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城市拟人挑战

0
假如你所在的城市是个人? 快来展现你的脑洞吧!

假如你所在的城市是个人?

快来展现你的脑洞吧!

 查看更多
收起全部
40万浏览    381参与
城市拟人搞笑合集
哈哈哈哈哈哈
立即观看
庐州忘忧

新年快乐抢红包!

合肥:🥳耶!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们新年快乐!

蚌埠:🧐他平常也是这样的吗?

宿州:😋不,他只有在熟人面前才这样。

芜湖:😄习惯就好啦,来个大白兔?

黄山:😗安庆,滁州,不用再烧了,再烧这群崽新一年都

         会发福的!嘿,二位,桌上的饭菜够多了!

安庆:😌那也比他们被你用毛豆腐喂胖了要好。

滁州:😉马上就好啦~

池州:👋小家伙们瞧我的新衣服,自己做的哦!

合肥:😃呜啊......还是一如既往的神奇配色啊……

亳州:😌(喝口茶)和我种的山茶花一样。

淮南:🤨...

合肥:🥳耶!兄弟姐妹父老乡亲们新年快乐!

蚌埠:🧐他平常也是这样的吗?

宿州:😋不,他只有在熟人面前才这样。

芜湖:😄习惯就好啦,来个大白兔?

黄山:😗安庆,滁州,不用再烧了,再烧这群崽新一年都

         会发福的!嘿,二位,桌上的饭菜够多了!

安庆:😌那也比他们被你用毛豆腐喂胖了要好。

滁州:😉马上就好啦~

池州:👋小家伙们瞧我的新衣服,自己做的哦!

合肥:😃呜啊......还是一如既往的神奇配色啊……

亳州:😌(喝口茶)和我种的山茶花一样。

淮南:🤨但是款式又很时髦......

淮北:🤨而且因为是新年,配色反而很对味......

阜阳:😂袖口肥的像我家大馍一样......你塞了多少棉花。

宣城:🤔但是因为他自己的脸,又有种很奇怪的帅?

芜湖:😝这就是所谓的“仗着自己帅就随便穿衣服”啊。

铜陵:👋好了,北京要发红包了,赶紧进群吧!

六安:😋来喽!我再夹快排骨!

马鞍山:😜嘿嘿,合肥,你不是在研究高科技嘛,能不能

            写一个让红包自己进账户的程序?

合肥:😅......那是病毒吧……你怎么不试试在大群和小群

        里同时抢红包呢?

(过了一会......)

芜湖:🥲死伤惨重啊……

蚌埠:🧐你们......抢到多少?

芜湖:🥲1块2......我的悲愤化为食欲了(夹菜)。

合肥:😅(挠头)只有1块2......说好的有大红包的呢…...

铜陵:😗(叹气)哎,5毛......北京是有多抠。

池州:😆哈哈,3块5,比去年多1毛。(挥挥手)

淮南:🤨哇啊!3块......还比去年少1块了。

淮北:🤨3块......居然和去年一样啊。呃......

滁州:😊6毛,吉利就好啦。

阜阳:😀我1块,和大家一比较反而挺幸运的?

黄山:😋啊呀,我和宣城都是1块6,安庆你呢?

安庆:☺️8毛,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精打细算。

宿州:😜我也是,还是先去隔壁十三太保的小群里抢吧。

亳州:🤓的确,人少一点抢的红包钱更多。

马鞍山:🥳嘿嘿,我5块,今年我赢了✌️!

芜湖:🥲欧皇这种生物就不应该存在啊......

安庆:😑少用点网络语言,不然新一年零食减半。

蚌埠:🙂啊那个......我刚刚抢到了888元的......红包

(大家齐刷刷地看着蚌埠)

亳州:🥺我想回花田里一个人静一静......

铜陵:😭带我一个......

真相:蚌埠其实是在某三只“特区”的群里抢的,

         还送了奶茶券,有港式有台式,

         外加一份猪扒包的优惠劵。



合肥:对了,新年新气象,既然隔壁有十三太保,那我

         们16个是不是也可以取一个特别厉害的称号?

彩蛋:称号结果




39爷爷

           09:08:131772876.02.21 06:33:21


           09:08:131772876.02.21 06:33:21


39爷爷

203250239.06.29

@ 194024593-07-2369707571.07.01


203250239.06.29

@ 194024593-07-2369707571.07.01


庐州忘忧

档案5:宣城(记述者:亳州)

个人简介

      别名有宛陵(西汉启用)、爰陵(秦朝启用)还有丹阳(三国启用)等等。自西汉设郡起以有2000多岁,实际年龄不明实际上在商周时代就已经降生,并学习了较好的文化。低调大方的徽派女性典型代表,实力却不允许低调,是所有安徽城市小年轻都忍不住喊“宣姐”的存在。

资料部分:

1.艺术修养极高,因为是长江下游良渚文化的扩张区,

  所以商周时期就学习了良渚文化,

  后来还发明了文房四宝。

2.以前就是个带娃专业户,

   芜湖、铜陵、池州都是...

个人简介

      别名有宛陵(西汉启用)、爰陵(秦朝启用)还有丹阳(三国启用)等等。自西汉设郡起以有2000多岁,实际年龄不明实际上在商周时代就已经降生,并学习了较好的文化。低调大方的徽派女性典型代表,实力却不允许低调,是所有安徽城市小年轻都忍不住喊“宣姐”的存在。

资料部分:

1.艺术修养极高,因为是长江下游良渚文化的扩张区,

  所以商周时期就学习了良渚文化,

  后来还发明了文房四宝。

2.以前就是个带娃专业户,

   芜湖、铜陵、池州都是典型例子;

 (汉恒帝刘志时期,设立宛陵郡,就是宣城姐,

    区域包括今安徽芜湖市、铜陵市、池州市、宣城一带)

3.在各朝更迭中外貌不断改变着,但依旧是个美女;

(历朝历代宣城的区域大小都在改变着)

4.她本人和不少文人雅士是朋友,

   比如来当官的范晔、谢脁、杜牧,

   来学习的白居易,还有来旅游的李白等等;

5.她很清楚,这些朋友都死了。

6.“意识体的寿命远超常人,只要不出意外,

    就不会消亡,而我们结交所有的人类朋友,

    都会有生老病死,离别不可避免。”

   宣城和安庆是家里最早意识到这种结局的姐姐,

   她们坦然接受了,

   并为接下来的每一个遭遇此事兄弟姐妹做思想工作;

7.包容心极强,善解人意;

(宣城境内少数民族人数虽然不多,但有族群至少45个)

8.喜欢养“小动物”;

(宣城境内有不少类似于金钱豹之类的大型保护动物)

9.园艺达人,但似乎更喜欢那些有历史的植物?

(因为近代的战乱,

   宣城境内草场所为森林破坏后的次生植被)

10.有一条红色的小船,

    是回家后大家一起送给她的,

    即使现在也会去划一划;(宣城也是革命老区哦!)

11.意识体在古代无论男女总是要为历史名人效力的,

   其中就包括打仗(比如女扮男装的蚌埠),

   而宣姐一直做的是文书类工作,

   所以刚接到广德时担心这傻小子以后打仗打不过,

   曾经考虑过給广德请老师,

   结果发现这小子不但会武功,连战场都上过了……

12.明清时期和安庆一样鼓励家里人经商,

    就是总容易把饭烧咸;

 (徽商嘛,而且徽商最主要的钱来源于盐业)

13.近代为了保护弟弟妹妹们的安全,退居山林,

    虽然没有向其他城市一样上战场,

    却用不停自己笔下的文字来支援革命,

    1949年4月24日回家了

14.“宛陵梅” 自宋以来,名人辈出,

    宋诗开山祖梅尧臣、宋名臣梅询、明戏剧家梅鼎祚、

    名宦梅守德、清数学大家梅文鼎、

    近代学贯中西梅光迪,使之有宛陵梅花遍地开一说;

15.家里物产丰富,比如宣木瓜、铁皮石斛、绩溪山核桃,

    但是如果发现谁偷吃零食会罚人抄书。

16.喜欢喝茶,品味也不错。

留言:

“我不想回忆抄书,到底是谁叫亳州来写档案的!”

                                                 强烈申请打码的宁某

“姐姐,今晚吃什么?”

                                                                     绩溪

“姐,门口指甲花开了,要摘下来染指甲吗?”

                                                                      泾县




PS:暂时不会再更新了,马鞍山我写完放草稿箱忘了保存了,文没有了,谢谢支持。我的腿可以正常走路了,🎉(给自己放个烟花)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了,回来后会好好写文的,平常如果有空会更新一些番外,希望大家,把想看的城市(县)写下来,不一定要安徽的。

总而言之,谢谢支持😄

强推两个大佬,一定要去看看他们的作品

@津门逮鱼户 

(省拟大佬,人设、画风、上色都很好看!)

@没有名字的竹子 或者@叫我竹子求求 

(这俩是同一个人,宣城县拟大佬,

   图、手书都有,特别好看!)


   

  


唐伯虎点蚊香

真实城拟(二)

我之前说真实的城拟是大家买不起房子,那如果是古代背景呢?

春秋时期,宋国的徐州整理好衣冠架着马车去吴国卖宋国的冠。

宋国的马车和冠都是上乘,就不信那些吴国人不喜欢。到时候可以顺便买一些质量上好的吴越大宝剑回来。

结果到了吴国一看,人均短发纹身小皮裙,挣扎一上午,他的冠根本卖不出去。他坐在路边擦汗扇风,被吴国的鬼天气热够呛。

然后他就遇到了梅里(无锡前世),梅里穿着小皮裙,全身文身,留着短发,头上顶着一个稻草拧的草环,草环一侧还挂着一只草编的小鸟,下面吊着羽毛。

徐州忍不住夸赞小鸟可爱。梅里摸着头上的小鸟腼腆一笑,问:“宋国人也喜欢小鸟吗?”徐州说:“那当然,犬油煎小鸟是我的最爱了,小...

我之前说真实的城拟是大家买不起房子,那如果是古代背景呢?

春秋时期,宋国的徐州整理好衣冠架着马车去吴国卖宋国的冠。

宋国的马车和冠都是上乘,就不信那些吴国人不喜欢。到时候可以顺便买一些质量上好的吴越大宝剑回来。

结果到了吴国一看,人均短发纹身小皮裙,挣扎一上午,他的冠根本卖不出去。他坐在路边擦汗扇风,被吴国的鬼天气热够呛。

然后他就遇到了梅里(无锡前世),梅里穿着小皮裙,全身文身,留着短发,头上顶着一个稻草拧的草环,草环一侧还挂着一只草编的小鸟,下面吊着羽毛。

徐州忍不住夸赞小鸟可爱。梅里摸着头上的小鸟腼腆一笑,问:“宋国人也喜欢小鸟吗?”徐州说:“那当然,犬油煎小鸟是我的最爱了,小鸟做的肉酱拿来蘸饼我能吃三个。”

话音刚落,梅里脸色忽变,举起长矛发出御敌的喊叫声,不一会姑苏(苏州)、季礼(常州)都举着长矛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喊着徐州听不懂的吴国脏话。

徐州感觉不对,急忙跳上车逃命,果然不一会,整个街头巷尾的吴国人都开始追杀他。

多年后的春节,徐州对着吃烤乳鸽吃得正香的苏锡常说:“你看看你们,当年说我渎神差点弄死我,现在还不是吃得香。”

Lee

楔子:面对大海·北海之子[京津]

        唐初,海面微漾波澜,出海渔者归家惊嚷其怪像,称北海之畔有一男童久而不归,问其耶娘皆不作答。一时全朝上下众说纷纭,有甚者大呼妈祖显灵,赐娃以保渔民出海之安。有甚者畏葸海怪作祟,此乃祸患。不久即传至圣上,圣上与豫长谈,遂令京探查此事。


  “仅问事不应,孩童之中并不罕见,何谈怪像?”京有些恼,稍带嘲讽复言,“莫不是你渔樵人家连孩子都未曾见过?”


  “大人有所不知,余曾于出海打渔途中见一婴孩赤裸着身子...

       

        唐初,海面微漾波澜,出海渔者归家惊嚷其怪像,称北海之畔有一男童久而不归,问其耶娘皆不作答。一时全朝上下众说纷纭,有甚者大呼妈祖显灵,赐娃以保渔民出海之安。有甚者畏葸海怪作祟,此乃祸患。不久即传至圣上,圣上与豫长谈,遂令京探查此事。



  “仅问事不应,孩童之中并不罕见,何谈怪像?”京有些恼,稍带嘲讽复言,“莫不是你渔樵人家连孩子都未曾见过?”


  “大人有所不知,余曾于出海打渔途中见一婴孩赤裸着身子,只露半头的浮在北海之上,欲捞起,却不想木棹刚起就见其沉入海底,一时大惊,恐怕婴孩已溺死深海,”渔人语速突快,约是怕的,两手凭空胡乱比划着,唇角不停颤动,“后又见一二三岁的孩童被冲上岸,遂见其一跃入海,再不见身影。谁知年初又见一四五岁孩童坐于海畔,实在怪哉!”


  “怕是你个老渔翁犯了痴!”京微微皱眉,打断道,“胡言乱语,一时倒也是叫人听不明了。”


  话音刚落,渔人见京要走,便小跑几步拦在前面,佝偻着背低声道歉,说自己犯了疯,亦不明自己方才所云,京双手抱臂,轻咳几声,要他挑重点叙事,于是渔民就又开始喋喋不休的念叨起来。


  “年初所见孩童被村里好心的老妪收养了去——那老妪的儿孙皆战死沙场,老翁也早在前些日子咳血咳死了。无论谁问他问题都不应答,起初不以为然,认为是个哑巴小儿,结果老妪总问予他问题,这孩子便蹙蹙眉头说了几句话,自那之后再问写什么,除摇头点头外再未有过。”


  “老妪问些什么?那孩子又怎作答的?”


  “不过是问他耶娘何在何往,那孩子却只望向北海,用食指指向北海说‘喏,在那儿了’。人们都说这孩子实属可怜,恐怕阿耶阿娘早归进茫茫北海了!”


  “那现今老妪何在?”


  “早些时候死了,据说是见那孩子要跳海,就奔过去救,未成想脚下一滑,被浪冲走了。”说到此处,渔人不由得叹息,京深吸一口气,转眸望向北海。


  “那孩童呢?”


  “没人养他!就只给些残羹剩饭,活到了如今,现应还在海畔看海。”


  遂京令渔人带他去瞧。到了地方,果见一孩童坐在海畔,凝望北海浪花,似在想些什么,只不过这孩子怎么看也是有八岁的年纪了。


  渔人拭去额头上的汗珠,道:“这孩子不知怎得,不出半个月就长出老多,几日不见,未曾想如今都这般大小了。”


  京突然想到了什么,他俯下身抓了一小把沙子,海盐咸味明显,半干半湿着。


  “这儿曾是海?”


  “是了,北海大退潮,整个空出片新陆,说来那孩子也是于退潮那日出现的。”


  京将沙土一把抛在地上,内心不禁有些欣喜,暗自在心里喃喃自语:莫不是同我们一样的人。


  同京一样的人正是‘意识体’,是每个地方的化身,每届都城的意识体都将成为辅佐帝王的臣子,京也并不多大,外表看来,就十几岁的年纪,自小跟着这华夏大地的哥儿姐儿长大,多渴望有个弟弟妹妹,随后北海就送来了这个孩子。


  京给了渔人点儿碎银,渔人连声道谢,欠点跪下磕头,渔人一走,他便小手一挥,下令将津带到府中,待到明日就带进都城去见豫娘。


  豫即是当今都城洛阳的化身,因年纪稍大些,大家总唤豫娘,唯有晋与她年纪相仿,叫她豫娘子。


  “你带我往哪去,去面见圣上么?婆婆不是我害死的!”


  他显然是在说那老妪之事。


  “小家伙,怎见着我就说起话来,他们可都说你像个哑巴。”


  小朋友又不说话了,他哼一声自顾自将头侧过去。


  到府中,京洋洋洒洒的迈进大门,将这孩子的一切事务交代于婢子,婢子低眉轻喏,照着京的说法去做。


  “对咯,莫忘叫人把此事相告于冀哥,就说,就说我们面谈!”


  “冀大人么?方才已来过,”婢子道,“见您尚不在府中,便去市集上了。”


  黄昏时刻,冀从市集上回来,只见身边婢子皆手提红木盒,冀的一只手上也提着一个木盒,盒上又有一个精致的梨木盒。


  “嚯,又不是不常来,大包小包的作甚么?”京已褪下官服,换上常服。


  冀丝毫不在意,只将东西全提进屋,一五一十的和京介绍着。


  “这个是绿豆糕,这个是桂花糕,这个是羊羹,这个是徐记新出的桃酥……”他滔滔不绝的将一样样点心从盒里端出来,到最后底见了空,就拿起精致的梨木盒,“这是送予你的扇子,只尚未表字。”


  京一看见扇子,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打开木盒,见一把上好的扇子摆在眼前,紫檀木扇柄,黑色流苏穗,若再找人从上面写个字或作幅画就完美了。


  “就知道你钟爱这些小玩意儿的。”


  京对这把新扇子爱不释手,竟将要告于冀的事情暂时抛到了脑后。


  不一会儿婢子将孩子带了进来,那孩子洗去了身上的泥沙和海腥味又把带满补丁的粗布衣裳换上了丝绸衣裳,一下子一个精致白嫩的小娃娃就站在了京冀二人视野中。


  “京,这是……?”


  “自是同我们一样的人,北海边儿上捡来的。”京洋洋得意的向冀抬眼,嘚瑟起来。


  “哎,想当年你也是这么被我们捡来的。”


  京双颊羞酡,以扇掩面。


  “大人,奴婢为这孩子浣洗衣物时发现一木雕。”婢子翻开包着木雕的手绢,只见那木雕之上镌刻着一个行楷的‘津’字。


  京拿过木雕,手指在那个字上摩挲着。


  “这是你生来就带着的么?”


  “你还给我!这是我娘给我的,这是她给我的名字!”津一时恼羞成怒,几个婢子也拦不住他,他只喊着,“我是北海的儿,阿娘在我耳畔低喃,我就有了这个名儿!”


  “这……”


  婢子一时说不出话来,急得直跺脚,京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发疯,倒是冀打破了僵局,叫婢子去备晚饭。

玲珑喜欢柠檬酱
“背靠燕山,傍海而生” “你好...

“背靠燕山,傍海而生”

“你好我是秦榆,叫我小秦就好啦~”

(因为是约的糕糕所以就打水印啦,今天也是感叹小秦美貌的一天qwq)

“背靠燕山,傍海而生”

“你好我是秦榆,叫我小秦就好啦~”

(因为是约的糕糕所以就打水印啦,今天也是感叹小秦美貌的一天qwq)

悄

【郑汴洛】自家弟弟很皮怎么办

整点怪的

—————

洛阳把玩着郑州送他的会发光的眼镜,嘴里小声嘟囔着这玩意有什么用,还不如自己在街上淘的那个圆黑框好看。

不过话是这样说,他还是带上了那个眼镜,还抬手戳戳正在擦拭小摆件的开封,问他这样帅不帅气。

开封看了看他,没忍住,低头笑了出来:“哥你这样,实在是…哈哈哈哈哈。”

洛阳看了他的反应顿时满脸黑线,心想着这娃啥毛病,直接摘掉眼镜站起身来扭头走了,还边走边玩那个眼镜。

真不怪开封。

一个几千岁的娃娃脸,一脸严肃戴着一副散发五彩光芒的眼镜,特别再搭着他那一头高束的长发和绣着祥云暗纹的暗红色褂子,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看着洛阳往外走的背影,开封揣着他的小摆件,笑着...

整点怪的

—————

洛阳把玩着郑州送他的会发光的眼镜,嘴里小声嘟囔着这玩意有什么用,还不如自己在街上淘的那个圆黑框好看。

不过话是这样说,他还是带上了那个眼镜,还抬手戳戳正在擦拭小摆件的开封,问他这样帅不帅气。

开封看了看他,没忍住,低头笑了出来:“哥你这样,实在是…哈哈哈哈哈。”

洛阳看了他的反应顿时满脸黑线,心想着这娃啥毛病,直接摘掉眼镜站起身来扭头走了,还边走边玩那个眼镜。

真不怪开封。

一个几千岁的娃娃脸,一脸严肃戴着一副散发五彩光芒的眼镜,特别再搭着他那一头高束的长发和绣着祥云暗纹的暗红色褂子,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

看着洛阳往外走的背影,开封揣着他的小摆件,笑着站起身来跟了上去。

开封跟到外面的时候正看见洛阳在桌子旁摆弄他那个红黄配色绣着大大一条龙的背包,看他把那个被他弄亮的眼镜摁灭,再小心翼翼放进他的包里。

“哎,哥怎么不戴呢,很帅气的。”开封见他的动作,对他喊了出来。

洛阳扭头看了他一眼,抬手招呼他过去。开封迈着大步子走了过去,只见洛阳从包里掏出把折扇轻轻打在开封头上:“就显你有张嘴。”

切,明明大不了自己多少,还要天天装得跟个长辈一样。开封心里暗暗不爽,不过嘴上还是一笑,把自己刚擦了半天的小摆件递了出去。

看见洛阳脸上的疑问,他故作神秘悄悄说道:“我前两天,去郑州那顺的,送你,不要告诉他。”才不是呢,这可是他自己亲手烧了好久的瓷。

洛阳看他欠欠的样子刚要训他,但看了一眼那个小摆件确实品相不错,接过来看了看,又是小心翼翼放回包里。

开封看着他的动作开心地笑着,谁知道他哥转身又是给他脑袋一下:“走。”

开封吃痛地揉揉脑袋:“啊?去哪啊?”

“给郑州赔礼道歉啊,哎你就不怕他知道吗,他那个人高马大的到时候要揍你我可拦不住。”

“哎不是,哥,不是你听我说啊,你走慢点!”

—————————

年龄上联想建城史,属于乱想

无端脑洞产物,人设脑补

郑汴洛是好兄弟!

39爷爷

        65694331-10-16


@Vochel 

        65694331-10-16

        

@Vochel 

39爷爷
清澈的爱 - 张颜齐/陈梓童/派克特(PACT)/Max马俊/G.G(张思源)/幼稚园杀手/幸存者联盟
庐州忘忧

档案4:广德(1800多岁)

本档案由江苏、安徽城市共同完成,

全程视频无接触,户外佩戴口罩。

记录人:无锡

哈啰!我是无锡(3500多岁),因为广德太忙了,

没时间自己录制档案,所以,

本次档案由宣城(2000多岁)进行视频录制,

我来进行笔录与前面的大概介绍。


(广德工作中)

1.广德古称桐汭,我们逛街时经常这么喊他;

2.广德在皖家东南部,

  也就是皖、苏、浙三家交界地带,

  所以和我们关系挺不错的;

3.广德和皖家大部分成员一样,喜欢园艺,

  不过他们种的东西.....呃.......宣城,

  你...

本档案由江苏、安徽城市共同完成,

全程视频无接触,户外佩戴口罩。

记录人:无锡

哈啰!我是无锡(3500多岁),因为广德太忙了,

没时间自己录制档案,所以,

本次档案由宣城(2000多岁)进行视频录制,

我来进行笔录与前面的大概介绍。


(广德工作中)

1.广德古称桐汭,我们逛街时经常这么喊他;

2.广德在皖家东南部,

  也就是皖、苏、浙三家交界地带,

  所以和我们关系挺不错的;

3.广德和皖家大部分成员一样,喜欢园艺,

  不过他们种的东西.....呃.......宣城,

  你们比起园艺,更喜欢医学或者农业吧?

(皖家境内大部分植物都是农作物或者有药用价值的)

4.无锡:广德,古代给你印象最深的是哪个时期的生活?

(帅哥浇花)

  广德:三国和明清吧,

           毕竟那位姓孙的先生不少关照我,

           还教了我吴侬软语(吴文化)

           就是天天想打合肥却打不下来;

           后来明清时期就特别忙碌了,

           明朝因为我们(皖家)出了个姓朱的皇帝,

           所以明天又要干农活又要打仗,

           难得休息一下还有很多公文要帮着批,

           直到现在我们都习惯不停干活了;

           到了清朝前期,大家基本上都去经商了,

           因为当时政局还算稳定,

           直到后来外国人来了以后,

           宣城姐为了我们的安全就带我们回到农村生活,

         (我们指宣城家的其他县级市)

           后来嘛......你也清楚,我就不多讲了。

(开始砍竹子)

5.小广的这些敬称啊,

  是在其他朝代给那些名人当书童时留下来的,

  文太守(文天祥)教了他不少知识呢(宣城);

6.广德大部分知识还是从宣城那里学来的,

   他也特别喜欢徽文化;

7.广德那里的民间艺术老淳朴了,

  什么四河地蹬子戏(地花鼓戏)啊,

  旱船啦,广德民歌啦,东亭狮子舞啦,皮影戏啦......

  总之就是特别丰富,根本看不完;

8.我教了小广不少土特产和手工艺品的制作方法呢,

   他学得又快又好,还当地人民有所创新,

   比如明德折扇、张复菜刀、建平竹篮之类的,

   还有闷酱腐乳、青狮墩(灯)等等,

   不过烧菜这方面他是自学成才的,

   以前我最多只让小广帮我和滁州找食材的(宣城);

9.广德外号“中国竹子之乡”“板栗之乡”“天然氧吧”,

  因为他那里绿化很好、动植物资源较为丰富;

10.广德脾气特别好,只会把愤怒留给敌人呢。


补充部分

11.广德和宣城已经大部分安徽成员一样,  

   平常生活时像个普通人, 一旦打仗,

   立马化身暴躁老哥;

12.渡江战役后回家,之前一直和宣城、

   芜湖(2000多岁)、黄山(5000多岁)等人一起,

   在地下党工作并提供一定的后勤保障;

13.广德还是个毛头小子时在宋朝还和岳飞抗击过金兵,

   你仍可以看到有关的景点;

14.“不得不说,我们家是个被贬文人的集散地”,

    解放后的广德这么对宁国(1800多岁)说着,

    钉上了象征范仲淹的“文正路”路牌;

15.一开始宣城没想让广德练武的,

    但宣城怕广德太老实保护不好自己,

    就觉得有这个必要性,

    但她在广德拿起兵器后才明白一件事———

    广德这娃在被自己捡到之前就上过战场了;

16.在被宣城捡到前,

   广德每天都在体验真正的“田园生活”“山间求生”,

   难得找到人类的村庄定居后又被抓去充军;

17.在被宣城捡到后,

   广德过上了真正的田园生活......大概几百年,

   就又被宣城等人带回城市经商了......

18.似乎一直很忙;

19.家里有少见的喀斯特地貌,

    但根据本人的回忆,

    在即将抓到一只美味的山鸡当晚饭,

    结果突然掉进溶洞的发现方式并不是很美妙。

口头禅:

    下一块......(景区巡视)

    再来一碗!(熬夜批文件后和泾县吃夜宵)

    ........谁能把某些人揪回来?(发现宁国在摸鱼)

    我也来帮忙。(看到宣城在做饭)

    今天天气真好。(郎溪剪了一盆丑的不行的盆景)

    ......

黑历史

被宣城捡到前:

1.与某食材搏斗时被一尾巴拍晕,为了报仇,

  在日后悉心研究了多种鱼肉料理;

2.因为头发手感好,

   险些被村里的老人家们薅秃。

捡到后

  不会手机支付时,就近吃夜宵时忘带钱,

  受不了摊主“和善”的眼神打电话喊宁国过来,

  并提醒不能吵醒家里其他人,

  结果宁国也没带一分钱,

  俩傻小子帮摊主打工了一整晚后才知道———

  摊主是绩溪假扮的(当天愚人节)

一些设定

1.意识体是不会一秒学会所有知识的,

  没有受到正规教育或其他人传授的意识体,

  只能靠自己实践在摸爬滚打中成长;

2.新的意识体诞生时,

   原先的意识体也会在相应区域寻找,

   不过新诞生的意识体出现的位置并不固定,

   甚至有些直接出现了在原先意识体的家里,

   有些精力旺盛的还会到处乱跑;

(泾县直接靠梦游走进宣城家屋子,

   当涂则是被宣城拎着送到马鞍山家屋子的)

3.当人类出现时,意识体就出现了,

  只是在后来的行政规划中,

  得到了名字的意识体才称之为“诞生”了,

  没有名字的会被人类收养,变成普通人类;

 4.新中国建成前所有失去名字,

    即被撤销的意识体都会变成普通人;

5.在一些行政规划中,如果区域面积出现变动时,

   对应城市在外形上会出现改变;

(比如多几缕头发或者长高之类的)

6.普通人眼里意识体几乎都是隐形人,

   除非他们像你打个招呼或者和你讲话之类的;

7.意识体在工作时通常使用化名,

   除了北京选“王”以外, 

   大家通常选择自家其他人数多的姓氏。

PS:

   年龄我通常会选择说法更普遍的,

   最近脚崴了在家休息,正好有时间更新了,

   我会尽快把宣城、马鞍山的发出来。

   (审核万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