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城市记忆

9372浏览    6240参与
Deriha

追寻着光阴,追寻着旅行的意义。

追寻着光阴,追寻着旅行的意义。

刘梅森
武汉市硚口区沿河大道五彩正巷

武汉市硚口区沿河大道五彩正巷

武汉市硚口区沿河大道五彩正巷

毛老二

大蒜+香肠=绝配

反对意见自动和谐掉~~

大蒜+香肠=绝配

反对意见自动和谐掉~~

WJZJ

22

瑰洛推门进去,一股潮湿的气味扑面而来,像是经年的老房子被人闯入般,散发出一股婉拒来客的气味。

这里的每样东西都还停留在他出门前的那一刻,一楼的每一个房间,安娜都把它们打扫得很干净。沙发上还放着一件本莎的外套,上面的污渍清晰可见。

茶几上的杂志翻了一半,安娜习惯在看过的书里夹一片树叶,瑰洛走过去,手指轻轻抚摸上去,一切都没有改变,仿佛还有余温残留。

议事院没有动过这些东西,也许是为了保留它案发时候的样子,也许是别的……

回忆结束,他要上楼去了。一直以来他都抵触着那个地方,当他迈向二楼的时候,一阵刺耳的杂音让他的手不经意扶在了扶手上,那段影音在他的脑子里,像定时炸弹那样一遍又一遍炸开,此刻...

瑰洛推门进去,一股潮湿的气味扑面而来,像是经年的老房子被人闯入般,散发出一股婉拒来客的气味。

这里的每样东西都还停留在他出门前的那一刻,一楼的每一个房间,安娜都把它们打扫得很干净。沙发上还放着一件本莎的外套,上面的污渍清晰可见。

茶几上的杂志翻了一半,安娜习惯在看过的书里夹一片树叶,瑰洛走过去,手指轻轻抚摸上去,一切都没有改变,仿佛还有余温残留。

议事院没有动过这些东西,也许是为了保留它案发时候的样子,也许是别的……

回忆结束,他要上楼去了。一直以来他都抵触着那个地方,当他迈向二楼的时候,一阵刺耳的杂音让他的手不经意扶在了扶手上,那段影音在他的脑子里,像定时炸弹那样一遍又一遍炸开,此刻,它们又开始发作了。

他小心翼翼推开门,迎来的是一阵森冷的风。这阵风几乎让他瞬间清醒,也让他刚刚柔软下来的内心一瞬间凝结成冰。

这间屋子被清理过,但是安娜坐着的椅子还立在正中间,那些血迹几乎溅满了整个房间,墙面上窗帘上天花板上都沾染上了一片又一片猩红色的血迹,此刻它们已经发黑,让这里看上去十分瘆人。

 

 

比这些还要离谱的是,此刻窗户大开着,有一个人正坐在那里看书,他似乎在这里等待已久。

 

瑰洛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个房间里待得下去的,就算阳光让这间屋子看上去不那么恐怖,但这种地方也绝不会让人舒服,而他却安静地坐在那里,若无其事看着书。

和交易日的打扮不同,面前的人现在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大学生,他穿着一双白色的帆布鞋,上衣是一件卫衣,脸上有淤青,眼睛还微微肿着。

这时,陆里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接着合上书,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陆里主动打破了沉默,“果然,我猜到你会回来。”

瑰洛压抑着无名的怒火向他走了过来,他的手摁着安娜坐过的椅子,他觉得手在控制不住得发抖。

“你不会是专程来我家参观的吧。”

“不是,”陆里想了想,没有想出更好的解释,“我只是来找你的。”

“听着真好笑。”

“毕竟我也没打算给你留下什么好印象。”陆里实话实说,他知道此刻的瑰洛不会相信任何人,与其让他徒增怀疑,不如坦诚相对更好。

“哈?”

“我是在和本莎圣里格接触后才来找你的。”

“里格,说起来,他喜欢的你身边那位‘眠雪’怎么样了?”

瑰洛打趣般问了出来,没想到陆里却眼神暗了下去。他的身体看上去僵硬了不少,接着,他如释重负笑了出来。

“他很好。”

“里格挺喜欢他的呢~”

“等说完了我要说的,我可以好好陪你聊聊辛雅西的事情。”

瑰洛给了他一个疑惑的眼神。

陆里继续说,“其实这一周每天我都会来这里待一会,我在赌你会回来这里。”

“你是叫陆里对吧?虽然我和你只见过一面,但如果你是楚梵然派来监视我的,我可不保证你在这里不会出什么意外。”

瑰洛的威胁让陆里有些意外,陆里能感觉到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的敌意。

“我不是议事院的人,你误会了。”陆里耐心解释了一下。

“那又怎样?”

“怎样?”

陆里刚要回答,瑰洛转身就走。他只能急忙跟在他的身后,边走边说,“我需要你的帮助。”

“等一下,先别和我说话!”

“……你怎么了?”

 

 

当他们走下楼,瑰洛几乎是冲出门的,陆里看到他的脸色发黄,头上冒着虚汗。他跑到远处的一块废弃墙角边,接着猛地弯腰吐了出来。

陆里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凝重地看着他。

 

过了很久瑰洛才走过来,他努力做出了一副淡然的神态,虽然这些伪装此时显得非常多余。

“在她死后,我第一次上二楼,”他又吐了一些酸水,吐着吐着开始咳嗽,陆里只听到他断断续续说,“我只要一想到她死在那里,就会立刻恶心起来。”

“抱歉,我不应该在那里等的。”

“没什么……这没什么。”瑰洛擦了擦嘴,好像在缓冲着胃里涌上的不适感。

“走吧,”瑰洛指着不远处的几个躺在地上的空心石柱说道,“我们换个地方说。”

 

 

瑰洛坐到上面去,抬起头看着天空,陆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楚梵然的描述中,是一个很难让人摸准的孩子,但是陆里却觉得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像一个普通的失去至亲之人的孩子。

他在伤心。

 

 

 

“如果不是在交易日大闹了一场,安娜大概是不会死的。”

陆里安静的听着。

“本莎怎么样?”

“他在议事院,嗯……很好。”

“说吧,你找我到底想说什么?”瑰洛恢复了常态,似乎从那阵失控的情绪中挣脱了出来。

陆里从口袋里拿出纸条,那是他回旭丹玛后接下的第一个任务,他犹豫了一下,接着把它扔给了瑰洛。

“我拒绝,我是不会和你回议事院的。”瑰洛仰头看着天空,他的语气中没有任何情绪,像是再说一件不起眼的事情。

“我知道,”陆里点头,“所以我在带你回去之前,也不会离开你的视线。”

“好奇怪啊~我说,你原来是这种性格吗?不是的吧。现在的你和交易日判若两人了呢。”

“……”

“你在伯曼郭发生了什么吗?”瑰洛眼神皎洁,一眼看穿了本质,“我猜猜看,是发生了一件让你措手不及的事?是不是,就像我现在这样。”

“我……”

“看来猜对了啊,这事情和辛雅西有关?”

陆里避开他直接的目光,他被瑰洛问到哑口无言。确实,从乐园回来,他没有安心合眼过,只要进入梦乡,那段回忆就开始在他的脑中一次又一次的重现,数不清的罪恶感和愧疚之心几乎让他每晚都会惊醒,而现在,有人直白的把他的恐惧问了出来。

 

“这件事情至少和你无关。”

“是啊,我知道。只是你的心思很好猜,别人一眼就看透了。”

“安娜死后,你能入睡吗?”陆里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心,他不敢看瑰洛的表情。

“能啊,”瑰洛笑起来,“我能梦到她活着时候的样子,她在梦里看上去不到三十岁~漂亮极了,真想给本莎也看看。”

 

 

见陆里不再说话,瑰洛突然站起身,指着远方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虽然我不会和你去议事院,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接下来的动向,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

“你要独自去给安娜报仇吗?”

“还没到时候,回答我,要去吗?”

“当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