵刁兰来。”
金华摊开自己的手掌,一片殷红。“你在流血啊!点样止血,我帮你止血先!”
“我冇嘢。你快去搵刁兰,迟咗我惊冯春美佢哋追到上来,...

依旧是,拉郎,
依旧是,金华和牙佬
依旧是,段子
依旧是,攻受无差
依旧是,废话。
我以为有发过这个了,原来没有。。。
不重要,因为
依旧是,没人看。

【不懂剧里牙佬伤成那样是怎么把刁兰引过去的。?】
段迎风的伤不算轻,一节角铁插进去很深,金华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失血到有些痉挛。
“阿风!风!你系医生,你同我讲要点样做!点样可以帮到你!”流了那么多血,收规华见到都吓坏了,他一手捂住伤口,一手去擦段迎风头上的细汗。
“止咗血就冇事了。你帮我另一件事。我现在,没力气走出去,你帮我搵刁兰来。”
金华摊开自己的手掌,一片殷红。“你在流血啊!点样止血,我帮你止血先!”
“我冇嘢。你快去搵刁兰,迟咗我惊冯春美佢哋追到上来,前功尽废。”
“你要做乜我帮你啊!找咩鬼刁兰啧!你哋行得咁埋咩,睇少一阵都唔得?!”
“刁兰比你熟悉城寨环境,要收埋啲白粉搵佢最啱了。呢啲我好辛苦才偷出来,不能再回冯春美手里。”
“白粉重要定是命重要!我走落去搵她在等到佢来要几耐?咁流血法你会死的!”
段迎风脸色惨白,勉强笑笑“我系医生,我有分寸。阿火,你帮我好不好?”
金华瞪着他看,段迎风也看着他,两个人一个眼中冒火,一个目光如水。金华当然知道这批白粉如果落进同乡会手里还会危害到多少人,他更知道阿风一向大义为先,又性格硬颈,他不是不帮,他只是觉得心疼。这个人,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么?他有几条命,能救几个人?
金华瞪了他两眼就气不过的一甩头,“好好好,我听你的。但是刁兰一直都唔信我,我点样要佢嚟到?”
“我和佢讲过,如果找不到大家,就在水喉个度等。如果佢唔信你的话,你用荷兰水引佢过来。”

金华把刁兰引到山上,又折返回福利会拿了自己的配枪,然后才再去刁兰那里看段迎风。
“阿风佢点样?”
“医生给他包扎过了。但是伤口很深,又流咗太多血,冇咁易好返。”
“咁批白粉呢?你搞定了?”
刁兰皱皱眉,“你知道白粉单嘢?”
金华用鼻子哼了一声,指指段迎风的房间,“你唔会冧住个只嘢给你放的荷兰水吧?他个样想企身都难了。”

段迎风第二天就搬回了福利社住。金华嘴里叼着根草,斜靠在门口,看着他一只手撑着起身,并没有丝毫要帮忙的意思。
“人哋贴埋大床让你养伤你唔住,系都要返黎呢度瞓床板,系咪摞嚟贱?”
“系呀,我认了,不如帮手啦好唔好?”
金华这才上前,一把将人抄起,段迎风倒吸气喊痛,“宜家知痛了?”
“火……”
“你唔好嗌我。话趁你都唔听,死牛一边颈,聼日我就返西塘,话知你系生系死。”
“唔得。”
金华面色这才缓了一下,“点,唔舍得我?知我重要了咩~”
“同乡会守着出入口,你出唔去嘅。”
金华手下一顿,把人又扔回床板上,“段迎风!你好嘢!!”

商就是商

【金牙风华】归途 段子2

其实无所谓讲不讲,有没有人看……
就,归途,是个段子,集。
嗯。
前后可能关系不大。
风华,金牙,其实是同一对。。
段迎风,收规华。金华,牙佬。攻受无差。

【金牙风华】归途2

最近段迎风总是带着伤回来,金华靠在门上,看他用嘴叼着去开药酒,然后叹口气。
“我真系唔明你。你唔知痛咩?”金华拍掉他的手,自己坐下来帮他擦药酒。
“有啲淤青啧,冇事。”
“冇事是吧?”金华手下用力,段迎风马上皱紧了眉头。
“喂!”
“我以为你唔知痛添。”金华收了力,“咁搏为咩啧?”
“我哋系街坊福利会,系要保护班街坊嘅了。”
“人哋要你保护先得噶!早排,边个边个一句说话啧,你哋班街坊摞嗮架查要同你哋死过。你当人哋街坊,人哋当你系咩?”
“佢哋...

其实无所谓讲不讲,有没有人看……
就,归途,是个段子,集。
嗯。
前后可能关系不大。
风华,金牙,其实是同一对。。
段迎风,收规华。金华,牙佬。攻受无差。

【金牙风华】归途2

最近段迎风总是带着伤回来,金华靠在门上,看他用嘴叼着去开药酒,然后叹口气。
“我真系唔明你。你唔知痛咩?”金华拍掉他的手,自己坐下来帮他擦药酒。
“有啲淤青啧,冇事。”
“冇事是吧?”金华手下用力,段迎风马上皱紧了眉头。
“喂!”
“我以为你唔知痛添。”金华收了力,“咁搏为咩啧?”
“我哋系街坊福利会,系要保护班街坊嘅了。”
“人哋要你保护先得噶!早排,边个边个一句说话啧,你哋班街坊摞嗮架查要同你哋死过。你当人哋街坊,人哋当你系咩?”
“佢哋都系被逼无奈先会咁样。你唔好误会佢哋。”
金华转过身盯着段迎风,脸上从没有过的认真。“如果最尾没有那场赌命的赌局,你们是不是真的打算任打不还手。”
段迎风答不上来,金华把衬衫披到人身上,“人哋话,城寨复杂又危险,都唔知点解可以养得你咁天真可爱嘅。”
段迎风抬眼瞪他,“强者,系为咗保护弱者而存在。小智都明嘅道理,点解你系都要同我争。”
金华哼笑一声,“保护人,咪即系揦屎上身。你冇嬲住,我讲个故仔俾你听。我出面有个朋友,佢系差人嚟噶,好叻嘅,破咗好多大案,但系好人唔长命,年初啧嘛,行咗喽。知唔知佢点样行咗啊?因为佢破到案,帮啲百姓冧咗个衰人,但原来个衰人系佢老顶个侄子喔!佢老顶嬲起上嚟,陷咗佢一镬,同埋其他差人一起,当街咁,十零支炮对住佢。”金华眼神放空,虽然过去了差不多一年,讲起沈一然,佢都觉得好难受。“我想救佢嘅,但我救唔到。我睇住佢系我眼前断气。”
段迎风看得出,这个朋友的死给了他很大的打击,进来城寨这么久,他还没见过这人这样的表情。“火腿……”
“你话,保护到人有乜用?你越做的好,就越多人觉得你碍眼,越多人想怼冧你。你保护到人又点?边个保护你?”
“唔通睇住有人受苦都唔理?我哋唔可以咁自私噶!”
“自私?我自私定你哋自私啊?成日烂英雄,你有几巴闭?咪都系两只手一条命!你出咗乜事,人哋当死个街坊啧,但你身边嘅人呢?你摞条命去搏嘅时候,有冇冧过佢哋!”金华靠墙蹲坐在地上,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流了泪,只觉得眼前的阿风恍然间变咗是当日的沈一然,带着一身血污望着他,和他讲做差人要正义要抓嗮啲衰人。
“你话走就走了,好了,你做到英雄了,咁有冇冧过要我哋睇住你死有几残忍!你要我点算,你要梁芯点算!”
“火腿!火腿!”段迎风早扑了过来,金华神色痛苦,望着他,质问他。
“你话俾我听,我去边度搵翻个兄弟,我又点赔个心上人俾梁芯!”
段迎风被金华这个样子吓坏了。他叫不醒金华,只能狠心一掌打晕了他,再把人安置到床上去。
火腿从来不讲他进城寨之前的事,只是极力反对福利会和同乡会作对,特别是对段迎风,凡是知道阿风出去打出去搏,他就几天都没有好脸色看。如果不是他几次在关键时候相助,他们真的要怀疑这个来历不明的火腿是同乡会的人了。可是帮完忙,火腿还是黑着脸,对福利会的一切做法不予苟同。段迎风只当他是担心几个人安危,才介意他们那些进取的做法,也是到今天,他才知道,原来火腿经历过什么。
和同乡会的斗争中,福利会牺牲了很多。段迎风每次看着其他兄弟受伤,心里都难受又自责。于是他更拼,更出位,他想站在福利会甚至城寨所有街坊的前面,替他们挡下所有危险。他没想过这算不算火腿说的“烂英雄”,更没想过,他的兄弟看到他受伤,也会一样的难受和自责。
“系我冧的唔够周全,忽视咗你哋嘅感受,对唔住。”段迎风自己一身伤痕来不及处理,先打了清水给火腿擦脸,“我以后会更小心照顾自己,唔会咁容易受伤了。”他想了想,又说,“你放心,不到逼不得已嘅地步,我唔会摞命搏,我,唔会要你冇咗多个兄弟。我应承你。”

金华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半天,他坐起来定了定神,抬手抹了把脸。
阿风大义大爱的样子和记忆里那个刚到差馆一丝不苟的一然重合,他有时候真的会分不清自己的愤怒和心痛是为了只顾人不顾己的阿风,还是为了惨死的一然。
金华不是什么大英雄,他也不想做大英雄,他只想做一个衰唔嗮嘅收规华。好歹可以守住自己身边人,平平淡淡的,就过咗一世。
但一然不可以。阿风也不可以。
刁兰进门时就看到火腿坐在床边发呆。
“作死啊你!”刁兰拧住耳朵把人拖到外间,毕得了正在帮段迎风擦药酒。“牙佬伤成咁,你都瞓得着?仲要佢照顾你?你系咪人嚟噶!”
金华解救出自己的耳朵,堵着气抱腿坐进椅子里。“你哋牙佬铁打嘅~哩啲伤唔算得咩嘅~”
“阿火。”段迎风呵住他,再这样说法,刁兰分分钟打的他满地找牙。
“我有讲错咩?”段迎风纯本老实,口舌功夫自然斗不过金华。他不出声,金华撇着嘴翻白眼。“烂醒。”
刁兰向来是心疼牙佬的,最近几次牙佬大大小小的伤她都看在眼里,只是明知牙佬拳佬的付出是为了什么,所以才没有出声。
“今次我撑火腿。”刁兰放过金华,轰走毕得了,自己在牙佬身边坐下,把药酒倒在手心里搓热再覆上那些瘀伤。她皱着眉,这些伤痕看得她心里难受。视线稍稍下移,早前牙佬为偷白粉被角铁刺伤的位置甚至还没痊愈。刁兰轻叹口气,语气轻柔的不像刁兰。“你啊,伤都没好,又为咗大家企出去同人打。你个身唔痛,人哋见到都心痛了。”
“对唔住。”
“傻嘅咩,你讲咩对唔住啧。系我哋对你唔住。痛唔痛?”
“唔紧要。”
金华坐在旁边看着他两个,心里无名火烧的更猛。我同你讲埋咁多,你当我唱歌,家阵人哋讲咗两句啧,你就听嗮人讲,对唔住都讲埋?咩佢讲嘢好听啲咩?金华瞪了两人几眼,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金华起身的同时,段迎风的视线就一直追着他,只是他头也没回,只留了一路的背影。段迎风眉头皱在一起,刁兰见了也宽慰他。
“你唔好怪火腿,佢都系肉切你啧。”
“我知。的确系我嘅问题,冧得唔够周全,等你哋担心。阵间我会同佢解释。”

金华在城寨里没什么活计可做,段家出事之后,他就在牙医诊所里挂了个闲职,阿风帮人医牙的时候他帮忙打打下手,没病人的时候就搓搓糖,材料是阿风帮忙准备的,卖回来的钱却不问他要。金华从福利会出来在城寨里转了一圈,他这段日子吃住都靠阿风接济,没用别的地方可去,也只能回到诊所去。
一推门,段迎风正在等他。
“翻嚟啦?”
“……嗯。”拳头不打笑脸人。阿风笑口笑面看着他,还倒好水递过来,金华原本一肚子的气没有地方撒,整个人都垮了下来。
“食咗饭没?”金华垂着眼不说话,“没?我都没食,我去煮饭,一起食?”
金华看不得他忙前忙后,“刁兰没叫你上去食饭咩?”
“叫咗了,我没去。你知啦,周身伤,费事拉埋人哋陪我忌口了。”
“咁你就要我陪你忌?”
“我知你嬲咗我,仲唔留低氹翻你咩。”
金华不在说话,段迎风快手快脚整几碟餸,拉埋佢一起食饭。
“屋企出咗事之后,我唔想面对,走咗去。”段迎风一勺一勺的给金华装汤,金华放下筷子,紧张的盯着人看。
段家惨遭灭门个阵,佢唔系城寨,等佢听到消息急匆匆赶翻嚟,阿风却不在。他这么久都没听阿风提过那件事,他也不敢提更不敢开口安慰,怕说多了反倒惹人伤心。
“一夜之间,真系叫做冇咗后顾之忧,屋企人……只剩低我一个。我再唔使担心会连累佢哋,唔使冧计点瞒住阿叔去福利会,唔使挂住小智会唔会再被人恰。个一刻我觉得,我乜都唔惊了。”
“所以,你一次次咁摞条命去搏。”
“唔系你同我讲,个个故仔,我都没冧过,原来自己咁样,都会让人哋替我担心,好似我个阵时担心小智佢哋一样。我以后都会继续保护班街坊,不过!我会小心自己了,我应承咗你了。放心。”
金华见他冧通咗,心都定落嚟,重新抓起筷子毫不客气的扒了两大口饭。“唔系剩低你一个人。仲有毕得了,拳佬,仲有你个个刁兰啊。”
“我知,仲有你嘛。”
“鬼得闲理你……我过几日就翻西塘,冇眼屎干净埋!”

商就是商

【段迎风/金华】归途

城寨英雄/收规华,拉郎配
段迎风[牙佬]/金华[收规华],攻受无差
ps,这个cp是不是应该叫【风华】!

【归途】
或许脚下的路永远没有归途,眼前的这条路明知不是坦途,越喧嚣越孤独,越强大越无助,越在意越辛苦,越满足越麻木。
    ——[羽泉。归途]

收规华第一次进城寨是为了沈一然,这是第二次。为了逃命。
收规华很怕死,自从被父母抛弃在车站,他活下来真的很辛苦。吕国在满世界敲锣打鼓的刮他,除了九龙城寨,他没有地方可以去。这地方三不管,自己有自己的一套规律,吕国不敢进城寨抓人。
当然,城寨的人会不会把他交出去是另一回事。金华眼下也没有心思考虑这个问题。
想从吕国眼皮下逃走不...

城寨英雄/收规华,拉郎配
段迎风[牙佬]/金华[收规华],攻受无差
ps,这个cp是不是应该叫【风华】!

【归途】
或许脚下的路永远没有归途,眼前的这条路明知不是坦途,越喧嚣越孤独,越强大越无助,越在意越辛苦,越满足越麻木。
    ——[羽泉。归途]

收规华第一次进城寨是为了沈一然,这是第二次。为了逃命。
收规华很怕死,自从被父母抛弃在车站,他活下来真的很辛苦。吕国在满世界敲锣打鼓的刮他,除了九龙城寨,他没有地方可以去。这地方三不管,自己有自己的一套规律,吕国不敢进城寨抓人。
当然,城寨的人会不会把他交出去是另一回事。金华眼下也没有心思考虑这个问题。
想从吕国眼皮下逃走不是容易事,金华肩上的伤情况很不好,但是他不敢找大夫。
段迎风是在杨老板的后厨见到金华的。杨老板说最近砵仔糕总是不对数,他找了几次,才发现附近有这么个受伤的陌生人。
“生面孔,不知道怎么闯进城寨来的。我看他像是受伤了,所以叫你来看看。”
“伤口有一点发炎,我带他回福利会再说。”

金华醒来的时候段迎风在厅里打拳,等金华走出来,他收了势,看向金华,笑的温和。“你醒了。”
“你是谁?”
“段迎风。叫我牙佬就好了。我是这里的牙医,虽然是看牙的,怎么说也是医生,见你受伤昏迷,伤口又不太好,才把你带回来重新包扎一下。”
“……唔该。”
段迎风又笑笑,“杨老板说你偷了他不少砵仔糕吃。你身体有点虚弱,砵仔糕对你无意,不介意的话,我一会煮点粥给你。”
“你……不问我是谁?”
“你既然不是城寨的人,对我来讲,就只是病人而已。”
“我叫,火腿。”
段迎风看了他一会,“火腿?不会是我在报纸上看到过的那个西塘英雄火腿把?”
金华第一反应是逃。报纸上他的那些英雄事迹一半以上都和吕国有关,认识他的人,难保会不会认识吕国,日后吕国来要人,又会不会把他交出去?
但是段迎风接着说,“故事很好看,火腿哥两个人是英雄。”
“你……”
“你伤还没好,如果没其他地方去的话,可以先在这里住下。”

金华在福利会养了几天伤,他发现这地方很适合他。鱼目混杂,他之前在外面收保护费那些衰嘢放在城寨里根本不值一提。以他的自我认知度,在外面他是收规华,在城寨里,恐怕已经算是个大好人了!
牙佬也是好人。收留他,教他功夫,而且还不跟他要钱。
“喂!”金华挠着头做到桌边,一条腿踩在旁边椅子上。段迎风看了一眼他的腿,又看了一眼金华,做出个洗耳恭听的样子。
“我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了。”
“嗯。”他的伤好到什么程度段迎风当然知道。
“我,我,哎呀!”金华胡噜下头发,“我要走了!”
段迎风没有说话,金华快把自己的头皮挠破了,然后肩膀往下一塌。“我说真的呢!我真会走的!你不留我?”
段迎风终于等到这句话,然后微微一笑,接着低头编守水龙头的值班表。“你这两天也见到了,同乡会搞得这里乌烟瘴气,上次守水龙头的事之后,我们已经剃到佢哋眼眉,”段迎风抬头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城寨的人,早走早脱身。”
“你咁讲系咩意思?即系话我怕死系嘛!我话你知,我火腿哥唔系知恩不报个啲人,你救得我一命,我还翻俾你一命!第日班扑街要搞你,问过我火腿哥先!”
“你要清楚,同乡会班人同出面啲古惑仔唔同。你留响度,仲同我哋企埋一齐,即系同同乡会作对。你会好危险。”
“靠吓咩……我火腿系出面都有支马噶,我唔捞啧嘛。我暂时留响度,睇吓有咩帮得手。人哋啊,人强马壮,你哋得咁几只嘢,点同人斗啊?”
“头先又话要走?”
金华撇撇嘴坐回椅子里,“人哋话走嘅时候你要留人先得噶。咁唔识做点得啊!”他说罢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样子。段迎风多看了他两眼,也笑着摇摇头。

Sampat

越看越觉得朝阳朝霞两兄妹好配,我有罪

越看越觉得朝阳朝霞两兄妹好配,我有罪

Sampat

想看龙成虎×柯万长,年下忠犬攻还是很棒的

想看龙成虎×柯万长,年下忠犬攻还是很棒的

等喋家的n次方

【城寨英雄同人】朝猛山x段通天

练习·超自然生物(父辈组拉郎)


      朝猛山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了。

      他总穿着一身黑袍,站在巷口。有时下了雨,就执一把黑色的伞,眺望着。有行人经过,便悄悄地退至角落。

      他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他在等什么人吗?

      朝猛山的疑惑从未消减过。只是他常是匆忙的,忙着去武馆教学,或者回家去品尝女儿做的...

练习·超自然生物(父辈组拉郎)


      朝猛山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了。

      他总穿着一身黑袍,站在巷口。有时下了雨,就执一把黑色的伞,眺望着。有行人经过,便悄悄地退至角落。

      他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他在等什么人吗?

      朝猛山的疑惑从未消减过。只是他常是匆忙的,忙着去武馆教学,或者回家去品尝女儿做的热腾腾的饭菜。

       他没有一次驻足看过这个男人,每一次都从他身旁擦肩而过。只是偶尔见到男人的侧脸,俊秀而苍白。

       他内心总因着男人的眼神变得伤感起来,微微抽动着,仿佛触碰到了什么禁忌。

       妻子在几年前已经病死,他的记忆也在那时消失。儿女对以前的事讳莫如深,他也不想去过问。

       如今他是武馆的武师,有稳定的生活,幸福的家庭,唯一的变数,只有这个巷口的男人。在不断地、触动内心。

       他在餐桌上踌躇地问儿女这个黑袍男人的来历,隐含期盼和担忧。女儿的脸色微微变了,不再说话。


        朝猛山再经过那条巷子,一个茅山道士正在做法。咿呀着举着桃木剑。他没来由的心里一痛,拼命的往巷子里跑去。那个黑袍男人站在巷子的角落里,背对着他。

       “先生,你……”朝猛山突然意识到,自己对他一无所知。

         黑袍男人转过身。他的脸色愈发苍白,甚至有些痛苦的扭曲。

         他看着朝猛山的脸,突然笑了。那笑干净又纯粹,让朝猛山愣了愣神。

        “我应该是,等不到了。”



          朝猛山忘了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是从此以后,他都再也没见过这个男人。

          或许他已经不再等了。

          或许他等的那个人,永远不会出现了。

等喋家的n次方

【城寨英雄同人】左勾拳x段迎风

(超短篇)无法回头的来路


       左勾拳下定决心从澳门来到香港时,就已经注定他要去伸张正义,完成父辈未完的心愿了。

       段迎风见左勾拳的时候,或许也不会想到,这个人将为他揪出杀父仇人,为他报仇,洗刷他不敢反抗的耻辱感。

       左勾拳和段迎风仿佛是被命运的绳索牵引着,而彼此双方,就在这看不见的线两端。...


(超短篇)无法回头的来路


       左勾拳下定决心从澳门来到香港时,就已经注定他要去伸张正义,完成父辈未完的心愿了。

       段迎风见左勾拳的时候,或许也不会想到,这个人将为他揪出杀父仇人,为他报仇,洗刷他不敢反抗的耻辱感。

       左勾拳和段迎风仿佛是被命运的绳索牵引着,而彼此双方,就在这看不见的线两端。

       

       朝阳来到九龙寨,见到了在传闻中被父亲杀死的段通天的儿子。那是她第一次见他,上一辈的记忆却好像在脑海里复苏。

       他遇见了柔韧沉稳的八极拳,遇见了终极一生也会纠缠的人。

       他知道自己是段迎风的宿敌,知道两个人最终不可能成为眷侣。

       他只能一步、一步地走下去,在捍卫正义的时刻守护自己悄然滋长的爱意。

      真相早晚有被揭开的一天,他和牙佬也终将走向对立。

      这是他们都无法回头的来路,在十五年前就已注定。

等喋家的n次方

【城寨英雄同人】甲辰x段迎风

另外那个账号登不上去……于是换了一个来犯病了。像我这么长情的人不多了(手动颜文字)

依然是私设众多·不喜误入==


       甲辰是孤独的杀手。孤独地来,孤独地去。匕首是冷的,心也一样。

       当他看到段迎风第一眼,就知道他是自己多年前迫害的段通天的遗孤。

       他们长得太像,眉眼,气度,功夫或者说是胸怀和理想。...


另外那个账号登不上去……于是换了一个来犯病了。像我这么长情的人不多了(手动颜文字)

依然是私设众多·不喜误入==


       甲辰是孤独的杀手。孤独地来,孤独地去。匕首是冷的,心也一样。

       当他看到段迎风第一眼,就知道他是自己多年前迫害的段通天的遗孤。

       他们长得太像,眉眼,气度,功夫或者说是胸怀和理想。

       甲辰来城寨的唯一目的,就是帮助天干先生接手福利会,然后带走他们的杀手同伴辛未。

       他做杀手太多年,早忘了愧疚的滋味。所以当他面对段迎风时,永远都能保持微笑,毫无惧色。

       段迎风是不一样的,他的温和总是恰到好处,体贴入微又不让人腻烦。甲辰原以为只有辛未才是最特别的,没想到这颗心对段迎风也是一样,甚至更为强烈。

       他和辛未不同,辛未由于羞愧不敢和左勾拳在一起,他不会。十五年前的事,只要他不说,段通天的死因也不会有人查得出来。

       他可以心安理得地接近段迎风。连帮助天干先生的筹码都换成了饶段迎风一命。

        只要是段迎风,断手断脚也无所谓,只要还有一口气息在。他会好好保护他,从今以后,天涯海角,再不离开。


        人有了感情总变的太过脆弱。甲辰能察觉到天干先生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阴狠和危险。

       他愈发害怕死亡。身上偷袭左勾拳而被辛未划破的伤口,血浸湿了他的白色背心。他躺在干草堆上闭目养神,能感觉到每一寸皮肉在无力地收缩,肌体微微痉挛。

       这伤不及死。可他还是迫切地想去见段迎风。

       不会有事的。段迎风和左勾拳已经吵翻了,段迎风不会相信那个瞎子说的任何事了!

      他将身旁水碗中最后一滴水饮干,苍白的唇轻轻勾起一丝笑意。

     

      段迎风不在。坐在平常他坐的位置上的,是左勾拳。

     甲辰皱了皱眉,他已有了几分决然。

      “段迎风的仇,应有他自己来报,你算他的谁!?”

       左勾拳嘴角勾起一抹次木耳轻蔑的效益。

      左勾拳看不见,但这笑已令甲辰万分难受。

      只因在那一刻,他们心中就都了然了答案。

      他们是挚友,是兄弟。同是福利会会长,左勾拳自然有资格站在段迎风身边。而他只是一个身份败露的杀手,依靠的天干先生已然对他失望。

       他是一个杀手,在他害死段通天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他的命运。

       原来他是在意的,他还是后悔自己害死段通天。他还是心疼段迎风多年来被人欺侮。

       甲辰的口鼻中喷涌出鲜血,视线已经不太清晰。

        一只温热的手覆上他的眼睑,温柔一如从前。

                                                                      the  end

语录

不是谁比谁好,是这一刻我喜欢的是他。

不是谁比谁好,是这一刻我喜欢的是他。

王闲萝

来自单身狗的恶意?

终于抽时间补完城寨了,沉迷美色的同时想吐槽一句:编剧你是单身狗么?主线三对cp全给拆了?还是为了成全朝阳迎风?竹马竹马领着两个小徒弟奔向没羞没躁的美好新生活?好吧,这个结局我认了。

终于抽时间补完城寨了,沉迷美色的同时想吐槽一句:编剧你是单身狗么?主线三对cp全给拆了?还是为了成全朝阳迎风?竹马竹马领着两个小徒弟奔向没羞没躁的美好新生活?好吧,这个结局我认了。

疯书

【城寨英雄】祝君好---朝家兄妹剪辑视频

兄妹大法好!这对光是一个眼神都要萌死我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759699/

兄妹大法好!这对光是一个眼神都要萌死我了!!!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759699/

yuki酱

今年tvb的剧都诚意满满,从EU超时任务到一屋老友记,还有今天安利的城寨英雄,市井江湖也是江湖,虽然没有什么大卡司阵容,但丝毫不影响整部剧的效果,打戏也是看的人热血沸腾,几乎没有替身,基本都是近身搏斗,就因为如此,每一个角色死去时候,都觉得无比壮烈,好像从鑫鑫开始,我就知道按tvb套路,每个出彩的配角,到最后都会死的壮烈而又残忍,果然,段家除了牙佬全部灭门,花曼也是,还有觉得猫仔根本没必要死,也被杀的那么凄惨,他和柯小妞的感情线苏的不要不要的,大小姐和保镖的人设,明明可以终成眷属,哎,猫仔死的时候我简直都泣不成声了😭😭😭……
庆幸我爱的tvb还是那种味道,即使已过曾经辉煌,可我还是会一如既...

今年tvb的剧都诚意满满,从EU超时任务到一屋老友记,还有今天安利的城寨英雄,市井江湖也是江湖,虽然没有什么大卡司阵容,但丝毫不影响整部剧的效果,打戏也是看的人热血沸腾,几乎没有替身,基本都是近身搏斗,就因为如此,每一个角色死去时候,都觉得无比壮烈,好像从鑫鑫开始,我就知道按tvb套路,每个出彩的配角,到最后都会死的壮烈而又残忍,果然,段家除了牙佬全部灭门,花曼也是,还有觉得猫仔根本没必要死,也被杀的那么凄惨,他和柯小妞的感情线苏的不要不要的,大小姐和保镖的人设,明明可以终成眷属,哎,猫仔死的时候我简直都泣不成声了😭😭😭……
庆幸我爱的tvb还是那种味道,即使已过曾经辉煌,可我还是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下去,想要一直一直保留那点tvb情怀……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